《鱼龙舞(妖刀记前传)》
默默猴 著
第二卷:难知如阴
第十五折、此生有憾,顾影沉鱼

这个只身在外、不为阴人所攫,待目标悉数入谷,才点燃火信的人选,只能以拈阄来决定。

谷中虽不乏纸笔,谁也没心情裁纸作阄,七名奇宫弟子,七枚竹签,奚无筌是第六个抽的,前五人幸运逃过,面上却无喜色:岁师兄与奚师兄是团队的主心骨,全靠他俩通力合作,众人才得以存活;失去其中任一,这要怎生走下去?

但奚无筌明白,比起自己,岁无多毋宁才是真正不可或缺的那一位。神明冥冥中回应了他的祈祷,从岁无多握紧的拳头里抽出短签的瞬间,余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难过之余,又隐有些安心——幸好不是岁师兄抽中签王。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奚无筌告诉自己。

在曲无凝的指挥下,众人合力将硝药包埋入填平壕沟的土方里,以竹管串接并保护引信,引到谷外最近的一处林间。他们几乎掘开林中每寸土地,挖出六具藏在土里石隙间的沉睡阴人,浇上火油,就著头顶烈日烧得一干二净。阴人在火焰里抽搐痉挛著,发出兽一般的咆哮低吼,却没有多余的气力挣扎抗拒,遑论逃离。

奚无筌本想参与埋设硝药、运土填方的辛苦活儿,却被岁无多打了回票,让他留在谷里,整理出一条能让老弱妇孺爬上峡谷顶端的道路来。“我可不是对你心存愧疚,才故意安排省力的活儿给你。”岁无多正色道:“此事至关重要,半点也不轻松。”

奚无筌同意他的说法。谷顶风大,没有岩洞之类的地方可栖身,只能在背风面搭起简易帐棚,更别提爬上去的难度。他花了几天时间,独力完成攀爬工事及辅具的构筑设置,每天都把体力用到极致,是一躺下就立刻睡死的程度,藉以逃避倒数人生的压力。

慷慨牺牲固然教人胸中血沸,他并不后悔抽中短签,但热血总有稍稍歇止的时候,奚无筌和其他人一样,不想死于此时此间。生命若结束在这里,岂能不充满遗憾?

“……那就不要结束在这里。”

奚无筌回过神来,有些茫然。“什么?”

女子唇线微抿,丰润的唇珠即使在光线昏暗的岩洞里,依然焕发著珍珠似的润泽,白皙到带着些许幽蓝的雪腻肌肤也是,即使略显憔悴,仍是美得令人眩目。奚无筌无法承受她的耀眼似的,转开了目光。

“你刚把心里想的事讲出来了,筌君。”

女子忍着笑,秋水明眸掠过一丝促狭,这样明显的淘气奚无筌极罕在她身上见得——虽然大伙儿都说怜姑娘时常开玩笑,但他从不觉得——衬与她一贯娴雅大方的闺秀气质,益发明艳不可方物。“你一定很会说梦话。”

奚无筌脸酣耳热,只差没跳起来,半天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足无措,苦笑:“怜姑娘,你就别再取笑我啦。”

怜清浅出身七砦之一、以“落鹜明霞”四字为匾的落鹜庄,其母怜成碧虽是女流,却是渔阳十二家有数的高手,颇有问鼎的雄心,特立独行,以庄主之身未婚产女,对怜清浅生父的身份闭口不提,在风气守旧、世家盛行的渔阳地方可说毁多于誉。怜成碧自恃武功,丝毫不放在心上,始终活跃于五岛七砦的合纵连横,愧煞九尺昂藏无数。

怜清浅四岁那年,怜成碧突然暴毙,据说是练功走火入魔所致,对外只说是急病,解鹿愁遂以妹婿的身份接掌落鹜庄。

怜氏一门既无耆宿,怜成碧又一向多抑老臣,解鹿愁辅理庄务多年,扮演居中协调的角色,甚得人心,由他继位可说是最好的结果,落鹜庄自此为解氏所有。在姨父姨母的照拂下,怜清浅从小与解玉娘、解灵芒姊妹一起长成,所用只有更好更讲究,非但没有孤女寄人篱下的委屈,反如公主娘娘般备受呵护,在渔阳道上传为佳话。

怜清浅十三岁上便出落得亭亭玉立,得了个“顾影沉鱼”的美名,和解家姊妹合称“明霞三美”,又与解灵芒同列“渔阳七仙女”,在北域四大绝色“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中更是居于首位;说她是她这一辈里的第一美人,放眼北域料想争议不多。

“万里飞皇”范飞强在对渔阳十二家出手之前,曾设下圈套,持妖刀赤眼蛊惑了以“朝云仙子”解灵芒为首的渔阳七仙女,事后使其各自返家,解灵芒因而刺杀了订有婚约的行云堡少堡主高唐梦;而回到落鹜庄的怜清浅,则亲手杀死抚养她长大的姨父“金鞍玉勒”解鹿愁,东北武林为之震动。

岁无多一行救助的女子中,怜清浅赫然在列,对自己何以被逐出落鹜庄、漂泊在外,她并未多说什么,反而主动帮忙安抚百姓,照顾沿途收容的那些老弱妇孺,每个人都喜欢这位天仙般的怜姑娘;在救治身中“牵肠丝”的诸女时,她更是不可或缺的臂助,有许多男儿不便之处,全赖亦通医武的怜清浅代而行之。

这些个为淫毒所苦的女子,多以“角先生”等淫具自渎,如此可不受地点、时间乃至对象所限,有需要之时,避开人群片刻即解,也不必承担忍辱苟活的沉重背负,将身子交给其他男子享用。

怜清浅中毒的时间既长,已难恢复,不知是自制力超群,抑或毒性轻浅,发作频率甚低,看上去十分正常,可避开日间团体活动的时间,夜里再觅无人处自理。奚无筌常忘记她也是可怜的受害人之一,兴许是不想记得。

她看似还小着他几岁,若与嫁作人妻的解玉娘同年,至多也就二十三四,说起话来却十分老成持重,只岁无多能在嘴皮上稳压她一头,自然而然喊他“筌君”,这是对平辈中少者的称呼。

“我听说你抽中了签。”怜清浅轻道。

就著微晃的火光,她的侧脸滑润如水,高挺的鼻梁和下巴像以白玉碾成,剔莹得仿佛能透光。奚无筌必须用尽气力,才能不盯着她看。世间……怎能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他并不贪好美色。

在山上时,师兄弟每每呼伴冶游,他便早一刻溜到后山,避开那些热情缠夹的邀约,以免让彼此都尴尬。比起深林旷野,他以为女子之美大抵是肤浅的,非是那些标致的脸蛋、惹火的胴体不吸引人,而是耳鬓厮磨之余,又或温柔缱绻之际,她们一开口就令他大失所望,仿佛躯壳里那单薄寡弱的性灵,无法与甘美迷人的胴体般配。这令青年倍感失落。

怜姑娘却不同。

她机锋敏捷,处事却体贴入微,不以快利伤人,心胸宽大,冷静沉着;便以外貌论,即使穿着裤脚肥大的粗布棉裤、松垮的破衫,仍透著炫人华彩,雪肌莹莹带光,犹如天上谪仙。连“牵肠丝”这样恶毒的药物,也无法使她沾染半点尘灰。

奚无筌按捺胸中怦然,半天才听懂了她的意思,耸肩惨笑。“总有人要做的,不过恰巧是我罢了。”岁无多让师兄弟们保密,不向其他人透露计画的细节。可怜姑娘不是“其他人”,她想从中撬点什么出来,多的是愿意和盘托出之人。

若她来问,指不定奚无筌自己便说了,想想也没立场责怪泄密的师兄弟。

“……筌君想死么?”怜清浅嘴角微勾,姣美的唇珠与薄薄的上唇抿成一道好看的弧线,美眸流沔,带着一丝促狭,不知怎的令奚无筌想起北域独有、拥有一身银色毛皮的雪地雌狐,那样的美丽伴随着狡狯与危险,又有着说不出的雍容华贵。

她的左嘴角斜下有一颗美人痣,但在两人并肩而坐、几乎气息相闻的近距离,奚无筌才发现她的右唇之上,约莫在鼻翼斜下的位置,也有一枚极浅极淡的小痣,非但不觉美玉有瑕,反而予人精巧的感觉,与怜姑娘散发的气质不谋而合。果然真正的美人绝非只美一处,而是无一处不美,只要在她身上,什么都好看得不得了。

“不想。”奚无筌不想骗她,也不觉得能骗过她。

怜清浅转过头来,那双清澈的明眸令他难以招架。

“……但你觉得应该要这么做,所以才欣然接受?”

“也不算欣然,就是抽到了。谁让我手气这么背?”

怜清浅噗哧一声笑出来,奚无筌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个笑话,本欲解释,不知哪条线搭错,居然也笑起来。

他俩在第五层的壁室内搓布为绳,要做出足够的绳索,从第七层——也是藏形谷壁室的最顶层——将老弱妇孺吊上峡谷顶端。这两日里,众人都搬到了第三层居住,只待硝药埋设完毕、土方填平,便要毁去往第三层的通道;时间紧迫,夜里也得赶工。

藏形谷的土质近乎垩膏黏土,峡谷壁上掘出的屋室十分坚固,触手滑腻,格外阴凉,利于贮物。这间壁室甚是宽敞,应是储存毛皮布疋的布库,两人撬开箱锁,翻出一地布匹,专拣质轻价高、一扯不烂的来剪搓成索。怜清浅从小所用堪比皇室郡主,眼力远高过奚无筌,顺理成章指挥起“筌君”来。

“我找岁无多讨你这个差使,被他羞辱一顿。”

两人笑了半天,渐渐止歇,怜清浅忽然开口。奚无筌愣了愣,才知她指的是点燃引信。“他信不过我的武艺,说若将引信交到我手里,计画定要失败。”

奚无筌突然激动起来:“怜姑娘,这可不是闹著玩的!且不说武艺如何,要在阴人齐聚的谷外点燃引信,须得有必死的觉悟——”嗓眼一紧,忽然哑瘖。这些日子以来,数着“还剩几天就要赴死”简直就像凌迟,时时刻刻都在削薄他的决心;到眼下,他已不敢说自己有没有必死的觉悟了。

应该在点火当天抽签的,奚无筌忍不住想。

“我说我很早以前就不想活啦,做这个再合适不过。”怜清浅淡道。“但岁无多说筌君肯定不会接受,我若硬要,只能自己来说服你。筌君,能够请你,把这个机会让给我么?”

奚无筌脑中一片空白。

中了牵肠丝之后,因无法接受自己变得淫冶放荡,又或在发作时身不由己,与众多男子交媾,清醒后几欲崩溃,因而选择自尽的女子,他已看过许多。但怜清浅和她们不一样,据说她受妖刀赤眼控制,清白毁在范飞强手里,而后又杀死一手拉拔自己长大、犹如亲父般的姨爹解鹿愁,最终不见容于落鹜庄——怜清浅按他手背,温柔地阻止了他。

她的小手看似玉雕,指触却滚烫如火,刹那间奚无筌有种被灼伤的错觉,却舍不得缩手,任由她的指尖在他心上留下一个小小的烙印,一如其他的无数个。

“我那姨父解鹿愁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是他害死我母亲。他打年轻时便欢喜她,她却同一个不知是谁的庄外人生下女儿,解鹿愁只好娶我姨母,蛰伏著等待机会。”怜清浅睇着火光轻道,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我小时候很羡慕玉娘灵芒她们,可以去飞瑶岛学艺,我却只能待在庄里。庄中老人都说:”小姐,这可是庄主的心意。他唯恐外边人说他把你送将出去,是存了占夺怜家基业之心,将来你长大了听见,会离间你们姨甥的感情,让小姐守着庄子,日后也才好还你。‘“筌君,我信这套鬼话,一直信到了十二岁。只是在那晚之后……我就什么都不信了。解鹿愁那畜生,甚至不肯等我再长大些。”

奚无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你……他对你……”

“没错,我的亲姨父玷污了我,把一个天真无知的小女孩变成了女人。”怜清浅轻道:“他不断夸奖我,说我长得有多么像我母亲,那个不知名的庄外男子的血脉,没在我身上留下半点痕迹。我终于明白他为何不让我去飞瑶岛,又一一弄走昔日的老家人,待我姨母一咽气,他便迫不及待爬到我身上来。

“我人生最悲惨的事,并不是染上‘牵肠丝’,在那之前,我已在炼狱里待了十年,每天都恨不能死去,然而却不可得。他让我觉得,所有的事都是我的错,若他不是这般迫切想得到我,就不会设计我娘练功走火入魔,不会在我姨母的饮食中慢慢下毒,让她缠绵病榻,受尽折磨;不会早早就把玉娘嫁给顾雄飞那无耻小人,教灵芒留在飞瑶岛,不让她回家……这一切全都是我的错。”

“胡说八道!”奚无筌切齿握拳,眦目欲裂:“这怎能是你的错?这……决计不是怜姑娘的错!”

怜清浅含笑点头,以温柔的目光安抚了他的怒火难禁。

“我知道。范飞强说过,一切本就不是我的错。”

不知为何,听到她笑着吐出“范飞强”三字时,奚无筌胸中隐隐作痛,有种难以言喻的酸楚,须得咬紧牙根,才未泄漏一丁半点。

“我亲手杀了解鹿愁那畜生,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已得到了报偿。还有其他小一点的遗憾,我想我可以坦然面对。”女郎笑着转头,牢牢勾住他本能欲避的视线,像个小女孩似的歪著脑袋,乌浓的秀发全倾向一侧,如瀑布般流泄而下;蓬松如云的鬓丝飘在玉颊畔,在火光下散发出金红色的光芒。

“筌君,我猜你欢喜我,对不?”

奚无筌说不出话来,甚至无法呼吸,闷重的胸口像要被塞爆了似的。他知道她想做什么,他们一向很有默契。

怜清浅按着他的手背起身,退开两步,与他正面相对,随手拉开腰带,肥大臃肿的乌黑裈裤“啪!”一声坠地,带着布质不应有的沉。

奚无筌不敢多看,忙垂落视线,赫然发现裤底湿透,像浸入水里也似,濡著厚厚一层泌润;一条透明液丝从裤底向上拉成了长弧,黏稠的液珠沿丝滑坠,他本能地朝上瞧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他此生未曾见过、笔直修长的白皙玉腿。

怜清浅的肌肤白得难以形容——在此之前,他不知世上竟有比雪更白的白色,差不多是皎洁的十五之月映上厚厚的湖畔积雪,从剔莹洁白中,透出些许蓝银交杂的光晕那样。

她的个子在女子中算出挑,并非特别高大,而是修长苗条。

没了裙裤遮掩,奚无筌发现她瘦得异乎寻常,大腿只比他的手臂略粗一些,雪肌下透出淡淡青络,稍一用力便欲断折,像随手掰下一截冰笋似,却无形销骨立的料峭之感,仍保有女子胴体的温润柔软。

这并不是饥饿或疾病所导致的畸形,而是天生如此,是造物者的绝妙天工,并紧的两条细腿根部还留有无法紧并的少许罅隙,镂空处宛若菱儿,可清楚辨出腿根与私处的腴润,是紧致的、滑腻的,充斥骄人弹性的肌肤和骨肉,匀称的腿部线条美到了骨髓里,丝毫不觉干瘪凋萎。

这如幼女般的稚嫩体态,却有着大片的茂盛乌茸,不但覆满饱满的耻丘,还沿着肥厚如蚌的大阴唇,一路蔓延到雪白臀瓣的桃裂里,极黑与极白形成极其强烈的对比,令人目眩神驰。

卷曲茂密的毛发被淫水濡成晶亮亮的一绺绺,衬著两片微微翻出外阴的樱色娇脂,淫靡得难以言喻。奚无筌清楚看见黏在裤底的那条长长液丝,是从哪里牵出来的,只觉得口干舌燥,无法动弹。

失去腰带的牵系,女郎外衫的衣襟敞分,宽约一掌,露出自脖颈、锁骨以下,乃至下阴的赤裸胴体:她的奶脯小巧精致,如两只倒扣的玉碗,虽未能挤出深沟,份量十足的乳肉仍坠出了完美的弧形半圆;乳上浮露的单薄胸肋清晰可见,与锁骨有着同样纤细的线条。怜清浅垂下袖管,襟领沿削肩往后滑,毋须抬手褪衣,整个人就这么从黑袍里“剥”了出来。她抬起玉杈般的细瘦胳膊,侧首抽去发簪,如瀑秀发散至臀后,既似仙子凌波,又像诱引佛坠的妖魔。

更要命的是气味。

原本充斥陈腐之气的布库,自她褪去祥裤,空气忽然变得如兰如麝,清洌之中带着些许刺鼻,比汗血的气味更淡薄也更好闻。一丝不挂的怜姑娘从衣裤堆里微抬秀足,盈盈迈步的一瞬间,气味益发鲜浓,比方才更腥更擅,却也更生猛催情——意识到那是自她股间所出,奚无笙简直硬得裆里生疼,不得不拱背弯腰,才能维持坐姿。

“怜……你……这……”

“岁无多说,尝过女人的滋味,你可能会比较舍不得死。”怜清浅来到他的身前,站进他跨开的两腿间,不以高高支起的裤裆为忤,双手捧起他的脸。“筌君,我把身子给你,你是不是就不想死了?”

此举将那对盈盈玉乳挤在臂间,出乎意料地有份量,不住起伏的斜平胸前绷出骨杈的形状,薄得没几两肉,乳房下缘却坠得沉甸甸的,可见乳质细绵,胸骨肌束也几挂不住。

“怜……怜姑娘,你……你别这样……”

话出口奚无筌自己都吓了一跳,这般嘶哑的嗓音他从没听过,仿佛是另一个人所发。怜清浅连手心是烫的,他像被两块红炭捧住脸,炙得脑海里一片空白,直到微凉的液感填溢了两人之间,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眼泪。

怜姑娘,你别这样。

我知道在你心里,只有那个已不在人世的范飞强,是他拯救了你,让你从无尽的炼狱之中挣扎逃出,给了你真正的自由……我不想同死人争,那是争不赢的。我愿意给你任何东西,答应你任何要求,唯独这事不行。怜姑娘,你得活下来。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决心赴死——奚无筌在心中呐喊著,无奈却吐不出只字词组,只能不争气地流着泪。

怜清浅静静打量着他,奚无筌这才发现她的眼瞳是很浅很浅的金褐色,瞳仁周围甚至有一圈淡淡的浅绿,像裹着松绿碎金的琥珀。

“我在想,你并不是嫌弃我,觉得我贞洁已失,又身中淫毒,不是干净的身子了,所以才不肯要我的,是不是?”

奚无筌的胸口几欲炸开,整个人仿佛四分五裂,连摇头的力气也无,涩声道:“我不能……不能答应……”我怎会嫌弃你呢?青年心中淌著血泪。于我,你是世上最善良、最美丽、最圣洁的女子,是我八辈子也配不上的好姑娘!我不要你这样鄙薄自己的身子,不要……这样对我。怜姑娘,我——“筌君,是我不好,我不该逗你玩的。可我就是忍不住想欺负你一下,我喜欢看你慌张的样子。”怜清浅捧起他的脸,闭上眼睛,以额相抵,溼热香息全喷在他脸上,如蒸醇醪,中人欲醉。“我知道你不会跟我换,知道你除了急公好义,也是为了我才肯牺牲;你的心意我全都知道,但我的心意,你却半点儿也不明白。”

几滴热油般的滚烫液珠溅上奚无筌的脸。

他将伊人稍稍抱开,见她面上爬满泪痕,咬著丰润的唇珠,眯眼笑道:“我是对范飞强动过心,但他心上早有别人了;我和他只是一夜夫妻,当时亦是为他所设计,身不由己,彼此间并无结褵厮守的情意。你一直都想多了,虽然那样我也很喜欢。

“记不记得我方才说过,除了大仇得报,还有个小一点的遗憾?那就是我希望我真心喜欢上的人不要赴死,他要活着回来,然后和我一起,无论将来如何都不分开……你听明白了么,筌郎?你要好好尝我一回,才知离开我你会失去什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