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龙舞(妖刀记前传)》
默默猴 著
第二卷:难知如阴
第九折、鳞龙六姓,潸然眼低

没有居心叵测的阴谋家捣乱,兼有熟悉道路的贝云瑚引领,四人翌日午后便抵达峒州的州治执夷。

执夷位处央土、东海两道要冲,繁华了数百年,四人身上仅贝云瑚备齐了进城的关牒文书,肯定过不了门吏盘查。所幸城外镇集亦不乏客栈店铺等,规模还在寻常县城之上,贝云瑚在寄附舖将玉钗兑了银钱,觅得客栈落脚,热汤热菜、软卧温衾不在话下。

四人初入市集,奇装异服颇引人注目:梁燕贞容貌秀丽,身材健美,穿着不合身的衣裳分外惹眼,但以她的身量,舖里一时也找不着合身的现成衫裙,索性买了件避风的大氅外披,又购置新的罗袜绣鞋。阿雪则恢复男童的装束。

只是谁也没法子强迫十七爷换下蟒袍,梁燕贞只得以一条绸带将他蓑衣似的乱发束在脑后,向客栈讨了剃刀剪子胰皂等,为独孤寂刮去满面于思,露出一张瘦削不掩俊秀的苍白面孔。

独孤寂揽镜顾盼,余光见梁燕贞瞟来眼儿,视线还未交会,女郎便赶紧转了开去,雪靥绯红,怀香被体温蒸化了,融融泄泄飘至鼻端,显然这胡子剃得对极;搁下手镜,瞥见贝云瑚仍是一袭大红嫁衣,衬与那张丑面和遮掩不住的惹火身段,不禁蹙眉:“穿成这样招摇过市,不如舞龙舞狮算了。你就这么想嫁?”

丑新娘淡然道:“还是演‘魁星踢斗’罢?十七爷妥妥的判官,衣裳都不用张罗,我扮小鬼正好。”阿雪兴奋道:“我也要!”梁燕贞忍笑捏他鼻尖:“你还用得着扮?你本来就是小鬼。”

独孤寂被她堵噎了嗓,老血和痰,直著脖子咽回腹里。

嫁衣固然显眼,毕竟时有所见,相较之下,四爪蛟蟒已不能以“罕见”形容,一等侯爵大驾亲临,那是连峒州知州都得出迎十里的大事。他十七爷都不怕招摇过市了,区区丑新娘,用得着更衣改扮?

拜这一红一绿两朵奇葩所赐,四人只能待在客房里用膳,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幸而先前那寄附舖的掌柜是个识货的,玉钗兑得不少银钱,贝云瑚向客栈要了两间宽敞大房,她自与阿雪一间,独孤寂则和梁燕贞两人一间。

在往执夷的路上,不计用餐,她们一共“休息”了五六回,独孤寂与梁燕贞远远避到石后树丛之间,再出现时女郎总是衣鬓凌乱,双颊酡红,软软偎著男儿,修长玉腿抖个不停,也赶不了路程。若非如此,还能到得更早些。

“你怎么不问他们干什么去了?”与阿雪百无聊赖坐等时,贝云瑚忽觉有趣,忍不住问。

“不是去解毒么?”

“……对。”贝云瑚倒抽一口凉气。真是不能小看孩子啊,她暗自摇头。片刻或觉还是说清楚为好,免得教坏了小孩,抱膝侧首:“但一般的解毒……不是这样的。”

没想到阿雪居然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叹了口气。“一般不是这样的。”

两人并肩无言,就这么坐了大半个时辰瞎吹风。

上房暖幄兰薰,不比野地,解起毒来更是酣畅淋漓,大耸大弄,贝云瑚有先见之明,两房是隔着“回”字形回廊遥遥对望,坚持不要相邻的房间,与阿雪睡了个好觉。

翌日拖过晌午,独孤寂二人才姗姗起身,十七爷倒是神采奕奕,可怜梁小姐娇躯绵软,花容憔悴,若非眼角眉梢几欲溢出的春情,整个人可说是硬生生消减了小半圈,可见“牵肠丝”毒性剧烈,磨人到这等境地。

贝云瑚一夜好眠,神完气足,特地起了个大早,偕阿雪梳洗完毕,用过早饭,到集上购齐行旅所需物事,还雇了辆骡车。她换过一身宽松棉衣,稍掩姣好身段,看来便似普通村姑,带小阿雪逛街的模样,说母子是万万不像的,倒像一对姊弟。

好不容易人齐了,照例得在房里用膳,贝云瑚向柜上讨得文房四宝,白纸以饭粒黏上墙,蘸墨挥洒,片刻纸上便多了座山形,山上殿宇飞簷,寥寥几笔,居然颇为生动;周围分布著大块的鱼鳞图样,鱼鳞中写有唐杜、陶夷、封居、章尾、群偃等字样,显然是龙庭山下四方郡界。

独孤寂停箸眯眼,打量了半天,啧啧摇头,大有惋惜之意。“看不出你个死村姑,还挺会画画儿的,字也不难看,可惜人是丑了些。”梁燕贞蹙眉埋怨道:“你别老说这些难听的话。”

贝云瑚微一欠身,仿佛在说“怎么敢当”,抢在独孤寂虎目一瞠发作之前,随手圈起“群偃”二字,淡道:“龙庭山坐落于阳庭县内,五峰八脉横跨整个群偃郡东北部,通往主峰‘通天壁’的山门连着群偃郡的官道,沿大路走,闭着眼都能摸上山去。”

“那我们还要你干什么?”独孤寂冷笑:“辟邪么?”

“沿着宽敞平缓的山道,能逛遍山上著名的三刹五观十八绝景,虽迂回了点,决计不算难走,东海的仕女命妇平日踏青进香,都未必用得上肩舆。以十七爷神功盖世,一两个时辰内上下几遍,应是绰绰有余。”

“你当我是猴儿巡山么?有屁就赶紧地放!少啰哩啰唆卖关子。”

“……那我就简单说了。”

“没有人让你拣难的说!”

“这条山道到不了奇宫。”贝云瑚淡然道:“爬到峰顶那座金碧辉煌的知止观,外人便以为登顶了通天壁,得以俯瞰其余四峰,乃至大半个阳庭县,其实不过是护山阵法的效果罢了,真正的峰顶圣地由此难见,更别提爬上去。”

独孤寂怪眼一翻,冷笑不绝。

“鳞族是真怕死啊,日常不嫌麻烦么?龟成这副德性,不如叫龟族罢。”迟钝如梁燕贞,这时也终于省悟,十七郎沿途坚持恶言相向,未必是口癖所致。贝云瑚与龙庭山的关系始终是个谜,连独孤寂对她的恶毒攻击,她都能泰然处之,一旦辱及奇宫鳞族便不能忍,两者纠葛必深,她的话能信几成,本身就是问题。

贝云瑚难得只是耸肩笑了笑。“是啊,我也觉得挺无聊,可没办法。指剑奇宫内分九脉,各以盘据的山头为名,如风云峡、飞雨峰、拏空坪等,这些派系的据点应有秘径直抵通天壁,但鳞族之人骄傲得很,就算以武力胁迫他们带路,难保不会有死士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将十七爷带进护山阵里,下驷换上驷,稳赚不赔,换了是我都想试试。”

独孤寂哼道:“你不是说认识路么?说了半天,原来是吹牛啊。”

少女微笑道:“都说了是刚好认识,没认识全不是理所当然么?所幸十七爷洪福齐天,我虽不知通天壁怎么走,却知奇宫九脉怎生去,扣掉而今没落的、人丁单薄的,约莫还有四五脉撑撑场面;十七爷从山下打上去,一脉接一脉挑了,到得知止观前,我就不信还有哪个奇宫长老能坐得住,肯定自开了大阵,倒履前来迎接十七爷。”

苍白瘦削的落拓侯爷抬起眼,打量了半晌,举筷连点,笑着摇头:“我本以为你是奇宫的人,搞了半天,你是同奇宫有仇哇!啧啧,毒,真是够毒!”啪的一声拍落筷子,哼道:“都要打上山去,用得着你这丑八怪带路?我爬到那捞什子知止观吼一嗓子,他们还不得滚将出来?或是拎着你的脑袋瓜子,没准指剑奇宫那帮龟蛋为此大开中门,请我喝茶哩。要不试试?”

“可惜我没有这般身价。”

贝云瑚一脸遗憾的模样,替他斟满了酒杯。

独孤寂冷笑抬掌,那双沾著菜肴油腻的木筷被拍入桌顶,仿佛自桌上雕刻出来也似。梁燕贞与阿雪交换眼色,俱都骇然,只贝云瑚仍抿著一抹浅笑,淡淡地斟酒布菜,黝黑的麻皮脸虽不好看,不知怎的却有一股空灵之感,令人无法讨厌起她的笑容。

“十七爷大张旗鼓上山,奇宫或群起攻之,更有可能是置之不理。知止观乃是朝廷敕封、领有诰帛的丛林,观里的修道人可不是指剑奇宫的,你把孩子一扔,他们只能送回山下的官府衙门,这事不算完。”

独孤寂本欲说几句揶揄嘲讽的刻薄话,蓦地灵光一闪,明白了她的意思,沉吟道:“看来指剑奇宫也不是铁板一块,一脉接着一脉地打,还没打到的多半存了看戏的心思,就算有人侵门踏户,也不会强出头;等打上通天壁,奇宫的面子挂不住了,不出来也不行……你是这个意思?”

“十七爷高见。”

她伸出白皙指尖,点着纸上的鱼鳞图。

“然而,取道群偃郡上山,还没到龙庭山脚,怕山上便已得到消息,难保不会有人召集诸脉计议,来个携手抗敌,料以十七爷英明神武,自然是不怕;就怕遇着空城计、坚壁清野之类的龟缩应对,以致十七爷的盖世神功无用武之地,那才叫气闷。”

“……你是怎么让恭维听来这么刺耳的,老实说我真想学。”

独孤寂用力掏了掏耳朵,挑眉冷笑。

“你这说法只一处不对。龙庭四郡,几千年来都是鳞族六大姓当家,无论江山如何易手,始终是奇宫爵邑,如同自家菜园。走群偃泄漏风声,难道改走唐杜、陶夷就不会?”

所谓鳞族六大姓,指的是“龙方、龙瀛、龙舒邑,御龙、豢龙、商子龙”等六大氏族。在千年以前,当时鳞族还统治著东海道全境,他们建立起东胜洲第一个王朝玉螭朝,并将势力伸入央土、北关、南陵等地,盛极一时。

而后玉螭朝没落,后继的王朝随着领土扩张,重心逐渐移往央土,但东海仍在鳞族的掌握之下,新的执政者为笼络这批古老氏族,遂将群偃四郡封给玉螭贵冑,即今日的六大姓。

递嬗千年,四郡氏族或因分家、通婚,或躲避当权者的压迫,藏起自身苗裔,姓氏也有诸多变化。

以御龙氏为例,现今唐杜郡中,已找不到以“御龙”二字为姓的人家,御龙氏分玉、刘、杜、唐、范五支,以玉姓为本家;封居商子龙氏的商姓、龚姓,陶夷郡魏姓、应姓等,都是所谓的鳞龙之姓。

四郡税收支应奇宫用度,子弟中资质优异者,则送上龙庭山学艺,互为表里,血浓于水,千年来都是相互扶持,同气连枝。独孤寂出身东海独孤阀,知之甚深,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

贝云瑚的指尖移至鱼鳞图右上角,写着“章尾”二字之处。

章尾郡不在奇宫爵邑之列,幅员也较其余四郡小得多,只有龙方氏一支占据此地,千年未改。贝云瑚自称从章尾郡来,人面地头无不精熟,除了“并未与龙庭山接壤”这点,几乎可说是最完美的答案。

“……你让我们飞过去么?”独孤寂气到笑出来。

“有忒便利的法子,还不赶紧升天,愣在这做甚?”

章尾郡为唐杜、陶夷二郡所阻,连信手绘就的图上都能看出,其南边被幅员辽阔的陶夷郡北界隔开,想从章尾上山,除非胁下生翅。

贝云瑚指著唐杜、陶夷和章尾三郡相接的一小段。

“由此上龙庭山,最能隐蔽行踪。龙方氏近年没落,同山上的联系不过聊备一格,想告密也没门。这段三郡皆不管,半天就能走完,奇袭是再好不过。”

独孤寂熟知军事,若她所言属实,确是一条谁也想不到的进军路线,唯一的麻烦就是得绕行四郡,循远路入章尾郡。难怪她好生张罗,甚至雇了骡车——落拓侯爷以拇指刮著光洁的下巴,打量著古井无波的丑陋少女,饶富况味。

“章尾郡是你家,对罢?”

“……也不算是。”

“若觉得,把我诓进自家地盘便能为所欲为,我提供你另一条思路。”

独孤寂冷不防掠来对面的一双筷子——自是贝云瑚的——擦都没擦,径夹了满筷菜肴,吃得头也不抬,显是真饿坏了。“本侯大开杀戒之际,毁的是你家屋舍,死的是你叔伯兄弟,姨娘婶婆。弄不好,你就再没有能回去的地方了,明白不?”

他那种淡淡的、不带丝毫烟硝火气,怕她没想清顺便提醒的口气,令梁燕贞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见识过十七郎片刻间消灭二十余骑擎山转的手段,她开始相信爱郎发起狂来,真能夷平小小的章尾郡。

贝云瑚笑起来。

这是她头一次笑出声,不是唇勾一抿的笑意浅漾,而是“噗哧”一声,伸手掩口,才想起一贯的清冷淡薄,笑开的脸孔却无法迅速沉落,只能顺其自然,待笑容渐去。这不经意间的小动作透著难言的女人味,既有少女天真,又不失韵致,一下子很难判别她实际的年龄,却连同为女子的梁燕贞也觉得好看,无法理解何以会对这样丑陋的容颜生出念想。

回过神,梁燕贞发现不只自己和阿雪看傻了,连十七郎都停筷怔望,直到意识到女郎的视线才冷哼一声,低头扒饭,胸中涌起一股莫名酸意。却听贝云瑚低道:“那样的话,说不定更好呢。”又回复先前的寡淡,难辨喜怒,遑论真心。

◇◇◇

取道章尾郡的计画说穿了,就是“绕路”二字。原本预计在两日之内,必能循官道直抵阳庭县内的龙庭山门,这已是相当悠闲、可以沿途游玩的走法了,这会儿足足花了五天,全程赶路马不停蹄,才由北方绕进章尾郡地界。

贝云瑚自告奋勇驾车,独孤寂和阿雪不宜露脸,自是待在车里;梁燕贞虽嫌气闷,一来不愿离开十七郎,二来以她身段容貌出挑,坐在辕座上抛头露面,徒惹麻烦,多半也待在车内。

唯一的差别,就是“解毒”的频率明显降低了。

投宿旅店时,还是贝云瑚与阿雪一间、她同十七郎一间,爱郎对她的索要求欢也无不应允,总要干到她双腿发软才肯歇,途中却不再如先前那般,兴起时便觅地取乐,仿佛要弥补这些年的错失。

梁燕贞本以为男儿生性凉薄,兴头一过,便不觉新鲜,心中失落。过得两日,发现独孤寂总是把握时间调息入虚,想起先前贝云瑚所言,始信十七郎有伤在身、兴许还不轻的说法,失落又转成忧虑,只是在爱郎面前强颜欢笑,没敢表露而已。

她已什么都没有了。十七郎是她仅剩的、唯一的寄托和盼望。

第三天梁燕贞难得起了个早,裹着温暖的被筩翻过赤裸娇躯,却未如往常般,摸到爱郎清瘦结实的胸膛,惊坐而起。

透过二楼上房的窗隙往下望,天光微亮的内院里,贝云瑚正耙著干草,动作利落,但在精擅骑术的梁燕贞看来不算娴熟。

原来你也有不会的事,女郎忍不住想,心底透出一丝淡淡快意。

为了方便干活,少女以带子缚起袖腰,宽大的棉衫束出份量惊人的乳袋褶子,随弯腰起身一阵蹦跳,简直像在怀里兜了两头肥硕白兔,圆凹葫腰极富肉感,却不显余赘,连同为女子的梁燕贞都觉诱人。

簷外,独孤寂披头散发,仅著单衣,赤脚倚在唯一的一盏灯烛下,双手抱胸,安静得怕人。

从梁燕贞的角度瞧不见他的神情,但以爱郎贪花、需索女子无休无止的骇人精力,想也知道他瞧的是什么,哪怕这般魅惑人心的丰美肉体出自一名容颜丑陋的女子,亦无法阻挡高涨的欲焰。

女郎掐紧了拳头,指甲刺进掌肉仍不自知。

贝云瑚瞥他一眼,继续耙松干草,叉入桶中,与粗粮豆粕一类的物事混匀,当十七郎空气般。此前梁燕贞很佩服她的淡定,如今一想全是欲擒故纵,打心里觉得恶心,咬得如贝皓齿格格作响。

没想到是十七郎先开了口。

“……我用不着你来卖好。”声音出奇冰冷,令梁燕贞头皮发麻,本能地悚立起来。十七郎不是在调情,这是非常严正的警告——突如其来的错愕驱散了妒意与恼怒,梁燕贞差点没裹住棉被,窗隙刮入的冷风钻进被筩,女郎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

“十七爷说什么我听不懂。”

贝云瑚头都没抬,叉草搅拌的动作透著再清楚不过的“你打扰我了”、“请你滚蛋”,浑身都是排拒。她极罕如此表露情绪,果然晨起是所有妙龄女子的天敌,连周身是谜、始终不显山露水的少女也不例外。

独孤寂哼笑。

“你绕这么一大圈,是争取时间让我疗伤罢?怎么,看本侯生得英俊,春心动了,舍不得我死,还是怕我没打到山腰便叫人给搥死了,误了你的复仇大计?”

“怎么十七爷也会受伤么?”

少女总算将饲料弄好,一抹额汗,将耙子搁回原处。“我就是个带路的,没忒多心思。再说了,我等贱民无论心思若何,都和庙堂大计、和十七爷这般高高在上的尊贵之人无涉,没敢给十七爷添堵——”

“啪”的一声,独孤寂无声无息欺至,双掌按墙,将少女困在臂间,两人几乎贴面。苍白青年露出异常发达的森森犬牙,满拟攫住一头惊慌的小雌兔,剥去她一直以来里里外外的恼人伪装。岂料贝云瑚波澜不惊,垂落妙目,却非羞赧躲避,而是古井无波。

“你……为什么不怕我?”“我应该要很怕么?”独孤寂笑咧了犬齿,放肆的视线由她白皙如莹、线条优美的颈侧一路向下,越过小巧的锁骨,落在那两座溢满怀兜的硕大乳袋上,神色狰狞。“你家十七爷饿将起来,什么都吃得落口。信不信黑灯瞎火的,本侯一样办了你?就你这两只淫荡的奶子——”“省省罢,十七爷。你不是这种人。”

贝云瑚连演都不想陪他演,蹙眉吐息,未闻彻夜掩捂的酸浊,除了漱洗清洁的甘草锭香气,还有一缕馥郁幽甜的乳脂香。

“你如果是这种人,咱们都会容易些。但你不是,我不觉得有什么可惜的。”

这下轮到独孤寂错愕了。

继续假装阳精上脑的色鬼固然蠢爆,但被人一戳便立刻收起也有些下不了台,只能尴尬地维持双手按墙的大灰狼姿态,干咳几声。贝云瑚翻着白眼,别开视线,一脸“没先梳洗你好意思呼吸”的模样,不同于平素的淡漠自制,初次显露出合于十六七岁的叛逆姿态。

独孤寂忽觉恼怒,悻悻一哼。

“我不是这种人?那你说说,我是哪一种人?”

“你充满愤怒,对自己,也对这个世道,对芸芸众生……我不知道哪个更多一点。”贝云瑚毫无预警地转过头,双目如电。“你在长大的过程中失去了重要的东西,更可能是从没得到过,或无法保有,所以你始终哭闹不休;小时候是用眼泪叫喊,现在则是用武功。破坏不是你要的,你只是想发泄。

“你不要答案。因为获得解答,从没让你更好过,你心里并不想找到它。这么一来,连‘找’这件事都没了意义,所以你很迷惘,觉得一切全是轻飘飘的,仿佛隔着什么。这个世界越来越拉不住你。”

独孤寂目瞪口呆。

“在同梁姑娘重逢之前,你很多年没有过女人。不是你不想,正是因为你喜欢女子,才决定这样惩罚自己;但渐渐地,这个惩罚也没有了意义。剥夺你不想要不在乎的物事,怎么会觉得痛?

“你希望通过与她欢好,让这个处罚恢复作用,但我猜效果不如预期。而在对抗擎山转的过程中,你发现更好的惩罚自己的手段,就是光荣战死。你的骄傲不允许你自杀,不然早动手了。自行结束生命,会让你觉得对不起别人,或许是竭尽全力保你一命的武烈帝,还是死于平望西市的弟兄?我不知道。

“除此之外,‘被需要’也让你觉得好过一些,所以你决定变更行程,送阿雪上龙庭山。至于梁姑娘的家门,你明白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兴复的可能,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若顾挽松这样答应她,必然是顾挽松骗人。

“你当然无意欺骗,也没打算玩弄她的感情,只是不想承担责任,也不想面对她知晓后的反应。如果运气好,你打上龙庭山没死,顺利完成了任务,在梁姑娘提出同归剑冢的要求时,你会找借口推托;并不是你不欢喜她,而是哭闹的孩子不需要陪伴。你要的,始终都只是发泄而已。

“她离开你最好——你会这样安慰自己,好对自己有个交代。因为即使有罪,你并不是坏人。她最好回濮阴找小叶,哪怕正是你狠狠破坏了他俩可能有的一段良缘,你还是会这么想。日后无论梁姑娘发生何等不幸,或流落江湖,或沦落风尘,你会归咎她没听你的话回濮阴……”

“……住口!”

独孤寂低声咆吼,硬生生在夯土墙按出两枚镂空掌形。

贝云瑚眸光一敛,宛若实剑的洞烛之锐刹时收隐,又回复先前那种淡淡悠悠,而不经意间暴露的些许少女叛逆随之无踪,仿佛青春无敌的胴体内,藏的其实是只苍老的灵魂。

独孤寂无法分辨在胸中翻搅的,是愤怒、恐惧,还是“我是好人”的薄弱假面被拆穿后,蜂拥而上的羞惭与愧疚。

正想扳回些许颜面,忽闻“格”的一声窗櫺轻撞的声响,敏锐抬头,见住的那间上房窗纸微晃,不知何时被人拔了闩,在晨风里咿呀摇摆,随即房中响起一阵足弓踏过楼板、窸窸窣窣的衣布摩擦声,然后才“砰!”甩门而出。左右厢房传出含混不清的方言诟骂,都不是什么好话。

“小……小燕儿!”青年面色微变,拔地飞起,飕地钻入窗中,犹如一只扯线纸鸢。

贝云瑚面无表情,信手拍去肩胸上的土粉,提起木桶,才发现双手抱着另一只空桶的阿雪伫于院外,不知何时从马厩那厢回来。少女冲他招了招手,男童无言走近,抱着桶子不放,仿佛只有此物可恃。

“你全听见了?”贝云瑚摸他的头,拎起盛满的桶子,示以提把。阿雪不习惯拒绝别人的请求,本能放下空桶,与她手把手的提着,两人相偕而出。

“姊姊……叔叔为什么这么生气?因为你说他是坏人么?”

“我没说他是坏人,他也不是坏。虽然他会做坏事,其实是好人。”

阿雪露出迷惘之色。“我……我不懂。”

“好人与坏人,同做好事做坏事无关。”少女淡然道。“有些好人,经常会做坏事、伤害别人的,但仍旧是好人。有些坏人,可能一辈子都在做善事,然而追根究底,哪怕他一件真正的坏事都没做过,他骨子里依然是个坏透了的人。

“叔叔和梁小姐都不是坏人。他们只是坏掉了,在伤害自己的时候,不小心也伤到别人而已。这世上,谁不是千疮百孔的呢?你不能因为一个人的心破破烂烂,就说他是坏人啊。”

阿雪蹙眉道:“如果好人坏人,同好事坏事无关,那……怎样才算好人,怎样又会是坏人?”

“有些人不管做什么事,总是犹豫担心,做了之后又经常反悔,懊恼自己,埋怨别人,下回做决定就会更加踌躇……所以活得很累,心上总是压着很多东西,整个人沉甸甸的,如此多半便是好人。

“你觉得,自己活得很轻盈么?是不是想飞就能飞,想笑就能笑,世界都绕着你打转,天大的事只要睡一觉就能变好,没有什么痛苦遗憾?”

阿雪摇了摇头,仿佛要甩开什么;犹豫了一下,才低道:“只有骑马的时候好些。但现在也不好了,马一跑快我就想家,想我娘,想得福叔叔,想老宅子,想五叔公……”忽然闭口,腮帮子绷出刚硬的线条,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咬唇不让流下的模样透著一股狠劲。贝云瑚发现只有在这种时候,这孩子看起来就是个血统纯正的毛族,与她惯见的东海人氏浑没有半点相似。

“所以你是个好人,毫无疑问。”她转头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而坏人正好相反。无论好事坏事,他们做决定很快,不管得到什么结果,都不会后悔,也不会内疚;明明知道这只是出于自己的私欲,却不惜把别人都牵扯进来。哪怕饱受良心折磨,一旦面临抉择的关口,他们又会立刻做出决断。像这样的人,就是坏人。”

这话简直莫名其妙,就算是饱读诗书的成年人来听,也只会指摘其矛盾牵强之处,一条一条予以反驳。小男孩却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猛然转头,果然见少女笑眯了眼,两弯眉月里朦朦胧胧的,说不出的好看。

“所以……姊姊是坏人么?”

“是啊。”浓密如排扇的弯睫轻颤几下,泪水滑落面颊,不知为何,在黝黑的麻皮脸上划出两道醒目的莹白,仿佛流的不是清泪,而是树胶羊脂一类。

“姊姊是很坏很坏的人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