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龙舞(妖刀记前传)》
默默猴 著
第一卷:血沉金甲
第八折、磔以臞瘦刑汝刻轹

独孤寂笑起来。

“你的确是粒小虾米,可照金戺、濮阴梁府那些废柴加起来,不管有屌没屌,怕都不是你的对手。我愣是没想明白,若非意在镖物,你跟着这帮废物干什么,观察动物么?”笑意虽懒惫,剎那之间,却有一缕极其冷锐的杀意迸出,若丑新娘讲不出个章程,落得身死收场也不意外。

而少女确实爱惜性命。

“梅檀色——就是化妆成老妇人的那厮——威胁我,若再想逃跑的话,他便杀了这支车队里的所有人。”她垂敛眉眼,淡淡说道,彷佛那都是别人的事。“梁姑娘她们在峒州地界看见的那一地尸体,便是梅檀色所杀。他们全都是无辜的百姓,没有一个江湖人,只是受托把我送过婆家,讨几个赏钱,如此而已。”

丑新娘本就计画好了在中途逃跑,她并不想嫁给那位长年在平望都经商的、东海富户的儿子,她心上还有未了之事。岂料梅檀色潜入送嫁的队伍,易容成媒婆模样,逮她个现行,当她的面杀死所有人。

“你轻功高过我,可我武功强过你。”

梅檀色的狠戾,连人皮面具都难以尽掩。“你要跑我拦不住,只要你离开我超过十步,我每时辰杀一人,在上头留下你的名字,当是替你杀的。”

“……我拦不住他杀人,偏偏遇上不速之客。”

少女眸光垂落,示意闭目倚在怀里的梁燕贞。

不提梁府或照金戺,或因少女不愿让她听见,觉得欠下人情,也可能单纯只是独善其身的冷漠隔阂所致。独孤寂却无视其意向,大剌剌地哼笑:

“你和那些废物非亲非故,何必管他们的死活?要跑早跑了。”

“你同梅檀色一定谈得来。”少女又叹了口气,淡然道:“一会儿若因延误治疗,内伤过重而死,记得找他聊聊,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儿。这是缘分。”

“缘你妈的份!”独孤寂狠啐一口,闭目调息,片刻即入神虚之境,头顶上冒出氤氲热气,散出虚汗,面色忽青忽赤,变幻不定。

他的元恶真功虽得自一代魔头、人称“恶斧”的狂人元拔山,却不是什么抄捷径以求速成的便宜魔功,而是极高深的内家功法,独孤寂一身艺业可说奠基于此,才能驾驭各门各派各种质性的绝学。

然而,以一人之力对抗二十余骑“擎山转”,即使挽马速度不比寻常的军马冲锋,让独孤寂钻了个先下手为强的空子,血肉之躯毕竟不能轻取披甲戴盔的重装骑兵,除了独孤寂神功盖世之外,那条以玄铁掺珊瑚金锻造而成的精钢鍊子也帮了大忙。

独孤寂少年成名,武功之高举世皆知,除非被锁在不见天日的铁屋地牢里,否则寻常牢狱还不是任他来去?太祖着人打造这条鍊子,明着把他锁在风光明媚的白城山,其实是让幺弟免于不见天日的黑牢,不致过着不成人样的牢狱生活。

独孤寂年纪渐长,尤其在太祖驾崩后,终于明白大哥的用心,剑冢官吏如顾挽松等,也不敢真拿锁鍊锁他,十七爷日常洗澡更衣,无不乖乖奉上钥匙,这“帝陵祀者”其实自囚的成分居多。

这回奉诏下山,毕竟还是罪人的身分,带着兵器也不好交代。但龙庭山指剑奇宫是什么地方?要想空手打上山去,未免小看奇宫四百年的传承。

老十七灵机一动,索性带铁鍊下山,一方面符合罪者的身份,以示并未踰矩,万一真动起手来,光论材料那可是绝世神兵,全长两丈通体异质,如非皇帝敕命,国库供应,恁你江湖大派武林高人,等闲也无这等不拿钱当钱使的底气。

奇坚奇硬的玄铁瑚金鍊,搭配独孤寂雄浑无匹的内劲,使出《败中求剑》第一式〈刑冲之剑〉,三强联手,成就了这二十来骑“擎山转”的终极噩梦。

独孤寂毕竟非是金刚不坏之躯。

在挽骑突袭之前,他至少射了七八次给梁燕贞,男子出精最是消耗,独孤寂以内力逼出大量精华,才能在忒短的时间内连续为之;换作寻常男子,只怕已耗竭暴毙,魂归离恨天了。

消耗如此之巨,再提运十二成功力,以力破强地横扫擎山挽骑,虽无一柄刀剑加身,每一击却等若以紧绷至极的功体,直接冲撞敌人,承受的反馈力道丝毫不亚于残肢断体的重骑,才会在大战结束后,被夜风一吹便呕血。

即使丑新娘的武功远不如他,仍能看出这位十七爷的状况不妙,能不能调息回复、是不是调养就能恢复,得看传说中的元恶真功神妙到何种境地了。

若易地而处,她自忖有死无生,不欲惊扰,抱着梁燕贞安静等待。

约莫半个时辰,独孤寂呕出几口污血,后转殷红,长长喷出一口浊气,睁眼时又是那副满不在乎不可一世,带着懒惫虚无的死德行;未及起身扬飞碎石,叩叩分击衣箱,伸着懒腰大打哈欠:

“起来了!打完还装什么孙子?都给爷爷死出来!”

衣箱翻开,小阿雪和叶藏柯分别爬出。即使河风吹散部分血气,毕竟现场残肢横陈惨不忍睹,还有辆翻覆马车被火炬点着了,劈哩啪啦地漫开火势,空气里流窜着焦臭的气味,小叶一掀盖便忍不住蹙眉,看清四周的狼藉可怖,努力憋着却没忍住,踉跄奔出,俯入草丛“恶——”的大呕特呕,久久不绝。

阿雪的反应却比他镇定得多,瞥见残尸血泊时面色微变,但也就这样,旋即移开目光,定焦于远方某处。丑新娘发现那个方向只有翻覆解体的马车残骸、散落的行李等,没有能一眼分辨的尸块,惊觉这孩子经验老到:他并非不惧尸体,而是眼不见为净。要见过多少凄惨死状,才能自己想出这种应对法门?

怀中的梁燕贞轻轻动起来,丑新娘将她搂侧一边,以温暖柔软的胸臂拥着,不让她起身看见夜幕下的修罗地。

梁燕贞本就倦极,温顺地伏于溢满乳香的怀里。这个角度恰能望见十七郎,隔着满目迷蒙,终能细细打量他陌生的容颜,还有那异样的苍白瘦削。

听人说,圈禁是要受苦的。

虽非土牢那样的阴湿污秽、蛇鼠窜爬,屋室却有严格规范,狭窄逼仄,是关上几个月能逼疯人的程度;上方虽有小窗通风透光,却不是让你晒太阳用的,而是充分感受四面墙壁的压迫,只要睁开眼就无法逃避。

十七郎两度造反,本该是个死,连同沾上一丁半点关系之人——如梁府和梁燕贞——一并诛夷,是先皇不惜与群臣翻脸、当堂迸发惊天龙怒,一掌打塌了半堵宫墙,才保住十七郎的命,以及其他理当牵连之人。只杀亲与谋反的将士等,将原本以数万计的诛杀名单,缩小到数千人。

在圈禁的规格上,先皇陛下也无法再宽纵了,否则难以服众。

川伯告诉她,十七郎被车囚发往白城山之前,绑在磔刑架上整整一个月,除了每日喂两次米汤粗粮吊着命,连解手都没让放下,就地便溺,每隔一两日以水龙冲洗,以免屎尿招腐;难受是一回事,十七郎这么骄傲自负的性子,光这份折辱,梁燕贞便无法想像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磔刑架立在皇城西门外,那里同时也是处决乱党的刑场。

十七郎被迫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他亲如手足的下属弟兄被斩首、凌迟、车裂,目睹他们死前的慷慨激昂、求饶哀告、怨毒诟骂,乃至于变节诬攀,只求能逃过一死……

那是活生生的地狱。

为避免武功超卓的十七郎挣脱束缚,亲手擒下他的先皇既不肯废幺弟的武功,应群臣之请,打造一条天下间最坚固的铁鍊,将他牢牢缚在刑架上,一幕不漏地看足了整整一个月的炼狱活景。

川伯说,平望那厢盛传:被送到白城山的头一年,十七郎整年都没开口,餐饭三五顿里才吃得一顿,大多数时间都在屋里对墙发獃,午夜常在哭喊中惊醒,瑟缩在角落抱膝发抖,彻夜无眠,时哭时笑。

——正因如此,他才变成现在这样么?

正寻思着,一张黝黑面孔闯入视界,小叶单膝跪地,向她伸出骨节嶙峋的粗糙大手。叶藏柯头一回没有回避她的注视,眸底彷佛有某种强大吸力,只有砰砰震响的胸膛没有变。

这令梁燕贞莫名地感到安心。她隐约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我们走罢,小姐。”少年一个字、一个字说着,静静望着她。

“我带小姐回家去。”

但这是不可能的。梁燕贞叹了口气。粉颊所枕的腴软跟着起伏,难道是新娘子也叹气了么?馥郁的乳脂香令人懒洋洋地不想思考,女郎半闭星眸,无意回应少年的热切眼神。

她一直颇以自己的胸乳为傲,能在“坚挺”与“绵软”两种看似扞格的属性中取得完美平衡,本就是造化之功。但丑新娘的胸脯更软更绵,乳香更甜润,彷佛沁着乳汁似的,光靠肉眼可能会下意识地嫉妒抗拒吧?此刻她只想偎着,死都不肯起身。

“我们不回去。我们要去白城山,把阿雪——”

“……阿雪交给他就行了,小姐。”

“顾叔叔说了,只要立下功劳,圣上定会……”

“……这不是咱们该管的事,不能再这样了。”

“……准许梁侯府兴复家门。连川伯……其他人都已牺牲,我们不能空着手回去,濮阴那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若不能完成任务,我们就一无所有了——”

“不会的,小姐。”少年鼓起勇气,咬牙低声道:“我会陪着小姐——”

“你是听不懂么?”梁燕贞忽然发怒,猛坐起身,披在身上的大红礼服应势滑落,露出雪白的香肩。“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没了照金戺的银钱,梁府连一天都支应不了,我们已经山穷水尽了,你懂不懂?什么都没有了!你身上有银两么,有能换取下一顿食宿的物事么?你知不知道光是我们两个人要回到濮阴,路上须多少花费!还是你要去尸身上搜,看看有无未毁的钱囊可使?”

素来寡言的小叶猛然抬头,一指独孤寂,大声道:

“他的本事百倍千倍于我等,顾挽松为何要请小姐、请照金戺护镖,难道不奇怪么?我也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既然如此,不是该远离这种怪事才对?”取出一只旧布囊,捏得指节发白:

“我这里还有几十文,省点用可以买几颗馒头,我会打猎,给人打工挣钱,真要不行我可以去乞讨,决计不会饿着小姐!梁府有这么大的屋宇,库房里有忒多物事,城外还有些许薄田……真要过日子办法多得是,什么叫山穷水尽?外边山穷水尽的人,小姐还没看过!”

梁燕贞当他是少不更事的小弟弟,被一顿抢白,居然一个字也辩驳不了,余光却往十七郎身上转,连自己也觉心虚。

小叶忍住眼泪,再次伸手。“要兴复家门,也不是靠他,他……他不珍惜小姐的。我……我会给小姐做牛做马,会好好练武,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们走罢,小姐,回家去。”

河风吹拂,偃草沙响,火焰燃烧的劈啪声始终未断,彷佛将这刻拉至无限长,像等待了一夜。梁燕贞从未如此际般,强烈意识到他是名成熟男子,而非身前身后傻头傻脑、只是长得高些的小男孩,异样的陌生令她无法伸手,也不知如何拒绝,任由时间在静默中溜走。

早就没有家了,小叶。你没听川伯说么?那不过是个牢笼而已,他们把我养在里头,每天看膘养肥了没,估量着什么时候能完熟入口……现而今,也要换你喂养了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少年低头拱肩,举袖一揩脸面,双膝跪地,磕了九个响头,起身抱拳。“既如此,小叶走了。小姐保重身子,早日返回濮阴。”抹去泪水的烁亮双眸转向独孤寂,定定望着他,并未开口,意思却再清楚不过。

独孤寂饶富兴致地看着,耸肩一笑。

“眼神不错,没废话一堆也很好,我总算没走眼。你既放弃她,日后白云青山两不相涉,死活与你何干?江湖就是这样,不要婆妈。”

适才趁着主仆俩说话,野人踅到阿雪藏身的箱子,变戏法似的从箱底取出洗净的白中单、中裤、鳞靴等穿上,外罩一袭厚茧绸裁制的绀青蟒袍,袍上的四爪蛟蟒以金、绿、橙、红、银等五色丝糸绣成,栩栩如生,极为威猛,原来他老早便把衣衫与阿雪藏在一处。

都说“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即使蟒袍金线黯淡,颇见陈旧,独孤寂仍是披头散发,一脸的愤世嫉俗无事不鄙,穿上绀袍鳞靴后整个人都精神起来。这位昔日的冠军侯、差点封了亲王的十七爷不着玉带,取而代之是一条巴掌宽的厚革,有几分武将围腰的味道,更添凛凛威仪。

他从小叶藏身的箱里拾出那本《焠击青罡》,扔了给他。

“有志于武道,东海是最好的去处,底蕴最深,藏龙卧虎,能在东海占一席之地,天下武林才有你的位置。况且这本武册的根源也不在东海,尚未大成以前,倒不用担心有人上门寻你晦气。好自为之。”

少年接过边缘烧毁、被水浸湿的秘笈,想起最初是川伯教了自己武艺,才有其后种种机缘,默然收入襟里,手贴裤缝,冲披发落拓的侯爷一鞠躬,再不看女郎一眼,回头大步迈入夜色,依稀是往东而去。

梁燕贞几度欲唤,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心中空荡荡的,彷佛有什么被风吹去,随少年的背影消失于夜幕尽头。一会儿肩上忽暖,却是丑新娘替她拉起襟领,如溺者忽见浮草,轻道:“我……是不是该叫他回来?或让他回濮阴看顾宅子。这孩子一向听我的话,只是一时……”

“他不是孩子了。你做好了和一个男人,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的准备么?若没有,还是莫唤为好。”少女抚她肩背,淡漠的口吻听起来格外老成,彷佛青春傲人的胴体下,住着的是一缕苍老的幽魂。“他有多欢喜你,决定就有多少份量。我瞧他是下了决心,要给你一辈子;以同样的决心转身,除非是一剑杀了,才能留得人下。”

梁燕贞“呜”的一声掩口,背脊轻颤,深吸几口气才忍住呜咽,怔望着地面发呆,泪水仍扑簌流下,挂于颔尖。

阿雪走到她身畔,没敢伸手,就站着陪伴。丑新娘摸他的发顶,淡道:“你陪姊姊,嗯?”起身冲独孤寂一抱拳,左手尾指微翘,月下看来格外幼细白嫩,莹然如玉,与她黝黑丑陋的麻子脸极不相称。

“告辞了,请。”没等独孤寂开口,迳朝翻覆的马车行去,料想行囊银钱、换洗衣物等尚在车内,纵使少女貌不惊人,总不能穿着单衣上路。

“……你说扮成媒婆那人叫梅檀色,莫非是指剑奇宫'色'字辈弟子,'无'字辈的徒弟?”独孤寂从背后叫住了她,拖着锁鍊缓步追上。梁燕贞和阿雪相扶而起,唯恐他暴起杀人,又不知该怎么办,只能焦急张望。“鳞族重男而轻女子,据说龙庭山上只收男徒。'色'字辈的弟子为什么要抓你?”

少女并未停步,也没有加速逃离的意思,甚至没把白嫩好看的小手伸向胁下剑鞘,只瞥独孤寂一眼,无意并肩也不欲避转,根本懒得理会,完全把他当成路边搭讪的无聊男子,自行自路,随口淡道:

“谁知道。总不会是因为好色罢?”

这下独孤寂连嘲笑她貌丑的哏都不好使了,颇有些憋屈,哼道:“说不定是配种,就凭你?话说你还真有把握我不打女人啊,瞧你这小屁股撅的,江湖上打听打听,谁敢同你家十七爷这般说话……啧,人呢?”

转身不见人影,翻覆的马车之中一阵窸窣,想也知道是在翻找衣裳更换。

独孤寂自讨没趣,回见梁燕贞与阿雪紧张地望向自己,招手让她们过来,示意无事;心念微动,抬脚一踢车厢,冷笑:“脱哪儿啦,露出奶子屁股没有?爷爷来瞧瞧。”

车内的布帛摩擦响骤停,独孤寂正欲捧腹,忽听她喃喃道:“原来十七爷也配种么?瞧不出啊。”

独孤寂一口老血差点喷在厢板上,感觉内伤都要发作起来,再踢车厢几脚也不解恨,索性不与村姑一般见识,拖玄铁瑚金鍊来到河边,将鍊上的血污肉屑清洗干净,随手蒸散水渍,缠绕于腰。

这丑丫头与指剑奇宫有什么瓜葛,其实有个简单的法子能知道。独孤寂决定赌一把。

他踱回马车畔,见梁燕贞换上一袭嫩黄衫子,裙摆稍短,里外交襟处略高,不算合身,想也知道是谁的衣裳。丑丫头却穿回那件大红礼服,肩上背了简单的布包行囊,冲梁燕贞与阿雪一颔首,迳自与独孤寂交错而过,无意开口。

“小燕儿,我们不去白城山了。”少女背后,落拓侯爷故意用她能清楚听闻的音量,怡然道:“顾挽松那厮没本事送小鬼上龙庭山,朝廷才找上我。你也知指剑奇宫那帮鳞族,是绝对不会接受毛族小鬼的,遑论让出宫主大位。

“既如此,我便带你们打将上去,谁敢拦阻我便打趴谁,把他送到奇宫之主的宝座上。这么一来,朝廷知是濮阴梁府和我一起完成了任务,我再同我那好二哥美言几句,便没有顾挽松什么事啦。你以为如何?”

梁燕贞孤身一人,无兵无饷,幻想里披甲执槊,率领大队将阿雪送上白城山的场景,眼下已成泡影。小叶提出的质疑,梁燕贞亦不无动摇:既请了武功盖世的十七郎护镖,找梁府和照金戺的意义何在?要使障眼之法,官府衙门多的是死不尽的差役兵丁,用不上江湖人。

况且,李川横被傅晴章一意打压,绝望到不惜同归于尽……他是上哪儿联系的擎山挽骑?这可不是巷口茶铺就能打听到的消息,有这门路,何至于坐以待毙?怎么想都感觉背后有只看不见的黑手搅弄,才能生出这些事端。

她无法拒绝十七郎的提议。这提议好到她简直不敢相信。

背着行囊的丑新娘倏然停步,转身也是一贯的云淡风清,又走了回来。

独孤寂啧啧两声,怪眼一翻,无礼至极地上下打量,信口揶揄。“看来你是真想汉子了,连嫁衣都舍不得脱啊。”丑新娘淡淡开口:“你要上龙庭山的话,需要一个向导。我带你们去。”

“不是说没瓜葛么?”

“刚好认识路而已。”

“你当我三岁小孩么?”唰的一指阿雪:“你这话连小鬼也不信!”小男孩澄亮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果然不是很信。

丑新娘点了点头。“龙庭山上设有护山大阵,贸然闯山,只会困在阵里,几个月、甚至几年都走不出,任你武功再高,也不能飞上天去。顾挽松找上你这个冤大头,多半就是这个缘故。有我为你带路,你的绝世武功才能派上用场。”

“……这家伙完全没在听人说话耶。”独孤寂忍不住对梁燕贞说。

少女对他伸出手掌,晶莹白皙一如绝佳的羊脂玉,衬与怀襟透出的馥郁乳香,益发凸显相貌扎眼,不禁令人扼腕再三。

“我叫贝云瑚。是云彩的'云',珊瑚的'瑚'。”

“贝戈戈的'贝'?”独孤寂没好气地翻起白眼。

“是你好幼稚、但你高兴就好的'贝',十七爷。”

“……里头没有'贝'啊!”阿雪反覆唸过几遍,忍不住轻拉姊姊衣角,小声问道。梁燕贞没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满眼桃花,心头乌翳总算拨开一角,一如远方浮露的鱼肚微白。独孤寂瞧得心旷神怡,啐了一口:“贝你妈的!”追得阿雪放足逃窜,笑叫不绝。

三大一小四个人,就这么把凄绝的修罗场留在脑后低垂的夜幕里,迎着欲出未出的薄薄曙光,踏上前往龙庭山的道路。

◇◇◇

白城山脚,驿亭大道边上搭起几座棚子,虽无华贵装饰,搭建得倒甚笃实,充满山上“埋皇剑冢”的读书种子气息,不尚浮夸,务求致用。

埋皇剑冢的正式弟子被称为“院生”,在吏部领有食禄,比照平望都的太学经生,既是读书人,也习武练剑,前朝甚至有保举为官的旧制,如今就只是替朝廷充当东海武林耳目、偶行祭礼的闲置机关而已。

天才蒙蒙亮,院生们已将棚内的桌椅摆设布置完毕,随时能抬上炙熟的乳猪和美酒,焚香顶礼,按行司礼台的规矩迎接来使,一如过去五天。

马长声装模作样呼喝一阵,其实不以为会有什么问题,毕竟一模一样的摆设弄了五回。炙烧乳猪若自己能动,都知道该趴在哪一桌哪一盘里。

“……副台丞好。”问安的声音一路迆逦,一名身穿松花绿飞鱼袍、白脸垂眉的中年人自山道走下来,摆手示意,神态甚是悠闲,正是埋皇剑冢的副台丞,江湖上人称“天笔点谶”的顾挽松。

马长声赶紧起身:“副座。”

“坐,坐。”顾挽松笑着落座,那把酸枝太师椅他已坐了五天,算是近日屁股的老相好,轻易挪了个舒适的位置,回头对院生道:“都还没吃早饭罢?且留下几个听用的,其余先去吃饭。分三班罢,别都瞎耗着,两班轮值一班歇息,半个时辰一轮好了。”

“回副座,昨儿都分派好了。”马长声本欲起身禀告,却被上司挽座。顾挽松笑对众人道:“那好,自都忙去。后头还有好几天,都别累着。”院生齐声相应。

顾挽松的脸很长,鼻梁也是,细细窄窄的,到了鼻翼才隆起两丘,也不张扬。有人说他这“天笔点谶”的外号,不是奉承他擅使一杆精钢铸就的四尺铁笔,而是讽刺他鼻梁细长如笔,故而得名。

他不留胡须的长脸白如敷粉,法令纹甚深,衬与末尾垂落的稀疏长眉,相貌有些愁苦,正好抵销了眉心那道淡红竖痕的煞气。身为管事的马长声若听到院生私下揶揄上司的长相,总会狠狠教训他们一顿;所幸这种顽劣份子不多,副座一向爱惜院生的气力,少让他们干无谓之事,众人都瞧在眼里。

像这种一连五天等不到人的例子,简直前所未有。

“十七爷……”马长声抿了口茶,竭力忍住抱怨,只道:“今儿不知能到不能到?”

顾挽松放落茶盅,示意身旁院生沏过,人走之后才低笑道:“老马,十七爷不会来啦。要是顺利的话,这会儿该在往龙庭山的路上了。”

马长声差点跳起来。“那我们这是……等的什么呀?”

“等撇清。”顾挽松微微一笑。“十七爷什么时候离山、干什么去了,我们这些武功低微的小吏,岂能知道?咱们等的,是濮阴梁府一行,等着迎接即将上山的小爵爷。他中途被谁带了去哪儿,老马你能知道?”

的确不能。马长声恍然大悟,只能衷心感佩。

这是继副台丞揣了根竹筒在袖里,到后山忽悠十七爷,让他误以为是奉旨下山以来,马长声对上司再度佩服得五体投地。朝廷扔来这烫手山芋时,马长声以为仕途就该交代在这里了,料不到副座居然有解,这解法简直胆大包天,偏又巧妙得不得了。

马长声以剑冢密使的身份前往平望和濮阴时,心中是不无非议的。

照金戺就是银钱堆起来的空壳,傅晴章绣花枕头一只,腹笥甚窘,委托这等货色,不如请镇海镖局更妥贴,遑论连武林门派都算不上的濮阴梁府。

马长声出身央土的刀法名门清河派,这支源自西山大清河宿氏的刀脉,东入央土已近两百年,比西边的本家还要兴旺。在他的师兄弟里,更好的人选双手都数不过来,他始终不明白副座何以独锺梁府。

“你觉得,什么叫做武林门派?”

顾挽松听他叨叨絮絮抱怨一通,眯眼笑望远方,彷佛大道尽头随时会窜出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冷不防地问他。

马长声大概自觉是说错话了,不晓得哪一句批评了上司故旧,心里直抽了自己几轮耳光,不敢不答,老实回话。

“约莫……是传承武功罢?都说'师门艺教',恩师、山头、技艺、教规,恁缺了哪个也不成话。”马长声刀法高超,又读过书,要是足够变通,料也不致沦落到剑冢来任个闲差。副座既问,终究还是说出了心里话。

“如果有个门派,不传武艺,不立山头,不讲教规……依你看,还能不能称作门派?”

马长声见副座笑吟吟的,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加上沏茶回来的、捧卷呈禀的、来问杂事的……几名院生接踵而至,心思这头一松那厢又烦得不行,随口苦笑道:“再加个欺师灭祖,这门中四德全反着来了。真要有这种门派,肯定是吓死人的邪魔外道。”

“什么邪魔外道啊,管事?”有院生耳朵尖的,忍不住插口。

马长声忽反过笔杆,“啪!”抽了他额头一记。“持身不正,净能听到歪的,你这就是邪魔外道!”众人全都笑了。

“……邪魔外道啊。”顾挽松自顾自的喃喃道。笑声里,谁也没留意托腮远眺的副台丞嘴角微扬,那副愁苦异相罕见地露出一丝迷离陶醉,彷佛花痴见花,酒痴见酒,语声既轻且柔,舍不得多用半分气力,恐呵坏嫩芽似。

“濮阴梁府之中,就长着这么个门派哩。你猜猜叫什么?”

(第一卷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