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龙舞(妖刀记前传)》
默默猴 著
第一卷:血沉金甲
第七折、擎山何转有合玉泥

地面震动越来越明显,毋须运功便能察觉。阿雪若还在外头游荡,黑夜里铁骑涌至,见有活的、会动的还不杀了干净?小叶看不见她的神情,却无法禁受那哀婉语声,解开钢鍊,便欲起身。

“想寻死便去,我让小鬼年年给你扫墓,点烛烧纸。”独孤寂敲了敲梁燕贞身下的衣箱。片刻,箱内竟也传出敲击声回应。

这第三口衣箱本来就是阿雪的藏身之处。梁燕贞接下差使,与李川横翻遍府内库房,才找到这三口外型一模一样的大箱子,第一口是普通的箱子,用以混淆,第二口设有夹层,刚好贮放那只障眼用的密匣;第三口却是供人藏身之用,里头设置了巧妙的通气孔,可容一名成年人蜷入其中,就算睡在里头也不怕窒息,更藏有数处觇孔,可秘密窥视箱外景况,等闲难以发现。

此箱一旦从内部锁上,便无法自外头开启。

梁燕贞与李川横让人每日装卸箱子,要掩护的便是这一口,晚上熄灯之后,阿雪即钻入箱中,上锁就寝,以防夜半仓促遇袭,或有刺客潜入。

女郎不知小阿雪是何时被藏进箱里的,以独孤寂神出鬼没,似乎也不奇怪。可能是在自己沐浴之时,小鬼就被拎回藏妥,其后李、傅接连而至,直到十七郎现身为止,都未有能让男童遁入箱内的时机。转念一想:

“那……我和十七郎……岂非都教他给听了去?”既羞且怒,回臂啪的一声搧了他一记,胀红粉颊,咬牙切齿:“放……放开我!”独孤寂不闪不避,笑嘻嘻地受了,轻敲她股畔箱盖,扬声道:“小鬼,你在里头还好吧?有没受伤?”衣箱内“叩、叩”应了两声,应是“没有”之意。

“交代你给姊姊的糖丸,你不会独吞了罢?”

“叩叩。”声音比前度更响,可见被冤枉还是挺上火的,此节无分长幼。

梁燕贞想起阿雪塞进她口里的那枚糖球,料不到是十七郎所给,唯恐是什么不正经的物事,有些发慌:“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西山无回谷的'玉泥有合',号称天下催情药物克星,我在马担山下某个毛族女人身上搜到的,生得挺俊俏,约莫是怕被人强奸罢?既有这种好东西,肯定先让小燕儿吃了再说。”独孤寂道:“若无此物,说不定真得射一百回给你,我一个人是不成的,今晚便出不了手啦。”

马担山在央土境内,正是第二批护卫队遇袭,以致全军覆没处。梁燕贞听密使说时便觉奇怪,既然朝廷派的卫队死得一干二净,阿雪如何能逃出生天?“西山的刺客也全死了,料想是护卫们拼了个同归于尽,这孩子才能侥幸逃过。”剑冢使者如是说。

(这么说来……早在那时候,十七郎便已暗中保护阿雪了么?)

“只是顺道去瞧了一眼,恰巧救得小鬼罢了。”彷佛看穿她心中疑惑,男儿爱怜横溢地把玩她圆翘的雪臀,将磨成黏白薄浆的淫蜜,抹在汗湿的柔肌上,笑得微露犬牙。

“我是在濮阴见了你,才应下这件差使的。你在房里弄自己时,老喊着'十七郎',我一瞧这不是我那小燕儿么?便让人给顾挽松捎了口信,说这事就包在十七爷身上了。这小子没敢偷窥你洗澡,只敢对着肚兜自己来,也算老实,我才随便教了他几招,看能不能派上点儿用场。”

小叶与梁燕贞没料到当夜之事,全被他瞧在眼里,又羞又窘,又是难堪,齐齐转过头去,倒是心有灵犀。

独孤寂哼笑着隔空一掀,将少年倒掀入箱,见他挣扎欲起,随手一记钢鍊,抽得炉坑里的炭块火星连同那本浸湿的《焠击青罡》飞入箱内,烫得小叶挣起摔落难以撑持,总算记得运起罡气护体,勉力将炭块拨出衣箱,衣衫被炙得坑坑洞洞,臂上身上冒出红肿水泡,毋须细看也能知痛极。

少年忍着一声不吭,满身大汗,已无力起身——杀掉所有照金戺弟子,体力将近透支,若非凭着倔驴似的顽强意志,怕连站都站不起来。

独孤寂虽带笑容,眸中却无笑意,冷冷盯着他。

“觉得屈辱么?记住现在的感受,想法子变强,我传授你的元恶真功,便是以愤怒、怨恨为饵食。你可以不喜欢它的滋味,但别愚蠢到拒绝它的给养。弱者没有悲愤的资格,弱者连活着本身都是一种罪恶。”叶藏柯回瞪他,腮帮绷出牙床的线条,终于不再起身,“砰!”一声躺落下盖。

“十七郎,你……”梁燕贞只觉不可思议,喃喃道:“你怎会变成这样?”

独孤寂笑起来,尖锐突出的犬牙在焰火下森然发光,笑容如孩童般天真。

“小燕儿,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呀,是你记不清了,还是当时年纪太小了?”

男儿俯身捏她鼻尖,另一只放肆的魔掌从身前环住她傲人的雪乳,揉得雪肉四溢,忽轻忽重的劲力拿捏巧妙,显对女子胴体无比娴熟。“要说起来,这些年我收敛许多。换作从前,这批废物没出两濮就被我宰了,哪有现在忒多事?”

知阿雪便在身下,梁燕贞满不愿与他欢好,至少不要在这里,况且地面震动之剧烈,已至无法忽视的程度,惊惧交迸,急道:“先不说这个啦。十七郎,咱们赶快离开!外头还有马——”忽想起那丑新娘和老妪,不知她二人现下如何,有无遭照金戺弟子的毒手。

“你那些可跑不过千中选一的西山军马。更何况小燕儿,你的十七郎,是不会逃跑的。从来只有人避我,几曾须得我避人?”独孤寂含笑把玩她的绵乳,享受够了才支起身,扬声道:

“外边车里二位,如需庇护,请到此间来!若在外头,请恕在下全力应对西山虎骑之际,难免波及,要是误伤些个,只能说不好意思啦。”除了风声蹄响,帐外不闻余声。

梁燕贞听得一愣:“他与何人说话?”伸手推他,忍着娇喘嗔道:“放开……放开我,我要穿衣裳。”勉力扭着雪臀,将阳物退了出来,硬挺的肉棒大得惊人,拔出蜜膣时微微一卡,扯得女郎轻轻哆嗦,几乎软腿。

噗噜噜一阵气水汩溢,强烈的液感涌至下腹,带着令人脸红不已的、放屁似的尴尬声响,大股白浆从开歙的樱红嫩穴中流出来,有稀有稠,混着清水般的大把淫水,淅淅沥沥流了一地,宛若失禁。

女郎从没遇过这么丢脸的情况,恨不得钻进地里,然而淫水泄出时,带着某种憋尿许久才释放的痠麻,抽搐的膣肌根本止不住尿意。她趴在箱上颤抖片刻,好不容易淫水只剩滴答点落,跟着就尿了出来,微张小嘴,牙根酸透。

“你瞧,这就是我最担心的情况。”

独孤寂“啧”的一声,不避污秽,轻轻掰开女郎股瓣,翻看她剧烈充血的花唇和肿胀勃挺的阴蒂。他从前惯游花丛,动作既轻柔又灵巧,带着某种大夫似的冷漠非情,但梁燕贞敏感到无法分辨真心,被撩拨得起不了身,趴着簌簌发抖。

“迷情春药不是毒,并没有解方。'玉泥有合'这种唬人的玩意儿,说白了就是先抑后扬:先抑制迷药发作,给你足够的逃跑时间;再加速血脉运行,加倍催发药性,缩短身子化消的时间。

“你以为'牵肠丝'解了,其实并没有,接下来才是紧要的关头,阳精可不能断。要是我真不成,还得让那小子或其他男人给你精水,不然,你只好老老实实练那捞什子《蟢欲神功》啦。”说着叹了口气,摸摸鼻子:

“我平生练武,向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只是这门功夫一听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我没打算让你走上这条邪路,万不幸只剩这条门路可走,我杀那姓傅的废柴阉鸡,可就杀早了些。”

梁燕贞欲焰复起,被他说得无比绝望——要是连十七郎都束手无策,世间还有谁能救她!再度被粗硬的阳物从身后贯入也只呜咽一声,顿觉心慌慌的浑无着落,只想寻求慰藉,边流眼泪边娇喘:“抱我……十七郎……呜呜呜……求求你,抱抱我……我看不见……看不见你的脸……呜……”

独孤寂罕见地敛起轻佻,拍她臀背低道:“别怕,小燕儿,有我在。我只是不想,让你瞧我杀人时的面孔。一会儿我再射几注与你,咱们解了这天杀的淫毒。”

轰隆震耳的蹄声转眼即至,梁燕贞这才想起外围还有营帐、车辆围成的假城,骑兵等闲难以移除,是有可能逼他们下马步战的;果然马蹄声越近,明显察觉速度不快,至少在惯于驰马的女郎听来,不是放蹄冲锋的节奏,应是来到近处才发现有假城,不得不重新计较。

叩叩的闷钝声响起,旋即马蹄四散,轰隆一震,巨大的撞击声此起彼落,彷佛帐外有条巨龙摆尾翻身,梁燕贞吓得蜜膣一搐,紧紧夹起。

不及惊叫,突然间一团乌影就这么轰穿了帷幕,撕裂骨架掀飞帐顶,四面固定的火炬随之飞去,半空中被风一卷,化成星坠流火;视界骤然一暗,风咆尘卷,那团乌影大如棚舍,刨地而来,一边轰隆溃解着,完全遮去了一侧的视野!

独孤寂嘴角微扬,似见了什么新奇之物,这意外的来袭并没有令他惊惶失措,反倒激起了好胜之心,露出犬牙眦目一笑:“来得好!”左掌拍出,劲力所至,乌影陡地凹了个巨手印,指掌宛然,隐透金芒,随即反向轰散,连同小爿顶残剩的帐子同化齑粉。

这招“干清坤夷”乃是《神玺金印掌》的起手式,是当年“刀皇”武登庸在东军时亲自传授。廿七式神玺金印掌堪称武林绝学,却非一味追求刚猛,而是刚柔合济,兼容并蓄。

武登庸见独孤寂资质甚高,却学了一代魔头“恶斧”元拔山的元恶真功,恐他心性有损,欲以神玺金印掌代之。岂料独孤寂贪爱烜赫,以真功驾驭掌式,神掌在他手里倒走上了刚猛无俦的路子。武登庸只传三式便止,经不住少年缠索,又指点一路“攀附相思刀”。

乌影被金印掌轰出,依稀见得轮圈辐条,竟是围作假城的马车。

大帐毁去,两人两口衣箱并着一个风压炭炽猎猎作响的炉坑,彻底暴露在荒野之中。

而这并不是唯一一辆错位的马车。

周围飞沙走石、草屑扬卷,加上身处黑夜,骑士们所持的火炬无一刻静止,视线极劣,但原本环着大帐的假城已然不存,除开被独孤寂一掌轰碎的那辆,其余七辆被拖得四处翻转,宛若擂木。来人并非套了车拉走,而是于行进间抛出钩爪,不管钩住车辆哪一处,全不减速,直接拖行,半数以上的马车都是翻覆侧倒、刨地如犁的,而非轮行。

梁燕贞对马军极为娴熟,梁府此番出行的都是大车,重量之沉,没有轮子是拉不动的,行进间抛绳来拖,一扯之下,必定是战马折腿;能拖着车厢,像滚擂木一样将周围的营帐夷为平地,怕不是犀象一类的平地巨兽?

却听独孤寂哼道:“好嘛,来的居然是挽曳队,该说是你们绝招出尽,还是脑洞清奇?”梁燕贞勉力遮眼,果见鞍下的坐骑异常高壮,肩厚腿粗,马膝之下生满长毛,垂覆蹄上,彷佛套了只毛茸茸的裤腿,恍然大悟:

“这是挽曳马!他们竟……竟派了'擎山转'前来!”

“挽曳马”指的是负重用的马匹,多用以驮运辎重,不归马军指挥,属于后勤部队,没有战斗能力。

普天之下只有一支以挽曳马组成的劲旅,即是韩阀麾下的“擎山转”。

这支部队只用产于云州的挽系马种,奔跑不快而有长力,较常马强壮,极为吃苦耐劳,作战时人马均覆重甲,马后牵引擂木、铁鎚、蒺藜等,拖入步兵阵中,所经之处,只能以“血海肉糜”形容,连梁燕贞都听父亲说过。

由潜道进入央土,拉货物的挽马毋宁是更好的掩护。这批二十余名刺客分作几拨,器械藏入车厢夹层,就这么载进了央土,缓缓追赶,最后接获李川横的传报,才着甲弃车,掩杀过来。

独孤寂久闻“擎山转”之名,见骑士全都是铁盔明铠,兜鍪上挂着铁制鬼面,只露出一双眼睛;马匹全身覆甲,几不露蹄,抛出的钩爪以特制的环扣扣于鞍上,只一匹云州的特种挽马便能拖着翻覆的车辆狂奔,毋须减速,可见强壮。若被这等畜生正面冲撞,铜筋铁骨都受不住。

“飞虎骑”虽是央土大战时,西山韩阀最负盛名的无敌劲旅,但在东军士兵心目中,最不想对上的却是踩踏如泥的“擎山转”。

眼见周遭狼籍,营帐、车辆、马匹,乃至被随意弃置的尸首,都已辨不出原本形状,放眼望去,果剩一片白地。擎山挽骑驰过后,齐齐调了头,重整队形,虽拖巨物,彼此间竟无冲撞。梁燕贞魂飞魄散,哀求道:

“十七郎,我们快逃吧!挡……挡不住的,他们……他们要回来啦!”股间传来一丝淡淡腥臊,水声淅沥,居然吓尿了身子。

独孤寂并不理会,紧了紧双掌间的细钢鍊,自顾自说道:“我的剑法是我大哥教的,他的武功天下无敌。当上皇帝后,底下人拍马屁,说他最厉害的武功是'皇拳御剑',他听了不欢喜,总是一一纠正;末了不知是说烦了,还是认清那帮孙子的嘴脸,就不说了。其实这路剑法不叫御剑,叫《败中求剑》。

“他年轻之时,有位退隐的老剑客教他学剑,当是亲生儿子般疼爱,此前没人对他这么好过。后来仇家找上门,把老剑客杀了,还笑他的剑法不值一文,活该惨死。

“我大哥发誓报仇,改良老人传授的剑法,用这几招被嘲笑必败的剑式杀死仇人。萧先生说你的心志很好,愿你一生莫忘,这路剑法就叫'败中求剑'好了。”

钝重的马蹄声轰然推近,如同地龙翻身,梁燕贞几乎衣箱上滑落,独孤寂却恍若未觉,低头看着双手,泛起微笑。

“他教我第一式时,我只瞧一遍就学会了,练了半天,觉得乏味得紧,怎么央求大哥都不肯再教我第二式,我就跑去跟别人学。有一天大哥从外头回来,问我练得怎么样了,我说一天就练好啦,你不教我新招,我跟旁人学去,他只是大笑。”忍不住摸摸鼻子:

“原来我小时候这么混帐的。谁要是敢跟我这么说话,别说教武功了,打死都有分。”

独孤弋并未生气,甚至没责备幼弟,只摸摸他的头。

“这式'刑冲',是神棍……啧,别笑,我瞧见了。'神棍'是我叫的,你可得管他叫'萧先生'。萧先生学问大,他说这两字是从命理谶学中借的,说了一堆我听不懂,不过意思是对的。

“刑、冲,都是对着干的意思。你可以攻,也可以守,那不过是对手的感觉罢了,他觉得你留面子给他,多半就说你守;要是觉得你往死里干他,那就是攻。其实我们做的都是同一件事。

“天下间一切攻守,在你这招之前,全得趴下,到了这份上才能说是练成。知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男童有些迟疑。“我和他们对着干?”

青年哈哈大笑。“对,因为是我们和他们对着干,不管是谁,都得趴下。”

铁盔铁面的骑士冲出黄沙,连挽马的脸上也覆着妖魔似的钢色鬼面,二十余骑分作两拨,以犄角之势箝来,打算以负隅顽抗的裸身男子为交会点,碾碎剩余的一切。独孤寂见有几骑并未拖着帐篷马车,而是换上铁鍊蒺藜,这可是战阵冲杀的配置,不禁发起了当年领兵征战的豪兴,虎目一眦,提气喝道:

“刑冲克破无从来,岁运相并俱成灾,束命七杀伤为病;十方授印,天子绝龙在玉台!”舌绽焦雷,边吟边打,迎面第一波的挽马人立起来,倒地前鲜血溢出铁面,竟被硬生生震死。

马匹受惊,锋线略微一阻,独孤寂钢鍊扫出,抽得一骑横飞出去,连同车厢滚作一团,血木搅拧,队形大乱。

沾着鲜血黄沙的钢鍊却未顿止,舞爪张牙,每下都劈碎、横断、抽飞了什么,“擎山转”诸人彷佛撞上刀剑枪矛砌成的坚城,无处不是尖稜戟出,光是靠近便能送命,而这堵墙居然还是活的,不容犹豫、避退,或试图转进重组,通通抓回了一把撕碎,无一幸免。

他们终于明白,那些面对“擎山转”的步兵们临死前,心中的绝望和恐惧。

猎人与猎物的角色在冲撞中的剎那间便已调换了过来。擎山挽骑奔驰过后,果然只余下一片白地,连同锁子连环甲俱被凌迟剐碎的肢体,难以分辨是人是马,浅浅地漂在溶浸于黄沙尘泥的血浆之上。

远方河湾的水风逐渐带走腥浓血气,却带不去战场中心唯一挺立、兀自仰头狂笑的赤裸狂人,月光映出一张狰狞兽面,原本的俊俏轻佻、苍白虚无俱都不见,只剩下难驯野性,宛若虎兕出柙。

◇◇◇

“……你真是个畜生。”

多年之后,偶尔忆起,独孤寂赫然发现这居然是她对他说的头一句话,不觉失笑。

而在此际,在一片尸血漫荡的修罗海中,直笑到了声嘶力竭,他那眦目呲牙、兽一般的神情才凝住,排肋浮凸的单薄胸膛剧烈起伏。首先褪去的是笑容,慢慢就只剩下咻喘汗滴,最终除了疲惫虚脱,野人脸上空无一物,什么也留不住。

还要再一会儿,自我厌憎才会越来越清晰,就像丰水期过后、在溪床上慢慢浮出的半腐尸体,不是这么容易能被看见。

浑身赤裸的野人从蜜穴里拔出阳物,裹满白浆的肉茎尽管软软垂落,尺寸还是相当惊人。稀稠不一的精水稀哩呼噜流了一地,梁燕贞的胴体泛起极艳丽的淡淡桃红,只有非自律的部分还在抽搐起伏着,湿发遮覆的箱盖上满是水渍,难以判断是汗水、涕泪,抑或失控淌出的津唾。

失去男子的握持,她从箱上滑至地面,美腿侧叠,股穴撅翻,瘫软到了动弹不得的地步。适才独孤寂运起全身功力应敌,浑身真阳迸发,出招之际,尤其是击中敌人的瞬间,饱提的内元自浑身毛孔迸出,宛若无数肉眼难见的牛毛细针,穿出肌肤,连龙杵也不例外。

梁燕贞彷佛被戴满了羊眼圈的粗硬巨物反覆刨刮,针毛还细韧得异常可怖,尖叫着攀上高潮,几乎翻起白眼,然而快感仍持续堆叠,已至痛苦之境,美昏过去又美醒过来,其间不知往复几度。万幸男儿也已到了极限,再泄几回身子,女郎怕要脱阴而死。

如此剧烈而频繁的交媾,就算那捞什子“牵肠丝”是神仙用的春药,这下也尽该解了。如若不成,拿来当作杀人毒药原也使得——只不过杀的是男人。

独孤寂露出一丝自嘲般的蔑笑,扔下沾满了鲜血的鍊铐,闭目喘息,被河风一吹,喉头微搐,一口鲜血毫无征兆地涌上来,被他死死咬住,信手抹了抹嘴角,将喉血咽回腹中。然后就听见了那把冰冷太甚,不然其实还算是动听的甜脆嗓音。

“你真是个畜生。”

十七爷是一有架掐便来精神的脾性,管它动手还动口,眼皮睁开,迸出一缕狞光,见翻覆在不远处的马车后方,那名鸡皮鹤发的老妪慢慢起身,不知怎的陡然长高了,两肩一开,居然甚是魁伟;光看体态轮廓,确是男子无疑。

一旁地面搁了枝未燃尽的火炬,映出“老妪”胸口一点锐光。

噗的一声锐芒收没,“老妪”踉跄前行,染血的五指自从面上抓下一片浆皮,露出沾血白肌,竟是人皮面具之类的易容术道具。

身后一人抬起绣鞋尖儿,一把踹倒,分持的短剑匕首往那“老妪”衣上抹净,朝独孤寂行来,赫然是那黑皮麻脸的丑新娘。

独孤寂对丑女不感兴趣,微微歙动鼻翼,满地的血腥气中,除了小燕儿的体香膣蜜,新娘身上还散发出一缕馨幽,乃是馥郁的乳脂香气,较寻常女子乳肌上所嗅更浓,中人欲醉。

这要是天生的体味,也未免太厉害了些,偏又极其自然,不似人工香品,以十七爷当年遍采央土淑女名媛的风流帐,更相信那是某种极名贵的薰香,乃针对个别女子的沁泌调配,才能不受汗潮干扰,始终保持芬芳。这等衣香须出自知名的调香师之手,价比黄金;能在一名乡下新娘的怀襟里嗅着,这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独孤寂嘻嘻一笑,斜乜着眼。“你是说我出手残忍像畜生呢,还是这般行货畜生?”甩着胯下巨物,抱胸抚颌,无赖到了极点。

丑新娘将匕首交到右手,左手五指动作灵巧,边走边解衣纽,删的一声,大红礼服迎风分开,脂郁更浓,露出底下的雪中单,好的身段一览无遗:饱满的奶脯高高耸起,两条细革带子分系乳下斜肩,在单衣外勒出乳廓,环绑在胸肋间的那条几被乳袋褶子夹住,猛一看还瞧不真切,只依稀辨得那如贮满酪浆的布囊一般,绵软垂坠的乳瓜;圆凹葫腰尽显骄人青春,却非单薄扁瘦,苗条中满溢肉感,极能激起男儿的欲望。

两条革带在左胁下缚着一只硬革制的剑鞘,贴近娇躯,藏在宽大的外衣底下不易见得。丑新娘随手将短剑和柳叶匕插了回去,脱下大红礼服,覆在梁燕贞身上,淡然道:“这么让她赤身露体,供人窥看,还不算糟践?就骂你这点畜生。”

她的口气不仅冷,而且淡,换作旁人,早被独孤寂一掌爆头,不知怎的却对她生不起气来。况且他真没想这么细,被说得语塞,只摸了摸鼻子。

丑新娘替梁燕贞号了腕脉,拨开眼皮,又捏开嘴巴观察舌尖,手法娴熟,这份俐落让人看得舒心,彷佛欣赏了一门精妙手艺;安抚似的摸她头发,轻道:“没事啦,休息会儿。睡一觉起来就好了。”梁燕贞勉力睁眼:“多……多谢。”滑下衣箱,软软偎入丑新娘怀里。

独孤寂干笑两声。“看来挺舒服的。要不是你长得忒丑,实在倒人胃口,我都想靠上去试试。”自然是指丑新娘傲人已极的奶脯。少女只乜了他一眼,淡然道:“有那份死撑面子烂嚼口舌的闲心,还是赶紧调息,固本培元为好。你超用身子到这等境地,莫不是寿星公上吊,活得腻烦?”

独孤寂差点被她激得吐血,念头一起,还真个是五内翻涌,经脉里真气紊乱,连想负手耍帅踱个方步都不行,颤巍巍地盘膝坐下,三花聚顶,五心朝天,赶在运功调理之前阴恻恻地瞟她一眼,露齿狞笑:

“你不知我是何人。若敢轻举妄动,又或对她起什么歹心——”

“……就该陪你再说一会儿话,让夜风生生吹死你。”

少女叹了口气,仍是寡淡如霰。

“独孤寂,人称'帝陵祀者',又有新'东海双尊'之说,论当今天下武功最高的十个人,无论谁来列这份榜单,其中肯定有你;若那些个难觅踪迹的先代高人已不在世间,恐怕能排到前五,乃至前三——”忽然闭上了嘴。

独孤寂微眯着眼,彷佛刚射了一注也似,咧出发达的犬牙。

“说啊,怎不继续说?看不出你奶这么大,居然忒有见识,瞧着都不是太丑了呢。接着说,接着说。”

“好听的已经说完啦,后面都不是什么好话。”少女淡道:“你就算只剩一口气,我也没有胜你的把握。我很爱惜自己的性命,没打算死在这种地方,更别说我同你们无冤无仇素不相识,也无动手杀人的理由。”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