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龙舞(妖刀记前传)》
默默猴 著
第一卷:血沉金甲
第四折、鳞罡击淬玉体酥莹

尽管浑身发热,梁燕贞感觉血液飞快从头顶褪降,彷佛置身冰窖,心底生寒。

李川横的话她是不信的,他必定极力丑化阿爹,才能对自己的背主无良交代。然而所述的病态情景,却与傅晴章对俞心白的“建言”不谋而合,若不是有过相同的经历,虚构不出这等天良丧尽的场面。

“你要想说是我阿爹让你这么做的,还是省省罢。”女郎定了定神,冷道:

“把奸淫女子的恶行,推说是他人唆使,你还算是个男人么?”

李川横摇动食指。“小姐千万别这么说。男人蹂躏你的时候,能让你痛不欲生的法子多到数不过来,'还算是个男人'这种话,切记万勿出口,殊为不智。母狗有活得很滋润的,也有在极端的身心痛苦中咽气,死活都无比凄惨,川伯疼你,舍不得小姐沦落如斯。”

“你——!”

炉坑里的淡红烟气逐渐隐没,谈兴正浓的李川横似乎并未留心。梁燕贞暗提一口真气——李川横甚至不知她身怀内功——经脉不见阻滞,但女郎不敢掉以轻心,打算等绯雾全消后再行动。

紫膛汉子对她的气急败坏十分满意,继续沉缅于血色的回忆当中。

没人知道在简陋的聚义厅里到底经过了多久。

那头子大哥不许任何人出入,屎尿全在屋里,饿了便随意啃些干粮腌肉,亦有酒水。年轻的土匪算不清奸淫了小姐多少回,间或还有其他女子,大哥动辄杀人,他都麻木了,到后来见血还会笑出声,像看放烟花似的,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

不过最惨的,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书生。

起先大哥拿刀架着他的脖子,逼他奸淫侍女,书生不从,连死了两个人都不肯屈服。仆妇们为了求生,哭求着请公子救命,仍是不为所动。

大哥也不生气,砍死几人,刀锋一转架上他老娘的脖颈,书生终于从了。坚持一松动,能继续坚持的就没剩太多,到头来书生和土匪一样,把众姝奸了个遍,终于轮到了他姊姊。

钢刀加颈的老夫人饿了几日,早已气息奄奄,这时忽然睁眼,定定望着自己的儿子,哑声道:“你做什么,都别说是为我。你知不知害完你姊姊,下一个他让你害谁?”

书生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双目赤红,眼窝凹陷,不说都分不出谁才是土匪。被母亲一说,原本搂着姊姊屁股、便要从臀后进入的,身子剧颤,被欲火烧融的狰狞表情慢慢垮下来,瞬间阴晴变幻,最后才哭丧着脸,泣不成声:

“娘……我、我不干……他……他要杀我啊!”

母亲点了点头。“那,就是为你自己了。”咽喉往刀刃一送,当场气绝。

书生嚎啕大哭,见大哥回过鲜血淋漓的钢刀,架在自己颈间,像是得到什么加持,彷佛一切都能交代了,心安理得地干了心神崩溃、半痴半癫的亲姊姊。姊姊果然内外皆美,即被折腾了多日,膣里那股子紧缩湿热销魂蚀骨,没有婢子比得上,书生心满意足,哪怕杀父弒母、使他家破人亡的凶手就在眼前,也舍不得放开手。

但三人都明白,这游戏终会走向何地。

被当成鱼肉的无关之人死得差不多了,年轻的土匪开始求饶,发誓一生不会背叛,只求大哥放过。书生干下逆伦的兽行,靠姊姊的胴体才感觉活着,连这都失去后,瞪着干枯空洞的眼睛傻笑,死了心似的不发一语。

大哥有些犹豫。“说实话,我只想留下一个最惨的。”歪头托腮,对土匪道:“你干的是他姊姊,他干的也是他姊姊,怎么看他都比你惨啊。”

土匪涕泗横流,光着屁股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大哥,大哥!你饶了我一命,什么我都干……什么我都干啊!”大哥点头笑道:“那好,也让你同他一般的惨,两个都留罢。”将土匪捆起,蒙上双眼,双脚用铁鍊鍊住,烧红烙铁,磨利刀刃,吓足一天一夜,然后才慢条斯理阉了他。

那凄惨的叫声像把书生的魂叫了回来,到现在都无法忘却,清晰得像是昨天才听见似的。

梁燕贞目瞪口呆,差点忘了掩住口鼻,片刻才恍然大悟,失声道:

“你……你就是那个土匪!阿爹他……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浑身发抖,分不清是故事可怕、阿爹可怕,还是发生在李川横身上的遭遇更可怕。

难怪他恨到要这样对付她。

这人是怀抱什么样的心思,在阿爹身边待了忒多年?

李川横的面孔在焰炬下显得阴晴不定。但他始终没走进梁燕贞身前六尺之内,那是她手持短枪一刺能至的最长距离。小姐平常用来携带短枪的包袱枪衣还扔在箱畔,被水浸透了,却未见短枪的踪影,肯定藏在水底下,正等待最好的时机出手。诚如他先前所说,小姐从小就很聪明,可惜是天真了点。

“你爹就像一尊捕醉仙。”他随手比划着,忍不住笑起来。梁燕贞知道“捕醉仙”是央土的说法,毕竟她在狮蛮山住了四年,指的就是东海的童玩不倒翁。

不同的是,央土的捕醉仙又叫“酒胡子”,不是小孩玩意,而是筵席上行令劝酒的道具,尺寸较大,脸谱也更狰狞滑稽,且捕醉仙有两张“脸”,站直一张,侧倒又是一张;讲究的,倒向不同的方向能显现出不一样的面孔,端看画匠巧思。狮蛮山的同窗教席都觉捕醉仙可笑,梁燕贞始终瞧着碜人,不如老家的不倒翁趣致。

为何他说阿爹是“捕醉仙”?

“梁帅不只自己有两张面孔,也很喜欢剥去他人的脸面身皮,重新给你换过一副。”李川横驻足在六尺开外,开始解着自己的外袍,露出肌肉虬鼓、宛若浇铜铸铁般的黝黑上半身,轻声说道:

“小姐知晓否,其实你也有两种身貌?今夜过后,说不定你会很喜欢做一个下贱的婊子,镇日被人肏穴,直到肚子大了还不肯消停。我很难说你阿爹是个畜生。他不只是畜生,还有许许多多面貌……他教会了我很多事。现下,轮到川伯来教小姐了。”

梁燕贞认为他疯了。一个彻底失去男子雄风的阉人,如何能奸淫自己?只靠角先生之类的外物,图的也就是伤害而已。她不懂他那充满淫邪色欲的贪婪是怎么回事,直到李川横褪下裤衩,露出一条青筋浮凸的黝黑肉棒,示威似的在眼前一胀一跳,隔老远都能感受它的滚烫腥臊。

女郎瞠目结舌,脑中一片混乱。

“看来小姐一定是弄错了。那个倒楣的土匪被梁帅剥去身皮,彻头彻尾地改造成另一个人,小姐从小喊他'傅叔叔',约莫难以想像他从前打家劫舍,奸淫掳掠的可憎模样。

“梁帅从我家护院的身上,搜出一部秘笈,让我深造。那人本来该成为我姊夫的,我竟不知他有这般师门来历,可惜当时年过双十,筋骨经脉既定,错过了最好的练武时机,已与上乘武学绝缘,只能勉强修习秘笈中的横练功夫,以勤补拙。”从怀里取出一物,“啪!”一声扔进炉坑,边缘被灼烤得逐渐卷曲冒烟的古册封面上题着《焠击青罡》四字,溅满深褐斑点。

梁燕贞这才会过意来,难以置信地睁大美眸。

“你……原来你不是……而是……”

“是啊,小姐。你阿爹也给了我另一副身皮。”李川横活动筋骨,咧嘴一笑。

“我就是那个奸淫了姊姊、害死母亲的废物书生。”

梁燕贞接获剑冢来函,头一个便与他商量,就连赴平望会见密使,也是李川横陪她去的。

讽刺的是,紫膛汉子打一开始就反对此事。他质疑顾挽松的用心,质疑梁府眼下的实力,也识破了梁燕贞暗打照金戺的主意,宁可小姐写信向旁人求助,也不让去找傅晴章。

没承想,是傅晴章找上了他。

“从接下这桩差使,我便明白梁府完了,谁也救不了。”李川横静静说道:

“只可惜,小姐不听川伯的。”

“别说得好像你很在乎似的!”梁燕贞忽然怒起:“有仇报仇,天公地道!我阿爹若对你做……做了那般恶事,你欲讨这条血债,我也无话可说!别……别再说什么川伯……好恶心……要打杀便来,我梁燕贞不怕!”明明气得俏脸胀红,不知怎的眼角却溢出水花,死死咬着樱唇,不让淌下。

李川横淡淡一笑,也不辩驳,只问:“这二十几年来,我曾做出什么对不起小姐、对不起梁府的事?”梁燕贞为之语塞。

“傅晴章来找我,让我帮他偷取密匣,还说待俞家那没用的小白脸玩过小姐之后,让我也有份享用。小姐兴许不知,自小姐长成后,府内诸人被小姐迷得神魂颠倒,此番那几个回府助拳、与傅晴章暗通款曲的畜生,都是冲这点而来。

“梁帅薨后,那些说是连夜离开、没留下只字片语的,其实都埋在后花园里。小姐以为,他们是谋划何等龌龊之事,或乘夜潜入谁人院里,才教人给打杀的?”随口说了几个名字,都是阿爹昔日的得力股肱,却走得悄静。梁燕贞召集旧人时,还对这几位下落不明感到扼腕,按李川横之言,敢情全埋在府内荒废的后园里。

李川横知道密匣藏于夹层,但傅、俞师徒明显不知,也未被告知密匣不过是幌子,阿雪才是镖货,看来双方谈不上坦诚合作,尚有可乘之机。

“我同傅晴章要了一千两,好让他信我。”李川横笑起来,过于细致的表情变化在这张粗犷的脸上无比扞格,看着就像面具似的。“我还记得他眼里掠过的一丝鄙夷,我赶紧把头别开。他肯定以为我是羞于见人,其实我是怕他看出我差点没憋住笑。

“我能耍着傅晴章玩儿,可我打不过他。小姐,他的设谋布置我在心里推敲无数次,咱们一点机会也没有,小姐注定成为傅晴章手里的玩物,由着他拿来招来各种江湖资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像我那可怜的姊姊一样。”

梁燕贞终于明白,汉子那沛涌而出、无比慑人,令她头皮为之发麻的强大气场是什么了。她本以为是淫欲,乃至于满满的恶意,其实都不是。

从李川横凹陷的空洞眼窝里映出的,是绝望。最深的绝望。

炉坑里的《焠击青罡》古册彷佛呼应女郎的错愕,冒烟缩卷、边如蚁蚀的封皮窜出火苗,哔哔剥剥地烧起来。他对唯一的私授弟子小叶下狠手,将珍之重之的秘笈弃如敝屣……于李川横,这就是一趟不归路,只能一如既往跟随小姐,眼睁睁看阴谋遂行,终至万劫不复——

大把清水“哗啦!”一溅,炉坑里随即窜起白烟,梁燕贞果然从浴箱水底捞出两杆短枪,白生生的修长藕臂并握着一挑,将浇熄火苗的《焠击青罡》挑了开去,急急劝道:

“李……川伯!不会这样的!你和我联手……再加上小叶,我们仨带着阿雪,肯定能逃!是了,将马匹鞍索全弄断,要不放火烧了车辆也行!法子是想出来的,只要肯干,总有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李川横露出错愕之色,彷佛看见或听见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怔然良久,这才垂眸微笑,看不出是欣慰抑或感慨,眼眶里竟依稀闪着泪光。“来不及啦,小姐。川伯为不教那姓傅的好过,也阴了他一手;今夜我濮阴梁侯府若要毁于斯,他照金戺也要一起陪葬。小姐实在是太天真了,为何到了这个地步,还要相信川伯这样的恶人?”

梁燕贞一听他自称“川伯”便掉泪,但帐外打斗声渐息,明白争取此人倒戈就在这片刻间,咬牙道:“只要能逃出此间,将阿雪送上白城山,你要什么我……我全给你,一言既出,绝不反悔!你就再帮我一回好不?”她平生从未诱惑过男子,话一出口满脸通红,扭捏得不得了。

偏偏此等无心之媚最动人心魄,可惜女郎无以得见。

李川横一怔摇头,仍站在六尺开外,一步也不肯近。

“小姐有所不知,川伯并非不好色,而是尝过了我姊姊的好处,便觉其他女子索然无味,有不如无。”汉子盯着她单掌并握的两杆枪,虚无地笑着。“后来我才渐渐明白,须得是我阿姊,才有那般销魂蚀骨的滋味,若我今日要死,无论如何想再尝一回。”

他语声忽转轻柔,犹如鬼魅,梁燕贞联想到汉子烧毁秘笈、施放迷烟的种种奇行,正应了“若我今日要死,无论如何想再尝一回”之说,毛骨悚然,颤道:“这与我……与我有什么干系?你……”

“小姐从未见过夫人,对不?”

梁燕贞的确没有见过母亲。不仅如此,打从她懂事以来,生活里便无“阿娘”之一物:没有遗物,没有肖像,没有墓冢牌位,甚至不需要年年祭祀。她曾询问阿爹,却不记得阿爹说了什么,此后便没再问过。

“这……这与我阿娘有甚……”突然失语,脑海中掠过一个极其骇人的荒谬念头,浑身发冷。

“说起来,小姐该喊我一声'阿舅'才是。你阿爹,怎会忘了给我阿姊另一副身皮?”李川横轻声道:“只是从怀胎的时日推算起来,梁帅、傅晴章和我,都有可能是小姐的亲生父亲,这声'阿舅'就没什么意思了。”

梁燕贞眼前一黑,顿觉天旋地转,余光瞥见紫膛汉子身形将动,正等她这一霎松懈。

——满口胡言的无耻奸贼!

女郎枪杆甩出,喀喇一响,两杆短枪的底部似乎连着什么机关,藉一甩之势,化成一杆身逾八尺、尖分两端的精钢双头枪,猛地戳进李川横胸膛!

这下来得毫无征兆,枪尖刺入紫膛大汉的左胸,擦破油皮,才被牢牢抓住。

李川横小退半步,运起《焠击青罡》的横练硬气功,古铜色胸肌漾过一抹青鳞暗芒,锋锐的月桃叶形枪头难进分许,却挡不住狂怒的梁燕贞。

“……死来!”女郎跃出浴箱,顾不得玉体裸裡,挺枪直进,浑圆结实的大长腿飞步跨出,每下踩落,腿肌鼓胀绷紧,迸出惊人的力道与美感;一对乳瓜全凭肩腋肌肉拉撑,动如雪崩,杯口大的乳晕色泽浅润,膨如茶盖倒扣,糖梅似的勃挺乳蒂彤艳艳的,樱粉梅红翻腾于乳浪间,极杀之中透着难以言喻的香艳。

她挺枪将李川横推至幕底,背脊撞人,帷幕骨架发出可怕的爆响,帐子为之一晃,枪尖却无法深入。

梁燕贞知《焠击青罡》厉害,奋力一夺,枪尖连扎带转,游龙般矫矢吞吐,一眨眼间连点李川横双眼、咽喉、膻中、肚脐、胯下等六处,李川横运起硬气功,只挡面部下阴,枪尖扎碎乍现倏隐的青芒,却未见血。

女郎变招快绝,矮身扫他足胫,趁李川横后跃,枪打帐幕藉势弹起,娇躯忽尔欺近,握枪左旋右扫,双圈如花绽,打得李川横不住倒退,使的全是棍棒路,李川横料不到她一介女流,兵器竟有如此造诣,被她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护身鳞罡不惧刀枪,不代表不会痛。梁燕贞这一轮专挑骨骼关节落棍,纵使紫膛汉子皮粗肉厚,疼痛持续堆叠,严重影响运功的集中效果。

李川横故意卖个破绽,被一棍正中左胁,忍着疑似骨裂的剧痛夹住,欲将梁燕贞拖倒,乃至枪杆脱手。

男女膂力有别,梁燕贞果被拖得撞向幕墙,喀喇一声细响,精钢枪杆忽然拉分三截,当中以食指粗细的钢鍊相连,硬梆梆的钢棍顿成了鍊索。

梁燕贞乘势荡上幕墙,啪啪啪踏踩一圈回到正面,手握枪尖,朝李川横胸口插落!

雪花花的白皙乳浪从身侧晃过,李川横眼前一花,女郎迎面扑落,满眼都是瓜实般的沉甸乳球,居高临下坠得饱满,透出的淡青络子清晰可见,左肩窝一痛,已遭月桃枪尖刺入;鳞罡这才发动,伤口一夹枪尖,右掌死死握住,迳以受伤的左臂勾锁梁燕贞!

他貌似粗豪,临敌却冷静。梁燕贞在片刻间展现的兵器造诣令人咋舌,是他平生仅见的高超,堪与傅晴章一斗。

青鳞罡气的防护优势,第二合便被她试出了破绽,此际更被刺穿,李川横拼着废掉左手也要以肉搏压制。一旦没了兵刃,缠扭一处,梁燕贞就是个女人而已,软弱可欺,无一处不能侵凌——

然后他便看见女郎身子一缩,抄着化成三节棍的枪杆避过擒抱,把枪头留在他肩窝里。

(这是……飞镰枪!)

李川横福至心灵,忙使了个鲤鱼打挺,另一截激射而至的枪头堪堪削过右臂,“笃!”钉上帷幕木骨,兀自颤摇。

两端枪头均已射出,梁燕贞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抄起三节棍连甩带打,攻得李川横踉跄倒退,浑身青芒迸溢,不时溅出血丝。

狮蛮山不以武学见长,所习无非兵书骑射,谁也不知梁燕贞竟有奇遇,得授天下外门的绝学《天策谱》。

《天策谱》号称长兵器里的《破府刀藏》、《中行九畴》,包罗万有。梁燕贞短短四年涉猎不多,相较谱中所载不过九牛一毛,但其父梁鍞已非其敌手,每回比试,只能徒呼负负。

授谱异人知梁燕贞资质有限,给了她一套兵器蓝图,名唤“垣梁天策”,配合谱中招式,威力倍增。梁燕贞返家后,起初并没有打造的心思,总以为用不上,直到父亲死后力图振作,才按异人吩咐,分请不同匠人打造部件,自行组装完成。无论武功或兵器的真貌,她在人前绝不轻易显露,谨遵师父们的嘱咐,连李川横、小叶等亦不知晓。

垣梁天策枪构造奇巧,关键部件须以玄铁精金等异材锻造,匠艺要求极高。梁府就算倾尽所有,也未必能打出一杆真正的天策枪来,梁燕贞所持不过是勉力而为的仿作,变形无法回溯,几乎所有形态都只有一次的使用机会,用过即无法在战斗中复原。

梁燕贞稳占上风,打得李川横只能以单臂护住头脸。突然间,她脚下一踉跄,一口真气提不上来,浑身软绵绵的似欲酥去;余光赫见胸脯手臂浮现淡淡樱红色,说不出的艳丽动人。

更要命的是,丹田中空空如也,渐提不起内息,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怪异闷热,熨得她浑身烘暖。腿心里腻滑得令人脸红心跳,女郎本以为是激战汗出,但那异样的黏稠绝非汗浆,黏闭的桃谷中益发痠麻,令女郎牙根酸极,若非一意抢攻,直想将双手夹进腿间。

梁燕贞或许是天真了点,却不愚笨,心下骇然:“我……是何时中的迷烟?”抡上汉子肩臂的两击反弹回来,手腕无力。李川横臂后露出一双带笑狞目,冷不防探爪,往她浑圆高耸的乳房抓去!

这下由极静而极动,彷佛爬缓的龟壳中窜出游蛇,梁燕贞纵使未中暗算,也未必能闪过,左乳顿被一把抓住。

汉子铸铁般的指头掐入乳中,峰形看似坚挺饱满,谁知竟软如醒饱的雪面,五指箕张尚不能满握,大把雪肉已由指缝溢出。梁燕贞的乳晕本来就膨起如小丘,梅核儿似的蓓蕾被粗糙的掌心一磨,疼痛中居然生出一股异样快美,乳蒂昂硬,勃挺如一节尾指,绷得红艳光滑,布满敏感的春情触点,摩擦之下直是逼人欲死。

梁燕贞浑身酥软,足跟一绊踉跄坐倒,丰盈的屁股“啪!”重重坐上衣箱,虽然腿股肌肉发达,提供足够的缓冲,这一坐也痛得兵器脱手,双脚大开,湿漉的股间艳态一览无遗。

女郎的外阴耻丘俱是浑圆饱满,芳草茂密,掩不住雪肌白皙。外阴润肥,夹成一线,微露的小阴唇宛若最上等的绉紬,并非淡细粉红,而是介于海棠红与胭脂色之间,是充满情欲的穠艳色泽,此际因充血而殷红一片,彷佛将从蜜裂里绽出大红赤槿,蕊根沁着浓稠甘蜜,芳香诱人。

梁燕贞的左大腿根部,腿筋下有颗小痣,桃瓣般的左外阴也有一颗,在爬满汗水淫蜜的雪肉上分外惹眼。

女郎跌坐衣箱,撞上唯一一堵还立着的屏风,顺势脱出魔爪。

满眼金星间,见汉子又狞笑扑来,不顾春光尽泄,修长结实的玉腿弹子般接连蹴出,正中李川横头脸胸膛,额头挨的那脚尤其厉害,被踢得青芒迸散,李川横身子后仰,不由自主退了一步。

距离拉开,梁燕贞欲乘势追击,谁知一脚踢空,屁股滑下衣箱。李川横趁机捉住她脚踝一扯,猛将女郎拖将下来,梁燕贞腰肩头颈一阵磕撞,被他翻了过来,按在箱上翘起雪股,湿透的蜜穴虽仍是一线,却如剧烈喘息的主人般不住开歙,宛若蛤嘴。

李川横压她的腰背,挤开女郎双腿,胯下狰狞的肉棒压在黏腻的股沟里,两人下体紧贴,这样的姿势已无法使用踢击,梁燕贞从撞击的疼痛与眩晕中回神,惊觉小穴危殆,反过左臂撑拒,却被李川横反剪于背。

李川横充分感受女郎周身丝滑,还有诱人的体香里夹杂的汗潮穴骚,尘封在记忆深处的销魂蚀骨登时复甦,冲击着汉子干涸多年、宛若古井枯藤的肉体欲望,血脉贲张,扭着她的手往前压,在女郎身下压出两大团酥莹乳廓,垂涎难禁,带着某种怀缅执迷。

“姊姊……阿姊!我……我好想你……想死你了,你别……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好不好?”再用力些梁燕贞的左臂便要折断,疼得她眼前霎白,檀口里迸出一丝呻吟似的呜咽。

紫膛大汉兴奋不已,片刻也断不开与女郎匀肌相贴,不肯稍退些个,让出一捅而入的余裕,低头迳以右手握住滚烫胀硬的肉棒,硬将紫红色的肉菇从臀沟里往下摁。

他的尺寸说不上傲人,然以两人紧贴之狭仄,以及梁燕贞较寻常女子更为闭合的一线鲍,纵使龟头裹满淫蜜,仍难以滑入花径,反卡在一处小小圆凹里;稍一用力,梁燕贞急得大叫:

“别……不要!那里……不可以!呜……”忍痛拼命往前蹭,却只扭起白花花的大屁股,徒劳无功的模样益发撩人。

李川横这才发现是堵到了玉门处。梁燕贞的肛菊小巧干净,浑无疣突,色泽比阴唇更浅,竟是酥嫩的淡樱色,偏偏玉门右侧也有一颗小痣,趴跪时被男儿身影一遮,误认是小穴也不奇怪。

他当年可没玩过姊姊的菊门,不知梁鍞和傅晴章有无染指,梁燕贞尽管已非完璧,也就给那厮破了瓜,肛菊极可能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地……兴奋得舌头都大起来,口沫横飞:

“小姐莫慌,川伯先给你开了这儿的苞,权作洞房花烛罢。你且忍会儿,抽添顺了,那肠里刮人的滋味,包管小姐美得——呜!”话没说完,已被梁燕贞的右肘击中。

他小心成性,纵在享乐之际,仍留三分潜劲护体,始终不信女郎会轻易受制。果然肘击一至,他虽无发在意先的造诣,亦不及闪避,却能瞬间运起鳞罡,若有似无的青芒闪过,连刀剑都有自信能偏开,况乎女子之手?

所以直到李川横人中爆血、门齿碎裂,整个人直挺挺倒下,后脑杓重砸落地复又弹起的一瞬间,他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如非帐内地盘铺有厚厚毡子,这下便是脑浆涂地的收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