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八十七折
此前种种
葱蒙水雾

聂雨色忍无可忍,愀然色变:“你说什么!”

身前韩雪色横臂一拦,沉道:“褚师叔,我敬你是尊长,原不该如此冲撞。但先师在众师兄弟心中比天还大,望师叔看在丧期未满的份上,勿出暴言。”不卑不亢,置于膝上的左拳却捏得格格作响,怒气显而易见。

褚星烈怔了片刻才会意,微微颔首。

“是我的错。我同你师父说话,一向是这般口气,言语怕还更难听些,他也没好到哪儿去。每回见面总打架,师兄给打烦了,才准许我破门出教,免得风云峡屋舍遭殃。”定了定神,喃喃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才觉得他真走了。”低垂眼帘,半晌无声,却胜过千言万语。沐云色感其情挚,又复思念师尊,忍不住低头拭泪。

聂、韩相顾愕然,见秋霜色点了点头,知他非是遁词。风云四奇中,秋大是唯一在圣战前便见过琴、刀二魔的,浮鼎山庄内匆匆一会,当时两人吵架斗嘴的样子即使相隔多年,仍教人印象深刻。

也不知过了多久,褚星烈缓缓抬头,定定望向秋霜色。“是杜妆怜杀了他?”

秋霜色不知他为何如此执着于杜妆怜,摇头道:“师尊之死,乃出自一伙自称‘姑射’的恶党设计。师叔容禀。”坐于床侧,将魏无音如何被引至灵官殿,平安符一方又是如何将三师弟炮制成刀尸、偷袭得手等娓娓道来,说得条理分明,即使褚星烈有着三十多年的记忆断层,也不致有理解上的困难。

褚星烈始终面无表情,剑眉微蹙,乌发覆额、垂至胸前的模样说不出的清秀疏朗,是会令少女不由得母爱横溢,大生怜惜,想像须历多少星霜,方能淬出这等安静沉郁。难怪那位姑娘会说师叔“很有趣”,沐云色心想。不管他说话是不是真有趣,光瞧着就揪心啊。

“……殷横野是‘权舆’?”褚星烈忽问。

“是。”秋霜色不疾不徐,容色沉静。“小姪等与那厮数度交手,幸得耿兄弟之助,始能脱逃。从他喜吟诗句的口癖与武功特性,我等有十成把握,此人便是幕后的阴谋家。”

褚星烈点头。“敢把主意动到我风云峡的头上,这厮须有相当觉悟。”聂雨色本想吐槽他“谁跟你风云峡”,然而这句听来委实解气,直是通体舒畅,就不与他计较了。岂料褚星烈又接着说:

“但除他之外,龙庭山上肯定有其他人,始终对付着你师父。”

四少闻言一凛,不由得交换眼色,最终还是由秋霜色代表开口。“师叔何出此言?”

“当年赴天雷砦之前,我和你师父在‘六合名剑’之中,分别代表意见相左的两派。”褚星烈平静说道:“我认为没有妖魂作祟这等事,一切不可解处,不过是尚未揭穿的阴谋布计,解决刀尸、乃至毁灭妖刀只是治标,揪出幕后的黑手才能治本。”

这几已是眼前第三次妖刀之乱的应对共识,然而在三十多年前,恐怕仍是太过离经叛道的主张,虽符合刀魔破门出教的形象,却未必能广获支持。

“秋拭水迷信宿命之论,以为我的说法有标新立异之嫌,并不支持。但在六人之中,我说服了其余三人,只杜妆怜站在魏无音那边,力主以剿灭刀尸、毁去妖刀为先,阴谋云云太过虚渺。名剑之外,唐兄弟……我是说湖阳唐十七和狐异门胤丹书夫妇,皆以为此非无端,值得探究。”

屈咸亨与唐十七都是巧匠,他们的思路习惯贴着事实走,信阴谋多过鬼神;胤丹书精于岐黄,望、闻、问、切乃医道根本,也是相当务实的性格。无奈在当时的气氛之下,他们都无法给予更多的支持,甚至有人直指褚星烈教唆生事,别有所图云云,还有诬攀什么私情纠葛的。

褚星烈一怒之下,本想脱离团队,独自调查,但他本不信杜妆怜,留她在六合名剑中而余人皆未提防,怎么想都放心不下,最后便一起去了天雷砦。

“此事里我觉得最蹊跷的,是七大派的态度。它们坚决否定了阴谋之说,一意催促我们前往天雷砦斩杀蛊王,以避免五毒合一,终不可挡。我当时就问:”五刀既未合一,何来蛊王之说?‘只是没人能回答我。“

秋霜色点头道:“避祸趋吉,此亦人情之常。师叔觉得何处有蹊跷?”

“你师父没那么笨。从小到大,他一直是更聪明的那个,笨的是我。”

男子嘴角微扬,似是笑了,只是僵硬了三十多年的肌肉尚未复原,无法传达一霎掠过心头的怀缅。“连我都察觉有异,他不可能颟顸若此。对照七大派的态度,我猜龙庭山上必有知情者,始终瞒着你师父,巧妙使用各种干扰误导,避免他接近真相。你师父在灵官殿误判形势,以致身死,亦是根源于此。”

四少面面相觑。

要是“权舆”在奇宫之内埋有暗桩,问题可就严重了。当年龙方飓色掀起的叛乱,几乎颠覆奇宫正统,魏无音和残存的无字辈长老不惜血洗龙庭,也不让阴谋得遂……这样的力度都翻不出殷横野的同党,以眼下风云峡处境艰难,岂能拮抗?

最后居然是褚星烈那低缓中隐带一丝尖亢的瘖哑喉音,抚平了众人的躁动。

“未必是那人同谋。若能一举渗透七大派,搞捞什子妖刀?直接干事便了。按我说,兴许是七大派在妖刀乱中见了什么好处,不思平乱,遮着掩着鬻以自肥,刻意欺瞒前线厮杀的蠢才,大不了就让他们去死,这也符合他们一贯的无耻龌龊。”

男子的尖刻言语不知从何时起,听来渐不觉刺耳,颇有几分亲切,魏无音在世时也爱这么说话,出口无不是呵佛骂祖,愤世嫉俗,聂雨色尤得真传,隐有青出于蓝的架势,经常惹得师父动手教训。

秋霜色淡淡一笑,接口道:“师叔所言甚是。若依师叔之见,此人最有可能是谁?”

“我不知道。”褚星烈淡然道:“之前并无怀疑的对象,若有,我定与你师父辩个分明,打也要打到他脑子清醒。这么多年来,你师父从未起过疑心,此人必定藏得极深,可惜奇宫这三十多年来,于我是一片空白。”

秋霜色笑道:“师叔若不嫌家常细琐,我等可将这些年来山上所闻,一一说与师叔知晓。”

苍白男子的眼瞳微微瞠大,益显幽深,然后才像刻意压抑情感也似,垂落视线缓缓转头,淡淡说道:“我最不怕浪费的,就是时间。都白耗三十年了,还有什么可惜的?”四少大喜过望,由秋霜色开始,从圣战方歇魏无音退隐说起,乃至韩雪色上龙庭山、如何被不肖派系虐待荼毒,魏无音又怎么研制“奇鲮丹”,到六姓逼宫,血洗龙庭……等。

起初余人很自制地不敢插口,约莫是聂雨色起的头,插科打诨远交近攻,末了房内笑声骂声接连不断,其间掺杂鼓掌赞好、拌嘴叫骂,此起彼落,恩怨相连,竟无片刻歇止,连送茶点晚膳前来的谷中少女们都吓了一跳。苍白不似活物的瘦削男子安静倚坐,被兀自热情吵闹的师姪包围着,除偶尔提问一二、应个几声,其实并无太多交流,但谁都看得出他心情很好,微微扬起的嘴角渐不再频繁垂落。

直到月上中天,秋霜色才率师弟们起身告辞,说要让师叔好好休息。聂雨色踅出房门,见耿照立于廊檐柱下,冲他一指,哼道:“小耿子你不错啊,有前途。”回见沐云色还在里头叨叨絮絮囉唆个没完,踢他臀后拎出门外:“走啦,囉哩巴唆什么?”与韩雪色等相偕而去。

耿照本欲相送,却被秋霜色拦住,飘逸如谪仙的湖衫青年低道:“我们在禁道口暂等,典卫大人慢来不妨。师叔他老人家心情很好。”

聂、沐、韩三少的斗嘴吵闹,直到廊庑数转之外仍能听见,其间还传出女子惊叫,肯定是聂雨色又干了什么,然而终有尽时;小院里,又剩下了耿照与褚星烈两人,隔着半掩的镂花槅扇相对。

自木鸡叔叔醒来,他们迄今还没有面对面说过话。

薛老神君探知褚星烈有着三十年的记忆空白之后,一直担任他和外界沟通的主要桥梁,老人花了不少时间,才让他接受这南柯一梦般的荒谬现实,接受他所知道的、所在乎的绝大多数人,已与他错身而过,从此只存于记忆之中。

薛百螣问他记不记得一个名唤“耿照”的黑小子,得到的答覆只能说是相当残酷。

耿照一直犹豫着该如何告诉木鸡叔叔,七叔已不在了的事,这才惊觉世上已无木鸡叔叔。对褚星烈来说,耿照和七叔是他全然不识的陌生人,而“寒潭雁迹”屈咸亨据他人转述,早死在天雷砦一役,连尸骨都没找全。

少年找不到面对房中之人的立场。

秋霜色灵心巧慧,没怎么费心思便想到这一层,为他制造了绝佳的气氛,怕是连聂雨色都察觉出来,才赶着撵出沐四公子。在门外徘徊了一阵的耿照暗叹着,正欲屈指叩门,房里却传出褚星烈低哑的嗓音。

“他们跟我说了你的事。薛百螣,喂药还有送饭的那几个小丫头……我从没想过会有在冷鑪谷被蚔狩云探视的一日,还是躺在床榻上。这要传出江湖,跳进三川也洗不清,哪知蚔狩云也到了与天罗香的旖旎艳行渺不相涉的年纪。江湖盛传她是邪道有数的美人,可惜当年没能见得。”

耿照在门外静静聆听。

“他们说你和一名老家人救了我,照顾至今,说你一当上盟主,就把我接来此地奉养,足见孝心。可我在此地,未见你其余家人,听我劝一句,什么江湖义气都是假的,善待你真正的家人才是真。

“我知道你希望我认你,但事实上我并不认识你,假装记得或伪作有情,会让我觉得对不起你。不管你曾经以为我是谁,你以为的那人已不复存在,我很抱歉,然而这就是现实,我想我们都得学着接受。”

耿照捏紧拳头,隔着窗纸涩声强笑道:“木……我是说或许改天,我可与前辈聊聊从前相处之事,聊以纪念。那位细心照拂前辈的老家人,日前已不幸逝世,若他知前辈重获新生,定然欢喜得很。”

“死后无知,多说何益?若其有知,不言自明。”过了一会儿,褚星烈才道:

“改天罢,今儿我累了。诛杀殷横野之后你若还有命在,说这些才有意义。如若不然,死则死耳,何须多添烦恼?”噗的一声吹灭灯焰,房内再无声息。

这是我的报应,耿照心想。

他独自走在射入廊檐的月光里,彷彿踩上一条银灿灿的宽带子,像是阿妍姑娘缠在腰间的碧鲮绡,心中却没有光。这是活生生的无间:食物丰盛,一就口立即化作火焰;空气充盈,却半点吸不进肺里;念兹在兹的人醒了,但从此再不认你,告诉你曾有的俱已化烟散去——

这是惩罚他曾埋怨、不谅解最爱护他的七叔,以致到了永诀的那一刻,他都没机会向七叔道歉和道谢,亲口告诉老人,他对阿照有多重要。所以继七叔之后,老天爷又收走了木鸡叔叔,只留给他一片荒芜的长生园,还有再也回不去的往昔。

这是报应,耿照对自己说,木然走向月下的禁道入口,一马当先,梦游也似,领着余人走进无光的黑暗之中。

◇◇◇

殷横野按了按微鼓的腰际,收藏在暗袋里的刀魄不过天珠大小,一旦与内力接触,却会突然“活”起来——那是种难以形容的微妙之感,像有什么能量在其中运行,彷彿下一霎眼,刻满奇异纹饰的表面就会自行转动起来似的。他在许多古纪时代的遗物上有过类似的体验,但没有一样强过刀魄的。

因此,当那人告诉他此物能抵御天佛血的邪能时,殷横野并不以为他是信口开河。

“天佛血的记载少得见鬼,你要更稳妥的答案,起码得再给我半年,让我组织一个研究团队——”

“不用,这样就行了。‘数圣’逄宫的话若不能信,世间岂有可信者?”他知道一旦让这厮聊上了研究,没一两个时辰是不肯消停的。而时间一向不是殷横野的朋友,许多事纵使你神通广大,仅能以一人为之的时候,就是无比困难。他需要逄宫协助,却不能为他耽搁辰光。

流言战的结果明显不如预期。无论迟凤钧在京里的暗桩是谁,这人都没有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慕容柔的按兵不动更令人难以捉摸。耿家小子每日在城中大摇大摆,唯恐世人不知似的四处闲晃,明摆着以身作饵,若非尚有大用,且短时间内再难有如此资质的刀尸,殷横野是极想去杀他泄愤的。

还有风云峡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浑小子,尤其该杀!聂雨色的阵法、秋霜色的弦音,都令殷横野十分忌惮,而这样的忌惮本身就冒犯了他。若有一丝闲暇,能暗中观察耿小子几天,殷横野有把握找出风云峡四少的藏身地,一靴将恶心的害虫们踩个崩嘎响碎。

但他偏偏就是没有时间。

再不能令萧谏纸坐实姑射首脑的罪名,一旦世人持续刨挖,无论能不能刨出点什么,隐于暗处的正牌“姑射”决计不肯坐视,届时他这个“权舆”若无动作,势必难以交代。

迄今,他仍对忍不下萧谏纸挑衅的自己感到无比恼火。萧谏纸虽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但从盘势上来说,殷横野比他更感棘手,是他需要这场玩脱了的大灾难尽快落幕,而已成废人的萧谏纸啥都不做,光靠个“拖”字诀就能累死自己。这简直不能忍。

而转机就在此际倏忽降临。

越浦城外四十余里的一处小山坳里,据传出现了草木枯黄、遍地鸟尸的异状。异象是以一座庄子为中心四向扩散,殷横野查了这幢庄邸的底,发现它曾在越浦五大家中的戚家、桓家、江家间转手,后来卖给了药材行当的一把手乌夫人,最后却登记在沈世亮的名下。

这种加价转手物业的套路,是越浦行贿的老招了,溢价的部分就是打通关节的贿金,但不寻常处在于:最后拥有它的,是将军夫人的娘家!

——这是慕容柔的物业,才用这等鱼目混珠的复杂手法。

再加上生机灭绝的异象,殷横野几乎笃定自己的推测,有七八成以上的可能。

持有天佛血的李蔓狂,不可能一辈子待在深山老林里,与世隔绝,但要将天佛血带下山,必须解决“运”和“藏”两大难处。

从啸扬堡密室那只破损的贮袋,殷横野推断质性相近的碧鲮绡应可阻绝邪能,才在槐花小院对皇后出手,不幸被李寒阳所阻,功亏一篑。他翻遍栖凤馆每一处,确定碧鲮绡不在皇后手里,如此重要的信物,韩家小子也没带在身上,思前想后,定是那貌似忠良、实则狡诈的耿小子居中穿针引线,借了这条银带子;至于干什么去了,不问可知,毋须赘言。

殷横野施展“分光化影”重游故地,果然李蔓狂已不在山洞里,沿途痕迹难以悉辨,怕在论法会后便即动身,好好的一条多年布线至此断得干干净净,老人差点没忍住将耿照碎尸万段的冲动。

但此物入世,慕容柔终究得面对“如何收藏”的棘手问题,一旦碧鲮绡物归原主,佛血邪能便如虎兕出柙,难以久藏。而这幢座落在越浦城郊的隐蔽物业,显然就是镇东将军的解决方案。

——找个人烟罕至的地方藏起来?

哈哈哈,慕容柔你也是够可以的,这是什么昏招!老人稳稳踏出一步,啪嚓一声踩在枯黄的草叶之上,从这里开始,便已进入佛血邪能的影响范围,然而他周身皆无异样,没有那种血枯气虚到了极处的骇人之感。

(逄宫所言,果然无虚!)

身为四极明府的最高权领、天下公认的巧匠之首,“数圣”逄宫不是那种靠嘴皮子办事的脾性。他带来了所有能找到的文献抄本——当然只取相关的那一页——按照推断的思路,条理分明地排放在客栈厢房里,从桌椅几凳一路排到地下,殷横野只能坐于床榻,差点连搁脚的地方也没有。

这里头半数以上的经籍他都读过,确定非是逄宫伪造,而《绝殄经》里也有语意模糊但看似有关的记载,但天下间拥有这部奇书的四个地方,殷横野非常确定其中不包括覆笥山四极明府,逄宫不可能看过;一明一暗两相核实,知其结论应可相信。

“还有这玩意,我觉得应该亲自来一趟向你说明。”逄宫打开了一只不到一尺见方的乌檀木盒。殷横野心底一沉,光是体积,盒中能容就与他订制的东西天差地远,这可不是四极明府应该犯的错。逄宫倒是自信满满,一脸的不在乎:“你要不肯付钱,我也能理解,回头我给你重新做一副,不收你钱,当是赔礼。”

他从盒里取出一只金属弯弧,转得几转,蓦听啪嚓几声清脆细响,一个直径不到两尺、浑天仪似的镂空机械,就这么凭空出现在榻上。此物的外形殷横野相当熟悉,因为就跟他交给逄宫的图纸大致相同,除了细部有些出入,最大的问题就是尺寸。

直径不足两尺的秘穹,没法绑人上去,连大点的狗都不行,充其量只能拿来炮制猫尸。

殷横野彷彿要按捺怒气似的,信手转了转镂空球内的周天圆轨,灵光闪现,忽明白逄宫做的是什么修改。“把人绑上去委实太傻,干嘛这么费劲?我山上有个专门研究心识控制的中大夫,他说你那图是蛮干,纯粹整人而已,还没整到点子上;不如缩小尺寸,固定在肩膀上,周天轨道绕着头转,效果一样。”

早知四极明府有这等匠艺,他该放下心防,直接让他们研究刀尸炮制的技术,也不致落后高柳蝉这许多!

殷横野不但收下此盒,还爽快付了两倍的银票,当然是让逄宫许下保修精进的承诺——四极明府很早以前便已自成系统,不受儒脉管辖,只是文气相承,对承接这些儒门先进的单子是很有些礼遇的,如价格优惠、订单插队、保修免费等,殷横野不敢以下属目之,与逄宫一向是以平辈交游。

但这个秘穹的改造委实令他印象深刻,不得不重新审视与四极明府的合作。况且此番逄宫不请自来,恰有一事交他去办,不作第二人想。

“我想借大工正之慧眼为我鉴定一处,是否有埋藏佛血的可能。”

逄宫花了几天勘查现地,最后领着他来做结论时,又绕着整座宅邸,来来回回瞧上大半个时辰,搜集各种枯草鼠尸反覆复查,才道:“如果要个准信,我可从山上拉一个团队来,半个月内给你九成九的把握。”

殷横野强抑不耐,和声道:“若以大工正看,却有几成把握?”

“撑死八成。”逄宫一扔枯草,拍了拍手掌。“要靠人为弄成这么一片凄惨景况,便由我覆笥山接单,那也得要拉个团队才行,没十天半个月还办不了,膳宿另计,不保证复原。哪个吃撑了干这种事?”

看来……就是这里了。送走逄宫后,殷横野半刻也不耽搁,以“分光化影”掠回庄外,确认所携刀魄确实能抵挡邪能,一步步踏入渺无生机的枯草圈内,眼看紧闭的庄门已近在眼前,而体内真气依然运行无阻,全不同于当日夜袭啸扬堡时。

夺得佛血,慕容柔便形同操之在手。

此人不能以生死荣辱相胁,天佛血绝强的杀伤力却能轻易毁去他苦心经营的一切;相较之下,萧谏纸的性命简直无足轻重。取走天佛血之后,殷横野自信能以一纸书信,迫得慕容柔转变立场,替纷乱东海多时的妖金事件做出明智的决断。

立于船头的逄宫袒着牛蛙般的黝黑大肚皮,肥短的手指随意圈着粗浓的胸毛,微瞇起细眼,任水风吹得葛衫猎猎作响。做为府中诸人的表率,曾功亮在出差费上是相当循名责实的,只雇了艘寒碜的小舢舨,毫无排场可言。

小船并未顺流驶往水港,梢公撑入一团诡异的浓雾之中,顿时分不清南北,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好不容易前方白茫稍褪,露出一个小小的码头,一名身材颀长、乌鬓飘飘,穿着一种很难形容的、似青似绿又带点鹅黄,如覆湖水波光的颜色的翩翩佳公子,背着一具琴站在码头上,简直像是从图画里走出的仙人。

梢公吓得半死,别说没见过忒好看的男人,他在附近撑了十多年的船,也没见有这处码头,怕不是遇上狐仙!赶紧装作没看见,死命往前撑;要不多久,前方雾露略清,谁知还是同一处码头,那男狐仙已将琴具架起,身畔还多了另一个手摇摺扇的小男狐仙,相貌虽然不同,倒是一般的好看。

梢公都要唸起龙王大明神来了,却听曾功亮不耐烦道:“你他妈倒是快靠码头啊,这‘周流金鼎阵’摆下去,你划到明儿一样在这里打圈圈,晕你妈的!靠上靠上,赶紧的!”梢公心想完了,原来是狐仙会,自己福薄,没想竟撞上了。

曾功亮没等船止,还隔着七八尺便跃上码头,冲天喊道:“放他出去,给金一锭!”回头对梢公道:“再闯进来便吃了你啊!这几日都别再下水啦,真饿起来,我们偶尔也吃人的。”梢公吓得魂不附体,趴在甲板上连连磕头,曾功亮大袖泼喇喇一挥,舢舨转眼间没入雾中,如不曾至。

(第四十九卷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