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八十六折
卅年光景
恍惚瞬目

自武登庸带耿照前往柳岸水渠之后,倏忽又过几日。

长孙日九的印象非常深刻,那一晚,耿照是给师父挂在肩上扛回来的,头一眼瞥见时害他吓得差点掉膘,心都凉瘦了一圈。“没事的没事的,就活动了下筋骨而已。年轻人嘛,不怕的不怕的。”老人哈哈大笑,把人扔地上说要去找宵夜,一溜烟便不见踪影,妥妥的肇事逃逸。

虽说师父不致害了耿照性命,难保没有一时玩脱的可能,日九不敢大意,让呼延宗卫请来名医诊视,确定耿照只是疲劳过甚,并未受得内外伤,开了几副调养补益的方子,这才放下心来。

找宵夜去了的武登庸,直到耿照离开为止,都没再回来过——就算人在此间,峰级高手不欲现身,任谁也找不着。日九明白师父看似游戏人间放飞自我,骨子里有些东西从未改变,譬如诺不轻许,譬如言出必践,而他确实守住了对耿照的三日之约,无有也无意增减。

耿照睡足一日一夜才醒,整个人看上去明显不一样了。日九打量他半晌,才满意点头,不无欣慰:“很好,自信心没有过度爆棚,显然脑子还在。”耿照不由失笑:“怎么你以为我该目空一切,觉得自己酷炫屌炸天么?我本来还期待你好言安慰什么‘三天是学不到什么,看开就好’,然后来盅鸡汤之类。”

日九大笑。“我师父谁?刀皇武登庸啊!有他给你灌顶三日,酷炫屌炸天也是理所当然。起来起来!该干嘛干嘛去,别赖在这儿制造外交问题,你当驿馆是客栈么?”

耿照返回朱雀航大宅,李绥和潜行都诸女自都欢喜不置,至于任中书那貌美如花的绝色千金锁他做甚、又去了哪儿,众人皆极有默契地闭口不提,当作没这事,只绮鸳气虎虎地汇报近日内城中变化,就差没把报告直接甩他脸上。

流言越传越乱,莫衷一是,到这份上,已非任一方能轻易操纵;一旦干预的力道过大,可能会立即浮出水面,自身成为了活靶,此乃诋谰之大忌,谋者不为矣。各种版本不断杂配增生的结果,就是使单一版本的杀伤力大幅减弱,加上慕容柔迟迟没有押萧老台丞取供的意思,反倒拿下了大举搜索白城山的峒州知州房书府,再无人敢说自己看得懂这局在演什么,横竖闹了好一阵已不新鲜,注意力纷纷移转他处,不复起初的热度。

“这是正常的么?”听完绮鸳的报告,耿照沉思良久,突然喃喃开口。

绮鸳想了一下,也轻摇螓首,蹙眉道:“谣言正常,是慕容柔不正常。我虽不敢说了解这人,但什么动作也无……委实不像他。然后又无端端押了房书府。”两手一摊,一副“这人知道自己在干啥么?简直莫名其妙”的恼火神气。

耿照一怔回神,不觉微笑:“我问得没头没脑,绮鸳姑娘居然听懂啦。”

绮鸳自己也愣了一下,顿时又羞又窘,跺脚道:“你……哪有……少看不起人了!你讲话很深奥么?莫……莫名其妙!”一扭绵股,筋性十足的圆凹小腰尚未全拧,裹在裤布里的饱满股瓣已如水晃荡,漾开酥颤颤的曼妙臀波,比新剥的肥厚荔肉还要鲜滋饱水。直到房门“砰”的一声甩上,耿照才回过神来,赶紧敛起发直的视线,咽入喉底津涎。

但绮鸳的判断十分准确。

将军的态度,是这场流言之争的关键……不,精确地说,将军本人正是全局走马至此,古木鸢与平安符双方优劣消长的定音槌。是其作为与不作为,令原本以劣势开局的萧谏纸迄今仍安坐驿馆,非如迟凤钧、房书府般,须得以阶下囚之姿进入后续的审讯阶段。

耿照看不出将军袒护萧老台丞的动机。姑射之乱不管最后是谁出来扛了首谋,镇东将军府都难脱监督不周、怠忽职责的罪名,慕容柔无论对萧谏纸有多少敬意,都不值得为此赌上前程理想。将军必有图谋。

慕容曾让任宣带话,教他近日休近驿馆,根据潜行都的消息,慕容柔数日前便已移驻谷城大营,让沈素云回娘家待着。耿照心领神会,让宝宝锦儿走了趟沈家,之后便改住在慕容柔原本下榻的驿馆中,任宣为他备好居停,只等耿照交接完毕,便要前往谷城侍奉将军。

“交给你了。”什么都没给他的将军亲卫只抱拳一揖,仍是不卑不亢,进退合宜。耿照抱拳回礼:“有劳任兄。”两人相视而笑,更无别话。

耿典卫重回公门一事,在越浦并未掀起波澜。以慕容眼底颗粒难容的脾性,此举无异证明了耿照的清白,至少是肯替耿照的清白背书,城门桥头张贴的刀尸黑榜早被人泼水刷去,如元宵翌日的花灯炮仗,已不合时宜。

当韩雪色一行接到耿照的亲笔函,邀众人来驿馆时,诸少并未考虑太久,即以秋霜色为首,欣往一叙。四人在管事的带领下进入大厅,见宾位上已坐一人,灰氅褐发、风尘仆仆,腰畔挎着毛皮裹鞘的驼铃长刀,正是刀侯座下行二的“朔刀”风篁。

风篁与耿照一齐起身,初老的西山浪人笑得蛛吐般的眼角密纹深深瞇起,热情相迎:“韩宫主、聂二爷,好久不见啦。此番仗义相助,我且代师兄和家师,谢过奇宫!将来有用上我等处,云都赤府绝不推辞!”

韩雪色与他把臂搭肩,佯怒道:“头一句便叫错了,哪里来的韩宫主?是韩兄弟!”风篁哈哈大笑:“是我不好,这要罚酒!”聂雨色在一旁阴阳怪气道:“听见没小耿子?上酒啦。”

慕容柔落脚过的地方是不会有酒的,他自个儿不喝,也不让人喝。

耿照命管事奉茶,众人按宾主落座。韩雪色乃一宫之主,有爵位在身,是无庸置疑的宾首;风篁代表云都赤侯府,故居次位,而后才是秋、聂、沐三侠。

风篁执杯起身,环顾众人,耿照与风云峡诸少亦一并离座,高举觥筹。

“我同师兄说了,说韩宫主……不,是韩兄弟如何的英雄了得,聂二爷又是何等神技通天,说得兴起,像是又回到当日道旁小店时——”

聂雨色插口:“不就小小打败了你一回,犯得着这么上心?”

风篁忍不住冷哼:“聂二爷你年纪轻轻忒不记事,是记成哪回同小猫小狗打架了呗?”聂雨色一副“懒与你多口”,掏出算筹剔牙:“你运气好啊,那天我要是肝火稍旺停不住手,一家伙就插你脑门上了。”风篁露出夸张的惊恐之色,捧颊骇然道:“这么脏的东西你千万别拿来插我啊!”

聂雨色嘴角微扬,见他正中陷阱,欲回以一句“那拿什么插你好啊”,陡听两声:“……掌嘴!”却是宫主与师兄一左一右,投来四道杀人视线,韩雪色面如严霜,秋霜色静笑胜雪,俱是吃人不吐骨头。聂二爷敢作敢当,叼着茶杯左右开弓,狠抽了自己两耳刮子,彷彿没事人儿似,连鼻血都不擦。

“见笑见笑。”风篁干咳两声,举盅续道:“我师兄素不多话,只说:”大恩不言谢,男儿方寸心。‘我替他把话带到,欠下这杯,来日再与诸位共饮。“仰头饮罢摔碎瓷盅,正是西山本色。

“好一个‘男儿方寸心’!”

韩雪色等意兴遄飞,也跟着一饮而尽。

风篁冲耿照抱拳道:“耿兄弟,我去保护慕容柔了,省得他教人一刀砍死,恩师与师兄不免要责怪我。你们是上哪儿招惹了忒厉害的对头?”耿照哭笑不得,风尘仆仆的浪人已挎刀转身,大步而去。

秋霜色垂敛凤眸,以右手食中二指轻捋长鬓,微笑道:“人说拓跋十翼世之英雄,其徒已英迈若此,可以想见斯人。典卫大人安排这场会面,果然值得我等离开藏身之处,走上一遭。”

耿照道:“幸得贵宫之助,总要让诸位知晓,是帮了何等样人。”

韩雪色连连点头。“宝物交到风兄手里,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却被秋霜色打断。人称“小琴魔”的湖衫青年笑意温煦,语气里自有一股令人无法回避的坚定意志:

“我需典卫大人以性命担保,必将宝物璧还。”

“……老大!”韩雪色不禁蹙眉,正欲发话,却被聂雨色以眼神制止,一怔之下,便没接着说。沐云色向来是站在耿照这边的,然而此事关系重大,不容私情作祟,况且他也有兴趣一听耿照的回答。

“完璧归还,乃借物的当然之理,本不需秋大侠叮嘱。”耿照正色道:

“但大敌当前,生死难料,我的保证毫无意义,一如与役诸位,说不好谁能活着回来。下定决心、尽力求胜,这是我唯一能向诸位担保的,对人、对宝物都是。各位若无此觉悟,则我们距马到功成,又远了几步。”

大厅里一片静默。片刻后,聂雨色右手一比耿照,对余人道:“能把忒赖皮的话说得这般大义凛然,我想押他,就像山下老龙沟的斗狗场我们每回都买……”目光循循,沐云色不假思索,本能与他齐道:“癞皮狗!”

“……没错,因为赔率高,要嘛不中,要嘛赚死。反正那些狗都差不多,吃大锅饭,睡大勾栏,买哪头都一样,自然是押赔率高的。”

沐云色对耿照投以歉然之色,似恼自己应声太快,上了二师兄的贼船。耿照微笑表示不介意,俊朗青年松了口气,笑容里满是无奈。

韩雪色道:“老二说得在理。命都没了,管身外物做甚?还是我们这辈子就躲在深山老林当野人算了,过一天算一天?这事我不干,老大。我押耿兄弟。”聂雨色冲他一挑眉,若非碍着秋大,两人说不定便要跳起来击掌,怪声欢呼。

“……老四?”秋霜色望向小师弟。

“老大你别用眼神威胁他啊,很下作的。”聂雨色赶紧声明。“他要吓哭了,我就当他投了赞成票。大家说这是不是很公道?”

沐云色懒得理他,正色道:“我们须与耿兄弟联手。斯人武功,深不可测,不能一举除之,风云峡形同灭绝,连奇宫也未必能保。宝物纵使有失,我们的立场也不会更难了,小弟以为毋须拘泥于此。”聂雨色插嘴道:“说这么多干嘛?哭就好了。我多想用眼泪投票你知道吗?”

秋霜色从不发怒,然而他的判断就是风云峡的方针,着毋庸议,从魏无音还在时就是如此。他的师弟们并不习惯,甚至不知该如何与之相左,头一回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果然秋霜色并未发怒,笑容不改,意态闲适地点了点头。“看起来,我等四人的意见是一致的。这便把性命荣辱交给你了,耿兄弟。”说着举起茶盅。

他故作反对,是为了逼出师弟们的决心与觉悟。众人习于以他马首是瞻,然而这回孤注一掷,死伤难料,弄不好风云峡从此除名,缺乏觉悟的人不过是累赘,还可能拖累战局,招致失败。

他们师兄弟感情深厚,本有默契,大师兄的苦心三少转念即会意,毋须多置一辞,亦一同举杯。聂雨色“呸”的一啐,翻着怪眼斜乜耿照:“便宜你了,小王八蛋。给老子安排好位子啊,我要插对子狗菊花!”还好没拿出算筹来,不然视线都不知往哪儿摆。

耿照心中感动,与四少齐齐饮罢,肃容道:“既然大家都有觉悟,有个人,须请诸位于此时一见,以免大战之后,留下遗憾。还请诸位随我走一趟。”

◇◇◇

四位美男子随盟主进入冷鑪谷,还是掀起了不小的骚动。

天罗香诸女久闻指剑奇宫的男色之名,说不定还有打过交道、结下梁子的,但这四头貂猪的成色还是大大拓展了她们的想像边界,无数少女下定决心,有生之年定要捕一头属于自己的奇宫貂猪回来,绝不与其他姊妹分享。

殊不知即使在龙庭山内,风云峡都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没有相应的本事,何来耀眼的自信与气质?只靠皮相魅人,也就是绣花枕头而已。

有些见识广眼界高的,留意到盟主与他们谈笑风生,从容自若,虽是年纪轻轻出身寒微,已隐有权领一方的气度,既不过份张扬,亦未相形失色,暗自羡慕起盈幼玉来,甚至起了效尤之心,欲寻机入得盟主法眼。

七大派与七玄素来有隙,耿照虽传达了友好互惠之意,有些东西还是需要时间才能缓解;潜行都先一步入谷传信,七玄首脑极有默契地闭门不出,姥姥下令门人不许扰客,各于自院里待着,擅出者死,故众姝只能于阁楼上远远眺望,不得与风云峡诸少接触。

“……我怎觉得自己像是供人赏玩的珍禽异兽?”聂雨色不由得一阵恶寒,抽着鼻子频频四顾,总觉空气里的脂粉味浓得呛人。

“确实如此。”秋霜色居然难得地附和了他。

“你也觉得被人窥视?”

“我指的是珍禽异兽。”

“……你说猴子的话我翻脸了啊。”聂雨色表情阴沉。

“我不会。”秋霜色淡淡揭过。“况且鼪鼠更适合你。”

“……我大师兄说的是黄鼠狼。”沐云色向耿照解释。

“老四你给我闭嘴!”

耿照默默地觉得像。

一行人来到冷鑪谷深处的一座小院,一名眉清目秀的圆脸少女推门而出,手里的托盘置着空的青瓷汤碗,残留的药气依然浓重,见得耿照微一屈膝,福了半幅,未开口先笑瞇了弯弯月眸,颊畔一枚小巧的梨涡,令人极生好感。

“弦子呢?”耿照有些诧异。“怎么是妳?”

这名少女,正是潜行都里的巧手绘工阿缇。

她起身笑道:“弦子吗,我让她去歇会儿,她整夜都没阖眼。反正我闲着也闲着,喜欢陪老爷子说话,他说话很有趣的。”明亮的眸子滴溜溜一转,瞥了盟主身后的四人一眼,叹息道:“这几位公子定是老爷子的家人罢?看着就是一门里的,样子好像。我给你们倒茶,再拿些茶点。”匆匆行礼,三步并两步去了,也没管盟主怎么说,看来是个直心眼的姑娘,想到什么立即动手,片刻也停不下。

尽管已知房内之人的身份,临到见面之际,四少心头依旧惴惴,莫可名状。

秋霜色看了耿照一眼。“典卫大人不进去?”

耿照摇头。“你们说得门中家事,不方便。”

秋霜色点了点头:“感谢典卫大人成全。”耿照默然无语,退至一旁,让出了房门通道。秋霜色轻叩门扉,只听房内一人道:“进来罢。”声音嘶哑中带一丝尖亢,听来不像容易相处的类型,不知适才那少女是怎么觉得“很有趣”的。

房间宽敞而明亮,又不致大得虚旷,是非常适合病人静养的环境,以致四少鱼贯而入之后,便稍嫌拥挤。病榻之上,一人披衣倚坐,长发漆黑乌浓,其间虽杂些许银白,但大致算是黑得令人印象深刻,加倍衬出他的肌肤苍白无一丝血色。

被少女称呼为“老爷子”的男子,其实不太看得出年纪,无须的下颔一如袒出交襟的嶙峋胸膛、修长到显得骨节异常粗大的双手十指,都是异乎寻常的瘦削,以致予人毫无生气的傀儡之感。

除此之外,男子的面孔堪称俊美,在他芳华正茂、尚未凋零如斯的岁月里,必定曾令无数怀春少女夜不能眠,光想到这张面孔便彷彿无法呼吸,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阿缇有着一双敏锐的巧绘之眼,才能看出在此衰蔽残破的身躯之下,与奇宫四少所共通的独特气质,那种佼佼不群的、睥睨天下的自信与傲气。

秋霜色本还有一丝疑虑,毕竟他跟这位长辈不算熟稔,遑论师弟们,然而,在见着病榻上的苍白老人之后,这点不确定已然烟消雾散,尽管形貌与幼年记忆中的叛逆刀客全无相类处,但他记得那双眼睛,冷淡中带着温柔和理解,以愤世嫉俗压抑着满腔血热,无法就这么坦率地爱着这个世界的……那双眼睛。

“风云峡秋霜色,拜见褚师叔。”湖衫青年单膝跪地,其余三人也跟着跪下。“先师名讳上无下音,乃履山无求、独饮秋泓者。”

木鸡叔叔——或许该称呼他“刀魔”褚星烈才是——收回远眺窗外的视线,冷冷道:“我已被宫主逐出门墙,再非龙庭山风云峡之人,这声‘师叔’受不起。起来说话,我讨厌人跪着。”四少依言起身。

秋霜色让韩雪色坐于宾位之首,聂、沐侍立于其后,以区分主从,正式对褚星烈介绍:“这位是当今奇宫之主,姓韩,讳上雪下色,乃我风云峡嫡系,亦是先师座下,虽无师徒之名,然而份属师徒。”

褚星烈瞥了他一眼,冷道:“龙庭山居然出了个毛族宫主。你们是杀光了全山之人,还是被全山之人追杀至此?”四少被堵了个闷声大葫芦,难以辩驳。聂雨色低声啧啧:“这位真是师叔啊,说话够贱的。”沐云色狠狠瞪他一眼,其实亦有同感。

褚星烈缓缓抬眸,目焦停在秋霜色面上。

他的动作很慢,有种坏掉的扯线傀儡之感,衬与冷冷的语调、冷冷的神情,不知为何给人极大的压迫感。秋霜色在恩师身上感受过类似的异样。他们并非是因为失去了武功修为,才抑制不住己身之锐,而是其锋芒毕露与有无武功没有关系。他们自身,本就是世间无双的神兵,身体和意志都是。

“我记得你。”瘦弱苍白的无须老人晃过浓发,彷彿能用视线将他钉在墙上:

“你是那个阜阳秋家的孩子……你上了龙庭山?”

“是后来的事。”

秋霜色出身阜阳秋氏,论起辈份,须喊浮鼎山庄之主“万刃君临”秋拭水一声叔祖,与秋霜洁兄妹同属“霜”字辈。

秋家的鳞族血裔已相当淡薄,本非奇宫选拔弟子的对象。秋霜色之母出身鳞族大姓,因故不见容于娘家和夫家,打听到魏无音、褚星烈在秋拭水处共商讨伐妖刀大计,带儿子前往投靠,却遭秋拭水驱逐。只是褚星烈并不知道,战后劫余、武功几乎全废的魏无音,终究是接纳了这个孩子。

“应风色呢,怎不是他继承了宫主大位?”褚星烈慢慢蹙紧剑眉。“还有那龙方家的少子……是了,我记得叫龙方飓色的。这两个到哪儿去了?”

秋霜色从容道:“禀师叔,此二位俱已不在。他们勾结外敌,意图颠覆,且几乎成功,令诸脉元气大伤。所幸在先师与众长老通力合作下弭平叛乱,这才推举我风云峡韩宫主上位。”

褚星烈的神情有些迷惘,但沐云色能理解他的困惑。

按耿照的说法,褚师叔在妖刀圣战中受了重伤,虽保住性命,但三十年来处于无识无想、无有知觉的混沌状态,直与活死人无异。不知为何,耿照将他带入冷鑪谷后,褚星烈有天突然醒了过来,神智完全是清楚的,接续自重伤昏迷的前一刻,三十年岁月只留下些许浮光掠影,连片段都称之不上。

他不知是谁救了他,不记得朝夕相伴之人,对褚星烈而言,他就像独自做了个长达三十年的大梦,醒来后记忆里的人全不在了,留在身边的,则通通不在记忆之中,只是宣称熟识的陌生人而已。

在冷鑪谷,他唯一认识的人是薛百螣。

他俩年轻时打过一架,结果两人都不想再提。没有这位曾经生死相搏的薛老神君,褚星烈彷彿一个人被孤伶伶地遗弃在异域,周遭的一切对他皆无意义。他甚至不明白薛百螣何以老成了这样,那一战远不过数载,所留的遗患在几个月前的雨季里还困扰着他——

苍白如纸的羸瘦男子安静片刻,像是终于接受了这些熟识之名已遭抹去,再不复存,不得不转头面对另一则噩耗。“你口口声声说‘先师’,魏无音他……也死了么?”

“是。”秋霜色垂眸敛首,以尽量不牵动老人心绪的平稳音调。其余三少没有他的心性修养,聂雨色别过头,死死咬住一声冷哼,单薄的腮帮子绷出清晰的颔骨和牙床线条;韩雪色低头蹙眉,露出痛悔之色,沐云色则不禁红了眼眶。

只是他们万万想不到,接下来会听见“师叔”这样说。

“那他死前,有没来得及杀死杜妆怜,抑或识人不清感情用事,婆婆妈妈优柔寡断,最终为那婆娘所乘,死得无比窝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