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八十五折
朝花夕月
一眼梦如

世间真有这等本领,还不教你仙得飞起?明栈雪心中冷笑,面上却流露出惊诧欢喜之情,旋即捏紧手绢,低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隐带一丝哭音。阿妍心中感动,伸手与她交握,一时无话;回神不欲失态,对明栈雪道:

“叶老师医术通神,为人却不好令名,只与君子交游,故少有人知。是仇老师与程太医二位为我举荐,我才有幸知悉。”

以太医令致仕的程虎翼乃天下名医,虽为帝王家服务,但孝明帝尝言“黎民有疾皆为朕躬”,不忍令优秀的大夫空置,许程虎翼等太医局国手在平望开堂济民,称“同患堂”,取“天子与庶民同患”之意。

晚年更命太医局制订规矩,广收生员习医,增额至三百多员,及至孝明帝殡天时,太医局已扩招到六百人,平望都连同近郊府郡共有六处分堂,生员在同患堂临床实习,轮流调派,艺成后通过考核,即为太医局所任用,享有官俸品秩。至此央土愈病率之高、医者储备之厚,可说冠绝历代,绝无仅有。

同患堂设立之初,除每月初一十五赈粥舍药,其实上门求医的还是王公富户之流,只不过从前是以人情权位私下延聘,如今可正大光明为之,不用担心落官家口实,本质上仍是一项德政。

况且同患堂开门行医,京师范围内遇有什么重大伤病,老百姓头一个想到的还是这里,几十年下来,不仅多次从源头便遏止了疾病流传,也着实救活不少紧急案例。程虎翼和一班齐心建立起同患堂制度的同僚如虞力微、汤传俎等,因此得享盛名,坊间皆称“神医”。

阿妍结识叶隐,源于一件发生在平望的奇案,人称“鬼车遗子”。此案最后是请出了“捕圣”仇不坏才得以解决——

但仇不坏坚持破案者,乃是他的一名弟子。无奈此人坚不留名,也不露面,事了便拍拍屁股走人,不知又浪荡到哪儿去了……老人言谈中大表不满,却又谨守对弟子的承诺,不肯吐露其身份。独孤英与阿妍不禁相视莞尔,深觉天下之大,果然一物降一物,号称罪者克星的老神捕居然被徒弟克得死死的,足令天下罪人瞠目结舌。

当时平望之内,接连有女子怀孕,偏偏都是些不能、也不该怀孕之人,甚至包括一名深居皇城的先帝妃子,彷彿被传说中的鬼车鸟往腹中塞了胎儿一般,引起轩然大波。提供重要的医道谘询、最后成为破案关键的,正是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叶隐叶先生。

阿妍对仇不坏的耿直明断无比尊敬,对他举荐的叶隐自也十分信任。“鬼车遗子”案后不久,适逢致仕的程太医回京,阿妍特别召见了这位从少女时期就一直照顾自己的长者,一方面问他知不知道叶隐这人,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求子。

其时阿妍与独孤英大婚不久,可说如胶似漆,独孤英对这位人前端庄贤淑、床笫间又诱人奔放的完美娇妻爱到了极处,恨不得终日将她含在嘴里又怕她化了,几乎夜夜求欢乐此不疲,但阿妍的肚皮始终不见动静,虽还不到着急的地步,总不免有些担心。

对于头一个问题,程虎翼表示两人乃是旧识,叶隐确是大国手,医术之精湛毋庸置疑,“这些年无功名利禄之扰,料想是益发精进了。娘娘若偶有微恙,迳问此人不妨。”老人爽朗大笑:“但我瞧娘娘身子健壮,不会有什么问题,若感不适,怕也是心病居多。每日大笑三声便能解决的毛病,何苦挨针饮药?”阿妍也不禁笑起来。

第二个问题,老人的回答却令阿妍颇为失望。

以妇科圣手闻名的程虎翼,没给什么包生龙子的秘方,只劝阿妍顺其自然,毋须强求。那次会面之后,阿妍便找上以独到见解破开“鬼车遗子”之谜的叶隐,信任至今。

叶隐仔细替她号了脉,记录日常饮食、起居作息,甚至以同样的规格观察独孤英,然后给出了一个令阿妍脸红耳热的结论。“娘娘体健而气刚强,胜于陛下。”微佝的锦衣长者垂眸敛目,声音呆板得令人昏昏欲睡。“久经强阵,弱骑不能轻撼矣。”

女郎愣了一下才明白话里的意涵,粉颊“唰!”一声涨得通红,随即汗毛竖起魂飞魄散,幸已摒退随侍的女史宦官,否则若有一两名心窍玲珑的,此语或可覆灭任家九族。

韩郎幼年时曾受奇宫之人凌虐,伤及经脉,不但难以修习内功,恐怕也不易有后。但比之皇上,毛族的体魄不知强上多少倍,阿妍的身子早习惯了强横的冲撞驰骋,非如此不能动情,独孤英寡弱的阳气无法令其受孕。

(眼前之人,会不会向世人泄露这个可怕的秘密?)

在挥去恐惧之前,阿妍更想知道是否有解。

“那……该怎么办?”

“强弱互易,取易者行之。”锦衣老人依旧眉目不动,完全看不出心思。

这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程虎翼和叶隐不约而同地指出,阿妍天生身子强健,连擅观骨相的仇不坏也说过类似的话,经三位高人背书,阿妍属强势的一方这点,应无疑义。

弱转强不易,只能由强转弱下手。

阿妍在龙床上一直是主动的一方,她引导独孤英探索她曼妙的胴体,同享鱼水之乐,独孤英习惯了躺着不动,任由她将他纳入两腿之间,疯狂摇动着绝美的纤腰雪臀,夹得他又疼又美,不多时便打着哆嗦丢盔弃甲,一泄如注。他一直以为男女之事本当如此。

直到皇后忽然转了性,不再跨在他腰上,而是娇怯怯地躺着,仰天分开浑圆白皙的长腿,纤纤玉指掰开彤艳牡丹般的湿濡蜜肉,等待他的临幸。起初变化是刺激的,居高临下推着美腿沃乳不住晃摇,大大满足了男儿的征服欲,但独孤英更想念如发情牝马般疯狂驰骋的妻子,主导鱼水交欢令他有些力不从心,疲劳消损了交媾的愉悦和快感。

他最初认识、爱上的那个阿妍,再没有回来过。

皇后变得拘谨而羞怯,任凭少年天子如何逼问,始终坚称无事。独孤英渐渐觉得自己像被惩罚,偏不知做错了什么事,半为负气半为泄欲,他临幸了其他妃嫔和宫女,也同陈弘范之流的所谓心腹微服出宫寻欢作乐;开始懂女人后,阿妍初夜以来的鱼水娴熟意味着什么,独孤英想都不愿再想,只觉一阵恶心。

装什么三贞九烈、天下母仪,褪去衣衫之后,还不是如娼妓一般!是谁将妳调教成这般模样?那个男人的阳物进出妳的小穴时,妳是不是也叫得猫儿也似,颤着腰儿夹紧长腿,像要搾干他似的死命抽搐?

——娼妇……腆颜无耻的娼妇!下贱!

对她何以忽然转变,皇帝彻底失去垂问的兴致。那些其实是合乎道理的、看似发自内心关怀自己的言语,一下子也变得十分刺耳,令人难以忍受。惠铁头和三脚虾蟆对他疏远皇后相当不解,总变着法子想劝他浪子回头,独孤英却无法对他们诉说自己的委屈和痛苦,更别提对陈君畴他们说。这个脸,世上没有男人丢得起。

他很少再正眼看她,不是因为鄙夷,而是仍会心痛。

她的美丽、善良和聪慧解人,迄今依旧深深刺痛他,每次远远望见,都像看着一块淌着血的、不曾愈合的鲜烈伤口。

奇妙的是,独孤英始终认为任逐桑并不知情,他和自己一样,是阿妍不诚实的受害者,为此独孤英心底对这位国丈怀抱着“同为天涯沦落人”之感,对他在阿妍各种不谅解之下的寒心感同身受。

阿妍并不明白陛下所经历的这一切,依然信任叶隐,只是这些年来,对诞下皇嗣的急切逐渐淡去,她甚至知道陛下冶游之事,觉得不是办法,此番东来也是给彼此足够的空间,料想凤辇一离平望,定有无数势力想方设法进献美人以求圣眷,当中若有一二能怀上陛下的骨肉,她也乐见其成。

荷甄出事之后,没等慕容柔召集东海良医,阿妍立即命人以鹰书联系平望,请来叶隐,果然顺利解去淫毒。

明栈雪却没有皇后娘娘这么好骗。荷甄中的“牵肠丝”,比赤眼刀上所涂还要浓缩数倍,以致连男子阳精都解不了,这叶隐能解的唯一合理解释,便是他用的是正宗解药。

也就是说,叶隐便非配制“牵肠丝”之人,肯定与斯人脱不了干系。

这厮……是为鬼先生而来?还是“姑射”一方不甘在冷鑪谷大败亏输,于是派出第二位代行之人,继续在栖凤馆搅风搅雨?“果然留下来是对的啊!”女郎心底微露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静静随侍皇后左右,直到一刻后叶隐拔起金针,荷甄“啊”的一声迸开干裂的嘴唇,浓睫瞬颤,缓缓睁眼。

皇后娘娘喜不自胜,可惜荷甄虽醒,意识却不太清楚,呜咽几声又沉沉睡去,但相较前度,已是天大的进展。叶隐表示会盘桓几日,观察荷甄恢复的情形,明栈雪拣了个绝佳的时机点插话道:“小童愿意让出邻房,神医可就近观察荷甄姑娘,免去上下奔波。”

阿妍大是感动,轻拍她手背道:“这段时间辛苦妳啦,我再给妳安排住所。”唤来女史吩咐:“将毅成伯夫人的居室,安排得离我近些。”上回皇后娘娘如此交代,为的是亲妹任宜紫。

明栈雪垂敛秋波,柔声道:“禀娘娘,小童是想,荷甄不能没有人帮忙解手更衣,擦澡喂羹,诸位女史姊姊镇日辛苦,不如让小童睡在荷甄房里,邻室留给叶神医,这样看诊照拂两不误,也好恢复得快些。”阿妍一想果然周到,但辛苦的又是她,打定主意要好好封赏,嘴上却只字不提,只握着她的手道:

“真辛苦妳啦,泪娘。妳也不许太劳累,能睡的时候尽量歇息。”明栈雪点头称是。叶隐什么都没表示,事实上当他收好针具药箱之后,整个人彷彿就成了一缕幽魂,事后明栈雪不记得他说了什么、想不起他的声音长相,连他是什么时候告辞出门,都没有精确的记忆,细思极恐,实难释怀。

但不管叶隐想干什么,明栈雪已然盯上了他。

倘若他意在皇后娘娘,那么半夜里只要他一出房门,明栈雪就会跟着他,伺机破坏;若这郎中意在荷甄,明栈雪所睡的便床与荷甄的病榻仅隔一扇屏风,她有一百种法子能惊动金吾卫、任逐流乃至栖凤馆中其他高手,当场抓他个现行。这可不是推说看病问诊便能揭过。

晚间娘娘提早开膳,唤一名相熟的女史来替,召明栈雪到房里一起吃——近日她们多半如此,皇后身边人早已见怪不怪。饭后,明栈雪替荷甄抹脸擦脚,换过干净的小衣,早早便熄灯就寝。

这是个安静的陷阱,等待不知情的猎物送上门来。

为防对方是个收敛声息到了自己无法察觉的绝顶高手,明栈雪既未悄行日课,也不打算假装睡着,而是遁入虚境,以碧火功的先天灵觉感测四周。这么一来,无论怎么看她都是睡着了,轻鼾匀细,乳峰起伏,沉得像是彻夜无梦——

明栈雪就待在“梦”里。经过充分的练习之后,此法既能让身体得到休息,又不致断了警觉,甚至在变起仓促的剎那间,虚识里的她拥有足够的裕度决定因应之法,看是以最短的时间将意识接上四肢百骸,还是继续装睡乃至装死,都能令现实里的人瞧不出丝毫端倪。

这种碧火功的运用法门,她从没教给任何人。无论是耿照、海儿或岳宸风,通通没有。

如果没有任何动静,那么她也就是睡了一夜,翌日将精神饱满地醒过来,谁也不会察觉异——

正这么想着,虚境中的明栈雪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她几乎可以“看”见压力的来源:一个微佝的身影正站在榻缘,低头俯视着自己,来人的身影投射在虚境中宛若插云之峰,无边无际地压住了其下渺小的一切……

明栈雪不敢恐惧,不敢清醒,不敢调动内息,却也不敢视而不见。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离死亡的威胁这么近了,连在龙皇祭殿被鬼先生的压箱宝制服之时,其惊险恐怖都不及此际于万一。女郎在虚境里抵抗着难以言喻的骇人压迫,一边控制气血流动,既不能显露痕迹,亦不能失去控制。一旦对手发现她心跳加速,香汗遽涌,只有破脸动手这条路走;这种程度的敌人,明栈雪简直不敢想像打起来的结果。

她关闭了先天灵觉的感应,以防被对方察觉。

以叶隐那强大到难以想像的压迫,毋须灵觉也能感应其存在。现在的她,就是个睡着了的普通女子,没有内息流动,即使被碰触也不会激起功体的防御反应,就算来人动手侵犯她,她只能娇娇承受,被惊醒也无法使力抵抗——真是这样的话,对明栈雪来说并不是最坏的结果。

以全副的修为压制内力反应,并控制真气、血流、汗涌等本能反应,还要不被顶尖高手发现,这对精神意志本身就是极巨大的负担。虚境里的明栈雪已有魂飞魄散之感,却苦苦撑持着不肯甦醒,一边抵抗压迫,一边控制身体;时间的流速在虚识里毫无意义,痛苦因此更加难耐,几乎超越度心魔关之时。

这样下去,等若再度一次心魔关!明栈雪估计自己修为增长,至少还有三年的时间,才有机会叩问天险奇障,岂料今日却在这种地方、对莫名其妙的对手,压迫意识到了非突破瓶颈不能续存的境地!

(住手……住手!别、别再来……别再盯着我了,滚开!)

一声轻细的呜咽撬开了她苦苦拉住的境界之门,明栈雪一把从识海中被甩回现实,意识接上身体的瞬间一股刺骨的激痛钻入背门,女郎勉强抑住一口热血,才发现自己湿透薄衫,被清晨寒风一吹,差点受了内伤。

屏风后,荷甄宛若受伤的小动物般低低呦鸣着,明栈雪滚下便床披上外衣,跌跌撞撞扑往病榻,完全就是个不懂武功的晨起弱女,抱住闭目辗转的荷甄,见她亦是浑身汗溼、云鬓紊乱,蹙紧的柳眉间留有一丝痛苦遗绪。

露出单衣的幼细皓腕上,有道浅浅的红色勒痕,环腕一匝,明显是綑绑痕迹。同样的勒痕在其余三肢都有,明栈雪还在榻旁瞥见些许松针泥土,少得像被风吹入似的。

她只瞥一眼便别过目光,连一霎都未多停留。一会儿两名巡楼的宫女听见房中动静,提灯推门而入,其中一名是明栈雪熟识的,也曾帮忙照拂荷甄,因此格外上心,低声问:“夫人怎么了?要不要我请大夫来?”

明栈雪露出看见自己人松了口气的模样,小声道:“挹琼妹妹是妳!真是太好啦。荷甄做梦出了身汗,我想给她擦澡,换身干净衣裳,免得感染风寒。”那名唤“挹琼”的宫女放下心来,微笑道:“荷甄真是好运气,遇上夫人这么一位亲切体己的贵人。我打热水去,夫人别出来,外头风大。”推着同伴快步离开,严实地闭起了房门。

明栈雪抱着荷甄坐在床上,缩着身子拉来被褥,掩住二人腿脚,一边轻拍荷甄背心,热水都还没烧来,少女蹙起的眉头逐渐松开,发出悠断微鼾。床榻跟被褥都是凉的,没有被体温煨了整夜的烘暖,间接证实明栈雪的猜想:来人带走了荷甄,不只在栖凤馆内移动,而是到了外头。是能带回那些个泥土松针的地方。

而一扇屏风外的明栈雪毫无所觉。

她很难想像,修为到了这等境地,能突破现实之所限、直接将自身的存在投射至他人虚境里的绝顶高手,会盯着一名睡觉的女子一整夜。明栈雪对自己的容颜胴体极有信心,但这并不合理。

况且,若带走和带回荷甄的俱是叶隐——这种等级的高手堪称绝顶,通常呈复数、同时、且同阵营出现的可能性,低到可以直接当作没有——他就不可能整夜盯着自己,其间必有压力稍减的时候,然而事实上并没有。

这样一来,叶隐的身份、荷甄的消失,乃至于栖凤馆内将发生之事……一切都能被串接起来。

这实在是太有趣了,明栈雪忍不住想,惊惧忽被满满的好奇和刺激感所取代。如此说来,那人若不知毅成伯夫人的身份,谁占了优势还未可知!而这实是她雅不愿错过的惊天之秘。女郎的心情顷刻数变,一边将打理好的荷甄抱回床上,小心替她盖好被褥,甚至轻轻吻了她的额头,以掩住微扬的嘴角,惹来小宫女挹琼和同伴的艳羡惊呼。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