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七十三折
狱龙紫气·不败帝心

二少不知众人心思,多少顾及呼延之劝,刻意压低嗓音,扼要叙过别后种种。

耿照说到古渡头五帝窟好手设伏、宝宝锦儿偕“如意身”茶铺狙杀,日九啧啧有声:“这就让你吃了个绝色少妇啊,小畜生。”说到破庙与明姑娘一同烤火,而后方有莲觉寺传功时,日九更是一脸鄙夷:“连师父都吃得下嘴……你是一点都不怕报应啊,典卫大人。”待听他是被任宜紫锁出了朱雀大宅,面如死灰,不住拿头轻撞车厢,笑容既惨澹又疲惫:“怪了,明明是来炫耀我当上国主的,怎么现在只对自己感到好心疼?”

耿照满脸尴尬,又有点不甘心,拽着他的后领把那颗胖大脑袋拖离厢壁,免得外头生出什么误会。“喂,我什么都没说,是规规矩矩同你讲述下山后诸事,你从哪儿听出了这些?”日九没好气的乜他一眼。“你同染二掌院被埋入九转莲台,脱险后,是不是便干了一炮?”

耿照瞠目结舌,一下接不上话,支吾半天。日九乘胜追击:“两炮?三炮?四炮?”直数到双十,端详少年片刻,捶了他肩膀一记,咂嘴咋舌:“混蛋,你小子当真艳福不浅。就你那副淫贱相,不用出口都能知道。”

耿照自未数过困居三奇谷之时,同红儿欢好的次数,以二人情热,又无旁人干扰,且明日生死未知,染红霞格外奔放,往往一日数度,如胶似漆,像小孩子要糖吃似的,妩媚得令人难以招架。

一算谷中时日,确是二十没错,恍然大悟,看来日九靠的还是察言观色,挠头道:“……有这么明显么?”想起适才对战那名女刀客时,好友倏忽而来的神思不属,还有掀帘回顾的神气,分明有事,灵光一闪,抚着下巴斜乜着眼,笑得不怀好意:“你呢,又吃了哪个?从实招来!”日九上下打量他半晌,整襟扶冠,就着座上俯身一揖。“方才说你淫贱是我错了,真对不住。你现下这副德性才叫淫贱,又淫又贱,原汁……原……原……”半天“原”不到底,侧首倒向厢壁,随着马车颠簸不住轻磕,整个人像是突然瘫进了座椅深处,十足懒惫。

“喂,别玩啦。不说拉倒,装什么——”耿照伸手一拽,惊觉他肌肤寒凉,沁出冷汗,大片青紫之气由交领间朝颈颔飞窜直上,如浸酱缸。

要说中毒,耿照可没见过如此霸烈的毒性,一把扯开衣襟,赫见他白胖的左胸上,盘着一只既像龙又像蜈蚣的怪异肉疤,青紫之气便由此向外扩散。那疤痕从华袍破口窥看时,依稀是刺青的模样,此际却凸出胸膛,仿佛皮下真鼓着一尾诡异肢虫,一圈一圈的环节虫身荧燎炫目,有那么一瞬间耿照真的以为它“唰!”动了一动,浮雕似的虫形倏隐复现,仿佛绕着什么飞转一圈,透出皮肤的淡淡青芒映出血络骨骼的影子。

蓦地耿照会过意来,倍觉胆寒。(那玩意儿……攀在日九心上!)看来竟是活的。

人身与活物相合的例子虽罕,耿照遇过听过的也不算少了,便不说他脐间的骊珠,胤丹书也曾引赤烶火蝎、冰川寒蚿入体,免去双元暴冲之厄。然一旦与血肉融合,按蚕娘的说法,寒蚿火蝎具已不存,世间仅余双元心,亦不复有虫豸之性。

化骊珠虽似活物,毕竟不是真有灵识、能自行活动、仍保有生物习性云云,故能安定地与宿主共存。像日九这样,在体内养着一条活生生的虫,还让攀缠在人体最紧要的脏器上,这……却又是如何能够?

思忖间,日九抽搐起来,整个人猛往后倒,喉头发出可怕的格格怪响,胸口异虫散发的青荧似更耀眼了些,连带使附近的血络都泛出微光,影响所及,肌肤血肉仿佛微带透明,精气血神明显都教异虫汲去,“唰”的一声又转一圈,不再蛰伏不动,隐约震颤起来。

日九嘴角溢出鲜血——虫动伤及心包附近血肉,跟被锋锐的弯刀贴着心外转上两圈没甚两样。耿照更无犹豫,拉着他盘膝坐定,将里外数重衣衫扯至肩下,双掌抵住日九胸口,左掌不住朝他体内度入真气,护住心脉;右掌以“蜗角极争”心法精密控制劲力,牢牢钳住异虫,令其动弹不得,又不致掐碎日九脆弱的心包。碧火真气无比致密,按理能穿透世间绝大部分的功体,用于助人疗伤、推血过宫,堪称奇效。

然而,日九体内似有一只坚韧的罩子,碧火功劲穿入有限。总算长孙旭神智未失,逐渐失焦的眼睛一瞥耿照,护体气罩立时开了个小洞,真气源源不绝地度入体内,重新组织起压制异虫的力量,虫形肉疤的荧光渐次消淡,鼓起的血筋也慢慢平复,又恢复成了先前的刺青模样。日九灰败的唇面慢慢有了血色,双掌交叠,拇指扣合,随意搁在腿心,如老僧入定,已然遁入虚境。除这份返照空明的定性令耿照吃惊,日九体内真气之旺,也教典卫大人为之侧目。

但这一切其来有自,并非凭空而得。按内视结果推断,异虫被日九以内力强压,勉强休眠,换言之,一旦断了内力镇锁,光是异虫辗转祟动,便足将脏腑捣烂,遑论全醒后破体而出。耿照忽然明白,何以日九能在忒短时日内,练出一身惊人内力。明师绝学加持,固是关键,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是处在全力全时、不得懈怠的“朱紫交竞”之中,睡眠时便遁入虚空之境,令真气自行维持运转。

常人每日练功,至多三两个时辰,长孙旭迫于生存,十二个时辰里不容半刻稍歇;迄今仍未爆体而亡,内功岂能不强!对比压制异虫所需,用以逼退女刺客的掌劲真气,直是九牛一毛。忽又“唰”的一响,却非异虫蠢动,而是呼延宗卫以枪尖挑开吊帘,见国主衣裳不整,袒胸露乳,国主友人双爪淫邪,正一左一右,攫住国主的胸脯,瞧得他面色沉落,没想到新君竟是扮演这种角色!忠忱可表的统军使应变奇快,赶紧批回吊帘,特意左右张望了一下,所幸除自己以外,并无其他征王御卫瞧见,暗自松了口气,一边转起心思,回头该怎么拆散这一对,以免夜长梦多。

“行……行了。”二人不知呼延宗卫的烦恼,约莫盏茶工夫,日九终于吐出一口浊气,低声开口。

耿照抬见他面色如恒,胸口再无异状,这才撤掌敛息——无论压制异虫,抑或供输内息,消耗都不是一般的大。在这种严酷的恐怖平衡之下犹能存活,日九不仅泰然自若,还有开玩笑的闲心,耿照只有佩服而已,忽觉眼前的苛烈挑战,似也没那么糟糕。

调息完毕,再睁眼时,日九已将衫带理好,笑意和煦,浑不似从鬼门关前踅了一圈回来。“见从——就是那个好看的女魔头,我听他们这样唤她——奉段慧奴之命,从二总管带我下山起,沿途多次向我出手。不知是我运气太好,还是见从的运气太背,她始终没能得手。”独孤天威身为东海唯二的一等侯,参加论法大会的排场自不能寒碜。横疏影趁此机会,将长孙旭带下朱城山,期在越浦与耿照联系时,除霁儿外,也好多个可信的帮手。岂料段慧奴率众入东海,首要目的,便为拿下日九。

本想趁城主不在、流影城举城松懈时,偷偷潜入杀人;在王化镇外驻扎几日,终于确定名唤“长孙旭”的少年不在山上,独孤天威的大队已去得远了,只好命轻功绝顶的见从独力追赶,伺机擒杀。“……她管这玩意儿叫‘狱龙’。”日九一指心口。“我总觉那天她不是专程来杀我的,捕虫的成分倒还多些,只是刚好我人在附近,碰上了便一起拿办,两不耽误。”可惜见从运气委实太差,竹篮打水两头空。她一刀扎入日九胸膛,未及枭首便急急返身入林,唯恐错失了即将出土的珍稀异虫“狱龙”。

殊不知狱龙早已现世,机缘巧合钻入日九体内,被经过的老渔夫用以替少年延命。“师父说,狱龙之涎颇有生肌愈骨、延年续命的奇效,我于性命垂危之际遇上牠,此一幸也。狱龙甲壳刀枪不入,水火难侵,一旦入体,非把五脏六腑捣个稀烂不肯出,若非他老人家以《轩辕紫气》压制,横竖是条死路,此二幸也。”但师父他老人家总不能一辈子带着我,时时运功替我压制狱龙罢?眼睁睁看着我死,亦有违他老人家‘不杀一人’之誓,只能传我紫气心诀,一边运功替我压制狱龙,一边为我打通任督两脉。此事师父可为可不为,我却非他老人家不能活,此间相遇,乃三幸也。“师父说:”我公孙家武学首重命格,非帝王将相之人妄加修习,自寻死耳。你面带紫华,方头大耳,乃王公贵人之貌,兼此三幸,看来是你我师徒有缘。‘这才收我为徒。“

耿照听他描述老渔夫的模样,复有“公孙家武学”云云,对老人的身分再无怀疑。看来这位绝顶高人在水边烤鱼,除了出言提点自己以外,业已洞悉段慧奴的图谋,引日九率征王御驾前来,一方面替自己解围,一方面也让日九与段慧奴了结恩怨,绝了她一意逼杀的念头,更加佩服,也为挚友的奇遇欢喜。

日九看出他的心思,不觉绽露微笑。不因朋友困于逆境而弃之,此乃道义;能为朋友的顺境由衷感到欢喜,才是情谊。“情义”二字,世间几人能为你做到?“你瞧。”日九双掌一上一下,在胸腹间相隔约三寸许,一运功力,指掌上无数细小血络绽出若有似无、乍现倏隐的灿芒,仿佛打铁砧上烧亮的铁胎;渐渐的,沸浆般流淌跳动的炽亮小星不住在掌间集中、缠绕着,缠成了一枚肉眼可见的球形光浆,风驰电赴,不住迸出细小的磁颤异响,如捧烈日,分外夺目。

“这是金貔朝公孙家的不传绝学,名唤‘不败帝心’。此功以一念为心核,用以缠转真气,化无为有,使丹田气海的致密程度,数倍、乃至十数倍于寻常内家功法所致。只消修练得法,一年之效,可抵旁门内功二十年。欲练《轩辕紫气》,须以帝心为辅。”

耿照的内功造诣放眼东洲年轻一代,亦属佼佼,一听就明白:公孙家的内功心法,原本便是筑基于“朱紫交竞”的道理上,与“法天顺自然”的道门内气绝不相同。这“不败帝心”正是催逼《轩辕紫气》之用,手法极端,敢称“练一年抵二十年”,必有惊人的代价,又或有什么重大的缺陷。

然而,长孙旭却没有这样的问题。或许该说是别无选择。他的唯心一念便是“求存”,轩辕紫气也好,不败帝心也罢,所须面对的敌人就只有一个——坚不可摧、力量强绝的异虫狱龙。

日九之师有登峰造极的修为,放眼东洲……不,哪怕宇内四海,能与之放对的不过寥寥数人,压制狱龙应是绰绰有余。老渔夫本想待日九受创的心肺复原后,再以精准如针的刀气将狱龙取出,可解少年之厄;不料狱龙极具灵性,感应到老人强大的压制力,骤生危机之感,遂紧紧攀附于日九的心包,经老渔夫一个多月来每日以内力压制,兼有少年以帝心紫气炼之,狱龙已有部分与血肉相融,密不可分。

“师父他老人家说啦,强取狱龙,下场便是两败具伤。唯今之计,只有靠我自己,一步一步慢慢炼化牠,比谁的韧性更强些。反正轩辕紫气有偌大缺陷,不练也罢,我这个比正宗的还好,不如就叫《狱龙紫气》。”日九笑道:“可那见从委实厉害,也可能是她袭击我太多次,我一见她便心惊胆战,不觉用多了掌劲,差点儿完蛋。好在典卫大人施展神功,救回小弟一条狗命。”说着一揖,掌额离地还差了尺许,上身已遭胖大肚腩弹回。此礼毫无诚意可言,被当作嘲讽都不冤枉,可惜本人涎皮赖脸毫无所觉,笑眯眯地十分招恨。

耿照没好气地一拱手。“国主客气了。狗命不怎么值钱的,我每天出门都救几条,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长孙旭正欲反唇相讥,心头一阵不祥,恰与耿照四目相对,“喀喇”一声,厢顶忽遭刀芒贯破,一抹娇小丽影在刀风中一扭柳腰,凝成见从那张既冶丽又清纯、笑意狠戾的俏脸。

岂料车厢里空空如也,两侧的厢门不翼而飞;马车后方约一丈之遥,将军府典卫掸了掸衣襟,穷山国主紧了紧腰带,彼此一阵亲热推搪,令人汗毛竖起。“典卫大人受惊,可有恙否?”“国主小心,莫吓掉了膘啊。”“还在、还在……幸好幸好。”示威似的拍拍肚皮。

颠簸的马车上,见从“啧”的一声,露出一脸嫌恶,连应声都觉受辱。骤然遇袭,呼延宗卫不及戴盔,一勒缰绳,正欲指挥众人保护主君,长孙旭双手一分,示意征王御驾退向两旁。后队街角边,一抹落拓身影扶刀行出,脚步踉跄似有酒意,正是段慧奴座前双刀之一的柳见残。日九先前一战见从,将她彻底压制,又与阿兰山上大显神威的少年英雄把臂相交,穷山武人最服豪杰,一干御卫见国主示意,倒有大半依令退开;余人待呼延颔首,才跟着退向两旁,让出街道。

只听呼延一声令下,两百余名征王御驾擎刀出鞘,架于盾顶,摆出接敌阵形,空荡荡的长街两侧顿成两面错落刀墙,密如荆棘,无论见从或柳见残想靠近国主,都须走入这条长长的刀棘蛇笼中。呼延宗卫一夹马肚,略挡在国主身前,以防见从施展轻功偷袭——他见识过这女魔头的惊人身法,以及隔空取命的暗器,猜测她与始鸠海的巫女颇有渊源,丝毫不敢大意。

“请统军大人节制御卫,切莫轻举妄动。”呼延身后,日九轻声提醒。“来人心狠手辣,应避免多添死伤。”呼延宗卫并未回头。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少年此说,是小瞧了他一手训练的征王御驾,而是真不欲众人白白牺牲,思之倍觉心暖。他和大王虽不一样,却也没有那么不同,年老的将军心想,及时抑住欲扬的嘴角,沉道:“陛下放心,征王御驾殊不畏死。”少年国主拍了拍马臀,呼延回过视线,恰迎上他充满自信的笑容。

“收拾这两个,谁都用不着死。”握拳微抬,作势欲举:“那个……叫什么来着?”呼延宗卫会过意来,犹豫片刻,终不敌他阳光般的温煦笑意,轻咳两声,沉声道:“‘独战’。陛下……务必小心。穷山举国臣民,正殷切期盼陛下归国。”日九笑道:“我理会得,统军大人勿忧。”握紧拳头高举右臂,提气大喝:“……独战!”

狱龙紫气所到处,声若洪钟,震得众人一晃,片刻后才如梦初醒,敲击刀盾附和:“胜王!”日九持续攘臂:“独战!”众御卫跟着大吼:“胜王!”双目放光,情绪益发高涨。“独战!”“胜王!”“……独战!”“……胜王!”“独战天下!”“胜者为王!”

众御卫奋力击盾,放声嘶吼:“胜者为王!胜者为王!”仿佛又回到战王麾下,历战四方从不退缩,令南陵百国闻之丧胆的光荣昔日,无不双目赤红,满腔血热,甘心为眼前之人粉身碎骨;便有千军万马横拦,也敢擎刀舞盾拼上。

振臂高喊“独战”二字,乃穷山国贵族和武士的阶级特权,代表一对一的公平搦战,对手应之以“胜王”,即接受挑战之意。国主发起的挑战则是至高无上的尊荣,无人可拒,故由随行的征王御驾代为呼应,亦兼助威。呼延宗卫策马退至街边,街心只剩下耿照、长孙旭二少。厢顶与左、右、后三面具已空门大开的马车越跑越远,几乎只剩骨架的破烂车上,魔女见从一手持刀,一手攀着厢门顶框,明媚的衅眼只盯着日九的胖脸,眸光险恶;另一厢,浪人柳见残扶刀缓步,慢吞吞地踱入罗列刀盾的长街里,仿佛两侧寒光森森的不是刀尖,而是纸扎红花。“同方才一样,”日九压低声音道:“我应付见从,那醉汉子归你。”

耿照更无二话,转对街角,两人背门相倚,心照不宣。耿照并未向日九提起,适才在渠边树下对峙时,他为何与那浪人柳见残齐退了一步。柳见残的毫不起眼,莫名地令少年感受威胁,仿佛那团破烂的旧布所裹,乃一柄罕世宝刀,外表越是无害,所蕴越是锋锐无匹。在任宜紫等三姝身上泄去阳亢之后,耿照功体已能运转自如,面对实力未可知悉的敌人,欲以寂灭刀的无敌刀境御之,遂遁入虚空之境,潜心凝神,隔绝外扰。心识之内,血海滔天,刀意凝锐,直有巅峰状态的八九成威力,便恃以一阻殷横野,耿照也敢拿得出手。正欲退出识海,突然间,前方的血浪里凝出一抹混沌形影,束发披蓬、懒挎刀柄,模样依稀便是——

耿照心念一动,血影似乎也同时省觉,两道惊电般的意念在识海中轰然对撞,顷刻万里、芥子须弥,双双飞离虚空之境;回过神时,两人具都退了一步,一齐抬头,各自评估着适才所遇,究竟是幻是真。

他无法判断那名唤柳见残的漂浪刀客,是否也学过寂灭刀,然而以刀尸之罕,此人的姓字从未现于萧老台丞或殷横野各自的阵营中,更不可能是透过鬼先生或七玄之主得到刀谱,遑论练到与奇遇等身的耿照一般造诣,才得以“入虚静”之法侵入心识。

从柳见残一现而隐的诧异目光,耿照判断对方也是头一回遇上这种奇事。只能认为柳见残和自己一样,也练到了“以意御刀”、凝刀意如实刃的无敌刀境。

在意念的世界里,空间和时间的存在意义被扭曲压缩,成为刀主意志的附随,故能一念数动、变换双极,成常人所不能想像之大能。——那么,有两个像这样的人同时出手呢?同样拥有刀境的柳见残,在凝意成刀的刹那间,“闯”进了耿照的意识深处。即使在岳宸风、李寒阳身上,乃至对敌殷横野之时,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耿照深深明白这样的对手有多可怕,俨然便是另一个自己,决计不能交由日九应付。(在别人的刀境里,我该如何取胜?要怎么……才能在我的刀境里对决?)耿照苦苦思索着,显然柳见残也是,以致两人都忽略了风里的微妙变化。

一阵风刮过长街,青砖地上轻尘微卷,两侧垂覆墙头的桐荫连晃都没晃,并不是什么大风,在燠热的午后甚至未添几许飔凉,直到风“片”开了急驰而过的马匹车辆,面色微变的见从慌忙一跃而下,在街边单膝跪地,俯首不动,众人才惊觉不对。

呼延宗卫替国主准备的四乘马车,拉车的骏马全是精挑细选的西山名种,较东海的马匹更为高大。四匹健马却像是冲过了几条极其锋锐的无形钢丝,就这么由头至尾被“片”了开来,势犹不止,连所拉的缰辔辕柱也一并切开;由于分断太快,马躯内的鲜血膏脂甚至不及喷出,直到片片摊叠在地,底下才漫出大片赤白。穷山武士几曾见过这等霸道横绝的开膛法,连身经百战的呼延宗卫都不禁瞠目结舌,一时忘语,眼睁睁看马车驰入风里,利索地解裂开来,露出挡在马车道前的那人。

来人披着一袭连帽斗蓬,材质与见从、柳见残所着一般,怪的是宛若鱼鳞蛇皮的异材穿在他身上,倒像只皮松肉垮的老蝙蝠。他揭下兜帽,露出一颗白惨惨的光头,无须无发,无有眉毛,浮肿的上眼睑在整张平凡无奇的白脸上特别醒目,无神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步;面颊消瘦,脖颈细长,直腰凸腹,圈腿如蛙,怎么看怎么怪,偏偏谁也笑不出来。日九一见他便想到几个笑话,还未开口,见那人目光投来,忽地胸口一窒,一句话也说不出,心下大骇:“这人……好强的威慑!功力简直……不下师父他老人家!”

那人撑着浮肿的眼皮,无神地环视现场,莫说征王御驾动弹不得,连耿照也觉压力极大,不亚于对敌隐圣。

本以为那手分切骏马的凝力之术已臻“凝功锁脉”的境界,但功力仍是运转自如,亦不觉气息闷窒,暗忖:“此人距真正的凝术尚差一步,看似极近,也可能终生难越。”想起七叔临死之前引动天地风云的磅礴一剑,不禁黯然神伤。此人所使,其实与柳见残的凝意成刀如出一辙,只是造诣更高,发动时无迹可寻,举重若轻,杀伤力更强,望之已不似人力能及,或以为是道术妖法。

那人清了清喉咙,懒洋洋道:“都别动啊,我这人很怕麻烦的。我同这个小胖子有点事,办完便走,大伙儿等等啊。”

语音方落,日九一声闷哼仰天倒落,左胸喷出血箭,似被什么贯穿了心脏。

“……陛下!”御卫们面色丕变,离得近的几人亟欲扑前,脚下一动,便即挺直仆倒,背胛上的一点殷红透甲溢出,似遭利刃穿心。

众人才知他“别动”云云非是恫吓,却谁也没看清是怎么办到的。征王御驾岂有畏死之人?纷纷怒喝:“替王复仇——”战呼未毕,又有数人倒地。

那人以刀气开杀,取敌于三丈开外,毋须三丈长的刀劲,只消凝于心口寸许。真气在他使来,已脱实刀实剑之限,直与箭矢无异,还是肉眼难见、无声化现的无形箭——耿照心知众御卫只是徒然牺牲,闪身揽住日九,五指箕张,运劲吸过一柄落地单刀,全凭碧火功感应气机,挡下无所不至的气刃,提气大喊:“诸位退下!莫……莫白白牺牲!”冒死奔离原处的御卫越来越多,却没一个能来到国主身畔,遑论接敌。

长街两侧垒尸叠盾,直到耿照怀里的日九一阵呛咳,捂胸撑起,指缝间鲜血汩溢,迸出点点青荧。“退……退下……别……别动……”国主开口,征王御驾依言顿止,不过眨眼工夫,已折去三十余人,全是一戳穿心,再无声息。

呼延面如铁石,毫不动摇,余人亦皆如是,除保护国主、生啖敌血外,更无其他念想;只要大王下令,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上前。

长孙旭眼角泪涌,耿照知他非是难耐疼痛,而是心伤御卫枉死,甚或是力有未逮的深疚自责,感同身受,低声道:“不是你的错。先过了这坎儿再说。”手中单刀须臾未停,连圈带转、招舞如圆,每一动均磕飞数道无形刃,仿佛早知气刃何时将至、瞄准何处,为此练过千百回,其后更有无数套路,才能这般准确无误、一刀不漏地将之击回,不浪费半分气力。气刃虽肉眼难辨、兼无破空劲响,但在碧火功的先天胎息前,就像绘图般清晰可见。耿照赖“蜗角极争”巧妙配劲,运使蚕马刀法的防御极意,以追上对手动念之速;此事于旁人千难万难,对他不过牛刀小试,尚不及在识海中撞见柳见残来得震撼。

饶是那人见多识广,也难料耿照际遇之奇,竟能在此招前屹立不倒,抚着下巴挑动眉骨,着实欣赏了一阵;绕着少年周身攒射的气刃忽快忽慢、弛张不定,如顽童戳弄什么稀奇的蛤蟆昆虫,残酷中透着一股好奇难忍饶富况味。玩了半天,才发觉日九未死,“咦”的一声,复被他胸口的青荧所引,浮肿的眼皮微略撑开,喃喃道:“狱龙原来在你那儿。丫头,妳不是说牠跑了么?怎地舍了这个小胖子?”却是对那魔女见从说。

见从收起双刀,俏脸一瞬间浮现惧色,黑白分明的杏眸滴溜溜一转,似乎转过无数心思,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垂颈俯首:“属下办事不力,求……求觉尊开恩。”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