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六十二折
铜头铁额
陌路情真

“禁牙独木”蔡南枝在越浦近十年,之前在小清河、祈州等地任捕快,资历一向清楚明白。

外地捕快想升调越浦,除须彻查三代身家,还得备妥白银打通关节,才能让自家卷档出现在大人的案头,也不保证能成——毕竟越浦地广人稠,三川汇聚,别的没有,就是事儿多。上头也想任用能吏,免得事到临头没个好使的,倒楣的还是自己。

奉公清白的蔡南枝,自无打通关节的余钱,靠着屡破大案累积名声,尤其在祈州时,曾有一伙作风野蛮、自称“血纹十九煞”的悍匪,公然入城劫掠,当街淫辱杀人,招摇过市,目无法纪;衙门的马弓值未敢撄其锋,连州官都躲回自家宅邸闭门不出,以免成为匪人的目标。

蔡南枝独力追踪血纹十九煞,带回一挂十九枚头颅的麻绳串,以及一身惨烈伤痕,自此名声大噪,被越浦城尹破格擢升,收入幕中;要不多时接任总捕头,至今将届十年。

与蔡南枝同事过的捕快,不以为蔡老总是那种见微知著的神断型,他是踏平现场千百回,不屈不挠,凭毅力破案的老派作风,由此更得衙差们敬重。担当若此,老总公余绝不应酬、毫无情面可讲的毛病,上司下属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以为意了。

违命侯这番话,就算当着全衙门的面说将出来,十个里怕有十一个不信。然而蔡南枝只抿嘴不语,两只粗厚大手攒紧成拳,捏得格格作响,浓眉下的铜铃眼死盯着足尖三尺前的青砖缝,目光像要插进地里似的。

最初,封有“赤尖铜额应伏法”字条的黑函是放在他家的书案上。

蔡南枝的俸禄请不起婢仆,家里也没有间置的空房,只一位同里老嬷嬷隔三差五来帮忙打扫洗衣,给点零钱干肉便能打发。所幸老妇人并不识字,以为是衙门公文,连碰都不敢碰。

过没多久,黑函又出现在床头、院里小几……直到在衙门案上看见那熟悉的褐纸粗封,蔡南枝终于明白自己没有说“不”的权利。

来到越浦之后,他和贺老四——现下得管叫雷门鹤雷四爷了——在公开的场合见过几回,老四对他使了眼色,蔡南枝装作不知。贺老四向来是他们中最聪明的,料他无意叙旧,不曾私下来找,仿佛两人真是陌路,此前未曾相识。

但主掌三川第一大帮、身为越浦五大家门面的雷门鹤,怎会没须用越浦总捕的地方?老四却始终没来过,说不定还挡过他人欲寻的门径,蔡南枝总能维持他两袖清风、一穷二白的小日子,罕受打扰。

光是这份“形同陌路”的心意,他便很承贺老四的情,只消几位太保别闹腾太甚,蔡南枝多半视而不见,任手下收赤炼堂的黑钱办事。

黑函恫吓不是贺凌飞的作派,蔡南枝不想为此打破“绝不接触”的铁律,徒然把自己投进旧日梦魇的黑窟窿里,与十五飞虎、赤尖山等亡灵纠缠不清。他未向贺老四求援,默默接受黑函的指示,趁吴老七等人下工后潜回衙门,于内监的天佛图字间描入术法符箓;今日更向有司告假,携火号埋伏于此。

“为防尊驾动什么歪脑筋,”违命侯的声音又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本侯须得据实以告:早在术法封闭大院前,这位躲在南监里的总捕大人就被本侯发现,颈后挨了一下不省人事,所有该看的、不该看的,该听的不该听的,蔡捕头是既没看见,也没听见。

“尊驾若不信,尽管找蔡捕头问去,什么时候往哪里找我不管,但蔡捕头要缺了一丁半点,或被我知道吃了什么零碎苦头,尊驾这笔生意的预付,本侯绝对如数奉还,教你知道那叫一个值。”

黝黑的山村少年以扇掩面,露出精光暴绽的眼睛,刹那间竟教人难以逼视。

“蒲宗做生意,标准只有一个,就是本侯高兴!什么叫在江湖上立足,蒲轮瞽宗几时在江湖上立足过?连这都不知道,找蒲宗谈个屁!”

殷横野面色阴鸷,眸光一霎数变,阴晴不定。

违命侯敢撂话,代表蔡南枝这条线已无追索的价值。

蒲宗未必是欲保其人——区区一名过气匪寇,哪里值得蒲宗之主翻脸讨保?违命侯的话乍听霸气,实则硬中带软,更像划下一条红线,暗示对手不得轻越,遵从则两造相安。这是以战逼和之意,“和”才是彼之所欲。

而这条红线,怕连桑木阴也一并划了进去。与这场鉴真辨伪的试验之战相关的所有人,包括马蚕娘、聂冥途、蔡南枝,以及越浦衙门一干人等,都是违命侯划定的禁区,不逾此限,蒲宗便不会站到殷横野的对面,在越浦接下来的纷争里继续旁观袖手,一如往昔。

马蚕娘便未死,在萎珠的秽染下肯定讨不了好,否则早在此间等自己,一偿新仇旧怨。萧谏纸那厢少一名峰级战力,不算偏离计画太远——殷横野评估损益,决定接受媾和的提议。

“宗主有言,无不凛遵。就此别过。”双掌交叠,微微一揖。“请。”说着转身行出,并未施展峰级身法,不高不矮、毫无特征的背影转出衙门,转瞬便消失在人群中,谁也没有多看一眼。

违命侯意外深长地目送,片刻才转向一言不发的大头矮汉。“那厮是聪明人,我料他不会再去烦你。若找上门,也毋须担心,他问什么你答什么,照实说便了;你骗不了他,也没必要骗他。问完了自会滚蛋。”

蔡南枝扮演的角色,早早就被违命侯识破,打晕了扔屋里,三虎鏖战蚕娘的过程、骊珠受邪秽所染等,蔡捕头确实不知,更不知道违命侯藉极衡的赤心三刺功解开了秽染。蚕娘元气稍复,便即自行离去。

殷横野的猜测无差,违命侯借喻喻人,明说总捕,实指蚕娘,以断去殷横野在此上下其手的空间,划下双方的止战基准。若逾此线,蒲宗将介入事端,隐圣阵营又多一名三才五峰等级的对手。

“那三具遗体,是你昔日赤尖山上的兄弟,做为本侯保你一命的交换条件,交由你来收埋,相信戈卓、极衡等三人亦感欣慰。至于聂冥途,可没这么容易死,正所谓‘祸害遗千年’,给他找个大夫瞧瞧,续上性命,再扔回牢里烂着。”从腰带摸出一小锭澄黄元宝,抛入蔡南枝手中。

“你这三位兄弟并非好勇斗狠,才横死于此,而是以性命为质,耗费十三年心血苦工,为本侯办成一件事,交换蒲宗查出‘虎首’韦无出的真身,为亡于赤尖山的众兄弟报仇。他们轻生忘死,心念一专,以本侯看来,实乃义士,希望你好生安葬。”

蔡南枝捏紧拳头,壮实的身子簌簌发抖,仍是死盯着青砖地缝,不发一语。

违命侯罕见地敛起轻佻之色,和声续道:“他们只是选择了和你不同的道路,并不会因为你珍视自己的性命,没有同他们一样舍生,便成为辜负弟兄的叛徒。他们一直都知道你在这儿,却一次都没来找过你,正因为希望你能代替他们,好好地活下去——我是这样想的。”说了三人投靠雷门鹤,在越浦城郊待得大半年,乃至暂代“指纵鹰”首脑之事。

蔡南枝终于有了反应,愕然抬头,仿佛难以置信。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第二次机会。你很珍惜现在的生活,他们也是。好好送他们一程,你我……应该不会再见面了。韦无出伏法后,我会派人报与你知。”拍拍矮汉的肩头,轻挥小扇,一跛一跛地走了出去。蔡南枝默然良久,拖着沉重的脚步,踅入天井,抱起极衡道人逐渐僵冷的遗骸。

老八的模样同记忆中差别不大,双目紧闭、嘴角微扬,看似睡着一般,不知怎的,却没有半分真实感,仿佛臂间所揽,是一具雕塑精巧、栩栩如生的假人,虽然肖似,但就知道是假的,而非赤尖山上那个动辄掀桌咆哮,一言不合,便要拔刀见血的“暴虎”极衡。

“你们……怎地这么傻?好不容易……才活下来……”他轻轻摇晃着老兄弟,喃喃低语,开口才发现声哑如喑,难以成句。“死了……就什么也没了啊,傻瓜!傻瓜……傻……”

云翳渐起,遮去投进天井的骄阳,风刮桐叶猎猎摇枝,连轰响的蝉鸣仿佛都被风叶梳散了去,空旷无人的青砖场上说不出的寥落阴碜。风里,矮汉紧压在兄弟胸口的呜咽声断断续续,死命将嚎哭吞入腹里,恐为人听……

◇◇◇

老胡的葱肉火烧煮火锅,终究是没能吃成。

灰袍人无声远飏,脱离战场不知何故,总不会是怕了人多,又或真被破野之弦所制。这代表殷横野下回出手,即以敌暗我明之势开局,加上三才五峰等级的非人战力,结果简直毫无悬念。

奇宫风云峡一系,此役算是正面杠上了对子狗,就算头一个遭受报复,也不奇怪。打是打不过的,起码可以躲;秋霜色与耿照约定了联络之法,却未留下去处,偕聂雨色速速离开。料想二人与韩、沐会合后,该会沉潜好一阵,待风头过去,再作良图——

秋霜色坐镇风云峡,一直是奇宫余脉判断韩雪色只是暂避风头,始终会回转龙庭山的重要依据。是以各脉皆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只有毛躁无谋的惊震谷率众来追,才有“荒魔”平无碧惨绝于聂雨色之手一事。

岂料风云峡从一开始,就打着收拾包袱走人的主意,秋霜色正是最大的疑兵,为韩雪色争取到宝贵的时间,得以从容退至越浦。

待各系惊觉小琴魔失踪、韩雪色早带走了象征爵位的“九曜皇衣”,怕立时便炸了锅,再也按捺不住,追兵势必倾巢离山,翻遍东海道每寸地皮,将叛逃的奇宫僭主找将出来;谁先逮住韩雪色,在选拔新宫主时便能掌握话语权。残酷的夺位之争,现在才正要揭开序幕。

自顾无暇的风云峡四少,不宜再涉入与隐圣的纷争。此战聂雨色等实已付出太多,也承担过多的风险牺牲,耿照自觉没有立场请求他们,继续投入这场绝望的对抗。

“以典卫大人与我风云峡的渊源,”秋霜色似是看穿了他的犹豫顾忌,淡淡一笑。“大人之事,亦是我风云峡之事,料想宫主也会这么说。此际分力则弱,图穷匕现时,典卫大人勿忘我等。”

“就是打架记得叫人啦,一起干死对子狗!没事我们先躲着,免得先被对子狗干死了。”聂雨色帮忙翻译。与老胡、罗烨等抱拳告辞,二少相偕而去;临行前聂雨色头也不回,只抛下两句:“多想想活人的事,死了的就别想了。”胡乱挥了挥手。

胡彦之怪有趣地目送他离去,抱臂抵颔,大拇指擦刮着青碜碜的胡髭,笑顾耿照:“他没头没脑的说什么呢?好端端的哪个又死了?”耿照神色木然,片刻才摇头:“我也听不懂。”

衙差奉命查抄沉沙谷,除烧毁的百品堂,其余屋室所藏文档,指不定是阴谋罪证,须得一一封存。抄家是门技术活儿,为此特意从城里又叫了几拨人,大伙兴致勃勃,抄得不亦乐乎。至于一干秋水门人,通通押回待审,衙门忙到夜里仍是灯火通明,加倍关照起不文居的生意。

萧谏纸回到驿馆,拒让大夫查察伤势,依旧怀抱焦尸,一个人锁在屋里。老人模样着实吓人,加上抱尸异行、坚不就医,背地里流言四起,都说台丞疯了,未及入夜便已传开,公署间多有所闻。

巡检营这回算是立下大功,军士却无一丝欢腾雀跃,包括队长章成在内,共计折损一十三员,俱都死无全尸,举营气氛哀沉。典卫大人略作抚慰后,由罗烨带回驻地,收殓遗骸。

耿照在回府之前,先去了趟将军驻驿,任宣腿脚好得大半,已返回岗位,说将军午后精神不济,正在小憩;考虑近日将军夜里似乎睡得不好,没敢叩扰。耿照讨了笔墨,将谷中事略写成笺,交任宣转呈。

他藉求见慕容之便,先打发老胡回去,返回朱雀大宅的路上,悄悄绕往萧谏纸处,未经通传,悄悄由后院翻墙而入,潜进内室面见台丞,密谈了大半个时辰才离开。

有胡大爷先行带话,待耿照归宅,符赤锦、薛百螣、绮鸳等已在大厅等候,要不多时,漱玉节与蚔狩云亦各自赶到;阴宿冥远在阿兰山,白日里为孤竹国的重臣所环绕,殷横野就算要出手,也决计不选这般麻烦的目标,暂且没知会她,以免媚儿冲动行事,反倒不妙。

耿照将沉沙谷外与殷横野鏖战的经过,概略说了一遍,众人听得惊心动魄,面面相觑。

“……连慕容柔麾下数百铁骑都奈何不了他,殷贼之能,莫非鬼神!”

薛百螣面色铁青,拗得指节格格轻响,沉吟道:“没奈何,只能点齐本盟内所有喊得出名号的高手,南冥亦须召回,与之拼个玉碎。何神君那厢我且修书一封,让黑岛潜卫连夜送去。黄岛能人甚多,就算武功拼不过,不定能如奇宫聂二般,以遁甲之类的异术奏功。”

“就怕敌暗我明,殷老贼个个击破,纵使集结了本盟高手,他也不来与我等正面放对。”蚔狩云神情凝肃,摇了摇头。“依老身之见,不如众人退入冷炉谷,暂避风头。三才五峰本领再高,也飞不过冷炉禁道;待殷贼松懈下来,再排布合力狙杀之计。”

耿照竖起单掌,厅内顿时一静,众人投以注目,专等盟主裁示。

“蚔长老说得有理,众人即刻收拾,连夜入谷,免为殷贼所乘。”

符赤锦听出不对,强抑忧色,蹙眉脱口:“那你……那盟主呢?盟主不去冷炉谷么?”

耿照缓缓摇头。

“我不去。宗主,恐怕潜行都的姊妹们也暂时不能入谷,起码数日之内,还需要她们助我一臂之力。”

漱玉节从容道:“不惟潜行都,妾身愿长随盟主侧畔,共御强敌。容请盟主不弃。”要换了别的场合,不免受人腹诽,怎么听都有荐身席枕、勾引盟主的嫌疑,这时却说中了众人心思,赢得一片附采。

耿照举手止住鼓噪。

“今日之后,殷贼将以舆战决胜,我与萧老台丞皆是替罪羊;谁要伤了我,怕殷贼要与他急,眼下并无急切的危险。若是一走了之,正遂其意,倒像畏罪潜逃,跳到海里也洗不清,反而便宜了贼人。

“散播流言,正是潜行都诸位姊姊的拿手好戏,这一阵尚有攻防,不得不多多倚仗。万一殷贼不利,必以诸位性命安危相胁,故避于冷炉谷中,令其难以出手,才有继续对抗的本钱。”

薛、蚔还待相劝,见盟主心意已决,再难撼动,横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遂依令而行。耿照让李绥尽起宅中金银,发给婢仆们半年工资,连夜打发回乡,承诺事过之后,必召回任用,一切如故。李绥欲留,耿照不允,中年管事想了一想,小心斟酌道:

“小人就是个拿钱办差的,与东家非亲非故,实因无处可去,才与东家商量,暂留于此。这宅子里开门关窗,总不能没个照应,若有什么变化,随时打发小人便了。东家看这样……行不?”最终还是答应了他。

符赤锦回房收拾细软,耿照推门而入,与她并肩坐在床缘,握住她温软白腻的小手,凝着桌顶灯花摇曳,半晌无话。

“我不哭,也不闹着留下来陪你。你说要怎么,我就做什么,一点也不让你烦心。”宝宝锦儿强自微笑,盛着两丸黑水银似的翦水明眸里泪花打转,硬是不让淌落。“但相公心里有什么,都要告诉宝宝,别独个儿在心里苦,好不?”

宝宝,是我的七叔……我的七叔死了。我亲手化去他的尸骸,还对人说我不认识他,说那不过是个犬死道旁的无名小卒——

耿照几乎忍不住要倾吐一切,就像过往那样,但萧谏纸阴冷决绝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屈咸亨三十年前便死了……世人没有一刻忘记过他。死在山上的无名尸,决计不能是屈咸亨!”

他轻拍了拍少妇的手背,对自己也对宝爱的玉人狠起心肠,不去看她泫然欲泣的绝美泪颜,自床沿站起身。“别担心,宝宝。一切……一切都会好好的。你在冷炉谷等我,待此间事了,我陪你送大师父、二师父回乡。”

大宅一夜间撤得干干净净,只留下扫地开门的李绥。

绮鸳在另一处乌家物业里建立据点,饶是加紧手脚,仍花去大半夜时间。天未大亮,潜行都倾巢而出,于全城各处搜集情报,掌控不同版本的流言耳语。

但殷横野动作之快,仍超乎耿照预期。

沉沙谷的骚动,昨儿未入夜前已在城中流布,说是南宫损勾结匪徒,行刺萧老台丞,以失败伏法告终。而后萧谏纸回城,状若疯狂的抱尸异举令传言一变;巡检营载运死者入城,遭人目睹尸骨无全的惨状,流言再度歪曲变形——

“这人很厉害。”绮鸳呈交报告时,难掩那份挫败与不甘愿,不能尽情地贬低对手,令少女极不痛快。“不断被修正的谣言,传播速度最快,效果也最好。定于一尊的说法,三岁孩儿都不上当。”

天明后陆续回城的越浦衙差,终于交接下班、准备打道回府的驿卒,持续为谣言添砖加瓦。到得这一日的晌午,几已勾勒出殷横野想要的结果——

死者是剑冢的副台丞谈剑笏,及秋水亭主南宫损,活着的是萧谏纸。加害者与被害者的角色,在此产生了微妙的错置。

萧老台丞是武烈帝的功臣啊,忒有名望的人,岂能无故行凶?哎呀你不晓得,听说在沉沙谷搜出了证据,萧谏纸不是好人哪,搞出了个叫什么姑爷的神秘组织,想要造反……

前些日子流民围山,不是有帮黑衣人搞事?就是那捞什子姑爷啊!

你别笑死人了,什么姑爷,我还姑奶奶咧!是“姑射”!我五姑父他六姨的大儿在将军手下当差,说慕容柔早就暗中派人查这个姑射了,没曾想,居然是从龙功臣萧谏纸搞的花样!

听说那谈大人刚正不阿,疑心老萧有猫腻,与南宫损商量举报,老天没眼,消息走露,萧老儿先下手为强……沉沙谷里找到了南宫大侠与谈大人的亲笔书信,说在白城山谈大人屋里有证据,县令已派人去搜。这要查出铁证,啧啧,萧老儿要诛九族啦!

殷横野虽受“不使一人”的誓言所制,不得不交出东海儒脉的权领,却总能变着花样利用资源。这散播流言的系统连绮鸳都觉高明,背后不知是何等势力精细运作。

耿照一夜无眠,在李绥的伺候下梳洗更衣,换上正服,待慕容柔传召,然而直到傍晚,李绥进房问膳,都没有来自将军驿馆的消息。

等到第三日上,耿照终于按捺不住,命李绥备车,往驿馆求见将军,谁知又吃了闭门羹。“娘娘有命,让将军走一趟栖凤馆,已去一会儿啦。”任宣神色古怪,耿照心觉有异,低声道:

“我写的便笺……将军看了么?”

“我当日便已呈交。”却未正面答覆将军看了没。

耿照沉吟片刻,面上不露声色,微笑道:“任兄气色不错,脚伤好全了罢?”任宣拱手道:“托大人之福。”犹豫了一下,见堂外无人,仍是着意压低了声音:“大人自好回转宅邸,近日之内,暂且休来。小弟猜想将军公务繁忙,日日皆要外出,大人恐怕遇不上。”

——这是将军的意思。

耿照警省过来,起身告辞,途经萧谏纸的驿馆,其外并无官军把守,显然镇东将军未以犯人目之。

流言在几日内,越传越不像话,有真有假,唯一不变的是细节渐多。“姑射”与刀尸的关连,近期武林事如何起于“姑射”……市井里随便拉个人来,都能说上一大套,个中不乏萧谏纸为迟凤钧等备下的脱罪说帖,消息若非萧老台丞所释,代表迟凤钧早已变节,又或打从一开始,就是平安符阵营的反间。

失踪的琉璃佛子亦是“姑射”成员之一,还试图侵犯皇后——传到这份上,始终装聋作哑的慕容柔也成箭靶,盛传他之所以包庇萧谏纸,迄今尚未押人取供,怕与“姑射”之间千丝万缕,死活脱不了干系。

慕容柔八风吹不动,旁人可捱不住这块饵香,纷纷出手。

白城山在行政地域上,属西城县与峒州所辖。埋皇剑冢的正式署衔乃“东海道行司礼台”,名义上是直属礼部的朝廷机构,地方官哪里管得?况且礼部尚书最多三品,见了堂堂正二品的司礼台丞,还得毕恭毕敬行礼问好;小小知县知州,逢年过节没敢少了上山问候,哪来的胆子争辖权?

然而,查抄沉沙谷的事甫一传出,当天西城县令就带人上白城山,从谈剑笏的房中秘柜搜出厚厚的手札书信,极陈萧谏纸阴谋造反、策动武林的各种迹兆;接连数日,峒州知州房书府更是扣押了十几箱的“证据”,连同挺身指证的院生二十余人,在峒州州衙的大队武装衙差,以及镇海镖局高手的保护下,往京师平望进发,为揭发这桩谋反大罪的壮行吹响了第一声号角。

耿照对慕容柔的智慧深具信心,知将军不会被流言蒙蔽,但不管不顾当没事人儿,似也太狂了些。将军毋宁是在等待,问题在于:将军等的,到底是什么?

李绥每日晨起,伺候典卫大人用过早膳,便依大人吩咐,将朱雀大宅的正门全开。“待有官兵来锁我,你就赶紧从后门离去,细软记得提前收拾妥贴。”耿照笑道。“我是希望他们快些来。”

李绥也拘谨地笑了,答得小心翼翼。

“东家吉人天相,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翌日没等到官兵,倒是胡大爷上门了。

胡彦之的追踪术天下无双,从违命侯眼皮下都能走脱,没有躲起来避风头的道理。况且耿照以盟主之尊号令七玄,可管不动义兄,胡彦之这几天在外头走动,不时支援策应潜行都,帮助甚大,狠狠掳获了一批花样少女心,被绮鸳列为不受欢迎的榜单之首,自也不在话下。

他将一卷榜示“啪!”拍在桌上,神情凝肃,罕见地全无戏谑之意,半点笑不出来。“这玩意最早出现在越浦衙门后进的墙上,后来桥市、各大城门早市……都能见得,揭都来不及揭,直想一把屌火烧了干净。”

“这是什么?”耿照本欲开展,胡彦之却不挪掌,直勾勾盯着,打算先给他做心理准备。“有人公布刀尸的名单。我先说了,有你的名字,天字第一条,赏脸得很。”

(终于来了!)

耿照点点头,胡彦之见他无有诧色,显是意料之中,扬眉:“……你连这个都想到了?”少年不置可否,就着桌顶摊开皱巴巴的榜告。

那黑榜之上墨迹淋漓,字却不怎么好看,色甚乌浓,不知怎的有几分血书垂流之感,可想见贴满街角时,那股子碜人的阴森可怖。

妖刀附体,血流漂杵,姑射刀尸,助纣为虐

白日流影城耿照

指剑奇宫沐云色

水月停轩黄缨

水月停轩碧湖

虎王祠岳氏岳宸海

焦岸亭崔氏崔滟月

“殷贼冲着我来,并不奇怪,风云峡此番大大得罪了殷横野,沐四公子列名其上,亦是理所当然。阿缨与碧湖姑娘在江湖上毫无名气,一次放上两名水月停轩的弟子,怕是意在红儿,乃至红儿的师傅杜掌门——”

“碧湖是我同母之妹。”胡彦之提醒他。

耿照猛然省觉,终于露出一丝动摇之色。

原来不是针对水月停轩或杜掌门,自始至终,殷贼的目标就是老胡的母亲,胤野胤夫人。

“我问过兄长,为何要将小妹炮制成刀尸,他从未正面回答我的质问,似有难言之隐。我有想过,或许……是我母亲的意思。只是直觉而已。”老胡肃然道:

“小耿,我得暂时离开你一阵了。小黄缨在冷炉谷不会有什么事,但碧湖还在朱城山,独孤天威和你那二总管不在城里,万一有什么浑人对她出手……我没法原谅自己。”

耿照欲言又止,最后只点了点头,与义兄把臂交握。“一路小心,尽快将碧湖姑娘接回冷炉谷,我这儿还有些事需要你照应。”胡彦之笑道:“快则五六日,至慢也就八、九日,你撑着点,别自个儿玩脱啦。”以策影脚力,一日半来回不成问题,但碧湖有伤在身,昏迷不醒,套辆平稳的大车载回冷炉谷,差不多就得这般辰光。这还没考虑进出流影城带人的难处。

胡彦之离开前,掏出另一份告示摊在桌上,与前一张并置。

“妙的是,刀尸名册居然有两份。这份上头除了鹿老杂毛的私生子,其他全是死人,就算鱼目混珠,也有良心得多……该不会是你写了教人贴上的罢?那个郁穆言又是哪来的某某?”

“不是我写的。”耿照忍着笑意。“我猜是剑冢遭妖刀附体的院生,遗体被携至灵官殿里的那位。”这份名单显是萧谏纸所流出——即便不是他亲自动手,该也是先前所留的后着。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还有人对殷贼的抹污手段还以颜色,少年心中不无宽慰。

“将军麾下的少年典卫竟是刀尸”一说,将这场流言混战,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峰。原本日日中门大开的朱雀大宅附近,没少了探头探脑的好事之徒,想窥得什么隐密,好向人说嘴;刀尸榜一揭,大宅四周的街道上野狗都不见一条,谁都知道铁骑将至,少年得志的典卫大人转眼陷身囹圄,差别在于谁来拿人而已——

是被逼到极处,不得不押审爱将用以自清的慕容柔,抑或额手称庆,终于逮住镇东将军一条软肋的诸多政敌,打算大展拳脚屈打成招,一举推倒宰制东海多年的最后将星?

但谁也想不到,来的竟是金吾卫。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