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五十二折
为与君遇
千载乖离

刑狱自古如阿鼻。狱卒一行,原是百工里的最底层,地位甚至不如屠夫妓户,乃不折不扣的贱役;偏偏在狱里,牢卒吏目握有极大的权力,恁是皇亲国戚,一旦投入牢笼,就是这帮人的俎上肉,不拿出银钱好生打点,拷打凌虐还算小事,丢掉性命都不冤枉。

寻常百姓非不得已,绝不见官,唯恐不小心被衙差骗进班房,随便找个理由押起来,就是让家里人拿银两来赎的意思。没钱或给得不够,大牢里就是活生生的地狱,上至平望的京兆狱,下至各地的郡狱县狱,都是如此。

东海为文明之始,三川又是财富集中之地,不比西山南陵,狱政相较起来是人性许多,光越浦地界便有四处监狱,各有区处:

邻近西市的西狱规模最大,是正式关押囚犯的地方,又称大狱,设于此间,据说是为了斩首弃市之便。专囚女犯的掖庭狱则在城北,雇有干练的仆妇看管,呼曰“官媒婆”,一般衙役不能随意进出。

慕容柔为制三川,在谷城设营练兵,营里也有牢狱,将军府所抓犯人,不在靖波府狱便在此间,审、判、刑、决都不干衙门底事。如城尹梁子同在论法大会上被捕,即押入谷城狱,未经将军许可,辕门直如天堑,天皇老子也见不上。

城尹衙门里亦有牢房,在大堂右侧,与官差当值的班房只隔一照壁,称为“内监”。

衙门是城尹大人办公的地方,周围多有公署,圈着黑牢刑室,哀声越墙,恶臭难当,不免有辱斯文。

就连这里的三班衙役,地位也不比寻常郡县,架子甚大,哪里肯干狱卒?只押些克日将审的轻犯、证人之流。东西南三厢牢房,木板门惯常是不锁的,房里床榻桌椅备便,后进还有专用的井栏茅厕,在此候审的人可自由走动,若舍得花钱,衙门后巷不文居的葱肉火烧、燠爆兔肺,都能央人帮忙买来;若非各房只在高处朝外开一小窗,窗上嵌着狭仄铁槛,略有几分刑狱的森严气氛,内监看来就是座普通大院,同衙里余处并无不同。

聂冥途关在内监的北面牢房里,厚厚的木板门倒是上了锁的。

吴老七按典卫大人吩咐,特地从西狱弄了副二十斤重的铁叶团头枷,给这妖怪似的秃囚戴上,因他双手打折,大夫看过后说是不能上铐,双踝戴上脚镣,腰间拴条两尺来长的铁炼,一头钉死在砖墙上,不碍吃饭拉屎便了。

房里四面抄满符字,是照着典卫大人的经书描的。吴老七找仨练过字的同僚帮忙,足足描了三天,写完再髹一层桐油,风干后泼水也洗不掉。

“……这是镇邪用的呀!”吴老七的同僚边髹漆边嘀咕:“怕泼黑狗血坏了,魇镇就不灵啦。我从前在小河县看过一回,哎呀那个邪乎啊!”

“你就吹吧,小河三年你哪天不喝得醉醺醺的,能记事才邪乎。”旁人尽皆大笑。

说归说,打那名唤聂冥途的妖人囚入北房,衙差们便有意无意地避走内监,到了夜里,索性溜到对面东院的弓马值处蹭火锅。认真守班房的除了总捕蔡南枝,就只有藉酒壮胆的吴老七自己了。

这几日慕容柔多在谷城办公,没了猫儿舔爪虎视,衙里直是群鼠乱舞,迟到早退开小差,颇有点恢复往日太平的味道;未至晌午,班房内空空如也,唯二当值的两名衙差在不文居吃喝正欢,反正总捕头请假、城尹下狱,无人照管,铁了心在店里喝到换班,自不会留意对面一抹银光掠过檐角,倏忽没入内监墙内。

蚕娘初至衙门,地面不熟,但在银发女郎的灵觉之前,狼首的血腥兽臭便是最好的指引,狐尾般的润泽银发贴墙瞬转,无声无息分断铁锁,留于地面,身影直到聂冥途前才又凝形。

“……起来!”

女郎咬牙开声,聂冥途蜷缩成一团的身躯,连同房内诸物,呼的一声齐翻了个圈,如遭巨浪所掀,落地的瞬间像撞着某种无形软垫,势子一缓,又似浸入浅水,发出的声息还不如掀起时呼啸。

只聂冥途撞上砖墙,重摔落地,木枷铁炼撞在身下的厚草垫——内监里唯有北房是无床的,用以关押刑犯——上,只发出些微声响。

狼首头晕眼花,依旧紧闭双眼,不敢张开;鼻翼歙动,嗅出幽馥的女子体香,咬着满口血狞笑:“都说美人多刺,有话……不能好好说么?”蚕娘一哼,高瘦的老人维持着熟虾般的蜷姿曳地滑开,如遭山洪冲走,“砰!”背脊撞墙,一口血喷得老高,浇落满头尘灰。

“再说废话,我让你悔生人世!”

小手一扬,剑片“笃!”插进聂冥途右胸,明明是截面平滑,却嵌进了老人嶙峋露骨的胸膛,痛得狼首颤身闷哼,灰沫混血溢出嘴角。

聂冥途右手吃力摸索,片刻才露恍然之色。

“是……是‘平安符’哩。给我的那人说,只要拿着这玩意儿,老狼怎么都不会死。栽在耿小子手里时,靠它捡回了一条命,今日不知道还有没有效。”

蚕娘美眸如电,凝功锁脉神威之至,狼首喉管冲凹,差不多就是柔荑大小的印子。“说!谁给你的?”

“那、那人没……没亮字号……”

“嘴硬啊,聂冥途。”女郎冷笑。“看你喉咙有没这般硬。命只一条,玩完儿就没啦,想清了啊。”玲珑剔透的指尖一收,聂冥途死死捂喉,却探不进木枷颈围里,仿佛被无形之物挡住。

“是死穷酸……殷、殷……横……”

他拼命吐出字句,欲抢在钳制收紧之前,而女郎似无停手的打算。“我……没见到……当年……在圣藻池……嗅过他的味儿……错不了……是那厮……咯咯……死……穷酸……坑、坑了老子……呜呃……”

蚕娘劲一收,聂冥途高高吊起的肩颈垂落,大口吞息。

“他还说了什么?你们在哪儿接的头?”

聂冥途艰难摇头,片刻才道:“没……没接头。老狼只同他说过一回话,脸都没见着。他……那厮让伊黄粱在老狼身上开了个口子,塞进一枚珠子,说是能练回青狼诀,还换了根獒屌,乖乖比驴货还大——”

蚕娘柳眉一蹙,冷哼打断:“……拿来!”

聂冥途闻言,忙去解裤腰。“咱们俩又不熟,怎么好意思呢?我身上有伤,要是表现得不好,你可别以为老狼不行……”

蚕娘手一挥,聂冥途背脊贴墙,整个人被一股水流般的巨力叉起,静水遽涌间至柔化为至刚,木枷迸毁、囚衣裂张,灰瘪的肌肤被压得绷出胸肋骨架,着力点一路上移,终在左胁近心处凸出一枚血瘤般的物事,约莫核桃大小,被极度撑紧变薄的皮肤下,那物事看来也像核桃,皮肉血筋无法尽掩表面头髓似的缠错纹路。

女郎走近,锁限的威力随之增强,聂冥途整个人呈“大”字形被压上墙,隐约传出骨裂闷响,连空气都快吸不入肺,遑论出声。蚕娘才不管他的死活,指尖隔空往血瘤上一划,裂开一道俐落细口,皮肉自行滑褪,像被挤出果肉的熟透果皮,连血都没溢半点。

身形细小的银发女郎踮起脚尖,从创口内摘下那枚乌青青的肉核桃,曳着披缎似的长发退回。锁限一除,狼首跌落在地,身躯颤抖,蚕娘可没打算饶过,凝目一睨,嵌于聂冥途右胸的剑片又陷入分许,如鬼魅所为。

剑入肺叶,聂冥途痛苦呻吟,鼻下呼出连串血泡。

“殷老贼同你说,这剑是哪来的?”

“什……什么剑……呃啊!”鲜血溢出口鼻,眼看狼首将有性命之忧。

“现在你知道是什么剑了。”银发小人儿蔑笑如霜,眼里却蕴有怒意。“说!这灵蛇金剑是从谁手里得来的?”

她一眼就看出剑片的来历。

云山两不修中“湎淫不修”须纵酒的灵蛇金剑,在东北五岛七砦十二家当中赫赫有名的,配得上须纵酒的名声修为,是他平生拥有的十七柄名剑里,唯一携同归隐的一柄,可见爱甚。

当日蚕娘在邬家庄被灰袍人打伤,拖命逃回宵明岛,重履东海头一件事,就是往云山拜访须纵酒和莫壤歌,却在竹庐内寻到两人之尸,从尸身的风干情形判断,竟已死去多年。

——东海剑术名家甚多,为何她起心欲访者,头一站便是“云山两不修”?

在女郎内心深处,始终回避这个问题,仿佛不去想它就毋须面对,直到在耿小子的书斋桌上看到这枚剑片。

剑片无疑来自灵蛇金剑。这柄剑在某次比斗之后,因须纵酒发现自己是连斗的第二场,以对手之年少,又是一介女流,居然没能立分胜负,于是爽快认输,同时感于老兄弟莫壤歌淡泊弃剑,境界超然,遂折了金剑,从此退出江湖。

折断的后半截灵蛇剑,被须纵酒送给此战的对手,当是嘉许后辈,不无传承之意。蛇舌状的分岔剑尖则一直在须纵酒处,搁在云山竹庐的酒瓮里,似被当成酒杓使,蚕娘收埋须莫二人时,将其与须纵酒同穴殉葬,以慰在天之灵。

这片“平安符”只能来自于后半截的灵蛇金剑。

剑片上的烧灼痕迹,代表它出自火场。虽无进一步的证据,但蚕娘活到这把岁数,只同一处火场有关,她任性地视为是从邬家庄余烬中所得。

也就是说,持有后半截金剑的凶手,与灰衣人——姑且当是殷横野——联手,将邬家庄上下一百卅七口屠戮殆尽。蚕娘赶到时,误中灰袍人的六极屠龙阵陷阱,险死还生,却没能见到另一名剑手。剑片该是在灭庄的过程中受到激烈抵抗,金剑再折,从而留在烧毁的火场。

萧谏纸的现场还原报告,明白指出剑手在庄内受挫的迹兆,强烈支持了这个论点。

或许持灵蛇金剑的凶手,自觉无颜与女郎相见,所以才……不,不对,不是那样的。蚕娘想起在湖庄小岛上,冰火双丹即将巨爆、炸毁一切之际,终舍下爱郎的少女,那无机质似的空洞眼神。

剑手非因愧疚而避开蚕娘,更可能是受了伤,才未与殷横野一道。她非常痛恨这种挫败感,即便予她挫败的对象本无此意,哪怕在旁人看来根本不能称之为“挫败”,依旧无法熨平凶手那异常扭曲的恨火。

设计蚕娘的殷横野,即是当年在湖庄发动儒门五部执令围杀吕坟羊兄妹的灰袍人,从而推断出蚕娘在湖庄拖到最后一刻才出手,不是为保护胤丹书,而是“六极屠龙阵”对纯血的鳞族后裔有绝佳的克制之效,桑木阴之主尤为其甚,故须明哲保身。

这个精准的推论,几乎将蚕娘的性命留在邬家庄的余烬里。

而焦灼的蛇剑碎片,终将蚕娘和云山两不修、湖庄殷横野连在一块儿。有什么人,能与这些产生交集?

将云山两不修一剑穿心当然是仇恨,虽然两位高人自承失败,但在凶手心中这绝非佳话,而是屈辱,只有扎扎实实将二人打败才能洗刷。

“十年之功,并不足以消弭你和莫壤歌、须纵酒的实力差距……莫壤歌不运内力,只以招式斗你,须纵酒于激战中随意抽身饮酒的从容,你最少要花二十年的工夫,才能追上……”

——诱发杀意的,会不会就是我这几句无心的话语?

书斋里,蚕娘持剑片出神时,这样的念头无数次掠过心版,既令女郎心惊,复令女郎心痛。

能使凶手突破岁月之限,十年内攀至巅峰的,只有宵明岛的《天覆神功》。

但凶手发了毒誓,绝不拜入蚕娘门下,为得到秘笈,才与人合作血洗邬庄。

待得武功大成,她头一个回去找的,就是双双认输弃斗的须纵酒与莫壤歌,只为证明自己真正胜过了这两人,毋须嗟来之胜!

而负了她的薄幸男子,终究落得身败名裂,身死收场——

(丹书啊丹书,我们究竟……放出了怎样的一头怪物?)

说不定……说不定在凶手看来,蚕娘正是一切不幸的根源,杀了银发女郎犹不解恨,须杀掉世上每一个她在乎的、欢喜心疼的人,令她一无所有,带着悔恨虚无死去,一如凶手带着虚无悔恨而活。

平安符——灵蛇金剑的碎片——是整个谜底缺失的最后一块,令蚕娘不得不面对,多年来始终回避的问题与答案。

“……说!”银发女郎将满腔愤恨全发泄在狼首身上:

“殷横野有没有告诉你,杜妆怜在哪儿?持这个信物,上哪才能找到她?这些年她到底躲到哪儿去了?说!”

噗的一声剑片透体穿出,“笃!”没入砖墙,面与墙齐,怕要用上钉凿才能挖出。聂冥途倒地不起,再无声息,只余嶙峋的背脊起伏,血污逐渐浸透身下草垫。蚕娘一怔,意识到自己施力过猛,所幸昔日的畜生道之主命韧亦如牲畜,要换了别个儿,眼下便是鱼死网破的局面。

聂冥途的口供不是什么可靠的铁证,不过对女郎而言已十分足够。萧谏纸那小子早去了几个时辰,该说耿、胡俩小子混蛋透顶,入手这般紧要物证,却未与自己商量,要不昨儿便来拷掠这畜生,还去沉沙谷摆什么龙门阵?吃好睡饱了杀上秋水亭,教那殷小子悔生人世!

好在现下也不算太晚。

马蚕娘并不打算给对手准备的机会。对萧谏纸或有些不好意思,然而殷横野已到付出代价之时,至于是否合乎古木鸢、高柳蝉一方的正义,则不在女郎的考虑之内。

——至于你,杜丫头,这笔帐咱们后头慢慢算。蚕娘要问你的可多了。

女郎无声地叹了口气,正欲离去,省起取自狼首的那枚瘤核尚在手中,虚握肉核翻转打量,不觉喃喃道:“……这是什么玩意?”嗅着一股蛇虺虫鳞般的腥臭气息,却非聂冥途身上的脓血臭味,而是发自此核。

从聂、殷这类坏东西处得来的,十之八九有毒,而虺鳞腥气正是毒兆。

马蚕娘有一物护身,百毒不侵,徒手持握毫不畏惧,禁不住好奇捏了捏,触感彷似骨角,又像厚些的蛋壳,无活物之温软,也不像坚不可摧的模样。本欲随手砸开,想想不妥,取下左耳银饰搓成细针刺入,取出一瞧,并未发黑,起码确定不是毒。

当年聂冥途邪功被废,为“刀皇”武登庸携至莲觉寺囚管,机缘巧合练就一身佛门武功,道魔不能并存,断无再练《青狼诀》的道理。蚕娘判断他是凭借外物之助,才能同使佛手狼诀。

自外物汲取威能,女郎再熟稔不过,说穿不外乎“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八个字。

盖因世上无物不存天敌,终有被克之一日;倚赖愈深,受害愈大。同耿照聊起时,除告诫少年不能过于倚赖外物,以他对骊珠了解有限,恃用太过,难保不会在紧要时刻为其反扑,顺便点破聂冥途兼行佛魔两功的缺陷。耿照牢牢记住,果然制服聂冥途。

聂冥途已无青狼功却能狼化,除殷横野奉上的改良版心法,必是此物提供了邪源。既不是毒,也不是药蛊,“……够邪门啊!”女郎眯着姣好的杏眼,忍不住呢喃。

本代马蚕娘的最大缺陷,就是有着异于常人的好奇心,旺盛到足以超越其明慧阅历,在绝不该出现处冒将出来,造成难测的结果。好在炽烈的恨火最后压倒了好奇心和求知欲,银发女郎还记得该去沉沙谷,杀殷小子个措手不及——

两度交手的经验,蚕娘有七成以上把握,能打败名列凌云三才的“隐圣”殷横野。时光岁月是殷横野的敌人,却不是她的,桑木阴之主仅有生与死的区别,不存在当中名为“衰老”的可悲过程。

事实上,当年在湖庄短暂交手,两人能说得上是势均力敌,但在邬家庄时,殷横野若非预先设下六极大阵的陷阱,决计不是她的对手。这点可能从遇袭负创、由始至终皆处于下风的蚕娘,最终犹能逃出生天,充分获得证明。

较之当年,殷小子徒增年岁,只有益发老迈,血气更衰而已。不给他预先排阵布置陷阱的时间,还不乖乖伏法?

“有……有件事……这个……”

谁知最后,竟是聂冥途止了她的步伐。

银发女郎诧异回眸,望着侧卧撑起的枯瘦老人,颇有些哭笑不得之感。

——便以畜生来看,你聂小子实在话多。

都成这样了还废话!女郎不禁抱臂冷笑。

“至于么你?这么尽心替人家拖延时间,聂冥途,你不是干这种忠义之士的料啊!信不信我撕了你的眼皮,教你的头髓生生沸成一盅豆腐脑儿?”

“哎……没……没奈何,我……我这人就是实诚,拿……拿钱干事,必信必果啊。”狼首口鼻淌血,艰难地支起半身,因痛苦而扭曲的笑容着实惊怖,完全无法和实诚二字连在一块。“死……死穷酸,让我……给挖出珠子的人带……带句话,有点……有点难,我……想想……妈的读书人就是……”

“想起来啦,叫……叫‘物有所极,同类而伤。’”

蚕娘冷笑道:“什么意思?”

“我……我当时也这么问。听……听不懂的东西最讨厌了。”聂冥途咽了口血唾,呼吸总算平顺了些,靠着极大的热情支撑伤体,勉力续道:“那……那死穷酸说,东……东西不管再厉害,找……找到一样的,两边差不多厉害,便……便能伤它。”

“他让你同我说这些,是嫌你死得不够快么?”蚕娘心中恼火,隐生出一丝杀意。“衅语不是教你在这般景况下说的,聂冥途!”

狼首居然笑起来。

“是啊!所……所以我拼……拼老命也要说完……”咧开一张狼籍血口,兴奋道:“这……一听,就……就是马上要出事的节奏啊!”

蚕娘面色微变,忽见数缕青气沿指尖蜿蜒至腕脉,福至心灵:“……是毒!”脱手将那肉核掷出,恚怒之下自不留力,异核在墙上撞成一蓬齑粉,墨绿色的粉状烟气窜绕宛若活物,飞卷而回。

女郎直觉欲避,视界里陡地一青,蛇烟不知是比“分光化影”的身法更快,抑或她根本动弹不得,青气自蚕娘全身孔窍钻入化散,倏忽不见,无臭无味,简直就像焚香般随风消逝。

撞上砖墙的异核残碎,这时终于簌簌落地,色如牙骨,明明破片上依稀辨得原先核桃脑儿似的外型,颜色却与前度全然不同,仿佛俱化青氛,一股脑儿钻入女郎体内。

蚕娘心知中了暗算,骇人的是这一切毫无道理。以她身带神物,根本不可能中毒!世间一切邪秽至此,俱都雾散烟消,怎么可能——

女郎一跤坐倒,极之娇小的婀娜胴体内,有股可怕邪力肆意翻涌,似怨似暴,横冲直撞。自掌蚕娘大位百余年间,从未发生这样的情况,不仅内息无法运使,连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间的平衡都被打破,难以言欲的痛苦衰颓从骨骼深处涌出,摧枯拉朽似的,仿佛下一刻即令百骸溃散……

蚕娘既茫然又骇异,片刻之后,才醒悟这是肉体急遽衰老的感觉。

毕竟她对“老”这件事,已经十分陌生了。只要“蚕娘之力”尚在,继承正统的桑木阴之主便能配合“天覆神功”心诀,永驻青春。然此举违反自然,终须付出代价:

曾有马蚕娘在保持青春活力的同时,仍持续如孩童般长成,也有如本代蚕娘一般,身子不断缩小的;有的马蚕娘半身瘫痪,却毋须将武功练至三才五峰之境,即有隔空移物的异能,乃至窥视人心、鉴往知来等,不一而足。

长保青春,仅是继承“蚕娘之力”的特征之一,正统的桑木阴之主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并与伴随而来的其他征候和平共处,领导宵明岛上下团结一心,在历史的洪流中贯彻使命,绝不动摇。

身子衰颓,乃至周天平衡开始崩溃,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蚕娘之力”出了问题。

银发女郎忍住痛苦,小手解开裹身的白狐裘,松开腰带与里外几层衣襟,露出一抹木红肚兜来,亮滑柔润的冬艳色较桃红更浅,却更高雅耐看,如非肌肤白腻如玉,等闲难以驾驭。

蚕娘扯脱肚兜锦绳,从浑圆绵硕的乳峰间,拉出一只贴肉收藏的同色锦囊,淡淡的青光透出木红缎子,刹那间还以为是豆青或芋紫色泽。女郎低头见得,面色剧变,最害怕的事果然发生,然而却不知其所以。

木红锦囊里所贮,是一枚浑圆如大珠、皮光盈润的蛋色珠子,不过荔枝大小,与寻常珠饰不同的是,珠子表面有一层黏滑异质,细看可见青络遍布,隐隐跳动,宛若活物。

——这样的珠子,世上共有三枚。

其中一枚贮于奇珍“亿劫冥表”,数百年来被星罗海五帝窟奉为繁衍纯血的至宝,因缘际会入得耿照脐内,与他一体共生,再不可分;另一枚则在千年前便已失落,冷炉谷龙皇密窟祭坛上,还遗有被破坏的冥表残迹,未知是何人所为。

第三枚与一胎同胞的另两珠不同,早在鳞族君临东海的古纪时代,便由龙皇玄鳞赐给接天塔的新任祭首。弭平了陵女忌飏的叛乱,经历大清洗的塔中司祭成为玄鳞真正的心腹,她们获赐龙皇“无双之力”的副本,为龙皇钻研神器除武功外的其他可能性——

当然这是借口而已。

伟大的玄鳞疑心佛使终不会交出化龙之法,索性命这些受佛使亲炙、万中无一的聪慧女子秘密研究,以为备案。但不知何故,这段历史的后续发展并未留于宵明岛的秘阁,一如玄鳞的突然消失,成为信史与神话之间的断层,只龙皇的“无双之力”代代相传,用以策立桑木阴一脉的新主人。

化骊珠除了提供源源不绝的生命活力,可转换成浑厚内息,以及为五帝窟诞下玄阴纯血,还有各种难以想像的奇妙用途。不惧邪秽可辟百毒,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既如此,蚕娘又是如何受的暗算?

女郎抑着小手震颤,勉力解开锦囊,见化骊珠表面沾了青苔也似,布满黯污,与聂冥途体内取出的异核极似,仿佛苔霉再吃深些、骊珠再干萎些个,便是肉核的模样——

“……物有所极,同类而伤。”

聂冥途的声音回荡在脑海里。

蚕娘这才发现,自己踏进了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早在殷横野血洗邬昙仙乡、夺走本门重宝的那刻,陷阱便排定停妥,专等她一步蹈入,粉身碎骨。

——“蚕娘之力”来自龙皇亲赐的化骊珠,百毒不侵,专辟邪秽。

——握有化骊珠,马蚕娘便拥有等同龙皇的无双之力,难以击败。

然而“物有所极,同类而伤”。再怎么厉害之物,同属一类即可伤之。

体衰力消的银发女郎望着散碎一地的骨色核脑儿,作梦也想不到,这两件乖离千年的龙皇至宝,竟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重遇,成为重挫己身的一着棋。

(殷横野啊殷横野,原来祭殿中那枚失落的骊珠,居然在你手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