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二十二折
夜刀胜雪
素手合凝

她伸出纤长的食指,指甲轻轻在凉亭木柱上一刮,浓烈药气从漆底裸露的木色中透将出来,连距阶底尚有丈余远的鹿别驾都能嗅得,不由一阵晕眩。

“产自西北天镜原的‘氤香炉木’,将桑椹大小的薄片研成粉末,调水吞服,有宁神安眠、夜寐不惊的奇效。这座‘无殭水阁’里的梁柱,十有八九是以炉木为材,若非大夫让工匠们都含了还神冰片,怕还盖不成阁子。”

修道亦涉丹鼎药石,鹿别驾对“氤香炉木”并不陌生,知其价高难得,在观中丹室,有刨作指甲大小的薄片、贮于密封罐内,头痛或失眠时取若干合药,效果显着。万料不到,竟有疯子疯到拿药材来盖房子,所用材料,就连庭中的植被花树,通通是一路货!被坑也只能说半点不冤。

事实上,无殭水阁的诸般异材虽是伊黄粱指定,光凭他出神入化的医术药学,不足以建成这座殊异的建筑。

为了雪贞,伊黄粱不惜重金,敦请四极明府精密计算,以繁复而庞大的实作数据为辅,计算出各种药材的配比,以免弄巧成拙。逄宫那厢经过三年多的实验,还派遣专人在一梦谷附近开辟苗圃,收集水土信息,这才给出了设计蓝图。说无殭水阁乃合岐圣、数圣双圣之力而成,半点也不为过。

无殭水阁的宁神效果,是由外而内递增,居中这座八角飞檐、曲水环绕的殁丝亭,堪称举阁药力最强处,就连伊黄粱自己,平日也绝少履足,但凡来此,舌板下的还神冰脑决计不能吐出;能不说话,就尽量别张口,滞留时间不逾盏茶,以防药力沁体,于浑然未觉处受害。

因为这并不是毒,没有祛除之法,最好的应对方子,就是离得远远的。周遭环绕的水渠,也是为了将药力缩限于此,避免扩散。

就连谷中风向,都在逄宫的考虑之内,每日傍晚,由谷后刮下的落山风扫过水阁,将满满的药气一股脑儿送进入谷处的密林,盘绕不去,直到夜晚才慢慢消散。

是以林被虽密,无有伤人的大型野兽,这些年来,也不是没有耐心欠奉、气急败坏的患者家属,无视谷口木牌,心急火燎地冲进一梦谷,欲将大夫拖出的。只是入得林中,不知怎的突然心平气和下来,思前想后,终究不妥,末了乖乖出谷,等待伊大夫传召。

这帮不请自来的紫星观门人,算是自讨苦吃。鹿别驾单膝跪地,拄刀而起,自忖尚有一击斩杀这名妖妇的能耐,不知怎的,心底却是千百个不愿意,甩甩脑袋,试图驱散这个念头──定力变差,亦是强烈的宁神药力所致。

在无殭水阁之中,常人会迅速陷入疲惫懒散,自制力急遽消褪,平时不敢触及的虚妄念头,会在某种奇妙的快乐氛围中迅速放大,恍若醺醺,只是斗争心转淡,又不若借酒装疯的醉客。

鹿别驾于药理所知,并未深及这一层,提起棱节七星剑,遥指阶上玉人,咬牙沉声道:“解……解药!”

“没有解药,也用不着解药。”

雪贞似笑非笑,唇抿间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衅意,越是说得温婉,越让人莫名恼火,直想将她一把剥光了压在身下,狠狠教训一番。“鹿真人就当是宁神汤喝多了,有些困乏,赶紧回去睡下,明日晨起,管叫精神饱满,身心舒泰。”

(可……可恶!)

怎么听都像讽刺,他也没天真到信了此言,两手空空离开,以刀剑支起身子,切齿道:“叫……叫伊黄粱出来!未、未见此人,道爷……道爷拆了这座破阁子,拿妳……拿妳抵帐!”末句一出,不觉微笑,颇有一舒积郁之感,胸中烦闷略去。

蓦听一阵嘶嘎刺耳的豪笑,自前院传来:“……说得极好!今日未见伊黄粱,老狼陪你拆了这座阁子,拿这妖妖娆娆的大奶花娘抵帐!”但见乌影翻过院墙,无声落地,却不是聂冥途是谁?

满爪是血、兀自滴着黏腻液渍的兽形凶徒半拱着背,两条粗壮的膀子垂过了膝盖,益发衬出下半身枯瘦如柴,弯如蛙足,模样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与前度不同,他背上背了团破烂被筩似的物事,脏污的长布条如拖把般随风乱舞,才刚落地便以爪掩口,冲鹿别驾大声说着悄悄话:“是说尊驾喜欢清蒸还红烧?我这人一向随和,记得把奶子留给我就行,刚好盛得两盘,其它都归你。”

鹿别驾昏沉了半天,才搞清楚他要吃的是雪贞,腹中酸水上涌,忍着恶心,怒道:“兀那贼子!不……不知所谓!谁与你吃人肉?”

聂冥途难掩失望。“啊,抵帐不是吃么?奸完了再吃也行啊。还好自我带了吃食。这社会是怎么了?人跟人之间,都不再互相关心了么?”伸臂将背后的被筩拽下。

鹿别驾记着他杀害了多名弟子,见其抬臂之际,胸腹间空门大开,不由冷笑,正欲出手,一人挤出坐满紫星观弟子的门廊,大叫:“……师尊!那厮掳走了彦清师弟!”口带风声,正是给打落两枚牙齿的苏彦升。

鹿别驾猛一凝眸,赫见聂冥途甩下的被筒花色熟悉,依稀是自己车厢内所用,筒口歪斜着一颗缠满绷带的脑袋,竟是侄儿鹿彦清!

原来聂冥途先前窜进密林,并未径直追入谷中,兽化后的嗅觉异常灵敏,盘绕于林间的淡淡药气令他头晕脑胀,觅了棵顶盖茂密的大树窜上,待鹿别驾一行悉数通过,才折返彩棚,杀光了来不及走的,挟持鹿彦清随后而至。

无殭水阁的药气之于狼首,不啻常人面对腐尸粪尿等恶臭,虽是难受,毕竟无害,况且兽化之后,不惟血气运行加快,连排除药、毒的能耐,都胜过常人数倍;饶是如此,聂冥途仍在阁外潜伏,直到听见鹿别驾倒地,这才现身收尾。

“岐圣”伊黄粱是不是此世血甲门的祭血魔君,狼首无法肯定,所以把他们通通逼出来就知道了──堂堂观海天门副掌教若死于此间,还搭上一干紫星观的直传弟子,伊黄粱纵使处处施恩,武林地位超然,此后也别想有安生日子过。祭血魔君不想毁了这么好的掩护身份,非得做点什么不可。而聂冥途等的,就是那一瞬间。

“这块排骨没几两肉,别浪费了柴火。”聂冥途翻转痈人,似正找一处落口:“也罢,当甘蔗啃了罢。分你一条大腿,别说我吃独食啊。”

“狂徒,还我彦清孩儿!”鹿别驾眦目欲裂,相较于怒极脱口的吼叫,将递而未递的七星剑势为之一顿,显是投鼠忌器。

高手对决,最忌首鼠两端。聂冥途见他右手剑路已封,接着废其左膀,觑准去路,使劲将鹿彦清一扔。鹿别驾若不肯弃刀,鲨鳍利刃便要贯穿侄儿,况以狼首一掷,非指掌不能化消,鹿别驾更无犹豫,鬼头刀脱手,掌蓄绵劲顺势圈转,堪堪将人抄住;见狼首如影随形,闪电般杀至,已不及回剑,背转身子护住侄儿,欲以背门硬吃一爪!

千钧一发之际,“嗤”的一声轻薄锐响,聂冥途福至心灵,及时扭头,一抹刀光掠过颈侧耳际,差得分许,便要命中咽喉。

《青狼诀》妖孽般的复原能力,以及兽化后猛然攀升、不逊横练硬功的防御之能,使他在战斗中不习惯采取守势──通常一击得手之后,敌人总会不经意露出破绽,更易取命。狼首非常热衷于先放点甜头,而后再连本带利讨回的“印子钱(高利贷)”战法。

然而,这一道无声刀劲的凝练,迫使他在收成甜美果实的瞬间,本能地采取回避。就连狼首,都是等颈间的刺痒飙过,才意识到自己竟弃攻为守,不觉嗤笑:“他妈的────!”

正欲扭身扑击,颈间忽热辣辣一痛,那发丝般的搔刮感绽成了起码一寸深的伤口,顺着肌理分裂,势如破竹;《青狼诀》药烟未及窜出,滚烫的鲜血已然泼溅而出,聂冥途顿感晕眩,压紧创口霍然转身,退向廊间最近的一根楹柱!

而第二刀果然于此际发出。

“嗤”的一响,聂冥途侧转身子,缩于镂空的栏杆下,右臂暴长,拖过一名搞不清状况的紫星观弟子,虽只有单爪,依旧如猫抓小鸡般,挟着那人咬断喉管,骨碌碌地吞饮热血。

血的营养不及鲜肉,但吸收更快,是激战中补充精力的不二法门。

白霜霜的刺鼻药烟刮卷而起,那人的手脚伸出烟团,不住抽搐着,很快就没了声息。

乌影一闪,第三、第四刀接连并至,就连旁观众人,都能察觉刀者的急迫,似想逼狼首松手,却只做了聂冥途的菜刀。嚓嚓两声,卸下一手一脚,聂冥途将残躯往来人处一送,只捡手臂就口,黄污锐利的犬牙撕下两口血肉吞咽,以露出森森白骨的狼籍断臂挡开第五刀,运劲震退了刀者。

这兔起鹘落的瞬息间,狼首无论攻守进退,左手始终压紧颈侧;非因疼痛,聂冥途对痛楚已没什么感觉,而是提醒自己这份耻辱。

祭血魔君的无形刀气、鹿别驾的七言绝式,都不曾在他的非人之躯上,留下如此深刻的伤痕。这一刀所蓄的内劲远不及魔君,招式更比不上鹿别驾合一百零八式于一招的惊艳,他有的……到底是什么,而能无视弱小自身之弱小,展现出压倒强大的惊人强大?

打从数十年前圣藻池一会,聂冥途已许久许久,不曾有过这种茫然的感觉。

他原以为是自己感应杀气,及时避过咽喉要害,细思之下,发现对方或许从一开始,便相中他的颈侧,这一刀才会来得如此精准,顺肌理切开,造成既长且深的伤口,形同放血,瞬间离体的巨量血液,连《青狼诀》都差点没扛住。

聂冥途并不认为是伊黄粱──甚至祭血魔君──在这里伏下杀手,专等自己前来。只能认为藏身黑暗的刀者,专注到了某种境界,所有的隐忍背负在最恰当的时机,以最无懈可击的形式具现,结果几乎要了他的命。

倘若那人自始至终,只想着断首取命,或许眼下,“聂冥途”三字已是江湖上翻过的另一页,徒余一具身首分离的畸尸。

这样的凝练极其伤神,断难久持,遑论连出。聂冥途毕生会过无数武者,能达此一境界者寥寥,一击不中,其后便飞流直下三千尺、因此丢了性命的,数来也有几个。

果然,其后猱身扑至、抢进烟团的四刀沉稳尽失,内劲不足、火候欠缺的毛病接连浮现,给了狼首补充食粮的余裕。

“加餐”之后,聂冥途挥散药烟,“照蜮狼眼”捕捉残影,廊庑隔着阶台的另一侧,似有一抹瘦小身形退入树影,叶止人静,几于同时发生;虽然相隔未远,却分不清是男是女,露出的小丬轮廓难以判断体势,也看不见刀,至少趋避出招,是受过高人指点的,不容小觑。

他还有几条诱出此人的毒计,未及施用,脑后两道刻毒视线电射而至,毋须回头,也知是鹿别驾。原本在廊间入口瘫坐成一团的紫星观弟子,这时也摇摇晃晃起身,拔剑的铿响此起彼落,“醉态”可掬,除了人多,仍旧无甚可取。

聂冥途伸出灰白的舌头,舐了舐干裂的嘴唇。先佯攻鹿别驾和那个瘫人好了,待那名隐身暗处的刀者来救,再──“大半夜的,吵什么吵?”一把陌生的喉音,阻断了狼首的算计。

众人闻声转头,见一名白面无须的儒者,自凉亭后的曲廊行出,声音虽不大,独断的口吻却满是烦躁暴烈,带着一股难以撼动的睥睨与权威,彷佛眼前诸人,全踏在他的领土之上,生杀予夺不过转眼间耳。

雪贞袅娜转身,盈盈拜倒,垂首恭敬道:“惊扰大夫了,请大夫恕罪。”黑暗中的刀者动也不动,只投以注目,权作行礼。鹿别驾神智未失,闻言一凛:“这个醒饱白面般的胖子,便是一梦谷之主、鼎鼎大名的‘岐圣’伊黄粱?”

聂冥途精亮的兽眸死死盯着他,彷佛瞧的是一块封汁火腿,片刻才“噫”的一声,垂落肩头,喃喃低语:“怪了,真不是他。”嘶哑的语声里不无失望,竟忘了稍加掩饰。

不是祭血魔君──这个答案,就连狼首都无法自圆其说。

祭血魔君的声音,与这个忽然冒出的“伊黄粱”并不相同,不过声音一节,一片竹簧便能轻易变造,本做不得准。祭血魔君的喉音粗哑,然而说话调理明晰,甚可说是好发议论,连骂人都是成套成套的;这伊黄粱虽只寥寥数语,其中各种负面情绪全挤压成团,堪称阴阳怪气,怎么听都是两个人,找不出丝毫相似处。

聂冥途不止耳力、目力惊人,更有野兽般的嗅觉,以气味辨人,极难防范。祭血魔君身上,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但“破魂血剑”的尸毒,却有腐植般的甜腻,聂冥途就靠着这根小辫子逃过几劫,最后一回虽栽了跟斗,总的来说还是准确的。

不幸的是:无殭水阁内,布满刺鼻的药气,狼化的敏锐嗅觉在这里,完全派不上用场。恁聂冥途奋力歙动鼻翼,除了药味什么也嗅不着,否则循味寻人,一早把魔君揪了出来。

最令人感到绝望的,是两人南辕北辙的身形。

伊黄粱虽是个胖子,不同于粗壮结实的魔君,整个人肉呼呼的活像养尊处优的员外郎,偏偏身量又比祭血魔君略高一些,其它如骨相上的微妙差异,在在显示二者相异,而非是一人乔装改扮,分饰两角。

到了这步田地,狼首不禁开始怀疑起,祭血魔君的掩饰身份,说不定是天门紫星观里某个楞头青,趁乱混进人堆里,却教老狼把矛头指向一梦谷,青黄交烁的邪异兽瞳随之转向,扫过整排东倒西歪的小道士,目光极是险恶。

鹿别驾不知妖人心中计较,注意力全在小小的殁丝亭中,凝眸细看半晌,脱口道:“你……就是伊黄粱?”伊大夫冷哼一声,没好气道:“我是啊,你又是哪个作死的?”身畔雪贞柔声提醒:“大夫,这位是观海天门副掌教,鼎鼎大名的鹿别驾鹿真人,来求医的。”

伊黄粱正眼没瞧,哼笑:“求医啊?很好,没治!回家办丧事吧你,死文盲!下辈子投胎记得读点书,别害死你家里人。滚!”

按说这等无礼言语,换作平日,天门弟子早呼喝成一片,拔刀的拔刀、裹胁的裹胁,浑水摸鱼欺男霸女的,也自偷偷摸摸绑了人走,觅处干那无耻勾当。

可惜在无殭水阁内,一群人净是傻笑,连方才聂冥途活生生吃了个人,也只掀起一小片骚动,没会儿工夫,现场又是一片宁定。大伙儿似乎忘了为甚擎刀拏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得安和乐利。

鹿别驾隐欲发火,偏生总有个坎儿冲不过,火气连鼓几回,始终无法达标,渐渐平息;仗着深湛内功守住灵台,掐紧了一点清明未失,低声咕哝:“你……你不是出谷去了?几时……几时回来的?我怎么……本座、本座怎地全没见你进出?”

伊黄粱冷笑:“我拉屎你见着了么?如若不然,岂非满肚子大便?不知所谓,滚!”雪贞柔声道:“鹿真人有所不知,山谷之后,还有几条小径,可供进出。请真人快带诸位道长离开罢,再待下去,只怕要伤身。”

鹿别驾倒持剑柄,胡乱揉着额角,但头分明半点也不疼,只是沉得紧。揉了半天未有起色,省起聂冥途还在一旁,放着不管,似乎是件危险的事。至于是怎么个危险法儿,一时倒也……猛然回神,喃喃道:“我为……我为大夫驱逐此獠,请大夫救治……救治我儿……”

鹿彦清与他的关系,虽非极密,在真鹄山倒也不是人尽皆知。所幸紫星观众人莫不晕陶陶的,谁也没听真切,遑论记在心上,鹿别驾一时失言,只有伊黄粱听进了耳里,见那随后赶至、为药气所染,倚墙大口大口喘息的年轻道人闻言,面色丕变,暗忖:“原来他也知情。”冷哼一声,拂袖道:“算你有心。三天后,把病患抬到林前,我自会安排童子接引。”

鹿别驾大喜,但雀跃之情转瞬即逝,又恢复成一片古井无波,连厮杀的念头都淡了,摇晃起身,挟着鹿彦清,径往外头行去。紫星观的弟子们浑浑噩噩,本能随师尊而去,就连横死者都有人拖出残尸;动作虽迟缓了些,终是散得干干净净。

聂冥途有青狼之身,仗着畅旺的血气运行,排除药浸的能耐数倍于常人,神智未失,然而戾气毕竟受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究竟是要走抑或要战。只听伊黄粱哼道:“瞧你这副德性……是《青狼诀》邪功吧?傻子才练,猪一般的脑袋。你皮粗肉厚,复原力强,水阁本奈何不了你,但你蠢到去吃肉喝血,那人一身血肉汲满了药气,比腊肉还入味,全教吃进肚里,内发之物,没忒容易排出。这下,可晕乎得紧罢?”末两句语声轻柔,催人欲眠,果然聂冥途头重脚轻,大感困倦。

白面胖子那双惺忪的眯眯眼,蓦地绽出精光,射向黑暗的角落,一抹匹练刀光飞也似的掠出,正中聂冥途的头部,劈得他仰天倒落,又瞬间翻起,“铿!”一声双刀相击,斫得火星四溅。

出刀之人被交击巨力掀翻跟斗,连滚几圈才撑起,但见一张青白俊脸,神情波澜不惊,澄亮的星眸透着果敢坚毅,虽削薄头发、细瘦的双手缠满绷带,肩臂肌肉却结实,无半分膏腴,全想象不出,此前他曾残废了许多年,正是寄居于一梦谷,养伤复健的阿傻。

而聂冥途藉反震之力掠上墙头,眨眼消失踪影,所经处血迹斑斑,宛若泼墨,无论这回阿傻砍中哪一处,伤口比起颈间只深不浅,尽管未能除掉聂冥途,看样子也够他受了。

狼首脱离之处,于墙底积聚的血泊中,浸着一柄绯红色的小巧眉刀,是两人对击之后,自聂冥途手中震落。他始终防着阿傻凝力一击,唯恐骨爪有失,改以刀器因应。

事实证明,聂冥途判断形势奇准。若非此刀格住阿傻的攻击,最后这下凝练之甚,远远凌驾于令狼首惊艳的头一刀,是阿傻记取教训,亡羊补牢的一记。万一斩裂骨甲,聂冥途绝无乘势遁走的机会。

阿傻拾起眉刀,仔细揩净了血渍,双手捧上亭阶。

“这是替幽凝新铸的刀身,姑且当它是新的幽凝妖刀罢。”伊黄粱淡淡挥手,蓦地双腿一软,差点倒下。阿傻眼捷手快,一把将眉刀掼入亭中地面的白玉铺砖,及时搀住。

雪贞蹙起姣好的柳眉,满面忧急,冲他打着“道玄津”的手势:“带大夫……去医庐!”

伊黄粱身子胖大,而雪贞娇小玲珑,于搬运一节全然帮不上忙。所幸阿傻虽精瘦,入谷以来饱经锻炼,有足够的气力,看来伊黄粱向漱玉节夸下海口,三年内令其脱胎换骨,成为东海最快利的一柄刀,不是说着玩的。伊大夫相当认真地履行承诺,不意今日救得自己一命。

无殭水阁本是雪贞治疗痼疾、调养身子之处,就算是她,也非镇日都待在水阁里,常是晚饭后于阁内抚琴赏月,插插花、读读书之类,好在睡前宁定心神,免生杂梦。雪贞在后进院里另有闺阁,伊黄粱与阿傻避得远远的,等闲并不轻近。

阿傻小心抱着伊黄粱,由曲廊出得水阁,须臾未停,来到大夫平日研丹制药、操刀续断的医庐时,伊黄粱已几乎陷入昏迷,唇面皆白,冷汗涔涔,白袍腹侧渗出血渍。

雪贞熟练地以剪刀剪开衣布,见幽凝刀搠出的伤口之上,覆着一层褐痂,气味焦臭难闻,隐约透着煎脂般的肉油气息,惊觉医庐里也弥漫着同样的味道,丹炉边的长柄铜斗外侧,回映着一层七彩晕芒,热气灼人,像是刚被烧红如烙铁,温度尚未全褪……

她突然明白,大夫是如何在忒短的时间内止血,换上衣袍、改变外型,出现在外敌面前以释疑。

大夫刚回谷时,非但来不及变装,还浑身浴血,腹侧与背门的金创十分严重,是必须立刻缝合止血的程度。

“快……快让妾身为您治疗!再这样下去……”少妇见状,吓得俏脸煞白,寄居谷内的那名瘖哑少年随即窜入,腰间佩刀,应是夜巡之际看见人影,无法开声示警,忙抄武器来救,恰好撞见还未回复“伊黄粱”身份的大夫。

难得的是少年毫不惊慌,不知是过于冷漠,抑或被悲惨的人生磨去了情绪的起伏,大夫一握他的手,少年便露出恍然之色,体型的差异、身份的不同……似都不足以迷惑他的眼。

是茧,雪贞心想。少年到底是认出了大夫手里的茧子。“净焰琉璃功”号称能改变骨相,应该不包含头发指甲、厚茧鸡眼这等零碎之处。

大夫与少年的羁绊,俱都建立在这双手上,两人心念一同,竭尽所能地使少年枯槁萎缩、形同半死的双手,成为与大夫一般,足以化腐朽为神奇的“操纵生死之手”。荒谬如斯,简直像从一处极端走向另一头似的奇想异行,这两个人却视作理所当然,毫不怀疑地认真进行着,只能说在“性格古怪”这点,他们就像孪生兄弟般合拍。

为此之故,他能认出大夫的双手,似乎也是合情合理之事。

跟在大夫身边十几年,雪贞看也看出了心得,判断伤势的严重性、迅速决定治疗之法的决断力,她自问在绝大多数的医者之上。毕竟,她所师法的对象,是“血手白心”伊黄粱。

“不……不行!得……得拖住外敌!”大夫阻止了她。“这……这两人相当棘手,妳们……可别死了。一个都不许离开我!听到了没有?”

她与少年对望一眼,严肃地点点头。在这儿,大夫说的话就是圣旨,他若不曾解释,就代表毋须解释,除了一体遵行,没有废话的余地。

她原以为大夫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初步完成伤口的缝合,当大夫好整以暇地现身时,雪贞着实吓了一大跳。现在,她总算明白了,大夫并未缝合伤口,而是以烧红的铜斗压烙创口止血,然后忍痛更衣易容,才能完成这不可能的演出。炮烙确实是医经明载的应急止血之法,但以大夫的伤势,不啻是雪上加霜;勉强施为的结果,伊黄粱终于撑持不住,晕厥过去。

雪贞摸着他发烫的额头,明白时间毫厘必争。

“准备针线刀器,煮水洗涤过包扎用的布条,金创药备便。”她望着少年,刻意放慢说话的速度。除了让他读懂唇语,其实也是帮助自己宁定心神,以免紧张误事。“接下来……你要协助我,明白么?”

少年不是头一回替大夫打下手。自他入谷,大夫便让他和雪贞轮流担任助手,复健上轨道之后,少年从旁协助的次数,甚至超过了雪贞,似乎大夫认为这对少年的复原颇有帮助。

“我去准备。”少年打着手语。“妳来……弄醒大夫么?”

伊黄粱的医术天下无双,万一伊黄粱需要治疗,谁有资格动他?

当然是他自己。少年头一次看到大夫自己替自己缝合伤口时,表情令雪贞忍不住“噗哧”一声,差点笑弯了腰。伊黄粱就算对自己用了麻沸散,依旧能够操刀;无论是麻药或鱼骨利刃,世上没有其它人,能如他这般精准控制。

但这次不一样。

“要刮掉焦肉才能缝合,不用麻沸散,大夫会痛得断息昏迷;一旦用足剂量,他就不可能醒着。”少妇深吸一口气,尽量显得信心满满,成竹在胸。

“……这回,我来替他动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