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一十八折
信其可信
旧园曾忆

密谈暂告段落,已是大半个时辰后的事。

除姑射与古木鸢,慕容还问了三奇谷内诸般细节,耿照知莫不言,连“洞中藏月”、“牙骨盈坑”等虚缈传说,俱无不尽。慕容柔垂问频仍,却罕作评论,柳眉深促,若有所思;个中因由他自己不说,耿照也不好唐突,最后对话就停在气氛诡谲尴尬的静默间。

耿照还有几件挂心事,本不欲耽搁,岂料闻讯前来驿馆道喜的人,居然络绎不绝,约莫从月来雷厉风行的搜救行动中,嗅出这位典卫大人在将军心中的份量绝非一般。慕容柔何许人也?抹油铁棍一根,浑无罅隙,难以着手,现下突然蹦出个耿典卫来,谁不想见缝插针撬撬墙角?没准便是将军的软肋。

一时之间,城中要人们风闻景从,差点儿挤爆驿馆门庭,放眼望去非富即贵,瞧得一干从人险险惊脱了下巴。

慕容没有设宴应酬的规矩,却不好拒见投帖陈情的百姓,一一传召,耿照坐于下首主位,耐着性子送往迎来;好不容易打发了,已近晌午,沈素云得知他平安归来,命厨房备下酒菜,为他洗尘接风。慕容柔虽看出少年眼神有异,却不忍拂逆妻子的美意,径行入席,耿照也只能落坐举杯,谢过将军夫人。

这顿饭吃得索然无味,以此际耿照的修为,纵使心急如焚,面上亦不露一丝焦灼,饭后饮罢清茶,才起身告辞;正欲跨出高槛,又被将军叫住。

“那位弦子姑娘……是你夫人的贴身丫鬟罢?”慕容柔放落茶盅,怡然道:“难得她武功高强、心思细腻,权且借予本镇,以回护夫人周全。”

耿照本没有拒绝的理由,但弦子毕竟不是器物,而是活生生的人,此事须问过她的意思,才算妥当;正迟疑着该怎么回话,蓦听沈素云“呀”一声,双颊飞上彤云,喃喃道:“原来她是……我怎么没想到……真是……”定了定神,轻咳两声,正色道:“我平时甚少出门,不需要人保护。再说了,这驿馆之外,尚有适庄主、越浦衙役,以及谷城大营的人马,还说不上周全,再押上一名女子何用?典卫大人失踪多时,弦子姑娘定然挂心得紧,你快快携她回府,与夫人团聚。我这儿用不着什么护卫。”她本就生得清丽绝俗,雪靥悄染,更添瑰艳,纵使说得一本正经,那股子极力压抑的羞喜依旧可人。

俗话说“填房丫头”,自古续弦,总先考虑妻子的丫鬟,“贴身侍女”四字用在陪嫁丫头身上,最是令人浮想翩联。

弦子寡言,自来驿馆,同沈素云没说过几句话,年少的将军夫人几乎忘了她是耿夫人的侍女,只当是一名武林高手,听丈夫说起,才想到耿、弦关系并不一般,虽非正妻,难保没有合体之缘,岂能拆散鸳鸯?见丈夫眉头微蹙、还待发话,赶紧抢白:“就这么说定啦,夫君。最多进香时,让耿典卫夫妻陪我一道。”

慕容思索片刻,才点了点头。“好罢,都依妳说。”沈素云双颊绯红,喜上眉梢,迭声催促二人返家,与符赤锦相聚。

潜行都诸女耳目灵便,弦子虽在洞门之外,堂上的这段小插曲并未逃过她的闻察觉知,见耿照低头行过,默默跟在他身后,直出驿馆大门,一辆套好的乌漆牛车正候着,拉辔的不是旁人,却是易州“风雷别业”之主适君喻。

“将军吩咐,耿大人如今不同往昔,招摇过市,恐生变量,还是小心为好。”身量颀长、一身贵公子装扮的适君喻,将折扇插在颈后,亲自为二人打开车门,笑道:“耿大人请。”

牛车前后,各有数名全副武装、跨马背弓的穿云直卫,遮前护后的,就这么大阵仗地回到了朱雀航。适君喻虽未随行,驾车之人耿照甚感面熟,想起是适庄主身边的亲信,与程万里、嵇绍仁一样,皆是适家的累世家将,下车时特别抱拳致意,欲通姓名。

那汉子手握缰绳,竖掌搭拳,权作回礼,淡淡道:“小人穆铁衣,见过典卫。辕驾不便,礼数欠周,典卫见谅。”没等答腔,“驾驾”几声,径行驱车,片刻便走得远了。在门前迎接的,正是朱雀大宅的总管李绥,照旧满面堆欢,陪笑得恰到好处,彷佛耿照非是失踪了大半个月,而是早上才出得大门,一转头又踅回来了似的。

“大人用过午膳了么?小的吩咐厨房,备点解腻的甜汤。”

“不用。”耿照见他一派自然,禁不住有些放松起来,紧绷的脸部线条略显张弛,笑问:“家里都好么?”

“都好,都好。”回顾弦子道:“弦子姑娘的闺房也整理好啦,是夫人亲自吩咐的。”

耿照奇道:“夫人知道她今儿会回来么?”李绥笑道:“夫人前两天回来,便交代了小人,这几日小人天天着人打扫一回,就等着姑娘。”耿照心中苦笑:“以她聪慧,早料到有此一着。”

未至后进,已听得莺莺燕燕一片纷扰,中庭里几名怒气腾腾的潜行都少女围成圈子,旁边的厢房门扇大开,从人不住从里头搬出卷册文书,又流水价的抬入绣墩妆奁,一边小心翼翼地躲着少女们,免被波及,场面既诡异又好笑。

领着潜行都诸女的,正是早一步回来的绮鸳,她远远见得耿照,再按捺不住,转过势头,扬声怒道:“喂!这是怎么回事?这会儿,屋里都没地方让咱们落脚了么?你好大的官威啊!”身畔众姝看清来的是谁,差点没吓晕过去。谁……谁让她这么同盟主说话的?

与绮鸳僵持的那人“哈”的一声,纤指一比,葱芯儿似的幼嫩指尖对正绮鸳鼻子,咄咄冷笑:“好啊,妳对盟主这般出言不逊,还说我冤枉了妳?这屋子是盟主日常起居之处,不让低三下四之人走动,别说没给檐头避雨,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清脆动听,与尖刻内容有着强烈反差,不是郁小娥是谁?

她换了一袭粉藕色衫子,绛色缠腰红绣鞋,衣着较在冷炉谷时保守许多,瞧着也有几分小家碧玉的模样,益发显得青春洋溢,娇嫩可喜;不变的是那眉梢唇际的讥嘲冷峭,非但未见收敛,怕还张扬了些。

诸女一见盟主驾到,便要炸锅,岂料绮鸳出言不逊,胸中一口恶气透背而出,全成了冷汗,一时无语,倒是郁小娥装模作样地敛衽施礼,把一声“盟主好”说得婉转可人,若非明媚的眼角泄露一丝得色,怎么看都像她给人欺负了,而非欺负人的那一个。

耿照不用问也知是怎么回事,回顾李绥:“这儿谁说了算?”

李绥陪笑道:“回大人,这几日都是郁姑娘在打点,小的们承惠甚多。”那就是没少吃排头的意思了。

耿照本以为有宅里宝宝锦儿坐镇,谅郁小娥变不出什么花样,谁知还是小瞧了她兴风作浪的本领。

自来到朱雀大宅,郁小娥便以盟主亲信自居,俨然是宅里的大总管,安排了胡彦之、翠明端等人的居处仍嫌不过瘾,更改摆设、插手厨灶、采买记帐……软磨硬泡地都玩转了一遍,又把主意动到潜行都的头上。

先前符赤锦掌朱雀大宅,对潜行都十分礼遇,随人员进驻,供她们使用的厢房院落亦次第增加,毫不吝惜。毕竟情报是耿照身居要职的根本,断了灵便的耳目,纵有绝顶的武艺也难有大用。

耿照失踪后,潜行都全力搜寻,符赤锦虽伤心欲绝,倒是一点不眛,命李绥支应少女们的食宿用度,让她们有独间厢房可睡,养足精神才能找人,大半座府邸遂成潜行都的补给基地,发挥极大的效用。

郁小娥一来,想将这帮雌蛇赶出主屋,绮鸳等岂是好相与的?冲突一发不可收拾。

耿照揉了揉额角,蹙眉道:“谁让妳这么做的?”郁小娥垂眸道:“回大人,是夫人的意思。”诸女闻言鼓噪,不肯相信。耿照也不信宝宝锦儿会放任郁小娥胡为,正欲再问,忽听一阵银铃笑语,软糯沁脾:“是我说的么?”人若花影衣带香,符赤锦自后进行出,红衣衬得雪肤益发精神。潜行都诸女齐声喊了“符姑娘”,退至两旁,狠狠瞪着郁小娥,且看她如何自圆其说。

郁小娥不慌不忙,垂首敛眸道:“回夫人的话,昨儿我问夫人:‘家里诸大人来时,须安置在何处?’夫人回说,自是在主屋里。小娥才请几位姊姊搬出主屋,于后进另觅厢房住下。”

她口中的“家里诸大人”,指的是七玄同盟各支首脑。眼下耿照受世人注目,不好再进出冷炉谷,漱玉节以“乌夫人”的身份,于越浦城中另有居停,但难保薛百螣、蚔狩云等人,没有前来朱雀大宅晋见盟主的时候,郁小娥此问不能说不对,只是钻了个“理所当然”的空子,从主母口头处取得鸡毛,以为令箭。

符赤锦露出恍然之色,美眸流眄,微歪着千娇百媚的小脑袋,笑道:“是了,我的确是这么说的。绮鸳姑娘,真是对不住,万一妳家主人来此,又或何君盼、蚔姥姥等来时,须得有个合乎身份的住处。我已令人在后头清出一座独院,诸位妹妹可于院中歇息。”绮鸳等日常颇承其情,更无二话,只不甘心见郁小娥抿着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净拿眼箭攒射。

郁小娥没料到这位符姑娘忒好说话,心中不无得意。她在谷内数日,凭借着细腻的观察,已将耿照身边诸女的性格、关系,乃至纠葛,俱摸得一清二楚:染红霞出身高贵,性子倔强,盟主将她捧在掌心里,唯恐她稍有不快,可见是个易于拨弄的主儿;阴宿冥女扮男装,粗枝大叶,当日在莲觉寺看似辣手,实被符赤锦治得服贴,也不是太难应付。

只这位处处退让、甘心做小的“耿夫人”,郁小娥最没把握。

她与五帝窟之人本无瓜葛,犯不着找潜行都麻烦,玩弄简单对质便能揭穿的把戏,其实是想探探符赤锦的底,看她是真的性格温顺,任人搓圆捏扁,还是城府极深,藏得半点儿也不显山露水。

如此轻易过关,连郁小娥自己都吓了一跳,正觉有些失落,忽见下人抬入的奁龛镜台等颇为眼熟,再瞧得几眼,赫然是自己房中之物,愕道:“夫……夫人!这是……这是我房里的物事,怎么……”

符赤锦合掌道:“啊,瞧我这记性。忘了同郁姑娘说,家中大人来时,为免招待不周,郁姑娘精明能干,若能就近照拂,我也才能放心。妹妹意下如何?”郁小娥强笑道:“夫人有命,自……自当遵从。”

符赤锦挽起她的手,笑道:“叫姊姊就好。”

郁小娥彷佛被蛇盯住的青蛙,突然想起她那“血牵机”的外号,哪里还来得及缩手?总算没感觉异劲入体、血筋爆裂,一抹冷汗滑下小巧的秀额,颤声道:“小娥……小娥不敢。”

“妹妹这是看不起我了?”

符赤锦亲昵地挽着她,沃腴的雪乳一阵酥颤,满满压在她臂间,温香绵软,难以言喻。

郁小娥魂飞魄散,哪有细品的闲心?想起红衣女炮制如意身的江湖传闻,深悔自己粗疏大意,竟被她温柔退让的举措所骗,以致落入死地,嘴上没敢逞强,赶紧应道:“姊……姊姊说笑啦,小……小妹欢……欢喜都来不及,哪……哪有半点的不乐意?”潜行都诸女妳看看我,我看看妳,只觉欢喜到这等竹筛也似、浑身打摆的境地,未免也太乐意了些。

“妳瞧,这间房甚是宽敞,专留给妹妹居住。”符赤锦拉她走上廊庑,指着隔壁的空厢房。“这间呢,就留给蚔长老。家中诸大人里,我最敬佩姥姥啦,妹妹自小承欢,最了解姥姥的喜恶,定要替姊姊和相公好生尽孝,妥善招待。”

旁边两名潜行都的少女一听就笑了。绮鸳于七玄大会期间,主持整个潜行都的人力调配,等于是代替漱玉节发号施令,并未于谷外接应,不清楚郁小娥的来历,蹙眉低骂:“笑什么?忒没规矩!”身边人附耳一阵,却是她自己忍俊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妳也太坏了,居然让她住姥姥隔壁。”耿照摇头,一边忍不住微笑。

“虽然蚔狩云那老虔婆未必会来,光让她这么想着,也够受的。”符赤锦忍笑道:“我可是为了你啊。冷炉谷外四部挤出头的,骨子里刻了个‘斗’字,把她放在一团棉花里,她都能啃出火来。不压下去,回头脑筋就动到你宝贝的二掌院、二总管头上去啦。”

“动我最宝贝的宝宝锦儿也不行。”他一把搂住少妇腴嫩的葫腰,将她搂坐在自己膝上,把脸埋在她酥白绵软的乳沟里,嗅着难以言喻的温香乳甜,直到此刻才觉心绪稍宁,外面那方天地里的一切,未必俱与自己相关,要他一肩承受,一往无前。“我想死妳了,宝宝锦儿。”

美丽的红衣少妇垂眸含笑,轻舒藕臂,将爱郎的头抱在怀里,轻抚着他脑后乌发,以尖细的下颔摩挲着发顶,如抱稚儿。

“你回来,就好啦。”她低声道:“我求遍了诸神菩萨、龙王大明神,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回来,我愿折寿三十年,换你无灾无厄,逢凶化吉。天可怜见,终于把我的耿郎还了给我。”

耿照心中感动,闭着眼睛埋首于她硕绵的双乳间,嗅着她身上醉人的馨香,奇怪的是并未为欲念所攫,只觉平安喜乐。符赤锦搂他片刻,身子微微后仰,伸手替他揉肩,笑道:“你肩膀好硬。一会儿我给你打水洗脚,早些歇息,养好了精神,才说得上其它。”

耿照动也不动,任玉手在肩上轻捻慢挑、翻转如舞,舒服得发出低吟,片刻才抬头道:“妳早料到将军会把弦子送回来?”

符赤锦淡淡一笑。“说不上什么料到,换了是我就会这么做。你武功高强,如今又在江湖草莽间结成朋党,有了自己的势力,以慕容之智,不可能不作提防。你要为了这点不舒坦,就是同自己过不去啦。”

耿照摇头。“我只是没想到,他会利用夫人来开这个口……人和人相处,为什么要有忒多心机算计?看穿这些心机算计的我们,和算计的人又有什么分别?在这般枝微末节处用心计,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们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对于算计的对象,又抱持着何种想法,把他们……把他们当作了什么?”

符赤锦听出有异,温柔地抱住他,轻道:“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有理由;而说不出理由的,多半是感情。”

她将郁小娥收拾服贴,偕耿照入内,与胡彦之、薛百螣等相见,说明慕容柔对于合作的意向;漱玉节接获潜行都的消息,稍晚也来到了朱雀大宅。众人一直谈到夜幕低垂,才唤李绥备酒布菜,摆开筵席。宴罢耿照回到房里,终于有了和宝宝锦儿独处的时间,被她问出心事。

将军临别之前,故意点破弦子的侍女身份,就是算准沈素云心软,不忍拆散鸳鸯,必定想方设法教耿照领回弦子,正中将军下怀。耿照从权谋的角度看,不难过将军提防自己,毕竟早有准备,却对慕容柔算计沈素云这点耿耿难释,听宝宝锦儿一说,不觉微怔:“……感情?”

“嗯。”符赤锦柔声道:“相公不妨这样想:将军愿意给你机会,与你合作,其中有种种因由,但他将弦子送回来,却是因为对夫人的情感。万一相公不可信,祸生肘腋的当儿,至少在他最重视宝爱的人身畔,不致有敌人的伏兵。虽是心计,未必全然是坏。”

世上……也有不坏的心计么?

耿照微眯眼帘,满目雪肌一片霜映,原本胸中的不平忿懑,逐渐冷静下来,坐直身子,对符赤锦道:“宝宝,我知我离开许久,回来后又少了对你的温情呵暖,原该好好补偿你才是,但我必须去见一个人,亲口问他一件事,若非如此,我无法静下心来,应付即将到来的变局──”

一根细滑如敷粉的指尖,抵住了他的嘴唇,符赤锦眸光似水,柔声道:“你心里有事,我早知道啦。这顿饭你吃得魂不守舍,我也觉得没滋味。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用顾忌我,我会在这儿等你,把一切都打理得好好的。”说着雪靥微红,美眸流眄,咬唇道:“反正你欠的,我全写墙壁上啦!跑不掉的。待你忙完了,我……我再连本带利讨个够!”又狠又烈的低语说不出的娇媚。

耿照怦然心动,搂她深深一吻,才将她棉花般轻软的身子抱上锦榻,转身打开衣橱,取出一套旅装换上,又换了草鞋绑腿等;揽镜自照,只差得一顶覆面黑巾,活脱脱便与姑射中人一路。

“一路小心啊,相公。”

符赤锦并腿卧于榻上,梨臀挺翘、雪乳压迭,臂间夹了道深邃沟壑,滑润似水的曲线说不出的诱人,教人口干舌燥,难以移目。

“小坏蛋!”耿照不禁笑骂,以极大的定力推开窗棂,正欲跃出,却见檐下楹柱间浮出一抹幽影,利落的男装裹出纤美身板,肩宽腿长,却不是弦子是谁?

“这会儿,你别想甩脱她啦。”身后,传来符赤锦的盈盈笑语:“况且失了腰牌,深夜里能助我家相公出城者,舍小弦子其谁?”

耿照霍然省觉,敢情宝宝锦儿早猜到他的心思,才将弦子的房间安排在隔邻,回头笑道:“我家夫人,真是好心计啊。”符赤锦娇娇地横他一眼,抿嘴道:“所以才说是感情呀。虽是心计,也有好的。”

耿、弦二人悄悄翻出院墙,沿幽暗处疾行,要不多时,便来到了旧梁门。

越浦循水道进出的城门,也有夜不落闸、执火进出的,但像旧梁门这种旱门日落便即闭起,更无行人往来,连守门的军士都是三三两两,较余处散漫许多。

两人匿于暗处,见四下无人,弦子解下腰间飞挝,耿照运起碧火神功,轻易抛过墙头,只发出极轻极细的一声“铿”响,试了试挝钩牢固与否,才分次攀上,缒出城墙,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越浦,直薄巡检营外。

“我要借两匹快马。”面对深夜无预警出现的上司,罗烨显得不慌不忙,命军卒备好马匹,亲自送二人出营地,却未多问一句。

耿照与他心照不宣,点头致意,偕弦子扬鞭策马,一路往北,到朱城山下的王化镇时,已是第三日傍晚。

这回与前度离开时不同,毋须迂回躲避追杀,也无暴露行踪之虞,两人专拣驰道大路行走,与递金字牌的驿差也差不多了;饶是如此,也在中途的客栈换过几次马,抵达王化镇之际,马匹已累得口吐白沫,难以续行。

两人在客栈稍事歇息,待太阳完全下山,镇上几无灯火,才接着行动。“妳在这里等我,”耿照对弦子说。“接下来我要去的地方并不危险,带上妳却不方便。妳在客栈里等我,天亮以前我就回来。”弦子说什么也不肯,执拗地与他一同换夜行衣,对他的解释充耳不闻。

但,耿照也有无可退让处。

“我要去找养育我的那人,问他为什么要把我变成这样。”他看着少女平静无波的眼睛,直到两人视线交会。“记不记得在风火连环坞时,你说过我很奇怪,好像不是我,而是变成另一个我?”

“……嗯。”弦子总算有了反应。

“妳的直觉是对的。那个,并不是我。”耿照牵起她微凉的小手,轻比着自己的额头。“他们在这里,养了头怪兽,但没有告诉我。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问个清楚……这件事我只想一个人做,妳明白吗?”

弦子没有作声。

耿照追着她飘移的目光。“我之所以带妳来,是因为我知道我违背了我们的约定。我答应妳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但在莲觉寺时,我差点就回不来了。所以妳现在不信我,妳是对的,我能平安回来全是运气,运气再坏一点点,我就会死在阿兰山上。

“我不是成心骗妳,但妳现下不信我,也是理所当然,我不会说妳不对。妳可从此不再信我能保护自己,跟我到天涯海角,万一我死了,妳也能随我同去;或者再给我个机会,让妳可以重新相信我。妳想跟妳能信任的,还是不能信任的我在一块?”

少女浑身一震,置于膝上的双手捏紧裤布,以致白皙的手背浮现淡淡青络。

“养育我的那人,他也该有一次机会,所以我必须听他亲口说,为何要这样对我,我……对他来说,又算是什么?”耿照望着她。“或许他的答案我完全无法承受,但不问个清楚,我没法继续往下走。我不想不信任他,我没有办法,在心里装着个无法信任的人。”

弦子抬起头来。

“在这里等我,天亮以前我就回来。妳再给我一次机会。”

“好。”

◇◇◇

长生园对耿照来说并不陌生,他经常在梦里看见。

即使遁入虚静之内,以“思见身中”的方式练功,耿照总是选择在蔓草丛生的荒园丬角,就着那块充作柴砧的半截残干,先将竖起的枯柴削成整圈篾束,就像这么多年来他陪木鸡叔叔做的那样,然后才习练无双快斩、霞照刀法等,从无一日间断。

然而现实中的长生园,在他离开数月之后,已和记忆里的模样大不相同。

柴扉半倾、竹篱破落,屋前的泥地上积了厚厚一层还未凋尽的冬末残叶,屋后小园里的杂草不止抽出新芽,都长到膝盖长短了,明明入冬前他还整过一回的──山坳里夜风旋流,吹得茅草屋前的破门板“啪搭、啪搭”胡乱抽动,耿照记得屋里有个铁箸拗成的小钩扣住才是,除非屋里没人,无法从内侧扣锁,才得这般荒湮破落的模样。

从越浦到朱城山,不惜畜力,驰道长驱两昼夜,勉强可抵;人快不及马,比长力却有过之,高手运使内力、施展轻功,更胜名驹。耿照沿途估量了一下,若是舍弃马匹,纯以碧火神功奔驰,一昼夜间仍稍嫌勉强,再加半日则绰绰有余,只是老人跛脚断臂,不知还有没有轻功?

他的记忆就像一帧帧的图绘,只消遁入虚境之中,便能取出观视,无论他记得与否,俱都过眼不忘。然而世间并无万全之法,耿照的记忆图库,也以受传“夺舍大法”为分水岭,之后新得的记忆片段,较易于虚境中搜索查探;在此之前的,就像胡乱塞在屉柜深处的杂物,寻找就等于是重新整理一遍,可不是说干就干的等闲事。

自从省悟“高柳蝉”的身份后,耿照便下意识地逃避忆往,如今思来,居然想不起七叔打铁,乃至行走坐卧的模样,无从判断他到底还余几成功力、还能不能运使武功。

──以近日姑射在三川地域之活跃,身为核心的“高柳蝉”总不好隔岸观火,待在一昼夜间难以往返的朱城山上吧?

这么一想,屋内无人似也不奇怪。

耿照手推门扉,在“蜗角极争”的精密运劲之下,原本被风吹得咿呀乱响的门板,居然无声滑开,稳稳停住。

月光划开了幽暗的茅屋内室,长发披面的枯瘦男子就仰躺在竹椅上,敞开的衣襟里胸骨嶙峋,毫无光泽的肌肤在月华下宛若豆脯,白得不带一丝生气;若非单薄的胸膛久久略有些微起伏,看来便与干尸亦无两样。

“木鸡叔叔还在”这件事,莫名地令耿照感到欣慰。

或许……还有什么是真的,并非全透着假。屋里比外头干净许多,看得出有人悉心照料,木鸡叔叔身上的衣衫也都是干净的,嗅不到腐败食物或粪尿的臭气。姊姊──他想的自然是横疏影──虽不知七叔的身份,看在自己的面上,毕竟安排了可靠的人来照料木鸡叔叔。

耿照跪在竹椅旁,抚着黑发男子干燥微凉的手指,就像小时候他常做的那样,不觉出神。当察觉时,骚动已到了长生园下的山道间。

──有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