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后记:“王道”的武侠主角视点

胤丹书在《妖刀记》的读者之间,一直享有极高的人气,明明只在背景里提过几笔,还有个不太好的悲剧收场,不知为何,经常有人向我反映“喜欢胤丹书”、“想知道他是怎么和胤野相识相恋的”,“想看胤丹书的外传”这样的呼声,更是一直都没断过。

每次听到这样的请求,我总以“暂时没有要为他写外传喔”的制式答案回复,原因说不定跟大家想看《胤丹书外传》出乎意料地一致────对我而言,胤丹书是一个过于“王道”的角色。

天性善良、胸襟广阔,年少英俊、际遇非凡,在冒险途中所有少女毫无例外地喜欢上他,连正宫都是美貌慧黠、亦正亦邪、纠葛不清的赵敏型…………在金庸或其他古典黄金时期的武侠代表作中,像这样的男孩一抓就是一大把。

这并没有不好。事实上,或许“想成为这样的主角”,是我们多数人的武侠起点,我们梦里的投射画面就一直是这样的,既是古典,又是经典。对创作者来说,这样的题材兴许有些太经典了也说不定,以致我总是下意识地回避吧?

我觉得胤丹书这个角色的灵魂,恰恰在于他的悲剧性。他并没有成王成霸的野心,甚至没有“改变世界”的宏大使命感,只是当命运将他推到风尖浪头时,他没有逃避或犹豫,一往无前地迎了上去,却因为太过耀眼,而不得不接下这个污浊世界的恶意反馈。

然而,随着本卷中少女杜妆怜的故事开展,我慢慢有了不同的想法:一只纯净无瑕的玻璃艺术品,或许最美的一霎,就是落地粉碎的瞬间;但,如果它并没有这么完美呢?

在这段故事里,我试图解裂了三个角色,让它们同读者既有的印象产生微妙的歧异:蚕娘仍旧是高人,但她的恶作剧与不负责任的嬉闹心态,其实间接(有时甚至是直接)成为一切悲剧的源头;杜妆怜是个有人格功能障碍的纯眞(?)少女,她对胤丹书所萌生的眷恋,充满了青春期的蒙眛不明,而在湖心小岛的“放下”,则完全符合FBI对于普通人/变态杀人魔的转变侧写…………

而胤丹书犯了个他始终都不知道的错,并且在往后的人生里,持续为这件事付出代价。在湖庄柴房的那个黄昏里,少年少女的身体探索有多青涩酸甜,最终的结局就有多苦涩。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亲友团里的乱田舞兄。在原本的计划中,柴房那段戏只到胤丹书悬崖勒马就结束了,最初我并不想破坏这个角色的纯洁感,是乱田兄建议可以把“该做的都做完”,而尝试的结果让我相当满意,对增加角色的立体度很有帮助。

或许不那么王道的手法,有时候,反而可以突显出王道的精神也说不定。如果因为这卷,让大家可以更喜欢胤丹书、杜妆怜,以更贴近人性的角度来看待绝世高人马蚕娘,那会让我相当开心,觉得一切的努力都有了报酬。

黙黙猴写于高雄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