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一十四折
至此无争
混一执筹

蚕娘讲述前事时,耿照与胡彦之并不在场,不知灵蛇金剑为何物。

偏偏在座三人中,应有所觉的染红霞,不知为何听故事的本领特别迟钝,耿、胡明知必有弦外之音,苦无更多线索参照,悄悄换了个眼色,都没作声。果然染红霞“嗯”一声,喃喃道“是灵蛇金剑啊”,后续也就不了了之。

汇集三方情报,在背后操纵姑射之人的身分,可说呼之欲出,算上分坛被毁这条,桑木阴固有“不得插手武林事”的祖训,对头既已杀上门来,那也不用讲什么规矩,有冤报冤,血债血偿,算给耿照的反扑大计拉了个可靠的帮手。

况且,行空的身分若与妖刀阴谋联系起来,站在胡彦之的立场,等若多一份说服母亲的筹码。

鬼先生之所以落得生死未卜、行踪不明,平安符阵营的唆摆决计脱不了干系,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之理,狐异门和七玄同盟未必是死敌,仍有携手合作的空间。

默契已成,耿照将以七玄盟主的身分,主导眞相的发掘验证,以免重蹈当年狐异门陷于孤绝的覆辙────就算灰衣人再一次教唆七大派动手杀人,这回他们要面对的,可不是区区一支邪道分流而已,百年来犹如散沙的七玄高手,首次团结于少年的大鼸下,这可是连胤丹书都不曾达成的目标,足以让敌人心生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染红霞脸皮薄,纵使心里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当着蚕娘与老胡之面,不好跟着耿照离开,蚕娘看穿她的扭捏犹豫,主动开口留人,说有些天覆神功的正宗口诀欲授予女郎,耿照与胡彦之遂起身告辞,并肩行出小院。

“野生的三才五峰等级打手,教你不费吹灰之力便捕来一只,只能说无量寿佛了。”老胡摸摸颈子,连连拱手。“多谢盟主大人保住小人贱命,免在决战现场喷作墙上一滩脓血,死得像颗西瓜。以你现下武功,都不够那灰衣人戳几下,带上我干嘛?撸管开嘲讽么?”

耿照“噗”的一声差点噎着,拍拍胸口,一本正经道:“这我倒没想过,也是一招。要不喷红的,要不喷白的,总有事做。”

“耶────你小子学坏了你!这嘴皮快的。”

“承教承教,是老师好。”两人你比比我、我指指你,稀哩呼噜,俱都一脸坏“虽非敌手,未必不能一战。”

耿照与他嬉闹一阵,收敛形容道:“那晚在冷炉谷外,我与明姑娘连手,以碧火神功为你重塑经脉,此际你的修为已不同既往,相信你也有所知觉。我于内功一节的体悟十分粗浅,眼界也不够宽广,说不出成篇成篇的口诀来,然而对使用这副经脉还算有点心得,正需你指点一二。”

胡彦之笑骂:“虚伪!传功就传功,指点个屁!我有无聊到不承自家兄弟的情么?”耿照也笑起来。

耿照的鼎天剑脉在近月之中,不仅迭遇大敌,甚且破而后立,于运用上累积许多宝贵经验,早已跳脱李寒阳的武学范畴。他为老胡一一详述,也提出了自己还未参透的疑难,胡彦之与自身的经验参酌印证,提出见解,两人有来有往,讨论得极是热烈。

“这武功可不简单,”胡彦之心知自己得了天大的好处,感激之余,忍不住好奇。“有名目没有?李寒阳李大侠是凤翼山出身,一身的底子来自儒门正宗的‘三省功’,我瞧这套经脉运行之法,俭是够俭的了,却没什么温良恭让处,当勇猛时亦分外精猛,实是一条全新的路子。”

耿照道:“当初在莲台之上,李大侠甘冒奇险,参酌自身脉行,为我收拾体内诸元,塑得此脉。为纪念这份恩情,都管叫‘鼎天剑脉’。”

老胡脸一垮,冷哼道:“去你的顶天贱卖!老胡大好男儿,虽非不卖,绝不贱卖!我不管你啊,我身上这副,休想叫你那个破烂名儿,要叫,也只能叫‘绝不剑脉’。”

“…………你高兴就好。”耿照哭笑不得。

但耿照与胡彦之的情况不同,李寒阳出手之际,耿照体内宛若熔炉,诸元行将崩溃,犹如一块烧红的铁材,李寒阳以己身为蓝图,为他复位天地乾坤,只能说是因缘际会,躬逢其盛。

胡彦之不止被鬼先生吸光内息,连精元都耗损极巨,离死不过半口气而已,就算耿、明以外力拓宽他的经络气脉,也不能凭空生出新力来,必是三人的经脉成一通畅无阻的大循环,耿照与明栈雪再以精纯的内功推动新脉,使老胡自身生出新的内息来,方能成功。

且不说“重塑经脉”闻所未闻,便是一师所授,两人的功体亦各自独立,渡入些许眞气没什么问题,要如推动自身一般,在第三人的体内自成周天,纵以老胡见多识广,也早已超出他对内功的理解。

“你和那位明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胡彦之双臂抱胸,罕有地凝肃起来:“她自称是你的师父,莫非你这身内功…………是同她学的?‘碧火神功’是什么来头,竟有这般通天之能。”

“碧火功出自《虎录七神绝》,即是岳宸风所修习的‘火碧丹绝’。”

耿照犹豫片刻,心知此事难避,若要瞒着红儿,身边不能有人反水,遂将从明栈雪双修碧火功一事说了。

“…………详情便是如此。当时情况危急,我没有太多时间考虑,幸而明姑娘未以师傅自居,或要求我做什么有违侠义道之举,于揪出幕后黑手一事,我有信心说服她────”忽见老胡双颊晕红,颇有几分扭捏,胃里一阵不适,不由失色:“怎、怎么了?”

“没、没什么。”老胡害羞道:“只是这么一想,那天你和她为我重塑经脉,咱们仨也算间接三修啦,眞没想到第一次三人行,竟然就这么…………矮油!讨厌啦,人家不说惹。”

“…………信不信我眞的揍你?”

玩笑归玩笑,龙皇祭殿内,明栈雪的确为了耿照出头,替胡彦之重塑经脉时,亦不惜拚着修为损耗,全力施为,若是别有居心,断不致牺牲若此。老胡打量着身畔的少年,沉吟片刻,才道:“我不担心她,你心中的分寸,我还是信得过的。但这个女人曾与岳宸风那厮谋夺虎王祠的家业,日后面对阿傻,恐怕你不易交代,此其一也。其二,岳宸风的故事,你家二掌院也是听过的,我就不说三修的事了,以二掌院的刚直,若教她知晓这位明姑娘就是阿傻的大嫂,你就跪死在算盘上吧,到下辈子都别起来。”

胡彦之心思机敏,由碧火功略一发想,登时识破明栈雪的臭史,当初在祭殿内的猜想,至此已无悬念。

“兄弟,你屋院里的事,我原不该插嘴。符赤锦虽是游尸门出身,我看她对你是眞情至性,手腕也颇圆融,同染二掌院处得不坏,你要都收了做老婆,料想问题不大。

“但鬼王阴宿冥,还有明栈雪之流,能不沾就别沾;以前沾过也就罢了,你要想同二掌院有个美满结局,趁早看破红尘,管好小耿照,否则后院起火,怕你后悔莫及。你知道一一掌院的亲舅舅白锋起,现在人在越浦么?”

耿照红着脸摇头。

他不怪义兄多事,但老胡若知他招惹的远不止这些,便在天罗香内,就有苏合熏、盈幼玉、郁小娥,五帝窟那厢还有弦子和阿纨姑娘…………估计想杀自己的心都有了,挠了挠后脑勺,没敢说话。

胡彦之笑着摆手。“喂喂,我可不是让你清心寡欲,挥剑自宫啊!你哥哥我风流得很,下辈子都做不了道士,没道理教你吃斋。”

这点耿照丝毫不疑。

谷内众多俘虏之中,有两人极是特别。鬼先生为控制紫灵眼,将翠明端和玉斛珠安插入谷,祭殿一战老胡破了“超诣眞功”的隔空控心之法,一掌切晕玉斛珠,战后又在密室中搜出昏迷不醒的明端,两人遂被严密看管起来。

同为七玄宗脉,又都是美貌少女,玉斛珠卧底的身分虽然曝光,接触的功法与线报却是无足轻重,造成的损害与林采茵比起来直可不计,天罗香并不把主仆俩视为战犯,甚是礼遇。出于游尸门紫灵眼要求,监禁二人的雅房就在她院里,以便就近照拂。

翠明端心性如女童,除以超诣眞功与玉、紫二人沟通,唯一同她说话能有反馈的,仅老胡而已,显然这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小可。

玉斛珠对这位胡大爷十分冷淡,甚且抱持“以叛徒目之”的敌意,即使老胡说了鬼先生以翠氏母女为弃子,她仍半信半疑,未肯尽卸武装;两人每日碰面唇枪舌剑,什么不中听专拣什么说,虽是针锋相对,却能嗅出一丝微妙亲昵,关系定不一般。

明端、玉斛珠,再加上与之若即若离的小师父紫灵眼,三妹还都同住在一个院里,人说“三汤相撞”,不过就是这样。胡大爷还能吃得下饭、睡得阖眼,镇日活蹦乱跳的,全不担心性命安全,如非艺高胆大,便是作死已极,总之不是常人,甚得耿盟主钦敬。

胡彦之以为少年脸皮子薄,受了教训心中难免不痛快,索性直言。

“你个个都想负责,到头来一个也负不了,全辜负了也说不定,这就得不偿失啦,盟主可要好生思量。”

“明白了,多谢多谢。”耿照苦笑着拱手。

两人于冷炉谷十分陌生,边走边聊,没留心路向,不知不觉走进一片眼生的花圃,才见脚下无路,相视而笑;蓦闻树墙之后,传来哀嚎抽打的声响。

凑近一瞧,七、八名天罗香弟子围成一圈,裙下莲尖翻飞,踢着一团抱头卷身的乌影,纵未悉见,想也知道是金环谷的俘虏。

耿照面色微变:“这是…………虐俘!”正欲穿出树墙,却被胡彦之拉住。

老胡摇了摇头,起身拨开树丛,负手行出,朗笑道:“忒好的天儿,令姑娘来活动筋骨哇?”众女闻声一悚,纷纷让至两旁。

为首之人却不肯让,手握弯刀,一身淡蓝裙裳,束得柳腰盈握,双腿修长;一绺青丝自白皙秀额垂落,蹙紧的柳眉益显泪颜凄艳,丽色逼人,正是那外四部的教使令时暄。

她咬得雪白的腮帮子绷出硬直线条,冷锐的眼神与其说是敌意,倒不如说厌烦已极,彷佛见着苍蝇蛤蟆,满脸的嫌恶。

“不干胡大爷的事,还请回避一二。”

“啧,再来一回妳不嫌烦么?”胡彦之嘻皮笑脸。“要打便打,打不赢,这人我便带走啦。”冲地上蜷成一团的男子伸手,怡然道:“我姓胡,兄弟怎么称呼?”

那人两只手掌都未缠绷带,显非断指受刑的罪者,而是早该获释、却自愿留下的那一批。“小…………小人姓邓,叫…………叫邓一轰。”

这个万儿胡彦之有印象,据说是兄长占领冷炉谷期间,曾痛殴过小耿的打手之一,只因未有蹂躏女子的暴行,侥幸逃过断指鞭笞的惩罚。

“邓兄,没伤着罢?”

“还…………还行。”鼻青脸肿的邓一轰直不起腰来,显是挨了顿好打,便有胡大爷撑腰,对天罗香的虐打苦刑心有余悸,小声道:“多…………多谢胡爷。”

“邓兄若有意,我请盟主派人送你出谷,即刻起行。如何?”

邓一轰犹豫片刻,摇头道:“是俺…………是俺不小心,下回别落单行了。不敢劳烦胡爷。”树篱之后,耿照心中一阵不忍。谁愿意没事给人当沙包打?愿意留下的人,无非是想着谷外营建新坛、管吃管住的那份活儿;离开冷炉谷,意味着继续漂泊,朝不保夕,只消没被打到伤筋断骨的境地,邓一轰终究是选择了留下。

胡彦之环视众女,朗声道:“前两日诸位兴许都不在场,没听盟主说,这位邓兄是自愿留在谷内的,不是俘虏,须得以礼相待。”一名少女怒道:“他们占领冷炉谷时,怎不见对我们以礼相待了?”诸女纷纷附和,登时一片莺啁燕啭。

胡彦之不慌不忙,微笑道:“这么说也是道理。那几位姊姊打死他好了,来!别客气,往死里打。忒好的天光,早些打完,我请几位美丽的姊姊喝茶。”邓一轰愕然道:“胡爷────”

胡彦之说得逗趣,再加上他面貌英俊粗犷,身形挺拔,少女们暗生好感,有几人甚至“噗哧!”笑出来,被面如寒霜的令时暄回头一瞪,才吐了吐舌头,没敢放肆,却也无人眞上前动手。

“其实也没这么大仇,是不?欺凌女子的,都断了手指打了鞭子,这会儿还起不了身哩。”胡彦之假装没看见女郎如电怒目,怡然笑道:“这位邓兄过去行事,还是比较靠谱的。大家不打不相识,今后见了面拱手一笑,都是盟主麾下,化敌为友,也是桩美事。”

“他打过盟主哩。”先前那名抢话的娇美少女一叉腰,杏眼圆睁,像是逮住了话柄,颇有几分得意。

“非常好!心系盟主,忠勤可勉,这位姊姊怎么称呼?下午我约盟主喝茶吃叉烧包时,一定要同他说说。”

少女还未开口,身畔同侪已嘻笑推搡成一片,只觉这胡大爷也未免太有趣。她板着小脸左右乱挥:“闹什么?别添乱!”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晕红着雪靥轻咬樱唇,大着胆子应道:“我…………我叫瑞雪。”

“瑞雪姊姊么?忒也标致,定是定字部了,久仰久仰。”

少女笑道:“谁说定字部比较漂亮?我就是华字部的。”胡彦之故作恍然,拱手告罪:“记住了记住了,原来华字部最漂亮。”少女们又不肯依,有说自己是玄字部的,也有说外四部不如内四部的,哪还有半分擅动私刑的肃杀?简直比菜市场还热闹。

胡彦之逗得诸女娇笑不止,才对那自称“瑞雪”的华字部少女道:“烦姊姊送这位邓兄回去,一会儿我与盟主找他喝茶。邓兄,盟主要问起你这身皮外伤────”

邓一轰甚是乖觉,赶紧应道:“昨儿不小心从阶台顶滚了下来,不碍事的。”

胡彦之笑道:“如此甚好。有劳瑞雪姊姊,晚点找妳喝茶。”瑞雪笑道:“你一天要喝几回呀?”

她们本就是受人唆使而来,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被胡大爷一逗,心花怒放,懒与邓一轰计较,见他一跛一跛走了出去,三三两两跟在后头,不时拿眼儿偷瞟那笑起来挺好看的浓髭汉子,并头喁喁,大有春日郊行的烂漫风情。

只令时暄动也不动,冷眼乜斜,握着弯刀绯鞘的小手绷得发白。

“令姑娘,我不拿盟主压妳。”胡彦之收起那副嘻皮笑脸的懒惫神情,淡然说道:“盟主的脾气妳可能不了解,那人看似温和────实际上也挺温和的啦────但说出的话,决计不会轻易变改。妳背着他妄动私刑,最后就是逼盟主制裁妳而已,公亲成了事主,値得么?邓一轰可不是凌辱令妹的疑犯,妳打算把有用之身,浪费在这种无聊的老鼠冤上?”

令时暄低垂浓睫,和声道:“盟主宽大为怀,属下岂敢不遵?制裁罪人的肮脏活儿,自好让我们这些下人代劳。”平板的语调透着满满的不以为然,但单听措辞口气,无论如何也不能栽她个“悖上不恭”的罪名,不欲落一丝口实予胡大爷。

胡彦之笑道:“我不是同妳说笑。妳做的这些事────煽动同僚、教唆私刑、罔顾号令────在妳的盟主眼里,罪比金环谷的俘虏…………”

“…………那就叫他杀我啊!”

令时暄蓦然抬头,垂覆秀额的发丝随风扬动。“就像他杀了那个金环谷的畜生一样!他本领这般大,杀死这些渣滓不过举手之劳,杀光他们,别说献出身子,便是下半辈子给他做牛做马,我也绝无二话!

“害…………害死我妹子的凶手就在里头,我…………我怎能眼睁睁看他们逃出死劫!全杀了,就不会有漏网之鱼!

“其他的人冤枉么?就算未凌辱冷炉谷的姊妹,他们总杀过人罢?打家劫舍、欺男霸女…………随便抓一条,难道就不该死么?他到底是这帮畜生的盟主,还是我们的?”

见胡彦之默然无语,女郎越发激动起来,冷笑道:“你以为,只有我觉得处罚太轻?我告诉你,谷内绝大多数的人,都觉盟主善待敌人,却无法替死去的、受辱的姊妹伸张正义!你要眞能同盟主喝茶,不妨问问他:若他的亲人手足受此待遇,还能不能这般宽大为怀────”忽尔噤声,圆瞠美眸俏脸铁青,彷佛见到了极可怕的物事。

胡彦之这才发觉,还未走远的少女一行的嘻笑声不知何时已然消失,回过头,见树篱外一名华服老妇拄着龙头金拐,雍容的面上看不出喜怒,彷佛平静如湖月,正是蚍狩云。

耿照抢在邓一轰、瑞雪走出之前,换了个更隐蔽的位置,众人丝毫不觉,直到出了院门,才碰上据报而来的姥姥,吓得不敢吱声。蛆狩云两日间已处理过数起私刑虐俘的事,没敢惊动耿照;见了邓一轰的模样,顿时了然于心,教瑞雪一行候于门外,亲自来抓唆摆的元凶。

正欲开口,却见树影中露出盟主的面容,冲她摇了摇头。纸狩云会过意来,不动声色,曼声道:“胡大爷好兴致,怎地散步到了这等僻处?”胡彦之不知她见过耿照否,推测耿照的心意,也不愿见令时暄受罚,打定主意,耸肩笑道:“眞是糟糕,好事被长老撞破啦。我与佳人有约,为避人耳目,只得挑个好作案…………呃,我是说好赏花的安静所在。原来这儿不行么?抱歉抱歉,我立马换个地方,决计不会败坏风俗的,长老放心。”闪身捉住了令时暄的小手,连人带刀,一把拉进怀里。

令时暄料不到有这着,回过神时柳腰已被他结实的臂膀揽住,倚着汉子坚硬厚实的胸膛,本能便欲挣扎,一见姥姥冷淡近乎冷漠的神情,心头“突”的一跳,没敢使性子,低垂视线,心虚地小声道:“姥…………姥姥,我…………”

蜓狩云淡然道:“胡大爷是盟主的义兄,妳好生陪他,切莫慢怠了。”

“是…………是。”

两人行出树篱,胡彦之搂紧她结实的腰肢,低声道:“做戏做全套,别拿自个儿的性命开玩笑。”令时暄这才发现他的身子有些僵硬,显是提高警觉,丝毫不敢放松。

舐狩云目送两人出了院门,听外头一声欢呼,约莫是胡彦之说了什么,原本候着的丫头们喧闹起来,才省起姥姥还在里头,赶紧压低声音,一行人片刻便去得远了,颇为抑制的嬉闹声渐不复闻。

耿照从树影中现身,走到华服老妇身畔,不及点头致意,喃喃问道:“这种事情…………发生很多回了么?”

“不过少数害群之马,任意妄为罢了。”纸狩云恭恭敬敬道:“老身必严惩主使,彻底根绝,盟主勿忧。”

耿照回过神来,摆手道:“是我处理得不好,不怪她们。”想起姥姥御下的冷酷非情,加强语气:“请长老勿要惩罚这些姊妹,这是命令。再有违犯者,带来见我,我将一一问清情由,酌量裁断。”

“是,谨遵盟主之命。”

“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过了片刻,耿照才道:“杀人不能解决问题,滥杀尤其不能。但令姑娘说得对,我忽略了平复心情,是需要时间的,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这点的确是我的过失。”

“盟主已经做得很好了。”蚍狩云笑道:“况且,老身始终觉得,盟主一意留下金环谷众人的性命,尙有其他原因,不全是宽大为怀、珍惜性命之故。我一直在期待盟主何时出招,又教我等惊脱了下巴哩。”

耿照不觉失笑,沉重的心情略放松些个,摇头道:“看来,得加紧动工,建筑谷外分坛了。再教金环谷的俘虏待在这里,徒然激起谷内众姊妹的敌忾而已,私刑难以禁绝,致令俘虏、教门双双离心,反而弄巧成拙。”

接下来的几天,耿照都待在冷炉谷里,镇日与七玄众首脑辟室密谈,除了进一步划清权责、建立架构之外,也谈到了包括资金在内的活动细节。

“七玄同盟”在数日前,仅仅是句口号,就算龙皇祭殿一战后,众人推举耿照为盟主,世上也不存在一个名为七玄同盟的组织实体────没有银钱,没有据地,没有资产基业,便有名义上的成员也难以成事。

除开目前尙不在盟内的狐异、血甲两支,七玄同盟里最富的,当属天罗香与五帝窟。媚儿虽贵为一国储君、孤竹国的公主,集恶道毕竟是她拿自己的岁供支应所需,再加上先代鬼王在南陵境内攒下的一点基础;此番远征东海,所费不赀,要让她再拿出银钱来,恐怕得杀光孤竹小朝廷里的那帮老东西才行。

天罗香过往颇有积攒,是以从上到下,日子都过得挺舒适;近年来雪艳青全力开疆辟土,虽然收服了不少游离势力,却没刮到多少油水,虽不致捉襟见肘,突然要拿出一笔大钱来,也并非不吃力。

漱玉节在越浦以“乌夫人”的名义经营药材行当,多年来收入可观,综观东海黑白两道,罕有这等巨商身价,因此同盟初期的运作资金,漱玉节一口承担,十分爽快。

耿照为免余人心生忌惮,并不白拿她的钱,议定借息分偿之法,翌日漱玉节即派人往越浦招募工匠,蜓狩云与耿照在冷炉谷北面择一平坦空旷处,动工整地,金环谷众人亦加入行列。在耿照离开冷炉谷前,已搭起可供食睡起居的简便工寮,一干汉子移居此间,改由天罗香弟子轮班看守,遂无滥施私刑之事。

“此间数百年来都是一片荒地,教门为求隐密,着意控制,因此人迹罕至,也无名称。”蚍狩云笑顾耿照道:“此后,我七玄同盟由此而兴,须有别于冷炉谷之旧名,请盟主为此地命名。”

耿照捱不过众人请求,思索片刻,才沉吟道:“那便叫‘无争坪’罢。愿天下诸事,至此无争。”薛百縢击掌笑道:“盟主此说,乍听是牛鼻子道士那套清静无为的狗屁,其实狂得很哪。不错不错,很对老夫脾胃!”

媚儿奇道:“哪里狂了?我倒是听不出来。”对宝宝锦儿投以询色。

符赤锦略一思索,怡然笑道:“我猜老神君的意思是说,无争无争,听来平易谦冲,然而江湖之中,何日无争,何处无争?唯我七玄同盟,至尊无上,天下争端至此,必有裁断,人人只能叹服。妳想,是谁有这般权势地位?”

媚儿画着花脸身着判官蟒袍,不便露出女子娇态,横小和尙一眼,既喜且衅,忍笑道:“自是你了,盟主大人。这名儿好!就用这个罢。”胡彦之与染红霞倒不以为这是耿照的本意,见七玄众人无不欢跃,只能认为符赤锦此番妙解,正合众人心思,不禁相视苦笑。

漱玉节默默倾听,突然开口:“在这无争坪上建起的总坛,不妨叫混元宫罢。盟主不仅混七玄于一元,日后亦将混天下武林、黑白两道于一个‘理’字之下,德以服人,力亦服人,率领我等纵横江湖,实现‘无争’的理想。”薛百媵一反先前热络,抱臂斜眼,冷笑不止,符赤锦亦笑而不语;漱玉节仍自雍容,丝毫不显尴尬。

耿照虽觉她话中颇有曲解处,毕竟抬出了“理”字,不好一竿子打翻,正想着如何解释,媚儿已大声叫起好来。

雪艳青喃喃念了几遍:“无争坪混元宫,无争坪混元宫…………蛮好听的,写起来也简便。”染红霞心有戚戚焉。媚儿暗赞雪婊子还是有些眼光的,不似外表那般腿长无脑,她若虚心以求,倒可以考虑划归染红霞和大奶妖妇那厢去,勉强当她是个人。

耿照本不计较名目等小节,见众人欢喜,喊得顺口,也就是了。

“无争坪混元宫”之名,自此底定。日后传遍江湖、震动东海,却非此际诸人所能逆料────至少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只可惜无人能预先知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