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零八折
山云无觅
且作浪游

“这……这怎么可能?”

染红霞的错愕全写在脸上。

师父的性子,她知之甚深,以杜妆怜的自尊自傲、自视之高,便将天覆神功这等绝学摊在面前,料亦是不屑一顾;比起天下无敌的武功,“将本门武功练至无敌之境”,毋宁更合于“红颜冷剑”杜妆怜的脾胃。

受外道施舍,已自矮人一截,纵得了绝顶的武功,此生再抬不起头来,又有何用?

────师父一定会这么说!

染红霞心想。正是这分心高气傲,才令这对聚少离多的师徒如此相契;她自知聪慧不及代掌门户的大师姊,亦无小师妹之娇俏可喜,除风雨无阻的刻苦锻炼外,师父青眼所注,无非是在她身上看到了同样的不服输,不计较她的驽钝愚鲁,收列门墙。

世上多有觊觎绝学之人,但决计不能是她师父。

“我识得杜妆怜,还在胤丹书之前。”

彷佛听见女郎心中吶喊,纱帐里的小小人儿一捋银光,握发甜笑道:“爱穿绛衫、脸蛋儿挺美的小姑娘,可惜成天板了张冷面,像瞧什么都不顺眼似,性子拗得紧。蚕娘那时在东海游历,看上了她的资质,想带回宵明岛。瞧她那副身板儿,将来肯定有双好枕头I”

“…………什么枕头?”

染红霞总觉常听见这两个字,也不知是哪里的黑话。是根骨好的意思么?

“喔呵呵呵呵,没事没事,小地方就别计较啦。”

蚕娘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那丫头脾气大得很,一听我要带她回去,彷佛受了极大的污辱,拔剑便来拚命。蚕娘让了她三招,她还能支持到第十招上,长剑才得脱手,算东海二流好手的顶尖了,总算不负蚕娘的眼光。”

以蚕娘在祭殿显露的武功,染红霞半点也不觉意外。这段往事发生在师父还是“小姑娘”、“丫头”的当儿,说不定较此刻的自己还小着几岁,虽说杜妆怜成名甚早,当年蚕娘的修为也未必有如今的炉火纯青,但并未改变这场比斗本质上的不公平,早慧的小小侠女杜妆怜可说败得理所当然,毫无悬念。

依她的脾性,经此一败,心结已生,蚕娘便有收徒之想,不幸走上了背道而驰的路。

果然蚕娘摇了摇头,轻声喟叹:“谁知那丫头忒输不起,铁青着脸发下毒誓,宁死也不做蚕娘的弟子。我见她眞有横剑抹脖子的狠劲,不欲逼迫太甚,只得放她离开,在后头悄悄跟着。

“她一个人冷着脸拖剑而行,行经一处密林,忽然拔剑出鞘,见物便砍,也没使什么套路招式,就是疯狂破坏而已。末了那柄缺牙卷刃的长剑‘铿!’一声断成两截,总算解脱,免受折腾,那丫头却像没事人似,将半截断剑还入鞘中,理了理鬓发,直到下一座城鎭才往打铁铺里买了柄新剑。”

染红霞没想过师父竟有这样的一面,瞠目结舌,只得安慰自己:“这…………总比嚎啕大哭有骨气。原来师父年轻时脾气这样坏。”隐约觉得非是脾气好坏的问题,冷着脸做这种事,实在奇怪得紧。

蚕娘笑道:“她也没急着走,发泄完毕,拾了根称手的粗枝,就着林中无人之处,将适才对拆的十招从头到尾演练了一遍,不只应战招数,连我破去她水月剑法的那几式,也模拟得七七八八,边回忆还原,一边凝思应对;演至第七遍时,已将我的手法破得干干净净,可谓世间奇才。”

染红霞听她夸奖师父,既得意又欢喜,心绪也平复许多。

蚕娘能教年少成名的师父走不完十招,出手必是极其精妙的招式,杜妆怜败于造诣不如,本是非战之罪;能够复现剑招,乃至一一破解,算上这份惊人的天赋,孰胜孰败,尙有议论余地。

蚕娘笑道:“到这儿,蚕娘才算来了兴致,非带这丫头回宵明岛不可啦,原本只是一时贪玩,正巧遇上,逗逗她罢了。”染红霞很想对她大吼“不要随便拿别人的人生开玩笑”,料想她到得这把岁数,坏习惯是没法改了,寒着俏脸把话呑回肚里。

蚕娘感应杀气,不由一悚,赶紧辩解:“别这样,我玩啊玩啊的,也碰巧救过不少人,做过不少好事的。唉哟,人生就这样了,不要让蚕娘不开心。”

“…………这口气,怎么听来莫名地让人火大?”

“可以的话,我想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

“不要跳床!”染红霞快崩溃了。

决心收徒的蚕娘,一路尾行,制造机会显露武功,欲将天资横溢的少女拐带回岛。杜妆怜正等她来,二度交手,蚕娘赫然发现这丫头不仅破了前度的十式剑招,凭着对剑术的天赋直觉,推演出十余招后手,只消有一着蒙对了,便能倏忽反击,攻敌无备。

饶是蚕娘造诣远胜于她,轻松接下“反击”,也禁不住诧异────这丫头片子几时备下了这一手?她沿途跟踪,甚至没见小丫头示演过剑招啊!莫非…………她连“遭受窥视”这点也一并考虑到了?

────这是…………这是人才啊!

“妳这着如此狠辣,”小小的银发丽人柳眉一挑,饶富兴致:“却是几时练得?未曾演练精熟,临阵仓促出手,只会平白断送性命。”

少女俏脸煞白,握着脱力的右腕,咬牙不哼一声,怨毒的眸光若能寄物附体,怕已挑起地上长剑,戳她几个透明窟窿。

“仓促?呸!我这一招实已克制了妳的后着,只恨功力不足,巧难破力────”忽尔闭口,杏眸烁亮,久久不发一语。

即使落败,一直以来她都是语气高傲,丝毫不肯示弱。倘若遮起眼来听二人斗口,决计听不出被击落长剑、狼狈跪地的,是这名嚣狂不可一世的绛衣少女。

这是她初次在“敌人”面前,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几乎忘了继续挂着那副睥睨尘寰的清冷假面。

“水月停轩的武学是极好的。”蚕娘怡然接口:“基础扎实,浑无花巧,难得的是不矜姿态,鼓励门下创制发想,虽是一片软绵绵的花拳绣腿,只消能淘出一锭硬货来,必是足两足秤,不惧烈火熔炉的眞金。”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以她的身分与能耐,能如此坦率地予以赞赏,杜妆怜自是十分受用。

况且,这名个子奇小、薄纱掩面的银发女郎所提见解,与杜妆怜的看法不谋而合。

她十四岁上便得掌门人破格允准,得以进入凝芳阁翻阅历代先贤留下的剑式图谱。然而,少女的雀跃并未持续太久,很快她就发现:架上绝大多数的著作,拿掉好听的名字、花俏的姿势后,实战威力明显高于入门“水月卅六势”的,居然寥寥无几。

理论上有所创见者,多无成熟的套路予以左证;招式威力强大的,则不离入门基础之圭臬,说“创制”未免太过,不过是爬网精炼罢了…………杜妆怜突然明白了掌门人的苦心。

这台“破格入阁”的大戏,其实是测试。若她被阁子里的红红绿绿迷花了眼,证明她杜妆怜亦不过尔尔,并非水月一门期待了百年的“剑种”。

杜妆怜出得凝芳阁后,加倍锻炼入门卅六式,直至疯魔之境,令那些期待她从阁里带出瑰丽奇巧的上乘剑法的师姊妹们────或许怀有一丝小心遮掩的妒意────大感失望,有人猜测古谱难懂,致令空手而回,也有说是杜妆怜有意藏私,秘而不宣的。

而她只是默默加强基本功,由那些理论别致的古谱入手,一一用水月卅六势加以印证、切磋球磨,以每年两到三部的速度持续创制新剑法,一跃而成门中的风云儿,乃至名动东海,成为最受瞩目的剑坛新秀。

银发女郎信口而出的评价,令少女大为改观,不得不对这名修为奇髙的外道另眼相看────杜妆怜对武功高于自己的人,未必存有相称的敬意。她的年轻本身就是原罪,光阴则是无法超克的敌人,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悟剑练功,杜妆怜有自信能打败任何人。

包括眼前的银发丽人在内。

二度交手,两人话不投机,仍以分道扬镳收场。蚕娘继续尾随,杜妆怜亦提高警觉,明白身后有双不怀好意的浅笑美眸,不知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却无一丝惊惧惶恐,只是冷眼以对。

一个月内,蚕娘引她挑了恶名昭彰的匪窟狼突寨,单人孤剑杀了百多名匪徒,继而巧妙设计,让杜妆怜在一日之内,连斗东海剑界异数“云山两不修”,令两名高人弃剑认输。

她于正午前约斗“圣命不修”莫壤歌,莫壤歌自矜身分,斗剑而不斗力,杜妆怜全力施为,在四方风神剑下走过百余合,最后以发沾梅瓣,一招落败,立即赶赴下一场,与“湎淫不修”须纵酒的投虹剑式战至黄昏,眼看支持不住,篱外忽来一片袍影,却是莫壤歌从天而降。

“喂喂,老怪物,后山是我的地盘,今年‘梅下之约’黄啦,我正和罪魁祸首算账,你来捣什么乱?”须纵酒抽身后跃,落地时袍袖一翻,抱出一只酒坛,全不知哪儿变出来的,以蛇叉状的奇特剑尖抄酒水入口,宛若杓樽,点滴不漏。

莫壤歌没理他,整整袍襟,冲杜妆怜长揖到地,垂眸道:“上午之战,是我败了。梅瓣虽落于姑娘发上,亦落在我衣领间。”由颈后重领之交,拈出一瓣润白馨香。

须纵酒愕然道:“这小娘皮先战了你,才来战我?”转念一想,不由得鼓掌大笑:“这样看来,是我败了啊!战过‘四方风神剑’,还能与‘投虹剑式’缠斗如斯,眞个是后生可畏!老怪物,到头来,咱们都败给了韶光岁月,大块文章啊!这梅下之约,还继续么?”

葛袍高冠的年老书生淡淡一笑,推开柴扉,掖杖而入。

须纵酒才见他未佩长剑,改持一柄细角杖。“封剑归隐”这样的大事,在他这位数十年的老对手、老朋友身上,不过就是出门时换了柄随身物的程度。

“斗剑就不必,斗酒则不妨。”莫壤歌捋须一笑,解下高冠。

满面于思、披散灰发的压酒汉子哈哈大笑,将所用的灵蛇金剑折成两段,剑柄那段扔了给杜妆怜,笑道:“小丫头,多谢妳啊!砍了那株梅树,解了我俩11十年来的死结,回头一瞧,还眞是蠢得紧哪。”径拿剑尖那截抄酒喝。莫壤歌随意在他身旁坐下,接坛便飮,旁若无人。

杜妆怜很想说“不是我砍的”,她压根不知道两人口中的梅树在哪儿,那截惹祸的新开梅枝,是莫名其妙就插在她行囊上的,想也知道是谁搞的鬼。但老人们已不再听她说话,徜徉于梅酒间,连她何时离去亦未留心,风里只余疏朗洪笑,怀中更无一物留萦。

从这天起,东海北境两大剑界传奇于焉退隐,世上再不闻“云山两不修”的名号;使11人封剑的绛衣少女,声名因而震动天下。

“青春,就是妳得以致胜的本钱。”

当蚕娘再度华丽现身,面对少女疾风怒涛似的指责时,居然嘻嘻一笑,脸不红气不喘地说。

“四方风神剑:投虹剑式,皆是上乘剑法,由外修内,卓尔成家。须、莫两位不靠什么神奇遇合,年轻之时闯荡江湖,为家业门派奔走,于大大小小数十、乃至数百战中累积经验,求存保泰;及至从第一线退下来,潜心钻研剑术,而成一代剑尊。

“妳水月一门的武艺,大抵不脱这个路子。依妳的天资颖悟,以巧补拙,较之江湖上寻常的二三流人物,可短十年之功。这样的对手无论多寡,只要不是一股脑儿全围将上来,一|应付,自是游刃有余。”

杜妆怜经狼突寨一役,已有深刻体会。她虽非初次夺取人命,但一次面对这样多的对手,个个凶狠淫毒、嗜色如命,稍有不愼,下场惨不堪言。

扛住这等厮杀拚搏的压力,在有限的时间内制订策略,依序袭杀,让她明白自己的实力,领先江湖水平如此之巨,于比武过招、乃至杀人胆色,皆有长足进步。“然而,这十年之功,并不足以消弭妳和莫壤歌、须纵酒的实力差距,他们无论在剑的领悟、反应,甚至心性修为皆不逊于妳,内力却远在妳之上;莫壤歌不运内力,只以招式斗妳的气度,须纵酒于激战中随意抽身飮酒的从容,妳最少要花二十年的工夫,还不能有什么差池,才能追上。这当中有十年的差额,妳打算拿什么来塡?”

杜妆怜几度欲语,终究无言,只咬得桃腮绷紧,杏眸沉锐;与其说是对蚕娘,更像同自己呕气似的。

银发女郎好整以暇,从容笑道:“别这么较眞,咱们只是讨论讨论,想想有什么可能性。从道理上说,要缩减这十年的差距,不外两个方向:找一门更好的内功心法,用技术换取时间。”

杜妆怜可不缺心眼,这女子想尽花样搞东搞西,无非就是让她改投师门,拜在那个什么宵明岛的门下,导出这种结论可说是毫无悬念。让她意外的是居然还有第二个办法。

“若技艺换不了时间呢?”

蚕娘见勾起了她的兴趣,忍着窃笑,施施然道:“那就用时间换取时间。那‘湎淫不修’须纵酒也说了,世间至猛,莫过于韶光岁月,再强的人于此之前,也只能慨然言败。唯一能对付时间的,想来也只有时间啦。”

染红霞听到这里,不禁微怔。

“说是这样,却要如何拿时间,来交换时间?”

却见帐里蚕娘一笑,抿嘴道:“傻丫头,关于这点毋须言语,妳亲眼来见,便知怎么回事。”

袍袖一扬,纱帘卷起,赫见帐中锦榻之上,卧着一名极其娇小、宛若人偶的冶丽女郎,瓜子脸蛋、藕臂长腿,就连浑圆饱满,将织锦肚兜高高撑起的胸脯,比例皆无异于寻常成年女子,偏生就是小到了极处,彷佛被什么妖法缩小也似,半点也不眞实。

这是染红霞第二次见得蚕娘前辈的眞面目。

当日祭殿匆匆一瞥,兼且山腹内光照有限,依稀记得前辈的相貌是极美的,当是驻颜有术,其余印象,多集于她异乎寻常的细小之上。直到此刻,才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

她在三奇谷中,听耿郎提及蚕娘前辈之事,知她曾指点过“鸣火玉狐”胤丹书的武功,渊源极深。在胤丹书初出茅庐前,蚕娘便已是大高手、大前辈,便无蚯狩云之年岁,料想亦相去不远。

对照此际向日金乌帐内,闲倚绣枕的小巧女郎,除开身子奇小不论,那张俏丽动人的面孔至多二十五、六,同染红霞自己差不多,肤光泽润,弹性骄人,是货眞价实的青春紧致。比起脂粉不施、镇日操劳门务的大师姊,约莫还小着些,怎么都无法与“前辈高人”四字联想在一块儿。

“这,就是答案。”

瓷偶般细致的小小女郎,伸出玉笋尖儿似的食指,点着同样精致绝伦的光滑脸蛋,抿着似笑非笑的淘气唇勾,既像示威,又有几分炫耀意味。染红霞完全能想象当年师父的心情。

“岁月之所以如此惊人,在于谁也无法抵挡光阴的摧残。一且老去,不仅美貌消褪、鸡皮鹤发,就连血气也将日益衰颓,就算把内息练得再精纯,也无法同少年人一拼血勇。‘岁月如刀’,说的就是这个。”

蚕娘正色道:“但我宵明岛一脉的武功,却能抵挡年华老去,将肉体维持在最巅峰的状态。若妳练了三十年内功,身体依旧维持在灿烂的二八年华,丹田里却较那个年纪时,凭空多出三十年内力,那么岁月对妳的敌人来说是把刀,但对妳…………或许就不是了,对不?”

杜妆怜赫然惊觉:蚕娘提供的,是第三个、也是最最完美的答案。

宵明岛的镇岛绝学天覆神功,不但练就强横内力,亦能常保青春。只要放下水月停轩,抛弃曾给她及她留下的,随蚕娘返回宵明岛,就能得到天下无敌的武功,还有永不衰老的美貌I“…………来不及了。”她淡淡说道,忽然沉静下来。“我已立下毒誓,就算死,也绝不向妳磕头拜师,乞授技艺。我杜妆怜说出口的,决计不会更改,妳的法子,永远不会是我的法子。”

蚕娘虽然吃惊,但并不生气;相反的,这样的倔强甚对蚕娘的脾胃,唯一比听话更招蚕娘喜欢的,就属硬气的孩子了。

心中彷佛有蝴蝶在飞舞的银发女郎,这一路便同杜妆怜耗上,除暗中保护、助少女应付盛名之累,也没少惹了麻烦给她“玩玩”,乘机展示天覆神功的威力,向心高气傲的少女预示将来的可能性。

杜妆怜对这位本领奇高、怎么也甩不掉的尾行跟踪狂,自没半分好脸色,然而不可讳言,了解越多,她不得不承认天覆神功的是一门博大精深的武中瑰宝,绝非外道邪功,此功之长,恰是本门所欠缺,完全能补她内力不足的弱点。还有那青春永驻的绝大诱惑,世上恐无女子能抵挡…………

但她发了誓。誓言不能更改,遑论乖违。

蚕娘不动声色地观察染红霞的表情。她从这一段开始,终于露出松了口气的样子,笑容既骄傲又满足,丝毫不为师父的失之交臂感到遗憾,反觉安心。

这么耿直啊,难怪那小子如此挂心,是个好人品的姑娘。银发女郎在心底叹了口气,抑着一丝淡淡歉然,含笑道:“她虽坚守誓言没肯学,我总想往她鼻下掮点肉香,闻得久了,说不定便转了性,乖乖投向蚕娘的怀抱里。只可惜,始终没能如愿啊。”

染红霞忍不住笑起来。

“前辈也太坏啦。换作是我,这梁子结得可大了,不讨回来不行。”

蚕娘俏脸含春,也笑了起来,眸中却无一丝笑意,似被触动心绪,一瞬间神思飘远,只掩饰得不着痕迹,染红霞自无所觉。

半晌,她才耸肩笑道:“我缠了妳师父好几个月,顺便游山玩水,差点都不想回宵明岛啦。她是不是也这么开心,我不好说,只是从那时起,‘红颜冷剑’杜妆怜这个万儿,才眞正算是江湖上一号人物,走到哪儿都有麻烦,招人自招,盛名所累。

“换作其他的年轻姑娘,说不定早哭着回去找父母师长啦,妳师父这点倒是天赋异秉,天大的麻烦来了,也只一剑标去,绝不留情。”染红霞不禁咋舌。

杜妆怜杀业极重,在天下五道是出了名的,染红霞一直以为是妖刀之乱,以及乱后的肃清行动所致,不料师父十六七岁时便以辣手闻名。

转念又想:被蚕娘这样的大麻烦,连续骚扰了几个月,经历过各式各样难以想象的“挑战”和“劝说”,无日无之,最后失去理智,想上街随便杀几个人泄愤,似也情有可原。

只可惜“麻烦”自身全无反省检讨的打算,多年之后依然如故。

蚕娘笑道:“妳带这身功力回转水月停轩,毋须多费唇舌解释,妳师父自然明白。当年我弄她的手段,可比这个属害多了,‘红颜冷剑’之所至,虽说不上尸山血海、如昔日‘死魔’盛五阴那般盛况,可也是热闹非凡,半点也不无聊。

“妳没屠光几个门派山寨,挑下几位剑坛耆宿,只带了天覆神功回去,连妳师父的背影都看不见,别说摸着边儿啦。这样她还要责备妳,未免太不地道。”

染红霞“噗哧”一声,不禁摇头,紧锁的眉头不知不觉间已稍稍抒解,终于又来了几分年轻女郎的精神。

她心情放松,没大没小起来,含笑道:“后来蚕娘前辈,是怎生放弃收我师父为徒的呢?以前辈之能,定不会轻易罢手。”

“妳太不了解我们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的心情了。”蚕娘啧啧两声,老气横秋地教训她:“她一直不跟我玩一直不跟我玩一直不跟我玩,我只好去找别人玩了呀!很希罕么?哼!”染红霞再也忍俊不住,笑得前仰后俯,抱着削平般的小腹弯腰,腹肌都笑疼了。自三奇谷外与耿照分别,许久已不曾笑得如此开怀。

言笑之间,忽听蚕娘扬声喊道:“你们两个小子走快些!磨磨蹭蹭的,是缠了小脚么?放他们进来不妨。”最末一句,却是对着院门外的四嫔四僮所说。

染红霞心想:“…………前辈还约了别人?”没敢太过放肆,勉力收声,一抹眼角泪渍,环抱蛇腰的手不及放落,见耿照推门而入,差点跳起来,潮红未褪的小脸如火烧一般,心虚已极,也不知心虚什么,偏生房内无一处可躲,瞪大杏眸,对耿照道:“你、你你你…………”结巴一阵,空白的脑袋再挤不出其他字句。

耿照还未开口,身后冒出一颗脑袋,笑道:“还有我、我我我。喂妳可别说不欢迎啊,这就太伤人啦,闪瞎老胡的狗眼不说,这会儿连门都没了。”弄得染红霞慌乱更甚,不是胡大爷是谁?

耿照见伊人在蚕娘院里,也吓了一跳,微一转念,料她急于解决体内的天覆功异状,与蚕娘一道非但不奇怪,反是入情入理;瞧她这么个修长健美的出挑人儿,涨红雪靥像小女孩般手忙脚乱,只觉可爱得不得了,当着老胡和蚕娘前辈之面,不便说些抚慰的言语,求救似的一瞥身畔。

不就是让场面冷些么?瞧你们这恋奸情热的小德性!

老胡当仁不让,干咳两声,用力搨了耿照肩膀一记,朗笑道:“有你的啊,小子!方才一路过来,谷里有哪个姑娘不是睁大眼睛双手握拳,娇声喊道‘盟────主────好────’?要不是蚍狩云严令禁止,我看她们一个个扑将过来,一人舔上一口,能生生把你给撕了…………不错不错,有前途、有前途!哈哈哈哈…………”

耿照目瞪口呆。哪有这种事啊?简直血口喷人!

“我相信在七玄盟主的带领之下,谷内决计不会发生这等伤风败俗之事。你说是么,耿盟主?”染红霞端坐垂眸,不知何时已斟满了四只茶杯,捧起面前的那只就口,房内宛若秋风吹过,令人遍体生寒。

“妳别听他…………不是这样…………并没有…………是、是,决计不会发生这等伤风败俗之事。”

耿照欲哭无泪,终于放弃挣扎,拉过八角墩坐定,没敢与她目光交会。胡彦之没想效果忒好,几句话就让满室粉红色泡泡瞬间汽化,揣了八角墩和茶杯,踅到门边,极讲义气地一挥手,拍胸脯道:“别个儿不说,我最伤风,我最败俗!是不是?我就坐这儿,最脏就到这里,好不?大家继续啊,当我没来!”对着门坐下喝茶,崽到了极处。蚕娘在一旁看得可开心了,抿嘴道:“没来可不成,正说到相关处。”胡彦之逮到机会坐回桌边,双手托腮认眞听讲,比塾里的毛孩子还乖。

蚕娘跟着杜妆怜不久,在一处僻镇撞上了两拨黑道人马火并,杜妆怜无端被卷入,也不甚在意,本想一股脑儿杀了,为民除害,岂料双方都有硬点子,见外人杀进,遂由互斗改为连手,杜妆怜仗着剑法高明连杀数人,背门终是捱了一刀,拖着伤体奋力逃出,免陷贼人合围。

小鎭没有可供栖身躲避之处,杜妆怜一路灭迹一路奔逃,在荒林中发现一座堂皇气派的庄院,翻墙而入,来不及找药布裹伤,便昏死过去;醒来时,惊觉自己趴在一间柴房模样的屋里,上身里外衣衫俱除,一丝不挂。一名青衣小厮背对自己,握着蒲扇熬药也似,满屋都是浓重药气,难闻得紧。

“你奶奶的,这小子有前途!”

胡彦之单手抱胸,以拇指刮着下颔戟髭,忍不住插口。“脱衣疗伤,这是拐带少女的节奏啊!看了人家的身子,有吃有拿,还不赚得满钵?要得,硬是要得!”忘了“少女”是哪个,直到染11掌院的杀人目光电射而至,这才省起,赶紧低头喝茶,不敢造次。

“你惨啦,今晚小心梦里挨揍。”蚕娘美眸滴溜溜一转,掩口坏笑:“那青衣小厮不是别人,是你爹胤丹书。”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