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二百零三折
应亡未亡
刑罪相称

耿照施展轻功,如燕掠般穿梭林间,循山后小径下了阿兰山。

他赶在天未大亮前离开栖凤馆,以免惊动里外重重戒备,节外生枝。明姑娘留在栖凤馆,自有她的盘算,以她的武功智谋,便有什么状况,从容脱身绰绰有余,耿照并不担心。

他烦恼的是另一件事。

一路上耿照反覆思量,始终得不出“接任七玄盟主”的结论。撇开个人好恶、七玄角力等不谈,接下盟主一事最大的伟碍,在于他的身份。

耿照隶属白日流影城,出自城内执敬司,乃造册记名的正式弟子,后为城主独孤天威拔擢为七品带刀典卫,呈报朝廷;他出身龙口村,家中尚有老父姊姊……耿照的来历清清楚楚,同时也是清清白白,注定无法成为一名法外亡命、刀头舔血的黑道魁首。

一旦出了什么事,流影城、龙口村的家人均受牵连,就算他跑得掉,相关的人也跑不掉。

况且,拉盟结党,本就是官家大忌。

七玄虽有“邪派”之名,本质与其他江湖派门无有不同,除开集恶道、血甲门等匿于人不知处的邪魔外道,武林中的恩怨纠葛,官府衙门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闹得太过份也就是了,等闲不与预闻。

然而几支邪道势力结成同盟,不只所谓“名门正派”深感忌惮,唯恐它们有什么企图,官府也决计不乐见,更何况慕容柔对江湖中人没甚好印象,天罗香、集恶道更於越浦城外的废驿狙击过他,若非诸事缠身,这位眼里难容颗粒的镇东将军,早已出手清算。

考虑到将军的立场,耿照更不能蹚这趟浑水。将军号称丝毫能察,一双锐眼能识破人心谎言,光是要在他跟前,隐瞒七玄同盟、乃至盟主身份之事,耿照便觉头疼已极,倘若能够,他实不想把自己推到这般进退维谷的境地。

漱玉节动之以情,蛆狩云分析利害,而明姑娘则从“实力”二字入手,极力劝他把握这个大好机会。

“你对皇后娘娘说的那些远大理想,可不是一根光杆能成。”

明明是廊间携手、月色如画,容色绝黯的女郎却说着大煞风景的言语。

“你要查‘姑射’,要揪出幕后的阴谋家,需不需要打探消息的探子、传递线报的机关,待得图穷匕现,与敌人一决时,要不要一往无前的死士、为你拚命的打手?接下盟主之位,虽不敢说是现成便有,起码不用白手起家。”

明栈雪正色道:“当然,这些说不定慕容柔也能给你,只消能说服他,操弄姑射的阴谋家也是他的敌人;即使如此,那些永远都不会是你的人马,他们就算要卖命,也是卖与慕容柔,将军令旗一舞,随时能站到你的对面去。

“江湖庙堂,自来便难两立。武功高如独孤弋,坐上龙床之后,也不能兼做武林皇帝,江湖从此与他渺不相涉。虽说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江湖人毕竟不会把皇上视同帮派首脑、门中师长,慕容柔出手钳制、削弱武林势力时,也不曾考虑过太祖武皇帝的出身。

“你只能选一边。”她语重心长地叮咛着。“而官府并不靠谱,你看适君喻、岳宸风,便知慕容肯给的权力,至多就是如此。这样,足够支撑你的理想么?将来呢?慕容柔愿意为你心中的太平盛世,提供多少奥援?”

将军什么都不会给我,耿照心想。

因为在他心里,早有一幅太平盛世的蓝图。

但意图欺瞒慕容柔,实在是风险太高、施行起来又异常累人的一件事。光是隐瞒宝宝锦儿出身,他俩便已如履薄冰,还不说慕容柔为了沈素云有个体己伴儿,故作不知的可能性。

他不能做七玄盟主。哪怕是暂代一阵子都不行,这会直接危及他在将军之前的立场,教他惹上天大的麻烦。

在回到冷炉谷之前,耿照已将前因后果想了个通透。

不管明姑娘怎么说,又或纸狩云、薛百滕这些耆老对他有何期盼,耿照冒不起与将军对垒的风险。此事已无转圆的余地。

要不多时,冷炉谷已近在眼前。耿照在禁道入口运起骝珠奇力,长隧里的水精矿脉生出感应,不一会儿,便有一名乌纱蒙面、身材婀娜的黑蜘蛛现身,朝他欠身施礼,领着穿过禁道,进入谷中。

昨夜他是悄悄离开的,在走之前只交代众人好生歇息,勿起争端,一切事由隔日再议;他尽力及早赶回,免得众人发现他彻夜不在谷中,也是担心这一点。

怎知情况还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清晨时分,谷内弥漫着一层凉冷沁人的薄雾。

定字部禁道外的白玉阶台前人声鼎沸,却是莺啁燕啭,尖声怒骂的全都是天罗香的女弟子。

诸女散成了个大圈子,当中围着近百名包裹染血布条、面色委顿的鲁汉子,个个五花大绑,坐在地上,神情不是惊骇莫名,便是垂头丧气。

天罗香的女弟子们拔剑在手,群情激昂,为首的教使长剑一指,对着圈子里叫道:“胡大爷!这不干你的事,我们敬你是盟主的客人,不欲冒犯,非是怕了你,还请让开。”

那人哈哈大笑,笑到一半咳嗽起来,咳得前仰后俯,片刻才平复。

“这位水灵水灵的小妹子请了。我同你们家盟主呢,是过命的交情,既然要讨人情,那得讨个大的,大家发财嘛。请妹子看在这声‘胡大爷’的份上,先把剑收起来,别老喊打喊杀的,多不吉利。”虽是面如淡金,伤重未愈,懒惫的模样教人想戳他几个透明窟窿,却不是胡彦之是谁?

而带领群姝来讨公道的,正是郁小娥。

胡彦之不知她的底细,见她娇小玲珑、雪肌花颜,还以为哪来的脑冲少女,聚众滋事,不晓得在狐异门占据冷炉谷期间,郁小娥伪作恭顺,看似投降鬼先生,却藉敌酋重用保存本门实力,持续训练手下,还与林采茵周旋,极力避免内四部之人遭受蹂躏,汇集了强大的向心力。

而后盈幼玉暗中联系,传达姥姥指示、预作反攻的准备,乃至夺还冷炉谷等,靠的都是郁小娥与她招辑安保的可用之兵。

过往郁小娥在谷中不是什么紧要人物,便有识者,多半毁多于誉,腹诽她好钻营、野心大,私生活不检点云云。可如今在多数天罗香门人心中,郁小娥是收复教门的头号功臣,一呼百诺,份量早已不同。

她见胡彦之厚皮涎脸,按捺怒气,皮笑肉不笑道:

“小女子蜗居山野,也听过‘策马狂歌’的侠名。据传胡大爷济弱扶倾,剑下专杀恶贼,救过无数病老妇孺,见我等要杀手无寸铁、就缚待戮之人,定是看不过眼了,无论如何也要拦上一拦,是不是?”

胡彦之摸不准她话里的意思,含笑接口:“江湖虚名,不足挂齿,妹子莫笑话我。各位姑娘不妨收起兵刃,有甚误会,大伙儿说开便是。”

郁小娥俏脸一变,寒声道:

“胡大爷,你身后这帮龌龊匪徒,不但帮助狐异门之人攻占我冷炉谷,还淫辱我天罗香弟子,当是娼寮妓寨一般。你眼前这些手持兵刃杀气腾腾的女子,不是加害他人的暴徒,相反的,她们之中绝大多数都受这帮恶徒淫辱迫害,今日不过是来讨个公道罢了,还请胡大爷让开。”踏前一步,手中剑刃寒光隐隐,未触先悚,分外迫人。

这些被五花大绑的俘虏,自是金环谷的人马。

昨夜,在郁小娥、苏合薰的率领之下,天罗香群姝取得武器,骤尔反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失去黑蜘蛛的打援接应,人数居于劣势的金环谷众人很快便溃不成军,又无法逃出禁道,折损过半;算上中夜里伤重不治的,只剩此间的九十余名活口。

姥姥虽禁止杀俘,却将人交给了统领外四部的郁小娥。外四部之人被蹂躏得最为严重,弟子们想起自身或众姊妹的悲惨遭遇,愤恨难平,经过一夜的酝酿串连,天才未亮便闹上郁小娥处,欲讨公道。

负责照顾老胡的紫灵眼忙了一夜,再加上游尸门的纯阴功体不利昼行,此际正是好眠,伏在病榻边的圆桌沉沉睡去。反倒是胡彦之休养之后,新塑的经脉内息运行畅旺,虽然伤势未愈,却抢先听见动静,悄悄尾随,撞上了诸女欲动私刑,赶紧拦阻。

给一干外客安排厢房的,正是郁小娥。尽管老胡入谷时昏迷不醒,郁小娥却知他的身份,才没当作是金环谷的同党,一并杀了。

胡彦之也猜到她们要对付的,是金环谷之人。

虽说这帮乌合之众造孽甚多,战阵遭遇,非得拚个你死我活不可,杀便杀了,那也是迫不得已;一口气宰掉近百名俘虏,就是屠杀了,两国交锋,杀俘尚且受人指摘,况乎江湖?

他心中同情这些女子,不代表能让她们滥杀,这几十人里若有个未曾淫辱女子的,在不问缘由的私刑报复当中,恐难律免,岂非冤枉?沉吟片刻,忽问:

“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郁小娥。”

“原来是郁姑娘。请恕在下有伤在身,拖命来掺和已耗尽了气力,不能起身行礼。望各位姑娘海涵。”

“胡大爷客气了。”

“依我之见,这些人做了坏事,绝对是该惩罚的;至于该不该以命相抵,得看个人所犯,务使刑罪相称,才能叫公道。”

郁小娥冷笑。

“胡大爷是天门掌教的俗家弟子,未料说话与公门中人极似,用的都是鹰犬狗腿推托敷衍的辞儿。”

“我有个师父,算是狗腿子的头儿,不过他做人地道,可不能以公门鹰犬一概论之。”老胡笑道:“昨晚你们也杀了不少人,虽说人命是不能抵的,一码得归一码。不妨等你们盟主回来,他做人也很公道的,我们订个刑审问罪的法子,勿枉勿纵,郁姑娘以为如何?”

姥姥不许杀俘,却故意放松戒备,其意不言自明。

那捞什子盟主能允的话,杀了便是,何须如此做作?郁小娥一路钻营才坐上代使之位,冷炉谷失陷,天之骄女的盈幼玉、孟庭殊、夏星陈等,不是被擒受辱,就是把命丢了,只有她郁小娥混成了人物,自不吃这一套,冷笑道:

“胡大爷不肯让,小女子只有得罪啦。”圈转长剑斜斜递出,却往一旁使了个眼色。

天罗香内除了盈幼玉得姥姥秘传,使得上乘剑法,余人并没有剑术的底子。她这一手看在剑法大行家的老胡眼里,固然称不上精妙,后着却隐于双手之上。

无论老胡是挡是闪,最好带着轻视之心出手夺剑,届时郁小娥长剑一弃,“洗丝手”的妙着纷至沓来!!真要不行,她还有得自“主人”的绝招备用!—乘机缠住胡彦之,令左右亲倍动手,杀得;两人见了红,余人血气上涌,蜂拥而上,胡彦之也不能尽都拦了。

岂料,这病恹恹的懒惫胡汉不仅看透她的盘算,还有一身深不可测的内力,右手食、中一一指往剑刃一搭,霎时间仿佛压了块磨盘,郁小娥只觉剑上有千钧之重,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持柄上,连松手的余裕也无。

胡彦之带她推来挪去,但凡有人作势蠢动,便把剑刃一引,郁小娥身不由己,以娇小的身子,挡住了两边欲伺机发难的姊妹,欲出不出的场面既尴尬又好笑,只是谁也笑不出来。

包围圈外一声厉叱,一名约二十出头、苗条出挑,额前垂落一绺青丝的女郎,持刀冲出,扑在一名金环谷豪士身上,刀入咽喉,捅得他双目圆瞠,喉间发出骨碌碌的异响,倒地抽搐几下,不再动弹。

女郎咬牙拔刀,再朝胸膛刺落,一连几下,鲜血溅了一头一脸,圆瞠的双眼似惊似狂,分外透亮。人人都看傻了,一时间谁都没想到要上前拉她。

女郎戳得尸身血肉模糊,才巍颤颤起身,笑道:“是……是他!我认得这厮的脸。是他带走了雨亭……可其他几个,我记不得了。”溅满鲜血的颊畔淌下两道白迹,露出原本的肌肤色泽;片刻才忽然省起,俯身揪住死者黏腻乌红的衣襟,厉声问:

“喂,你说!奸污我妹妹的还有什么人?把她弄死的,又都是些什么人?”

毋须多言,众人都能想像发生了什么事;一旦会意,却又不忍再想。

女郎名唤令时暄,与林采茵、苏合薰等同时入谷,长老本有意栽培,但内四部缺额有限,令时暄坚持让与其妹令雨亭,力争之下惊动了姥姥。半琴天宫缺几个迎香副使,还不是姥姥说了算?见令时暄如此意坚,反倒不喜,便遂其请,让她代替小妹去了外四部。

令时暄也颇争气,历练过几处分舵,甚得分舵主事赞许,适逢天罗香核心战力折损,亟欲补强,姥姥便将她召回。

她妹妹令雨亭是冷炉谷沦陷后,少数不多的死者之一。事发后令时暄一滴眼泪都没流过,表现得镇定从容,此际却连郁小娥都深受震撼,胡彦之指尖一弹,运劲将她连人带剑,轻轻送出两步,低声道:

“你觉得……这样对她有比较好么?”郁小娥无言以对,然而动摇不过刹那,旋又露出冷蔑之色,似嘲笑胡彦之婆妈。

令时暄又哭又笑,转对另一名俘虏,咬牙道:“是……不是你?有没有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身扑去!

胡彦之相距甚远,兼且腿上有伤,一身浑厚内息无用,危急之际人群排开,一抹灰影倒撞而出,流云般滑进两人间,余势所及,带着女郎打了个圈。这分明是极厉害的化劲手法,来人却似后继无力,一个踉跄,未能顺势将人转开。

令时暄不假思索,尖刀送进来人腹间,被他伸手握住,未能深入,鲜血浸透灰布棉袍。

那人身形高大,背脊微佝,一头厚发灰白斑驳,叠鬓如积云覆耳,面色苍白,显在被刺之前,便已身受重伤。胡彦之认出他挺拔的侧面轮廓,以及那股挥不去的疲惫萧索,脱口叫道:

“……云总镜头!”

“胡……胡爷,我不做镖头很久了。”

初老的汉子看也不看,淡然接口,缓缓将入体的刀尖推出,对女郎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不管是什么,我都很遗憾。但不是我做的,也不是他。他是我手下,我知他没淫辱过任何女子。”

“他……也做过别的坏事罢?”女郎咯咯笑起来,挺刀踉跄行去。

“没什么冤枉的。你们一个个,都是死有余辜!”

那豪士年纪甚轻,顶多二十出头,在金环谷也只混到玄带,地位同陈三五差不多,运气却不恶,几次战役里锦带折损殆尽,他还能活到被人俘虏。

此际见令时暄持刀行近,都快吓尿了,颤声呜咽:“我没……总镖头救……救我……”云接峰体力不支,难以撑持,索性在那人的身前坐下,满面疲惫,仿佛眼前一切极其无聊,低声道:

“你要杀他,先杀了我罢。”

令时暄正要下手,蓦地眼前一花,知是高手来援,却不肯退,拚着两败俱伤,舍身也要再捅死几个。

胡彦之长叹一声,推挪运化,与她飞快过了几招,伤势虽远说不上痊愈,浑厚的剑脉内息已非区区织罗副使所能抵挡,腕旋臂转间,轻轻向后一送,令时暄倒纵落地,裙摆逆扬,宛若蝶栖。

胡彦之就地坐下,正色道:“姑娘若要杀他,也只好先杀我。”云接峰抬望一眼,微微颔首,当是道谢。

令时暄一双杏眸中,几欲喷出火来,咬牙道:“你仗着武功高,便什么事都管了?这般欺人,与你身后的匪徒有什么分别?”

胡彦之知她必有凄惨遭遇,不忍反口,只说:“姑娘,冤有头债有主。适才云总镜头也说了,那位朋友并未非礼过谷中女子,杀他不算公道。”

令时暄眯起美眸,打量他几眼,神情冷蔑。“这就是你们名门正派的公道,是么?弱者受害时不见你们出手,待讨公道的来了,才高喊‘不可滥杀’、‘须讲道理’……道理在哪儿?还要道理干什么?”

胡彦之听得凄楚,对手持血刃的女郎和声道:

“我帮你找,好不?这群人里,有当为此事负责的,我定揪他出来,给你个交代。你先把刀放下。”

令时暄目光瞬动,每扫向他身后一处狙杀目标,胡彦之便抢先望其不可不救,两人四目交错,你来我往,竟打起着一场无形之战。

若不知此人深浅,倒也还罢了,经适才短暂交手,心知这厮修为之高,平生罕见,那些个理应鞭长莫及的阻截、反扑、声东击西,他绝对有能力办得到,不是虚晃一招、虚张声势而已,越斗越见支绌,巧致白晰的额头沁出密汗,垂落的发丝贴伏,更增凄艳。

末了,她被胡彦之的目光迫得倒退一步,面无血色,一咬银牙,倒转刀刃便往咽喉刺去。“……不可!”胡彦之心念未动,人已掠至,猿臂暴长,只差一点便要抓住她的腕子;令时暄螓首一仰,刀尖已戳上那张俏丽的倔强脸庞。

不可思议的变化便于这一瞬间发生。

“叮”的一声细响,女郎颈颔复起,原本对正自己的尖刀,不知怎的竟调了个头!

胡彦之运劲急缩,掌心仍被划了道口子,入肉甚深;若非新得的剑脉真气收发自如,避得及时,这下不是被削断五指,余一只光秃秃的掌轮,便被洞穿掌心,终生再使不得兵器。

胡彦之捏紧袖管,以免鲜血激射而出,心念电转,明白她是以牙齿皎住刀尖,掌口并用,才能在如此危险的瞬息间,将短刀旋了个方向,易正握为反握。

他所拜百师之中,不乏杂耍技艺的宗匠,知有一门口舌奇技,能以牙齿咬针开锁,乃至舌尖系结,不意今日在冷炉谷遇见,怒极反笑,赞道:

“好牙口!”

“咬断畜生的咽喉足矣。”令时暄露出编贝般的暗齿,眸如牝豹,狠戾一笑:

“有刀才有公道!要我放下刀,除死而已!”

这场骚乱到底惊动了谷内各处。要不多时,盈幼玉率内四部人马赶到,将里外两拨团团围起。胡彦之见诸女面色不善,个个脸现悲愤,实无把握这批生力军来主持的公道,到底是郁小娥抑或是自己的,只能暗自苦笑。

待纸狩云、雪识青偕其他七玄首脑来到,现场气氛沸腾到了顶点。

“请门主、姥姥,为姊妹们主持公道!”

郁小娥豁将出去,明知姥姥不喜被挟,这台子戏却已有进无退。若姥姥与门主降罪,必由自己承担,不是杀了俘虏记她一功,便是制止杀俘,治她个聚众夜惊的罪名。为爬上更高的位子,也想替外四部忍辱求全之人讨个公道,郁小娥愿意赌这一把。

群情激愤,雍容华贵的老妇人瞥了场中一眼,淡然道:“胡大爷身子未好,清晨露重,不好穿得这般单薄,老身倩人扶胡大爷回房歇息,再给胡大爷炖盅鸡汤补身。”

胡彦之笑道:“那怎么好意思?不如请伙房开早膳,大伙在这儿一起吃罢,人多滋味美,野餐乐无穷啊。”薛百縢听得皱眉,勉力提气,叫道:“你小子瞎掺和什么?这是人家的家务事。”

他伤得不轻,本不应到处走动,听漱玉节要留在院里、待盟主召唤,便不肯多待,死撑着也要离开,遇着符赤锦、紫灵眼四处找胡彦之,遂结伴同来。

“人命关天,可不是谁的家务。”胡彦之一派轻松自若,怡然笑道:

“一口气杀掉近百名降俘,未免不仁。老神君也帮我劝劝姑娘们。”

薛百腺冷哼。

“说到同金环谷的过节,谁比得上你小子?弃儿岭、挂川寺,几场拚斗下来,算算折在你手里的金环谷人马,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了罢?讨保金环谷之人的性命,不显矛盾么?”众姝才知是他单枪匹马,挑了金环谷的锦带精锐,昨夜那场光复之战得以成功,也算是承了胡大爷的人情,不由得另眼相看。

“比武争胜、以命相搏,死伤在所难免。”胡彦之正色道:“但杀掉手无寸铁的人,是另外一回事,不可混为一谈。”薛百縢一迳冷笑,虽未言语,对他的话也不像是信服的模样。

果然正教邪派,差别就在这里么?胡彦之苦笑摇头。

紫灵眼一到现场,见他捏着一团血袖,不管旁人,迳自走到身边,蹲下观视,取干净的药布为他包扎。

胡彦之一见就笑了,用左手抓抓脑顶,摇头道:“合著你还随身携带,早知我同人打架么?”

“你最近什么时候没跟人打架?”紫灵眼口气淡淡的,也不像责难,慢条斯理问:“谁伤的?”胡彦之越过她的肩头,望了令时暄一眼,嘻皮笑脸道:“也没有谁,给吸血蜘蛛咬了。”令时暄看都不看他,倔强狠戾的神情颇有几分凄婉。胡彦之想起“泪颜”一说,有些女子笑起来好看,也有哭泣时才叫人爱不忍释的,令时暄说不定便是。

薛百腺见胡、紫一一人并头喁喁,看似无心,说话的样子却颇亲密,腹中暗笑:“他若与紫罗袈的女儿配成一对儿,七玄辈份全乱了套。胤野知儿子这头牛犊子咬了根忘年灵芝草,怕要气得吐血;以胤丹书的脾性,当不介怀。”故意打趣:

“包扎完了,赶快带这小子滚蛋。咱们作客冷炉谷,不好插手主人家事。”

岂料紫灵眼一拢裙腿,竟在胡彦之身边坐了下来,不只薛百縢傻眼,连符赤锦都瞠目结舌。

“小师父你——”

“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紫灵眼慢条斯理道:

“杀人不好。不辨是非的杀,更加不好。”众人哭笑不得。

胡彦之怪有趣的瞧着,忍不住笑起来,忽觉心头有些异样,鼻中嗅着她温甜清雅的肌肤香泽,不由得血脉贲张。这么说连他自己都觉难交代,然而,尽管紫灵眼美貌脱俗,这份怦然却非来自男儿欲念,反倒有几分近乡情怯的感觉,令他别过头去,一霎无语。

一旁媚儿插口道:“杀又怎的?成王败寇,也没甚好说。不想死,那就不要输啊!还以为是什么事,忒也无聊。”举袖掩住哈欠。集恶道虽也练阴功,她自小奠基的役鬼令神功却是天下至刚,不受白昼影响;之所以不惯起早,纯粹是个人习性所致。

染红霞本欲开口,总算符赤锦回过神来,轻轻将她挽住。

她俩昨晚同睡一寝,符赤锦担心她与天罗香中人发生捍格,且隐约察觉峨狩云对这位一一掌院怀有心思,料想有自己在一旁,天罗香投鼠忌器,总不好明目张胆地胡来。

染红霞却是担心耿照夜半叩门!!当然她不会承认,自己也有可能忍不住去找他——拉着符赤锦一块儿,教彼此都绝了这门心思;失眠了大半夜,才在天蒙蒙亮时,怀抱着不知失望或庆幸的复杂情思,不支睡去,连隔邻胡彦之悄悄出门都没察

觉。

紫灵眼则往来穿梭于三间病房,照顾胡彦之、薛百滕,以及透支体力昏迷不醒的小黄缨。南冥恶佛被安排在远处的偏院,自行调养恢复,桑木阴之主马蚕娘与他在同一个院里,纸狩云的用意再明显不过。

不管是孤立或隔离,效果都相当显著,这两位迄今尚未现身。

身为水月停轩的一一掌院,光置身此间,便已是荒谬绝伦,染红霞不会天真到以为自己说话有什么份量,符赤锦所拦下的,不过是她一时难禁的义愤而已。她定了定神,眸光望向雪艳青,盼她能说点什么,起码持正些,不似其余七玄中人那般好杀。

雪黯青微蹙柳眉,对郁小娥说话的口吻略带责难。

“胡大爷说得没错,我们不杀手无寸铁之人;便要杀,也毋须偷偷摸摸地杀。他们所犯的罪行,你都弄清楚了?”

郁小娥低垂眼帘,从容应道:

“门主当时不在,未见贼子淫辱众家姊妹之甚,鱼肉盈欲、恶形恶状,纵未奸淫,手上也没少沾了鲜血。要他们拿命来抵,只怕还便宜了些。”随口说了几桩金环谷之人的劣行,包括令时暄之妹的遭遇,连染红霞都面露不忍,天罗香弟子隐隐鼓噪,不依不饶。

雪黯青凝着脸听完,慢慢说道:

“那确是死也不冤。”回望染红霞的眸光分外沉定,反倒是染红霞别过视线,无言以对。“胡大爷,请你让开。”

胡彦之没料到七玄台面人物一来,情况反而更僵,一时想不出开解之法,此际与天罗香群姝说什么“刑罪相称”之理,不啻火上加油,益发激起怨恨罢了;唯一的法子,就是赖皮,只能寄望小耿这个盟主还有点份量,起码蛆狩云等愿意卖他几分薄面,不致铁了心蛮干。

“对不住了,我还是觉得人命关天。杀掉近百口人,更要慎重才是,等你们家盟主现身,再作定夺不迟。”

同样的道理,天罗香这厢也不是没有明白之人。民气的积聚较郁小娥预期的更快更汹涌,乘势则必成功,拖过了三通鼓还未开战,便是有输无赢的局面;既动不了胡彦之,挑别人下手便是——

她拣定目标,一剑便往云接峰咽喉挑去!

胡彦之动也不动,看似入定,直到剑尖即将入肉的一瞬,隔空弹指,“综”的一声如敲铜磬,郁小娥连人带剑,居然平平侧滑尺许,施力点之凝练,甚至未破坏她出剑之势。在旁人看来,她就是莫名其妙地空刺一剑,然后才纤腰斜转,踉跄侧倒。

几乎在同一时间,人群中扑出一抹浅紫衣影,挡在云接峰身前,大声道:

“别杀他!他……他没做过坏事,没杀本门弟子,或施以强暴,他是好人!他救了……救了我。”最后一句声如蚊蚋,苍白的雪靥涨起一抹娇红,来的正是孟庭殊。

郁小娥却知此际是关键,若节外生枝,最后不了了之,自己少不得要被姥姥究责,管他有罪没罪,一旦见了红,激起杀俘之血涌,形势便即逆转;抄剑起身,面露悲悯:

“孟代使,个人好恶,岂能与教门荣辱相提并论?这厮名列金环谷四大玉带之一,其恶非轻,你快让开。”

这话看似反驳孟庭殊“他救了我”之说,提醒她不应受小恩小义,忘却教门大仇,然而“个人好恶”四字,却是满怀恶意,别有所指。

孟庭殊当众被强暴,乃至沦为诸凤琦禁向,众所周知,谷中没有不同情的。然而,同列四大玉带、形如鬼先生副手的诸云一一人为她争风吃错,大打出手一事,却也传遍冷炉谷,最终云接峰抢得美人,从此孟庭殊便在他房里,同食同寝,一步未出。

起初关心者众,不知那云接峰是不是如诸凤琦那畜生一般,终日恣意淫辱,逞其兽欲;后来没听有什么动静,送饭的姊妹们回报说孟代使神情平静,气色较在诸凤琦房里时,好上几倍都不止,渐有流蛮传出。

弃儿岭一役,诸凤琦身亡,云接峰重伤而回,据说也是孟庭殊足不出户照料,“因奸生爱”的说法遂不胫而走。

原本众人看待孟庭殊的怜悯,至此多转轻鄙,料不到教门耗费心力,栽培出来的内四部菁英,临事还不如外四部出身的郁小娥,身心俱失,反教敌寇所迷,轻重不分。

她木然望着周遭的质疑与不屑,仿佛再也吸不到一丝空气,无声的谴责逼人欲窒。

只听身后那把沧桑疲惫的哑嗓低道:“……行了,你走罢。犯不着为了我这种该死而未死之人……你的路还很长。”语声沉落,意思却似听之不尽,令她反覆低回。

如果像我这样的人都还能活着,孟庭殊心想。

——就没什么该死未死这种事。

“你以为我会替你挡剑?”连苍白的容色都显清丽的少女咬着唇,虽未回头,低语声里却有着金石碎裂似的激越,峥嵘如一朵璀灿的冰莲。

“谁要杀你,我都会反击回去!你给我帮手,休想偷懒。”

她这么说,心里已然没有教门。郁小娥料不到孟庭殊如此决绝,使情况更加棘手,遥见姥姥面上阴晴不定,心头“突”的一跳,照准她的肩膈,打算居高临下一剑,连云接峰的心口一并贯穿。

凝力欲发的决心气势被远方的盈幼玉察觉,不顾在场众多大人物,急急脱口:“郁小娥!你要对同门出手么?”焦急四顾,谁知“大人物”们竟无相阻的意思。

郁小娥正欲出剑,忽听一把熟悉的声音朗道:“住手!今日此间,都不许再死人了。”回过头去,赫见耿照走出禁道,立于白玉阶台上,吓得魂飞魄散:“这人明明只剩半条命了,手脊俱废,怎能没事人儿似的……莫不是我见了鬼?”

赫见纸狩云等七玄顶峰齐齐俯身,恭敬行礼,吐出更吓人的四个字:

“恭迎盟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