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一百九十四折
情丝牵肠
玉股凝酥

鬼先生甫一摆脱胡彦之,便直奔栖凤馆而来。

他于此间熟门熟路,没花多少工夫便躲过里外几重的驻跸兵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了凤居。栖凤馆上下,能入得鬼先生法眼、配称“高手”二字的,仅只一个“飞鸢下水”任逐流,还有金吾郎身畔的白发老家人老祝,似也有些蹊跷,一眼望不出底蕴深浅,此外倶都泛泛,并无鬼先生一合之将。

凤居内,任宜紫沐浴完毕,特意换上皇后娘娘的睡褛,心满意足,抱着金丝绣枕沉入梦乡;银雪是三姝中武功最高的,虽察觉有人闯入,旋即遭鬼先生制伏,金钏孤掌难鸣,连佩剑都不及拔出,就这么落入敌手,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那玛瑙小瓶中所贮,祭血魔君称是浓缩精炼的“牵肠丝”,然以当时场面之混乱,亦不能排除信口雌黄的可能,须找个对象一试,方知眞伪。平心而论,狐异门此番在冷鑪谷的行动,可说是一败涂地??为迁移基地、避免慕容柔的纠缠,主动放弃了苦心经营的金环谷,到头来,不但失了冷鑪谷一地,连十九娘招募而来的豪士也损失惨重;此际在谷中的残存兵力,怕也是凶多吉少。

他带来的“豺狗”精锐如戚凤城、猛常志等,亦惨绝于耿照的寂灭刀下,再加上琉璃佛子的身份败露……怎么说都是元气大伤,侥幸保得性命武功,更藉天覆功诀提升功体,突破境界,只能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而逆转求胜的第一步,便是止败。

唯有停止损失、保住根柢,才有报仇雪恨的机会。

鬼先生很清楚,他该立即返回狐异门最近的据点,纠集残部,转移根据地,做好因应对手乘势挥军、赶尽杀绝的准备,同时与古木鸢取得联系,确定立场,甚至该向母亲求援,或干脆地承认失败,赶在追击之前撤出东海——但怒火呑噬了他。还有那难以言喻的屈辱感。

他只想立刻反击,用耿照无法反抗的方式,替他制造最大的痛苦……没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在荒野中奔行时,那一张张面孔反覆掠过他的脑海。?明栈雪‘染红霞、雪艳青、马蚕娘……

(我要你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你……你……”阿妍终于回过神来,身为天下母仪,纵无臣僚簇拥,毕竟不能如村妇般仓皇失措。她强抑战栗,鼓起余力挺直腰杆,直视眼前笑意淫邪的俊美僧人,咬牙道:“为……为什么要这样做?”

鬼先生见她眼底已无一丝慌乱,清楚带着谴责与愤怒,想起自己多年来听她倾诉心事、吐露烦恼,不断显现各种“神通”替她洗脑?,如此费心建立的强固信任,仍不能尽压此姝之临场判断,继续以神棍之姿加以操弄,就像他对荷甄施药、夺其处子身,甚至毋须动武强逼。放眼皇城禁内,谁能反抗佛子圣谕?他所吐露的每字每句,本就富含无上妙道,能增智慧莲华啊!

该说她天生母仪不役于人呢,还是自己低估了这名女子的聪慧与刚毅?无论是何者,蹂躏起来都将乐趣倍增啊!

“因为我想……”他强抑腹下翻腾的色欲,挑眉笑道:“同娘娘借样东西,料娘娘不肯出借,只好使些手段。区区宫娥,恰是试验手段的白兔猫儿。”

阿妍强忍怒火,沉道:“你要借什么物事?”

“自非娘娘贞操,那不过是小小的附赠品。娘娘绝色,世间罕有,小僧垂涎多年,苦苦忍耐,如今连本带利刮些回来,也算是讨个公道。”鬼先生嘻皮笑脸,模样轻佻。“小僧欲问娘娘所借,乃是权柄。”

“权……权柄?”阿妍闻言微怔,蹙起了姣好的柳眉。

“正是。”鬼先生耸了耸肩,一派懒惫模样。“从娘娘口中说出的话,便是圣旨,天下臣民无不遵行,便是慕容柔之流,亦不得不虚应故事,阳奉阴违。若能借得娘娘金口,杀人取命,不过反掌间耳。”

阿妍怫然作色,板起俏脸厉声道:“岂有此理!皇亲国戚,也须按律处事。

我一介妇人,身无官职品秩,哪有专擅生杀之理?普天之下,无人有此权柄!“

鬼先生怡然道:“可惜世人不知。娘娘要调动军队,纵使慕容百般推托,也不能不应付一下;更别说将慕容诱进这栖凤馆中,待娘娘一声令下,剥蟒袍、去乌纱,戴上手铐脚缭……依小僧看,此法大有可为,慕容自负聪明,决计料不到会栽在这里。”温婉秀丽的少妇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俏脸煞白。

这人……眞个是疯了!她没敢耽搁,正欲起身奔出,同时放声喊来金吾卫士,却见俊美的邪僧指尖连弹,肩、腰、小腹等各处像给虫蚁叮了一小口,浑身酸麻,又软绵绵地扶着屛风坐倒;虽能开口,却无法使劲喊叫,以凤居之广袤,蚊蚋之声岂能及远?犹豫之间,竟失了求援的机会。

“你……无论你想做什么,”阿妍害怕已极,只不肯坠了皇家威仪,攀着屛风勉力撑持,强迫自己转过螓首,直视妖人的淫邪目光。“都不会称心如意的,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冒犯帝后,乃是夷族死罪,君有夙慧,何苦以身蹈险,行此无益之举?”

鬼先生含笑不语,一双姣美的精亮瞳眸不住上下巡梭,瞧得她浑身发毛,这才意识到他目光须臾未离者,乃是自己的裸背。阿妍的上身仅着了件明黄肚兜,披在肩上的淡绿纱襦滑落之后,整片白皙光滑、毫无余赘的美背除上下两条系绳,几可说是一丝不挂,但见肤光如雪,瘦不露骨,比之年方十四、丰腴肉感的荷甄,居然更有几分少女的细薄之感,益发衬得侧乳浑圆饱满,被纤细的裸背、腰肢一映,尺寸大得惊人。

阿妍从小养尊处优,终日仆从环绕,独孤英与她虽称不上和睦,倒也不敢有轻贱鄙薄之意,遑论将她捧在掌心里、敬她爱她的韩雪色,几曾受过这等淫猥无礼的目光?不由得全身发颤,仿佛背上爬满毛虫似的,开始恐惧起来,死命挪动腰臀大腿,可惜力不从心。

鬼先生将她的惊惧全看在眼里,得意更甚,一把抓住身下荷甄的发顶,像拖麻袋似的将她娇腴雪润的身子拽过来,俯视着屛风前徒劳无功的美丽女郎,狞笑道:“娘娘误会啦。小僧没想威胁娘娘,也不打算同娘娘谈什么条件,只消让娘娘服下这玛瑙瓶中的灵丹妙药,再饱尝小僧的过人之处……嘿嘿,待娘娘登临极乐,忘乎所以,小僧说什么,娘娘便做什么,一切皆是心甘情愿,何须裹胁?”

荷甄本抓着他的阳物,如舔舐冰糖葫芦般,吮得有滋有味;一下子离了沾满晶量香唾的弯长肉棒,也顾不得被揪疼了头皮,发出小动物般的呜呜哀鸣,湿润的眼神饱含情欲,迷蒙欲滴,透着与她的年龄绝不相称的淫靡氛围,一如她成熟的雪白胴体。“主……主人……荷甄要……给……给荷飘吃……吃棒棒……呜呜……”

阿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分明是荷甄的嗓音,此际已无平日之矜持稚嫩,黏糯的色欲听得人心魂一荡,几难自持。“乖,主人给你棒棒。躺下。”鬼先生扬起嘴角,虽是对着荷甄说话,目光却直勾勾地瞅着阿妍,仿佛对她下着羞人而耻辱的命令。

荷甄如聆仙纶,拧着小腰,扭过白桃似的丰盈雪臀躺落凤榻,也不管千娇百媚的小脑袋仰出榻缘,兀自挂着汗珠的湿漉秀发“唰!”垂散及地,仰天屈起两条白嫩腿儿,伸臂圈住。

她奋力抬臀,将股间高高支起,被外分的结实腿肌一扯,原本黏闭如桃凹的肉唇绽裂开来,露出半截拇指大小的湿濡肉洞,一搐一颤宛若鱼口。破瓜血被巨量的泌润冲刷着,渲成了淡淡酥红,仿佛有人提壶不住往腿心里注水,樱色的汁液沿臀瓣失速坠下,像极了信手一掐、便自破顶汩浆的白桃。

鬼先生跪在她大大分开的两腿之间,仿佛示威般,单手握着弯长如镰的狰狞肉柱,轻轻拍打少女雪白饱满的阴阜之上,那早已勃如婴指、绷似熟红浆果的肿胀蒂儿,发出淫靡浆腻的“啪啪”水声,荷甄呜咽吐息,敏感至极的身子如海波般不住暂晃,勾紧大腿的肩臂扭动着,似难禁受。

“主……主人……呜呜呜呜-”

意乱情迷的少女还来不及吐出字句,异物已挤开初初破瓜的泥泞蛤口,排闼而入?,连绵不绝的贯穿之感仿佛永无休止,贴着她火热湿濡的蜜肉持续深入,荷甄的小圆腰随之一拱,随即僵颤不止。

那双杏核般的眸子瞠如大张的小嘴,异样的潮红浮上盈白颊肌,迷蒙的眼瞳发散失焦,若非乳瓜晃荡,哀鸣似的婉转娇啼太过夺人心魄,有一瞬间阿妍几以为熟悉的小侍女成了空洞的人偶,被男子过人的长物攫去灵魂,徒留一具淫靡冶丽的雪腴空壳。

鬼先生的阳物不算粗巨,长度却颇异于常人,即使顶得荷甄“呀”的一声腰眼发僵,饱腴的嫩蛤外也还留着老大一截。鬼先生长驱直入,用不着大耸大弄,荷甄才稍稍缓过一口气来,已自按捺不住,扭着雪臀套弄起来,香津由嘴角婉蜒倒流,她却丝毫不以为意,不停吐出令人脸红心跳的零碎呓语。“美……死了……好爽人……啊、啊、啊……主人……棒棒……呜呜呜……”

她外表发育得极是成熟,毕竟年岁尙幼,兼且出身书香世家,禀性文静?,在宫中服侍娘娘说不上轻松惬意,倒也不算是体力活儿,荷甄平日多走几步路便香汗涔涔、娇喘絮絮,配同样四肢不甚发达的阿妍正好,主仆俩一般的不顶用,哪儿凉快舒适便往哪儿躲去。

然而,此际的荷甄简直象是一头不知疲倦的小牝马,勾圈大腿、双脚抬高,支起脚扭着小腰,肥腴的俏臀发狂似的浪动旋扭,似要将深深刺穴心的肉棒拽住。而下,偏生膣里又湿滑太甚,纵使初纳幕宾的紧窄蜜肉细如蟑壶,却怎么也箍不住男儿狰狞的杀器,娇美的胴体以交合处为中心,旋绞得滋滋有声,汁液飞溅。阿妍目瞪口呆,早已忘了该面红耳赤,片刻见荷甄喘息粗浓,昂首一唤,鼻音悠悠拔了个尖儿,“砰!”

背脊重重摔落,胸前傲人的乳山晃得几晃,两向斜走,满满摊溢于臂腋。,若非因情欲勃挺红肿的乳梅兀自轻颤,胸膛的起伏已难悉辨,像突然断了气似的。

荷甄仍是檀口微张,眼如弯月,唇面却一下变得煞白,只两侧颊肌涨着极不自然的酡红,扭曲般的怪异笑容也是。阿妍辨出是体力透支,颤声斥道:“你……你对她做了什么?你这……你这个恶徒!”

鬼先生“剥”的一声,拔出裹满蜜汁的阳物,起身一脚,将去了半条命的荷饭踢得连转两匝,趴倒不动?,娇躯所经处水花四溅,象是边滚边尿似的,淅沥水声不绝于耳。

阿妍已非未经人事的少女,略微一怔,才省起是荷甄高潮时所泄。她自己也算水量丰沛极易泄身的,与韩郎抵死缠绵时,经常被他取笑,却远远比不上失禁般的荷甄,不禁心下骇然。

(这般泄法儿……岂不生生泄死了她?)

但少女纵使元阴尽溃,仍带着苍白诡笑,缓缓移动指臂,虚抓着身前狞笑的赤裸男子,仿佛连片刻也不想让“主人”离开。“这”牵肠丝“的药力,委实好得出奇。”

鬼先生难掩兴奋,俯视榻外动弹不得的甘美猎物,恣意享受着以目光撕扯她贫弱的保护,爱抚她最耻辱、最羞人的每一处的乐趣与成就感。尽管高贵的皇后娘娘竭力忍耐,但难以自抑的轻颤于他而言,已是最甜美的回馈。

“我只用了一滴在娘娘宝爱的侍女身上,注入一回阳精后,这丫头便认死了味道,每泄身一度,羁绊益发稳固。”轻佻地扬起眉梢,笑得露出齐整的白牙,柔声道:“男子阳气宝贵,小僧不敢虚掷,以指揉捻,教小丫头欲仙欲死、欲罢不能,这才确认了灵丹神效。用于娘娘万金之躯,决计不敢如此敷衍,娘娘每回泄身,小僧必定亲力亲为,务使娘娘身心满溢,法喜无边。”

阿妍听得浑身恶寒,见妖人逼近,投下的斜影掩去了视线内大半光华,仿佛置身恶梦中,却怎么也醒不过来,颤道:“你……你莫过来……呀!”嚓的-声裂帛响,已被扯下大片裙幅,露出一双浑圆结实的玉腿来。

她的身段,决计不能称作“娇小玲珑”,虽较常女略高,远不到染红霞、雪艳青那般鹤立鸡群。,比之同样身量不高、胜在比例绝佳,完美诠释了“修长”

一一字的明栈雪,阿妍又稍嫌丰盈了些,不及明栈雪纤细苗条。然而她浑身上下最迷人处,恰是这一分微妙的肉感,自娴雅中透出些许色欲,即使是高贵的气质,也掩不住那股子活生生的冶丽丰熟,仿佛提醒视者。?除了母仪天下的皇室身份,她同时也是一名有血有肉的普通少妇,诱人的胴体正处于最适口的成熟时节,会寂寞会渴求,在攀越巅峰时会娇吟哭喊,颤抖抽搐……

阿妍的裙裳自腹下被他一把扯去,下身几近赤裸,她本不热衷嬉游,养尊处优惯了,白嫩的大腿肉感十足,但曲线柔润、比例甚长,并未予人肥胖之感。,修长的小腿胫倒是拉长了双腿的比例,沾着尘灰的赤裸小脚亦是莹润可人,半点也不觉污她下体一凉,吓得失声惊叫,苦于穴道被指劲所封,其声甚哑,难以引来楼下値勤的金吾卫士?,为免腿间的羞人秘处落入贼子之眼,阿妍本能夹紧双腿,背转身去,反撅起两瓣肉呼呼的浑圆桃股。

只见饱腻的腿根里夹着一只肥美玉蛤,四周无一根粗硬杂茸,连渗青的毛根都不见,遑论痣斑,光洁饱满、酥红莹润,居间一道蜜裂闪着液光,完美得象是玉石雕就,难绘难描。

鬼先生平生多御美女,却从未见过如此精致漂亮的阴户,淫念大盛,忍不住啧啧摇头:“忒美的穴儿,给独孤英、韩雪色那两个蠢物享用,当眞是暴殄天物!

娘娘受委屈啦。“阿妍又惊又怒,才省起趴卧的姿势更加不堪,正欲扭回,腰上却被他伸手一按,怎么使劲都挣不开,急得迸泪:”贼子……尔敢……住手!你……你做什么?“到后来嗓音绷得嘶薄,已成惊叫。

鬼先生按着她的腰背,不费什么工夫便制住了美人,倒像她自己翘着屁股,将绝美的粉色嫩穴送到面前,仃君撷取。这般羞人的姿态,荷甄破瓜时也曾摆过,两人姿色相差悬殊,身份地位就更不用提了,况且他尙未用上精炼“牵肠丝”,皇后娘娘神智清醒,她的无助、哀唤……全是最最曼妙的助兴淫具,世间更无他物可比。他甚至等不及除去她身上仅存的束缚,等不及好好品尝她那对绵软沉坠、偏又尖翘如泪滴的巨硕雪乳,只想立即占有她,用滚烫浓浊的阳精弄脏她的大白屁股,迫不及待想看浆水淫蜜“呼噜噜”地一股脑儿,从那只精巧肥美的玉蛤之中流淌而出——鬼先生掰开阿妍雪腻的腿根,正欲将肿胀如铁的杵尖压入,蓦地心头一动,一股极细极微的杀气如离弦之锋镝,直扑眉心?,到了身前三尺处,与鬼先生仅隔着皇后所攀的那道屛风时,这股杀气才突然凝聚,一瞬间由“无形”而至“极形”,仿佛空气凝成了玄铁精金,其间却无半分凝滞,若非蜕变重生后的天覆功远胜从前,这一下便能要了他的命。

——高手!

鬼先生嘴角微扬,仍维持着跨在玉人股上的姿势,掌刀拦腰一划,“唰!”

半截玉骨檀木的描金屛风冲天而起,那股“气”却抢在屛风被斩开之前,再度散逸,如一阵和风般吹过断口,倏地在鬼先生身后凝聚成形!

只可惜蜕生天覆功之能,远远超过来人的预期,鬼先生在斩破屛风的刹那间,即窥见一抹残影横里挪出刀劲的边极、再以极微妙的时间差闪掠而回,再不犹豫,肘掌齐施,击肉声密如连珠,来人几度朝他身下的袁皇后探手,都被鬼先生截住,但那人不住移形换位,片刻也未停留,连身形也无由看清。

鬼先生百忙之中,灵光一闪:“要救皇后幺……教你个乖!”随手卖个破绽,趁那人欲抢皇后之际,身后左掌旋斩而出,使的正是“分心多用”的法子。两股劲力对撞,那人被扫飞出去,“砰!”摔入锦帐深处,与任宜紫等相隔甚远。那凤榻十分宽大,从鬼先生处望不见那人落点,以适才掌刀吐劲后的反馈,鬼先生竟不能肯定是否重伤了对方,信手拂了袁皇后的穴道,起身欲看;下身一离皇后娘娘娇腴微湿的臀股,一声极细极微的嗤笑便钻入耳中,心头微凛:“原来这厮所图,便是诱我离开皇后,以免拿作人质。”所幸皇后仍在脚畔,无论谁来,料想变不出什么花样。

以阿妍的耳目与处境,浑不知短短一霎间,已环绕着自己发生了如此激烈的争抢,只道妖人弄坏了屛风,身后睡榻的方向传来巨响,一名女子哭喊道:“娘娘救命!娘娘救命!”

阿妍自顾无暇,却习惯了承担他人的仰望,挣扎着回头,细声叫道:“你是何人?”那女子哭道:“小童……小童乃邺城郡毅成伯吴善之妻明氏,今日才陪世子晋见过娘娘的,谁知返家途中,为贼人所掳……娘娘救我!”

“小童”乃古时封疆诸侯之妻用以自称。此说甚是典雅,一开口便博得了阿研的好感I白马朝开国不过三代,功臣宿将多来自草莽,宅邸内外无甚规矩者众,为此宫廷内还设有礼仪官,以免这些人面圣时闹出笑话。

但阿妍这几日都不在栖凤馆,哪见过什么明氏?封邺城的毅成伯吴善她倒是有些印象,记得在求谒清册上看过,应是妖人见其妻貌美,竟抢回栖凤馆内藏匿……惊怒之余,复陷挣扎:一方面这吴善之妻明氏嗓音动人,虽不知能喊得多大声,但总比自己强,盼她出声示警,引来金吾卫士?-另一方面却又担心妖人对她出手,平白赔上一条性命,心中不忍。

鬼先生赤裸而立,将全身肌肉放松至极,看似毫无戒备,实已调整至最巅峰的状态,蓄势待发,随时都能出手;面上丝毫不露声色,嘴角微扬,乜着趴在锦踏深处,那手托香腮、小腿轻踢的绝色丽人。

她的衣襟被齐整地斜切至乳下,露出白皙的胸口与精致绝伦的锁骨。,饱满的玉乳将肚兜撑得玲珑挺凸,当眞是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痩.尤其那张明艳无俦的脸蛋,简直不似人间应有,纵在半裸的皇后娘娘之前,诱人的美色亦丝毫不逊。(……明栈雪!)

鬼先生口唇歙动,尙未开声,才发现她连化名都安排得丝严合缝,吴善之妻明氏有个叫“栈雪”的闺名,半点也不奇怪?,反正无论自己说什么娘娘也不会再信,要揭明栈雪的底只怕不易。

明栈雪明眸含笑,出口却是语带哭音,眞个是我见犹怜,听得人万般不忍。

“恶……恶贼!娘娘千金万贵,你……你莫欺辱亵渎她,你要做什么……都冲着我来好了!”才刚喊了通救命,突然又变得大义凛然起来,当中的思虑转折也未免太过跳跃。但阿妍天性善良,岂容他人代己受苦?纵使怕得要命,仍勉力转过鹅颈,低叫道:“恶……恶徒!休伤我臣民!”

鬼先生有些哭笑不得,还未反口,忽听一人道……“娘娘请放心,但教臣在,这厮谁也别想伤害。”咿呀一声推开门扉,双手负后,缓步迈入凤居,正是耿照。

“耿……耿典卫I?太好啦,你……你平安无事。”阿妍闻声辨人,喜不自胜,开口才发现自己语带哽咽,莫名地一阵鼻酸,想起几次遭遇危难险阻,均赖此人出手,那日见他遭崩塌的莲台活埋,怕是有死无生,还伤心了好一阵子?,此际见他出现,“心中大石终落了地”的感觉油然而生,连她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庆幸耿典卫百劫余生呢,还是信任他的武功人品,觉得妖人定能为其所诛?

鬼先生浑身发僵,即令怒火爆体而出,将眼前面无表情的黝黑少年烧得尸骨无存,怕不能稍解其恨。

“满口子仁义道德,到了最后,义兄弟的命也可以不当一回事了。所谓正道作派,委实令人大开眼界。”

口吻冷静平淡,连鬼先生自己都觉意外。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的愤怒之中,隐含了难以言喻的愧疚和自责——他甚至没给小弟服下吊命的丹药,只因他相信冷鑪谷外无论追来的是谁,决计不会抛下胡彦之不管。

但耿、明一一人及时赶到,代表没浪费一丁半点时间在小弟身上,以胡彦之当时的状况,恐怕已是凶多吉少。

“我跟你不一样。”耿照淡然道:“老胡是我的兄弟,我不会算计自家兄弟,更不会不管他的死活。以双重碧火神功重铸的筋脉,足以弥补你从亲生手足身上,所夺取的功力与精元。”

鬼先生微微一怔,放下心的同时,亦不禁暗自窃喜:“要以己身之力,修补他人濒临崩溃的经脉与功体,这是何等的愚行!当年母亲遭逢大难,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好不容易才从父亲所传的天覆功诀中,悟出这”蜕命换体“的无上秘奥,可说是超越天覆神功的伟大创见。

“我经年累月修练此功,便在换体重生之际,也须以小弟的功力和生命精元为引,方能顺利蜕变。他一一人纵使同练火碧丹绝,这般滥用功力,必是强弩之末,以一敌二,我未必没有胜算。”更多了几分把握,唇角微勾,怡然道:“不过你能追到这里,实是大出我之意料,这就不得不夸你能干啦。典卫大人是什么时候,才发现在下使了”痴遁“的法子?”

“不算早。”耿照看着他洋洋得意的面孔,口气淡漠。

“差不多……就是我打残你的那个时候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