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一百九十一折
倩君作嫁
酬以明主

连耿照自己,都没想到这随手一记,竟能有如许威力,但面对一地红白,似也不觉有什么后悔。

回神发现还抱着明栈雪,低头一瞧,见她美艳的小脸溅上几滴鲜血,想起她最是好洁,伸手抹去,低道:“妳先歇会儿,我还有事忙。”明栈雪双手环抱他的脖颈,闭目含笑,轻轻“嗯”了一声,看样子竟是连热血飞溅时,都不曾睁开眼睛。

耿照将她抱到染胡二人身畔放落,见染红霞美眸噙泪、身子发颤,轻抚她柔嫩的面颊,温言道:“苦了妳啦,红儿。”染红霞如在梦中,怔怔地抓着他完好如初的右掌,彷佛一放爱郎便化风飞去似的,片刻才摇了摇头,以颊轻轻摩挲他宽厚粗糙的手掌心,浓睫瞬颤,溢出两行清泪。

“我……我不苦。但求求你,不要再从我眼前消失了,好吗?”

“好。”

“呃,打断两位卿卿我我不太好意思,”老胡的目光瞟向方塔,蹙眉道:“兄弟你好端端的回来老胡可开心啦,但可以晚一点再闪瞎我的狗眼吗?你是吃错药了,才把珂雪刀白白踢还给他……别以为你眞的很能打啊!”

耿照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很想你啊,好兄弟。”身形一晃,已然掠上,转眼迫近方塔第二层顶,正要倒转刀柄插落的鬼先生!众人无不惊骇:“……好可怕的轻功,好可怕的内力!以他适才隔空刀劲连发,碎骨如糜,怎还能有如许气力?”

殊不知耿照身负碧火神功与鼎天剑脉,再加上脐间的化骊珠,本有源源不绝的内息供输,但“寂灭刀”那彷佛能凝锁一切的异质压迫却与内力无关,存乎一心,须得耿照神游物外,心识抽离,方能显现威力。

他在密室醒来,犹记虚境中与“血人”动手过招的感觉,复浸于千百年来无人履迹的遗址,所积聚的古旧静谧之感,忽达到了“将灭未灭、万物俱寂”的神游之境;坐上宝座、转出方塔,乃至一路杀将下来,耿照都是似醒非醒,如行于梦境云端,直到一刀将猛常志爆体,才倏忽回神。

回想适才手抱伊人,单掌应对、以一敌六的过程,那六人的动作、反应乃至内息流动,都像突然静止,只有自己这厢行动自如,以流动的力量漫入静止之物的每处缝隙,一旦时序恢复流转,敌人已自内中孔隙崩溃,纵是天下至坚,亦不得不应声粉碎。是以戚凤城阴功强韧、猛常志臂箝如铁,在“寂灭刀”之前,也只能含恨低头,身灭收场。

这感觉耿照其实并不陌生。

在三奇谷外,与染红霞合战那武功奇高的灰衣人时,攻入那厮身前一丈方圆内者,无论拳掌刀剑,通通都像是搠进一圑看不见却能清楚感觉、既黏且韧的透明鱼胶,速度变慢、力量抵销,连呼吸调息都变得极其不顺……红儿的师傅曾经对她说过,这种奇异的境界名唤“凝功锁脉”,为三才五峰之流的绝顶高手所独有。

此际回神,再想一掌爆体,似已有不能。耿照尙未细细体会,如何才能凭意志重入静谧,再现那直逼“凝功锁脉”的惊天之威,但刀法仍在。

耿照掌刀连出,法度森严,鬼先生左臂变幻,两人绕着珂雪的金丝缠柄翻飞进退,短兵相接,斗得异常激烈。

鬼先生察觉他身上那股与蚕娘“凝功锁脉”近似、足以冻结气机的逼人阴翳已失,拚斗回归招式内劲互争峥嵘的局面,连使数门截然不同的上乘武艺,始终奈何不了耿照那雄浑开阔、刚健质朴的刀路,抢握刀柄之手屡遭迫开,讨不了便宜。

耿照百忙之中,犹能匀出手来拿他右肩,一推一按,“喀喇!”一响,鬼先生痛得眼冒金星,冷汗直流,惨遭转脱的肩关竟已归位。少年冷道:“你两只手一起来罢,看能不能长进些!”于他胸膛、喉间、锁骨等要害倏忽点落,一触即收,若有伤人意,只消蓄得些许实劲,鬼先生已不知死上多少回。

他此生从未遭受如斯轻蔑,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但耿照说得半点没错,单臂应敌,根本不必再打,直接投降更利索些,忍着疼痛与耻辱,强运初初复原的右臂顽抗,勉强支持片刻。

寂灭刀在诸门妖刀武学中,堪称鬼先生最熟悉的一路,拜刀尸崔馑月所赐,解析出来的可用招式最多最完整,当中纵有不足,依赖千幻万衍、可说穷尽刀中极变的天狐刀增益补阙,鬼先生已能使出一套首尾贯串的“寂灭刀”来────古木鸢甚且还不知道。

这被鬼先生视为压箱底的保命绝技之一,在“玄嚣八阵字”尙未钻研出可练的门道之前,非到生死关头,他宁可施展家传绝学“天狐刀”,教人窥破其狐异门的出身,也不肯轻用寂灭刀。

然而,在见识过耿照的“寂灭刀”之后,鬼先赫然发现,自己的增补全弄错了方向。妖刀武学成于古纪时代,迄今已有数千年,武技演进纵非一日千里,纯以变招繁复、套路成熟论,今世更甚往昔。

但自耿照手中使出的“寂灭刀”,不仅远远超出鬼先生所知,刀路更是直来直往,大有一往无前、无悔无憾的气魄,自己添加的、用以串接的那些个巧妙变式,反而拖赘了刀法原有之势,心中冷笑:“你既如此装模作样、故示大方,这套”寂灭刀“我便收下啦。”索性摒除守招,全力抢攻,欲迫出更多更完整的古朴刀路。两人飞快换招,竟无一刻稍停,三十六式很快便到了头,耿照单臂圈转,重新使过,似正揣摩熟悉,边用边想,非全力应敌。

鬼先生罕被如此小觑,狂怒之余,恶向胆边生:“托大轻敌,这回换你赔上一只手了,让你再生回来!”左推右挪,将耿照往珂雪边上引带,所使看似与前度相同,借着对刀路过目不忘,设下陷阱。若耿照依序递招,他双手一带,少年的右腕便要自晶刃上撞落,卸下一只肉掌来。

耿照全无所觉,兀自沈浸于刀法,手腕将触刀刃,劲力乍吐,鬼先生的双臂荡开,竟难稍抗;耿照易刀为掌,当胸拍得他倒飞出去,背撞玉壁才又弹回,整个人扑落祭坛,勉强撑住珂雪宝刀,才得不倒。

────原来他非是不蓄劲力,而是施力奇准,无有一丝余赘。若欲吐劲,随时能化无劲为巨力,一击轰碎雄关!

(但,最终赢的人还是我!)

鬼先生咧开溢红的嘴角,眸中笑意狰狞,转动刀柄,将晶柱一插到底!

他只说了一半的实话。按古籍记载,晶柱周遭一丈方圚,的确不受震音影响,但这个无形的防护气罩是可以调整的;祭坛内藏的旋盘刻度,决定了气罩防护的范围。

为防众叛亲离,龙皇毕竟留下了杀手锏。皇座之外,极可能无一人堪付。

旋盘转到了底,除持刀者外,殿内无人可免。眼看晶柱上的灿烂蓝光如流水沉注,须臾间消褪大半,满殿青芒却未易改,耿照右手五指虚抓,似止住了珂雪刀的能量注入祭坛,冷道:“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么?”

鬼先生不明所以,只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读破古卷无算,好不容易拼凑出祭殿的点点滴滴,岂能凭空出现一名少年捣乱,处处与记载扞格,却无不中的?世上哪有这般道理!

论血统、论资质,论努力的程度……登上龙皇宝座的,怎么说都该是我!

“……死罢!”他死命将珂雪一剁,铿的一声钝响,坛内所藏旋盘已被宝刀贯破。然而,莫说耿照,殿中余人纷纷撑持起身,不仅新一波震音未出,前度作用于众人身上的效果,也逐渐消退。

只有分立祭坛前后的两人,才能感受晶柱倾注的能量流并未消失,没了宣泄之处,不住挤压堆栈,似将失控。以掌隔空压制力量的耿照,随着能量增幅,身子开始微颤,腰脐间锭放刺目豪光,透布而出,鬼先生几乎睁不开眼睛,忽想起一物,颤声道:“你……那是……不可能!:这不可能!”

“能压制铁卫的,除了龙皇,便只司祭而已。依你看,我是哪一个?”耿照淡淡开口,不惟口鼻中透出白光,连语声也发出低沉的磁震,宛若天神。

当日他与苏合熏进入密室,偶然启动门后镜影,得闻鬼先生与蚳狩云的交谈,稍晚染红霞也被姥姥领来此间,鬼先生假意避开,留老妇人独自说服女郎,假扮蠕祖。姥姥向她分析利害,极陈服从之必要,一面以指书于染红霞裙膝,欲连手在七玄大会之上,翻掉双方共同的敌人。

其时耿照尙不知如何控制机关,镜影却自行锁定姥姥佝身遮掩、悄然疾书的指尖。蚳狩云于此似乎别有专长,全凭腕力运指,不惟肩颈丝纹不动,连臂肌亦无变化,彷佛手腕以下,骨骼肌肉整个独立了出来,动静皆与周身无涉,极为特殊。

耿照想起苏合薫的“败中求拳”,乃至盈幼玉那一手刁钻奇诡、险中求胜的怪异剑路,观其筋骨运使,莫不与人体常理大相扞格,似乎同出一脉。

按苏合熏所说,姥姥常以这种方式向心腹下达命令,以避开黑蜘蛛的监视,她辨读起来轻松容易,起码比染红霞不吃力;后续耿照据以拟订计划,让黄缨从中传递,以姥姥的才智,立时明白耿照拥有监视祭殿内诸动静的能耐,只未向染红霞透露。

耿照从镜影中,窥见司坛上的零碎金块,过去许多混沌不明处,突然便串了起来。

虽与记忆有着微妙差异,但那无疑是“亿劫冥表”的部份零件。

方塔第二层有三座祭坛,代表如这般物事────外层的“亿劫冥表”,以及内中所贮的化骊珠────应有三份,恰合龙皇传说中的司祭之数。据宝宝锦儿说,帝窟五岛既是龙臣,又是累世后族,在铁卫与司祭中都占份额,似也非难以想象。

耿照未读过秘阁记载,对龙皇传说所知有限,只按方塔三层、一级压过一级的推想,料机关对化骊珠无用,运使骊珠奇力压制晶柱能量,果然一举成功。

“放开珂雪,我可给你个痛快!”他开声如雷滚,面目被晶柱蓝光映得一片青白:“还是你想让这座千年祭殿,与你一同陪葬?”

这话不全是恫吓。以珂雪所贮能量,一旦无处宣泄,就地炸开,不仅两人将粉身碎骨,枵空的山腹中突然发生大爆炸,极可能以崩塌收场。鬼先生连最后一张保命王牌都失效,如溺中抓紧浮草,所握早已无关生死,不肯放的只是执念,眢目狞笑:“有你给老子垫背,我怕甚来!”

耿照眸光倏冷,右掌划了个弧,强推掌中巨力,拍上鬼先生胸膛!

剎那间,鬼先生只觉浑身上下,每寸骨骼、每条血肉,彷佛都在同一瞬迸碎开来,晶柱奇力透体散出,似连血液都凝成冰珠、又被碾至极碎,遇风即化,点滴不存。

极招过后,炽烈如雷的青芒消散一空,鬼先生颓然跪倒,绵软的双手自金丝刀柄上滑落,整个人宛若无骨蛞蝓,向后瘫仰于地,眼神空洞,扭曲的面上挂着痴傻诡笑,彷佛被晶柱异能粉碎的不只是功体,心识亦同归虚无。

耿照拔出珂雪,刀抵黑衣青年脖颈,正欲了帐,忽听一人叫道:“……且慢!”回见老胡爬上阶梯,唇面皆白、大汗淋漓,抑着剧喘,低道:“看在兄弟的情面,能……能不能卖我个人情,饶他一条性命?”

两人无言对视,胡彦之好不容易调匀气息,上前一搭鬼先生脉门,只觉体内已无一丝眞气反应,渡入些许内息,亦是混沌一片,窒碍难行,显然全身经脉寸断,从此成了个废人。

“他心神已失,这世人算完了。”老胡单膝跪地,让瘫软的黑衣青年半靠在怀里。自耿照识他以来,便生死交关,老胡无非潇洒一笑、满嘴快利,未曾听他这般低声下气,遑论求人。“曾做诸恶,这个报应也够惨了。小耿,姑且放他一条生路罢,我能担保,他再害不了任何人。”

耿照望着生死患难的好兄弟,口吻异常冷静:“给我一个理由。”

胡彦之微瞇着眼,忽有一丝迷惑。从耿照现身以来,他便觉得有些不对,虽说阿兰山一战后,耿照消失这么久,生死不明,必定经过重重磨难,险死还生;性情因此有些改变,原也是人情之常。

然而,眼前这名异常冷静、甚至到了冷酷的黝黑少年,与他印象里质朴温厚的耿照,虽不能说“判若两人”,却有着根本性的差异。单手支颐,踞于龙皇宝座的少年,周身透着强大的负面气场,像是忿怒不平到极处,反以淡漠平静的模样显现于外,内里却熔炼如沸浆,轻轻一戳,立时便炸裂开来,烧灼自己也灼伤他人。

无法触及其内心,便没有说服他的可能。

胡彦之只能隐约看出他眸底的愤怒之火,却无法得知由来。

但耿照已闭锁心门,非情的手段以及带有邪气的言行举止,就是最好的证明。染红霞或符赤锦或可打开封闭的心灵,但于挽救鬼先生一事上,胡彦之确定她们决计不肯帮忙。

“他是我的亲兄长。”老胡低声道。“我是狐异门的遗孤,家师与先父交好,不惜冒着身败名裂之险,将我带上眞鹄山抚养成人,教我行侠仗义、明辨是非,莫被仇恨蒙蔽眼睛。他与我相认的时阆虽短,毕竟是血脉之亲,我不敢替他的恶行求情,但他既已得了报应,活着比死了还惨,能不能请你网开一面,让我带他回母亲身边,别教白发人送黑发人?”

“无双快斩”何以被蚕娘前辈说有天狐刀的脉络、对上鬼先生时又给破得一乾二净,全无还手之力,至此耿照心中疑惑,终有合理的解答。

“所以说,你一直都知道”姑射“的存在,也知晓妖刀和刀尸的阴谋?”

胡彦之悚然一惊,略微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怎么一点都不意外?”耿照的声音平静得怕人,泛着一丝空洞笑意。

“我知有”姑射“,对它们到底干些什么,一直不甚了了。自从知道他为姑射阴谋,不惜牺牲我们的小妹,我便与他翻脸了丄二乘论法之后,我与游尸门连手,极力阻止七玄大会召开,可惜功亏一篑。关于这节,符姑娘可为我作证。”

听到“小妹”二字,耿照如人皮面具般的脸上,出现一丝波动,浓眉微蹙,露出疑惑的模样。

“就是碧湖姑娘。”老胡以仅容两人听见的音量解释:“你和我当日在朱城山下应付万劫时,我不知就是她。我无心骗你的。”

耿照点了点头,片刻才道:“若不是你,当夜在渡头,我和阿傻早已死在岳宸风刀下,我一直记得自己欠你一命。这厮攻占冷炉谷那晚,挑了我右手手筋、断我龙骨,废去全身经脉,若非服食”枯泽血照“,我这辈子算完了。一命抵一命,这笔帐就此两清,谁也不欠谁。”

胡彦之不知兄长干下此等暴行,想到少年曾受的苦痛,大感歉咎,难置一词,面色益发沉重。

耿照一指阶下。

“他胁迫红儿,若非尙有用处,怕清白早已不保,至于施虐明姑娘一事,你也看见了。这两位之安危,于我重逾性命,但你一路保护宝宝锦儿至此,她若有个什么闪失,我亦生不如死;两相抵过,我也不再计较。”场中三姝听了,各负情思。符赤锦美眸含泪,明栈雪嘴角微扬;染红霞先是欣喜,旋又低垂粉颈,不知想到什么,隐有些失落。

少年直视结义兄长,冷道:“但他以琉璃佛子的身份,煽动流民围山,造成如许伤亡,我与红儿埋身石砾,若非机缘巧合,早已不在人世。我一直在想,该如何阻止他继续为恶,就这点而言,武功、心识俱废,与取他性命似也差不多,但除恶务尽,留着一丝可能,便有无穷祸患。对他来说,这也是个极惨痛的教训。”

众人这才知晓鬼先生的另一重身份,无不瞠目结舌。胡彦之却知他指的是自身百劫余生,如今才得向鬼先生复仇,几度张口,却无话可说。

耿照静静看着他。“但我并不想逼你,为了这种人与我拚命。你确定在此救他一命,将来不会后悔?”

胡彦之听他口气松动,抓紧一线希望,朗声道:“我不敢说替他承担过错,然此人造成的伤害,但教我胡彦之能力所及,必尽力弥补。”不只说给耿照听,也是对七玄众人的保证。

“你一定会后悔。”耿照说得很轻,虚缈的口气却宛若重击,轰得胡彦之心头一震,勉力挤出笑容,耸肩道:“……到时再说罢。”

耿照微一颔首,似乎并不意外,也没什么考虑,倒转珂雪刀柄,递了给他。

“这是你父亲的遗物,自当归你。此物出自三奇谷,地位凌驾于七名铁卫,说不定还在司祭之上,带着它,黑蜘蛛自会领你走出禁道。”

两人双手交握,尽在不言中。胡彦之救下兄长性命,转而担心起义兄弟的异状来,想起适才那句“我怎么一点都不意外”的自暴自弃,料想他所受打击,约莫与此有关,本想宽慰几句,又不知该说什么好,索性以责任羁縻,欲激发他比任何人都要强大的正义感,以免走偏,故作轻松道:“这一大家子妖魔鬼怪,全靠你啦。咱们再找时间喝酒。”耿照淡淡一笑,并未接口。

胡彦之悬珂雪于腰,背起痴笑的鬼先生,迎着众人的无声注目,走下方塔。他为救兄长,不惜说出身世秘密,不啻将自己、乃至恩师的生死安危堆到炉火上,若有人加意陷害,将风声放出江湖,不只观海天门,连正道七大派都将陷于风暴,再无宁日。

他默默承受视线,步履坚定,走过染红霞身畔时,略一点头,权作示意。见染红霞起身咬牙:“胡大爷!我同你一起……”不禁失笑,低声道:“二掌院,这样闹别扭好吗?我很笃定,妳还没出冷炉谷就要后侮了。人生苦短,别把大好年华,浪费于无益之处。”没等她说话,继续朝出口迈步。染红霞双颊绯红,咬了咬嘴唇,本欲跺脚,忽觉此举幼稚,羞恼更甚,却不知该向谁发去。

明栈雪离她最近,掩着胸前衣衫破口,笑吟吟起身,本要劝解几句留下人来,见染红霞眸光倏冷,心知有异,柳眉一挑,便未说话。染红霞冷冷望着她,想起爱郎口称这名女子“重逾生命”,以其出身和妖娆狐媚,说不定有什么苟且,心底一片冰凉;娇躯微晃,竟有些站立不稳,横里一条藕臂搀来,却是雪艳青。

雪艳青本不擅言辞,然二姝皆是身材高眺,四目平望,相互扶持的心意毋须言语,亦能交通。

明栈雪见她目光投来,无比沉凝,嫣然笑道:“看来我是不受待见,也该有自知之明,莫招惹主人为好。师姐,有空我再来找妳叙旧,就此别过。”袅袅转身,也随胤家兄弟之后,离开了祭殿。

蚳狩云并非不拦,而是盱衡形势,知此间利害,俱系于耿照一身。以他显现的武功,若公然与明栈雪反脸,逼他选边站队,于天罗香毫无益处;若被明栈雪钻了空子、倒打一耙,偷鸡不着蚀把米,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耿照立于祭坛上,一直目送老胡身影没入洞口幽翳,才回过神,发现下层的铁卫七座,不见了天裂、幽凝两把刀,聂冥途与祭血魔君也消失无踪。原来他二人较旁人恢复更快,趁耿照鬼先生僵持,各取一刀逃离现场,黒蜘蛛认刀不认人,既见铁卫号记,便领出了禁道,此际已追之不及。

众人目光集中到耿照身上。他另有心思,还有事赶着去办,实不想蹚七玄这滩浑水,本欲开口,忽听纸狩云道:“诚如胤家小子言,诸位现在我冷炉谷中,所持圣器,正是进出禁道的锁钥,无论老身欲留诸位下来,抑或诸位携圣器自去,这事将来都没完没了,总不是个头。”

薛百滕虽受重创,神智未失,蹙眉哑道:“蛾狩云,妳这是打算杀人灭口的意思么?”

“若无良策,终免不了冲突流血。我天罗香的门户安全、道宗圣器之归属……总得有个交代。”姥姥正色道:“胤家小子纵有千般不是,倒留了个解决的法子。若七玄结成同盟,推举出一名合适的盟主,妥善分配圣器,保证冷炉谷出入安全,祭殿属同盟共有,排纷止争,岂不甚好?”

薛百膳不赞成同盟,盖因鬼先生狼子野心,听任调遣,不啻与虎谋皮。但,此际龙皇祭殿、圣器、冷炉禁道……诸般秘密一一揭露,其中关连千丝万缕,无法粗暴斩断,若无一名众人服气的上位者统筹领导,怕天罗香头一个便要发难,以保门户绥靖。

结盟夺帅,本是纷扰的源头,但经鬼先生这么一搅,意外拱出了个没有包祗、谁都毋须担心其背后有势力操弄,无论武力或贡献,都堪称适任的盟主人选;若无此人,争端立时爆发,有多少人能活过今夜,尙未可知,怎能说不是天意?

老人遥望另一侧,但见漱玉节袅娜起身,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两位长老所言极是。妾身愿代帝窟五岛,推举耿少侠担任盟主。”她老谋深算,略微一想,即知眼下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索性抢了头筹,欲占推举之功。

符赤锦腹中暗笑:“骚狐狸怕已开始盘算,要如何把漱琼飞那个脑残,推上盟主夫人宝座啦!耿郎啊耿郎,你眞是好可怜哪。”看了小师父一眼。紫灵眼精神略复,淡然微笑:“妳拿主意罢,我不懂这些的。”又将视线投向空空如也的出口,彷佛有人带着她的心思,一齐走出了祭殿。

“游尸门附议。”符赤锦心中叹了口气,祈祷胡大爷别像看起来的那样花心不正经,朗声接口。

媚儿这才会过意来,开心得不得了,简直像自己当了盟主似的,只差没手舞足蹈,转念一想:“不对,虽说本座以男儿身示人,但小和尙一句也没提到我,好没良心。以为我很希罕么?哼!”干咳两声,装模作样道:“本座代表集恶道,原则赞成。盟主嘛,应当展现诚意,一一拜访我等七玄首脑,探问舆情……嘻……才有个做头儿的样子,咳咳。”想起今夜小和尙敲门进房的模样,雪腻的腿心里已湿得一塌糊涂,须得并紧大腿才不致出丑。

眼见各派心念一同,均无异议,蚳狩云不顾塔上少年面露为难,以眼色示意雪艳青,领众人齐齐拜倒,朗声道:“我等道宗七玄,拜见盟主!”

(第三十七卷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