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第一百八十九折
粪土为墙
岂可镘圬

明栈雪的身份,便在天罗香内部,亦是秘密中的秘密,髙层知情者如祇狩云、雪艳青等,俱都秘而不宣,绝口不提。

狐异门的情报网络四通八达,兼有“姑射”所掌握的、各种台面之下绝不流通的隐密讯息,却独独漏了这位蘅青姑娘,原因无他:天罗香先代门主的一切,本就被姥姥等高层刻意隐藏,身故后,其存在更随之彻底埋葬,关于他有过两名徒儿的事,随骨干凋零,早已无人知晓。

所幸鬼先生当年在濮嵋分舵,从垂死的天罗香护法左晴婉口中,得到这条珍贵的线报。

盖因先门主昔日起居,多不出北山石窟,除了照拂生活的婢子,连寻常门人也难见。左晴婉当时年纪虽小,恰是服侍先门主的小丫头,故尔知悉。

师父身故后,雪艳青再未见过明栈雪,此际遥见,只觉眉目依稀,丽色却倍于青春少艾时,明艳动人的程度,竟有些不太眞实,不禁微露迷惘,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倒是明栈雪落落大方,抿嘴嫣然:“妳好啊,师姊。咱们好久没见啦。”转视望台另一侧,怡然道:“姥姥身子大好啦?那我可就放心了。前度相会,咱们没怎么聊,待得此间事了,再同姥姥叙旧。”蚳狩云拄杖而立,嘴角含笑,神情看不出变化,却也无意接口。

鬼先生心中一动:“她是……雪艳青的师妹?那闺名”蘅青“的女子?”知道来历,便容易应付了。黑衣青年虽不愿仰视女郎,此际却非打草惊蛇的时候,忍着心头不忿,朗声笑道:“在下狐异门”鸣火玉狐“胤铿,蘅青姑娘有礼。”

女郎噗哧一笑,眸中却无一丝笑意,衬与她千娇百媚的绝色容颜,更显冰凉。“你叫我明栈雪罢。我现在用这个名儿。”

场内一远一近两名女子闻声抬头,面露诧异,却是染红霞与符赤锦。

明栈雪心想:“这坏小子终究说了我的事。”这原也在她的意料中。耿照忒多红粉知己,只同这两位提过,算是口风紧的了,却不知说到什么程度?明栈雪想象他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尴尬模样,不禁哂然,对着二姝微一颔首,权作示意,并未失了风度。

然而,纵以明栈雪之绝顶聪明,也不知耿照口风之牢,远超过她的估算,只曾对宝宝锦儿一人倾吐,对染红霞说起离开朱城山后的诸般奇遇时,刻意隐去了她的姓名未提。

当日在不觉云上楼,阿傻越众申冤,耿照代为翻译“道玄津”手语,将“明栈雪”之名示以席间宾客,虽仅仅是音译,但阿傻的故事委实太过悲惨,令人印象深刻;若教染红霞知晓自己是向阿傻那狠心恶毒的大嫂学的武功,怕有十张嘴也难解释。

符赤锦知这位“明姑娘”不仅仅是耿郎的启蒙恩师,为他一身高强武艺打下基础,更与他双修碧火功,有过肌肤之亲,关系不同一般。她既是天罗香出身,此际忽然出现,定与耿郎脱不了干系,兴许是受托前来助拳,按说武功还在耿郎之上,己方又添强援,不由得精神一振。

染红霞却是神色古怪,见明栈雪容貌过人、气质高贵,连身为女子的自己,亦不禁生出“我见犹怜”之感,难怪能以色贾祸,令阿傻兄弟双双沈沦,心中暗忖:“虽难排除同名同姓的巧合,证诸阿傻之遭遇,这名天罗香出身的绝色女子,恐怕眞是他大嫂。”一瞥胡彦之,见他面色沉落,显也想到了一处。胡大爷毕竟江湖混老,盱衡眼前形势,不宜多树敌人,略摇了摇头,示意她莫要声张。

另一厢,鬼先生见蚳狩云对明栈雪不冷不热,想起月来天罗香多处分舵遭人挑灭的情报,据林采茵回报,只知是一名极厉害的明姓女对头所为。“明”这个姓氏不算特别,但在天罗香一处,要一气撞上两名互不相干的明姓女子,却也不易,见了蚳狩云的反应,更无疑义:“此女返回东海,专向旧日师门寻仇,未必便与我作对。”转念又想:“她若能自行进出冷炉谷,恐怕……血誓书便在她身上。”

他由秘阁典籍知有血誓书的存在,但只知天罗香代代须与禁道交换血誓,以保门户之安泰,却无法知晓血誓书与《天罗经》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连。

若明栈雪身怀血誓书,那么针对天罗香的屠戮之举,说不定非是寻衅,而是自保……无论如何,敌人的敌人总是朋友,能拉拢过来,自是最好。

“原来是明姑娘。”至此形势明朗,鬼先生确信双方并不对盘,好整以暇。

“以明姑娘的身份,若要一争七玄盟首,原也使得。却不知此际明姑娘,能不能代表天罗香?”

明栈雪避而不答,径行笑问:“……我的身份?我的什么身份?”

鬼先生道:“妳能自行出入至此,已是持有血誓书的最好证明,而持有血誓书之人,自然只能是天罗香眞主了。我召开大会之前,并不知蛾长老、雪艳青是窃居大位,僭称正统,故未邀姑娘参加;明姑娘若能得天罗香上下支持,稳坐门主的宝座,欲角逐七玄盟主,自是毫无问题。”

他这话不惟揭底,另一方面也是暗示女郎:此际冷炉谷在狐异门的掌控下,要扶谁上位,不过是一念间。“角逐七玄盟主之位”云云,说的恰是反话,明栈雪若不能明白,谁才是她应该结盟输诚的对象,除非屠尽了天罗香,否则永无入主冷炉谷之一日。

────将她们交给妳、任凭妳处置,亦非不可能之事。

这是鬼先生未出口的弦外之音。

明栈雪姣好匀细的柳眉一挑,掩嘴轻笑。“挺不错。寥寥数句,威胁、利诱俱都说了个全,可惜多此一举,徒然浪费时间。”鬼先生还在评估这名绝色女郎的本领,是否与容貌一般令人印象深刻,不欲与她破脸,从容道:“姑娘这话,请恕在下不能明白。愿闻其详。”

“能吃你这套的,本就不是値得认眞的对象;眞正棘手的人物,你可曾恃此成功,一一摆平过他们?聂冥途就不吃你这套,阳奉阴违、反复不定,搅得你手忙脚乱的;祭血魔君算是与你合作无间了,但我猜也不是听了这套废话,才站在你这边的罢?你的话术眞有用,何须挟持游尸门的人质,设计攻陷冷炉谷?”

明栈雪说得慢条斯理,所举却无不是条理明晰,衬与她不愠不火、优雅动听的语声,纵以鬼先生之嘴快,竟无一言以驳,面上青一阵红一阵,咬牙一径狠笑。

“你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服你么?”明栈雪可没想忒容易便放过他,悠然笑道:“因为他们看透了你的无聊。你所做的一切,有用的不过是多此一举,即使不做,本来也都能起作用;没用的,做得再多依旧是不生效用,而你却一而再、再而三,乐此不疲。看在众人眼里,有什么比这更傻的?

“合并七玄,可以霸道为之,领狐异门之精兵,明刀明枪,铁血攻伐;此虽下策,但胜者为王,乃是天经地义,服力不服理,谁来皆须低头。要不,于此间设下擂台,比剑夺帅,光明磊落地决出一名头儿来,虽是中策,亦不失正道。

“上上之策,可效你父胤丹书,抛弃肮脏污秽的手段,以德服人,纠合群力,无论成或不成,总能留下王道之名。可惜,你不行霸道,代表对自身的实力毫无自信,焕发于外,人皆不服;假大会之名义,乍看欲行正道,却无磊落一决的胆魄,手段频出,不干不脆,岂能不落笑柄?最后,丑事都做完啦,居然还想摊上个王道的声名,你究竟是蠢到了何种境地,居然以为这样能够成功?”

全场悄静静的,彷佛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见。也不知过了多久,蓦地响起掌声,却是聂冥途抚掌摇头,难得连一句刻薄话都没出口,似不想稀释这番话的杀伤力,品味再三,余韵无穷。

她以优雅动人、略带娇慵的口吻娓娓道来,刺耳之至、轻蔑之甚,远胜世上一切污言秽语,偏又入情入理,头头是道。鬼先生再难隐忍,勃然色变:“明栈雪!妳一个反出门墙、四处屠戮宗门的外人,跑到七玄会上大放厥词,将七玄群英至于何地?妳────”

“又错!”女郎咯咯娇笑,轻易打断他的低咆,扬眉道:“怎就是学不会呢?资质忒差,诚朽木也!这种时候该做什么,我示范给你瞧瞧!”衣袂微动,宛若谪仙落银河,双掌一并,泼剌剌地扑向鬼先生!

鬼先生早动了杀意,手按刀柄,却不忙出招;本拟女郎落至身前,珂雪宝刀蓝芒一掠,将她拦腰横断,教这妄逞口舌的贱妇吃尽苦头,却求死不能,方能稍解心中之恨。岂料一刀掠出,女郎飞仙一般的形影忽然消失,身侧温香袭至,鬼先生未及回身,脚下飞转,挪避的同时连出三式,晶芒如蛇窜,无一不是“天狐刀”的精妙招数。

女郎如有天心通般,无论奇锐的晶刃如何刁钻,婀娜曼妙的身形在蓝汪汪的刀芒间乍现倏隐,似无实体,珂雪刀却只能扫断残影,连她一根头发都碰不着。鬼先生自己便是轻功的大行家,明栈雪身法再快,也决计不能胜他这许多,心念电转,登时会意:“是了,她定练有一门长于感应的奇异功法,能料敌机先,见微知着,用于被动防御,总能快我一步避开要害;一旦采取主动,却无如此优势。”加紧攻势,不让女郎缓出手反击,左掌忽自刀芒中穿出,连圈带转,左推右挪,与刀路并非相辅相成,而是各自为战,各不相属,却又全无扞格干扰的问题,彷佛左右半身一分为二,双边轮战明栈雪。

这等“分心二用”的奇能全无道理,直是闻所未闻,明栈雪以碧火神功的先天胎息预测“天狐刀”的刀路,却防不了他左掌点拍挑捺,异军突起,剎那间似是陷入以一敌二的局面,偏偏其中一人的攻击碧火功若非全无感应,便是感应与实际面临的招式不符;犹豫之间,形势大大不利。

而鬼先生的杀着却还不只如此。

远处台间,雪艳青只觉他左手所使,无比眼熟,看明栈雪拆解片刻,要说刁钻诡异,比之右手的天狐刀颇有不如,不知怎的却令女郎险象环生,只消她认眞专对左半招式,就特别容易受珂雪刀压制,蓝汪汪的刀芒接连批下衣角发毛,观战众人的手心里,无不捏了把冷汗,只姥姥眉头越蹙越深,似看出了什么端倪。

雪艳青毕竟是天罗香第一高手,“武痴”之名绝非幸致,心念一动,惊叫道:“这是……本门的武技”洗丝手“!”

鬼先生稳占优势,百忙中犹能分心还口,邪笑道:“纸长老已奉我为天罗香之主,冷炉谷举门投降,尽在我之掌握。区区武技,岂能难得倒我?”

“洗丝手”虽非什么上乘的武艺,却是天罗香诸般外门之基础,推挪运化,以柔克刚,尤利于身娇力弱的女子修习,向来是七玄中极具标示性的武学。鬼先生所使,非只是徒具其形而已,他在授与染红霞《玄嚣八阵字》招式的同时,也悄悄观察纸狩云的应对拆解之法,将招形、劲力运使的特征等,俱都深深刻于脑海,信手翻过谷中所藏内功秘笼后,这路手法于他已无秘密可言。

明栈雪渐趋不利,鬼先生益发嚣狂,套路连变,左一招“狼荒蚩魂爪”、右一式“碎骨金轮”,竟都是先前场中拼搏,各人曾使的绝招,纵无正宗心法推动,光是凌厉的招式,亦足以使人眼花缭乱。

聂冥途喃喃道:“他妈的!胤家小子邪门。老狼怎不记得收过这个徒弟?”媚儿气力略复,撑持起身,见鬼先生一记“凭虚御龙落九宵”直盖明栈雪脑顶,却是以刀使之,一霎间产生错觉,以为灿蓝刀芒将女郎千娇百媚的脑袋瓜子卷飞,咬牙怒道:“学人路数,好不要脸!有种你就用自家的武功,使旁人的武技算什么?”

鬼先生笑道:“本座欲为七玄之主,自当诸门兼通。鬼王若于《役鬼令》有甚不明,日后归于本座麾下,尽心办差,本座亦可指点一二,绝不藏私!”媚儿迭声吐唾,恨不能如大奶妖妇般隔空伤人,好歹也喷死了他。

鬼先生长声大笑,运起十成功力,双手间招式转换,已超脱掌刀之限,以掌使天狐刀,以刀使役鬼令,忽又屈指成爪、刃作钩镰,双手同使蚩魂爪与破魂剑;及至袍襕骤扬,一条倏然旋出的腿鞭使出五帝窟的武功时,明栈雪已非以一敌二,根本就是独对三名敌手了,虽不致左支右绌,明显已落下风,稍有不愼,便是兵败如山倒。

染红霞与符赤锦交换眼色,心下骇然:“……遭遇这等怪物般的对手,该怎生应对才好?”世上不乏可分心二用的奇才,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如使规矩,总还是听过的,但一心三用……却又如何能够?

媚儿越看脸色越沉,回顾染红霞道:“妳还能打么?我们俩上去帮手,应该不算一打三罢?”染红霞苦笑摇头,不知是回说“不算”,还是气力未复,难施援手之意。

鬼先生施展绝学,本就打算以此震慑全场,任何人自忖武功与他在伯仲间的,亦知绝非是两名鬼先生连手之敌,况且此人似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外门武功一经入眼,竟能信手使出,威力不逊本家;打得越久,被盗取的招式越多,胜负消长自不待言。

自他露出这一手,漱玉节、聂冥途,乃至老虔婆蚳狩云俱都面色凝重,显然心中盘算无不翻了两番。鬼先生正自得意,忽听塔下一人道:“他变换招式,不过掩人耳目而已,牵制妳的,还是左边的”洗丝手“。妳一心与他拆解,身法、路数俱失灵动;若非他对”洗丝手“的掌握还不够通盘,早已抢在妳前头。”却是经蚕娘敷裹妥适、重回场中的雪艳青。

鬼先生心头一凛:“此妹不愧”武痴“之名,竟看出我之盘算!”

明栈雪从他一使洗丝手便落下风,盖因这路手法乃天罗香拳掌外门之根本,鬼先生正是要她陡然间一见、本能拆解起来,行动便容易预测得多;至于分心三用、分使各家绝学等,不过虚晃一招,若明栈雪全不理会,专心攻击或闪避,战况决计不致这般一面倒。

但困局已成此消彼长,女郎就算明白过来,此际也难脱身。却听明栈雪笑道:“妳总是这样,好不知趣。妳有没有想过,他对洗丝手的掌握,为何不够通盘?”

洗丝手不是什么上乘武艺,鬼先生本无掠夺之意,是对上明栈雪后,才从记忆中撷取祇狩云运使的片段为己用;除此之外,明栈雪的拆解应对之法,亦一点不漏地映入鬼先生脑海,转化为牵制她的手段────但反过来说也完全能够成立。藉洗丝手来限制对手行动的,也可能是迄今未失的明栈雪,鬼先生在不知不觉间,仿效女郎施展的洗丝手招式,等于落入她刻意构筑的陷阱,难怪迟迟无法将她拿下。蓦听伊人笑语,丝毫不像屈居劣势的模样,鬼先生的心头一阵不祥,暗忖道:“莫非……是她算计于我!”大惊之下,变招不及,女郎曼妙的身段再度迭影发散,化实为虚。鬼先生刀掌腿风尽皆落空,连余光都追不上她的动作,直觉那温香的娇躯转至身后,头皮发麻:“……我命休矣!”豁尽余力向前一挪,回身出掌,“砰”的一声双掌相交,玉人绵软的柔荑触感绝佳,劲力却轰得他气血翻涌,几欲呕红。

明栈雪这掌明显未尽全力,藉势滑开,只听一旁白玉刀座下一声闷哼,女郎翮然跃下方塔,随手将一物收入怀中,点了黄缨周身大穴,将昏迷不醒的少女横抱起来,嫣然道:“都说你蠢了还不信,这下赔了夫人又折兵,能怪谁来?”

鬼先生一张俊脸胀得血红,奋沩调息,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一瞥刀座后的祭血魔君身形委顿,单手抚胸,吐息粗浓紊乱,似是伤势加剧;印象中明栈雪在飞落方塔之前,裙角曾微向后扬,魔君吃她一脚,没死算是命大。视线一路下移,在他空空如也的双掌间几度巡梭,心头一惊,低声斥问:“……号刀令呢?”

魔君连摇头的气力也无,扶墙坐正,勉力调息。

“没用的废物!”鬼先生咬牙切齿。魔君无意还口,但周身透出的轻蔑不屑,分明清楚地告诉他,在魔君心目中,谁才是眞正的废物。

鬼先生的直觉一直都是对的。无论明栈雪的武功高到何种境地,血肉之躯毕竟有其极限,在轻身功夫之上,两人差距甚小,以命相搏,或能于毫厘间分出胜负,夺物并全身而退却没有这么容易。

────自始至终,那个女人的目标就是号刀令。

明栈雪耍着他玩,不仅令他当场出丑,还诱使他得意洋洋地说出狂妄的言语,现在想来自己就跟傻瓜一样,方方面面落实了她那不留余地的尖刻讽刺。每双投来的眼神,不是透着轻视鄙夷,就是讥讽他被玩弄于鼓掌间而不自知……漱玉节的美眸之中,甚至透着一缕淡淡的失落与责备,彷佛野心为他的丑态所连累,“七玄之主”云云,终究是梦幻泡影,而这一切都该由他来负责。

然而最令他难以忍受的,却是染红霞眼里的悲悯。妳那是什么眼神?永远和弱者站在一边的“万里枫江”……妳把我当成了什么?弄坏玩具,却一筹莫展的小毛孩么?轮不到……愚蠢的婊子,怎由得妳来同情我!

黑衣青年握紧双拳,浑身簌簌发抖,怒火正一点、一点呑噬着他仅存的理智。他开始后悔,没有用对付孟庭殊的法子,来好好“处置”染红霞一番,将她引以为傲的清白和自尊,连同膝盖脚踝齐齐碾碎,教她的余生都只能在残破的身体与意志中茫然漂浮,再也爬不起来────“这台子戏你若还想演下去,”明栈雪动听的语声将他唤回现实。“我乐意奉陪。如你所见,我挂心的已处理好了,接下来,我们可以玩得很尽兴。啊,差点忘了说,耿照是我可爱的徒弟,无论你对他做了什么,我都将加倍奉还。”将黄缨轻轻搁在染红霞身边,信手比划两下,竟是他方才使的一式“天狐刀”,虽是徒具其形,却维妙维肖,显也具有寓目学招的本领。

而“可爱的徒弟”一语,毕竟坐实了染、胡先前的推想,两人交换视线,在彼此眼底都看见极复杂的神色,一时无语。阿傻与老胡、耿照同历患难,说来是过命的交情,毁家之仇,不共戴天,耿照却拜了他那心肠恶毒的嫂子为师,日后这笔帐怕不易算。

鬼先生鬓边沁出冷汗,面上巧妙的易容油粉渐有些消融。

女郎轻咬红唇,似笑非笑,明明一个字都没说,却带给他难以言喻的压力。

────无论力量或智慧,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你会的那些小玩意儿,于我不过杂耍嬉戏。

他并不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平生所识,武功凌驾于他的,信手拈来便有好几位,但无论面对多么高强的敌人,鬼先生都有“以智取之”的自信────直到明栈雪出现为止。那双堪称“倾城倾国”的美艳瞳眸里,闪烁着他看之不进的谜光,只能凭借本能察觉危险,对于其危险的程度,黑衣青年极其罕见地无法想象。

(就像……就像母亲一样。)

明明容貌特征无一丝相像,美丽的女郎却有着一股宰制全局的强大气场,在她面前,鬼先生彷佛被蛇牢牢盯着的青蛙,其狡智较他所想的更狡猾,残毒处亦然,越美丽便越叫人喘不过气来,一如母亲────那股藤鞭将落未落、背脊一阵酥痒的悚栗感忽然涌起,仇人的名单差点冲口而出,他撮紧拳头,直到平钝的指甲刺入掌心,鲜血几涌,才未失态。鬼先生一贯看不起女人,与几近于完美的母亲相比,这些个庸脂俗粉不过是会走路、会说话的一团蜜肉,腥腐黏腻,一见他便迫不及待荐身席枕的下贱更是令人作呕,唯有尽情蹂躏她们、作贱她们,将其利用价値榨取一空,才能稍稍平复他在面对母亲时的自惭形秽。

狐异门的传统,不讲长幼尊卑,唯强者居首。从小到大,他曾无数次反抗过母亲,想将她撵下宝座、夺过权柄,甚至强占她那丰熟绝艳的极品身子,狠狠发泄贮溢过剩的青春苦闷……然而,这一切已不复记忆,只有身体记住了责罚的屈辱和痛楚,时不时令他自梦中惊起,抹下满额湿冷。

面对母亲,他毫无胜算。面对明栈雪也是。

现在,他明白初见她时,那股异样的熟悉感是什么了。

她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人。

“你替七玄同盟,创造了一个绝佳的条件。”恍惚回神,明栈雪巧笑倩兮,轻移莲步,径朝方塔款摆而来。在旁人看来,她玲珑浮凸的背影简直美不胜收,无论是旅装腰缠如细柳,抑或绷出裙布的浑圆臀瓣,俱都完美无瑕,宛若图画;然而,直面她全身上下最最完美的俏丽脸孔,鬼先生却是唇面皆白,彷佛对着什么恐怖的物事。

“……那就是”共同的敌人“。拜你那些个卑鄙手段所赐,在打倒你之后,七玄才有了结盟的基础,开始思考抵御觊觎的必要性,非惟是对七大派的挑衅与复仇而已。”女郎娇笑道:“而打倒你的人,将成为七玄同盟的共主。”

鬼先生忍不住呻吟出声。

母亲就说过这样的话。即使措辞、语气大不相同,一瞬间,女郎绝美的容颜仍与那张他又爱又惧的面孔迭作一处,竟无扞格。

隐身幕后、一手掌握狐异门大权的那个人,自始至终都不赞同“姑射”的七玄合并计划。与她的长子不同,胤野是从这个构想之后,才开始强烈地怀疑起古木鸢的动机来。

“自然是复仇了。”胤铿强抑心中的不耐与焦躁,没敢泄漏分毫。“武烈驾崩前,他便给驱出平望,大权旁落,在东海赋闲几十年;以他的名望才干,岂能耐得住寂寞?东海不乱,慕容柔不除,一点儿机会也没有,三乘论法逼反慕容,七玄合一兴乱于江湖,双管齐下,才有点干大事的模样。”

母亲只淡淡看他一眼。

“你确定七玄合一,江湖必乱?”

“以孩儿的本领,想乱就能乱。”他的得意只张扬了一霎,才嗅出母亲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赶紧闭口。多年来狐异门不是没有准备,揪合七玄为父亲复仇、洗刷冤屈的计划,母亲不知写过多少个版本,为什么由他口中说出时,得到的永远只是质疑和犹豫?

因为是我,所以才不行么?因为我自始自终都不是胤丹书,所以永远都不可能赢得七玄的支持么?一(胤丹书已经死了!)

狐异门当年的凄惨收场,还不够说明他的失败、显现他的愚昧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儿都这样,宁可被一个再也使不上力的死人束缚,奉他那套早已失败的王道邪说为圭臬,幻想那从未实现的大同世界有多美好?

为什么连个尝试的机会,都不肯给我!

“哈哈哈哈……”黑衣青年仰头狂笑,衬与俊美的容颜、挺拔的身形,透着难以言喻的末路狂人之感。曾睹胤丹书之崛起与岭落,此际薛百膳听他宛若哭嚎的大笑,心中五味杂陈,不禁隐生一缕凄恻,暗自摇头。

“蚕娘前辈,”明栈雪人到方塔阶下,忽然回眸,笑吟吟道:“想到胤丹书与前辈之渊源,还是先问一声为好。我……能杀了他么?”

藕纱中传来淡淡笑语。“能带蚕娘找到古木鸢,任凭处置。”

明栈雪咯咯一笑:“蚕娘放心,包在我身上。”霍然回首,娇笑倏凝,周身气流一滞,身形将动未动,哪怕下一霎眼便出现在鬼先生身后,也毫不奇怪!鬼先生却恍若不觉,倒拖珂雪,两个跨步掠上第二层祭塔,回身时高举宝刀,青芒映亮了他狰狞的面孔,赫见青年眢目咧嘴,全无颓唐之色,“铿”的一声,珂雪插入三座司祭玉台当中的那一座,直没至柄,刀身放出豪光,整座祭殿为之一晃,穹顶簌簌落尘!

明栈雪正欲一掠而上,忽然全身脱力,天旋地转,直挺挺仆倒;再睁眼时,满殿的照明青光,转成与刀座下同色的橙红光芒,所有人皆倒地不起,除了眼前得意狞笑的鬼先生。

“即使是君临天下的龙皇玄鳞,也留有对付臣下的手段。”青年蹲下身来,捏着她尖细姣好的下颔,像要扳断纤长的雪颈一般,一点、一点将那张布满错愕与不甘、咬牙切齿的美丽容颜抬起,怡然道:“只有这点妳说对了。王道自古皆横霸,我早该拿出雷霆手段,一个个将妳们压碾过去。错把诸位当人,的确是我之不是。”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