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记》
默默猴 著
【完整的圆:论H、表现手法及其他】
——默默猴

可能会有读者抱怨,已经连续三卷没有期待的爱情动作戏场面了,对于这点我真的相当抱歉。但三乘论法是连续的过程,硬塞床戏进去的话,恐怕会相当不伦不类。大家可以放心的是:廿五卷不但有床戏,而且份量绝对会让大家满意,敬请期待。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情节的完整性。

廿四卷依旧是信息量非常大的一卷,我用了两种手法,来凸显莲台第二决这场战斗的意义:其一是现实与回忆交错的方式,这个在《妖刀记》里比较常见;其二则是切换视点的“顶真”手法,叙事观点若从A角色切入,在末尾时会带入B角色的相关讯息,然后下一段就是B角色的视点,接着带到后续相关的C角……

这个灵感,是来自一九九四年的马其顿电影“暴雨将至”(Before The Rain),导演米丘·曼切维斯基(Milcho Manchevski)更凭借本片,得到了该年的威尼斯金狮奖。“暴雨将至”由三个片段组成,一开场其实就是第三段的结局,整部电影的叙事手法呈现一个完整的圆,非常巧妙。

在本卷里,我撷取的是这种“圆”的概念,就像有多台摄影机跟着不同的角色、各自拍下其所见,最后再剪辑起来;在甲段中,可能A角色听到了一声惊叫,读者再跟乙段中实际发出惊叫的B角色相对照,就会产生微妙的时间差。这种“此起彼落”的感觉,是我对于诠释这段数千人的大场面的理解,也希望大家能看得过瘾。

除了莲台二、三决外,本卷重点着墨的还是人。

邵咸尊的回忆里,还原了当年青锋照在妖刀乱世前的景况,对于“是谁在针对青锋照”、甚至整个妖刀阴谋的梗概与运作方式,都提供了微缩模型般的对照。读者在思考、困惑于这份既视感之余,我想将会发掘出更多东西来。

我一向不喜欢漂白歹角,一个做了很多坏事、甚至手上正做着坏事的人,不能因为有悲惨的过去就得到谅解。在现实生活里,即使改过向善了,很多人仍旧得背负过往的十字架,为他做过的事情持续付出代价。

因为做好的、正确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为了求得原谅。“翻然悔悟”所指的,应该是对于何谓“正确的事”的醒悟,而非买一张漂白归零的赎罪券而已。

为此之故,我喜欢探究反派在走上反派道路的前后,内心世界的变化。世界上是的确有一种人,做坏事只为了喜欢看人受苦而已,这点无法否认;但有更多所谓“坏人”,他们心中(曾经)也有在乎的人、想守护的东西,甚至最后因此坠入黑暗,万劫不复。而有的时候,恶根最初不过是最最平常的人性本能,譬如嫉妒,譬如自卑,譬如渴望被关注。

如果读完廿四,大家能和我一样,为这样的人稍作感叹的话,我的尝试就算是成功了。倘若因此成为邵咸尊的粉丝、高呼“我的家主哪有这么傲娇”,则算是超级大成功……(被殴)

二〇一二年农历元月初七于高雄

封底兵设:号刀令

第二十四卷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