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九集 异象
第十回 曲突徙薪

小玄暗暗好笑,心觉有趣得紧:“我这丈母娘当真什么都懂,且半点不肯让女儿吃亏,竟敢私传秘术来对付本天子,好哇!朕倒瞧瞧她要教些什么?”

当即运提真气,凝聚耳力。他此时与溪中的母女俩相隔五、六丈远,又有潮声溪水干扰,竟能听得一清二楚,心中惊喜,只觉自从夺取了冥殿龙犀的内丹之后,真如脱胎换骨,样样不同了。

“今传你之术,名曰——玉炉内教经,乃东方碧落天双修诸术中的一种,精研甚难,入门却易,为娘先传你口诀,你可记好了。”百宝娘娘道。

雪若点点头。

“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一阴一阳谓之道,既济生生之息也,拔取天根并地髓,白雪黄芽自长成。铅亦生,汞亦生,生汞生铅一处烹……”百宝娘娘徐徐念道,传授法诀。

雪若安静听着,默记心里。

百宝娘娘传完法诀,又仔细讲解内中要点、关键及难解之处。

小玄听在耳中,悄拿来与九鼎还丹诀比较,似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处,又明显各有所长,只是不知孰高孰低。

“以后皇上施术之时,你便悄悄使出娘教你的这个法子,内里自有妙力反汲,可保身子不亏。”百宝娘娘悄声道,“而且此技藏有秘趣,皇上必感快活,长久共修,彼此还大有裨益,往后自然会越发宠你。”

雪若只羞得一声不吭,连点下头都不敢。

小玄听得心旌摇荡,明明才与雪妃欢好过,此时竟又浑身烘热,只盼能与雪妃立马一试,好领教一下丈母娘秘授的妙技。

雪妃悄然走神:“这房中术果然神奇,是啦,皇上之所以好了,还能把我折腾个半死,多半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而是修习了类似的秘术……”

百宝娘娘叮嘱道:“可记清楚了么?此术甚是要紧,回头你须用心修习,事关终生幸福,切莫懈怠。”

雪若忽掩嘴嬉笑。

百宝娘娘诧问:“你笑什么?”

雪若一脸俏皮地爬到她身边,抱臂贴耳道:“此术娘是从哪里学来的,敢情是爹爹教的?也常常一块儿修炼么?”

百宝娘娘错愕,猛地满面飞霞,轻斥道:“小孩子家,莫要来管大人的事!”

就在此时,突闻顶上传来一阵大风刮过之声,母女俩及岸上的小玄皆抬起头望,赫见天空出现一艘庞然巨舰,正从头顶徐徐飞过。

此时天已微亮,只见大船张着一对巨翼,尖首长尾,形如凤凰,船体呈浓暗的青灰色,晕泛着令人不安的奇异芒彩,而高耸入云的主桅甚为抢眼,流耀着与船身完全不同的碧色光华。

“天呐,这是什么?竟然如此巨大!”小玄心中震憾。

虽相距甚远,瞧不真切,但稍略估量,舰身绝对有数百丈长,比七绝界的冲霄飞舟及在虞渊谷见过的战斧飞舰都要大上多倍。

“娘,是天舟么?”雪若惊讶道。

“不是。即便是天舟,也没几艘有这么大的!”百宝娘娘笃定道,她乃东方祟恩圣帝门下,诸天之间常有往来,因而见过许多天舟。

三人盯着天空,心中皆有一个疑问,这庞然大物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快活岛上空极高处,小琳琅天静悬天际,罕有的灯火通明。

妖圣凌霄士负手立于栏前,默然望着星空。

今夜的小琳琅天异乎寻常的热闹,时不时可见巨禽大舰起降,一拨又一拨的妖王精首出入诸殿。

凌霄士冷目瞧着,若有所思。

“圣老久等了,圣后有请。”一个娇媚声音在身后响起。

凌霄士转身,见一个身裹金缕裳袍的美艳妖姬躬身行礼,遂由她引着,踏上丹陛,步往小琳琅天最大的所在——娲皇殿。

来到门口,数名威猛妖将正从殿中出来,神情凝重目不斜视,脚步匆匆,与凌霄士擦肩而过。

凌霄士步入娲皇殿,见偌大的殿庭中,除了立在殿角的数名金裳妖姬,就惟有孤立于大殿中央的一个女子。

那女子站在一座巨大的法阵前,正凝视着当中的日月星辰。

凌霄士一眼便即认出,这是个临时祭起的虚空法阵,名曰——森罗万象,对应着诸天诸地六合八荒,起着立体地图的作用。

“凌霄士拜见圣后。”妖圣略微躬躯,行了一礼。

女子转过身来,刹那间整座大殿似乎都亮了起来,一张丽绝寰宇的容颜出现在他眼中,正是当今妖界至尊小妖后,微笑道:“圣老辛苦了,把你从万千里外请到这里来。”

“圣后客气了。”凌霄士道。

“不知圣老近来可有观察天地气象?”小妖后道。

“略有窥探。”凌霄士答。

“那么。”小妖后抬起头,望向法阵中的一处,接道:“应该有注意到雷域的变化吧?”

凌霄士轻吸口气,点了下头,目光也移到了小妖后注视之处。

雷域——位于三十三重天外,那是一片陌生的不毛之地,一片只有雷电风暴的海洋,广大无垠,天地中所有的雷电都源自其处,是寰宇中所有力量的源泉,没有任何生灵可以待在那里,包括太乙大罗,甚至混元。

“雷域近来甚不稳定,影响了许多地方,许多事情,还有许多人……”小妖后道。

凌霄士静静听着。

“甚至我。”小妖后抬起手,雪白的掌心上出现了一团悬浮的雷电,浑圆而柔润,毫无瑕疵,完美地展现了大罗的惊人之境。

“我也是。”凌霄士应,凝视着那团雷电,以他的修为,已能看出那团雷电并不如表面上那般稳定。

“圣老觉得,这是因何?”小妖后道,玉手收合,掌上的雷电瞬时无踪。

“不晓得。”凌霄士摇头,回答得甚是干脆。

两人一时不语,皆默默地望着森罗万象中的一片模糊的白色光芒,白芒看不见边沿,代表的正是雷域。

“我很担心。”小妖后忽道。

“据我所知,很多人都在担心。”凌霄士道。

“可是所有人都无可奈何,没有人能知道原因。”小妖后轻叹道。

“因为没有人能接近那里。”凌霄士停了下,继道:“不过,也许不用太过担心,抑或只是一次偶然。”

“绝不可掉以轻心。”小妖后摇了摇头,缓缓道:“雷域从来十分稳定,而它惟一的一次异变,就引发了浑沌大劫,导致了先天地的毁灭。”

“可是。”凌霄士道,“惟一能够引发雷域异变的那个魔头,已经不存在了。而他的后人亦在西方伏法,万世不见天日。”

“不会再有别个了吧?”小妖后轻声道。

“不会。”凌霄士笃定道,“据我亿万年来的观察,如今诸界之中,无论妖仙神魔,再无一个可以与那魔头比肩的。”

“好吧,没有哪个能逃过妖圣的眼睛。”小妖后长吁了口气,道:“但愿如圣老吉言,雷域的躁动,只是一次偶然,我们静观其变。”

“圣后宽心,我会一直看着。”凌霄士淡淡道。

“此趟请圣老前来,乃有一事相烦。”小妖后道。

“圣后请说。”凌霄士。

“拘缨失盗,圣老已听说了吧?”小妖后道。

凌霄士点点头。

“因为此事,天庭已对吾界有所疑心。”小妖后继道。

“敢问圣后,天庭之疑,可有道理?”凌霄士不动声色道。

“纯属臆测!”小妖后斩钉截铁道,“天庭之所以怀疑吾界,是因寻木被盗期间,拘缨附近出现了许多鲲鹏,而现今拥有鲲鹏数量最多的就是吾界。”

凌霄士点了下头,沉吟道:“如今,吾界的鲲鹏大多在建木吧?”

“除了轮换牵拉小琳琅天的二十四头鲲鹏在我这,其余的都在建木,大部编入了圣灵兵团。”小妖后道。

“也就是说……”凌霄士斟酌道,“建木那边的鲲鹏已不在圣后的掌控之中?”

“我已遣人查问过建木那边,所有鲲鹏的出入行止均有记录在册,并无任何走失遗散,更没有去过拘缨。”小妖后道。

“有无可能,有人做了手脚?又或许……有谁在隐瞒?”凌霄士淡淡道,眸底锋机隐闪。

“有可能,但瞒不了我。”小妖后宁定道,“建木有我的人。”

“那此事就委实蹊跷了!”凌霄士沉吟道,“听闻出现在拘缨附近的鲲鹏多达数十,除了吾界与天庭,谁也拿不出这个数目。既然吾界没动,天庭亦不可能在自己眼皮底下监守自盗,那么——如此多的鲲鹏究竟从何而来?”

小妖后五指如兰轻拈,结成一印,身后的法阵忽然徐徐膨胀,直至扩展到整座大殿,森罗万象中的日月星辰有如宝石明玉,悬浮在两人周围。

凌霄士游目顾望,瞧见一座大陆迎面飞来,急速放大,其上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很快便认出,这是亘古已有的广莽。

小妖后道:“天地无垠,自第一次诸界大战,天地诸尊重新划界,因娲皇炼石补天、斩玄龙复天地安宁及取圣鳌四足以固四极之伟绩,划归吾界的版图很大,大到还有许多人迹未至、完全未知的地方。”

凌霄士点点头,道:“譬如当初的虚照秘境。”

“又譬如这里。”小妖后抬起雪臂,指尖点向一处,那是茫茫林海中的一片空白,继道:“此处在广莽极北,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成功进入那里,或者说,去那里的人没有哪个能够回来。”

凌霄士眉梢微微一挑,道:“圣后为何对那里感兴趣?”

小妖后道:“因为这些年来,我时不时收到情报,说有人瞧见那一带有鲲鹏出没,而且数目不少。”

凌霄士哦了一声。

小妖后继道:“本来以天地之大,在某处存遗不为人知的鲲鹏,也不算太过稀奇,只是我派去调查的几拨人马,俱是界中高人,最后一支还是由数位界中元老统领,竟亦无一归来,这便甚是可疑了。”

凌霄士动容,双目注视着空白。

小妖后转目瞧他,没再言语。

“圣后是要我走一趟?”凌霄士道。

“鲲鹏放到那里,都是举足轻重的力量。而且,我还疑心那里出没的鲲鹏,与这次拘缨失盗有些干系。”小妖后道。

凌霄士沉吟须臾,终道:“既属吾界地头,又是圣后意思,凌某便走一趟吧。或许又是一个虚照秘境,会有些令人意外的惊喜。”

小妖后道:“此行可谓凶险之至。圣老是否愿去,不必介意于我,还请自行定夺。”

凌霄士道:“大劫或至,蛛丝马迹,皆不可随意放过;况且天庭已疑心吾界,终须查个水落石出。”

“那就有劳圣老了!”小妖后欣喜道。

“圣后有令,焉敢不从。”凌霄士谦色道。

“那边进展如何,那痴儿可是可造之材?”小妖后忽问。

“已有小成。”凌霄士点点头,道:“那痴儿天赋颖悟,聪慧过人,难怪重元老儿会选她为关门弟子。只是虚照心经非同寻常,推倒重来之途着实凶险,最终能否功成,还要看她的造化!”

“接下来,是否还需你在旁指引?”小妖后道。

“该传的我都传了,可以完全丢开手了。”凌霄士道。

小妖后满意地点点头。

“我有种感觉……”妖圣傲然道,“虚照心经比我当初预想的还要精彩,若能大成,于这天地中,或有一席之地!”

妖圣离去后。

即有侍姬入殿来报:“启圣后,元帅已在殿外等候。”

“宣。”小妖后道,收了森罗万象,踏上殿北玉台,在一张宝座中坐下,身后万兽屏上的光芒徐徐洒落,耀得她肤华如玉,丽不可名状,令人无法逼视。

旋见侍姬引着一人进来,行至阶前,叩首便拜。

“元帅请起。”小妖后道。

那人起身,但见紫须紫发,剑眉星目,肩披大袍,立于阶前,有如临渊峙岳,异样之英武沉静。

此人正是圣灵兵团旧帅、当今快活岛镇界大将军兼御前护卫军右帅——龙逄。

他智勇双全,一直为界中将帅,名震八荒,麾下八千御前右护卫军,俱为妖界精锐中的精锐。

“我且问你,当日要你把兵团交给万劫,你心里边可是不大痛快?”小妖后忽道。

“属下高兴的很,交出兵团,末将终能追随圣后左右了!”龙逄应道。

“你别哄我,圣灵兵团乃你呕心沥血才经营起来的,拱手让人,岂是易事。”小妖后道。

“虽有些不舍,然只要能于追随圣后以供驱策,便是属下的万幸!”龙逄道。

“你还是不肯承认。好吧,今儿又有一桩大事要为难你了。”小妖后道。

“圣后尽管吩咐,属下赴汤蹈火亦再所不辞!”元帅郎声道。

“我要你即刻亲提本部精锐,特别是你那七员爱将,离开吾界,自行寻一处新址住扎。”小妖后盯着他道。

“离开吾界?”龙逄诧道,虎躯轻震。

“没错。”小妖后点了下头。

“属下甘愿永世守护圣后!”龙逄急道。

“能保护我的人有很多,暂时用不着你了。”小妖后淡淡道。

龙逄注目望她,满眼疑色。

“此乃命令,不容异议。”小妖后道。

龙逄胸膛起伏,默不作声。

小妖后缓缓道:“有三件事务必做到。第一,新驻地须选在易守难攻处,及人迹罕见处,最好是从未有人到过的地方。”

“其二,新驻地安顿后,除了我之外,往后再不可任何人联系,包括吾界中人。”

“最后,在我同意前,不可擅离驻地,不可擅回吾界。”

龙逄神情越来越凝重,已知事关重大,深吸口气,喝应道:“末将遵命!”

小妖后道:“总而言之,就是要你销声匿迹,在所有人的视野里消失。”

龙逄沉声道:“圣后此举,可是为了应对元老会中隐传的天地大劫?”

小妖后没有回答,良久方道:“你只需记住,你走得越远,藏得越紧,存在得越久,我在这里就会更安全。万一有甚不测,你就是我的退路。”

【第十九集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