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九集 异象
第七回 俱往矣

雪妃催车疾驰,穿过数重云层,已不见了皇帝与冥殿龙犀的踪影,正惊急万分,忽见高处飞来一条人影,正是小玄,忙驱车掠去接应。

小玄冉冉降下,稳稳落入车中,神采风骨赫如天人。

母女俩心中诧讶,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

雪妃欢喜无限,顾不得母亲瞧着,一头便扑他怀中,紧紧搂住。

小玄心中感动,轻拍其背,笑道:“好了,没事啦!”

百宝娘娘见他衣袍轻飘,焦枯尽去,已完全归复当初的轻柔细白,这才知晓是件宝物,悄忖:“难道他身上的袍子是无上之宝,竟能为他挡住那魔物的恶焰?”

雪妃喜极低泣,娇靥贴在他胸前又蹭又吻,好一会才惊觉母亲在旁,忙从男儿怀里起来,再朝他身上细看,未见有甚明显伤处,噙泪笑道:“怎样才摆脱那魔物的?”

“有高人相助,帮我把它带走了!”小玄简单扼要道。

百宝娘娘半信半疑,只觉越发看不透他,道:“你且仔细感查,瞧瞧身上可有哪里不妥?那魔物的火焰歹毒之极,切莫大意。”

小玄只觉心明眼亮,精神异样振跃,张臂笑道:“真好好的!”

雪妃合掌暗祷,心道:“定是陛下痛改前非,感动上苍,方得神明相助化险为夷!”

“我们快去寻元帅,趁乱突围!”小玄道,从雪妃手里接过炎龙鞭,驱车朝地面飞驰而去。

接近地面,此时天已微亮,瞧得分明。三人从空中望落,见云州军已溃,正四下退散,皇朝军的残部却给熊熊大火困住,行进极缓,仍然难以突围。

小玄一阵头痛,心忖:“若是修炼中人,掐个避火诀自然不难,可这数万军士又如何过得去?”

百宝娘娘道:“寻个落脚之处,待我祭法召雨,看看能否把这场大火灭了。”

小玄应了一声,正要觅无火处下去,忽闻空中传来一个清脆叫声:“随我来!”

三人抬头望去,见高处翩然落下一姬,面覆薄纱,身后赫然盘旋着五条通体晶莹的白色大龙。

“咦?是北海的冰龙!”百宝娘娘轻声道,盯着五条白龙,心中甚诧:“冰龙仍上古灵物,今已甚罕,怎么一下子来了五条?”

小玄一眼便即认出,那女子正是逍遥郎君三姬当中的龙九公主,心中奇怪:“她怎么会在这里?”

旋见龙九公主引着五条冰龙在战场上空来回驰翔游曳,五条冰龙喷晶吐莹,化做瓢泼大雨,片晌之间,便在大火中浇出一条宽阔的通道来。

地上的皇朝军欢声雷动,万千将士沿通道迅速突围。

百宝娘娘转目望向小玄,“崔公子,那驭龙仙子可是你的朋友?”

“是我兄弟的姬妾。”小玄应,惊喜交加地朝龙九公主遥声叫道:“多谢公主前来相助,在下感铭于心,日后再登门拜谢!”

“不关奴家的事,是我家公子的意思。”龙九公主道。

“不知少门主现于何处?”小玄高声问,却见龙九公主摆了摆手,领着五条冰龙朝远处去了,转眼无踪。

雪妃素知皇帝喜好交结八方,迎圣台上就供养着许多奇人异士,并无太多惊奇;百宝娘娘却是愈来愈讶,只觉这个玉京来的少年处处透着邪门,暗疑他是否真是灵宝宫门下。

小玄驭车向地面驰去,沿着皇朝军进行的方向徐徐飞行,寻找载着程兆琦的车子。

过没多久,雪妃忽指着右下方喜道:“爹爹的车子在那里!”

小玄循指望去,果见一队将士围着辆车子,正纷纷朝空中张望呼喝。

雪妃奇道:“咦,他们怎么不走了,都盯着这天上做什么?”

小玄当即驱车去飞,赫见有人张弓搭箭,似乎要朝这边射过来。

百宝娘娘提聚真气,朝底下喝道:“莫慌,是我!”

旋闻下方有人高声叫道:“别放箭,是帅夫人!”众将士这才纷纷放下兵刃弓箭。

小玄把车降落到地,见一将踉踉跄跄朝这边奔来,正是功曹参军奚舜卿。

百宝娘娘赶忙下车,迎上前去,道:“奚将军,你受伤了么?”

“末将该死!”奚舜卿叫道,捂着腹部突朝她跪下。

百宝娘娘面色微变,惊道:“怎么了?”转头朝载着夫君的车子望去,见旁边还倒着好些军士,一颗心猛然悬了起来。

“末将无能,守护不力,元帅适才被人劫走了!”奚舜卿喘息道,突尔一抹血浆呛出口来。

百宝娘娘同雪若齐“啊”了一声,母女俩快步走向车子,掀帘望进去,果见厢内空空荡荡,程兆琦已没了踪影。

奚舜卿捂腹跟到车旁,满面愧色。

“啊,灯还在!”雪若低呼一声,却是瞧见了插在厢壁上的回天灯,上车把灯摘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是什么人劫走元帅的?”百宝娘娘沉声问,面无血色。

“是个女子,两只眼睛极是奇异,里边似有黑色的火焰在跃动,身手十分了得,我们根本截不住她!”奚舜卿喘息不住,嘴角不断有血溢出。

“是她!”小玄同雪若异口同声叫道。

“那女子临走前曾抛下一句话,说是若想救人,便带火皇珠到南海黑焰岛去寻她!”奚舜卿道。

百宝娘娘转望向小玄。

“珠子不在了,已经交给那个引走龙犀的高人了!”小玄握拳道,心忖李不行踪不定,这会又引着冥殿龙犀,多半是走得极快极远,只怕一时之间找不到他。

“即便是有珠子,那帮人也不会放过元帅的……”百宝娘娘叹道。

“奚将军,那女人是往哪个方向去的?”小玄问。

“那边!”奚舜卿勉力提臂,指了个方向。

小玄飞步朝鹿蜀车奔去,方才跃上车子,已见百宝娘娘同雪妃追了过来,也一同上了车子。

“那女人应该没走多远,快追!”百宝娘娘叫道。

小玄驱车飞上空中,循奚舜卿所指的方向疾驰,然而半柱香过去,并无任何发现。

“不用赶了!”百宝娘娘忽道,“不管我们多快,只要那人改变方向,便无法追上。”

小玄停住车子,沉吟道:“不知那黑焰岛在何处?”

百宝娘娘道:“我曾听说过这个黑焰岛,就在南海深处的某个角落,是冥界的地盘。”

“那……我们就上那里救元帅!”小玄挥拳道。

“即便是龙潭虎穴,也只能去了。”百宝娘娘叹道。

“好!”小玄道,“我们现在就出发!”

“崔公子。”百宝娘娘却道:“妾身有一事相烦。”

“夫人请说。”小玄忙道。

“崔公子,请你即刻送小女回玉京。”百宝娘娘道。

小玄微愕。

“你曾答应过妾身的。”百宝娘娘盯着他道。

“夫人要孤身涉险么?”小玄道。

雪若满面忧色地望着母亲。

“这个无需理睬,妾身自有主意。你只需把小女平安地送回都中即可。”百宝娘娘道。

“待救回元帅,在下再送令爱回京。”小玄坚决道。

雪若默不作声,她心里自然是万般想要随母亲去营救父亲,却又担心皇帝因此耽搁了回宫的时日,左右为难。

小玄又道:“那黑焰岛既为冥界的地盘,只怕敌人甚众,我们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营救元帅,也就多一份把握!”

雪若见皇帝执意要亲往险地援救父亲,其中既因父亲是皇朝栋梁,亦多半还有自己的原故,心中欢喜甜蜜,两手捉住母亲袖子,轻声道:“娘,他说得也甚有理呢。”

“此子身手了得,又能役使太古妖魔,倒是个极其难得的强援……”百宝娘娘一阵沉吟,又忖眼前情势紧急,已来不及回师门搬请救兵,自己独闯敌巢,的确毫无成算。

小玄同雪若满眼期待地望着她。

百宝娘娘终道:“走吧,我们先寻村镇买些干粮与净水,待到茫茫大海之上,找吃可就难了。”

当下三人驱车南驰,飞过座座山岭,跨过条条川流,路过一个小村,便进村草草吃了顿饭,又买了熟食及干粮带上,继续朝南赶路。

云州地处极南,鹿蜀车驰速又极快,不到一个时辰,车子已离开了陆地,飞入大海之中。

望着底下的万顷波涛,小玄忽想起上回同武翩跹前往玄洲虞渊谷之行,心中极是怀念。

他边驾车边想:“不知那黑焰岛在何处?南海极大,此去恐怕不止数千里,鹿蜀车虽快,多半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回了……”

接又忖道:“如此一来,只怕许多天都回不了玉京,我这假天子不在迷楼,料皇后非但不敢声张,反倒会设法隐瞒,只是三、五日甚至十天半月问题不大,再长可就难以周旋了,到时皇后麻烦不小,再因此害了我师父可就糟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此处,一时心乱如麻,却又不好对雪若母女俩言明。

雪妃一直担心皇帝身上有伤,见他眉心微锁,悄声问:“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小玄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雪妃道:“你可别硬撑着。”

小玄望着凝视着自己的玉人,忽尔拿定了主意:“程元帅是水儿同雪妃的父亲,定然不能不管,既然非得去救,我又何必想得太多!”

雪若忽问:“娘,你可知晓那黑焰的岛的确切位置?”

百宝娘娘摇了摇头,道:“我只知大致方位,应在南海的最西南处。我们且一路寻去,待到那附近,我再去拜访一个故人,此君久居南海,从他那儿多半能打听到黑焰岛的详尽所在。”

南海极大,鹿蜀车不过日行近千里,飞了一天,三人眼中所见,依然尽是茫茫大海。

这一日当中,大半是小玄驾车,雪妃偶有替换,轮流喝水吃干粮。待到深夜,百宝娘娘生怕他俩太过疲倦,遂接过炎龙鞭,继续驱车赶路。

小玄同雪妃在后座眯眼养神,过没多久,雪妃已静静睡去,小玄两臂枕在脑后,懒洋洋地望着满天星子。

他这几日不是奔波就是激战,心神难得放松,这一安静,便有些瞌睡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

他睁开眼,看见了红色的天空与赤色的大地,到处都是血与火,就连自己的身上,都满是炽热的烈焰。

他如立山巅,睥睨八方,目光所及,到处是刀枪剑戟,自天上地下蜂拥而来,然他半点未惧。

他饿极而噬,仙真神佛,妖魔精怪,在他眼中,在他嘴里,皆为蝼蚁。

他就这么痛快淋漓地吃了亿万年。

他畅极狂啸,突然,头顶一阵剧痛,他疑惑地仰起头,就看见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一手持剑,一手持令,裳飘带舞地高悬空中,明明颜倾天地,眼神却是那样的冷峻无情。

剧痛遽而蔓延,电般穿心通脊,天地蓦尔颠倒,抑或,倒下的只是如山的自己。

雪妃忽然醒来,就瞧见了满额汗水的皇帝,时而眉心紧锁,时而咬牙切齿,不由吃了一惊,急忙轻轻摇他,柔声唤道:“醒醒!快醒醒!”

百宝娘娘回了下头,继续驾车。

小玄惺忪睁眼,半天没回过神。

“可是做噩梦了么?”雪妃轻声问,心中暗忖:“他从前做的恶事太多,即便今已幡然醒悟,心中也是难以安稳……”

忽然间,只觉这男人心里很苦,怕是永世都难以安宁的,不由又惜又怜,伸出柔荑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

“只是做梦,不怕哦。”雪妃柔声哄慰。

“水儿!”小玄满面惊喜地抱住了她。

雪妃睁大的眼睛。

天子有三宫六院,万千佳人,自然难免有认错人的时候。

如在从前,她只会淡然一笑,可这一瞬,她悄然惊觉,心里竟是如此难过。

小玄瞧定,这才认出眼前的玉人并非水若,而是日后的大姨子,赶忙放松手,一脸尴尬。

雪妃瞧瞧他额头的汗颗,从怀里取出条帕子为他轻轻擦拭。

帕子带着淡淡馨香,尚存暖暖的体温,小玄望着她那柔情似水的眼睛,不觉一阵酥醉。

两人目光相接,如胶似漆,一时忘了所有。

雪妃轻俟在他臂膀上,收起帕子,一只手儿在他胸口轻轻捂揉,小玄情不自禁地重新抱紧了她。

雪妃娇仰起脸,借着星光,贪看近在咫尺的俊颜。

小玄垂目瞧她,看见了薄晕轻透的脸,看见了微微张颤的唇,还有一双满是渴盼的眼,心跳如擂。

百宝娘娘听后边静极,便又回了下头,猛见两个贴在一起,正相拥热吻,心头一震,转过脸去,五内如焚地继续驾车。

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如潮起伏,细想此前女儿对那崔公子的眼神举动,不禁愈来愈惊:“雪儿向来最是矜持,而今在我跟前,竟然如此不知避忌,可见已难以自拔了!我须快刀斩乱麻,否则照此下去,定要惹出祸事来!”

就在此刻,忽闻一声嚎叫,声动万里,响彻海空。

三人吃了一惊,齐朝车外望去,赫见半边海面高高拱起,仿佛整个大海都倾斜起来。

“怎么回事?”小玄讶道。

风骤然大了起来,刮得鹿蜀车东倒西歪,百宝娘娘冷目四观,极力控车。

“那是什么?看那!看那!”雪妃指着一处惊呼道。

小玄循指望去,见昏暗的海面浪涛翻滚,隐隐现出一片黑影来,失声道:“我的天!这兴风作浪的家伙是什么?”

原来从高空望落,那黑影竟有岛屿大小,兴许还只是冰山一角,可想而知,其体型是何等之惊人。

“是鲸么?”雪妃道。

“鲸也没有这等巨大!”百宝娘娘道。

“这家伙,整个儿只怕比那冥殿龙犀还要大!”小玄吸气道,忽想起在虞渊谷遭遇的那只鲲鹏来。

海中的黑影一阵翻转,波涛中忽然露出一只巨大的眼睛来,恶狠狠地瞪着天上。

小玄微微一呆,心中乍寒,明明还有百宝娘娘及雪妃在旁,却不知怎么,竟觉得底下的巨眼盯着的就是自己!

“是那怪物的眼睛么?好吓人!”雪妃失声道。

“哗”的一声大响,猛见一股千丈巨浪从海面飞起,直朝鹿蜀车卷来,声势无比骇人。

百宝娘娘急驱车闪避,险险就给扫中。

“那怪物为何要攻击我们?”雪若惊道。

“它倒未必心存恶意,也许只是恰巧路过此处,也许是我们踩进了它的地盘!”百宝娘娘道。

“好霸道的家伙!”小玄盯着底下,见其目中异光闪烁,如有真形般直闯心中,越发觉得,这怪物便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等巨大生灵,乃天地所生,往往有无尽威力,还是避开为妙!”百宝娘娘心忖,驾车疾朝前掠。

大风大雨呼啸而至,天上也突起滚滚乌云,雷鸣电闪。

鹿蜀车如置惊涛骇浪,似给一只无形巨手用力按住,竟然无法高飞,给压在海空之间,颠簸极剧,仿佛随时会倾覆。

百宝娘娘极力驭车,忽似想起了什么,神情乍然凝重。

“是那怪物捣的鬼么?”小玄叫道,从兜元锦中刷出神骨剑来。

“你要做什么?”雪若攀抱住他手臂,生怕此君被冒犯了天威,一怒之下就要跃出车子,去寻那海中巨怪斗上一斗。

小玄见雪妃满面惶急,不忍她担心受怕,遂温声道:“我只是守着车子。”

雪若松了口气,贴在他耳心道:“你别生气,一点儿风雨也没什么,等车子冲过去就好了。”

“你冷不冷?”小玄柔声道,心疼地拨了拨给雨水打湿在她睫间的发丝。

雪若摇了摇头。

小玄环臂搂抱住她,深深地藏入怀中。

雪若心尖一颤,把脸儿紧紧地贴在男儿胸口上,虽于暴风骤雨之中,亦感甜蜜之极,回想今昔天子,实乃天渊之别。

小玄望着遍空倾落的雨瀑,几难睁目,心忖:“倘若是师父的云水宝车就好了,不但飞速比鹿蜀车快上许多,又能隐形匿影,还有华盖遮风挡雨……”

“风雨如此之恶,我们暂且避一避!”百宝娘娘叫道,忽驱车朝下边飞去。

小玄同雪若朝下望去,见下方出现了座小小岛礁,而波涛中的那个巨大怪物已然没了踪影。

车子降落到岛礁上,却是个不毛之地,没有半根草木,全是黑黝黝的粗砺大石。

“那边好像有个洞!”小玄眼尖,指着一处叫道。

母女俩转头望去,见石群间果然有个漆黑洞口。

百宝娘娘驱车飞去,见洞口不小,遂小心翼翼钻入其中,小玄心念及处,一团火焰乍现掌上,照亮四周。

三人进入洞中,见洞内怪石悬垂,许多地方都在滴淌着水,异样地阴冷潮湿,不过深达五、六丈,总算是个可避风雨之处。

小玄舒掌轻托,又一朵巨大火焰骤从他手上脱出,如莲盛放,悬在半空徐徐燃烧,赫是许久未衰,正是如意五行中的火莲诀。

火莲稳定而炽烈,热力四射,洞中立时暖和了许多。

三人见洞并无可供歇脚之处,便都待在车上。

百宝娘娘盯着悬浮空中的火莲,心中暗自骇然。

修炼中人大多能发雷火,可是火焰凭空燃烧,消耗却是真气,如此长久不灭,可想而知,支撑那团火焰持续燃烧的真气有多凝聚与强劲。

小玄自己也十分意外,怔怔地盯着火莲,见无丝许要熄灭的意思,心道:“这是怎么回事?纵是师父,只怕也未能如此,难道我的修为大有进境?”

雪若惊魂未定,道:“适才瞧见的那个黑影,不知到底是何物?”

百宝娘娘不语,若有所思。

雪若又道:“不知那怪物到底有多大?我们瞧见的,不会只是它的脑袋或背部吧?”

小玄道:“那家伙恐怕比冥殿龙犀还要更大,体型如此之巨,力量必定无比惊人!”

百宝娘娘淡淡道:“没啥好奇怪的,水族海界的生灵,本就有许多体型奇巨之类,往往要比陆地上的大许多,譬如鲲、龙、蛟、鲸、夔等等。”

雪若接道:“听师公说,很久以前,水族同冥界一样,都曾经十分强大过,在太古之时,洋海江河中遍处都巨大的生灵。譬如那十五只轮流托负蓬莱,方壶,瀛洲,岱舆及圆峤五座仙山的巨鳌,就简直大到难以想像。”

小玄一阵心驰神摇,道:“我也曾听过这个传说,后来岱舆和圆峤之所以沉没,致万仙搬迁,便是因为有六只巨鳌给个古怪巨人钓走了,这些敢情都是真的?”

雪若道:“是师公他老人家亲口讲与我听的,多半不假。”

百宝娘娘点头道:“又诸如助黄帝破蚩尤的应龙,率万千山精水怪大战禹王的巫支祁,过处成泽的相柳,还有太古之时的禺猇、不廷胡余、弇兹及禺彊,俱是令诸界颤抖的水族神魔。”

小玄饶有兴味的听着,从阿痴的机关相柳想到役妖令上的巢元及广房,心忖:“这两个妖王一个是夫诸族至灵,一个是夔族妖首,都善大水,只怕也都是水族海界的强者哩。”

忽又想到了逍遥郎君身上,问道:“据传妖祖玄龙亦为海祖其一,不知此言又有几成可信?”

“此说非虚。”百宝娘娘道,“除了玄龙,那以足撑固四极的灵鳌、撞折不周山的工共亦皆为水族之祖。”

小玄心道:“如此说来……我三哥来头还真不小,祖上即为妖界之祖,又是水族之祖!那日他潸然泪下,不知是何原故?”

“娘,水族海界既然有如此多的强大存在,那现今为何……为何……”雪若迟疑道,想把话说得尽量委婉些。

“为何没落如斯是吧?”百宝娘娘道。

雪若有些不好意思,却没否认。

“盖因今非昔比!”百宝娘娘道:“自两次诸界大战后,水族伤亡甚众,江河湖海无不凋蔽之极,早已不复旧时之盛了,况且……现今有人不想让海界再次强大。”

“这是为何?”小玄讶问。

“因为。”百宝娘娘淡淡道,“平庸者往往更便于掌控。”

小玄呆了下,忽似想到了什么,心底莫明一懔。

“若非如此,又哪里轮得到那四条老龙统御海界。”百宝娘娘叹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