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八集 四癫会
第十回 君无戏言

不知过了多久,百宝娘娘兰指轻招,将回天灯收回手中,幻境立时如水逝去,却是施法已毕。

小玄见她额头泛光,微见细汗,显然消耗颇巨。

雪若忙上前扶住母亲,掏出帕子为她揩汗。

“我已用回天灯行功一周天,功效如何,还待继续观察。”百宝娘娘凝视着床上的丈夫,对女儿道:“好孩儿,你奔波千里,定然疲惫,这后边有个营帐,是娘歇息之处,你快去睡会。崔公子我让人带他去别处休息。”

“孩儿平日都在宫里,难尽孝心。”雪若摇头道,“况且娘亲守护爹爹多日,定然更加劳累,今晚就让孩儿守在这里吧,也算尽点心意。”

“我也不累,就留在这里守夜好了。”小玄忙道。

这些天来,军中将士伤亡极众,几乎都是依靠百宝娘娘以阵御敌,确实疲惫之至,想到明日敌军攻山,多半又有一番激烈厮杀,于是便未坚持,对女儿道:“你爹爹若有动静,便即刻过来叫我。”

雪若应了,百宝娘娘为丈夫盖好被子,又再叮嘱几句,从旁侧的小门出去了。

帐内静了下来,两人搬过椅子守在床榻边。

雪妃凝视着形容枯槁的父亲,不知想到什么,忽尔长睫一颤,又再掉下泪来。

“有了回天灯与千珍守元露,元帅一定会好起来的。”小玄赶忙安慰。

雪妃只是默默垂泪,小玄百般劝解,方才慢慢止了。

两人急驰千余里,几无好好歇过,熬到后半夜,小玄精力健旺,依然神采奕奕,雪妃却是渐渐坚持不住,螓首忽歪,靠在男儿胳膊上睡着了。

小玄怕她摔了,遂环臂抱入怀中,又挪换姿势让其睡得舒服一些,心底如潮翻涌,尽是几个师姐的倩影,时而欢喜甜蜜,时而忧伤难过。

直至天快亮时,雪妃惺忪醒来,见皇帝抱着自己,心中又暖又甜,悄声道:“陛下也眯一会吧,妾身睡足了。”

小玄轻声道:“我不困,你继续睡,有事我会叫你。”

雪妃闭眼又眯了一会,忽道:“我好欢喜。”

小玄微怔,问:“怎么?”

等了片刻,方听雪妃低低声道:“这此天来,陛下好似变了个人……”

小玄心中一个鹘突。

雪妃继道:“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变得比许多人都要好,妾身心里着实喜欢得紧。”

小玄松了口气,微笑道:“那我以后都这样。”

雪妃睁开眼,道:“当真?不再肆意杀戮?不再戕害无辜?”

小玄道:“这有何难?本该如此!”

雪妃凝视着他:“君无戏言?”

小玄点点头,见她神色凝重,遂正色道:“君无戏言!”

雪妃长睫一颤,眸底水光盈晃:“愿陛下并非一时心血来潮,亦非只是想要对妾身好,而是真正的心系天下,那便是苍生之幸黎民之福了!”

“心系天下……”小玄呆了一呆,心中似有什么乍然掠过,如梦初醒,又似曾相识。

只是轻轻一语,于他耳中赫如隆隆雷声,振聋发聩。

就在这时,帐篷旁侧门帘忽给掀开,却是百宝娘娘心里边始终挂记着丈夫,一夜睡不踏实,遂早早过来探视,猛见两人相拥一起,不禁愣住。

“好。”小玄终于开口:“我答应你。”

雪妃目中异彩涟涟,喜极欲泣,低低声道:“日后即便是天底下人人都恨你弃你,妾身都会跟着你陪着你,心甘情愿永世不悔!”

小玄心中怦怦乱跳,既慌又喜。

百宝娘娘听两人低声悄语,似在说什么情话,这一惊非同小可,想来定是女儿在冷宫寂寞,方与那禁卫有私,心中又疼又急,暗忖此事若给人知晓,女儿便即身败名裂,整个家族恐怕也要惹来弥天大祸。

两人情怀激荡,皆未发现有人进来。雪妃微仰起脸,樱唇颤启,双颊晕红,眉目间有抹无以形容的羞色,教人入目心化。

小玄僵直着身子,心中叫道:“死了死了!我这皇帝不过是个赝货,岂可假戏真做?”突尔想起水若来,心中愈慌。

雪妃手儿轻轻扯他衣襟,脸上尽渴盼之色。

小玄心中惊涛骇浪,却敌不过那一抹融魂化魄的羞媚,慢慢俯下脸去。

猛听旁侧一声轻咳,两人大吃一惊,雪若急从小玄怀中挣出,站起身来。

小玄转头望去,见百宝娘娘已在门口,慌忙起身行礼,心中惴惴,不知适才被丈母娘瞧去没有。

“娘。你来了……怎么起得这样早?”雪若轻唤,面上红云犹晕。

“你过来。”百宝娘娘朝小玄冷声唤。

小玄赶忙上前。

百宝娘娘面笼寒霜,道:“听着,山上许多水源均已枯竭,此处向西三、四里尚有眼清泉,你即刻去挑担净水回来,我要用。”

“这时候去挑水?”雪若愣了一下,急忙道:“那……那孩儿去。”

母亲竟然叫皇上去挑水,这还了得!只怕下一刻,便是雷霆震怒。

“你一个妃子,岂是做得这种事的?”百宝娘娘沉着脸道,“妃子”二字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我去我去!”小玄抢着道,却是满心欢喜,只觉丈母娘没把自己当外人,况且在逍遥峰上时,挑水煮饭什么的,都是他每天要干的活,半点不觉为难。

“那还不去!”百宝娘娘板着脸道。

小玄笑应一声,快步出帐,找桶去了。

雪妃目瞪口呆。

百宝娘娘走到床边,仔细察看丈夫状况,心中一喜一忧,喜的是丈夫的伤势没再恶化,衰老似乎停止了;忧的是已用了回天灯及玄教的妙药,然却没有多少起色。

她转过身,见女儿惶惶不安,心中愈发笃定。

“怎么,”百宝娘娘冷冷道,“为娘叫他去挑担水都不成?”

“不是……没有啊……”雪若嗫嗫道。

“你跟娘说实话,他到底是何人?”百宝娘娘盯着她道。

雪若心中一惊,只道是母亲瞧出了什么。

却听百宝娘娘叹道:“孩子,你不同别个,一入宫掖,侍奉君侧,全族的身家性命便都系在你手上,倘若有半点行差踏错,便是弥天大祸!”

“娘,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他……”雪若急道,心知母亲误会了,然却不知如何说才好,心忖若是将实情和盘托出,便坏了皇帝今趟的行藏,除了诸军震动,母亲定然也要吓得不轻,倘若再传到敌营或都中,皆尽大事不妙。

百宝娘娘将她轻轻搂入怀中,柔声道:“圣上虽然冷落了你,然咱家世代领受皇朝恩禄,你爹爹为皇朝栋梁,伯叔兄弟俱忠心耿耿,你亦深明礼教。送你入宫,便是盼你以贞贤之德辅侍君王,万莫贪取一时之欢,折于一时之糊涂。”

“娘!你说的都是些啥呀!”雪若羞急交加,满面通红。

百宝娘娘见了女儿神情,不忍再说,抱着女儿抚发怜慰,自己却是五内如焚。

小玄挑水回来,帐中已来了不少将领,皆在商讨元帅的伤势,见雪妃神情甚不自然,悄悄问:“怎么了?”

“没啥啊。”雪若忸怩摇头,并未细答。

忽有军士入帐报讯,说山下异象有变,请诸位将军定夺。

百宝娘娘为元帅夫人,这些年来辅佐帅侧,无论行军打仗,攻防布阵,奇谋异宝迭出,屡挫敌军,今趟遭伏,大军伤亡过半,残部又给困在坠星岭上,几乎全仗她布下的阵法御敌,于军中威望极高,此时程兆琦卧床不起,众将士更是马首是瞻。

她闻讯出帐,众将领皆随其后,小玄与雪妃也跟出来看。

众人行到高处,只见云州兵营中红光冲起,蒸得天空一片赤。

“颜色比较晚深了许多!”雪妃惊道。

“难道……他们快要把那什么冥殿龙犀召出来了?”小玄也是疑讶不定。

两人都一眼认出,红光冲起之处,正是那四座法坛的位置。

“好生诡异,这红光一天比一天浓郁,不知南宫阳到底在捣什么鬼!”

“南宫阳麾下奇人异士众多,这数月来已让我们吃了不少大亏,不可不防!”

众将议论纷纷。

百宝娘娘凝目细观,面色凝重。

“娘,孩儿或许知道他们在干什么。”雪若道。

“你知道?”百宝娘娘转过脸,有点讶然地瞧着她。

“孩儿为送灯上山,昨夜潜入敌营,无意中探听到一点消息。”雪若道,“那红光冲起的地方,新筑了四座法坛,他们连日作法祭祀,为的是要召唤一种叫做冥殿龙犀的魔物。”

“冥殿龙犀?”

“什么鬼玩意?”

众将均自茫然。

百宝娘娘却是面色丕变,对女儿道:“你且仔细说来。”

雪若遂将在山神庙听到的消息,以及在四座法坛间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百宝娘娘面色苍白,一双妙目盯着赤红的天空,细观变化。

“可是有甚不妥么?”奚舜卿问。

百宝娘娘半晌不语,良久方道:“从这一刻起,各部严加防备,且做好随时突围的准备!”

******************************

接下半日,百宝娘娘又从帐中出来数次,每每登高观望,见山下红光愈来愈来盛,脸色亦越来越难看。

面对如此浩大的异象,众将士也皆感有些不对,一时人心惶惶。

百宝娘娘忽然来找小玄,竟单刀直入地问:“崔公子,你可有把握将小女送回玉京?”

小玄微诧,道:“有!”

百宝娘娘凝视着他,追了句:“几成把握?”

小玄迟疑了一瞬,道:“不晓得,即便粉身碎骨,我亦会保她平安回去。”

百宝娘娘点点头,轻叹道:“不枉她对你……”

“什么?”小玄一时没听清楚。

“这两日或有巨变。倘若有事,你即刻趁乱突围,将小女送回都中,并且一定要把她送回宫内,你能做到么?”百宝娘娘盯着他问。

小玄点点头,讶问道:“那元帅同夫人呢?”

“你只须护送小女突围,其余一概别管。”百宝娘娘道。

“程夫人。”小玄忽道,“我有辆鹿蜀车,能跨海飞空,或可能将元帅及夫人送出去。”

百宝娘娘即道:“不必了,你只消把小女送出去,妾身便已感激不尽。”

小玄还要再劝,却听她道:“元帅如此虚弱,已无法高来高去。即便能挺得住,他也决计不肯抛下这些随他征战多年的将士。”

小玄愈听愈感丈母娘言语中有些不祥之意,心里暗暗惊疑,忍不住问:“那冥殿龙犀很厉害么?难道连夫人布置在山腰的阵法也难以抵御?”

“倘若真的是冥殿龙犀……”百宝娘娘望向山下,好一会才道,“这山,以及这山上的数万疾雷军,全都会化做灰烬。”

小玄张口结舌。

“因为……在亿万年前,它的对手,不是人类的将士,亦非寻常仙魔,而是——太古天神。”百宝娘娘淡淡道。

小玄悚然。

待到晚上,只见红光冲天,蒸得顶上云层殷赤如血,于黑夜中显得无比诡异可怖。

许多将士望着山下,交头接耳。

小玄坐在块大石上,听旁边有人低声道:“今天也太安静了,居然一整日都没来攻山。”

另一个声音道:“难道他们在等什么?”

先前的声音道:“你瞧,那道红光越来越粗了,好生吓人!”

小玄心忖:“瞧这气象,只怕那冥殿龙犀现世在即,婀妍的援军尚得三、四日才能赶到,不知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旋而又想:“南宫阳如此势大,即便婀妍率军赶到,也不见得能扭转局面。”

想到此处,心中越发担忧:“南宫阳本就兵多将广,那什么巫后娘娘还一直给他送来强援,着实可恼可恨!照我丈母娘所言,那冥殿龙犀怕是厉害得没边了,到时我把骨龙及魅影召出来,多半也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他怔怔思索,倏地灵光一闪,心中叫道:“我怎把它给忘了!”

心念动时,已从兜元锦袖内刷出支物事来,通体如墨,正是役妖令。

“二师姐要我慎置慎用,莫遭邪魔诱魇陷害,但眼前,只怕顾不得许多了!”他心意已决,今趟如此凶险,为了老丈人一家,什么都可以豁出去。

“这令上一十三罪妖,不知有哪个可以跟那冥殿龙犀斗上一斗?”小玄轻抚宝令,目光及处,一行行细小的文字、一幅幅精美的图案、一个个太古或上古妖王从令上次第浮现出来。

“听那‘话多’说,这令上一十三罪妖各有所长,而符石之力有限,今次可得好好筹划,莫要浪费了!”他正瞧得惊心动魄,忽听旁边有人轻唤道:“陛下。”一转头,便瞧见了雪若。

“妾身好担心。”雪妃一脸忧色,在他身边抱膝坐下。

“担心什么?”小玄问,将役妖令收回袖中。

“娘亲今天说话好奇怪,叫人听了,心里边慌慌的。”雪妃咬唇道。

“她说什么了?”小玄道。

“娘亲说,无论发生了什么,要我都跟着你,直至回到玉京。”雪妃道。

“这话没错啊。”小玄微笑道。

“可是……”雪妃心神不宁地望向山下的冲天红光,忽问:“那冥殿龙犀,真的会来吗?”

小玄无法回答,只道:“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竭尽全力,保护你们一家平安归去!”

“陛下……”雪妃声音微哽,手儿轻轻捉住了他的衣角。

欲知后情,请看《逍遥小散仙》第四部——劫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