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八集 四癫会
第三回 有缘千里来相会

“福分?”水若脸色一沉,冷冷道,“你这么喜欢那里,怎么不去!”

“真珍洞岂是想去就能去的?”杨奕笑了笑,道:“倘若能去,我还真是乐意,便是守它个十年百载也心甘情愿。”

水若冷笑一声,不再说话,夏小婉皱皱眉头,咬了咬唇,雪涵同李梦棠皆沉着脸。

小玄胸口生痛,一阵难过。

杨奕笑着摇了摇头,转向两个中年男子,道:“晏师叔、朱师叔,你们奔波数月,可有寻获那遗孽的踪影?”

“果然是晏师叔和朱师叔……”小玄心中暗懔。

原来那五短身材的便晏明,于重元子门下排序第十五,深谙追踪之术,修如意神游,能上天入地信步诸界,除此之外,御甲术的造诣亦极深,能役千百神魔鬼怪。

那高瘦身材的是朱晃,于重元子门下排序第二十三,修如意乾坤中的机关法门,各种光怪陆离的陷阱术自成一家,更炼就一只神出鬼没的如意巨手,专擒邪魔。

两人于玄教中任灵官之职,乃玄教遣入尘世的使者,专门追捕四方邪魔,于尘世中的名头尚在易寻烟等人之上,世人敬称双日天师。

“本来有点眉目了……”朱晃摇了下头,道:“我等正要去寻他,然天下风云突变,教尊命我等先去助你方师弟,铲除暴君以还人间清平,方为当今首要大事。”

“两位师叔上逍遥峰,果然是冲我来的……”小玄心中苦笑,“眼下去助方少麟,要对付的却依然是我这个‘暴君’……”

雪妃在对面凝望着他,眼眸中满是忧色,心中悄叹:“如今天底下几乎人人恨他,倘若给这些玄教高人发现是他,只怕便要即刻发难。”

“只能容那孽畜再逍遥多几天了!”杨奕叹道,“可恨玄狐一脉最擅蛊惑女人,天地之中,不知已有多少女子深受其害!九师叔心性高洁,方得执掌太幻图,却亦把持不住,真谓一时糊涂矣!着实可惜可叹!”

逍遥峰四姝皆沉着脸,一声不吭。

小玄心头突突直跳,一腔沸血皆涌上了脸,他深吸口气,心如刀割地思道:“师父因我,竟遭如此羞辱!”

雪妃讶然地望着他。

“卓奕,吃饭,莫论长辈长短。”黎山老母淡淡道。

杨奕苦笑道:“我只是一时感慨,深为九师叔不值,几位师妹切莫往心里去。”

“你三师伯的话,没听见是么?”晏明豆眼一翻,朝他瞪了一眼。

“是我言重了。”杨奕笑道。

“小婉。”水若忽道,“这里有人嘴巴好臭,我们换张桌子吃饭!”说着站起身,端着碗筷坐到旁边的空桌上去。

“我陪师姐。”小婉道,也捧着碗跟了过去,同水若坐在一起。

“哎,瞧我!”杨奕抱屈道,转目望向李梦棠,柔声道:“梦棠,你不会也怪我吧?”

李梦棠眉心微蹙,道:“倘若你再说这种话,一会各自赶路。”

“不说了,不说了!”杨奕迭声道,这才住了嘴。

吃了一会,水若放下筷子,对小婉道:“我吃好了,到廊上透透气去。”

小婉觑了眼她的碗,叹道:“你怎吃这么少?”

“饱了。”水若应,起身穿过几张桌子,迳往游廊走去,出到外边,又直行至边角处方才停下,扶栏远眺。

雪妃瞥了廊上一眼,忽对小玄悄声道:“我去会就来。”

小玄点了下头。

雪妃离座,也往游廊走去,佯作观景,悠悠逛到雪若旁边。

此时两人位处游廊角上,玄教众人给墙壁挡住,而小玄所坐之处恰能通过一扇窗户斜里望见她们,忽见水若转过身来,一头扑入雪妃怀里,雪妃紧紧抱住,姐妹俩肩膀皆俱轻颤,似在哭泣。

水若身子不住拭泪,悲恸难抑,雪妃轻拍着她的背心,目中蕴泪。

姐妹俩低声交谈,此时相隔甚远,周围又嘈杂,小玄暗运真气,凝集耳力去听姐妹俩说话。

“你要去哪?怎么不在宫里?”水若问。

“你呢?怎么下山来了?”雪若不答反问。

“教尊说当今天子长恶不悛、罪贯满盈,已是天地难容,天下人人可诛……”水若说到这里,忽地停住了话头,瞧了瞧姐姐。

“小声点!”雪若道,悄往小玄这边掠了一眼,心中怦怦直跳,生怕雷霆震怒,所幸皇帝依旧埋头吃饭,料是没有听见。

水若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问:“同你一起的那个是谁?”

“是……是宫里边的人。”雪妃含糊应。

水若只道是宫里派出来护送她的禁卫,没再多问,把声音压得更低,接道:“教尊说,天道循环,今已至更朝换代之时。我教四代弟子方少麟乃天玑星降世,不日将成人间新君,命各处门人入世助他。我师父因过闭门修行,我们师姐妹几个随三师伯下山,前往大泽去助方少麟。”

小玄听得一清二楚,不由低头苦笑,嘴里吸汲着米线,然却完全不知滋味。

“就是这个方少麟突然出兵云州,阻断了皇朝军的后路……”雪妃低声道:“爹爹与娘亲因此给困在坠星岭,爹爹还受了伤,这消息你知道么?”

水若点点头,目中泪光流转,道:“听说方少麟目下正率部扼守在铁峡关,乃云州通往中州的必经之路,我随三师伯下山,既是奉教尊之命,也是为了去见他,盼他看在同门之谊的份上,到时能网开一面,让爹爹过去。”

“此事难了。”雪妃摇头道,“他今非昔比,做的是大事,天下瞩目,你不过只是同门小辈,岂能求得动他?”

水若默不作声,心知姐姐说得没错。

雪妃叹道:“况且爹爹给南宫阳困在坠星岭,人马伤亡过半,能否到铁峡关还是未知……”

水若泪如雨下。

雪妃瞧得心疼,取出帕子为她拭泪,又道:“娘亲飞符传书与我,说爹爹伤势极重,需回天灯续命,要我设法送过去。”

水若立时道:“我二师姐医术高明,她炼制了一种丹药,唤做千珍守元露,用料极珍,能起死回生,我跟她求了一滴,本想悄悄给爹爹送去……”

听见千珍守元露,小玄心中一动,转身悄朝李梦棠望去,恰逢她无意间游目过来,赶忙回身垂下头继续吃饭。

李梦棠微微一怔,忽尔呆住,只觉对桌那人的背影无比熟悉。

“别看。”雪涵低声道。

李梦棠回过头来,见雪涵不动声色地打了个眼色。

“是他。”雪涵压着声道。

李梦棠心口猛然疾跳起来,强抑好一阵,方才压下再次转头的冲动。

“这路上始终与同门一起,正愁无法送药,这下好了!”水若接道,将一只小瓷瓶交与雪若,“药藏在丹丸里边,咬破服下即可,姐姐先带去给娘亲,我见过方少麟,便设法赶来与你们会合。”

“眼下兵荒马乱,你一定要处处留神。”雪若叮嘱道。

“姐。”水若叹了口气,迟疑道:“今上不仁,世人皆欲诛之而后快,你在宫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还须及早思量脱身之策。”

雪若默然不语,眼角又朝皇帝瞟了一眼,心下黯然。

“姐。”水若心疼地抱住她。

“你回去吧,免得出来太久,教人生疑。”雪若道。

姐妹俩握紧双手,凝视彼此的眼眸中泪光闪动。

雪若回到桌前,见皇帝目光追着水若,直随她回到座中,低声道:“陛下瞧她,可是与妾身长得甚是相像?”

“她是谁?”小玄佯做奇怪。

“她是妾身的胞妹,我爹说她根骨与众不同,自幼便送到山上修行,没想在这里遇见。”雪若道。

小玄哦了一声,悄盼她说下去,又怕她起疑心,只道:“她可知晓令尊受伤之事?”

雪妃点点头:“她给了我一样仙家的丹药,要我带去与爹爹服用。”

小玄道:“如此甚好。”

就在这时,店小二过来,收去几只空碟空盘,换了茶水,在小玄跟前留下一张对折的小纸条,转身走了。

小玄微微一怔,把纸条捏在手心里打开,见上边写着一行秀丽小字:“走,两位师叔要捉你。”

只一眼,他就认出来是雪涵的字迹,在逍遥峰之时,这个大师姐就常代崔采婷教他读书写字。

小玄一阵紧张,暗忖道:“三师伯心地仁慈,多半不会太为难我,可是两位师叔嫉恶如仇,行事雷厉风行,只怕真要捉我上凤凰崖见教尊……我若被擒,坑了自己也罢,救不了老丈人可就糟了!”

他愈想愈惊,只是玄教众人的两张桌子就在楼梯口边上,如此走过去,就算几个师姐不声张,但那个杨奕可是见过一面的,倘若还记得自己的样子,便要坏事。

“当真动起手来,不知走不走得脱?我独自一个或许还有机会……”小玄担忧地瞧瞧雪妃。

他早已耳闻两位师叔的厉害,非但修为高深,追踪、陷阱及御甲诸术更是名扬天下。

况且还有个杨奕,在逍遥峰上可是交过手的,只记得当年败得稀里糊涂,连人家的修为究竟有多高都没摸清楚。

另外,大义面前,三师伯黎山老母到底会不会出手,还是个疑问。

他如坐针毡,正苦思脱身之策,忽听楼梯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安老板连声招呼:“楼上请楼上请,少爷少奶奶们留神脚下!”

转眼一行人走上楼来,有人道:“店家,你这里哪儿赏景最好?”

一听这声,小玄心中不禁一跳,转头悄望,只见一男三女站在楼梯口,竟是逍遥郎君同他那三个贴身丽姬。

四人皆是华衣丽裳,犹如某个富贵人家的公子携眷出游,不同往时的是,今次三个丽姬未裹面纱,皆以真面目示人,她们个个都是绝色,同逍遥峰四姝交相辉映,一时间,楼中争妍斗艳丽色无边。

旁边的店小二眼花缭乱,他自打出世以来,几时见过这么多天仙般的女人同现眼前,只瞧得目瞪口呆。

“坐窗边最好,赏景窗边的位置最好!”安老板忙应。

逍遥郎君抬眼朝窗边看去,恰与正在悄窥的小玄四目相对。

“不好!”小玄暗叫,心忖此君太过耀眼,倘若这时跟自己打招呼,势必会将众人的目光引过来。

所幸逍遥郎君只是掠了他一眼,目光便转开了,并未在他脸上停留片刻,三个丽姬更是一脸傲色目不斜视。

小玄悄吁了口气,赶紧回头继续吃饭,心中却又奇怪,逍遥郎君为何如此识趣。

“这几人邪里邪气,来路怕是不正。”杨奕低声道。

晏明及朱晃皆盯着逍遥郎君,若有所思。

“我们有事在身,莫要旁生枝节。”黎山老母道。

安老板将逍遥郎君一行引到窗边,见靠窗的两张桌子都坐了人,瞧瞧小玄同雪妃衣饰非俗,不似好惹的主,遂转到另一桌,觑见那汉子的碗中已空,便要赶人:“客官不是要赶路么,吃好了便把帐结了吧!”

“再来盘葱花炒鸡蛋。”汉子慢悠悠道,半点没有要走的意思。

安老板错愕,不禁气结。

“这位置赏景,的确不错。”逍遥郎君瞧着窗外道,身边的龙九公主探手入袖,拈出片的薄薄叶子来,柔荑轻轻一弹,叶子便离了指尖,飘飘落在那汉子的跟前。

“这片叶子,跟你换这张桌子。”龙九公主对汉子道。

汉子的目光落在叶子上,但见脉络清晰,做工精美,流耀着黄澄澄的芒彩,毫无疑问,是片成色十足的黄金叶子。

一旁的安老板只瞧得两眼发亮。

“不换。”汉子竟然道。

“不换?”安老板叫了起来,“瞧清楚,这可是片金叶子!”

“金子虽好,然这一窗景色愈佳矣,君不闻,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那汉子摇头晃脑地吟,指尖搭住金叶,慢慢地推回桌子的另一边。

龙九公主黛眉一轩,就要发作。

逍遥郎君却抬手拦住,转过身望向那汉子。

那汉子抬起眼皮,迎住了他的目光,不卑不亢不慌不忙。

逍遥郎君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那汉子,似乎在品鉴什么古玩宝器。

那汉子也从容不迫地瞧着他,两人皆俱不烟不火,一团和气。

“想要赏景……”那汉子微笑道,“不如一同坐坐好啦,我这葫芦里恰有好酒,共饮几口可好?”

“好!”逍遥郎君竟道,一掀袍角,怡然入座,三个丽姬微愕,依然立在逍遥郎君身后。

“你运气不错。”汉子拿起跟前的大葫芦,轻晃了下,笑道:“此酒可是无上佳酿,世间难寻的……”

“少爷要尝些什么?小店的汤锅……”安老板赶忙推介,那片黄澄澄的叶子,更加证明了眼前的贵客是个豪爽的主。

“好的只管上。”逍遥郎君挥了下手。

安老板连声应喏,欢欢喜喜地去了。

忽尔一股酒气四溢,满楼皆香,原来那汉子拔开了葫芦的塞子。

尚隔着七、八步远,小玄竟然闻得清清楚楚,身子不禁打了个激灵,只觉奇香无比。

汉子眯眼对着葫芦口深深吸嗅,拿起来喝了一口,整个人夸张地哆嗦了下,咂了咂舌,仿佛尝到的是什么琼浆玉液世外仙酿。

逍遥郎君静静地瞧着他。

“尝口?”汉子陶醉地吐出口气,将葫芦小心翼翼地朝他推了过去,仿佛碰触的是一件易碎的绝世珍宝。

龙九公主一把抓起葫芦,取了桌上的杯子,便要倒酒。

“且慢!”汉子急声叫道。

龙九公主停住手,冷冷地注视着他。

“此酒非同寻常,沾了俗物,便要将这奇酿糟蹋了!”汉子念念叨叨道,“我这葫芦其貌不扬,实则是个宝贝,此酒离了原来的坛子,便只有它可以相配了!”

“我家公子什么酒没尝过,这等啰嗦!”龙九公主瞪眼道。

逍遥郎君微微一笑,从龙九公主手上接过葫芦,就着葫芦嘴便饮了一口,竟然半点不嫌腌臜。

他身后三姬俱是眉心微蹙,暗自诧异,却见逍遥郎君仰首往椅背一靠,闭起了眼,半晌不语,不由越发奇讶。

“怎样?”汉子笑问。

逍遥郎君轻吁了口气,道:“世上无双。”

小玄听得惊奇,忽闻有人叫道:“咦?好香!好香!”

众人望去,见楼梯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人,身材魁梧,腰头悬着只皮表斑驳的灰褐葫芦,满腮胡须,两道粗浓的眉毛底下配的却是一对昏昏沉沉的眼,如醉似睡。

“李大哥!”雪涵同李梦棠齐声轻唤。

“雪姑娘,李姑娘,你们在啊。”那人随口应了一声,站在楼梯口东张西望。

“是他!”小玄一眼便认了出来,此人正是在迷林中遇见过的李不。

李不鼻子用力地吸嗅几下,眼睛从小玄身上扫过,停在了逍遥郎君手中的大葫芦上。

“李大哥,不如这边一起坐坐。”李梦棠起身招呼,一脸敬意。

“好香的酒!”李不咂咂唇,朝她摆了下手,着魔似地朝逍遥郎君走去。

“好大的架子!”杨奕冷笑一声,心中暗恼此人没把李梦棠放在眼里,问:“这人是谁?”

“别乱说话,是天道阁四绝其一的李不大哥。”李梦棠低声道,有些不满地掠了他一眼。

“便是那个名号天影,至今未尝一败的李不?”杨奕想了想道。

“正是。”雪涵应,也是满面敬色。

“他遇见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对手啊?”杨奕哂然一笑,他乃太乙玄门四代弟子中的翘楚,对这种江湖草莽还真瞧不入眼。

黎山老母忽然微抬眼皮,朝李不的背影望了一眼。

晏明与朱晃却是对望一眼,眼中隐有疑色。

李不走到逍遥郎君身旁,忽然咦了一声:“是你?”

“是我。”逍遥郎君连头都没回。

“好巧,你怎么会在这里?”李不笑问。

“我听闻这夜光潭景色奇佳,便过来转转,瞧瞧是否名副其实。”逍遥郎君停了下,这才转过身来,星似地漆眸盯着他:“你呢?又怎么会来此处?”

“我?”李不微笑道,“我来会会故人。”

两人四目相交,似乎皆在对方的眼里寻探着什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