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七集
第十回 御驾亲征

“真是一派悖言!枉先帝还长年供奉那真武大帝。”汤国璋斥道。

“奉天候现下在哪?”小玄问。

“奉天候及残部现下给围困在一个叫做坠星岭的地方,倚借地势险峻苦苦支撑,等待援军。”唐凤山道。

“坠星岭……这名字可大大的不好!我家老丈人有些不妙了……”小玄心头一紧,道:“须得火速驰援!”

“臣愿前往!”唐凤山即道。

“只怕有些不妥。”汤国璋摇了下头,道,“自从将秦湛拿入天牢,其部即生哗变,都是虎狼之士,若是南下,数日便可到达玉京,唐将军一走,只怕都中危矣。”

“还有兵马可调么?”小玄沉声问,他知此时危机重重,暗自提醒慌张不得,否则一个不好,便要断送了老丈人。

“滨州大都督林航、安南大都护蔡建鹏、右骁卫大将谢洲峰、潮城太守曾立、

神武军统领李宏概、宣威将军王俊胜都是皇朝猛将,皆俱多谋擅战,麾下兵马亦强,只是眼下南宫阳及方少麟势大,又得世外高人相助,怕是未有十分把握。“

唐凤山道。

“方少麟啊方少麟!我当日教他造那昏君的反,没想而今却应验到我头上来了,还抄了我老丈人的后路……这可如何是好?”小玄哭笑不得,但觉世事荒唐造化神奇,一阵头痛。

二臣对视无言,一时也感捉襟见肘。

“这样吧,我去。”小玄毅然道,“朕领一支兵马去救奉天候!”

二臣身躯一震,汤国璋错愕道:“陛下要御驾亲征?”

“没错。”小玄点头道。

二臣面面相觑。

“虽无十足把握,然皇朝兵多将广,何劳天子亲征……”汤国璋道。

“还是让臣去较妥。”唐凤山亦道。

“今已刻不容缓,就由朕亲自去好了!”小玄心如火燎,只恨不得能立刻赶到老丈人身边。

“此事切不可轻为,陛下乃九五之尊,倘若稍有闪失,皇朝即陷动荡。”汤国璋苦口婆心道。

“两位大人不必再言,朕意已决。”小玄沉声道。虽然人家还不知道有他这个人,但他早已把人家成了老丈人,只觉由自己出马去救程兆琦,可谓理所当然责无旁贷。

晁紫阁原本就恣肆张狂,初登大位之时,便曾不顾诸臣反对,深入北境御驾亲征十五族,虽糜费无数,却也威震八方。只是自从上了迷楼,便沉溺酒色荒废朝政,前后之差,常令朝中文武暗暗嗟叹。

唐凤山万没想到,逢此艰难危急关头,皇帝竟然又生往日气魄,心中一阵振奋,激昂道:“数万疾雷军危在旦夕,御驾亲征,未尝不是一策!万岁为江山社稷亲赴险境,必令六师振奋将士用命,定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臣愿随陛下诛剿叛贼,粉身碎骨亦再所不辞!”

小玄大喜,然而汤国璋却仍旧反对,坚持道:“御驾亲征非同小可,牵一发则动全身,今卫国公北征未归,秦湛旧部窥视玉京,云州又多出来个方少麟,局势波诡云谲,须得从长计议,寻个万全之策,还望陛下三思。”

小玄知他于朝中德高望重,品级爵位尚在唐凤山之上,沉吟良久,心中虽急,也只好道:“那就容朕再作思量,来日接着商议。”

汤国璋遂同唐凤山叩拜告退,离开香榭,下了迷楼。

******************************

“你要御驾亲征?”皇后从屏风后出来,如同看怪物似地盯着他。

“没错。”小玄应,背负两手,在榭中来回踱步。

“御驾亲征这等天大之事,岂可形同儿戏?”皇后叫道。

“没当儿戏,我认真的。”小玄心中越发坚定。

“皇朝将帅如云,岂用得着你亲涉凶险?”皇后急道。

“适才你也听见了,今趟险恶非常,须得全力以赴。”小玄道。

“恰是因为险恶无比,才不能以身涉险!你乃天子,根基尽在玉京,挪则枯败,况且……此时你的根基还根本未稳!”皇后一语双关道。

小玄听出其意,一时无言,肚子里道:“我家老丈人危在旦夕,又岂能坐视不管!”

“总之我不许你胡闹!上次赈灾之事也就罢了,这回想都别想!”皇后大声道,顾不得阎卓忠与邓斐在旁,竟道:“倘若你一意孤行,休怪本宫翻脸不认人!”

小玄没想皇后对此事反应竟然如此激烈,加上之前汤国璋也极力反对,心中煞是灼抑。

一旁的阎卓忠与邓斐面青面绿,皆忖:“皇上本就忌惮皇后,如今变本加厉,娘娘越发上脸了……”

就在此时,忽有内相帘外奏报:“栖霞宫程才人来了,说有紧急之事求见圣上。”

榭内几人皆愕,皇后诧道:“她一个冷宫里的人这时候来做什么?”

小玄忙道:“宣入香榭来见。”

皇后瞧了瞧他,目光锋锐如刃。

小玄有些发虚地躲开目光,一阵心神不定。

少顷,内相领着雪妃入榭,未待小玄开口,即已跪倒在地,粉额触地泣道:“贱妾叩见陛下与皇后娘娘。”

小玄惊道:“快起来,为何哭泣?”

雪妃双目垂泪道:“贱妾冒死前来,乃为家父受困云州之事,请求陛下发兵相救!”

小玄诧道:“这个……你怎知道的?”

雪妃泪流满面道:“师公曾赐我一盏回天灯,能吊住魂魄,适才贱妾收到我娘的飞符传书,说我爹爹给困在坠星岭,伤势极重,眼下昏迷不醒,要我设法送灯过去,为爹爹续命!”

小玄道:“此事朕已知晓,你先起来,朕自有主意。”

雪妃却仍跪着不肯起身,哽声道:“形势已是危殆万分,只求陛下尽早发兵!”

“好!朕答应你,只管放心!”小玄毅然道,蓦感背后寒意凛冽,不由打了个冷战,转头望去,便瞧见了一脸冰霜满目喷火的皇后。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