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七集
第九回 鼙鼓动地

这一天终于到来。

小玄熬到了半夜,方才悄悄起身打坐,依着碧怜怜所授之法行气运功。

皇后忽有感似地醒来,惺忪中瞧见男儿呆坐身旁,神情如痴若醉,不由吃了一惊,赶忙坐起,扶额摸脸连声唤问。

然而小玄只是一言不发,浑浑噩噩地形同痴迷。

皇后越发惊惧,只道是伤势发作,手忙脚乱了一阵,便唤来簪儿,命她到仪真宫去请迷妃。

“别去,我没事。”小玄终于开口。

“可吓死我了,你到底怎么啦?”皇后急问。

“没事。”小玄只道,终于倒身躺下,昏昏而睡。

熬到早上,各宫各苑过来请安,皇后只好命簪儿守在屋里,细细叮嘱了一番,方才出门离去。

小玄如若大病,依旧昏昏躺在床上,心思尽沉浸于往事之中,飞萝、水若、婀妍、师父,还有几个师姐的身影翻来覆去地浮现眼前。

“她们现在怎样了?”

如同打开了堤坝的闸门,思念江河之水般倾泄而出,奔涌如潮无以遏止。

旋又想到武翩跹身上去,心忖:“白眉口口声声说她会对我不利,可她非但授我神兵奇技,更几次遏尽全力救我,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误会!”

经历了这么多,此时的他对武翩跹已是坚信不疑,即便在某个瞬间稍起疑念也会觉得是种亵渎。

因此,他连丁点去找武翩跹询问的念头都没有。

“簪儿。”小玄猛地坐起。

“陛下。”簪儿赶忙奔到床边。

“着人去把阎卓忠叫过来。”小玄道。

过没一会,便见阎卓忠急匆匆赶来,喘着气磕头:“不知陛下唤奴婢何事?”

“栖霞宫在哪,你知道么?”小玄问。

“奴婢知道。”阎卓忠稍微一怔。

“带我去。”小玄道。

******************************

小玄同阎卓忠出了雍怡宫,生怕惊动别人,既不乘舆也不骑马,只带了两个内相便往栖霞宫行去。

时下天热,阎卓忠又十分肥胖,走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他心里连连叫苦,脸上却堆满了笑:“陛下怎的忽然想去瞧程才人啦?奴婢这就叫人通报去,好让程才人高兴高兴,也好焚香煎茶迎接圣驾。”

“不必。”小玄只道,沉吟了片刻忽问,“你可知晓雪妃在家里排行第几?

可有姐妹?“

阎卓忠一听他叫“雪妃”,赶忙换了称呼:“排行第几这个不晓得,奴婢只知道雪妃娘娘乃奉天候三夫人所出,好像有个胞妹,听闻根骨奇佳,自幼便给送到山上跟仙人修行去了。”

小玄深深呼吸,眼前心海尽是那魂萦梦牵的纤俏身影。

栖霞宫位处迷楼最西边,远离诸宫诸殿繁华之处,四人走了足足柱香光景,终于到了门口,见两扇大门虚掩着。

“奴婢去请娘娘出来接驾?”阎卓忠又道。

“就随便瞧瞧。”小玄摆了下手,径自朝前走去。

两名内相赶忙上前把门推开。

一行人穿门而入,只见这栖霞宫明显与别处不同,不见朱楼画栋,更无湖石名木,颇为清冷,走了一会,也没见个人影。

“这冷宫的确够冷的。”小玄心中感慨。

走到一片竹林旁,忽闻淡淡花香,小玄微微一怔,闭目呼吸了须臾,便不往前边的宫室去,沿一条石子小径拐入竹林中,又行没百十步,便望见翠竹中延出一带篱笆,圈着几棚花圃,数楹修舍,甚是清幽。

他走到花圃边上,隔着篱笆仔细往里瞧,一眼便认出了其中几样,赫是甘华、屈佚、蛇衔、萐莆等家仙之物,其中更有几株洞冥草,用以佩戴或炼器,便能照出幽隐鬼怪之形,极是珍稀,在逍遥峰上亦有栽种,崔采婷指定水若照料。

小玄心中暗诧,转念一想:“雪妃家世非凡,拥有这些珍罕之物,也不算奇怪。迷楼聚集了许多天地灵气,种植灵物,倒也长得极好。”

一行人推开扇小竹门,进入篱笆围内,远远望见前边有个小棚子,三面敞开,垂着几尾瓜蒌,棚下有个小宫娥正蹲在灶前聚精会神地在熬煮什么,小玄打了个手势,留下阎卓忠与两个内相,迳自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便闻得满棚药香,原来小宫娥是在煎药。他在逍遥峰上之时,炼丹熬药的活没少干,算是半个行家,稍稍一嗅,便知其中有几味稀罕材料,当即细品分辨,心忖:“不会是那个雪妃生病了吧?”

这时,又见小宫娥用布裹了把手,拿起冒着热气腾腾的陶罐,稳稳地将汤药滤到瓷碗内,一股麻利劲儿,小玄瞧得发呆,不觉竟想到小婉身上去了。

小宫娥站起身,两手捧着碗,快步走向旁边的修舍,小玄便在后边跟着,见小宫娥一手轻推开门进入屋内,听她唤道:“娘娘,药煎好了。”

“拿过来。”一个柔嫩的声音道。

小玄猛然一呆,但觉这声音像极了水若,只是水若较为清脆,而这声音则偏于轻柔,心中一阵激动:“这个定然就是水若的姐姐了!”

“我不要吃药,我要去园子里摘瓜儿!”另一个女子的声音。

“你喝了药,就带你去园子里摘瓜儿。”柔嫩声音道。

“我不吃,汤好苦,我要找我哥哥!”那女子道。

“乖,你把药汤喝了,我就帮你找哥哥。”柔嫩声音哄道。

“难道是雪妃在哄谁喝药?”小玄心中甚奇,听那女子声音并不像小孩,便走进屋中去看,只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盘发女子拿着碗匙,正要喂另一个女子,那女子披着及腰长发,摇着头不肯喝药,眼睛转到小玄这边,蓦地呆住,刹那间猛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尖声大叫,疯了似地双手乱抓乱拨,登时将碗匙打翻,药汤泼了一地。

小玄吓了一跳,见背对着自己的女子急转过身,瞧见他顿时一脸惊诧,顾不得身上也给泼了热汤,便去追那逃退到屋角的长发女子,将她的头脸紧紧地抱在怀内,口中连声哄道:“不怕不怕,是做梦!是做梦呢!”

这时“呯”的一声门给撞得大开,两名内相直扑入屋中,疾若电掣,小玄这才发现原来这两名内相身手了得,紧接着阎卓忠气喘吁吁地奔了进来,大声吼道:“什么事?快快护驾!”

其实不用他叫,两名内相已分掎角之势守在小玄左右,四目扫视屋中,手上虽无兵器,然那架子气势,却是渊渟岳峙滴水不漏。

“没事没事!我没事!”小玄忙叫道,生怕那两名内相就要动手伤人。

“冰儿,快带她出去,莫要惊扰了圣驾!”那盘发女子朝吓懵的小宫娥沉声喝,背对小玄四人,将怀中的长发女子交到小宫娥怀里,小宫娥便战战兢兢地将那长发女子紧紧地扶抱住,一步一步地挪了出去。

小玄只道是面上的七邪覆惊吓着了那长发女子,心中万分疚歉,却苦于不能除下。

阎卓忠却是皱眉盯着那冰儿扶抱着的长发女子,一脸疑色,只因背对着,没能瞧见脸面。

那盘发女子待冰儿将长发女子扶出屋,方才上前两步,朝小玄曲膝跪下,叩首道:“未知圣驾降临,惊扰了陛下,贱妾罪该万死!”

小玄心中几顿,只瞧一眼,便知这女子必定是水若的姐姐无疑,眉目活脱脱跟水若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那肌肤果如皇后所说,白得如酥似雪,顶上长发盘起,只用条帕子松松着挽着,蛾眉轻凝清丽极绝,心中几乎痴了。

他猜得没错,此姝正是奉天候之女,程水若的胞姐程雪若,未给打入冷宫之前宫人皆称之雪妃。

“请陛下赐罪。”雪妃跪着又道。

直至这时,小玄方才回过神来,道:“快起来!”急忙去扶,却见雪妃身子微微一缩,似乎不愿给他碰着,心中一怔,便讪讪地收回了手。

“谢陛下。”雪妃道,自个儿站起身来。

小玄悄忖:“晁紫阁肆杀忠臣,不但不肯听劝,反而将她打入冷宫,她心里边定是十分介怀。”

阎卓忠在旁察言观色,便知这雪妃早晚重新得宠,遂把“才人”二字换了,满面堆笑道:“娘娘,皇上今儿是特意过来看你的。”

“贱妾乃是罪妇,岂敢有劳陛下探望。”程雪若只淡淡道。

小玄满怀歉意道:“我不请自来,适才惊吓了那……那……”

雪妃立道:“适才那个小娥,原乃官宦人家的女眷,因罪没入宫中为奴,此前分派在贱婢身边,原本甚是温顺聪慧,后来不知怎么就患了心疾,胆子也变得忒小,贱妾见她可怜,便一直留在这里,没想今日惊扰了陛下。”

“没有没有,是我惊吓着她了。”小玄忙道,心中越觉亲近:“姐妹俩都是同样的热心肠!”

阎卓忠眼中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疑色。

小玄瞧瞧四下,忽唤道:“阎公公。”

阎卓忠忙应:“陛下有何吩咐?”

“那个……枕雪阁现下可还空着?”小玄问。

“枕雪阁现下是林美人住着。”阎卓忠微怔了下,心里道,这不是当日你亲口让林美人搬进去的吗?

“你安排个地方,让林美人搬出去,这边太过简陋,把那枕雪阁换回给雪妃住。”小玄道。

“这……”阎卓忠愣住,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雪妃已抢着道:“谢陛下美意,只是贱妾已在这儿住惯了,就不必再折腾了。”

“她依然在生气,不肯领这个情哩……”小玄心道。

阎卓忠悄吁了口气,心中懔然:“皇上竟然如此宠这雪妃,定是为当日将她打入冷宫之举大生悔意了!”

“那……这里需要什么,你只管告诉阎公公。”小玄只好道,转对阎卓忠道,“这边缺少什么,但凡雪妃说了,你便只管照办就是。”

阎卓忠连声应喏。

“多谢陛下,贱妾这里不缺什么。”雪妃却淡淡道。

小玄想了想,忽然对又对阎卓忠道:“对了,那个江应存还在牢里么?”

“是在天牢之中。”阎卓忠应。

“你明儿就去把他放了,即刻官复原职。”小玄道,一心只想着能让水若的姐姐高兴起来。

雪妃错愕。

阎卓忠更是目瞪口呆,好一会方道:“江应存原为门下侍郎,乃正四品大员,若要重新断案,照例须得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及御史中丞三司会审,至于官复原职,更须在会审之后……”

“这么麻烦!这么审来审去,究竟要花多少时日?”小玄眉头大皱,哼了一声。

阎卓忠微微一惊,想起今上素来诸事颠倒,毫无法度,稍为违逆,不定什么时候便要掉脑袋,忙道:“不过如若陛下下旨,让奴婢带上前往天牢,料也能办妥的。”

“那朕就下旨!”小玄即道。

雪妃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心中将信将疑,一言不发,只将眼前之事归咎于昏君的喜怒无常。

小玄见她毫无喜色,不觉有点失望,又问长问短了几句,方同阎卓忠告辞,雪妃也不挽留。

从栖霞宫出来,小玄瞧瞧跟在后边的两名内相,见他们身材面貌俱是平常,精气神也无甚奇处,真个丢在人群里找不出来的那类,忽对阎卓忠道:“他们两个是谁?身手不错啊。”

“圣上夸你们呢,还不快过来磕头!”阎卓忠喝,两名内相便上前磕了个头,皆俱面无表情,隐有一丝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气。

阎卓忠道:“这两个奴才是兄弟,且都是哑巴,左边这个叫阿福,右边那个叫阿寿,因奴婢于他们家有点小恩,因此这两年一直跟着奴婢,甚是机警,据说皆出自于一个叫做什么鬼王门方外教派,修炼的是一门五鬼搬运术。”

“鬼王门……”小玄心中一个鹘突,立想起曾听二师姐李梦棠说过,鬼王门乃是个极其隐蔽的门派,门人稀少,然却个个神出鬼没,似乎许多天地中的大事隐隐约约都有他们的影子。

阎卓忠嘿嘿一笑,压低声道:“他俩入宫后,项炯却说久闻大名,曾私底下找他俩比划过武技及法术,结果连败两场。”

“项炯是哪个?”小玄问。

阎卓忠呆了一呆,道:“陛下忘了?项炯就京里的禁卫总领,乃龙牙卫及凤翎卫中武技前三的高手。”

小玄动容。

“宫里隐传皇上遇刺伤及脑袋,因此近来行事与往时甚不相同,敢情非虚?”

阎卓忠暗忖。

“迷楼上有晁紫阁的许多党羽,那三首恶婆也随时会来寻仇,皇后那边怕是不太稳当,倘若有个高手在身边照应,多少也可安心些。”小玄心忖,遂道:“既然身手了得,且分一个与朕使唤如何?”

“哎呀!奴婢早就想献与陛下了,只怕陛下嫌他们方外人不知规矩。”阎卓忠即道,“这两兄弟素来形影不离,陛下就一块儿拿走吧,近两年总有刺客潜入迷楼行凶,陛下确须留多几个人在身边才好!”

小玄大喜,心下对这胖大太监越来越有好感,道:“那朕就不客气了。”

阎卓忠便对那阿福及阿寿道:“你们可听见了,从今儿起,你们便跟着皇上,须得处处仔细,如果哪里出了纰漏,我拿你们是问!”

两人应了,对阎卓忠竟是异样之恭敬。

次日,阎卓忠果然带着圣旨将江应存从天牢中取了出来,只是官复原职却没办成,须待三司会审后定夺。

接下半月,小玄隔三差五便从雍怡宫溜出来,皇后只道他是去怡真宫见迷妃,殊不知却是跑到栖霞宫看望雪妃,嘘寒问暖大献殷勤,常常是他说一句,雪妃便答一句,貌似恭敬,实则是敬而远之,那拒人千里之意再明显不过。

小玄也不在意,觉得只要能看见她,心里便自欢喜安宁,亦越发思念水若。

******************************

转眼再过了十余日,到了盛夏时分。这夜金霞帐内又是春光无限,皇后香汗如雨,口中连连呼热,珰儿及璧儿在旁边打着扇也无济于事。

小玄同是汗流浃背,无奈道:“的确难当,连这风都是热的。”

皇后素来怕热,哭丧着脸道:“一到夏天,我便要死了!”

璧儿灵机一动,忽道:“水帘香榭那边四面皆水,又有水幕环绕,最是凉爽,陛下同娘娘何不移驾过去,好过在这里煎熬。”

皇后一听,立时道:“是了,我怎就忘了!”欢欢喜喜地对小玄道,“从今儿起,我们就到那边睡去!”

两人披衣而起,乘了玉舆,在一众大小宫娥簇拥中来到水帘香榭,一入其中,果然凉爽非常,同外间直如两个世界。

皇后心怡意畅,命人在榭内铺满冰簟,正要与小玄再续欢好,忽闻邓斐在帘外报:“宰相汤国璋同骠骑大将军唐凤山来了,求见陛下。”

榭内两人愕然,皇后尚对征调她四叔家的粮赈灾之事余愤未消,顿时发嗔道:“怎么回事?这两人不知道圣体有恙吗!就算有急事,白天闯本宫这里也就罢了,眼下三更半夜的闹腾什么!”

“两位大人说十万火急,无论如何,须得立即见到皇上。”邓斐低声道。

小玄一听,心中突跳:“莫不是又来了什么大灾?”赶忙对皇后道,“那就见一见,也花不了多少时间。”转对邓斐道,“把两位大人请到香榭来,朕在这里见他们。”

皇后生怕小玄又胡乱答应什么事情,这回可不肯走了,只悻悻地避入屏风之后。

过没一会,便见阎卓忠同邓斐引着汤国璋与唐凤山快步进来,匆匆行至屏榻前俯伏朝拜。

“两位大人请起。”小玄忙道。

二臣起身,汤国璋道:“臣等夤夜觐见,惊扰陛下歇息,着实罪该万死,但望陛下赦罪。”

“不妨。”小玄温和道:“两位大人定是有什么紧急之事吧?”

汤国璋道:“正是。因事关重大,须得陛下圣裁。”

不等小玄发问,唐凤山已立即接道:“臣接到从云州传来的急报,奏曰,叛贼方少麟率部突袭云州,截断了奉天候后路,奉天候在前方本就万分吃紧,遭此前后夹击,情势急转直下,奉天候再三思量,生恐有覆没之忧,遂趁星夜拔营,退往中州,岂料半途遭遇南宫阳伏击,人马损折近半,奉天候亦身受重伤。”

小玄大吃一惊,道:“怎会如此?月前不调派了忠武将军冯晋东去征讨那方少麟么?难道还未前往?”

唐凤山道:“冯晋东接旨后,已于半月前率军前往大泽,不想在赤龙关遇见真武荡魔大帝显圣,遣麾下水火二将、六大元帅半途截击,冯晋东部抵挡不住,溃回定州去了。”

小玄目瞪口呆,道:“冯晋东不是有那万夫莫当之勇么,又有方少麟数倍的兵力,怎么这般不经打?”

唐凤山继道:“冯晋东的确骁勇擅战,只是对方并非凡人,臣还听闻,玄教已秘遣大批高人下山,混入军中暗助方少麟。”

小玄猛地站了起来,心中大慌:“那什么真武荡魔大帝先别提,只是我那些师伯师叔修为一个比一个高深,哪一个都有移山倒海撒豆成兵的本领,说不定连我师父都要奉命下山,这可如得了得!”

“那水火二将、六大元帅不但恶意阻击,且还……且还……”唐凤山沉声道。

“且还什么?说吧。”小玄无力道,缓缓跌坐回榻上。

“且还口口声声称,方逆贼乃天玑星降世,不日将成人间新君!”唐凤山怒容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