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七集
第七回 食髓知味

金霞帐前,一宫娥跪在盆边试水温,一宫娥抱壶徐徐注入热水,一宫娥绞干毛巾递换。

小玄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簪儿跪在旁边,正接过一条条软巾轻手轻脚地为他擦洗揩拭。

“这便是帝王的日子么……”他甚是受用,竟然有点上瘾的感觉。

皇后媚眼如丝地趴伏在他腿间,爱不释手地攀握着玉茎,挨在粉靥上轻刮柔蹭,又放到鼻尖深深地吸嗅,娇叹道:“爱煞这宝贝了,好神奇,适才怎么会变成那样子的?”

“不知道。”小玄答。

“每次都会变的么?”皇后朱唇微启,轻吮了棒头一下。

“嗯。”小玄腿腹一紧。

“还有,吃你一射,整个人就都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皇后一脸迷醉地问。

“这个也不晓得。”小玄摇摇头。

皇后沿躯爬上,勾搂住他的脖子,轻声道:“心肝儿,你可快活?”

小玄点点头,环臂抱住她,望着近在眼前的皇后,犹如梦中。

皇后悄声又问:“你欢喜奴家那样子么?”

小玄胸口一荡,又点了下头。

皇后妩媚一笑,娇滴滴的声音甜得象是掺了蜜:“你乖乖地听话,安安心心的做这九五之尊,往后还有无数销魂与你受用!”

小玄五味杂陈。

“既然你的伤快要好了,那……”皇后盯着他道,眸子里水淋淋的,“从今儿起,奴家便搬回这边来吧。”

小玄一阵心跳。

******************************

到了晚上,皇后果然从西厢偏殿搬回,与小玄同榻共枕,自然又是一番颠鸾倒凤尤云殢雨。

这夜愈加惊心动魄,皇后放浪形骸,小玄也给撩惹得兴动如狂。

颠狂了两度,兴至极浓处,皇后忽命簪儿打开拔步床前廊两边的内橱,勾搂着男儿一同玩赏。

小玄抬眼望去,顿时耳根烧热,原来橱中陈列着棍、棒、鞭、绳、钩、锥、锁、枷、铃等器物,更有些奇形怪状,根本不晓得是啥东西。

这些形形色色的器物或悬或卧,摆放得井然有序,粗略一眼,便知做工十分精巧,聚在一起,整个橱内便弥漫着一种靡荡与恐慌混合的奇异气息。

“瞧,都是我收藏的宝贝。”皇后竟然道。

小玄看得似明非明,心里好奇,但哪敢乱问。

皇后却指那些物事一样样解说起来。

“那是荆棘锁,拿来拘人,谁都不敢乱动。”

“那是璇玑棒,变化无穷,令人欲罢不能。”

“那是迷情铃,音质奇美,摇起来魂魄俱酥。”

“那个叫噬骨鞭,一鞭抽上去,外边的肌肤是好的,内里的骨头却似断了一般。”

皇后自顾自地念叨,如同孩童在炫耀心爱的玩具。

小玄觉得不搭腔更显尴尬,没话找话说:“这些都是从哪里找来的?”

“大多是各地贡的。还有些是晁紫阁命宫里的匠师特制的,这两年,许多都交与天机岛去做。”皇后道,又咬着男儿耳朵低语:“譬如那只欢喜枷,专门用来摆布女人的,就是象雄国王贡的。”

小玄听得面红心跳,不禁想入非非。

“陛下要不要玩?”皇后吐出嫩嫩舌尖,兰息微吐着描摹着他的耳廓。

小玄点点头。

“去把那个取来。”皇后朝橱中呶了下嘴。

簪儿即顺其所示,从橱壁上取下了根装饰着宝石长长的鞭子,双手托着送到小玄跟前。

小玄接过长鞭,见其通体晶莹,紫彩流荡,只不知是何物所制。

“此物叫做紫霓鞭,乃我师父亲手炼造,奴家最爱的。”皇后盯着长鞭道,漆眸闪闪发光。

小玄掂了掂,只觉甚为趁手。

“打我。”皇后轻声道。

小玄愣了下。

“用它抽奴家!”皇后喘息起来,放开男儿,撑手朝后挪退,此时颠狂了两度,身上只余条半遮的纱子,周身白晃晃的羊脂酥乳一般。

小玄心中怦怦突跳,虽然已知其嗜,但真要下手,仍不免有些战战兢兢。

“心肝,拿出九五之尊的气魄来!”皇后目光灼灼盯着他。

小玄终于一鞭挥出,抽击在她右肩上,并未怎么用力,赫见肤上高高地浮起一条鞭痕,边沿异样清晰,有如蜿行雪中的紫蛇。

皇后娇哼一声,叫道:“再来!”

小玄唬了一跳,骇然瞧瞧手中鞭子,岂敢再动。

“别怕,奴家学过护体秘术,这点伤转瞬即愈。”皇后娇喘道。

“真的?”小玄将信将疑,见她眸中尽中炽热与渴盼,自个其实也是心痒之极,遂又挥出一鞭。

皇后娇躯一颤,咬着牙竟道:“再重些,用力!除了脸,哪里都可以打!”

小玄额头冒汗,手上稍微加力,朝她臂上甩出第三鞭。

皇后轻啼一声,双手托握住两只饱满尖翘的玉乳,鼻息咻咻道:“来,朝这里抽!”

小玄喉节动了下,“唰”的一声再次挥鞭,刹那间又一条艳丽无比的紫蛇出现在如酥似雪嫩乳上,爬过高高肿起的一颗乳蒂,顺着玉峰的曲线蜿蜒起伏,如同活物般栩栩如生。

皇后乍然尖叫,喉底泄出一串急促呻吟,痛楚的声音里含满淫荡的兴奋。

小玄直勾勾地盯着她的酥胸,不由百脉俱沸,心底竟隐隐生出一种诡异而奇妙的感觉,如狠似怒,快意非常。

“瞧,是不是很美?这鞭子能让女人变得更加迷人……”皇后吟哦道,手指竟然摸到了乳峰的鞭伤之上,先只轻轻搓揉,后来竟抠得自个浑身哆嗦,眸子里却尽是迷醉痛快,甚至还有一丝诱人陷落的疯狂。

小玄瞧得阵阵心悸,忽觉妇人那痛苦神情媚之入骨,心中酥麻:“既然如此她才快活,我又何必蝎蝎螫螫!”蓦的狂野起来,接再不用皇后催诱,一鞭接一鞭地抽击在雪躯上,赫感欲罢不能,有如上瘾。

皇后尖声娇啼,给鞭得满床翻滚,雪肤上鼓起一条条紫红色的蛇,纵横交错触目惊心。

小玄只觉道道不明的炙热与阴寒从四面八方扑来,忽感面上不再气闷,仿佛那七邪覆已同自己融为一体,不禁魂悸魄动。

“这才是奴奴的皇上,这才是日月皇朝的天子!”皇后颤声呼道,接下口中“陛下”、“皇上”、“万岁爷”叫唤个不停。

小玄听入耳内,惊涛骇浪间倒真有了一丝九五之尊的恍惚,玄阳宝杵高高昂起,朝天怒指。

“奴奴要给你打死了!小魔王,奴奴今儿就死你手里好了!”皇后娇娇软软地唤,香汗淋漓肤发尽湿,整个人如同刚从水里边捞出来。

小玄一声不吭,没人发现,七邪覆眼洞内的那双黑眸渐渐冰冷,染了层噬血的邪魅。

“骂我!说脏话!”皇后忽道。

小玄浑浑噩噩,胡乱骂道:“泼妇!”

“继续!”皇后喘道。

小玄一时没了词,在千翠山之时,崔采婷就对门下管教极严,污言秽语惩罚甚重。

簪儿忽贴到他耳边,悄声道:“浪骚蹄子。”

“浪骚蹄子!”小玄立道。

“再骂!”皇后一脸陶醉。

“贱人!”簪儿又提供了一个,她虽是皇后的不二心腹,但平日里难免会挨些责罚打骂,能趁机羞辱下高高在上的主子,还是有点点报仇的快意的。

小玄摇了摇头,只觉这个词羞辱之至,岂知心底一股邪念涌动,竟然脱口而出:“贱人!”

“别停!”皇后嘤咛催促,娇躯难耐地在床上蛇般拧扭。

“淫妇!”簪儿继续坏坏地出谋划策。

“小淫妇!”小玄即道,只觉这个甚好,带感之极。

皇后眼饧颊晕,呻吟道:“手别停啊!”

小玄用起狠来,喝骂道:“小淫妇是哪个?”

“是奴家。”皇后酥胸如波起伏,如饥似渴地望着男儿手中鞭子。

“听不见!”小玄霸道地喝,心底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邪念愈涌愈剧,一鞭子抽在她乳峰上,正中那尖尖勃翘的奶头儿,“叭”地一声异样清脆。

“啊!”皇后痛叫一声,重重地跌在锦被上,急提声道:“是我!小淫妇是奴奴!”

“答得太慢了!”小玄扬手又是狠狠一鞭。

“奴家就是淫妇,皇后就是淫妇!心肝还要听什么,小淫妇都叫与你听……”

皇后迭声啼呼。

“是谁的小淫妇?”小玄悍然继喝。

“是陛下的小淫妇!是心肝儿的小淫妇!是崔小玄的小淫妇!”皇后淫声亵语流水般叫了出来,忽似痛得挨不过了,慌怯怯地往后挪退,腿心里水光闪动,在床单上拖出一痕湿渍。

小玄见她可人极绝,蓦尔想起此乃当今皇后,接又想到她平日里那雍容端庄的模样,心中更是疯魔,喝道:“竟敢躲!”再又一通狠抽怒鞭,不想乱中失了准头,竟然一鞭抽到妇人腿心里去。

皇后发出半声吓人的尖啼,如遭雷殛般整个人抖做一团。

小玄大惊,心里叫道:“这下可打坏了!”

旁边簪儿目瞪口呆,也给吓傻了,却听皇要断气似地闷哼:“心肝快来……小淫妇要丢。”

小玄慌忙上前,倾躯压上,肉棒方才触到花底,倏见玉蛤绽跳,一大股烫物猛地喷了出来,冲得宝杵一塌糊涂,竟是于痛极中丢了。

皇后两手死死地揪扯着床单,浑身痉挛,咬着朱唇不住抽摔。

小玄岂敢再有片刻耽搁,正要插入,骤见妇人从玉蛤到菊眼皆高高地肿了起来,眨眼间挤胀得不见丝缝,不禁懵住:“这一进去,还不把她痛死!”

他正在惊疑,却给皇后飞手过来,将龟头往下一压送入股心里去了。

小玄刺入肿处,立感内外俱给密密裹住,四面八方团团堆挤,滋味赫是奇美,一时骨头都酥了。

“痛杀奴奴了!”皇后大声哼吟,口中乱嚷乱叫:“小淫妇不活了,陛下今儿就把小淫妇操死吧!”

“小淫妇!说!还要怎样?”小玄狂野起来,一通长突深搠,将妇人两瓣肿胀花唇抽拽得揉入翻出,蜜汁横流。

“要你把小淫妇的花肝儿捣碎!要你把小淫妇弄哭!让小淫妇哭出来!”皇后乌云散坠,叫得声嘶力竭。

“花肝是什么?就这个么?”小玄喝问,没棱露首地极力捣戳,铁茎接连刺着肛底那团肥物,只觉奇滑异润,真比前边花心还要美味,不禁贪恋无度,龟头都木了。

“就那!就那!你使劲!”皇后啼闹个不住,娇躯时僵时酥,一副寻死觅活的妖态,花底粉滴蜜坠,早已浸透秀榻,湿渍片片。

簪儿几时见过主子这模样,花内不由酥一阵麻一阵地痒热,又瞥见娘娘花底那颗肿得不成样子的肉蒂竟然探出头来,娇娇颤颤地勃着,按不住自作主张,探手过去用指压住一顿揉弄,另一手则攀抱住男儿臂膀,用身子顶着助他抽添。

小玄得美娥相助,更是如虎添翼,抽耸之势有如惊龙怒蟒,瞧见皇后两乳勃得格外尖翘,遂腾出手去连奶头一块扣住,百般揉搓捏握。

“只管捏碎它!弄坏我!弄坏我!小淫妇又要流了!”皇后求似地唤,声如断肠,骤然失声,果真痛哭了出来。

小玄发狠一捏,竟忘了自个的手劲有多大,半分没有留力。

皇后乍地尖啼,花底泉眼一绽,数股晶莹尿汁直迸出来,突泉般冲到尺许高,方才力尽回落,洒得账内三人发上身上尽湿,紧接着玉蛤鼓凸,股股白浆忽从肿胀处迸出,却是又丢了身子。

小玄浑身通泰,两手拑紧皇后腰肢,眼睛盯着她那勾魂夺魄的美态,暴风骤雨般一通狂冲怒突。

“在丢呢!在丢呀!你还你还……不要你了!不要你了!”皇后嘤咛乱啼,一股股热气腾腾的混着尿汁的阴精喷出,吹甩在男儿腹上。

小玄怎肯相饶,照旧发狠鼓捣,皇后臀部本就格外丰腴,此时股沟股眼皆俱肿坏,更是出奇肥美,令他欲罢不能。

皇后蓦地美眸翻白,肠头遽然抽搐,后边亦跟着丢了起来,一抹蚀骨的花膏吐出,厚厚地裹住龟头。

“又是那东西!”小玄不知遇见何物,想要拔出来看,然却一阵筋麻骨软,精关乍然酥透,便是九鼎还丹诀也锁禁不住,急将宝杵刺住花肝,闷哼声中,一注注早已沸腾的宝精全都射了上去。

“心肝儿!”皇后抑啼一声,满股麻坏,肥臀高高抬起,前后又是一阵死去活来的大泄。

******************************

翌晨。

簪、珰、镯、璧四婢齐聚屋中,围着小玄伺候更衣,皇后则歪着身子倚在一张椅子里瞧着,似乎不敢坐正。

小玄任由众婢摆布,只不住转头瞧她。

“都瞧了一晚上,还没瞧够么?”皇后笑嗔道,经玄阳宝精一夜浇沐,真个雨后娇花般容光焕发鲜媚绝伦。

小玄瞧瞧旁边,欲言又止。

四个小娥嘴角含笑,神色如常。

穿戴停当,皇后站起身来,走到他跟前仔细打量。

此时的小玄顶戴通天冠,身着衮袍,足踏黑舄,加上狰狞的七绝覆,倒真有些君王气象。

皇后满意地点点头,又帮他整了整襟口,笑道:“好了,我们可以走啦。”

“去哪?”小玄微微一怔。

“请陛下移驾水帘香榭。”皇后道。

“为啥要到那边去?”小玄问。

“一则因为天气炎热,那边最为凉爽。二则因为地方较小,无法同时容下太多人,好让那些人轮换快些,免得时间一长,你这冒牌天子生出破绽来。”皇后微笑道。

两人出了屋子,虽没几步路,却仍上了乘七宝香辇,在众宫人的簇拥中朝水榭行去。

“真的好了吗?”小玄在忽悄声道。

“真好了,喏,你瞧。”皇后立时会意,捋起袖子,露出半截欺霜赛雪的玉臂来,莫说伤痕,便是丁点瑕疵也无。

“那里呢?”小玄满脸关切。

“那里慢些……不过也快好了,晚上让你验证。”皇后晕着脸悄声道。

“好神奇。”小玄赞道。

“这下放心了吧。”皇后笑吟吟道。

“这秘术从哪学来的?”小玄随口问。

“不告诉你。”皇后神神秘秘应。

小玄深知门派之防,便不再问,谁知皇后却道:“臣妾这门功法,叫做‘还形铸体水髓咒’,只要一息尚存,便可修体还元,乃东海逍遥门不外传的护体疗伤圣术。”

“东海……逍遥门?”小玄怔了怔,猛然道:“逍遥郎君!”

皇后点点头。

“你师父就是……就是……”小玄讶道。

“就是他。”皇后答。

小玄大吃一惊。

“怎么了?”皇后睨了睨他。

小玄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这女人身上真是藏着太多的秘密。

一行人到了水边,阎卓忠同邓斐已领了帮内相在桥头等候,见他们过来,赶忙上前迎接。

小玄携皇后下了七宝辇,同他们沿石桥上了水榭,宫娥挑帘迎入,但见榭中正北已摆了张透雕云龙护屏榻,榻上靠背、引枕、毯子俱全,两边各设数椅。

阎卓忠扶小玄登榻坐定,皇后跟上前来,拉过毯子帮他盖在腿上,见其微有诧色,微笑道:“这水榭里甚寒,陛下尚未大安,可别受凉了。”

小玄恍然大悟,皇后这是要他摆出伤病未愈的样子,容易蒙混过关。

皇后忽又贴近过来,在他耳边悄声道:“别这么正襟危坐的,歪着,才像身上还没好。”

小玄这才放松下来,半裹毯子,倚着引枕舒舒服服地歪坐着,阎卓忠同邓斐则立在一旁陪着。

皇后优雅地坐在一边,端庄而雍容,小玄心猿意马地瞧着,一时间怎么都无法把她跟昨晚联系起来。

四人说着话,过没一会,便有内相来报,说是各宫各苑到了,俱在雍怡宫外候着,皇后便道:“都宣进来吧,才人以上入榭,余者只在外边请安罢了。”

少顷,众妃嫔陆续进入榭中,先是汤贵妃同唐淑妃领着几个嫔进来,各赐了坐;接下是婕妤及美人,最后方是才人,这些只能立着。一拨叩行大礼,请了安,各说上几句,便轮换下一拨进来,饶是如此,也耗去了许多时候。

晁紫阁虽然房中不济,后宫却是异样庞大,说是四妃九嫔,实则多达二十来个,其余的婕妤、美人、才人、宝林、御女、采女更是不计其数。

此时水帘香榭中的场面比当日观烟楼上更大,况且还是众目所聚,小玄手心捏汗如坐针毡,莫说昨晚没把那百羞秘卷看完,便是全都看了,此际也无法记住太多,瞧着那些花一团锦一簇的妃嫔,除了汤妃、糖妃、龚真真、罗可儿等寥寥几个,余者大多不知哪个是哪个。

他不敢多言,又不能完全不开口,只好装作精神不济,有气无力的偶言两句,尽拣些皇后教过的、模棱两可的话说,有些眼看着快要答不上来了,皇后便接过话去,帮他应对。

汤贵妃同唐淑妃迳直据坐到榻沿,地位在众妃嫔中明显有些超然。二妃谈笑生风,你一言我一语地问起皇帝的伤势、用药、胃口和睡眠如何。

小玄见两人坐得甚近,生怕糖妃认出自己的声音,说话时暗压着嗓子,而晁紫阁的声音原本就多变,并没哪个起疑。

汤贵妃依旧言词风趣,她身子煞是丰满,腴处玉润珠圆,酥胸更是惊心动魄的滚硕,但最诱人的还是她那出奇白嫩的肌肤,犹如羊脂凝就,令人情不自禁想去捋下看看。

“她这肌肤画上可画不出来……”小玄不觉有些走神,“从前那肤似‘初凝塞上酥’的杨太真便是如此吧?怎巧都是个贵妃哦……”

忽有个妃子到近前叩首,娇滴滴道:“臣妾给陛下请安了。”

小玄抬头望去,见那妃子蛾眉细长斜飞鬓中,右颊近眼处贴着朵奇异花钿,心中一个鹘突,原来就是皇后要他提防的那个袁充容,道:“平身。”

袁充容站起身,道:“陛下可是好些了?妾身可是日夜牵挂。”

“圣体未安,这宫里又有哪个不牵挂的。”皇后不咸不淡地刺了一句。

袁充容并未理会,只望着皇帝继道:“陛下离开锦心殿也好些时日了,不知何时会搬回来呢?”

皇后一听,立时黛眉倒竖,斥道:“这宫里,皇上爱住哪便在哪,还用得你来管么!”

榭中一时鸦雀无声。

“娘娘莫要见怪,只因皇上此前多在锦心殿歇息,日常起居都惯了的,因此贱妾才敢问上一句。”袁充容言笑晏晏道,话里竟是软中带硬。

“这话就更奇了,难道皇上在本宫这里就待得不惯了?”皇后冷冷道。

袁充容没再接口,只把眼睛望着榻上,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小玄见她眸中波光流荡,似是能说话一般,不觉神魂颠倒,蓦尔暗自一惊,赶忙收摄心神,冷声道:“朕在皇后这里待得可舒服哩,往后只住雍怡宫了!”

袁充容微微一怔,眸底掠过丝迷惑之色,忙应道:“全凭陛下主意。”这时又有一拨妃嫔入榭请安,便随同拨人告退出榭。

小玄眼睛突然一亮,瞧见个妃子进来,虽然同行的妃嫔还有几个,却皆黯然失色。

只一眼,小玄便认出她就是昨夜在画上看见的那个灵妃奶拉忽。

那灵妃长睫低垂,神色清冷,然却妖娆自生,举手投足间风情万千,偶一抬眼,那对宝石般的蓝色眸子便即荡透心房,教人如浸绿湖碧海。

小玄瞧得目光发直,幸好眼睛藏在七绝覆内,才没让人发现。

这灵妃话语不多,请了安,即也随同拨人退出榭去。

接下进入榭中的妃嫔换了一拨又一拨,小玄始终没瞧见昨夜画上的那个雪妃,忽地发现,心底竟然有些失落。

就在这时,忽有名内相匆匆入榭,对邓斐低语了几语,邓斐眉心微蹙,面色凝重地与阎卓忠商议了几句,便走到皇后旁边,俯下身低声悄语。

汤贵妃同唐淑妃照旧说着话,只不时把眼瞟到皇后那边去。

皇后凝思片刻,站起身,不动声色地走到小玄跟前,榻上三人皆抬起头瞧她。

“怎么了?”小玄问。

皇后却对汤贵妃与唐淑妃含笑道:“相国大人、唐大将军及户部尚书李大人

一块来了,已到了雍怡宫外。“

“我爹来了?”二妃异口同声,齐吃一惊。

小玄也颇感诧异,他已知晁紫阁长年不下迷楼,朝政俱由几个坐镇玉京的大臣打理,没有大事,是不会来的。

“他们忽上迷楼,却是为何事而来?”汤贵妃镇定地问。

“没说,只是要立刻见皇上。”皇后道,这才转过脸去,一双妙目定定地望向小玄。

小玄看见她脸上挂着微笑,眸底却隐有忧色。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