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七集
第四回 危局

无尽的黑暗。

小玄仿佛置身于无光的大海之上,陷在一个巨大的漩涡中心,只觉有无数的物事怒涛恶浪般朝他奔涌而来,不由分说无可抗拒地扑入体内。

“终于,我们还是联手了。”

暗黑中,有个人阴恻恻地笑,声音似在耳边响起,又如从极远处传来。

明明什么看不见,小玄却知道那人正在朝着自己笑,而且似曾见过。

他东张西望,四下寻觅,然却始终无法瞧见。

“你是谁?”小玄问。

“想不起来了?”那人笑道。

小玄极力思索,头痛欲裂。

“那就不用想了,时候一到,你自会明白。”那人意味深长道。

“自会明白?”小玄疑窦丛生。

“只须记住,天地皆不容你,若再一意孤行,必将重蹈覆辙!”声音渐行渐远,似乎正在离去。

“你到底是谁?”小玄急问。

那人不再言语,仿佛根本没有来过。

“别走!”小玄一把坐起,拚命睁大眼睛,在暗黑中搜寻那人的身影……“皇上!皇上!”有人在耳边轻呼。

“娘娘,皇上醒了!”另一个声音喊叫道。

小玄猛然睁眼,眼皮终于真的睁开,蓦尔呆住。

赫见两个花似的女孩一扶一抱拥着自己,皆为宫娥衣饰,而自己正坐卧在一张帐如金霞的大床上,身覆锦被,香甜盈鼻。尚未明白,便瞧见皇后快步行来,一脸欢喜,后边跟着个俏丽宫娥,正是簪儿。

“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皇后双手扶肩将他轻轻按回枕上。

“这是哪?”小玄问,望向周围,原来是在张极大的拔步床中,锦衾绣褥极尽奢丽,拔步阶光亮如镜,前廊两边座着内橱,橱面雕绘着雅致的仕女图,左边橱前置金花长瓶、碧玉痰盂,右边橱前置博山炉,烧着龙涎,满帐香甜。

“我屋里。”皇后道,“你伤势颇重,这几日都在这儿养着哩。”

“这几日?”小玄诧道,这才发现自己声音暗弱,周身乏力。

“嗯,快三天了。”皇后在床沿坐下,柔声问:“觉得身上怎样了?”

“我师父呢?”小玄猛然一惊,又要坐起。

“躺着躺着,她没事,眼下在仪真宫里养伤呢。”皇后按着他安抚道。

“我瞧瞧去!”小玄心急如焚。

“这会不能去,三更半夜呢。”皇后道,“再说,陛下自个伤得这样重,岂有上门去探望一个妃子的道理!”

“陛下?什么陛下?”小玄愣住。

“此处还有别个么,就是陛下您呀。”皇后微笑道。

“什么?”小玄失声道,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皇后打了手势,先前两个小宫娥便躬身退出屋去,簪儿则仍守在一旁。

“你听我说。”皇后盯着小玄两眼,一字一句道:“从今往后,你,便是皇帝陛下,当今日月皇朝的天子。”

小玄惊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皇后依旧盯着他,目光灼灼。

“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玄压着惊诧,心念电转,回想失去知觉前的那一瞬,忽然若有所悟,颤声道:“你这是……这是……”

皇后凝视着他,轻点了下头。

“娘娘是要我假扮他……”小玄颤声道,汗都冒了出来。

“眼下只有如此,你,我,还有你师父才能挨过这一关。”皇后不动声色道。

小玄心惊脉跳,猛感面上捂着什么,抬手一摸,赫是张面具似的物事,不禁一怔,指尖摸到顶上,赫然触着几根角状物事,唬得就要揭下。

“别碰!”皇后赶忙拦住,道:“这张面具能帮助我们。”

小玄僵住了手。

皇后道:“你脸上的面具叫做七绝覆,又名魔君之覆,原为七绝魔君之物,乃神佛皆忌的至宝,居传它能汲取天地七种气息,只要戴在脸上,便能自行提升修为与疗养。”皇后道。

小玄隐觉似有许多看不见的物事从四面八方飞来,不断扑入体内,激荡得周身气血如沸,赫与适才梦境中的情形十分相似。

皇后接道:“晁紫阁对它垂涎极久,然却苦寻多年不获,平日所戴乃是卜轩司进献的赝品,真品却不知怎么竟落在你师父的手里,最后神差鬼使地又跑到了你的脸上,或许真是冥冥之意。”

小玄听得惊疑不定,竟觉脸上的面具熟悉之至。

皇后停了下,继道:“你就暂且戴着它,一来可以用来疗伤,二来也能以此遮人耳目,把眼前这出戏演下去。”

小玄心头突突直跳,忽问:“这个……这个我师父知道吗?”

“当然知道,而且没有异议,否则,她怎肯让你及这张面具留在这里。”皇后道,“两天前,我已经同你师父会过面了,她要我严防任何差池疏漏,以确保你的安全,并答应彼此呼应,以应对眼前的难局。”

小玄听得胸口一暖,心神稍定,问:“那魔头怎样了?”

“没了,那厮大限已至,再不能为非作歹了。”皇后淡淡道,话锋一转:“只是,那厮早已沦陷魔道,宫中及朝野隐匿着许多他的牙爪心腹,各俱奇能,须得仔细提防。”

小玄想想还是觉得荒诞,道:“许多人见过那魔头的,这假皇帝又能冒充多久!”

“没几个见过他。”皇后淡淡道,“即便是我,入宫近三年也没能见到他的真面目,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而且你的身材与他甚是相仿,戴着面具,穿上衣服倒也差不多了,还有,他声音原本就多变,这也教人难以察觉有甚改变,最最重要的是,我这个皇后,与及你师父——宫里最受宠的妃子,都认定你是皇帝,还有哪个会起疑心?”

小玄摸摸脸上的面具,闷哼道:“难道要我一直都戴着这东西?”

皇后应道:“也没啥不好的,这七绝覆乃无上至宝,晁紫阁及无数修炼中人一直梦寐以求的!”

小玄听了,却越发觉得脸上不适,周身亦都灼躁莫明,他甚至怀疑,戴着这张面具以后还能不能睡个安稳觉。

殊不知他记忆被锁,忘了自己此前已戴过这七邪覆多次,身子渐已适应其侵挠,否则此时绝对不止“感觉不适”这么简单。

“事已至此,别无他法。”皇后神色如常道,“此事若是压捂不住,我们只有死无葬身之地了,况且你师父此时伤势甚重,即便神通广大,亦无力应付眼前的危局。”

“我师父伤得有多重?到底怎样了?”小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你无需担心。迷妃乃天妃下凡,自有疗伤妙术,就连宫里最好的御医都拒于门外,而且她这几日还让人送疗伤药过来呢……”皇后取过一只小小瓷瓶,在他面前晃了晃,安慰道:“喏,这就是她让人送来的丹药,有这工夫,说明对付得了身上的伤势。”

“她伤得肯定不轻,此时又要应付重重危机……”小玄依然忧心如焚。

皇后道:“你别想太多,当务之急,就是快些把伤养好,只要你能把这台天子戏演下去,我们就暂可安然无恙。”

小玄心神不宁地点了点头,猛然想起一事,惊道:“对了,那晚还有两个人知道我师父的事情,若是将消息传与晁紫阁的党羽……这可如何是好?”

他指的是那夜先行离去的血尊与凌婕妤。

皇后只淡淡道:“这个不必多虑,我同你师父自有应对,你就不用理睬了。”

小玄忽然有种感觉,眼前的女人与师父都很不简单,身上似乎俱隐藏着许多秘密。

皇后指了下身边,又道:“簪儿、珰儿、镯儿还有璧儿你都见过的,她们四个是我的人,嘴巴严办事妥贴,都是这里拔尖的聪慧丫头,今后就由她们来照顾你饮食起居。除此之外,即便是雍怡宫里的人,亦难保不出漏子,须得提防,切不可让他们见到你的真面目。”

小玄一阵头痛。

“天快亮了,你好好歇息,这床让与你,我暂睡西厢,有事让簪儿来叫我。”

皇后柔声道,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又帮他盖好被子,微微一笑转身去了。

“万岁爷安心歇息,要什么就唤一声。”簪儿轻声细语道,虽然知道这个皇上就是原来的少国师,语气却跟以往大不相同。

小玄听她唤自己万岁爷,不觉打了个冷噤,浑身皆不自在。

簪儿轻手轻脚地放下帐子,走开去了。

小玄透过帐子望去,见她走到门口,唤进来之前的两个小宫娥,比划着似在分派活儿,接下有的添香,有的放帘子,又分头寻察各处……过没多久,屋子里的琉璃灯一盏盏给灭去,仅留离床较远处的几盏照明,三个女孩回到拔步床旁坐下,低低悄语了片刻,便团起身打盹儿养神。

屋子里静了下来。

小玄躺在床上,回想起那夜的惊心动魄,依然神魂不宁,虽感疲惫已极,却始终辗转难眠,一时惦念师父,一时又记挂五姐姐,再又担心起夭夭来,再后竟然想到碧怜怜身上去……不知煎熬了多久,方才昏昏睡去,然而不知是因为伤势还是脸上的七绝覆在作怪,一夜噩梦不断。

******************************

“陛下,陛下!”有个娇滴滴的声音在轻唤。

小玄猛然坐起,大汗淋漓地睁开眼,呼吸急促得像是狂奔了百十里路。

“没事,没事了,放松放松。”皇后搂抱着他背膀唤道,旁边还立着簪儿及几个大小宫娥。

此时,柔和晨曦已吻透窗纸,洒满一屋子清晖。

小玄望望周围,怔了好一会,绷紧的身子终于慢慢松懈下来。

醒来前一刻,梦里的他在与一个始终看不清楚面目的人或魔恶战,所过之处,树木焦枯石成齑粉,激烈之度可谓天崩地裂泣鬼惊神。

恶战的双方皆俱神通广大超凡入圣,以致他怀疑梦见的那个“自己”,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自己。

“去打水,再取套内衣来换,其他人先别进来。”皇后朝簪儿道。

簪儿应了声,打了个手势,带领几个大小宫娥一齐退出屋去。

小玄兀自神不守舍,梦境的最后,他瞧见了只奄奄一息毛发如墨的狐狸,而那个“自己”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怎么了?”皇后望着他问,“做噩梦了?还是身上不舒服?”

“把这面具摘了好不好,戴着它,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小玄懊丧道。

“七绝覆的确不是善物,可是它疗效神奇。你瞧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能恢复得如此之快,多半就是它的功劳。”皇后轻声道。

“这东西捂在脸上,着实闷得慌……”小玄吞吞吐吐道,瞥了眼皇后,只觉更比平日鲜媚艳丽,分外诱人,心头突突乱跳,然却隐隐知觉,十之八九是脸上的面具在搞鬼。

“知道戴着它不舒服,你暂且再坚持一段时间,我已找人去做了张一模一样的赝品,等你的伤势再好些,我们便换掉它。”皇后柔声哄慰。

小玄突然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做什么?”皇后赶忙按住他。

“我要去瞧瞧师父!”小玄道。

“不行!”皇后斩钉截铁道。

“我身上有力气了,可以走动了。”小玄争道。

“那也不行!这几日朝中文武、各宫各苑都在着急,俱要过来请安,全都给我以陛下需要静养为由拦下了,倘若你现在就去仪真宫,我还怎么跟那些人交代?”

皇后微嗔道。

小玄怔住。

“你乖乖养伤,过阵子,我就想办法让你见到师父。晓得么,往后我们事事皆须滴水不漏,否则随时会招来灭顶之灾。”皇后一脸凝重道。

这时簪儿端了盆清水进来,绞了条软巾正要上前,却给皇后接了过去,竟然亲自为小玄擦拭额上脸上的汗水。

小玄慌忙道:“我自个来。”

“慌啥,你身上有伤,给我好好地坐着。如今你可是当今天子,臣妾的万岁爷,就安安心心的受用好啦!”皇后笑吟吟道,依然把着软巾继续为他擦拭。

小玄见她靥若芙蓉,咫尺间翘睫根根可数,想到此乃椒房至尊当今皇后,心中不禁怦怦直跳。

擦完脸,簪儿又绞了条巾子递与皇后,皇后把着软巾探入襟内为他抹拭胸腹,这回挨贴愈近,不时耳鬓厮磨,小玄大气也不敢出,只觉所触温软柔腻,眼中的皇后亦越瞧越迷人,忽一阵神魂颠倒,猛感底下烘热起来,竟然有了反应,幸得有被褥掩盖。

孰料皇后擦拭完毕,又从簪儿臂上接过内衣,要来为小玄更换。

小玄心叫不好,未及阻拦,已给皇后掀开被子,一眼便瞥见了裆际高高搭起的帐篷,妙目抬起,娇媚地横了他一眼。

小玄面红耳赤。

皇后也不言语,手脚麻利地帮他换了衣裤,瞧见那里依旧高高地撑着,悄笑道:“身上受了这么重的伤,这里却还不老实!”竟拢玉指在那突起的顶端轻掐了一下。

小玄通体剧震,只这一下,魂魄都险些给掐出窍来。

皇后掩嘴轻笑,凤目盯着男儿,真个妖娆入骨娇媚绝伦。

望着眼前的倾城容颜,小玄蓦感脸上传出一道炙热,沿脖颈烧过心口,火索般直袭丹田,刹那间周身气血有如沸腾,几要把持不住。

就在此刻,忽闻门口有宫人来报:“仪真宫的送药来了。”

小玄心头一紧,望向皇后。

皇后乜了他一眼,道:“唤进来吧。”

过不一会,便见宫娥引着一个女孩走进屋子,但见桃腮杏目腰肢若柳,身上虽是宫婢衣饰,却有股子清丽脱俗的仙家灵气。

“红叶姐!”小玄坐直身子,满面惊喜。

红叶有些迟疑地望着他。

“别动。”坐在床沿的皇后低声道。

小玄却已掀开被子,飞快地下了床,三两步走到女孩跟前。

“奴婢叩见皇上与娘娘。”红叶道,就要跪下。

小玄赶紧一把扶住,叫道:“是我呀!”

“真的是你?”红叶凝目瞧他,眼睛盯着七绝覆下方露出来的半张面颊,讶色中带着一丝欢喜。

“是我,就是我!”小玄应,情不自禁地一把牵住她的手,犹如离家的游子见着亲人一般,欢喜无比。

即便平时,两人也极少如此亲密,红叶面上一红,赶忙从小玄掌中抽回手去,问道:“你可好些了?能下床了?”

皇后黛眉微蹙,仔细地瞧了瞧红叶。

“好多了,不用担心!”小玄只觉神清气爽。

“娘娘唤我给你送药过来。”红叶道。

“她怎么样了?身上的伤好点没?”小玄急问。

红叶迟疑了下,点点头道:“好些了。”说着从袖内取出只青瓷小瓶来,接道:“里边的丹丸是娘娘亲手调配的,早晚各服一颗,娘娘让你先用着,说过几日还会寻别的药给你送过来。”

小玄心头暖透,欢颜道:“代我谢谢师父,跟她说过几天我就去见她。”

红叶应了一声,轻声道:“娘娘嘱咐,宫中尚有那厮的许多党羽,你独个儿在这边,一定要事事仔细,时时留心。”

“好!”小玄用力点头。

“娘娘还说,你也莫要担心,她会一直留意这边的。”红叶声音提高了些许。

“嗯!”小玄应。

“那我回去啦。”红叶道。

“不多待一会么?”小玄又要去握着她的手。

红叶却把手紧紧藏着,瞥了皇后那边一眼,道:“娘娘还在等着回复呢,过两日我还会来的。”

红叶走后,小玄又被按回床上。

“好俊俏的丫头。”皇后轻笑道,“听说她是你师父从山上带出来的人?”

小玄神不守舍地点了下头,见到红叶,心中对武翩跹的思念更是越发强烈。

******************************

到了第二天夜里,小玄再也忍耐不住,在床上眼睁睁地煎熬过子时,终见在屋里守夜的簪儿及两个小宫娥睡着,遂悄悄起身,穿好衣衫摸下床来,轻轻推开窗子,飞身掠出。

此时他伤势甚重,真气不足三成,但施展陆地腾飞术这等入门身法仍是绰绰有余,轻易便溜出了雍怡宫,一路避着巡哨禁卫悄行,过不多时,已到了仪真宫,他熟门熟路,潜入阁中,很快便寻到武翩跹房前。

小玄站在门口,一阵迟疑,毕竟此时已是深夜。

“进来吧。”武翩跹的声音忽然传了出来。

他心头一跳,推门而入,便瞧见武翩跹盘膝坐在蒲团之上,一脸平静地望着自己。黎姑姑则坐在旁边,眼中带着一丝难掩的喜色。

显然是武翩跹在运功疗伤,黎姑姑守在旁边为其护法。

小玄三两步走到武翩跹跟前,俯身跪下,叩额至地,哽咽唤道:“师父,黎姑姑。”

“起来。”武翩跹道,柔声道,“左手给我。”

小玄抬起一边手臂。

武翩跹伸出手来,用三根尖尖兰指搭住他腕关,却是为其视检伤势。

黎姑姑则盯着他脸上的七绝覆仔细看。

小玄鼓起勇气朝武翩跹瞧去,见她脸色苍白神情微怠,不由暗暗心疼。

过了片刻,武翩跹松开兰指,收回手去,黛眉微凝,闭目沉思。

“怎么样?”旁边黎姑姑忍不住问。

“伤得不轻。”武翩跹叹道,睁开眼凝视着小玄。

“师父,你的伤怎样了?”小玄却问。

“无妨,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你呢?”武翩跹道,“在那边可好?”

“不好,不习惯!”小玄即道,“一天到晚都有人盯着,还要我闷着这张古怪面具,浑身都不自在,师父,我想回太华轩。”

“有人围着伺候不好呀?”黎姑姑笑道。

“黎姑姑,你还来取笑我!”小玄苦着脸道,“你知道我从来就不喜欢让别人伺候的。”

武翩跹忽正容道:“委屈你了。”

小玄吃了一惊,慌忙应:“不委屈。”

武翩跹继道:“我知道,此事甚是为难你。皇后要你演这出戏,虽是临机应变,但亦确实找不到更好的办法。那魔头根基庞大,一时难以尽根拔除,眼下只得暂且如此,我们方能保住迷楼。”

小玄心头一懔。

“小玄,迷楼对我们很重要。”武翩跹凝视着他道,“个中原因,只能等日后再告诉你。”

小玄蓦感责任重大,用力点了点头。

虽然尚存不少疑问,然而在他心中,却是心甘情愿为这个女人赴汤蹈火生死不辞。

“好!”小玄毅然道,“那我就继续留在雍怡宫,把这出假皇帝的戏演下去!”

“好孩子!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黎姑姑含笑道。

武翩跹轻舒了口气,望着男儿微微一笑。她乃倾城之色,这一展颜,更是明丽不可方物。

四目相对,小玄不觉呆了,刹那间,这些天积存心中的所有的委屈与烦郁全都烟消云散。

“对了。”武翩跹道,“那天你明明为那魔头所制,为何却能于绝处反击,瞬间转败为胜?”

小玄这两日也曾想起此事,却是百思不解,茫然道:“弟子也不明白,那时忽觉锁扣在脖子上的手松了,我才能一剑刺出。料是那恶魔大意了,又相距极近,因此躲闪不及。”

武翩跹摇了摇头,望着他良久方叹:“造化神奇,冥冥之中自有玄妙,那魔头恶贯满盈,到头来终究在劫难逃。”

小玄心头一动,若有所触,蹙眉细思其语。

“你脸上这张面具是有历的。”武翩跹凝视着他道:“此物威力绝大,却并非善类,眼下虽可助你顶冒那个魔头,亦可助你疗伤炼气,只是长此下去,终究不妥,待我再想想办法。此间你若觉得身上有甚异象,便须即刻过来见我。”

小玄点点头。

“迷楼上有那魔头许多党羽,可谓凶险重重,你一定要处处留神小心提防。”

武翩跹停了下,道:“至于皇后,表面恣肆荒诞,实则行事隐秘,有诸多可疑之处,绝非简单之人。虽为形势所迫,眼前她只能助你把戏演下去,不过终究不是自己人,其真正意图如何,实是难以测度,你独自一个在雍怡宫,亦须有所防备。”

小玄心中惴惴。

武翩跹又道:“还有,文武百官当中不乏左右局面的人物,你也须得仔细应对,面对这些人,稍有行差踏错,便是覆水难收。”

小玄认真听着。

武翩跹接道:“你也不必太过紧张,这边会一直盯着雍怡宫的,且隔三岔五就让红叶过去见你,有什么急难之事,你可以通过她传报与我。”

“嗯。”小玄点点头。

武翩跹想了想,道:“另外,阎卓忠是我的人。”

小玄一怔,颇感意外,然而细思之前,又似乎有迹可寻。

武翩跹道:“若是碰上内廷方面的难题,可找他寻计问策,不得已时,即便示与真正身份也无妨。”

“记住。”武翩跹道:“万一局面险恶难挡,就来找我,切不可独个儿死抗硬撑。”

小玄见她殷殷叮嘱,眼中尽是关切之情,胸口一片温暖,心道:“即便是天塌下来,我也要守护着她。”

“你回去吧。”武翩跹轻声道,“今晚是不是悄悄过来的?”

小玄应了一声,心里却是万般不舍,一时挪不开脚步。

“姑姑,你送下小玄。”武翩跹唤。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