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六集 天命运数
第七回 邪魂

小玄定睛望去,见其黛眉水目身段惹人,无比之妖娆冶艳,容貌竟似有些熟悉,猛地想起,眼前之人正是上次恢复的那段记忆里边出现的女子。

“小玄,我正要带姐姐来寻你呢。”夭夭亲亲热热地拉着那女子的手道。

“你们相识?”小玄疑惑道。

“小玄,你都忘记了,姐姐跟我们在一起玩过的呀。”夭夭道。

那女子笑道:“嗯呢,咱姐妹俩可是有同衾之谊的。”另一个年只十三、四岁,模样却极其妖媚的女孩欢声道:“小圣哥哥,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哇。”小玄越发疑讶。

原来这两个女子,正是碧绮绮与小钩子,两人同卜长老、三首邪姬在国师卜轩司的暗助下潜入迷楼,分头寻找碧怜怜与小玄,不料在竹林中先遇见了夭夭。

“姐姐,什么叫做同衾之谊?”夭夭问。

“就是曾经盖同一条被子的好朋友呀。”碧绮绮笑嘻嘻道。

“可是……那天我们好像什么也没盖呀……”夭夭天真道。

“那样子也算的呀。”碧绮绮笑道。

小玄猛然想起记忆中的那个荒唐夜晚来,心中一阵恍惚,脸上烧热起来。

“小弟,我娘在哪儿?”碧绮绮问。

“你娘?”小玄凝视着她,心中立时浮现出碧怜怜的面容来。

“大司祭便是我娘亲。”碧绮绮微笑道。

小玄似明非明,依然云里雾中。

“嗯,你都记不起来了……”碧绮绮道。

这期间,小钩子已经把碧怜怜擒获小玄,并在他身上施种了蜮魇引及阴阳锁诸事告诉了她。

“来,姐姐帮你回想起些从前的事儿好不好?”碧绮绮朝他踏前一步,抬起手臂。

小玄迷惑地望着她,直觉对方不会伤害自己。

“放松,别动哦。”碧绮绮柔声道,两手慢慢靠近,尖尖十指轻搭住了他两边的太阳穴。

小玄没有动,只觉一股柔和的真气自太阳穴流入,舒服得眼皮一阵发沉。

“别闭上,瞧着姐姐的眼睛,想我。”碧绮绮缓缓道,声音愈腻愈柔。

小玄痴痴地凝望着她的眼眸,忽感一阵眩晕,整个人仿佛跌入了某个深不见底的潭渊,进而回到了从前的某个时候……一幕幕被遮住或封闭的记忆被揭了起来,拭去尘埃,重新放回到他的脑海之中。

半柱香后,碧绮绮松开了指,含笑收回手去。

“五姐姐!”小玄一阵哽咽,扑上前去。在这短短的时段内,碧绮绮已施法让他记忆起了相关她的所有事情。

“这些天,你一定吃了许多苦吧。”碧绮绮张臂相迎,疼惜地拥抱住他。

姐弟俩紧紧相拥,这些时日,两人皆有遭遇,心中各自苦楚,一阵唏嘘相怜。

“小姐。”小钩子朝碧绮绮打了个眼色。

“小弟,你知不知道我娘在哪里?”碧绮绮又问。

小玄一阵沉吟。

碧绮绮凝视着他,静静地等着。

“五姐姐曾不惜一切救我,我亦绝不能负她,即便是挨师父责罚,今日也要助她救出娘亲!”小玄心潮起伏,但很快便有了决定。

殊不知这只是一半原因,其实自碧怜怜在他体内种下阴阳锁的那一刻起,他便跟碧怜怜有了某种奇妙的联系,尽管隐隐约约晦暗难明,但却生死不断永世无解,是以他才会心生怜意,才会贸然去求武翩跹放人。

“我这就带你们去寻她。”小玄毅然道。

碧绮绮笑逐颜开,小钩子也悄悄地松了口气。

******************************从“天地玄黄”四字石阵穿过,小玄带着碧绮绮、小钩子、还有夭夭及大宝进入了绘满壁画的甬道。

四个人几乎同时打了个寒战。

不知怎的,甬道中阴气重重寒意侵人,与上一次来大不相同。

“好冷呀!这里边怎会这样冰……”小钩子摸着臂上浮起的鸡皮疙瘩道,她素来喜欢阴暗,此际却有些受不了的感觉。

夭夭也双臂交抱,缩着肩儿轻轻发抖。

“小弟,此处是不是藏着什么阵法或禁制?”碧绮绮蹙眉问。

“不太清楚,这里边我只进来过一次,上次来虽然有些阴寒,可是也没这么厉害啊……”小玄甚感奇怪。

碧绮绮不再言语,沿途观望两边壁画,若有所思。

四人穿过长长的甬道,沿阶向下来到底层,再从分出的三条通道中的一条继续前行,数百步后,终于来到那个令人震撼的庞巨地宫。

“那是啥东西?”小钩子指着平台下方广场上的一座巨若小山的奇物讶问。

“一个机关。”小玄不愿多说,毕竟那是痴叔的秘密。

“天底下竟有这么大的机关,摆出来真要吓死人哩!”小钩子目瞪口呆。

碧绮绮也在注目那座奇物,面现敬畏之色。

小玄迳自走向平台边缘,踏上朝前伸出的悬空虹道,一直走到尽头,俯下身抓住一条巨链,猛地发力一提,骤见一只鸟笼状的物事从底下飞了上来,“哐当”的一声大响落在虹道之上。

趴伏笼中的碧怜怜立时抬起头来,见了他不禁又惊又喜,娇呼道:“心肝,你终于肯来救奴家了么?”小玄不语,只听见她的声音,便已意荡心迷,不敢看她,眼睛盯着牢笼,思忖该如何打开。

碧绮绮快步上前,瞧见母亲衣不蔽体神情糜顿,不由泪如雨下,双手攀住笼栏颤声唤道:“娘,你怎样了?”小钩子也急上去,跪在笼边唤了声娘娘。

碧怜怜这时也瞧见了她们,喜讶非常地对碧绮绮道:“好孩儿,你怎么来了?”“是小弟带我来救你的。”碧绮绮道。

“小弟?”碧怜怜迷惑道。

“就是小玄呀,我们在千翠山上结拜的,待回头再仔细告诉娘亲。”碧绮绮急速道,手上一晃,已多了柄碧幽幽的双股长叉,猛地朝砸牢笼去。

“不可!”碧怜怜惊唤,话音未落,猛见赤焰寒芒窜起,数只火鸦与数条冰蛇疾朝碧绮绮袭至。

笼前几人大吃一惊,纷纷急朝后退,那些火鸦冰蛇穷凶极恶地狂追碧绮绮,直赶出二、三十步外方才停下,纷纷调头飞窜回笼子,眨眼间复化做纵横栅栏,依旧困着碧怜怜。

“这……这是个什么笼子?”小钩子惊道。

夭夭也是花容失色,同大宝一起躲得老远。

“这笼子不能硬砸!”碧怜怜道,转朝小玄道:“心肝,你快去寻你师父,哄她说出禁咒来。”“我师父出门去了。”小玄道。

“你可知她何时回来?”碧怜怜问。

“不晓得。”小玄答。

“这可如何是好?”碧绮绮跺足道。

碧怜怜脸色苍白,望望笼外,惶色道:“今儿此处很不对劲,须得赶紧离开,要不你们先走吧,回头再想法子救我!”碧绮绮急恼道:“绝不!今日救不得娘亲,孩儿决计不走!”小玄心念电转,思忖道:“即便等到师父回来,她也不会放人,又怎肯告诉我开启禁咒……”他转头望去,瞧见碧绮绮急得泪珠子在眶中打转,心中一横,毅然朝她唤道:“五姐姐,你准备救人!”“怎么弄?”碧绮绮问。

小玄默不作声,暗自运转真气,使出了北溟玄数,手上赤芒一闪,却是从兜元锦袖内刷出了神骨剑。

“这些火鸦冰蛇十分厉害,切莫强来!”碧怜怜在笼中惊唤,话没说完,已见小玄提剑奔了过来,一剑劈在笼上,瞬见赤光寒芒再起,数只火鸦与冰蛇又窜了出来。

小玄犹不罢休,剑飞如电,一连数击劈斩在笼子不同部位,赫见赤蓝两种光芒大盛,整只牢笼都散化开来,数百只火鸦及冰蛇飞窜而起,从四面八方裹住了他。

旁边几个一时惊呆了。

“快救人!”小玄大喝,没人瞧清他怎么弄的便穿出了包围,飞身便朝平台外跃出,后面密密麻麻的火鸦冰蛇洪流般卷去,刹那间追出了平台,瀑布般朝下贯落。

碧绮绮如梦初醒,立朝碧怜怜掠去,脱下外袍裹在母亲身上,一臂扶抱住她,疾往通道口飞去。

小钩子急步跟去,忙中朝吓懵了的夭夭唤道:“快走!”夭夭瞧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通道口,又望望空荡荡的平台,突朝平台边沿奔去,大宝亦一蹦一跳地紧紧跟着。

她奔到平台边上,趴下身子朝下望,蓦见赤蓝混成的洪流喷泉般猛拱上来,登给唬得往后一坐,大宝突地蹦到她身前,无瞳的眼眶中泛起一片诡秘的暗赤,直面着洪流。

洪流并没停顿,却是从他们顶上绕过,进而落在虹道之上,那些火鸦冰蛇交错盘攒,聚结成团,顷刻间复化做牢笼,只是笼中已空无一物。

“小玄!”夭夭朝下大喊,身子探出过半,泪水夺眶而出。

大宝挨在旁边,不住地拱拱蹭蹭,似乎生怕她掉出平台去。

“我在这。”一个声音在旁响起,夭夭急转过头,便瞧见了小玄,但见发丝飘散,外袍烧焦了几处,模样颇为狼狈。

夭夭一头扑入他怀内,放声大哭。

“我好好的呢。”小玄笑道,收起神骨,抱起女孩轻快地跃了几下,“你瞧,活蹦乱跳的!”夭夭笑了起来,只是梨花带雨地笑没几下,旋又哇地再哭,颊埋男儿胸口,两臂只是死死地搂住他的腰不放。

“傻丫头。”小玄柔声唤,心疼地揽抱着她,在她发上轻轻亲吻。

两人相拥而行,大宝随后跟着,方入通道口中,便见碧绮绮提叉飞奔回来,瞧见他们,方才松了口气,朝他上下打量,惶然问:“伤着哪了?”“没事,没伤着,那些怪鸟怪蛇追到半路就自个回去了。”小玄心头一暖,作轻松状道:“那只笼子还真古怪……你娘亲还好吧?”只这短短地片刻,兜元锦上的焦痕已几乎淡去。

“不好,她伤得极重,且此时身上半点真灵都无。”碧绮绮满面忧灼之色,道:“我们快走,她在前边等我们。”他们奔过通道,来到外间大厅,见碧怜怜盘膝打坐,似在运功疗伤,小钩子守在旁边,正张惶四顾。

“娘,你怎样了?”碧绮绮快步上前。

“点滴真灵都提不起来。”碧怜怜黯然道,撤去了功法。

“孩儿助你。”碧绮绮道,“小弟,你帮我们护法!”碧怜怜急急摇头,脸上竟现惧色:“不能在这,我们得即刻出去,此处很不对劲!”碧绮绮还从未见过她如此惶急过,心中虽然不解,但仍上前将母亲扶起,一行人朝阶梯行去。

“好像越来越冰了……”小钩子颤声道,心神不宁地四下张望。

“小玄……”夭夭忽然低唤了一声。

“嗯?”小玄满面凝重。

“我好像听见……听见有什么在笑……”夭夭犹豫道。

小钩子唬了一跳,惊道:“我还以为只是我的幻觉呢。”“五姐姐?”小玄轻唤。

“我也听见了。”碧绮绮不动声色道。

“走,一刻都别停。”碧怜怜沉声道,她此时伤势虽重,然修为乃在,隐隐感应到某种极度险恶的威胁正在悄然逼近。

小玄胸口突突直跳,莫明间,一颗心蹦得似要爆裂开来,赫是前所未有地诡异。

他深吸了口气,眸底忽生出一抹连自己都不知晓的邪魅,徐徐亮出神骨剑,脚下缓了一步,落在众人后边。

夭夭不安地回头,怯怯唤道:“小玄,你干嘛走那么慢?”就在此际,甬道中阴寒乍浓,仿佛连空气都快要冻结。

小玄猛然转身,手中神骨虹般刺出,一剑洞穿了团似有若无的虚影。

只这一瞬,小玄已感应到面对的物事是如此之古老、邪恶与强大,且似曾相识。

前面几人一齐回头,赫见小玄身子离地浮起,目光涣散,正浑浑噩噩地悬空翻转着颠倒着。

碧绮绮飞身折回,双手交抱胸前,曲膝一伏,刹那间一道碧影自身后电掠而出,刺中了虚影,只是同小玄的剑一样,一穿而过。

强烈的危机感迫使她一出手就是最凌厉的杀着,岂知却击了个空。

小玄缓缓落地,闭着眼静静地立着,宛置梦中。

甬道中依旧冰如寒冬,然而虚影已无影无踪,仿佛从未没出现过。

众人眨眨眼,四下张望。

“你怎么了?”夭夭飞奔过去,抱住他连声急唤。

“小弟?”碧绮绮也唤了一声。

小玄慢慢睁眼,手握神骨,满脸迷惘。

众人疑惑地盯着他。

“你觉得怎样?可有什么不妥?”碧绮绮问。

“我?”小玄心神不定地摸摸身上,又悄自运转真灵察看各处经络气脉,并无发现有何异常,道:“我没事,适才好邪门……”众人稍稍松了口气。

“一切等离开此处再说!”碧怜怜神色凝重,依然不愿多留片刻。

******************************一行人穿过“天地玄黄”四字石阵,从地宫中出来,沐浴着午后的灿烂阳光,个个恍如隔世。

碧绮绮扶着母亲,满脸心疼关切。

“先找个地方稍事歇息,只要能恢复点滴真灵,我便能自行疗伤。”碧怜怜道。

“小弟,这附近可有人少之处?”碧绮绮转头问小玄。

“太华轩虽然清静,但黎姑姑、红叶她们随时会过来,若给撞见便要坏事……”小玄悄忖,踟躇间心中灵光一闪,道:“我知道个适宜疗伤的地方,大家随我来!”一行人走出竹林,小玄先送夭夭与大宝回屋,然后带碧家母女与小钩子出了太华轩,再从仪真宫外围绕过,往少国师府奔去。

他们各施遁法,远远瞧见巡哨禁卫或零散宫人,便绕行避开,一路躲躲闪闪,终于来到少国师府外,又自僻静处跃入,穿过荷香榭、海棠轩、帐星台及翡翠嶂等处,来到花月渠入口。

小玄见渠头横着小舟,却不见掌梢太监的人影,正合心意,遂领三女上了船,取了桨亲自划船,朝渠深处驶去。

花月渠沿途尽是美景,众人却无心观赏,到了渠道尽头,便匆匆登岸,穿过繁花似锦的玉李林,终于来到玉锦架。

“这里很少人来。”小玄道,引着三女沿梯登上树屋。

“挺安静的,不错。”碧绮绮望望四周,甚是满意。

这时雨儿同露儿听见声音,慌忙从屋里出来相迎。

“你们快去烧茶,我有客人。”小玄吩咐。

雨儿露儿见他带着的三个女子衣饰不同宫人,神貌妖艳冶丽,心中虽然奇怪,却不敢多问,只道同住在府中的那些“神仙”一样,又是从哪里来的仙姑仙姬,赶忙应声去了。

四人进入屋中,便瞧见了窗边那张花枝四垂的竹榻,碧绮绮扶母亲在床沿坐下,对小玄道:“小弟,我现在就助娘亲疗伤,你帮我们护法。”小玄点点头。

碧绮绮便摘了靴,上床去与母亲面对面地盘膝打坐,两人四掌推出,两两相接,运转真灵徐徐行功。

小玄守在旁边,越看越觉得母女俩神貌极似,恍惚间又似忆起了什么物事,只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捉不住。再过一阵,竟然心猿意马起来,眼睛不由自主地频往碧怜怜身上去,却是体内的阴阳蜱察觉蛊主在旁,作起怪来。

他心头乱跳,初还尝试相抗,以测自己的定力,岂知身上却渐渐烧热起来,眼中的碧怜怜越发妖冶诱人,不禁暗惊,生怕自己抑制不住,赶忙快步走出屋去。

才出门口,便见雨儿露儿各捧漆盘,托着四只碧玉瓯子从廊上过来,遂拦在门外,接过四只瓯子,竟然一气把茶全喝了。

雨儿露儿吃惊地望着他。

小玄用手背试了下嘴角,犹觉心如火燎,有些狼狈道:“你们再去烧些来,嗯,不用快,过些时候再送过来。”雨儿露儿只好转回廊角再去烧茶,姐妹俩蹲在炉前窃窃私语,露儿道:“我们烧的龙团茶子有这么好喝么?”雨儿应:“再好喝,这些主子们还不都喝惯的,我瞧少国师今儿有点不对劲……”露儿压低声道:“那三个仙姑美貌是美貌,只是瞧上去怎么都有点……有点邪气?”雨儿急竖指唇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姐妹俩面面相觑,脸色发白。

房内的母女俩行功良久,忽听碧怜怜轻声道:“撤功。”两人各自收回手去。

“娘,你觉得怎么样?”碧绮绮急问。

“还是没多少起色,娘身上原本伤势就重,再给那贱人以恶刑连续折磨,非但把真灵耗光,便是真阴真元也都亏损了许多。”碧怜怜惨然道。

“待孩儿去把那贱人捉来,交与娘亲千刀万剐!”碧绮绮咬牙切齿道。

“那贱人乃玄教弃徒,号称武技、阵法及机关为教中第一,身上又有上古异宝,料与刑天一脉大有瓜葛,绝非易与之辈,要报仇也是日后的事。”碧怜怜摇了下头。

“也是。”碧绮绮应,肃容道:“七绝岭已经生变,须得娘亲即刻回来处置。”碧怜怜一听,神情立刻凝重起来:“那厮没了?”“差不多了。”碧绮绮道,“上月中旬,那厮伤病突然恶化,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元老会闭门商议,皆曰吾军于巨竹谷新败,妖界遣重兵追击,已同吾界势成水火,局势险恶之至,界中不可一日无主。没想那狐狸精竟取出一诏,说是那厮拟定的遗嘱,言诏中立她为后,并主界中诸务,殷、慕两个老东西也跳出来一唱一和。”“其他长老呢?”碧怜怜蹙眉问。

“沐长老没有表态,卜、申、鲍三位长老则与对方据理力争,说孩儿乃是大妃,自当顺延继位,两边僵持不下,几要火并。是以卜、申、鲍几位长老急着要寻娘亲回去主持大局。我随卜长老潜入巨竹堡中营救娘亲,找到小钩子,方才得知娘亲另为武三绝所劫持。”碧绮绮道。

“两大司祭及几个将军的态度呢?”碧怜怜沉声道。

“闾大司祭尚于闭关之中,无人能见;午十依旧那怪僻性子,对诸事不闻不问。将军们则各有所向,支持孩儿的为数多些。但对方手上有持遗诏,甚是被动。”碧绮绮道。

“那遗诏究竟是真是伪?”碧怜怜问。

“真伪难辨。”碧绮绮顿了下,黯然道:“据几位长老推断,那厮近年深宠狐狸精,遗诏或许非伪。”“玄冥塔如何了?”碧怜怜抬起眼道。

“双方皆派人于塔外把守,犬牙交错里外数层,不容任何人接近,皆言唯新主方能进入。”碧绮绮答。

“卜长老现于何处?”碧怜怜道。

“他已密会过卜轩司,借其指引,领孩儿与狄三首潜上迷楼,就在这附近,此时还未知晓孩儿已找到娘亲。”碧绮绮应。

“狄三首也来了?那就好办些,我伤势虽重,但只要她在,离开此处应该不难。”碧怜怜稍松了口气。

“那怪物倔犟得很,唯独肯听卜长老的。”碧绮绮着恼道。

“她身手了得,武技冠绝界中,恃才傲物亦无可厚非,肯站在我们这边已值庆幸。”碧怜怜道,忽叹一声:“只是为娘这情形,回去于事何补!”“娘,我们再试一次,孩儿再过多些真灵与你。”碧绮绮道。

“你修为不高,帮不了多少忙。适才已消耗不少,再强撑下去,只怕要亏了真元。”碧怜怜叹道。

“这可如何是好?”碧绮绮拧眉道,沉吟道:“鲍长老医术高绝,等回七绝岭见到他,自然会有办法。”碧怜怜不动声色,心中却在暗自忧灼,思忖此时这等孱弱,让那些支持已方的长老及将军们知晓,只怕人心动摇,变数激增,叹道:“鲍长老医治伤病自是手到拈来,但也难以即刻恢复娘身上亏损的真灵啊……”碧绮绮一听,愈是心急如焚,一阵苦思冥想。

碧怜怜水眸一转,忽尔道:“眼前倒是还有一法……”碧绮绮忙问:“什么办法?”碧怜怜掠了眼门,轻声道:“就是那个宝贝。”碧绮绮只疑惑了瞬间,眼睛便即一亮。

母女俩心意相通,加之同修采补之术,皆明男子元阳对她们而言是裨益之物,更况且小玄这种玄阳至宝。

“都传玄狐一脉乃至阳之宝,定然大补之极!”碧绮绮兴奋道,她早已领略过小玄的浇灌,自然深知个中神奇。

“娘那次与你说的无上元阳宝器,指的便是他。”碧怜怜含笑道。

“小弟领我救了娘亲,又恰是玄狐一脉,在这要命关头遇着,定是上苍所赐,我这就去找他进来!”碧绮绮欢喜道。

“然而此事有桩难处。”碧怜怜却道。

“有啥难处?”碧绮绮问。

“此子自恃仙家弟子,之前又为我所擒,心中必定抵触之极。”碧怜怜道。

碧绮绮即道:“不妨,小弟心肠最热,况且我还帮过他,倘若真的不肯,孩儿便去求他,难道他还能忍心拒绝我这做姐姐的么?再不成……”她丽靥透晕,悄声笑道:“咱娘俩略施小术,天底下又有哪个男子把持得住!”母女俩相视一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