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六集 天命运数
第六回 折戟沉沙

只听啪啪两响,奇变遽生,三首邪姬双腕瞬给一对自箱面跃起的手铐锁住,几于同时,腰上骤然一紧,亦给一只突然弹出的粗大铁枷箍住,兔起鹘落间整个人给牢牢的固定在箱子上。

旁边的小玄眉花眼笑。

三首邪姬怒叱一声,猛烈地挣扎起来,愕然发现周身的真气与灵力一概提不起来,身上只余寻常力气,岂能挣得脱那比金铁还硬的锁铐与铁枷。

小玄迅速坐下,盘膝运功,以求冲开被锁闭的气脉。

三首邪姬犹不甘心,又是一阵猛挣怒扯,只是已成笼中困兽,如何脱得了身。

大半个时辰后,小玄满面春风地站了起来,慢悠悠朝趴伏在箱子上的三首邪姬走去。

三首邪姬花容苍白,这期间她已挣扎了千百遍,然皆徒劳无功,娇喘吁吁地怒叱:“臭小贼,你又耍诡计!”“都是被逼哒。”小玄笑容可掬道。

三首邪姬咬牙切齿。

小玄蹲跪了下去,轻轻地抚了抚箱子,油然感慨:“箱兄呐箱兄,小弟当日恨不得砸了你,你却大人大量,反倒救我一命,惭愧惭愧,着实感激不尽没齿难忘!”三首邪姬听他没头没脑地胡言乱语,只气得险些闭过气去。

小玄继道:“如今还要劳驾箱兄把这恶婆娘捉牢些,切莫给她逃啦,若是兄弟再落其手,可就吃不消啦!”三首邪姬怒容满面,厉叱道:“耍奸弄诈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放我们起来,光明磊落的见个输赢!”“待小爷办完了事,再开开心心的与你们斗一场。”小玄笑眯眯道。

“胆小鬼!”三首邪姬啐了一口。

小玄肘支箱沿,伸出一根指头,轻轻勾起她下巴,啧啧道:“好美貌的人儿,怎么心肠就这么狠哩。说,为何要来害我?”三首邪姬闭目不语。

“还挺犟的么!不过……小爷我有一千种法子让你开口。”崔小玄微笑道。

三首邪姬不理不睬,心念急转,暗思脱困之法。

小玄伸出手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做什么!”三首邪姬厉喝,忽尔周身一阵麻软,原来小玄尚不放心,又用真气在她身上封闭了几处气脉。

“混蛋!”三首邪姬怒骂。

“还敢骂人?对啦,适才是哪个踢我屁股的?”小玄生平最忌此事,心中恼火,手摸到三首邪姬身后,猛地一掌,重重扇在她那臀上。

三首邪姬浑身一颤,怒目瞪视。

“小爷是你瞧的么,再瞧一眼,定叫你屁股开花!”小玄轻喝,只听“啪”的大响,却是忍不住又在她臀上抽了一掌,只觉弹性奇佳,满掌生麻。

三首邪姬何尝遭遇这等羞辱,激恼得脸都赤了。

“适才就该把这小贼阉了!”狄妩媚的声音。

小玄一听,猛觉肉棒痛了起来,气便不打一处来,站起来转到三首邪姬身后,忽将两手一搭一扯,“哧喇”声响,却是将她外头的纱裙及内里的亵裤一同撕开了。

三首邪姬三姐妹齐声惊呼。

小玄见她们惊慌,心中得意,垂眼瞧去,却是雪光莹莹,娇翘紧实,不同于皇后那肥美夹出的幽谷深壑,隐约可见内中风光。

“臭小贼,我杀了你!”“再瞧一眼定把你碎尸万段!”“日后必叫你后悔生出来!”三姐妹一阵惊呼怒骂,三个声音此起彼伏交织一片。

小玄罔若不闻,双手拿住两瓣雪股,朝两边轻轻一分,但见谷中雏菊一朵,花缝一线,乌茸丝丝如若流苏,处处纹理分明,极是娇嫩洁净,竟如处子一般。

奇的是那花缝明明紧闭如线,一颗粉嫩珠子却清清晰晰地吐露在外,宛若朝花凝露玉蚌噙珠。

小玄呆了一呆,不知不觉伸出指去,在那颗肉珠子上轻轻地揉了一下。

三首邪姬玉躯剧震,猛又乱挣乱踢起来。

“这颗珠子,可比夭夭要大上许多……”小玄迷迷思忖,还要再去碰触,倏地裆部剧痛,却是给三首邪姬蹬了个正着,即时软软地蹲了下去。

虽然三首邪姬提不起真灵,此际只余寻常力气,但毕竟穿着硬底战靴,且小玄那话儿还在高高地肿着,这一下只疼得他面青唇白直抽气儿。

“我踹中他了!”“把那小贼踹做个王八太监!”“叫他断子绝孙!”三姐妹兀自怒骂不休。

小玄勃然大怒,上前撕下大幅裙布,分拧成两条绳子,将三首邪姬两条裸露出来的长长美腿对折曲起,牢牢地绑在她两条被锁在箱沿的手臂上,然后照着两湾粉股“劈劈叭叭”一气猛抽数掌,只扇得雪臀指痕层叠赤红一片。

三首邪姬咬牙挨受,喉底虎虎低嘶,犹如怒兽。

小玄气呼呼地盯着她,忽然发现恶婆娘的这个姿势委实诱人,一低头,赫见花底水光隐闪,缝中竟有丝缕薄汁透出,紧夹其间的那颗肉珠子也似乎鼓涨了起来,绷得殷赤光亮吹弹欲破,腹底一股邪火猛然腾窜而起,当即从裤裆撕破处掏出肉棒,抵在她那嫩蛤之上。

三首邪姬察觉不对,两臂徒劳地用力回抽,却根本拉不动给自已压住的箱子,惊呼道:“臭小贼,你敢乱来!”“让你们瞧瞧小爷是不是太监!”小玄怒笑道,压住花缝肉杵用力一挺,却猛地呲牙咧嘴,赶忙停住,原来他那宝贝伤肿交加,叩关不成,反惹来一阵揪心的痛。

三首邪姬面无血色,她们虽然嘴上浪荡无忌,所修的妒之绝却属清净功法,与碧怜怜的欲之绝截然相反,不得沾染阳气,心知一旦破了身子,修为便要废去大半,不禁魂飞魄散。

“原来伤得如此厉害!”小玄心中暗惊,愈发恼努,再次朝前搠去,孰知龟头方才触着嫩蛤,立又一阵剧痛钻心。

三首邪姬惊骇慌欲绝,猛又拚命乱挣,怎奈双臂两腿连腰儿都给紧紧箍束,如何挣逃得脱。

“停手!否则我们做鬼也不放过你!”狄娇研嘶喊道,凄厉而愤怒。

“便是痛死,也要报仇!”小玄咬牙切齿,当下不管不顾地再次狠突,然而肉棒肿胀得厉害,三首邪姬又是处子之身,哪里突得进去。

“不要……不要……”三姐妹首甩发散连声颤呼。

小玄心下惨然:“难不成就此废了?”三首邪姬忽尔“哇”的一下哭出声来。

小玄怔了怔,转到三首邪姬面前,赫见她已是泪流满面,怒道:“小爷要是真做了太监,定要你这恶婆娘哭上一辈子!”他此时站着极近,底下那根肿如童臂的大家伙就横眉竖眼地立在女人面前。

三首邪姬一阵惊慌,赶忙把脸扭开。

小玄想起适才头发被揪的情形,遂也一把拽住她的头发,扯回脸来,恶狠狠道:“你们不是嫌这根宝贝丑么,很好,现在快来给小爷舔舔!”三首邪姬羞愤挣扎,怎奈头发被揪住,躲避不得,只好把眼紧紧闭上。

小玄直接把棒头戳到她唇上去,凶色满面地吓唬道:“快舔!把小爷伺候舒畅了,否则定叫你那嫩屁股遍地开花!”三首邪姬只是闭目不睬,一点菱唇也死死咬着。

小玄想起她先前反应,心头一动,又喝:“再不舔,小爷便自力更生,到别处去寻乐子啦!”三首邪姬眼皮一跳,蓦尔泪如雨下,终见菱唇一颤,终于慢慢松开了。

“快舔!”小玄厉喝,心中一喜,凑上前去,果见一点嫩嫩舌尖吐出,触着了自己的宝贝。

三首邪姬木然舔舐,泪珠子颗颗滑落,顺着脸庞滴到地上。

小玄见她虽然舔得不情不愿,肉棒也因伤势疼痛的多,舒服的少,但能令这恶婆娘凶美人低头服软,心里边终究痛快得很。

“嘴儿张大点,舌头伸长点!”小玄沉着脸喝。

三首邪姬却置若罔闻,反而菱唇越收越小,舌头也愈缩愈短,小玄心中恼火,用指搭住她面颊轻轻一捏,迫开了檀口,趁势把半根肉棒突了进去。

三首邪姬又是一阵挣扎,汗味,血腥味,还有男人的气息交织做一处,猛得干呕起来,喉中痉挛,夹裹得龟头一阵奇美。

小玄只觉既痛又美,真个“痛快”交加,口中丝丝地吸着气,也不知是苦是乐,见女人花颜憋得通红,心里一软,便把巨杵拔了出来。

三首邪姬一阵急喘。

“服是不服?”小玄喝问。

“王八蛋!”三首邪姬咬牙骂。

小玄大怒,再次捏开她的嘴,巨棒深突,几乎整根都捅了进去。

三首邪姬不住干呕,喉中阵阵痉挛,颈侧青筋浮现,涕泪直下。

小玄生怕她咬人,指上用力,只是紧紧地捏住她面颊。

三首邪姬双腕被锁,粉拳连砸箱面,忽似喘不上气,酥胸一阵急剧起伏,身子抽搐起来。

“到底服不服?”小玄喝问。

三首邪姬急急点头。

“真服了么?”小玄继喝,稍松了些许。

三首邪姬又点了点头,泪如泉涌。

小玄猛地拨出肉棒。

三首邪姬一阵剧咳,口中涎沫滴淌,直垂地面。

“叫爷。”小玄喝令。

三首邪姬低低地唤了一声。

“什么?”小玄只作听不见。

三首邪姬满面晕赤,边咳边哭,终于又唤了声:“爷。”“张嘴。”小玄再次把肉棒送到她唇前。

三首邪姬迟疑了一瞬,便张开了唇儿。

小玄捏紧她面颊,再次小心翼翼地挺了进去。

三首邪姬乖乖接住,裹在口中。

“张大些,牙齿刮着我了。”小玄挺动起来。

三首邪姬依言把嘴张大些许。

“用舌头裹。”小玄命令,心中怒气去了大半。

三首邪姬果然听话,笨拙地抬了抬嫩舌,软软地垫在肉棒底下。

小玄一阵怡然爽美,心中更是快活,抽送便温柔了些许,得寸进尺道:“用嗓子吸。”三首邪姬喉管蠕动,黛眉紧蹙,显然依旧十分不适。

“这么恶的女人,如今也叫我制得服服贴贴了!”一种征服感油然而升,小玄望着底下的花颜,蓦觉这恶婆娘其实可人之至,肉棒虽仍疼痛,一股射意却在悄然弥漫,抽耸渐深渐急,喘息道:“爷要射你嘴里,你可愿意?”三首邪姬满面晕红,终于又乖乖地点了下头,不知是不是紧张,口中收窄了回去。

小玄顿时抽添不畅,却因窄紧,射意反而愈来愈急,突地放开女人面颊,两手都绕到她后脑抱住,便要一通急抽狠插……就这瞬间,三首邪姬猛然狠狠咬下,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小玄惨叫一声,只痛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刹那间周身气力仿佛被全数抽空。

三首邪姬眸中怒火喷涌,依旧在不住加力,除了咬,上下齿还在左右横磨,似要把口中之物锯断方快。

小玄心知再耗片刻,命根子铁定不保,遂强提真气用指掐住女人面颊,拚力捏开,再奋力一挣,终于逃脱了出来。

三首邪姬咯咯狞笑。

小玄汗出如浆浑身哆嗦,欲哭无泪地朝下望去,瞧见话儿上己多了一圈齿印,除此之外,更有两个血肉磨糊的深深小坑,正是两颗虎牙的位置。

正谓驯虎不成,反遭虎吻。

三首邪姬畅快地盯着他,吐舌舔了舔牙上的血丝。

“老子毙了你!”小玄恼羞成怒,运提真气,高举手掌,就要劈落。

三首邪姬闭起了眼,螓首高仰,一副求死模样。

小玄一时镇住,心中忖道:“这恶婆娘性子倒烈,她虽害我在先,又百般羞辱我,但此际动弹不得,我若趁此杀了她,绝非大丈夫行径……”他理由堂皇,实则天性使然,对人家美女舍不得痛下杀手。

三首邪姬半天不见动静,慢慢睁开眼,却见对方怔怔地望着自己,若有所思,惨然道:“今日又中你诡计,命绝于此,算我们愚蠢之至!”言中恨意绵绵,更在痛责自己。

“究竟有何冤仇,非要斗个你死我活?”小玄喃喃道。

“废话少说,动手吧!”狄娇妍冷冷道,却讶然瞧见对方慢慢垂下了手。

小玄下不了手,暗地里着实头痛:“怎就惹上了这疯婆娘,放她起来,若是肯与我堂堂正正斗上一场还好,若是就此逃了,日后再来寻仇,以她这等狠劲与身手,当真防不胜防了……”三姐妹见他面上阴晴不定,只道在想新的法子来折磨自己,心中本就绝望,这会深惧终前遭辱,不禁又有些惊惶起来。

“罢了。”小玄长叹一声,忽尔从兜元锦袖内刷出神骨宝剑,“锵啷”数声,竟是削断了拘住三首邪姬的手铐腰枷,又飞指在她身上点了数下,却是将封闭住的气脉全数解开。

三姐妹完全愣住,不知对方在耍什么花样。

小玄后跃数步,横剑身前,道:“来,我们好好斗一场,生死各安天命。”三首邪姬茫然爬起,揉着手腕,犹置梦中。

小玄运转真气,已悄然使出北溟玄数,他之前遇袭,已知对方身手了得,再见到她那三身三首的恶相,更知非同小可,半点不敢轻怠。

三首邪姬暗自运提真灵,发现已是通畅无阻。

小玄凝神戒备。

三首邪姬面赤如血,眸底寒芒如刃,撕下两臂长袖,缓缓扎在腰上,遮挡住裸露的一对长长美腿。

小玄屏住呼吸,心知下一刻,便是暴风骤雨雷霆万钧。

“臭小贼,本座亦不占你便宜,你且好自养伤,来日再跟你做个了断!”三首邪姬冷冷道,一提真气,人已朝后飞退,穿窗而出。

“等等!”小玄急追出去,遥见三首邪姬已飞身闪入阁楼转角,转瞬无踪。

“糟了,她这一走,日后又岂能防范得住!只怕从此天天都要提心吊胆了……”小玄一阵心惊脉跳。

呆了好一会,蓦感底下痛了起来,真个透骨噬心,心中懊悔无比:“无怪书上常常告诫,曰,色乃枯髓刀,美人如蛇蝎,我怎就从来不听……”他胡思乱想,生怕被人发现,遂收了神骨宝剑,正待离开仙萃阁,眼角瞥见地上的机关宝箱,心忖:“我借这宝贝方才逃得一劫,岂能一走了之,须得修理好了再悄悄送回来。”当即将那莫伸手收入如意囊中,想起皇后,心中越发沮丧:“小爷伤成这模样,今晚还怎么跟她一雪前耻?”******************************小玄回到太华轩,已近中午,从衣橱里翻了条新裤子换上,又来到邻屋,将莫伸手取出,摆放在工匠桌上,正琢磨如何修理,忽察怎么没看见夭夭跟大宝,立时担心起来,遂出了屋子,到园中寻找。

他找了一会,依然不见人影,心中暗惊:“不会给那恶婆娘捉去了吧?”又忖:“夭夭平日爱到竹林玩耍,会不会去那里了?”当即快步朝竹林行去。

进入林中,寻了一阵,依然不见夭夭和大宝的踪影,小玄放缓脚步,运提真气,仔细聆听周遭动静,忽闻远处隐隐传来说话声,似是男子声音,赶忙闪身躲入竹丛之中。

声音越来越清晰,显然说话之人正朝这边过来,小玄从枝叶间隙中望出去,远远瞧见了两个男子的身影。

“这竹林必然有甚古怪,据这几日暗中观察,那女人出入频繁,很是可疑。”左边的男子道。

小玄听声音有些耳熟,凝目看定,赫是国师卜轩司,心中暗讶:“国师怎么会到这里来?”“没错,适才那石阵便甚是蹊跷,以吾推断,应该是个入口。”右边的紫袍男子道。

小玄转目望去,不禁一怔,原来那男子容貌竟与卜轩司十分相像,只是显得苍老了些许,两人高矮相近,皆手持奇形法杖,并肩而行,心道:“敢情是兄弟俩?”“那石阵的机窍怕是一时半会难以参破,且再瞧瞧它处,说不定会另有发现。”国师道。

“既是武三绝,阵法机关自是了得,这迷楼之上,只怕处处都有她的陷阱与禁制,吾等须得步步留神。”紫袍老者道。

“大司祭当真是给她带走的么?这可千万别搞错了。”国师道。

“应是无误,有人亲眼瞧见。”紫袍老者应。

“那女人乃今上宠妃,不好撕破面皮,况且她修为深不可测,迷楼更是她的地头,万一动起手来,胜负难料。”国师道。

“为了大司祭,亦顾不上许多了。七绝岭那边,已是刻不容缓。”紫袍老者沉声道。

“还好,那女人今早已离开了,只不知何时回来。”国师道。

听到此处,小玄已肯定他们言中所说的女人,便是师父,而那个大司祭,十之八九便是关在冰火炼狱中的那只蝎子精,心中惊奇:“难道国师跟那恶婆娘是一路的,都要来救那邪妇么?”“此乃天赐良机也。”紫袍老者道。

“我们动作须快,总之能不起冲突最好。”国师道。

“既然如此,咱们且分头寻找,赶在那女人回来前把人救走。”紫袍老者道。

“也好,不管是有否发现,皆于天黑之前,回吾府中碰头,再做下一步打算。”国师道。

于是,两人各自调头,逆向而行。

“原来国师不是好人!竟然勾结别人来与我师父作对!”小玄心中惊恼,思索片刻,便决定暗中跟踪国师,见机行事,好为师父做些防范。

他跟随其后,心知国师修为高深,加之竹林茂密,一个不留心便会发出声响,是以不敢跟的太近,孰知追踪了一段,忽然不见了国师的身影。

小玄东张西望一阵,心中暗灼,转念思道:“我只需去那冰火炼狱旁守着,任凭他们从何处进摸进去,皆可应对!”他主意一定,即转身朝石阵掠去,岂知奔没多久,便迎面撞见了夭夭与大宝,只是她们身边还多了另外两个妖冶女子,其中一个正扣着夭夭的手。

“什么人?放开她!”小玄厉喝一声,飞身掠上,并指为剑袭向那女子。

面对四人似乎吃了一惊,那女子反应极快,抬起另一手迎击,两人霎时对了数招。

“小玄停手呀!”夭夭呼道。

寥寥数招,小玄已尽夺上风,但听夭夭惊呼,生怕敌人对她痛施毒手,只好硬生生刹住攻势。

“不错呀,数月没见,身手便大不一样了。小弟,姐姐可找着你了!”那女子望着他笑吟吟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