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六集 天命运数
第五回 运数

“当日玄狐阻挠紫麒麟降世为人君,致其迟了三个时辰,已然埋下今日之变。紫麒麟本该有一十七年人君之数,而今只余三年。”元始道。

“只余三年!”真武大帝诧然道,“紫麒麟于三年前登基,眼下不就到了?”“正是。”老君道。

真武大帝默然卦算,面上隐现悚色。

“吾等已推演过了,且相互验证,该是无误,只不过知觉得有些迟了。”元始道。

“这个局,看似阴差阳错,实则怕是玄狐早已设计,只不过以一死瞒过了所有人。”老君道。

“然紫麒麟降世,关乎天地大劫,眼前该当如何应对?”真武大帝道。

“虽吾等近日竭力运化,然数已至此,非常力能移。”元始道。

“迷楼上除了诸般遮掩禁制,还潜藏着个大阵法,怕是太乙玄门的先天无极阵,即便是镇元子与重元子亦不愿亲身涉险。还有,诸界皆注目其处,牵其一发,则动全身矣。”老君沉声道。

“况且无量劫已在眉睫,一个差池,怕是天地俱覆。”元始道。

“今次大劫,究竟从何而来,一定会应验么?”九天玄女懔然道。

“圣鳌已鸣叫三载,恰印证吾等当初的推演非虚非误。诸界至尊先后归隐,料是同吾等一般,亦在各寻应对之策。”老君停了下,接道:“至于此劫从何而来,何起何终,怕是眼前还无人能解。”“这亦正是此劫凶险之处。”元始道。

四人一阵沉默。

“真是业障!”真武大帝轻喝一声,“吾等为化解天地大劫,苦心布局,降紫麒麟下界,期借杀劫破局。叵奈玄狐莽撞,恣意行事,却是乱了天命,坏了大事,终置天地有累卵之危,众生有倒悬之难!”“吾等迷惑渊乙,借其手段揭启杀劫,既连诸方魔头都瞒过去了,玄狐不知吾等苦心,也属无奈。”老君淡然道。

“这一次,孽狐是要彻底翻盘啊!”真武大帝叹道,“紫麒麟之帝运,究竟还有多少时日?”“紫麒麟气数已尽,大限就在今日。”元始道。

庭中静了下来,一时无人再言语。

良久,九天玄女才道:“紫麒麟之后,将会是谁为下界人君?”元始天尊道:“诡谲迷离。吾于玉虚宫中几番推演,结果皆俱非同,且荒诞莫名。”老君道:“运数本就变幻莫测,乃天地至玄至妙之物事,即便吾等,亦难以勘透。总之往者已矣,至于来者是谁,怕是要假以时日方知了。”“也就是说……”九天玄女迟疑道。

“也就是说,今日过后,地界之人君,己不在天界的掌控之中。”老君道。

“紫麒麟将会如何?”真武大帝道。

“当初遣之下界,你我已知其数,天尊今又何必再言。”元始道。

“若非此子深遭邪魔蛊惑,同流合污,吾还真不忍心放他下界去历此劫厄。可怜其孤守太华千载,到头来却成竹篮打水。”真武大帝长叹一声。

“不知洁身守道,命数如此,怨不得他人。”老君道。

“眼下,当真什么都做不了么?”九天玄女道,目光垂落,轻轻道,“天地之中,就没什么能奈何得了那冤孽么……”“非也,天道自衡,任谁能耐高绝,违之必覆。”元始道。

“天地垂危,自混沌以来,今最险恶。逢此无量之劫,即便无以消解,吾等亦绝不可言弃。”老君一字一句道。

“尔等一司掌兵戈杀伐,一司掌荡魔伏邪,万千年来,俱无往不利。”元始望向九天玄女与真武大帝,接道:“值此急难关头,天地更需倚仗尔等。今有一策,须尔等协力运筹……”庭中瑞霭氤氲,依旧柔缓地弥漫着,光影随之徐徐变幻,映染得诸尊诸圣面上明暗不定。

天地玄黄,世间万物,或将沿着另一条新的轨迹延续下去。

又或者,一切早已注定。

******************************皇后离开后,小玄再也无心练剑,心底竟隐隐盼着快些儿天黑,收起木剑正要回屋,忽远远望见有个人在经海阁那边张望,便走了过去。

他行到那人身后,见是宫娥衣饰,便唤了一声。

那宫娥身子微微一滞,慢慢转过身来,赫是眉黛如墨,眸亮如星,眉目鼻口棱角分明,面庞如刀斧凿就,带着股英武犀利之气,与这些日在迷楼上见到的那些娇柔美人迥然不同。

“好个别致的美人儿!”小玄心中一声喝彩,见她面容陌生,并非平日到轩中洒扫庭院的那几个宫娥,和颜悦色道:“你是哪宫哪苑的,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因迷楼着实巨大,时有宫人迷路甚至走丢。

宫娥一声不吭地盯着他,眼睛发亮。

小玄心中有点奇怪,突然发现这宫娥的面容竟似在缓缓变换,虽乃艳丽,但确确实实与先前有所不同,正感诧讶,骤见她削肩一动,心口倏地剧震,然后自己就天旋地转地朝后栽去,尚未回神,身上倏紧,一对镂刻符文的流星锤绕躯飞旋,毒蛇般捆住了他,几于同时,一长一短两柄寒芒流耀的钩刃架住了他的脖子。

“做什么!”小玄惊喝,万料不到在禁宫之中一个小宫娥会突然袭击自己,且身手如此了得,武技显然远在皇后与糖妃之上。

那宫娥神情微诧,似乎有些意外如此轻易得手,指飞如电,又封住了他身上几处气脉。

小玄真灵俱闭,周身一阵麻软。

“姑奶奶到此,为的正是要寻你这贼小子!”宫娥诡异一笑,终于开口。

“你是谁,怎无缘无故害我?”小玄惊怒交集。

“无缘无故?”宫娥贴近他,森然道:“臭小贼,你不会当真把姑奶奶给忘了吧?”“你到底是何……”小玄尚未说完,脸上蓦地辣痛,却是挨了个清脆的耳光。

“装痴卖傻,我们便会饶过你么!”宫娥恶狠道,面容依然在缓缓变换,这时已是第三张脸了。

原来这宫娥正是七绝界七大将军之一的三首邪姬,她与卜长老、碧绮绮等一行人在巨竹谷得到消息,便追踪到玉京,再潜入迷楼分头寻找碧怜怜,没想冤家路窄,这倒楣鬼自个撞上门来了。

小玄身上的蜮魇引尚未全解,认不出她是何人,心中怒极,喝道:“谁要你饶,鬼鬼祟祟的偷袭算什么英雄,有胆就放我起来,光明正大一较高下!”“待事情办完,自然会跟你好好再斗一场的。”三首邪姬冷冷道,“现在,你先告诉本座,大司祭在何处?还有,七绝覆呢,你把它藏哪里去了?”“什么大司祭小司祭……”小玄猛感劲风袭来,脸上又挨了一记重重耳光,耳朵里一阵嗡嗡鸣响。

“快说!”三首邪姬寒声道。

小玄索性闭紧了嘴,一声不吭。

这时一串银铃似的欢笑声传来,三首邪姬一抓揪住小玄头发,迅速把他拖到屋转角后,稍探出头,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怪物一蹦一跳地追着个俏丽女孩奔了过去。

小玄一阵心惊,暗祷宝贝快逃,生怕夭夭也遭不测。

三首邪姬转过头来,盯着他的脸道:“到底说不说?”小玄把眼也闭了,不理不睬。

“还挺犟的么!不过……姑奶奶有一千种法子让你开口。”三首邪姬狞笑道,她将诸般兵器一一收起,邪魅的眼中忽然掠过一抹青气,只听“嗯哼”娇叱,柳躯一摇,瞬闻霹雳震响,诡变遽生,却是现出了三身三首的真身。

小玄目瞪口呆,望着眼前的三张眉目不同的花颜,三具自腰而分的娇躯,心中有什么闪了一下,猛然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暗忖莫非真是从前的仇家。

“小贼,给你个最后机会,招是不招?”中间的狄娇妍轻声问。

小玄冷笑一声。

“说出七绝覆与大司祭的下落,免得生不如死。”左边的狄妩媚淡淡道。

小玄满脸轻蔑。

“很好,就让这小贼尝尝妒刀嫉斧的滋味吧,咱们倒要瞧瞧他的骨头到底有多硬。”右边的狄妖娆道,言罢,三人六只手分别扣住了小玄的左右太阳穴,双腕,腰两边,忽尔周身青气弥漫,紧接着六道诡异真气猛地灌入了小玄体内。

刹那间,小玄如坠炼狱,只觉体内仿佛生出数把锋锐刀斧,在五脏六腑间横冲直撞,或戳或搠、或锯或斫折磨得他魂飞魄散。

“滋味如何?”狄妖娆咯咯妖笑。

小玄双目暴凸,身子中邪似地又癫又颤,肢体更是以匪夷所思的角度时突时折,可就是挣不脱牢牢扣住他的那六只白嫩玉手。

“定是销魂极啦!”狄妩媚浪荡荡的接口道。

“放手!”小玄惨哼,只觉脏腑如给捣碎,便是上次阴阳蛊发作,也没这般要命。

“火候不够哩,好好再享受享受!”狄娇妍笑吟吟道。

小玄涕泪直下,倏地唇齿一张,呛出大口血来。

“算了,暂且饶他,否则这小贼待会昏死了,咱们找谁问去。”狄妩媚道。

六只手终于放开,小玄奄奄一息地瘫伏在地。

“小贼,如今可后悔了吧?”狄妩媚娇滴滴道。

“别装死,快说。”狄妖娆踢了他一下屁股。

小玄身子一震,挣扎地翻过身来,脸朝上,嘴角溢血道:“哪个踢的?”“就姑奶奶我,怎么着!”狄妖娆叉着腰瞪着眼问。

小玄冷冷地望了她一眼。

狄妖娆心头莫明一寒,怒道:“姑奶奶是你瞧的么,再瞧一眼,定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小玄喘息道:“我想到了,你们……要找的是不是那个蝎子妖妇?”“早点想到不就好啦,她在哪里?”狄娇妍问。

“我知道她在哪,而且原本就打算放了她的。”小玄缓缓道。

“废话少说,快快带我们去。”狄妩媚道。

“可是,今儿一瞧见你们这丑怪胎,小爷我便倒了胃口,不打算放她了,也没半点心情带你们去寻她。”小玄微笑道。

三张花颜一齐变色,劈头盖脸就一阵拳打脚踢,小玄满地翻滚,死命咬紧牙关,只是一声不吭。

三首邪姬怒不可遏,倏地飞起一脚,正中小玄裆际。

小玄通体剧震,刹那间面青唇白气血俱滞,捂着腹下在地上缩做一团。

三首邪姬觑见,又起一脚,比先前那下更准更狠,隔着小玄的手奔雷地般踢在命根子上。

小玄闷哼一声,三魂六魄散了一半。

“咦,小贼这里似乎挺怕痛哩……”狄妩媚的声音。

“那我再试试!”狄妖娆道,却是高高抬起脚,雷霆万钧地踏在小玄腹底。

小玄虾仁似地弹起身子,再又跌回尘土之中,气都抽不上来了。

“果真很怕痛哩。”狄妩媚笑得妖冶动人。

“既然如此,咱们不如把这臭小贼阉了吧。”狄妖娆的声音。

“有道理!”狄妩媚和应道,便蹲下了身子,掀起小玄外边的兜元锦,两手捉住裤子轻轻一扯,裤子“哧喇”一声顿给撕开。

“我来!”狄娇妍道,三人中唯有她戴着手套,当即探手入裆,粗暴地把男儿的话儿揪了出来,但见又青又紫,早已肿得不成样子。

“男人的东西都这怪模样么?”狄娇妍嫌弃地啐道。

“好恶心,瞧着就反胃!”狄妖娆拍拍心口道。

“我这就把它割了,给这宫里再添个太监!”狄妩媚拧眉道,寒芒一闪,却是亮出了怨妇钩。

小玄面无人色,刹那间什么英雄气概宁死不屈全都冰消雪融,慌得叫道:“我招!我投降!你们想问什么我都说!”“这会迟啦,姑奶奶我已经生气了。”狄妩媚恶狠狠道,反提怨妇钩,闪电般朝小玄的宝贝挥去。

小玄魂飞天外,没命地挣扎,怎奈诸道气脉受制,如何反抗得了。

“等等。”狄娇妍一掌格住了狄妩媚的手腕。

“怎么?”狄妩媚瞪着眼问。

“这小贼骂咱,今儿是铁定不能饶他的!”狄妖娆道。

“这小子一身贼肉,独独这里怕痛,若是削掉了,下来还怎么折磨他?”狄娇妍道,其实心里却在盘算,当真阉了,只怕这小贼也就铁了心,爽是爽了,却多半再也问不出东西来。

三姐妹三身一体,心意相通,其余两个立时皆明白了。

“也罢,割了只痛一回,还真便宜他了,咱就让这小贼慢慢消受吧!”狄妖娆朝狄妩媚打了个眼色。

“好吧,暂且留着这根丑物,小贼再不听话,咱们随时割了!”狄妩媚收起了怨妇钩。

“听的听的,我投降了!”小玄迭声道。

“说!圣覆与大司祭在何处?”狄娇妍寒声道。

“师父这会多半已经出门了,我若把这疯婆娘引到黎姑姑和红叶那里,她们不见得是这怪胎的对手,加之仓促应敌,多半是要吃亏,万一因此有所损伤,那便是我罪过了……”小玄心念电转。

“怎还不说!”狄妖娆瞪着眼叱。

“哎呀!不如把这怪胎拐到少国师府去,让大伙儿群起而攻轮了她们!”小玄心中一亮,暗暗兴奋,当即道:“圣覆跟大司祭在不同的地方,要先去寻哪个?”三人略作思索,异口同声道:“先去取圣覆。”小玄道:“这就带你们去。”三首邪姬遂收了真身,归复常形,道:“即刻带路,别跟我们耍花样,否则定叫你悔之莫及。”小玄摇摇晃晃地爬起,一瘸一拐地在前带路,走到半路,旋又想道:“去到少国师府,我们人多势众,怎么都能把这恶婆娘收拾了,只是给大伙儿瞧去了我这狼狈模样,俺大比夺魁的一世英名可就要付之流水了……”走到了明晖湖旁,再又思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过了此厄,定叫这恶婆娘在小爷跟前痛哭流涕!”他患得患失,一路咬牙切齿长吁短叹,三首邪姬只道他悲伤难过,越发开心得意。

“还道这小子多硬气哩,真叫姑奶奶失望。”狄妖娆的声音。

“若是做了太监,那就真个别想再硬了!”狄妩媚咯咯娇笑。

小玄恼恨交加,心中倏地灵光一闪,停下了脚步。

“怎么不走了?”狄娇妍的声音。

“身上好痛。”小玄呻吟一声,悄自改了个方向,继续前行。

“别磨磨蹭蹭,否则还有你痛的!”狄娇妍冷冷道。

小玄似乎怕了,加快了脚步。

又走了柱香光景,来到一围高大的朱红墙边,小玄转身道:“就在里边。”“那就进去!”狄娇妍的声音。

“里边是嫔妃的住所,眼下又是大白天,人多,要不我们晚上再来?”小玄道。

“谁跟你我们!”狄妖娆的声音,“废话这么多,快给姑奶奶进去!”小玄面有难色,此时他身上真灵俱闭,如何过得了墙。

三首邪姬一把揪住他头发,轻轻松松就飞过了墙。

“能不能别揪头发!”小玄捂辣痛的头皮闷哼。

“不揪头发,难道还要姑奶奶抱你进来!”狄妩媚喝,“往哪走?”小玄指了个方向,继续在前带路,避着宫人停停走走,七弯八拐后摸到了一座大阁楼旁。

“就在上面。”小玄指指二楼。

三首邪姬再次粗暴地揪住他头发,飞身上了二楼走廊,手上轻轻一按,紧闭的窗户便纸扎泥糊般烂掉,揪起小玄跃入阁内。

小玄抱着脑袋直呻吟,只觉头皮火辣辣地似要烧着一般。

三首邪姬瞧瞧四下,见阁中摆放着数只奇形怪状的机关,似是仓库的样子,遂问:“在哪里?”“那个什么圣覆是吧,就藏在那只箱子里。”小玄指了下放在一辆机关车子旁的长方形箱子。

三首邪姬走了过去,见箱上镶缀满奇珍异宝,光彩夺目,果似是藏放宝物的东西。

“打开它。”三首邪姬朝小玄喝令。

小玄一瘸一拐地走到箱子旁,蹲跪下身,两手按到两颗眼睛状的蓝石头上,装模作样地用力压下去。

箱子纹丝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了?”狄娇妍问。

“还请姐姐解开我的气脉片刻,这两颗蓝石乃是开启箱子的开关,须得用真气方能压按下去。”小玄摊手道。

“解开你气脉?”三首邪姬盯着他道,狄妩媚的声音。

小玄点点头。

“不行,这小子诡计多端,上次咱们就着了他的道儿,那只影子怪物不定就躲在哪里等着偷袭呢。”狄妖娆的声音。

只要有了真气灵力,便有可能召祭神兵法宝,三首邪姬一阵沉吟,狄娇妍对小玄道:“让开。”小玄无可奈何,只好朝旁边退开两步。

三首邪姬蹲跪下身,两手按住那两颗眼睛状的蓝石,运提真气压了下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