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六集 天命运数
第四回 天命

自打少国师府回来,小玄神魂不定,心里时不时便浮现出皇后那花容月貌笑颜娇语,挥之不去。

然有红叶警告在前,如今又唐突了皇后,越发不敢再去雍怡宫。

这夜,小玄在轩中练剑,因近日颇有心得,又领悟了十余新招,酣畅淋漓间不觉已至更深,正要回屋,忽见园子东面的经海阁亮着灯火,心中大奇:“我在轩中已近三月,一直不见有人去那,今天这么晚了,却是谁在那里?这宫庭禁地,该不会有什么盗贼吧……”他悄悄摸过去,见阁门虚掩,便轻手轻脚摸了进去。阁中立着一排排长巨书橱,橱中列满大大小小的书籍,果如书山经海一般。

小玄心中震憾,循灯火寻去,转过一排书橱,先望见一只插在橱沿的灯笼,然后便瞧见了武翩跹的背影,他悄松了口气,犹豫该不该打扰师父。

“过来吧。”武翩跹并没回头。

小玄赶忙上前,问道:“师父,你怎么在这里?”武翩跹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册翻开的书卷,不答反问:“小玄,这些天你身上可有什么异常?”“没有,好得很。”小玄应。

武翩跹点了下头,道:“虽然暂时稳定,可你身上的邪蛊终须解开,否则后患无穷。”“那妖妇招了是么?”小玄眼睛一亮,心忖若是招了,自己也就好为她跟师父求情了。

武翩跹却摇了摇头:“我将那邪物关在冰火炼狱之中,每隔一时三刻,便会有火鸦出来啄她,冰蛇出来绞她,便是铁人,也都打熬不住。”小玄回想那日所见,不觉心下恻然。

“然而,那邪物却始终未肯就范。”武翩跹轻叹道。

“害我又有什么好的?她这样死撑着又是何苦……”小玄心道。

“我在想,那邪物在你身上种下的邪蛊或许……或许真的是没有解法。”武翩跹道。

小玄一惊,心头阵阵生凉,隔了好一会竟脱口道:“既然如此,说不定便是弟子注定的劫数,那就莫再为难那妖孽了,不如放她走吧。”“你说什么?”武翩跹诧然望向他,心中暗惊,道:“我与那邪物虽无仇隙,但是她在你身上种了邪蛊,我便不能饶她,你怎么反倒为她求情来了,莫不是身上的邪蛊又在作怪?”小玄岂敢告诉她去过地宫,不敢往下再说,猛又悚然,心忖自己如此可怜那妖妇,莫非真是受其邪蛊所惑?

武翩跹瞧瞧他神色,柔声道:“你也别灰心,为师一定会找到办法的。”她停了下接道:“我这些天昼思夜想,记起有一种上古奇禽,叫做肥遗,有去疠驱虫之神效,若是能找着,再辅以其它丹药,便或许能有一线希望,总之要看你的造化。”小玄惊喜道:“这个肥遗,该去什么地方寻找?”武翩跹晃晃手上的书卷,微笑道:“就在这本古籍里边记载着,刚刚找到的。应该在凤麟洲的某个地方,我或许去过那里。”小玄胸口一暖,心中感激:“原来师父这么晚还在这里,是在为我找方子呢。”“我明日就动身。”武翩跹道。

“我跟你去!”小玄即道。

“这次别了。”武翩跹摇了下头,“那儿地域极广,我要快去快回,你随我去,反而会拖慢行程。”“师父,你身上伤势尚未痊愈,却又要为我四处奔波……”小玄哽声道。

“你就在迷楼上好好修习。”武翩跹微微一笑,“说不定哪天,为师还真要你帮忙。”小玄用力点头。

******************************翌晨,小玄早早便起了床,提了把木头削成的剑在采华神木下练剑。

此时洒扫庭院的宫人尚未过来,太华轩中并无别人。

夭夭带着大宝陪在旁边看他练剑,过没一会,两个便追着蝴蝶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小玄正练得入神,忽闻有人拍手笑道:“好剑法,果然是仙家神技。”他心头猛然一跳,抬头望去,见围墙上立着条窈窕身影,正是这些日来令他神魂颠倒的皇后娘娘。

小玄心中诧讶,方要开口,已见皇后腾空而起,“啪”的一声折了根树枝捏在手里,朝自已飞掠过来,七、八丈的距离跨步就到了跟前。

“咱们比划比划!”皇后手中树枝一挑一刺,竟似上乘剑法。

小玄赶忙避开。

皇后接连几招,紧追不舍。

小玄只是四下游走,实在给逼得紧了,方以木剑格挡,心中尴尬:“这本该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怎就如此喜欢打打杀杀……”“出手呀,教人家几招嘛!”皇后娇声道。

小玄心下迟疑,勉强还了两招。

“瞧不起人么!”皇后嗔道,黛眉一轩,攻势骤然凌厉了数倍。

小玄一惊,竟给迫得手忙脚乱,仓促间险些中招,赶忙运提真气,施展北溟玄数,这才稳住了局面。细瞧之下,猛觉皇后的剑招与扈星飞十分相似,只是造诣更在其上,心道:“姐弟俩学的是同一派剑法,敢情是家传的……啊,对了,红叶那日说这是截教的碧游剑法!”碧游剑法仍截教不外传的神技,名头极大。小玄心知难得遇见,便在避闪间用心观摩,果然神妙非常,路数却与诛天诀迥然相异。

皇后使出引以自傲的绝学,孰料半点占不到便宜,心中暗暗惊讶,暗忖再斗下去,剑招都要叫他看光了,倏地脚下似给什么绊着,整个人朝小玄身上跌去。

小玄慌忙让开木剑,探臂兜住皇后,骤感腰间一阵酸麻,却是给皇后拿住了气脉,惊恼道:“又算计我!”皇后扑在他怀里咯咯娇笑,玉手松开气脉,轻轻在他腰里揉了几揉,道:“你怎么不防着人家呀,莫不是心里边在偷偷想我?”“你……娘娘怎么一大早就来了?”小玄面红耳赤道。

“怎么我不能来哟?”皇后依然挨靠在他身上。

小玄瞧瞧左右,并没看见她带任何人,心中愈诧。

“本宫今日过来,便是要瞧瞧这太华轩到底有什么好的,竟能令得皇上老往这边跑,还让你放着人人眼红的少国师府不住,偏要留在这里。”皇后张望四下道。

“娘娘……”小玄支吾道,生怕有谁路过,瞧见皇后靠在身上,那可大大不妙。

皇后却仿似未觉,忽道:“你当真再不去我那边了么?”小玄心中怦怦直跳,不禁欢喜起来:“原来她并不嫌弃我。”皇后盯着他的眼睛又道:“少国师若不愿意,我也不勉强,那只车子,也不用改了。”小玄忙道:“没有不愿意啊,这几天不是忙着练剑嘛,适才你也瞧见的……那只车子,我已想出让它飞起来的办法了,过些时日,定能完成改造。”皇后嘴角慢慢勾起,漫不经心地瞧瞧周围,问:“你住哪里?”“就那边一排厢房。”小玄指了下南面临水处的轩舍。

“好简陋,比少国师府可差远了……”皇后想了想,悄声道:“你师父不让你搬过去是么?”“不是。”小玄道:“是我自己想留在这里,我不大习惯别人伺候。”“果然是仙家弟子啊,境界不凡呐。”皇后叹道,娇靥忽然凑到他耳边,神神秘秘地像是有话要说。

小玄凝神聆听。

“银样镴枪头。”皇后贴着他耳心轻轻唤了一声。

小玄登时满面烧烫,心中既惭又恼,只恨不得能有个地洞钻进去。

“想不想报仇呀?”皇后悄悄道,舌尖轻吐,在他耳廓上似有若无地舔了一下。

小玄浑身一震,胸口剧跳。

“我带你去一个有趣的地方要不要?”皇后眼波盈荡,真个艳动心魂,香盈鼻间。

如兰的气息轻透耳心,小玄神差鬼使地点了点头。

“今晚子时,在雍怡宫后花园等我。”皇后颊透轻晕,声音压得极低。

******************************皇后心中愉悦,脚下轻快,只捡僻静处悄行,出了太华轩,才离开仪真宫不久,猛闻一缕极轻的风声袭至,赶忙把头一低,堪堪避过根扫至的树枝,接又左闪又避,树枝却如附骨之蛀,始终无法摆脱追击。

皇后魂飞魄散,遏力闪避中袖内突地滑落一奇形之物,方才抓在手里,树枝却已抵住了她的嗯喉。

直至此时,她才瞧清了树枝的主人,但见雍容冷艳丽胜仙妃,正是武翩跹。

皇后僵在那里,云鬓微乱,样子有些狼狈。

武翩跹冷冷地注视着她的手,见那紧抓着的奇物丫丫叉叉,透出重重芒彩,绚丽极绝。

皇后却是半点不敢动弹。

“你不是想要学剑么,我来教你两招如何?”武翩跹淡淡道,抬起眼注视着她。

皇后笑了起来,娇声道:“我也就跟他说说话儿,你还怕我吃了他么?”武翩跹面笼寒霜道:“在别处,你或许是个皇后,但在我这里,你跟只随时消失的蝼蚁没什两样。”皇后垂目瞥了眼抵在咽喉的树枝,脸色发白,她毫不怀疑,这根柔软的树枝可以轻易洞穿自己的脖子,强笑道:“皇上都叫你抢去了,我找你一个徒儿解下闷都舍不得么?”武翩跹收了树枝,随手抛在一边,道:“仪真宫与雍怡宫素来井水不犯河水,迷渊也与截教从无冤愆,卫国公刚正不阿,空空老祖更是我敬重的世外高人,劝你莫要横生事端,免得追悔莫及。”皇后眨眨眼,笑嘻嘻道:“原来你认得我家师祖爷爷。”武翩跹冷冷道:“话已至此,好自为之。你我皆知根底,在此处闹翻了大家脸上各不好看。”皇后不敢再说,笑笑闭上了嘴。

“以后,别再到这边来。”武翩跹转身,飘然离去。

皇后立在原地望着她远去,这才悄然舒了口气,猛觉额角已是冷汗涔涔。

“好快的剑招。”一个悦耳之至的柔和声音忽然响起。

皇后一惊,转头瞧去,见一个男子立在树下,容颜俊美身姿秀逸,正是东海逍遥门的少门主——逍遥郎君。

“师父!”皇后飞身扑了过去,小鸟依人般投入逍遥郎君怀中,娇声唤,“你怎么不救我!那女人险些就杀了我!”“这个距离,我出手不一定救得了你,反倒可能会害了你。”逍遥郎君微微一笑,接道:“况且,你的‘还形铸体水髓咒’已修至三重天,又有碧海珊瑚灯守护,即便是她,也轻易伤不了你。”“你就舍得让我冒这个险!”皇后娇嗔道。

“最重要的是,她不知晓你的真正目的,自然不会伤你。你爹乃是老仙门人,天底下没哪个敢轻易与他老人家结仇生怨。再者……”逍遥郎君淡淡道,“她还须要在迷楼上待下去,除了这里,再没有别的地方能让她躲过玄教的追剿。”“可是人家还是觉得好危险,这武三绝,毕竟是号称玄教中武技、阵法、机关术皆第一的女人。”皇后心有余悸道。

“放心吧,碧海珊瑚灯与我心神相通,一旦祭起,为师顷刻即到。”逍遥郎君道。

“都是你要我去撩拨那小狐狸,否则也不会招惹到她。”皇后撒娇道。

“我需要他。”逍遥郎君轻叹了口气。

“他,当真是玄狐后人?”皇后问。

“也许……就是同一个人。”逍遥郎君沉吟半晌:“我与他斗了一世,又争了一世,虽然容颜已改,然那风骨神魄却是依旧,料未看错。”“如今他已远非师父的对手,怎么不直截了当拿下他?又何必费事!”皇后道。

“拿人又有何用。”逍遥郎君一字一句道:“我要你拿下的,是他的心。”“师父,你要我拿下他的心,可是……万一徒儿喜欢上他了怎么办?”皇后盯着他娇声道。

“那便说明,他真是玄狐!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逍遥郎君道。

“师父,你就不能装出点不开心的样子么?总之,到时你可不能不要徒儿了!”皇后薄嗔道。

“只要你拿下玄狐,为师重重有奖。你不是一直盼着传你玉轮永驻旨归么,功成之日,便是授法之时。”逍遥郎君道。

皇后靥透红晕,道:“他就那么重要么?能让师父把徒儿往外推。”逍遥郎君遥望天际,缓缓道:“也许,玄狐就是开启不周山的那把钥匙。”******************************昆仑山,麒麟崖。

山巅上雾隐楼台,霞盘紫殿。遍野菁葱婆娑,苍苔欲滴,偶见猿鹿三五,鸾鹤作双。

玉虚宫前,一白发白髯长额前隆的老翁柱杖静立,旁边还有一白衣仙童,却是元始门下南极仙翁及弟子白鹤童子。

空中忽现大片金霞,一排彩云绯绯而至,云霞中凤鸣霓幻,却是数十仙真驾至,按下云头,冉冉落于宫前。

为首仙真下了丹凤,但见头绾九龙飞凤髻,身穿金缕翠绡衣,端庄雍容丽色无俦,正是九天玄姆圣姆天尊——九天玄女。

南极仙翁师徒上前迎住,口称娘娘。

“敢劳仙翁等候。”九天玄女道,问:“大天尊与道祖现于何处?”“老师正在庭中相候,娘娘请。”南极仙翁应,接了九天玄女,齐往玉虚宫去。

一行人步入宫阙,九天玄女留下随行侍从,独与仙翁独来到殿中庭,只见紫光缭绕,瑞霭盘旋,八宝云光座上坐着元始天尊;旁边还坐一人,白鬓雪须,安祥自若,正是道德天尊、道家始祖——太上老君。

“大天尊、道祖万寿。”九天玄女倒身下拜,俯伏座前:“天数莫测,玄女奉昊天上帝、瑶池金母之命,前来聆请大天尊、道祖敕谕。”“元君稍待,今日之会,是为天数,亦事关紫麒麟,还有佑圣真君要来。”元始道。

三人默坐不语,过没多久,果见南极仙翁又接引了一位仙尊入宫,金袍玉带,披发怒目,无比之威武刚猛,却是佑圣玄武灵应真君、荡魔天尊——真武玄天上帝到了。

四人见毕,各自坐定。

“今日之会,关乎天地之劫,亦事关紫麒麟气数,不得不提及一人,据卦象演示,玄狐已在迷楼之上。”元始开口道。

“迷楼藏有大禁制,自初建之时便难以窥察内里玄虚,但我已得到确切消息,玄狐后人……或者就是玄狐,今已上了迷楼。”九天玄女接口道。

“玄狐一脉,当真不死不灭么?当日多少仙真神圣,皆亲见其形销魄散,难道俱是虚幻?”真武大帝道。

“玄狐有天外神通,本就不属九幽十类,不入六道轮回,不在三界五行,非常理可揣测,长存不灭亦非荒诞。”老君淡然道。

“第一只玄狐兵解之时,有人瞧见先天太玄破空遁去,逃得大劫。而常羊山前一战,第二只玄狐虽殁,然先天太玄却遍寻不获,此事甚是蹊跷。诸方神圣皆认为在大法力下,先天太玄已于雷霆中化为灰烬,如今看来,应是另有隐情。”九天玄女道。

“其实,从未奢望玄狐一脉就此断绝,吾等只盼天地能有段清平时日,没想却是白驹过隙。”元始道。

诸圣一阵默然。

“另外,消息还说,玄龙后人也上了迷楼。”九天玄女又道。

“二玄聚首,怕是真要生出事端来。”老君道。

“玄狐既在迷楼,紫麒麟危矣。”真武大帝沉声道。

“玄狐上一世阻不得天命,这一世又要来闹腾么?”九天玄女道。

“天命,已然乱了。”老君叹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