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六集 天命运数
第二回 风情万千

“人家都告诉你了嘛,这箱子是天机岛的顶级机关,你怎么敢乱动乱碰呐,这会动不了啦吧,少国师机关术冠绝群仙,却也着了本宫的道儿!”皇后一脸得意。

“这是做什么?不知何处冒犯了娘娘,还请明示。”小玄满头雾水,心下惊奇,不知这身为一国之母的女人为何算计自己。

“你不肯听话,不愿意帮本宫改造车子,便是大大的冒犯!”皇后竟如是道。

小玄张口结舌,哭笑不得。

皇后蹲跪下来,肘支箱沿,瞧着小玄悠悠道:“这箱子叫做‘莫伸手’,其实是个陷阱,里边啥都没有,乃是专门用来诱捕那穿墙逾壁的盗贼的。整只皆为昆吾石髓雕成,坚不可摧牢不可破,那手铐腰枷却为海底铁精炼铸,其上按坎离震兑刻着法符,加持了封气闭脉的禁制,任你修为高强,一旦给它陷住,便半点法子也无。”小玄趴在箱上,只觉姿势大大的不雅,心中既恼又窘,没好气道:“娘娘就莫要戏耍在下了。”“咦,好浓好黑呀,少国师的眉毛怎么生得这般好看?”皇后竟然盯着他越凑越近,幽香侵人,忽抬玉手,轻展葱指在他眉上摸了一下。

小玄唬了一跳,此时两人相距极近,猛觉这皇后娘娘的眼睛除了犀利,却亦明媚秀丽,极是迷人。

“少国师觉得这姿势可舒服么?想要在这箱子上趴多久呀?”皇后笑嘻嘻道。

“快开锁!莫闹了。”小玄面色一沉,真有些恼了。

皇后怔怔瞧他,好一会才道:“怎么会喜欢你这样说话呢,好霸道,嗯……又有点点的温柔。”小玄愣住,绷着脸道:“到底放是不放!”“吓唬人可不成嘞……”皇后乜眼瞧他,手托着香腮笑,“你求求我。”小玄又鼓捣了几下,绝望地发现根本脱困不得,只得软下声来道:“求娘娘放人。”“那你答应我,帮忙改造车子。”皇后即道。

“小人真不会,娘娘何必强人所难。”小玄头大如斗。

“少国师能在仙灵大会上夺魁,却连这点小事还办不到么,总之今儿不答应,本宫就是不放你起来。”皇后悠哉悠哉道。

小玄无可奈何,心里思量如此耗着不是办法,眼下只有过了这关头再说,终于道:“好吧,我答应了!”“一定为定,少国师可不许赖账哦!”皇后欢颜于表,口中轻颂了个简短的禁咒,锁铐腰枷“啪”的轻响,打开了。

小玄灰头土脸地爬起,看见锁铐腰枷闪电般缩了回去,隐匿于箱面的纹饰之中,果然严丝合缝无形无迹,他揉着手腕,恨不得当着皇后的面就刷出神骨剑把箱子劈了。

“早答应不就好啦,待本宫日后再向少国师赔罪。”皇后娇声道。

小玄一脸悻色。

皇后又加了一句:“车子改造好了,定当重重有赏!”稀罕么!小玄暗啐。

******************************小玄回到太华轩,当晚便取出云影宝扇翻查,好不容易才在记载中寻找到两架机关车子:一名霹雳堡垒,坚如磐石,能发雷盾电矛;一名雷牛,力大无穷,擅长跋涉运输,可惜都不能飞,无从借鉴。

不觉过了三天,他正苦思无策,谁知皇后已遣人来催促。小玄无奈,只得带上一套工具,随来人前往雍怡宫。

这次皇后没有露面,自有宫人打开仙萃阁让小玄进入。

小玄心如火燎,顾不得门派避忌之嫌,当即就在阁中将那辆雷电神行拆卸开来,观摩其内部构造,以期能寻找到能令之飞起来的办法。

孰料,这一瞧办法没想出来,倒给天机岛的机关技艺深深地震憾住,除了惊叹其高明高超,更新奇于同自己所学所识的机关术迥然相异,不禁心迷神醉爱不忍释。

到了第二天,也不用人催,小玄便一大早自个去了雍怡宫,躲在仙萃阁内摆弄车子。

不知不觉,天色已黑,有宫人提醒了几次,他皆沉浸其中,不肯离去。

“少国师!”背后突有人大嚷了一声。

小玄唬了一跳,转身望去,见有个秀丽宫娥立在后面,认出是那日一直跟随在皇后身边的簪儿,茫然道:“姐姐怎么来了?”“叫你好几声了,你都没反应,我才这么大声的。”簪儿道。

小玄哦了一声,行礼问道:“姐姐到此,不知何事?”“天都这么黑了,你还不回去,肚子不饿吗?”簪儿盯着他道。

“不饿。”小玄道。

“不饿才怪!听说送过来的午饭、晚饭你就一点没动。”簪儿道。

小玄这才想起,似乎真是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娘娘怕少国师饿着,特意在水帘香榭设了筵席,请少国师过去消夜。”簪儿道。

“不必了吧,我这就回太华轩。”小玄忙道。

“娘娘吩咐的,少国师若是不去,便自个跟她说去。”簪儿瞪着眼道。

小玄怔了怔,不敢有违,只得起身,随簪儿出了仙萃阁,两名门口等候的内相提灯引路,一行人朝前行去。

此时夜色深浓,各处疏疏朗朗悬着灯火,沿途花荫树影烂漫茏葱,景致甚是佳妙,忽闻前方隐隐传来水声,转过一带翠嶂,前方骤然宽豁,月色下,一个波光粼粼的大池映入眼中。

小玄只觉一股怡人香气迎面扑来,举目望去,便瞧见了一幕奇景:池中筑着一榭,一注注清流自屋顶檐角倾泻而下,珠帘水幕般笼罩住水榭,水榭四周生满碧荷,朵朵白莲点缀其间,直如画中仙境。

“那屋子顶上怎么有水下来?”小玄心中奇讶,仔细再瞧,终望见屋后有座巨大水车,正徐徐转动汲水而上,将一筒筒清液倾于屋顶缸罐,继又分槽而落。

“难怪叫做水帘香榭,着实奇妙!”小玄心中赞叹。

一行人沿条小石桥上了水榭,宫娥挑帘迎入,但见榭中摆着小几,铺满玉簟,簟上有一丽人倚几坐卧,正是皇后。

“小人叩见娘娘。”小玄赶忙行礼。

“少国师请坐。”皇后眼睛瞟了下对面的小几。

小玄于几前坐下,腰挺背直,目不斜视。

皇后瞧了瞧他,忽尔“噗哧”一笑,道:“用不着这么正襟危坐吧,少国师自在些。”小玄稍略放松,依然不敢乱看乱动。

“听说少国师今儿一直没吃东西,本宫便唤人准备了几样消夜小菜,慰劳慰劳你。”皇后道,朝旁边的簪儿点了下头,簪儿走出屋外,吩咐传膳。

“娘娘客气。”小玄应。

“虽然本宫叫你帮忙改造车子,可是也没急着要,少国师用不着这么废寝忘食吧?”皇后微笑道。

小玄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哂道:“根本就没开始改造,小爷只在观摩偷师。”水榭四面临水,几无墙壁,极是开敞通透,阵阵夜风自池面吹来,透水帘而入,登时满室清凉,荷香满鼻,异样之舒爽宜人。

小玄深深呼吸了一下。

“此处如何?”皇后问。

“真是个好所在。外边炎热难奈,这里边却凉爽宜人,简直两个天地。”小玄答。

“本宫向来怕热,贪此处水帘生凉,不知暑气,夏日里便时常躲在这边。”皇后道。

小玄哦了一声,心忖:“这娘娘好会享受。”这时宫人流水上菜,说是几样小菜,却足足上了十数道,皆俱精调细烩美味可口。

“少国师慢用。”皇后道。

小玄此时着实饿了,当下也不客气,端碗起箸就吃。

皇后却安坐不动,只笑吟吟地望着他。

小玄乜见,心中突地一跳,悄忖:“这皇后娘娘不会又要算计我吧?”“听说少国师喜欢喝酒呢……对啦,我上次唤人送过去的那瓶翡翠春,不知少国师尝了没有?”皇后问。

“全部喝光了,着实美味,多谢娘娘厚赐。”小玄由衷道。

“那可是我家里的酒师傅自酿的,用料十分讲究,又在窑里藏放了好些年头的,即然少国师喜欢,那今儿就再开一瓶。”皇后道。

小玄还来不及客气,已见皇后命人去取,只好道:“多谢娘娘。”皇后笑道:“若是换做别个,我便舍不得了。”须臾酒至,黄缎丝带白玉瓶,果然是那翡翠春。内相启了封,簪儿抱起瓶,斟酒入杯,分送至皇后与小玄几上。

“少国师尽管用,这瓶酒都是你的。”皇后笑道。

小玄先前还战战兢兢,生怕皇后又下套子,心里提防,吃得有点不是滋味,这时尝得酒香,饮得口滑,便渐渐松了心神,吃喝得甚是欢畅。

“听皇上说,迷妃乃天仙谪尘,师门好像叫迷什么派?”皇后忽道。

“迷渊宫派。”小玄答。

“你既是她徒儿,那日在仙萃阁中所见,怎么样倒像是太乙玄门的身法?”皇后问。

“太乙玄门……”小玄心中一阵迷茫,若有所触。

“兴许是我瞧错了吧,不过少国师那日施展的一个身法,与如意五行中的‘星火飞溅’还真相似。”皇后继道。

“娘娘既知太乙玄门,可曾听闻过一个叫崔采婷的人?”小玄突问。

“当然听过。”皇后即道,“太乙玄门二代门人重元子创立玄教,白首仙娘崔采婷便是教中高人……”“白首仙娘?对,她的确是一头白发!”小玄兴奋道。

“据传她执掌至宝先天太幻图,坐镇一十九灵脉中的梦巢,神魔莫不敢近。对了,奉天候程兆琦不是还将一女送入其门下修行嘛。”皇后继道。

“梦巢!”小玄心底一震,吸了口气,微颤道:“那……娘娘可知这白首仙娘崔采婷有几个门下,姓甚名谁?”“这个本宫就不知了,你问这些做什么?”皇后思索道,“哦,白首仙娘门下似乎有两个徒儿在外行走,颇有名头,合称什么……霞霓双使,其中一个姓李,据说医术甚高,还有那过目不忘的本领。”小玄神情不定,欲要再问,却又按捺了下来,心如潮涌地忖:“既有其人,那便是说,我所忆及之事,并非虚幻,难道我真的曾是那崔采婷的门下?”皇后不解地望着他。

“娘娘知晓这些,想必也是修行中人。”小玄怕她看出什么,赶忙转移话题。

“本宫不过修习点粗浅的吐纳功夫,焉能妄称修行中人。”皇后微笑道。

小玄回想她的身手,心中不信,随口道:“听闻卫国公师从世外高人,娘娘修习的,可是出自家传?”皇后摇了摇头,道:“本宫天生就没耐性,我爹爹性子又急,教不了我多少。”小玄道:“原来娘娘另有师承。”皇后目遥窗外,眸中波光泛彩,缓缓道:“我十一岁那年,师父夤夜而至,说我天资奇罕,若得仙法妙术淬炼,便可青春永驻长生不朽。我便求师父收我为徒,然而师父不肯。”小玄问:“既然登门造访,却又不肯,这是为何?”皇后道:“师父说,我家师承的乃仙家教派,而他乃化外旁门,收我为徒,只怕我家里人不肯答应。”小玄继问:“后来呢?”“后来经我苦苦哀求,保证不给家里人知晓,师父终才点了头,我方得幸被收入门墙。此后,师父便不时前来,悄悄传我仙法秘术。”皇后道,颊生薄晕。

小玄见她神色奇怪,却不好再问。

接下皇后频频劝酒,小玄吃得高兴,心中不再拘束,酒酣耳热间话语渐开。

“真是个好所在!这等天气,如此喝酒,倘在别处,必定早已汗流浃背,在这里却依然颗汗不生!”小玄大赞道,他酒量极好,然那翡翠春非同寻常,大半瓶落肚,便有了三分醉意。

“少国师喜欢这儿,往后随时可来。”皇后道,说着站起身来,雍容走到小玄几旁,抱起那瓶翡翠春,竟亲自为他斟酒。

“这个如何使得!”小玄吃惊道,赶忙捧杯立起。

“都传你师父乃那天上仙妃,少国师自然也是化外神仙,何拘世俗之礼。”皇后轻笑道。

小玄虽然久居山上,但此时入宫已有些时日,渐知宫中规矩,心知如此这般实是大大不妥。

“坐着坐着。”皇后放下酒瓶,双手搭肩,把他按回席上,跟着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小玄一阵惊慌,乜眼旁边,却见榭内的近侍与宫娥皆俱神色如常。

“你喝酒,我有个事问你。”皇后朱唇一噘,呶了下他手上的酒。

“娘娘请说。”小玄赶忙道,岂敢喝酒,捧着杯惶惶不安。

“听皇上说……”皇后低声道,“你师父有顶神异宝帐,叫做夜酣香,只要在里边,便睡得最是香甜,不知是何宝贝?”“这……这个我不太清楚。”小玄心头一跳。

“本宫还听说……”皇后扫了他一眼,声音压得更低,“皇上在别处下寝,皆须借助药石器物,否则难以为继,为啥独独在那夜酣香内,不需任何凭借,便能欢畅无碍,令得皇上神魂颠倒恋恋不舍,这又是为何?”小玄唬了一跳,脑海里猛地浮现出那夜皇帝在帐中的诡异情形来。

皇后盯着他,一对凤目依旧绝丽,然那目光却冷如浸在冰水里的利刃,直透心魄。

“这些……小人真的不知。”小玄额角开始冒汗,虽然不久前才说——此处颗汗不生。

“当真不知?”皇后乜眼道。

“当真不知。”小玄硬着头皮死撑。

好一会后,皇后方才与他退开了点距离,迷人的笑容重回脸上:“少国师怎么不喝酒了?”“吃饱了,不能再喝了。”小玄忙答,猛地站起身来,朝皇后叩了个头,道:“多谢娘娘款待,天色已晚,小人须得回去了。”他心中惊惶,不等皇后回应,便迈步走出屋子,下了水榭,逃似地匆匆离去。

皇后盯着他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意义难明的微笑。

旁边的簪儿忽道:“这少国师跟别的男人也没甚两样,眼睛一落到娘娘身上,便粘着似的离不开哩。”皇后却摇了摇头。

簪儿不解地望着她。

“你不懂……”皇后停了好一会才接道:“如果他真是我师父说的那个人,就一定非那池中之物。”******************************接下数日,但逢小玄过去雍怡宫,皇后便邀请他一起共享消夜,又投其所好,寻来许多各地贡入宫中的好酒款待。

小玄贪享佳酿,又见皇后随和可亲,顾虑渐去,加上痴迷于仙萃阁中的机关,不知不觉间,日渐喜欢往雍怡宫跑。

半月后,停放在仙萃阁中的那辆雷电神行,在他的苦心钻研及改造下,加装了两扇宝瓶竹做的大翼,竟能离地而行,只是距真正的飞起来还差甚远。

夭夭不知早晚,心性又好,自然不会埋怨,倒是惹得红叶不时生嗔,怪小玄成日往外边跑,且时常要到三更半夜才回来。

“听小见说,你这些日是跑去雍怡宫那边了?”红叶道。

“皇后娘娘召我过去,要我帮忙改造一辆机关车子。”小玄解释。

“我们仪真宫与雍怡宫素无往来,凭啥要你帮她改造车子!”红叶蹙眉道。

“人家毕竟是皇后嘛,怎好拒绝。”小玄道。

“我告诉你,那女人连皇上都畏之三分的,你却敢去招惹她!”红叶道。

“这是为何?”小玄问。

“那女人……这宫里谁不晓得!”红叶没头没尾道。

“晓得什么?”小玄奇怪道。

红叶一阵支吾,俏脸涨得通红:“总之,听我的没错,离那女人远点!”小玄心中疑诧,便强按下心中欲念,数日没去雍怡宫。

谁知到了这天,一大早就有两名雍怡宫里的内相找到太华轩来,叩首道:“娘娘今日邀了许多宫苑的主子们前往少国师府游玩,还请少国师回府款待,以尽地主之礼。”小玄听了,不禁一惊:“我私留许多三山五岳的修炼中人在府内住着,他们多为化外之士,怕是不大懂宫里的礼数与规矩,切莫冲撞了皇后与诸位娘娘才好!”他心中着忙,便即同两名内相赶往少国师府。

才到浣晖湖边上,已遇龙牙卫逐层设卡,待到了府外,远远便见车马云集旌盖林立,进入大门,又见枕水阁前停着数顶金顶绣凤銮舆,雉羽宫扇无数,四下散着许多宫娥太监,或提炉熏香,或洒水净尘,或挡挂围幕。

小玄见这阵势,心中甚慌,不知如何是好,幸有人瞧见,传报入内,马长安方才匆匆出来接住。

“少国师可回来啦,娘娘们今儿要过来,您咋没先说一声,搞得咱措手不及!”马公公叫苦不迭。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哇。”小玄瞧瞧周围,问:“娘娘们呢?”“娘娘们先前还在枕水阁歇着,但皇后娘娘说不等少国师了,刚领着大家往后边游玩去了。”马公公答。

“那些住下来的神仙呢,怎么不见人影?”小玄悄声问。

“已派人跟各位仙爷打过招呼了,说娘娘们今日要游园,务必回避。”马公公低声应。

“没出乱子就好。”小玄舒了口气。

“还好少国师您回来了,咱们得赶紧往后边应承去,免得娘娘们召唤不及。”马公公道。

“我们还得去?娘娘们自个玩着不就好了吗?”小玄怔道。

“这府中别个都可不去,就您必须得去。”马公公没好气道。

小玄无奈,只好跟着他往后苑赶去。

走了一阵,见观烟楼下一众宫娥太监捧着拂尘、香巾、绣帕、漱盂等物候着,抬头望去,果见皇后及许多大小妃嫔在楼上观景,两人不敢上去,便也在楼下等着。

孰料皇后眼尖,在楼上瞥见他们,遂命人下来传召。

小玄与马公公快步登楼,到了楼上,只见屋里廊外花团锦簇,这个声似莺啭,那个音比鹂鸣;这个眼横秋水,那个眉黛春山;这个唇咬朱丹,那个额点桃瓣;这个肌如明玉,那个肤若初雪;这个腰赛杨柳,那个面胜芙蓉,一个个笑燕羞莺欺桃赛杏,于楼中争妍斗艳,叫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