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六集 天命运数
第一回 温柔陷阱

夏日炎炎,酷暑难耐。

小玄却觉阳光明媚如沐春风。

与师父之间忽然有了个说不得的秘密,令他满心欢喜,周遭的一草一木,天上的云卷云舒,仿佛都灵动可爱起来,一切皆赏心悦目美好无限。

他窃窃自喜,却不敢在黎姑姑、红叶与阿痴等人面前表露分毫,然于无人处,时不时就会莫名其妙地傻笑起来。

接下几日,武翩跹又到太华轩中指点过他两次,出人意料的淡定自若,神情举止一如往常,教人半点看不出不同,只在小玄呆望着她的时候,才悄悄狠剜他一眼。

每逢此刻,小玄除了惊慌,便是心跳。

他心里隐隐知觉师父对自己非同寻常,只是不敢往深处细思,深怕亵渎了什么。

小玄精神抖擞,武技与心法又有进境。短短的数天中,再习得诛天诀中“劫”部的六个变化,且于不觉间,对北溟玄数似乎又有领悟,已隐隐窥见了第三境——坐照。

除此之外,他偶尔会去少国师府,与住下来的众“仙”谈经论道传杯弄盏,倒也其乐融融。

他还于闲暇之时,修复了大宝的鼻子与那具潜藏在影子里的、几给拦腰斩断的机关怪物。

“魅影!”小玄突然记起了它的名字,并想起来它是在某座大林子中自己亲手打造出来的。

紧接着,一个白发长眉的老头也于脑海中浮现,只是情景太过模糊,依然想不起姓甚名谁来龙去脉。

“看来那妖妇传与我的法诀果真非诈,以前的事情一下子记起了许多……”他一阵兴奋。

这夜,小玄躺在床上,算算距上次行功已过了八、九日,应是可以运行法诀的第二周天了,心中急切,当即不顾夜色深浓,便轻手轻脚地出了屋子,钻入太华轩西面的竹林,寻了个僻静之处打坐行功。

一时往事旧忆纷涌而至,飞花细雨般落入心海。

他坐在竹下,面上初还时晴时霾,待到后来,神情渐渐苍白凝重,直至一片灰败。

某个不知何时的夜,一个黛眉水目妖娆冶艳的女子悄然出现在他屋里,他叫她五姐姐,她言传身教,传援他一种叫做九鼎还丹诀的秘术,神魂颠倒中,她扒掉了他腰上的火红巾子。

天亮时分,一群人围住了他的屋子,其中一个空着双袖的中年男子逮住了他,撕开他腹际的衣衫,发现了藏于他脐眼内的不明物事,疾言厉色地怒斥他是妖魔遗孽,一个叫做妖狐玄玄子的后人。

最后,一个白发如雪的女子对他说,你不听我的话,说明你我缘分已尽,从这一刻起,你再不是我崔采婷的弟子。

模糊中,他看见她望着他的目光里满是伤心、痛惜与无奈……小玄猛然睁眼,但见周遭一片明亮,日光透过枝叶的间隙洒在脸上,原来已到了第二天午后。

他定了定神,思量忆起的诸般情形景物,只觉纷乱如麻迷惑不解。

“那白发女子是谁?为何说我再不能当她的弟子,难道……她曾经做过我师父?崔采婷……崔采婷……这名字怎么如此熟悉?”小玄怦怦心跳,细忆那白发女子的容颜声音,竟觉无比的亲近与温暖。

“那没了双臂的中年男子又是谁?为何一瞧见我腹间之物,便认定我是妖魔遗孽?妖狐……玄狐……师父、皇帝与牢笼里的那个妖妇似乎皆曾提及,说的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人?”他隐觉事关某件重大秘密,一阵心惊脉跳。

“这些事情显非小事,怎么师父却从未与我说起?莫非师父真有什么在瞒着我?”他思及此处,忽尔朕想起碧怜怜的警告之言,不禁疑窦丛生。

小玄痴痴迷迷心如潮涌,好一会才猛然惊省:“师父尽心倾力传授我神功绝学,更赠我宝剑屡次相救,又怎会害我!我怎么受那妖妇蛊惑,竟然怀疑起师父来了……该死!该死!”他一阵自责,又呆坐良久,方才起身,有些失魂落魄地朝竹林外走去。

小玄回到轩中,远远便瞧见了数人立在采华神木前,望着树指指点点,身上皆着内相服饰。

“小……少国师,你这是上哪去啦?可叫我们好等!”当中一人叫了起来,却是苗小见。

小玄微微一怔,朝他们走去,那几人便即迎上前来。

苗小见殷勤道:“邓公公来了呢。”为首一个内相稍欠身子,行了个礼,含笑道:“奴婢叩见少国师。”小玄定睛一瞧,认出是那日皇后遣来送贺礼的大太监邓斐,赶忙还礼:“不知公公过来,有失远接,想必久等了,望乞恕罪。”邓公公笑道:“还真等了好些时候哩,不过没见着少国师,不敢走呐。”小玄问:“公公今日过来,有何见教?”邓公公不答反问:“当日娘娘送来的佳酿,不知少国师享用了没有?”小玄欢颜道:“都喝光了,着实好酒,多谢娘娘厚赐。”邓公公瞧瞧他,笑容依旧:“少国师不是说要面谢娘娘吗,怎么一直都不见少国师过来?”小玄心中一凛,含糊道:“在下不知宫中规矩,生怕造次僭越,正思量该何时前往呢。”邓公公笑咪咪道:“既然如此,那就今儿吧。娘娘吩咐奴婢过来瞧瞧,看看少国师这会有无闲暇。”小玄只好道:“那就现下过去,还请公公引见。”邓公公悦色道:“这就对了嘛,娘娘倾慕少国师风采,这些日时不时提起哩。”“不敢。”小玄有些不好意思。

一行人便出了太华轩,上了马前往雍怡宫。

苗小见自然不能跟着,立在门口,眼中满是羡色。

“小见。”一个清甜的声音轻唤。

苗小见转头望去,见旁边树荫下立着一人,正是宫中歌喉数一数二的龚才人,赶忙迎上前去,哎呀叫道:“龚才人,啥时候过来的?”“才来。”龚真真道,“少国师这是要去哪里?”“去雍怡宫,皇后娘娘着人来请少国师。”苗小见毕恭毕敬答。

龚真真一阵沉吟。

“龚才人这是过来……”苗小见迟疑问。

“我过来瞧瞧少国师,不行么?”龚真真扫了他一眼。

“行行。”苗小见赶忙道。

龚真真眼珠子一转,忽道:“小见,前些日听梨儿说,你想去天宝苑那边瞧瞧是不是?”苗小见愣了下,有点着慌道:“我也就随口说说,当不得真的……”天宝苑乃迷楼上常设大型宴席之地,据说美仑美奂瑰丽极绝,苗小见常听别人说得天花乱坠,心中馋之已久,只是迷楼上禁地甚多,不容宫人随意走动,始终未得一见。

龚真真微笑道:“那边可好玩啦,哪天我悄悄带你过去要不要?”“当真?”苗小见有点不信。

龚真真点点头,道:“你机灵伶俐,做事又素来稳当,可讨人喜欢哩,要不就明儿吧,我带你过去耍耍。”苗小见心花怒放,口中乱呼来:“娘娘真好,日后若有差遣,奴婢定然妥妥当当的办来。”“正巧,有桩事儿要劳驾你呢……”龚真真笑吟吟道。

******************************雍怡宫位于迷楼东北方,占地极广,亭台如云,楼阁林立,与别处甚不相同,除了一派富丽堂皇的气象,又处处别具匠心,精致而大气。

一行人下了马,即见数名内相上前迎接,小玄随一行人进入宫中,沿途尽是雕甍绣槛,飞楼插空,穿过大大小小数道门,再又七转八拐,来到一座偏阁,自有宫娥奉座司茶。

过了一会,才见一个秀丽宫娥进来,神色颇为倨傲,衣饰也与别的婢鬟不同,众宫人纷纷行礼,却是皇后四个贴身侍女“簪、珰、镯、璧”之一的簪儿。

“簪儿姐,娘娘起来没?”邓公公笑咪咪问。

“还在睡着呢,不过娘娘吩咐,少国师到了就叫醒她,婢子这就去禀报。”簪儿道,掠了眼小玄,便转身出去了。

“那……就请少国师在此暂候,咱家还有事情得去办。”邓公公对小玄道。

“公公请便。”小玄忙应。

邓公公行了一礼,率人出了阁子。

小玄坐在阁中等待,过了半天,却不见皇后动静,心中不觉有点着急起来。

他瞧瞧左右,见两个在旁侍候的小宫娥面无表情,不似能问到消息的人,只好继续等待。

谁知茶冷了换热的,热的又凉掉,依然不见皇后人影。

“请问姐姐……”虽然跟前的小宫娥年纪明显比自己小,但在外称人大总没错,小玄拱手道:“不知娘娘何时过来?”“回少国师,娘娘怕热,每每午睡起来,便要沐浴一番,这会也该差不多了,还请少国师耐心等候。”那小宫娥口齿伶俐的答。

小玄微微一怔,只得按住性子,心道:“人家可是当今皇后,架子大些也属寻常。”然而,又等了许久,茶换了一盏又一盏,依然不见有人进来。

小玄积了一肚子的水和气,思量道:“这算什么!明明着人来召我,自个却又磨磨蹭蹭姗姗来迟,拿我寻开心是么……啊呀,皇后莫不是要为她兄弟出气?”他心气甚高,素来吃软不吃硬,想到此处,恼意渐渐升腾。

“娘娘既然不便,在下改日再来!”小玄怫然立起,忍耐终于到了极限。

两个小宫娥慌了,正要相劝,却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啦来啦,少国师就那么着急么?人家方才睡醒,总不能未经洗漱就跑出来见人吧。”小玄转头望去,见一群大小宫娥簇拥着一个丽人进来。那丽人身着一件大袖宽领纱罗衫,丰乳轻掩,锁骨半露,裸处肤光胜雪,白晕晕地晃人眼睛,但最夺人却是那双湛然有神的凤目,只轻轻一扫,便自侵人心魄。

小玄心中一凛,虽然未见凤冠大绶,也知来人便是当今皇后,赶忙立起行礼:“小人叩见娘娘。”皇后走他跟前,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这才笑道:“当日天武殿上,便见少国师风采过人,今儿近瞧,更是器宇非凡哩。”“娘娘过誉。”小玄被她盯得心头生悸,不觉间耳根微微烧热。

“听说我那兄弟在天武殿输了赌斗,心里不服气,后来又跑到少国师的庆功宴上生事了?”皇后道。

“没有没有,国舅爷来与小人助兴,更添热闹哩。”小玄委婉应答。

“少国师年纪轻轻,却甚有肚量呢。我那兄弟就是个魔星,平日家里宠惯了,在外边便没了规矩。”皇后道。

“国舅爷爽朗豪迈,乃性情中人。”小玄见皇后言语随和,先前的火气不觉消了大半。

“还好碰上了个制得住他的……”皇后笑吟吟道,妙目在男儿脸上一转,“少国师不但机关术厉害,武技也高强呢,想来已尽得迷妃的真传啦。”“不敢。”小玄垂下眼。

“说起来,本宫也喜欢机关术呢,不时摆弄摆弄哩,今儿少国师来了,可要指点指点。”皇后道。

“在下所知微末,岂敢胡乱指点。”小玄忙道。

“都夺了魁还这么说,少国师糊弄人哩!”皇后娇声道,竟有那几分小儿女之态。

小玄心头微慌,掠了眼旁边,却见众宫人皆神色如常,料想皇后平日里便是这等做派。

“总之,少国师今儿来了,便不能吝啬本事啦。”皇后又道。

小玄不知如何应答。

“来,我带少国师去瞧瞧本宫的收藏。”皇后忽道,说完转身就走。

小玄只好跟着。

一行人便出了偏阁,沿条长长的抄手游廊来到另一座双层大阁楼前,阁上悬着块匾,书著“仙萃阁”三个大字,阁门早已打开,皇后率先行入,身边只随一个宫娥,正是先前见过的那个簪儿,余者皆立门外。

小玄瞧瞧左右,迟疑了一下。

“少国师快来哟。”皇后转过身来招手,瞧见小玄的神色,又道:“这里边收藏着仙家的东西,不让寻常人进来的。”小玄迈步进阁,只一眼,便即怔住,原来阁中藏放着许多机关,形形色色大小不一,且形貌完整,显然皆为成品,粗略估判,怕是有近百只之多。

“这些机关,乃各地进献的,但大多是天机岛所出,乃卜国师送与本宫的。少国师瞧瞧,可还入得法眼?”皇后笑吟吟道。

小玄仔细瞧去,见那些机关大多为飞禽走兽状,无论形貌与材质,俱与他从巨竹谷带出来的那些竹木机关甚不相同,几乎都是金铁所造,瞧去刚强厚重充满力感,细处却不失工巧精密。

“到底怎么样嘛?”皇后又问了一声。

“着实高明。”小玄由衷道,心中甚馋,却不敢细瞧,生怕有窥探别派机关之嫌。

“没哄人么?”皇后转过身去继续朝前走。

此时两人甚近,又无宫人阻隔,小玄心头突地一跳,目光骤给吸引到她的腰下去,只见那里乍然耸翘,裳裙绷得极紧,竟是无比的腴肥圆滚,万分惹眼。

印象里,好像还没一个女人的这个地方能如此挺翘肥美。莫说龚真真和罗可儿,便是身段凹凸玲珑的唐淑妃,此处也远远不如。

“其实我也不大懂,国师说,这些都是天机岛上的精品,看来没有骗我。”皇后边说边走,穿行过一只只姿态各异的机关,来到一条楼梯前。

“国师竟然送给她这么多机关,这手笔也真够大的……”小玄心中嘀咕。

“楼上还有一些更好的,我们上去瞧瞧。”皇后抬步上了楼梯,蛇腰扭动,翘臀摇摆,就在男儿前边勾魂夺魄地颤晃荡漾。

“这么细的腰,怎么却连着个如此之大的屁股,糖妃身子要比她丰满,却也没这么夸张……”小玄目瞪口呆,迷迷糊糊地跟着上了楼梯,眼睛如铁遇磁石般给紧紧吸住。

在前侧帮皇后拎裙的簪儿忽然回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小玄面烧耳热,赶忙垂下眼去。

到了楼上,见藏放的机关少了许多,但却奇形怪状,有的甚至看不出模仿的是何物事,然只稍略一瞧,便知要比楼下那些更加精良。

“这些又如何?国师说,这几只可是天机岛的顶级机关呢。”皇后雍容道。

“高明高明,只这外边的线条做得如此流畅,便已是十分不易。”小玄赞叹道,他酷爱机关,瞧得眼热,只恨不得能立刻拆开一只瞧瞧内里乾坤。

“来,瞧瞧这个。”皇后走向屏风,来到一只巨大的周身散泛着暗青芒彩的机关前。

小玄仔细辨认,迟疑道:“这是辆车子?”“正是。”皇后道。

“好威风的车子!”小玄深吸了口气,见那车上架炮悬弩,六只车轮轴心皆横生利刃,周身丫丫叉叉满是兵器甲盾,极是凶险慑人。

皇后抬手拍了拍悬在车沿的一架大弩,道:“这车子叫做雷电神行。卜国师说,天机岛之所以造它出来,为的是能与另一个机关名门巨竹谷所产的虎蛛战车一较高下。”“犀利犀利!这车子可攻可守,到了战场上,定当所向披靡。”小玄赞不绝口,心中悄忖,这车子乃冲锋陷阵的利器,国师怎么送她这样的东西?

“那日在国师府中瞧见,本宫一眼就喜欢了,国师初时还不肯给哩,人家好不容易才讨到手的。”皇后娇声道。

“你一个皇后,要这东西干啥?难道这女人跟男子一样喜欢舞枪弄剑打打杀杀?”小玄默不吭声,心里却直犯嘀咕。

“这车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更可日行千里,只有一样甚是遗憾,就是……”皇后停了一下,方才接道:“它不会飞。”“如此已是十分了得啦,天机岛的机关术果然……”小玄应。

“可是人家想要能飞的。”皇后截住道。

做人可不能太贪心呐,小玄只陪着笑,哪敢把肚子里的话说出来。

“本宫听说……”皇后凤目一抬,望向小玄:“迷妃就有辆会飞的车子,叫什么来着……对,叫做云水宝车是吧?”小玄怔了下,但见她连名字都说出来了,不好隐瞒,只得点头应是。

“你既是迷妃的徒弟,机关术又在仙灵大会上力压群仙,那就来帮本宫把这车子改造一下,让它也能飞起来吧。”皇后道。

小玄愣住,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少国师不肯?”皇后盯着他。

“不是不肯,是办不……”小玄两手一摊。

“那就是答应喽。”皇后转过头,对簪儿道:“待会你便去吩咐下边那些人,从今日起,少国师可以随意出入雍怡宫,这仙萃阁少国师啥时候来就啥时候开,还有,少国师需要什么材料工具,皆唤人去内库支取,不许怠慢。”簪儿面上微露诧色,望望小玄,应了声“是”。

“等等,这个小人着实办不到啊。”小玄急忙道。

皇后转回脸盯着他,目光闪闪。

小玄心里发毛,硬着头皮道:“我师父那辆云水车可不是机关,乃由异兽牵拉,方能跨海飞空。”“不信,那几头怪兽分明就是机关。”皇后道。

“真不敢欺瞒娘娘,那几头怪兽叫做猼訑,乃海外奇兽,绝非机关。”小玄道。

“当真?”皇后问。

“当真。”小玄应。

“既然如此,少国师就用冠绝群仙的机关术帮本宫改造一下,让这辆车子能飞起来。”皇后道,语气笃定不容置疑。

“这个……真没办法。”小玄使劲想了想,隐约记得团扇上似有记载车子一类的机关,只是不晓得能不能飞,然而他真不愿意大费工夫来讨好这个皇后。

俗语说伴君如伴虎,料想皇后也是不好惹的。

“少国师在敷衍本宫!”皇后嗔道。

“小人岂敢。”小玄心头一紧。

“好吧,少国师既然不愿意,那便罢了。”皇后道。

小玄松了口气。

皇后面色一沉,倏地抓起车上一把长矛,闪电般朝他刺去。

小玄大吃一惊,万料不到皇后突然动手,所幸他修为不弱,反应极快,当即朝旁一纵,瞬间躲闪开去。

“星火飞溅?”皇后娇喝一声,玉臂夹矛一记横扫,追击小玄。

那矛乃车战之用,十分粗长沉重,娇花弱柳的皇后却举重若轻,也不知哪来的力气。

“竟是修炼中人!”小玄心中生诧,斜里一走,再度避开。

“你怎会太乙玄门的身法?”皇后边攻边问,双手擎矛或挑或点,或搠或砸,竟然行云流水,架势十足。

“太乙玄门?”小玄心头茫然,如何答得上来。

皇后连攻十余招,皆无成效,黛眉一轩,左手松开长矛,却是捏了个印法,忽见一条淡蓝的水光绕躯盘旋,蛇腰一拧,身法骤起变化,忽前忽后,突东突西,飘幻有如烟波,手中长矛跟着花飞雪舞疾捷如风。

小玄登感吃紧,心中暗惊:“皇后竟有这等身手,好邪门的身法!”皇后越攻越急,招式也越来越凌厉,淡蓝的水光绕臂而上,注入矛身,矛尖锋芒吞吐,逐人而噬。

小玄东躲西避,却始终无法摆脱攻击,一时险象环生,急迫间,悄提真气,北溟玄数随念而生,刹那间灵光蕴目,真华盈心,眼中的皇后立时慢了下来,一招一式,无不瞧得明明白白。

皇后依旧猛攻,然却再也沾不着小玄一角衫带。

小玄好整以暇,只避不攻,游走间还能偷空瞄上皇后那充满劲道的翘臀两眼,但见扭晃间荡起道道惊涛骇浪,无比养眼勾人。

皇后接连击空,心中暗诧,攻势渐渐缓慢下来。

在旁的簪儿玉腕轻抖,一道宝蓝色的细长法符从袖内滑了下来,悄悄地扣在手里。

“哎,斗不过你,不打啦。我那兄弟没撒谎,少国师的武技果然也十分了得!”皇后将矛朝旁一丢,“哐啷”抛在地上,竟是神闲气定,发丝都未乱一根。

“不敢。娘娘才是高人,委实佩服。”小玄收势立定,抱揖谦应。

“你就别假惺惺啦,本宫这点三脚猫的功夫,怕是要叫少国师笑掉牙啦。”皇后优雅地拍了拍手。

小玄微笑不语,心中却暗自生懔,回想先前交手,竟没看出对方深浅,如非修习了北溟玄数,结果还真不好说。心忖道:“听人说皇后乃皇朝四大梁柱之一卫国公扈鉴堂之女,而四大梁柱皆师从异人,莫非这娘娘的武技,亦如糖妃一般,乃是出自家传?”皇后若有所思地瞧了瞧他。

小玄笑容依旧,沉静如水。

“对了,那边还有样极好的宝贝。”皇后忽指了个地方。

小玄循指望去,见车旁不远处,摆放着一只长方形箱子,箱上镶缀满奇珍异宝,光彩夺目。

“这个才是天极岛真正的顶级机关,少国师肯定喜欢。”皇后道,“你且打开来瞧瞧。”“箱子已如此,里面的东西怕是非同小可。”小玄心道,蹲跪下去,勾住把手,轻轻一提,却没打开。

“皇后是要考校我的机关术么?”小玄悄忖,仔细打量那只箱子,琢磨了须臾,再度去试,谁知摸索了半天,依然无法打开。

“哎,门道半点没摸着,手法完全不对。”皇后道。

小玄脸上微微一热,心下自我解嘲:“小爷就根本没学过机关术中的开锁与拆解法门,打不开也没啥奇怪。”“本宫就教下你吧,开这箱子其实极易,你瞧,箱子上边不是有两颗眼睛状的蓝石头吗?你须两手按住,再同时用力压下去。”皇后笑得异样温柔。

“原来如此,我说那两颗眼睛怎么如此古怪呢……”小玄心道,遂将两手按住宝石,依言压下。

孰知奇变遽生,只听啪啪两响,双腕已给一对自箱面跃起的手铐锁住,几于同时,腰上骤然一紧,亦给一只突然弹出的粗大铁枷扣住,电光石火间整个人给牢牢的固定在箱子上。

皇后咯咯娇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簪儿也在一旁掩嘴坏笑。

小玄又惊又诧,挣扎了几下,竟感真气灵力一概提不起来,身上只余寻常力气,又如何挣得开那比金铁还硬的锁铐与铁枷。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