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五集 蛊祸
第八回 绝境

云水车给大风推出十数里外,调头再度飞回,方才来到寻木跟前,小玄猛然立起,惊叫道:“快过去!”

红叶几乎与他同时望见:一条婀娜身影正从高空急速坠落,依稀就是武翩跹的身影。

眼见救应不及,小玄突从车上掠出,正是短距离内如意五行中速度最快的移形术“星火飞溅”,然而仍晚了一瞬,武翩跹已经结结实实地坠入寻木的树冠内。

小玄心胆俱颤,跟着一头扎入浩如烟海的枝叶之中。

武翩跹浑身脱力,急坠中在枝木间接连磕碰,此时她经脉已伤真灵乱窜,身上没有半点护体真气,每一下撞击都是雪上加霜,万幸的是几经拦绊,下坠之势稍得减缓。

小玄从枝叶中疾窜而出,长臂一兜,捞住了了她的枊腰。

“师父!伤着哪了?”男儿急唤。

武翩跹闭目不言,嘴角溢血,粉额侧倾软软地靠在他肩上。

猛听顶上沙沙大响,小玄抬头望去,只见巨狰一头接一头地从枝叶中钻出,数目比之前多了数倍,不禁倒吸口凉气,赶忙抱着武翩跹朝斜下掠去。

狰群咆哮追来,那双角老妇的身影也出现其中。

小玄朝枝梢逃去,远远瞧见云水车飞来,口中急发啸声,示意自己的位置。

红叶盯着狰群聚集的方向,早已判断出他们的大致所在,这时听见啸声,很快便瞧见了抱着武翩跹飞奔的小玄,急忙驱车过去。

小玄疾提真气,飞身从寻木上纵出,落入云水车中,叫道:“快走!”

红叶即扬长鞭,驾车朝上飞去。

双角老妇望见,立时飞上空中,手中布袋大张,但见毒瘴如蟒涌出,遍空狂舞,顷刻便封堵住了整个虞渊谷的上空。

“往下边去!”小玄轻喝,这才将武翩跹放入座中。

红叶急忙按下车头,驾驭五头猼訑朝谷底驰去。

狰群穷追不舍,纷纷顺着寻木往下奔窜。

小玄抬头望去,见寻木上攀满巨狰,粗略估判怕是多达数百头之众,心中惊忖:“此时师父与薄野烈皆受重伤,我仗着神骨宝剑或许能敌住那么二、三十头,数百头那是无论如何都吃不消的,这可如何是好?”

他转头去看武翩跹,见她衣裳早已给枝叶刮破多处,肤上或青或淤遍体鳞伤,只是手中依然紧紧地捉握着聚宝剑。

小玄心中大疼,猛然发现她面上黑气密布,心中一跳,赶忙用指搭住她腕关,立刻发现麻烦大了:在她体内,真气与灵力俱在狂奔乱窜,有些竟游走于经脉之外,赫是典型的走火入魔之象,这一惊非同小可。

红叶回头问:“娘娘怎样了?”

小玄怕她惊慌,只道:“娘娘有我照料,你安心驾车,我们先摆脱敌人要紧!”

他从如意囊中取出许多疗伤丹药,正想喂武翩跹服下,却见她用剑鞘撑着似要起身,赶忙扶住,诧讶道:“师父,你身上有伤,还是躺着为好。”

武翩跹摇了摇头,在小玄的帮助下费了极大的气力方才盘膝坐好,两手结印,闭目调息。

小玄见她尚能运功疗伤,心中稍定,然见她脸上黑气愈来愈重,心又悬了起来。

这时云水车已飞降到谷底,贴地飞驰,此时天仍未亮,谷底浓瘴弥漫,数丈外几乎不能见物,所幸猼訑极具灵性,在漆黑中飞奔,速度并未受到多少影响。

“停!”小玄突然低唤。

红叶赶忙将车刹住,惶惑道:“怎么了?”

小玄紧盯着前方,静静提起神骨宝剑。

红叶心中一阵紧张,睁大眼睛却仍什么都瞧不到,突闻一声暴吼,一头巨狰猛地从浓雾中纵出,扑在了五头猼訑身上狂噬狠咬,五头猼訑立时乱做一团,拚命地挣扎嘶鸣。

小玄剑出如电,在巨狰身上刺出几个血窟窿,巨狰摔跌下地,却听又几声吼叫传来,似在前方不远之处,遂对红叶道:“调头,走!”

红叶猛甩长鞭,调转车头,急驰而去。

小玄立在车上提剑戒备,眼角忽然瞥见一头猼訑奔走间身躯在晃,定睛瞧去,不禁吃了一惊,原来那头猼訑颈侧给咬了个大洞,鲜血正泊泊而出,染得胸腿皆赤。

此际前方又传数声咆哮,正是巨狰的叫声,红叶只好再度调头,驱车朝另一个方向奔逃。

接下吼叫声四处响起,谷中似乎到处都是巨狰,云水车只好不停地调头转向。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时,那头受伤的猼訑脚下倏地一个踉跄,扯得其余四头跟着一齐趔趄,险将车子掀翻,此后磕磕碰碰,车子跑得越来越慢,而周围的吼声则越来越密,听起来也越来越近。

武翩跹猛地呕出口血,身子一歪,由盘坐之姿缓缓倒下。

小玄大惊,赶忙去扶,口中连声呼唤,武翩跹只是闭目不答,间又呛出几口血来,却是身上经脉受损过重,一时无法修复,自然也就无法将溃堤的浩瀚真灵重新纳回正轨。

红叶不住回头,面无血色。

几头猼訑忽尔飞起,脚下悬空,小玄忙中望去,见底下一片漆黑,原来是某棵已被盗走的寻木遗留下的大坑。

他心中灵光一闪,对红叶道:“我们到底下去!”

红叶犹豫了一下,终在黑咕隆咚的大坑与紧追不舍的猛群之间选择了前者。

云水车徐徐下降,小玄运提真气,每隔片刻便发出朵徐徐燃烧的火莲用以照明,沿途遇着根须滕蔓阻拦去路,便用剑削断挑开。

他一手提剑,一臂扶抱着武翩跹,见她时不时就呕出口血来,心中忧急如焚。

在快要到达坑底时,两人在坑壁上发现了道长长横沟,凹进去约两丈深浅,遂将车子驶进去,躲藏其内。

沟里极是局促,云水车需要打横方能塞入其中,上下仅四、五尺高,人在车上无法直立,而且十分冰冷潮湿,到处滴淌着水,与先前在寻木上的舒适可谓天渊之别。

好在此处离地面约三、四百丈,加之坑中残存着许多寻木的巨大根须,与藤蔓等物纵横交错层层掩覆,甚是隐蔽。

两人细听上方动静,没再听见巨狰的吼叫声,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小玄从坑壁上扒下一截根须,用离火诀烤干点燃,插在壁上,急忙去看武翩跹,见她满面黑气,已完全陷入昏迷之中,慌忙同红叶从各自的法囊里翻出许多丹药,却见当中大多是疗伤、解毒或培元养气之用,并无一种是针对走火入魔的。

两人一筹莫展。

红叶抱着武翩跹,眼圈发红,几要哭将出来。

小玄心乱如麻,见女孩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欲要出言安慰,却又无话可说,就在此刻,突感腹内再度刺痛起来,似有什么小怪物在偷偷啃噬内脏,当真焦头烂额。

“你身上难受么?可是受伤了么?”红叶问,眼睛朝他身子上下打量。

“没有啊。”小玄忙舒眉头,放开捂住腹部的手。

“可是你脸色好难看。”红叶疑惑道,已隐隐瞧出他身上哪里不对劲,心中愈慌。

“别乱想,我好好的。”小玄张开手臂,故作轻松,猛地心中一动,却是想起了前日在竹林里运功时见到的幻象,当中有个丽若仙姝的女子将一颗珠子系在他脖子上,依稀记得她说:“无论受了多严重的伤中了多厉害的毒,只要一息尚存,便能吊住魂魄……”

他立马摸了下胸口,果然那颗龙眼大小的珠子还在,不知怎的,心里竟对那个不知是否当真存在的女子异样信任,思忖道:“眼下别无他法,只有信此一回了!”当即将珠子摘下,用齿咬破,再用手轻轻捏住武翩跹面颊,迫开檀口,将藏于珠内的一滴丹液倾入她口中。

“这是什么?”红叶讶问。

小玄不语,只密切注视着武翩跹的反应。

“到底是啥?若是走火入魔,怎么可以胡乱用药……”红叶急道,话音未落,便见武翩跹眼皮一颤,竟然缓缓睁开了。

两人惊喜交加,连声轻唤。

武翩跹挣扎欲起,两人赶忙扶她起身,武翩跹不言不语,再次盘坐结印,运功调息。

过没多久,两人见她面上的黑气明显淡去了些许,心里皆暗暗欢喜。

小玄心神稍安,便去察看薄野烈的伤势,想起那头被巨狰咬伤的猼訑,忙又取了外用的伤药,下车去为之敷填包扎。

他忙了一阵,回到车上,见红叶嘴角含笑,之前的惊慌愁困已一扫而空,自己也觉开心。

“娘娘似乎好些了。”红叶在他耳边轻声道。

小玄点点头,小声道:“你伤口怎样了,痛不痛?”

“不痛。”红叶答,又道:“适才那颗珠子里边藏的是什么,一定极其珍贵吧?”

“我想不起来了。”小玄苦恼道,神色黯然。

红叶早已听说他身上中了某种令人失忆的邪术,秀目乜了乜,忽然伸出柔荑轻轻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你放心,娘娘识得百家术数,一定能找到办法的。”

小玄心头一暧,道:“你累不累,要不要眯会儿?待师父再好些,我们就设法出谷。”

红叶半晌不语。

小玄心中奇怪,正要说话,忽听女孩小小声道:“那你这里借我一下。”说完螓首便歪了过来,靠在自己肩头。

他心中一跳,装作若无其事,只僵坐着不敢动弹。

过没多久,便听女孩呼吸均匀,竟然真的睡着了。

小玄松了口气,忽感靠在肩头的螓首一滑,就要朝前溜去,赶忙一臂扶抱住女孩肩膀。

红叶疲倦之极,此时睡着即舒又暖,迷糊中娇躯蹭了蹭,又往男儿怀里钻进一点。

小玄一阵心猿意马,眼睛不觉落到女孩那因衣襟破裂而露出的粉肩之上,但见嫩滑细白,煞是可人,视线稍微前移,便又瞧见了女孩子那纤巧秀丽的锁骨,心中一阵乱跳,蓦地警省,慌忙收回目光。

然而藏于他体内的阴阳蜱却不肯善罢甘休,除了不时在某处叮上一口,还暗地里大肆折腾,闹得他欲焰如炽苦不堪言。

突然间,数声咆哮传来,声音虽然不大,却于静谧的夜里十分清晰。

红叶惊醒过来,见男儿正蹙眉聆听,讶道:“它们追来了?”

“不知是不是路过,此处极其隐蔽,照理不会发现我们……”小玄轻声道。

然而叫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频密。

小玄忽然想起一事,目光朝那头受伤的猼訑望去。

红叶顺着他的视线瞧去,反应极快:“不会是它一路留下的血迹将它们引来的吧?”

“只怕是。”小玄苦笑,转望向武翩跹,见她纹丝不动,面上的黑气比之前又淡了几分。

这时叫声越来越近,而且此起彼伏,渐渐交汇成一片,巨狰的数量显然多得惊人。

“它们下来了。”小玄沉声道。

“怎么办?”红叶惊慌起来,将剑抄在手里。

“这要紧关头,倘若师父再受惊扰,当真要走火入魔了……”小玄望着武翩跹,心中千回百转迴。

红叶娇躯轻颤,脑子里尽是狰群迎面扑来的画面,只觉肩际的伤口一阵剧痛。

小玄悄叹了口气,挪到武翩跹跟前,轻唤道:“师父。”

武翩跹徐徐睁眼。

两人四目相交,小玄微微一笑。

武翩跹凝视着他,缓缓摇了下头。

小玄转身,提起神骨宝剑,对红叶道:“照看好娘娘。”

“你……做什么?”红叶惊道。

小玄已翻身下车,朝沟外走去。

“别去,也许它们找不到这里!”红叶急唤道。

小玄回首,朝她微微一笑,脚步却未停,突地一跃而起,消失于女孩的视线中。

“回来!外边没有九叶甘华,你撑不住的!”红叶大喊,泪水几要夺目而出。

************************************************

小玄运提真气,身子徐徐上升,手中的神骨剑亦渐渐变赤,染上了一抹血似的暗红。

一头头巨狰正沿着残存坑中的根须攀爬下来,密密麻麻地遍布坑壁。

小玄一冲而上,手起剑落,将一头巨狰劈去半边肩膀,周围的巨狰咆哮着朝他扑去。

坑中犹如掀起了怒潮,一番激战。

小玄将快便陷入了重围,寻木遗留的坑本不算小,但过百头巨狰堆挤其中,便显得有些狭窄了。

他于纵横交错的根须间左冲右突,只觉前后左右到处都是巨狰,獠牙利爪从四面八方袭来,渐感吃力,忙中瞥见仍有几头巨狰在朝坑底张望,遂飞身过去,拚着身上挂彩刺倒其中的两头,这下终于彻底激怒了狰群,坑中所有的巨狰都朝他扑去。

如此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小玄突然发现一只个头明显比同类要大上近半的巨狰,倏一个“星火飞溅”疾纵过去,正落其背,手中宝剑朝下一刺,深深扎入了巨狰的大屁股,巨狰吃痛,一阵剧烈地上抛下跃,欲将身上的敌人掀落,小玄只是紧紧抓牢其尾,不时照其臀部补上一剑。

巨狰怒极,狂奔乱窜,所到之处,其它巨狰纷纷走避,坑中登时乱成了一锅粥。

小玄觑见已近坑口,真气疾提脚下一蹬,趁乱朝上掠去。

几头巨狰猛扑过去,在他身上抓出几道伤口,却已无法将之拦下。

小玄终于从坑中逃出,只是身后跟着一群穷追不舍的巨狰,为首一头怒极欲狂,正是被他连扎了几下屁股的那只。

他于黑暗与浓雾中起伏纵掠,身后的狰群也高高低低地疾奔,每一头巨狰皆有足够的力量与敏捷,树木、大石与沟壑全都无法阻滞它们半分。

小玄始终无法摆脱,却还在担心它们返回坑中,一路高声呼啸,生怕哪头跟丢,是以一人拖着数百头巨狰在谷中飞奔,煞是壮观。

忽闻一串怪笑,前方数条巨大的黑影卷来,小玄闪避不及,一头撞入其中,即时衣发俱扬,双目不能视物,鼻口给如同实物的恶臭灌入,登时眼花头晕几要窒息,他心知不好,手中宝剑朝前猛然刺出千百剑,正是诛天剑诀中劫部的杀招“万重劫”。

此招犀利非常,乃以变化见长的诛天剑诀中罕有的以暴以快制敌之招,若是有谁在前,身上必定千疮百孔。

然而并无多大动静,小玄拚力睁眼,在模糊的泪水中看见了敌人,原来远在七、八丈外,正是那个在空中大放瘴蟒的双角老妇。

经此一阻,狰群便已蜂拥追至,小玄再次陷入重围,又是一番激战。

“那个小贱人呢,藏哪里去了?”双角老妇嘲似笑道:“你一路大呼小叫,为的便是想要引开追击吧。”

小玄奋力迎敌,此处恰是空地,无险可依,无巧可取,招架得异样艰苦。

双角老妇忽然轻咦一声,心中诧讶:“这小子结结实实地挨了我的毒瘴,怎么还能支撑如此之久?”

殊不知因机缘巧合,小玄吞服过一颗骊珠,乃化外仙龙所遗,受千万年癸水精华滋养而成,能辟污垢万毒,是以挨了她的毒瘴只晕不损。

小玄并不知晓自己的幸运,正疲于跟狰群的应战,身上接连挂彩险象环生。

几百头巨狰层层将之困住,围得水泄不通。

“要是把大宝带来就好了,如能召唤出一支精怪大军,说不定还能支撑一阵!”小玄心中懊丧,饶他向来乐观不屈,此际也不禁渐渐绝望。

“师父她们不知怎么样了……”他只觉疲惫之极,反应稍钝,背后猛地遭到一记雷霆万钧地撞击,整个人朝前扑去,神骨宝剑脱手飞去。

这一撞痛彻心腑,他仰起脖子,方才呛出半口血,后脑勺就被一只巨足狠狠踏住,即时脸面朝下陷入土中,另外的半口血登给迫得咽了回去。

眼前一片黑暗,剩下的感觉已经不多,除了痛疼,便是窒息。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