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五集 蛊祸
第六回 重兵压境

“这等厉害,那他到底叫什么名字啊,师父不能说,难道连师弟也不能说?”小钩子步步紧逼。

“说不得说不得,一说你便晓得是哪个了。”狮子精摇头道。

小钩子终于完全肯定这厮是在吹牛,反正心思也不在这里,脸上却笑得越发甜蜜:“不知大哥修习的是何法门?”

“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移星换斗担山赶月,皆略通一二。”狮子精一本正经道。

“不吹会死啊!”小钩子心里冷笑。

“总之吾之所学,乃那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狮子精继道。

“这等犀利?大哥真乃绝世高人矣!”小钩子居心叵测地继续吹捧,连自个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个嘛,俺在师门当中,也就算是个寻常造诣。”狮子精哈哈笑道。

“来,咱们边说边饮,奴家敬大哥一碗!”小钩子见划拳猜枚占不到便宜,便调整了策略。

狮子精爽快举碗,两人对干一碗。

小钩子笑靥如花,心忖以自个千杯不醉的酒量,如此一对一的换,焉怕灌不倒你!

“大哥,你师弟一根棒子打遍天上地下无敌手,本事多半很大,你是他的师兄,定然更加了得。”小钩子又举酒碗,拐弯抹角道:“以你这等修为,为何却甘心屈尊于此,做一个小小的牢头?”

狮子精却把酒碗放了下去,一声轻叹,不吭声了。

“到底啥原故嘛?喝呀。”小钩子把碗送到他跟前轻磕了下。

狮子精缓缓道:“俺之所以留在这里,其实是因为一个人。”

小钩子若有所悟。

狮子精继道:“若非那日在虚照境遇见她,俺也不会跟到这来。”

“啊,晓得啦,大哥原来是为情所困!”小钩子笑了起来。

狮子精拿起碗,饮了一大口酒。

“那她知道你喜欢她么?”小钩子问。

“不知道吧……人家正眼都没瞧过俺一下。”狮子精无比落寞道。

“她在这里么?大哥为啥什么不把心意告诉人家?”小钩子笑道。

“俺……俺……”狮子精欲言又止,终道:“还是这样子好啦,俺就待在这里,时不时还能瞧见她。”

这家伙还挺情深意重哩,小钩子瞧了瞧他,忽道:“大哥叫啥名字,好不好告诉奴家?”

“师南生,这名字是老师给俺起的。”狮子精答。

小钩子默念了下,妩媚道:“奴家叫小钩子,我娘娘起的。”

狮子精哦了声。

“来来来,喝酒喝酒,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咱们再干一碗!”小钩子拎起酒坛,心底打着小算盘,又为他斟上满满一碗。

两个饮了一碗又一碗。

“师大哥,你咋一点都不提防人呢,难道就不怕人家趁机跑了么?”小钩子斜睨了狮子精一眼,妖媚入骨地举起酒碗,心忖酒都这么多了,这呆子差不多该入彀了吧。

“跑不了。”狮子精举碗与她碰了下,一口干了,乜着眼笑道:“俺知道你就是想灌倒我开溜,不过没啥用的。”

小钩子目瞪口呆。

“你瞎猜!这里有得喝,有得耍,人家才不想离开呢!”小钩子强笑道,“来来来,咱们继续猜拳耍子!”

于是两个大呼小叫,卷起袖子又再划起拳来。

无数轮后,小钩子醉态撩人地半趴桌上,输得连样子都没了,一身媚态尽抛九霄云外。

狮子精笑眯眯地瞧着她。

小钩子猛地一拍桌子,老羞成怒道:“怎么可能老是你赢,到底有没有跟姑奶奶出千!”

“俺喝酒赌斗从不耍赖。”狮子精安之若素,笑得十分和蔼可亲,“这样吧,俺也着实渴了,接下来无论输赢,你喝一碗,俺便陪你干两碗!”

“原来这家伙是头大尾巴狼!”小钩子险些崩溃,若非气脉被封,便要暴起杀人,气苦间猛见狮子精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三条人影,最前面的是个女子,容颜绝丽,五官犹如隔着水波,竟然在奇异地缓缓变幻着。

小钩子呆了一呆,险些失声。

那绝丽女子朝她诡秘一笑,竖指唇前。

狮子精闷哼一声,一把细薄如柳的钩刃无声无息地切入了他的脖子。

“狄将军,快救我!”小钩子惊喜交加地唤。

原来那绝丽女子正是七绝界七将军中武技第一的三首邪姬。

狮子精猛从椅上弹起,捂着脖子朝旁跌退。

三首邪姬轻咦一声,人已鬼魅般跟了上去,手中长短双钩疾如电掠,却皆削中狮子精的残影。

狮子精东躲西藏,身形步法一变再变,竟是异样精妙,然而要害受创,怎样都无法摆脱追击,两把钩刃犹如附骨之蛀,始终不离他身子半寸。

双方一声不吭,各自诧讶对方的身手,直至这时,牢内的几个机关枪卒方才反应过来,纷纷提枪冲上,三首邪姬双钩抽空轻挥几记,几个枪卒便散架般垮了一地。

狮子精趁隙朝前一扑,身子突然倏矮,人已变做头通体斑纹的花豹疾蹿出去。

三首邪姬稍微一怔,手中钩刃却半点没有迟疑,依旧如影随形地紧贴花豹。

花豹猛然朝旁一滚,竟又变成了只灰毛大鼠,拖着颈部不断淌出的鲜血四下奔窜。

“竟识变化之术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昏暗中响起。

牢中几人皆俱动容,小钩子更是瞠目结舌。

三首邪姬娇躯一拧,缠挂腰间的一对流星飞锤疾甩而出,电光石火间追上了灰毛大鼠,将之砸了个跟斗,灰鼠滚入屋角,突尔不见了踪影。

“哪里去了?”小钩子叫道。

三首邪姬垂目静立,凝听周围动静。

小钩子心中怦怦乱跳,忽然发觉自己竟然在悄盼那个狮子精能够就此逃脱。

“上边。”苍老声音再度响起,瞬见一团暗黑紫焰凌空飞过,在屋梁上炸开,映亮了一只鬼鬼祟祟的蚊子,蚊子拖拽着星点紫焰疾掠向牢房高处的一个窄小的通风口,三首邪姬厉喝一声,流星飞锤电般击去,将通风口砸个稀巴烂。

小钩子心都提到了嗓眼上,好一会方颤着声问:“截住了?”

“逃掉了。”苍老声音道,燃着暗黑紫焰的手映亮了他的样子:一个柱着法杖的紫袍老者,赫是七绝界六大长老中的首座长老卜木司。

“卜长老!”小钩子低呼道。

三首邪姬怒容满面,她突袭得手,占尽先机,却还让猎物逃之夭夭,于她而言,可谓奇耻大辱。

“妖圣门人果然了得,麾下卧虎藏龙,一个小小的牢头竟有如此能耐,无怪怒天败得如此之惨。”卜长老缓缓道,手上的紫焰徐徐熄灭。

就在此刻,他身边之人从昏暗里走到灯火前,摘去面纱,但见黛眉水目身段惹人,不是碧绮绮是谁。

“小姐!”小钩子惊喜呼道。

“我娘在哪?”碧绮绮沉声问。

“娘娘不在这里,她给人捉……给人带走了!”小钩子赶忙回答。

“谁?”碧绮绮面色一寒。

“一个女人,手上拿把金鞘宝剑,我听娘娘叫她武……”小钩子极力回忆,叫道:“武三绝?对,娘娘叫她武三绝!”

“武三绝?那个太乙玄门的叛徒?她把我娘带去哪了?”碧绮绮一连数问。

小钩子嚅嗫道:“奴婢不晓得……我见到娘娘时,她已身受重伤,然后给那贱人突然偷袭,方才失手!”

“我娘受伤了?伤得很重?”碧绮绮失声道,心头骤紧。

小钩子点点头,欲言又止。

“如果真是武三绝……”卜长老一阵沉吟,道:“如果真的是那女人,老朽或许能知晓她的藏身之处。”

“奴婢亲耳所闻,决无差错,娘娘的确叫那贱人武三绝!”小钩子道。

“我们走!”碧绮绮心急如焚。

众人正要离开,忽听三首邪姬道:“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

“狄将军?”卜长老侧首低唤。

“我要寻那小狐狸算笔旧账。”三首邪姬森然道。

众人面面相觑,卜长老道:“眼下我军新败,人手不足,不宜再对巨竹谷大动干戈,况且七绝岭有变,眼下只有寻大司祭回去主持大局,方为当务之急!”

“我捉了那只小狐狸就来与你们会合,这个用不了多少时间……说不定我还能把圣覆一块带回来!”三首邪姬不肯妥协。

卜长老沉吟不语。

碧绮绮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知轻重缓急么?”

三首邪姬黛眉一轩,冷冷道:“还不知道能不能座上那个位子哩,竟然就敢对本座指手画脚了?”

碧绮绮转首对卜长老道:“我们走!”

小钩子忽道:“那小狐狸不在这里,他也给那个武三绝捉走了!”

众人转头,目光齐刷刷地聚在她脸上。

“此话怎讲?”三首邪姬问。

“那小狐狸原本的确在堡中,那日给娘娘撞着,眼见就要拿下……”小钩子俏脸生晕,接道:“不想武三绝突然从旁偷袭,娘娘与小狐狸便一同给那贱人捉走了!”

碧绮绮静静听着,神色阴晴不定。

“如此甚好,咱们这就寻那武三绝去,听闻她于玄教中武技第一,正好会会。”三首邪姬傲然道。

小钩子悄望了眼那个被砸烂的通风口,心中诸味难辨。

“崔小玄,你给我们好好等着,这次定要你尝尝那生不如死的滋味!”三首邪姬寒声道,赫是三个声音一口同声。

************************************************

“小玄……小玄?”一个轻柔地声音在耳边响起,小玄猛然睁眼,瞧见武翩跹正于近处盯着自己,心中一凛,压住声道:“敌人来了么?”

“你怎么了?”武翩跹道。

“我睡着了么?”小玄暗叫惭愧,见师父仍盯着自己,神情有些奇怪,心下迷惑,陡察身上奇热,不觉摸了下自己的脖子,竟然十分烫手,再摸脸上也是如此,直如火灼一般,赫比前两日更厉害,不由唬了一跳。

“你可觉得哪里不适么?”武翩跹问,满脸关切之色。

小玄心头一暖,迟疑道:“除了这两日身上轻易便发热外,并无其它不适。”

武翩跹凝视着他,又道:“你近日修习北溟玄数,心里眼前可曾出现过什么幻像么?”

“没有啊。”小玄摇头,心忖莫非师父以为我走火入魔了。

“修习北溟玄数须得心宁神静,且越往后越难,切不可急于求成。”武翩跹叮嘱道。

小玄点点头,正要说话,猛感腹内某处一下刺痛,身子轻震,张了张口却没能发出声来。

“怎么了?”武翩跹问。

“不晓得……”小玄茫然道,倏地又是一下刺痛,跟之前部位不同,不禁低哼一声。

“把手伸过来。”武翩跹道。

小玄抬起手送到她跟前,武翩跹指尖搭住他腕关,聚神把脉,过没一会,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你身子里面,有什么在动?是真气还是灵力走岔了么……”武翩跹疑讶道。

小玄吃了一惊,赶忙闭眼运气自检,隐察腹内似有什么物事在悄悄游走,不禁汗毛竖起。

“不对,不是真气和灵力!”武翩跹玉容微变。

小玄猛然又感一下剧痛,果真不像气息走岔,而似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肝尖处咬了一下,痛得他直吸凉气。

旁边红叶惺忪醒来,迷糊问道:“怎么啦?”

薄野烈却倏地柱斧立起,闭目细听。

“运气,护住脏腑!”武翩跹低喝,丹田运提,一股柔和的真气自指尖吐出,注入小玄腕关。

小玄又是一声闷哼,豆大的汗珠从额上冒了出来,只觉腹内之物神出鬼没地四下游窜,东一口西一口地乱噬乱咬,每次皆是小小的一口,然却痛得他连气都提不上来。

原来深藏于小玄体内的阴阳蜱久渴蛊主阴精不得,终于凶相毕露,开始噬咬宿主的五脏六腑了。

“出什么事了?”红叶爬到两人身边,一脸诧讶地望着小玄。

薄野烈双目突睁,横斧胸前,压着声喝:“敌人来了!”

高处隐隐传来数声呼呼闷响,每下间隔甚久,似是大鸟拍翅之声,按理不会传出太远,却不知怎么就穿透了浓雾与枝叶,清晰无比地传入四人耳中。

红叶抬起头,透过枝叶间隙望出去,视线照旧给浓浓的迷雾阻挡住,并未瞧见什么,心中却莫明地怦怦直跳。

“取剑。”武翩跹镇定道,指尖并未离开小玄的腕关,依然将真气源源不断地注入小玄体内。

红叶迅启法囊,从中取出一柄长剑,鞘身竟似黄金铸就,其上宝石密缀,繁如天河星辰,异样之灿烂夺目。她双手捧着,将剑送到武翩跹跟前。

武翩跹接过剑去,红叶即又从法囊中取出一把碧鞘长剑,紧握手里。

又是呼的一声闷响,比先前数声大了许多,谷中忽似起风,周围枝叶轻轻摇晃。

“觉得怎样了?”武翩跹望着小玄轻声问。

“好些了……”小玄青白着脸应,就在此际,六头猼訑齐声嘶鸣,猛听呼的一声大响,有如台风海啸,谷中万木俱斜,亿顷浓雾赫给大风撕开,一个庞然巨物出现在众人斜上方,遮住了夜空崖壁,几乎霸占了所有的视线。

“这是什么?”薄野烈瞳孔收缩,饶是铁汉一个,声音竟也微微颤抖。

武翩跹转头望去,轻吸了口气道:“鲲鹏。”

星光之下,只见那巨物扁首钩喙,形介鱼鸟,羽翼绿赤相间煌煌绝艳,在空中已显庞巨无朋,来到地面,便将虞渊谷遮去近半。

巨禽一个斜掠,徐徐飞入谷中,身子倾斜瞬间,但见背上影影绰绰,趴卧着许多异兽,赫是先前遇见过的巨狰,清一色披挂着暗青锁甲,粗略望去,竟达数百头之众。

“难怪天柱寨无一人幸免……”薄野烈喃喃道,饶他身经百战,自刻也禁不住浑身战栗,不觉间将真气源源不断地注入手中大斧。

肃杀之气破空袭至,狰乃上古猛兽,数百之众,怕是足以摧毁任何一支人类军队。

武翩跹只望一眼便转回头来,仍然捉扣着小玄的腕关,心神却穿越过那数百头巨狰,落在鲲鹏背上的一片暗黑之处,那里立着三条人影,左边是个手持布袋的老妇,右边一个是个手执长兵的巨汉,中间之人则身披墨袍负手傲立,仿佛所有的星光都落不到他的身上,只余个模糊的轮廓。

诸种感应表明,那是个强大的存在!武翩跹心念电转,历数族人万千年来收集的情报,天地中并无一方已知的势力与眼前所见相符:能驭鲲鹏者已寥寥无几,以狰成军者则是绝无仅有。

即使是拥有无数奇禽异兽的妖界,恐怕也难以聚齐几百头训练有素的巨狰。

墨袍人亦蓦似有感,缓缓转身,目光射向众人藏身之处。

就在此时,鲲鹏又拍了下翅膀,一阵大风刮过,骤将寻木上的枝叶尽数掀开,众人身影一览无遗。

那人抬起手,朝众人所在处指了一下。

在他右边的巨汉跨步向前,口中怪啸,坐卧鲲鹏背上的巨狰纷纷爬起,约有三十余头跟随其后,那人脚步加快,那三十余头巨狰即时飞奔起来,猛地一头接一头从鲲鹏背上暴然纵起,飞跃过数百丈高空,扑向寻木上的四个人。

薄野烈凝神以待,在第一头巨狰落在枝头时开始迈步前奔,斧上青白焰光如炽,显然已注满真气。

一阵锁甲碰击的铿锵声响,狰群次第落在周围的数根巨枝之上,进又奔雷般猛扑过来,两厢对冲,刹那间斗做一处。

二十余头巨狰越过薄野烈朝另外三人掠来,红叶拔剑毅然迎上。

数息间,薄野烈身上已接连挂彩,大斧连劈,也仅斫伤一头巨狰的头部。

红叶身法轻巧,倒是一时未伤,然却无力阻住狰群,又有十来头巨狰奔向武翩跹与小玄。

小玄心知眼前险恶,挣扎立起,柱着剑道:“我没事了!”

武翩跹瞧了瞧他,道:“你别动,用真气护住脏腑。”一手解开襟口系带,将身上外袍褪去,露出一边肤光胜雪的裸臂,腕际绕着几匝墨绳,绳上依旧系着那枚暗金色双翼古钱。

小玄点点头,忍着腹内剧痛,拼力运提真气,眼见几头巨狰雷霆奔至,心都提到了嗓眼上。

武翩跹蓦然飞身纵起,掠向狰群,人于空中转身,骤见丽虹闪耀,率先扑至的巨狰赫给削去半边脑袋,爆出大蓬血雨,其后两头巨狰咆哮齐扑,却皆抱了个空,左边一头腹部倏地鲜血直喷,已给从中剖开;右边一头骤然扑地,身上锁甲四下崩碎,脊梁旁血浆迸涌,现出一条长达丈逾的可怖裂口。

小玄目瞪口呆,见武翩跹身影于狰群中忽隐忽现,莫说看不清她如何破敌,就连先前怎样拔剑都未能瞧见,心中惊叹,急施北溟玄数观看。

武翩跹一手执鞘,一手持剑,翩若惊鸿般游走在几头暴怒的巨狰间,每一出手,必有巨狰遭受重创。

小玄第一次看见了她那出鞘的剑,但见丽芒缤纷,出奇悦目,然却锋锐极绝,所到之处,金铁如腐无坚不摧。

就在此时,突听红叶一声低呼,小玄心中一惊,转头望去,正见红叶踉跄跌退,数头巨狰尾随扑击,顾不得武翩跹的叮嘱,提起神骨疾掠过去,截住几头巨狰厮杀。

红叶缓过口气,银牙一咬重新加入战团。

小玄眼角瞥见她一手抚肩,衣上染血,惊问道:“伤得重么?”

红叶不语,然而身法迟滞步子虚浮,显然伤势非轻。

小玄忙中朝另一边望去,见薄野烈身陷重围,浑身浴血,虽然依然勇猛无畏,但招势已见凌乱,显然亦支撑不了多久。

他越瞧越惊,心念电转:“敌众我寡,如此各自为战,到头来只能给逐个击破!”忽朝红叶叫道:“我们到车上去!”

红叶却仿若未闻,只是提剑乱削乱刺,小玄猛地探臂过去,一把勾揽住她腰肢,疾往云水车掠去。

几头巨狰不依不饶,尾随狂追。

红叶失血甚多,但感又倦又累,双臂搂住男儿脖子软软地挂在他怀里。

小玄一跃上车,将她放入座中,孰知女孩犹不肯松手,只求再有片刻安逸。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