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五集 蛊祸
第二回 如梦如幻

小玄口干舌燥,迷迷糊糊地立起,便要从虹桥上跃下去,忽闻“铛”地一声轻响,似是钟鸣。

碧怜怜脸色骤变,登时慌了起来,惊叫道:“时辰到了,你快走!”

小玄不明所以,瞧瞧周围,并无钟鼎之物。

“快走快走!”碧怜怜急声连呼。

“怎么回事?”小玄惊疑问道。

“快走呀!”碧怜怜嘶声叫喊,泪水夺目而出,蓦地又是一声钟鸣,窂笼纵向的所有栏杆皆细密地震动起来,其上的赤色铜鸦猝然模糊,弹指间由实化虚,赫然幻化做一朵朵乌鸦状的火焰扑向笼心,围着碧怜怜又啄又炙。

碧怜怜尖声惨呼,啼哭挣扎。

小玄瞠目结舌。

碧怜怜拖着锁链满地翻滚,却是无处躲避,那数十只火鸦始终如影随形,情状惨不忍睹。

“我来救你!”小玄惊疼叫道,体内的阴阳蜱察觉蛊主遭逢危机,登也大闹起来,魇得小玄心魔骤生,要与妖妇同生共死,就在他即将跃出的瞬间,倏闻碧怜怜一声嘶喊,身影突失,在火鸦群内,赫然现出一只大小如虎豹的碧色巨蝎来,却是给炼出了本形。

小玄睁大眼睛,心魂剧震,硬生生刹住了脚步。

巨蝎状极怖人,在火鸦的围追堵截当中疯狂挣扎哀声嘶叫,然却无济于事,始终逃不得躲不掉火鸦的啄咬折磨。

“果真是个邪魔,适才险险给迷住了……”小玄冷汗涔涔。

巨蝎渐渐失去挣扎之力,惨呼声也开始暗弱下去。

就在此时,第三声钟鸣响了起来,众火鸦纷纷丢下巨蝎,飞回原先的位置,这回却是由虚变实,复化做一根根纵向栅栏,然而那些横向的栏杆却开始模糊了起来,由实转虚,竟然幻化做一条条碗口粗的冰蛇,齐朝笼心那奄奄一息的巨蝎爬去。

小玄心口悸跳,见那一条条冰蛇爬到了巨蝎身上,纷纷绞紧箍束,巨蝎全无动弹之力,身上很快便结满了一层厚厚冰霜,除了足尾等处偶尔抽搐,再无别的声息,而那些冰蛇依然不肯罢休,犹在狠狠地收紧绞勒。

“这滋味,当真是生不如死……”小玄握紧拳头,望着那只饱受酷刑的可怖巨蝎,心底竟然大生恻隐之意。

过了好一会,随着再一声钟鸣,冰蛇终于放开巨蝎,各自爬归原位,与先前的火鸦一样复化做牢笼的栅栏。

笼心的巨蝎许久未动。

又过了良久,巨蝎的身影模糊起来,周身轮廓一阵收缩变形。

“你怎样了?”小玄惊问,心底竟似害怕巨蝎就此死去,烟消云散。

一通奇异变幻,巨蝎终于复化回人形,碧怜怜气若游丝地趴伏在笼心,肤上犹沾片片残霜,身姿娇弱不堪,益发惹人怜惜。

小玄见她挺了过来,不知怎的,心里莫明地悄松了口气。

“苦杀奴奴了……”碧怜怜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云鬂斜坠,丽目垂泪。

小玄心如刀绞。

“奴家的丑怪模样,也全都叫你瞧去了……”妇人泪眼婆娑地瞟了他一眼,哭得梨花带雨。

“你定要痛思悔改了,我这就去向师父求情。”小玄叹道。

“万万不可!”碧怜怜惊道,“倘若给她知晓你见着了奴家,只怕从此更加提防,并且定要将奴家转到别处去,再不会让你寻着我。”

“那可如何是好?”小玄凝眉道。

“那贱人不但折磨我,日后定然还要加害你,总之今日之事你绝不可以告诉她!”碧怜怜道。

“不许污蔑我师父!”小玄恼道。

“那贱人绝非你师父!她假意对你好,十之八九是为了算计你身上的先天太玄。”碧怜怜冷声道。

“什么先天太玄?”小玄心头一跳。

“就是藏在你脐眼里的那个宝贝,人人皆欲谋之,或许那贱人只是因为不知可否强行摘取,否则早已夺了你的性命!”碧怜怜道。

“倘再胡说,我就不帮你了!”小玄厉声道,手捂腹部,心底却有些疑惑起来,“我这里的确藏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师父的确有许多事情没有告诉过我……”

“唉,你总不肯相信人家,日后定然吃亏后悔!”碧怜怜叹道。

小玄眉心紧锁,起身欲走。

“别走,你要扔下奴家不管了么?”碧怜怜急呼。

“那你就莫再胡说八道!”小玄停住脚步。

“好好……既然你不相信奴家,奴家不说了。”碧怜怜可怜巴巴道,心念一转,忽道:“不如这样,奴家先传你解开蜮魇引之法,待你旧忆回复,到时自然明白奴家所说是真是假!”

小玄正为此事苦恼万分,不禁又惊又喜,转复俯下身子,对妇人道:“你若真肯授我化解之法,日后无论师父答不答应饶你,我都会想办法帮你。”

“自然是真的,奴家才不会诳你讹你。下边便是化解之法,你可听好了,切莫记错一字。”碧怜怜心知机会稍瞬即逝,当机立断,念述出口诀,又仔细讲解其中几个关键之处。

小玄一一记在心里,默默颂念。

碧怜怜传讲完毕,又叮嘱道:“你依法诀行功七个周天,便可完全解开身上的蜮魇引,到时记忆自能归复如初,只是切记每周天须得间隔七日,绝不可急于求成,否则必陷魔障,那时谁都救不了你。”

小玄喜出望外。

碧怜怜凄楚道:“待到那时,只求公子大发慈悲,怜奴家对你的一腔痴心渴意,回来救我性命,奴家若能重见天日,定当粉身以报公子大恩,再也不与他人争什么高低长短。”

小玄点头道:“你授我法诀便是报恩了,只望你日后莫再行那邪恶之事。”说完起身,离开桥头向后走去,心底竟然隐隐生出流连之意,不时回头。

碧怜怜也在瞧他,她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因为她还留着一个撒手锏,解开蜮魇引只是一小半的赌注。

小玄的身影终于完全不见。

碧怜怜仰面望着桥头的空处,一丝无比怨毒的目光自眼底掠过。

“武三绝,这冰火炼狱的滋味,日后定将百倍奉还!”

************************************************

小玄得了法诀,再无心思窥探别处,当即从原路寻回,复上斜梯,回到那条绘满壁画的甬道,一直走到最初的起点,发现并无出路,心下疑惑,所幸没过多久,便摸索出了其中奥妙,却是勘破了一个小型的障眼禁制,迎壁踏入,霎时离开了密道,出现在竹林的石阵之中。

“这密处难入易出,只是为了提防外人。”小玄心有所悟,不知怎的,竟觉身上浑不自在,也未知哪里不妥,耳根面颊阵阵烫热,有如发烧一般,更奇异的是,明明已瞧见了那妖妇的可怖本形,此刻心里边竟仍念念不舍,脑海里频频浮现的却是她那妖娆妩媚娇弱可人的模样。

他心中吃惊,思忖那妖妇果然古怪厉害,暗自警惕。

殊不知这回倒非碧怜怜施展了什么手段,而是种在他体内的阴阳蜱先前感应到蛊主就在近旁,欲食阴精,便如小儿嗜乳般大肆腾闹起来,身上分泌出一种物事,侵入宿主血液之中,令其渴思蛊主焦灼无名,若是再不遂意,便要开始吸食血液噬啖脏腑。

小玄用力甩了甩头,想起碧怜怜传授的法诀,心中迫不及待,遂在竹林中寻了个僻静之处,按照法诀席地打坐瞑目行功,随着真灵运转,渐渐进入无我之境。

不知过了多久,脑海中忽有些影像飘闪出来,只是画面模糊,景物凌乱,更有的一闪而逝,叫人捉不着碰不到。

小玄心知功法起了效果,不禁兴奋万分,继续用心行功,影像纷至沓来,一段段零碎或残缺的记忆有如浪花泡沫般涌冒而出……

恍惚间,一阵轻轻柔柔的风拂过,带起无数略带淡紫的粉白芦花,蓬蓬松松地在空中舞荡,又如雨丝般飘落下来,纷纷扬扬地洒在身上,他懒洋洋地仰望许久,一低头,怀里竟有个容颜倾城的女子,正抬起脸来,美目迷离地望着他,慵懒妩媚娇羞不胜,身子有如抽光了骨头般酥软如泥。

他怔了怔,发现两人相拥着挤在一只小渔舟上,张嘴欲问。

“别说话。”女子低嘤道,声音极轻,柔腻得令人心都化了。

小玄只觉爱念潮涌,贪婪地望着她面庞上的丝缕纤毫,但觉生生世世瞧不足看不够。

恍惚中他俯下唇去,从美人的发梢吻起,滑过额头,眉毛,鼻尖……就在快要印上了那柔软如脂的香唇之时,眼前的娇靥忽然幻化做了另一个模样,湖水渔舟亦皆然不见,周遭变成了一片树木高大的森林。

小玄瞠目结舌,如果说先前的女子的美倘能比喻形容,眼前这个则无片言只字可以描摹。

绝色女子嘴角含笑,脉脉地凝望着他,忽似摇了摇头,叹息了一下。

小玄完全猜测不出她的岁数,也许二八年华才有这么水灵娇嫩,可是她瞧人时那种邪诡魅惑的眼神,也许得经千万载岁月淬炼方能如此勾魂夺魄。

“你哭啦?”绝色女子轻轻道,动人的目光落在他脸庞上。

“你是谁?”小玄第一次发现,原来说话也会这么困难。

“小玄玄,你又把我给忘记啦……”绝色女子轻叹着道,忽然抬手,用袖子轻轻为他拭去残留在脸庞的泪痕。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玄讶道。

绝色女子的目光移回他的眼睛,秋水般的眸子中似乎盈满了心疼与怜惜。

“我……好象没见过你呀……”小玄怔怔道,不知怎么,蓦又无法确定自己的感觉,迟疑道:“你……认识我么?”

“你啊……”绝色女子咬住了凝脂似的朱唇,又是一下轻轻叹息:“看来,我们又要重新开始了……”

小玄给她叹得心都碎了。

“这样也好。”绝色女子笑了起来,宛如天地间最美丽的花朵绚烂绽放:“我们可以好好的再享受一遍呢。”

小玄莫明悸动,一阵魂销魄融。

“快来呀。”一个脆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绝色女子倏忽不见,一个女孩在不远处招手。

小玄定了定神,快步奔过去。

女孩提着裙角曲膝跪着,正在用手拨开草丛,刹那间光华涌现,异彩缤纷,把漆黑的林子映耀得格外炫丽。

两只通体青碧的椭圆巨蛋出现在眼前,内里华彩流荡,置于数道焰光蒸腾的法符之上。

“这两粒东西,不是……不就是那七焰灵鸾的蛋么?”小玄大讶道。

“没错,就是那两只蛋儿。”女孩笑盈盈道,在巨蛋的散发的芒彩中,俏靥丽若雪浣霞蒸,美得有如落入凡间的仙子。

小玄愣愣地瞧着她,只觉女孩极为熟悉,然却叫不出名字来。

“它们的爹娘已经全都不在了,到时就由我们来好好养它们疼它们……”女孩柔情满面道。

“嗯,我们就是它们的爸爸妈妈……”小玄趁机大占便宜,充满感情道:“为它们遮风挡雨,喂它们美乳甘露,含辛茹苦了许许多多年后,终有一日将它们养育成傲视雕鹏的七焰神鸾,然后……”

他停了一停,深情地凝视着女孩。

女孩柔情万缕地望他,轻声问:“然后什么?”

“然后,我们每人骑上一头结伴去看名山大川遨游天地,今生今世永不分离!”小玄目遥天际抑扬吟哦。

月亮正缓缓地从云后移出,洒落在两人身上的光华如纱若梦。

女孩双手交握结于心口,晕着水眸痴痴道:“唔……真好,真盼着这一天能快快到来呢!”

小玄往前贴近,想要认清她是到底是谁,然而女孩的面目却模糊了起来,待他再次瞧清,女孩已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生得明眸皓齿,颜若冰雪,入眼便觉如露纯净似泉甘冽。

他心下诧异,却听见自己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因为……”女孩冰颊微晕,咬了咬唇,方才轻轻道:“因为你值得我对你这样好。”

小玄欢喜地将她一把拥住,俯头欲亲,却蓦地犹豫起来。

女孩凝视着他,慢慢地合上了眼,下颔稍仰,樱唇微绽。

小玄心跳如擂。

女孩娇唔一声,长睫轻颤,如冰似玉的下颔抬得更高。

小玄仍在迟疑。

“这回……”女孩低低声道:“人家不躲了。”

小玄心底蓦然涌起一股无法遏制的情意,猛地将她紧紧抱住,吻向樱唇……

女孩的倩影忽然如冰破碎,原处多了个桃腮雪肤丽若仙姝的女子,正探手入怀,从胸口摘了颗珠子出来。

珠子约莫龙眼大小,上有一耳,用一根细细红绳穿过系住,通体温润莹白,却非寻常珍珠。

“这里面藏着一滴丹液……危急时可咬破喝下,无论受了多严重的伤中了多厉害的毒,只要一息尚存,便能吊住魂魄,你且带着,日后……”女子轻声道,说着解开绳头,环臂将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系到自己颈上。

两人耳鬓厮磨,醉人芬芳就在鼻间氤氲,女子凝目望他,眸中忽尔隐闪莹光,唇瓣张了一张,似乎欲言又止。

小玄迷惑地望着她。

女子的双手捧住了他的头,雪靥移近,如水的嫩唇在他眉心轻轻地触了一下,泪水悄无声息地顺颊滑落。

小玄睁大眼睛,想要瞧清那女子的模样,那女子并未动弹,整个人往后移去。

“你也要走么?”小玄心中大叫,伸手去捉,却是扑了个空,女子似随风而起飘然远去,转眼便消逝无踪,唯余一袭过腰的如瀑长发清清晰晰地留贮在他心头……

小玄猛然醒来,这回却是真正的睁开了眼,原来功法已经运转一周天完毕。

竹林中一片漆黑,已是夜晚时分。

“这功法的一周天竟然如此长……”他呆坐良久,回想先前种种景象,兀自疑真疑幻如于梦中。

“她们是谁?怎么如此清晰……当真不是幻觉么?”小玄猛然想起什么,探手入怀,果真从胸前掏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来,趁着微弱的月光瞧去,正是红绳穿系,通体莹白。

他身躯剧震,一时心潮起伏如痴若醉。

“她们……此时却在何方?”

他站立起身,心意已定,无论多久多难,一定要找到答案。

************************************************

小玄回到屋中,夭夭欢欢喜喜地来迎,她之前久居瓶中,对早晚并没多少感觉。

这一夜,小玄格外饥渴,捉住小桃精邀欢,要了一次又一次,只是脑海里时不时就冒出碧怜怜的花颜娇影,令他心底暗暗惊慌。

直至快到天亮,小玄仍觉意犹未足,只是疲倦之极,方才昏昏睡去。

夭夭乃那桃花精灵幻化,得了许多玄阳宝精,神气形体愈加健实,给小玄折腾了一夜,虽然腰酸腿软百骸若散,却如雨后娇花鲜艳欲滴,喜孜孜地搂着男儿甜甜睡去。

一双俏目离开用唾沫搓破的窗纸,悄然远去。

此时黎明将至,暗黑最浓,一条娇小纤俏的身影在夜色的掩护中纵掠飞驰,起落间全无声息,身法修为皆属极高。

俏影倾刻间出了太华轩,又自仪真宫的边僻处掠入隔壁的红雨苑,于黑暗中耐心等一队正在巡逻的龙牙禁卫过去,再闪身钻入对面的桃花林中。

红雨苑面积极广,随着深入,林木花草愈来愈密,但那人的脚下却毫无迟滞犹豫,显然对地形十分熟悉。

转过两座湖石高叠的假山,俏影忽然停了下来。

四下一片寂静,除了寥寥数声虫鸣,再无其它声响,暗黑的俏影半晌未动。

俏影抬起手臂,用手按下横在面前的一茎低矮花枝,摘下上面的一朵桃花,居然放到鼻子跟前,似乎百无聊赖地嗅了嗅,忽然葱指一拈一弹,一片花瓣就飞了出去,电光石火间射入身后的一株高大桃树的树冠内。

沙沙轻响,几片叶子与花瓣从树上悠悠荡荡地飘落下来,皆有一边笔直如切,似给利刃削去。

周遭依旧一片静谧,此际无风,没有更多的声响。

俏影放松下来,探手入袖取出了什么,口中低低颂念,一道法符在指尖徐徐亮了起来,照亮了周围的花木,也映亮了她的面容,但见明眸皓齿眉目如画,瞧去清纯如水,细看又有一股子说不出了冶丽妖艳,赫是前晚方与小玄鬼混过的罗可儿。

此处极为幽深,远离径道,除了繁茂的花木,还有假山阻隔,便是发出声息光亮,也不会有人发现。

然而就在那株高大桃树的树冠里,一条纤影正无声无息地隐匿于浓密的花叶间,樱唇紧咬,手抚肩胛,一缕鲜血正在指下洇开,染红了胸襟处的衣衫。

法符越来越亮,倏地飞离了女孩的手,“熊”地一声轻响,在她面前绽放成一团边界模糊、中央均匀的巨大紫焰。

罗可儿朝紫焰曲膝跪下,伏首至地,压着嗓子轻声道:“弟子叩见师尊。”

紫焰持继且稳定地燃烧着,焰心现出一张巨大的、看不见全貌的狰狞兽脸来,兽脸上的眼睛惺忪睁开,威猛慑人地盯住罗可儿。

罗可儿伏首不动。

“乖。”一个柔腻入骨的声音响起,然就见一只踝束鬼面珠串、美得惊心动魄的赤足踩上了猛兽的额顶,猛兽温顺地趴下头去,露出其后的影像来:一个女子慵懒地歪坐在一张铺着兽皮的大椅上,正居高临下地望向这边。

女子丽色无俦,顶戴奇异后冠,容颜风姿虽然在紫焰中模糊不清,却足以颠倒天地魅惑众生。

藏匿树冠中的纤影身子一僵,险些失声。

“有什么消息?”绝色女子道。

罗可儿早已准备妥当,此际又再斟酌了一遍,方敢开口:“禀报师尊,天机岛的机关大军已经集结完毕,中有不少大型的攻城利器,部分已先行运往云州了。”

绝色女子点点头,轻篾道:“都来了方才省心,一块儿收拾干净。”

罗可儿继道:“但其中或有变数,皇帝受卜轩司怂恿,似有先征巨竹谷之意。”

绝色女子沉吟须臾,微微一笑:“天机岛若能拿下巨竹谷,将两家的机关术融汇为一,的确不容小觑,只不过……此乃一厢情愿罢了,妖界不会坐视不管的。倘若他们当真出兵巨竹谷,那咱可就高兴了。”

罗可儿又道:“东海逍遥门少门主携玄龙七宝之一的动海钟现身玉京,修为深不可测,且意向难明。”

绝色女子却无丝缕意外之色,淡淡道:“大劫将临,玄龙后人也坐不住了么……他若痴心妄想同渊乙朕手,只怕会落得个与虎谋皮的下场。”

罗可儿顿停片刻,道:“弟子无意中查到,武三绝带在身边的徒儿、近日新晋的少国师,或许就是玄狐后人。”

绝色女子黛眉一轩,终见动容。

罗可儿稍略抬头,接道:“此子腹间秘藏一物,与师尊所说的先天太玄极为相近,而且……”

绝色女子坐直身子。

罗可儿双颊微晕道:“而且此子身怀玄阳盘龙杵与至阳宝精,与传说中玄狐一脉的特质甚是吻合。”

绝色女子道:“这就奇了,外间传闻,此子从天庭及七绝界的围捕中逃脱,已得妖后暗中庇护,如今各界俱不敢轻举妄动,怎会突然出现在迷楼之上,还成了武三绝的门下?”

“的确不可思议,此事弟子尚不能十分肯定,接下如何,还须师尊定夺。”

“倘若真是玄狐后人……此事便最为紧要。”绝色女子想了想,道:“你全力接近此子,加紧查证真伪。武三绝深浅莫测,我会再调人手过来助你,这期间,若有急变,你可当机立断,即便暴露身份,也要拿下此子,至少要将先天太玄截获,总之四字,不惜一切!”

罗可儿恭声应了。

绝色女子以睥睨众生的目光注视着她,缓缓道:“此事若成,空缺已久的太幽宫三宫主的位子便是你的了。”

罗可儿娇躯一震。

“还有,你根骨佳奇聪慧过人,极宜修习本门绝学,我早有意倾囊相授……”绝色女子停顿了片刻,道:“只要把先天太玄稳稳当当地带回来,我便将幽绝宝鉴的下半卷传授与你。”

罗可儿再次伏首,直至粉额触地,颤声道:“师尊大恩,弟子永铭于心!”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