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四集 少国师
第十回 逆相六合,虚照心经

一个魁梧身影伫立在林海前,许久未动。

这是个高逾一丈通体湛蓝的怪物,肌块虬结形貌凶恶,在它一边的肩膀上坐着个女子,雪肤花颜娇美绝伦,如墨的云鬓上斜簪着根莹光流荡的紫钗,正是飞萝。

她凝视着前方的密林,脸上现出一丝犹豫之色。

前方的密林广袤得令人生畏,一棵棵参天古树挨挤得密不透风,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堵巨大无比的墙,唯一的开口,就是从中蜿蜒而出的紫烟溪。

她曾去过的迷林,跟眼前这座古森林一比,简直就一是个小花园。

飞萝犹记得小妖后离开前的告诫:“这座孕育了紫烟溪的古森林叫做广莽,亘古已有。它广大无垠,绵亘亿万里,只有一小部分在快活岛上,其他更多的地方不知延至何处、止于何处,它的另一端尽头,也许就是天地的边缘,里面潜藏着古老的、强大的鸟兽,切莫误入。”

当小妖后说这句话时,飞萝竟然在她脸上看到了敬畏之色,心中骤生感概:这些已臻大罗之境的存在,在天地中已据巅峰的智慧者与大能者,依然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飞萝叹了口气,毅然拍拍座下的昆仑奴,轻吆了声“古勒普普”。

昆仑奴迈步踏入紫烟溪中,开始向密林进发。

她之所以冒险进入这座古森林,为的是追踪一只水精。

那只水精是在紫烟溪中一个险僻处发现的,通体泛耀着梦幻般的紫光,已有清晰的轮廓。

飞萝看见它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个应天地造化而生的极品精灵,不知已躲在紫烟溪中汲取了多少年月的精华,这样的东西,至纯至朴,基本万千年都不会产生心智,但对修行者而言,可谓是绝佳的天材地宝。

她需要它。

自从来到这灵力奇盛的紫烟溪,她恢复的速度已经十分可观,但是想要归复如初还相距甚远,依她自己的估判,至少还需要数十载。

如同所有推倒重来的物事一样,回头必定加倍困难,是以重元子才会在得知她失去内丹时震怒万分。

但她渴盼着自己能够快点好起来,因为在某处,还有让她无法放下的担忧与牵挂。

随着深入,溪流越来越窄,两边的巨树倾覆其上,浓密的树冠遮蔽住了天空,光线越来越暗,气温也愈来愈低。

飞萝仔细辨认,昏暗中的巨树竟然没有一棵是她认得的,大多高达数十丈,枝叶缠绕根系如蟒,看上去有些阴森可怖。

朝前又行了良久,周围已无丁点光亮,林中十分安静,唯余昆仑奴的淌水声。

飞萝拘住昆仑奴,亮光一闪,一朵火莲悬浮在她的掌心之上,此乃小四象诀中的粗浅法术,对付强敌难以胜任,用来照明却是不错。

她高高举起手掌,借着微弱的光亮观望周遭,看见溪流在前方一分为三,三个方向皆延伸向浓墨般的漆黑,不知还有多深,不知通往何方。

这里太过安静了。

飞萝突然察觉,周围已没有任何鸟兽的声音,甚至连一声虫鸣都没有。

她想起了小妖后的警告。

那只由紫水芝精华凝成的水精终究不属于自己,她叹了口气,正要拘昆仑奴转身,眼角忽掠见旁边似有什么一闪,急转过头,就看见密林当中有一团紫光在游动。

这里没有光线照入,那么,那团紫光笃定就是自身发出来的了。

飞萝心头一跳,将鬓上的紫钗拔在手里,急催昆仑奴追去。

紫光一晃,朝黑暗中窜去。

昆仑奴跨上溪岸,大步流星冲入密林之中,它身躯雄巨铜皮铁骨,只听噼噼叭叭一阵乱响,却是奔行间撞折了许多树根树枝,飞萝坐在它肩头,好几次险些给横枝挂到,皆给她用掌心雷将障碍劈开。

然而周围枝叶愈来愈密,昆仑奴几乎是从中硬挤而过,奔速大大减慢,飞萝心中着急,一提真气从它肩头飞起,径直疾追紫光,猛听后面“砰”的巨响,却是昆仑奴被两棵极粗的巨树卡在中间,她顾不得许多,兀自朝前追去。

飞萝身法如魅,在密林中几个转折已追近了紫光,紫光的轮廓清晰起来,正是那个丢失的水灵,她心中惊喜,又在自己身上加持了个电闪术,飞速愈疾,眼见到了水精身后,挥袖卷去即要擒住,就在此瞬,水精倏地朝上飞起,身姿极不自然,仿佛给什么物事吊起一般。

“什么东西!”飞萝怒喝,随即朝上疾掠,黑暗中劲风扫荡,似有什么物事四面八方袭至,竟夹带着令人欲呕腥气,她心中吃惊,身子凌虚一折,朝空处闪避,反手扬甩,数朵火莲在黑暗中燃起,朝四下冉冉散开,照亮了周围数条舞动的巨影,巨影通体斑驳,有的地方甚至长着大片苔藓,分明就是树木的枝杈藤蔓,犹如巨蟒般蜿蜒甩荡,似长眼般追击着她。

成精的树妖!飞萝心念电转,一边在空中忽进忽退、忽急忽徐地躲避攻击,一边游目四望,只盼能找到这些巨枝巨藤的主干,忽听顶上一声咆哮,抬头看去,见上方十几丈处有数条巨藤正卷着水精往一张布满利齿的暗绿大口送,飞萝娇叱一声,数只电光缭绕的光球从袖中飞出,或直或弧地疾飞向那张暗绿大口,倏一条奇巨的黑影横空掩至,将光球尽数吞没。

飞萝疾掠上去,然已迟了一步,水精给送入暗绿大口,嚼了两下就没了动静。她心中急恼,猛见奇巨黑影雷霆万钧般从半空中卷了过来,此时功力未复,怎敢硬挡,朝旁飞避,兰指轮动掐捏印法,旋闻霹雳炸响,数道碗口粗的垂直闪电凭空现出,击在巨影身上。

巨影空中一震,在电火中现出形来,原来是条大水缸粗的巨藤,然而仅仅凝滞了一瞬,猛又疾甩过来,飞萝吃了一惊,待要再避,骤闻一股腥秽无比的气味,腑脏尽痹气力顿失,已给巨藤鞭中右肩,人如飘絮坠落,却在半空给数条碗口粗的魔藤牢牢捆住。

蓦闻一声震人心魄的咆哮,通体湛蓝的昆仑奴出现在倒垂的飞萝眼中,它怒吼挥击,砸开数十根袭至的魔藤妖枝,两只大脚一跺,雄躯已高高蹦起,朝被困空中的主人急掠过来。

最粗的那条巨藤发现了昆仑奴,扭身朝它卷去,昆仑奴敏捷无比地张臂一抱,竟将巨藤牢牢箍住,一顿拳砸牙咬,两个怪物在半空缠斗做一团。

激斗中巨藤身上张开许多小眼,喷吐出股股墨绿色的烟雾,飞萝远远闻到,又是一阵眩晕恶心,昆仑奴却似毫不畏惧,依旧与箍着巨藤斗得不可开交,巨腾倏地朝旁甩去,将昆仑奴重重地摔砸在一棵大树上,昆仑奴大吼一声依旧死箍着巨藤不放,巨藤又扯带着它鞭向另外一棵大树,一连数砸,记记力愈千钧,昆仑奴的铁臂终于松了。

飞萝瞧得焦急万分,这个地方,这个时候,不会再有谁来,昆仑奴已是她最后的希望,她在眩晕中一点一点地凝聚灵力,朱唇微动,一道亮丽的紫光骤从掌心射出,闪电贯入巨藤之中,瞬又无声无息地从另一则穿出。

巨藤通体一震,中创处现出碗口大的开口,猛地喷洒出一大股夹带着碎屑的绿液,但也仅此而已,它暴怒地将昆仑奴全力一掼,再次将它猛摔砸在旁边的大树上,昆仑奴终于支撑不住,松开手臂从数十丈高的地方坠向地面。

锁捆飞萝的数条魔藤警觉起来,纷纷用力收紧,藤上的尖刺绞动间划破衣衫,在如酥似雪的肌肤上割出道道血痕。

飞萝只觉身如蟒锁,周身剧痛,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再也掌控不住射出去的紫犀钗。

那条最大的巨藤朝她缓缓游近。

飞萝昏昏沉沉地看见,巨藤身上的创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填补、闭合、痊愈,心中一阵绝望。

巨藤忽似察觉到了什么,头部迅速地移到她那耸翘如峰的酥胸前,如同活物般吸嗅着,竟然发出阵阵细碎的刺耳的嘶叫声。

飞萝猛然恐惧起来,她忽然记起自己身上潜藏着连大罗金仙都会垂涎的东西。

巨藤顶端倏地张开,赫然露出一张滴淌着腥涎秽沫的圆口,口中有一圈细密的尖齿。

“紫犀钗不该只有这点威力的,可惜了。”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莹光流荡的紫犀钗在黑暗中徐徐升起,落入一个人的手中,也映亮了那人的模样,却是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面容清癯俊雅,目如冷电地悬浮空中。

“据传无上圣母在茅野与太古紫角犀王斗了一天一夜,又追踪一天一夜,方才将之擒获,取其角炼成此宝,中蕴雷蓄电,无坚不摧,乃玄教排在前三的至宝,今传你手里,可谓期盼之深。”那人不紧不慢道。

巨藤的大口越凑越近,尖细的利齿几乎就要触到那散透着诱惑的峰际。

飞萝心中惊慌之极,待要出声求救,但瞧见那人两道冷电似的目光,竟然开不了口。

巨藤猛地朝前一窜,恶蟒般兜头噬落,就在这电光石火间,巨藤近首一尺处突然毫无征兆地亮起一圈细细白光,然后便似给无形的利刃削着般于亮光处断开,受创的巨藤发出一阵凄厉的嘶叫,疯狂地扭动起来,似乎发现了危害的来源,倏地朝空中的白衣男子卷去。

白衣男子依然没动,身前亮光一闪,一道紫色的符忽然在黑暗中现出形来,紫符一闪而逝,男子身周倏现出八颗艳丽极绝的光球来,其中一颗迎上了巨藤,只听“轰”的闷响,炸出一团紫焰,巨藤又短了一截。

巨藤狂怒起来,如龙似蟒般袭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身周的八颗紫色光球盘旋飞绕,将门户守得严严实实,巨藤每每触着光球即给炸去一截。

“紫雷罩!”飞萝一眼就认出了这种雷系兵器符,近处倏地白光闪耀,又一道符在黑暗中徐徐亮起,下一刻就在周围出现了由七十二把利刃构成的一圈刀轮,将紧捆住她的数条魔藤全部削断。

冥界的刀狱术!只不过是用符召出的。

飞萝又惊又喜,方才挣甩开身上的断藤,蓦见密林中沸腾起来,千百条魔藤妖枝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狂舞着扑向两人,却给紫雷罩与刀狱术尽数拦住,纷纷给炸断削断。

“罢手吧。”白衣男子冷冷道,目光盯着前方的暗处,“念你已有百万年之寿,我不杀你。”

然而魔藤妖枝依然怒涛恶浪般掩来。

白衣男子微叹了下,一只手稍稍抬起,几根明玉似的长指捏了个印诀。

一道金色的符无声无息地在黑暗中亮起,出现在一棵大树上。几于同时,顶上的万丈高空云滚雾涌,很快就形成了巨大的漩涡,漩涡中幻耀着细碎的光芒,倏地天地雪亮,一道无比粗巨与耀目的电光自漩涡中心滔滔落下,穿透密林顶上厚厚的树冠,倾泻在大树上,直至此刻,飞萝才听见绵延不绝的滚滚雷声。

天恸符:天之泣,非雨非雪,而是足以毁灭一切的雷霆霹雳。

飞萝心中震撼,不亚于眼前的霹雳。

天恸符乃符中至尊,所需材料相当惊人,炼造之法更是玄之又玄,天地中识者寥寥无几。

大树亮了起来,周身电光缭绕,飞萝终于看见了它的全部面目,但见通体斑驳枝叶稠密,赫然高达近百丈,比周围的巨树还要高大许多,在它主干的中上部,已隐隐有了五官,此际正剧烈地扭曲着,无比的狰狞可怖。

不是大椿、琅玕、柜格、玗琪、豫章、帝休、常服、采华、苍梧、寻木、彊木、文玉、三桑、三珠……飞萝仔细辩认,与记忆中知道的巨木古树一一对照,却始终没能认出眼前巨树的来历,心忖:“也许这座古林中的物事,都是外间不知晓的。”

大树厉声嘶叫,响彻四野,蓦闻一声霹雳,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电光骤粗了近倍,大树猛地从中炸开,电光兀自滔滔灌落,大树全身放光,倏地火光窜耀,周身燃起了熊熊大火,接着又发生了几次猛烈的爆炸,生自其上的千百条枝藤俱在疯狂地挣扎着抖动着。

飞萝惊心动魄地望了好一会,目光转到白衣男子身上。

白衣男子正瞧着她。

“多谢前辈相救。”飞萝飘浮空中,盈盈一拜。

“这个地方,连圣后都不愿意进来,你当真勇气可嘉。”白衣男子道。

飞萝脸上飞过一抹红霞,在火光的映耀中无处可匿,也令她更加明丽动人。

从天空倾落的电光终于停止,大树已给火焰完全裹住,除了火烧木的噼叭爆裂声,再无其它声息发出,巨树枝藤遍垂,却仍兀自不倒,立在哪里不知还要燃烧多久。

“不知前辈为何来此?”飞萝问,她不认为这个人只是偶然路过。

“你可知晓我是谁么?”白衣男子反问。

“莫不是凌霄士前辈?”飞萝恭声答。

能将符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又出现在妖界圣地之中,再加上他那身姿风采,并不太难猜。

“我乃受人之托而来。”白衣男子微微一笑,张开手掌,紫犀钗浮空平飞,稳稳地移到飞萝跟前。

此人正是妖圣凌霄士,妖界的一代宗师,才学卓绝,精通三岛十洲百家术数,最擅炼符用符,开创逆相六合符道,行事怪异狠辣,不但在妖魔两界争夺快活岛之役中屠魔无数,更曾弑神诛佛,乃神魔皆惧的大魔头。

飞萝接住紫犀钗,优雅自若地插回鬓上,沉吟不知该否往下问。

“我今日前来,乃是受人所托,过来传授你一门心法。”凌霄士已接着说。

“受人所托传我心法?”飞萝一怔,稍略一想,便即猜出了是谁。

“我云游天地,到过无数地方,终于遇着一个甚是奇异之处,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虚照境。”凌霄士却道。

“略有耳闻。”飞萝道。

“天地万物,皆有桎梏。但在那里,一切皆无,譬如,鼠可以逐猫,水可低往高处流,生命可以返老还童,许多物事,均是可以逆着来的。”

飞萝静静听着。

“我在虚照境停留许久,无意之中,忽参悟出一样心法。”

“便是前辈受人之托,要传授与我的心法?”飞萝道。

“此心法如同虚照境的某些物事,在某个阶段,是逆向而行的。”凌霄士目有赞许之色。

“逆向而行?”飞萝迷惑道。

“即是在修行到某个高度,甚至是无法再前上突破之时,便将一切推倒,然后重来,就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我给这功法起了个名字,叫做虚照心经。”凌霄士一字一句道。

“将一切推到重来……这个有何好处?”飞萝问。

“如无差错,此心法一但修成,修为便可提升近倍至数倍,甚至更多,难以估量。”凌霄士目光闪闪,从雷电灼破的树冠望出去,遥视天空。

“这等奇妙?”飞萝吸口气。

“只可惜,至今无法印证。”凌霄士叹了一下。

“连前辈自己,也未能修炼成功么?”飞萝凝目道。

凌霄士点了下头。

“看来这功法修习十分不易。”飞萝蹙眉道。

“的确不易,但此功法最难之处,更在于修习之前,即是将一切推到之时。修为微弱者,无法到达逆向而行的阶段,而修为高深者,则无人甘愿将一身修为净化为无,即便是我自己,知根知底,却也不敢倾身一试。”凌霄士缓缓道。

“先将一身修为净化至无,这个的确需要莫大的勇气,修炼者境界愈高,要做到这一点就越难。”飞萝道。

“可是于你,却无这等障碍与困挠。你已修至飞仙之境,可达逆向而行阶段,恰又失去内丹,真气灵力所余无几,如能修习这套心法,只有好处,即便失败,亦不会再差到哪里去,一切可谓机缘巧合。”凌霄士盯着她道。

飞萝听得怦然心动。

“紫犀钗威力莫大无匹,可惜得以灵力相配,灵力越强,威力越大,想想适才在你手上,还存多少威力?”凌霄士淡淡道。

飞萝半晌不语。

凌霄士也不再言语,只静静等候。

“晚辈既非贵界中人,亦与前辈素无瓜葛,这等美事,何以慷慨相赠?”飞萝问。

“我只受人所托。”凌霄士只道。

“可是……这又为何?”飞萝依然满腹疑窦。

“告诉你亦无妨。”凌霄士道,“玄狐曾有大恩于吾界,又与圣后情缘笃深,玄狐于圣后心目之中的份量,可谓非同寻常,这个并非秘密。”

飞萝点点头。

“当日陷害加害玄狐之人,圣后皆刻骨铭心,曾经援手相助之人,圣后亦俱记在心。”凌霄士缓缓道,“还有一个,如今玄狐劫后重生,凶险环伺,需要有人在身边照应守护。”

飞萝心中一震。

“天地悬异,大劫或至,圣后乃吾界至尊,须得苦心应对,眼下百务劳神无暇分身,只有另托他人。”凌霄士继道。

“可是贵界高人如云,比晚辈强者不计其数……”飞萝迟疑道。

凌霄士摇了下头,道:“吾界高人自是不少,但合适的人选,除你之外,再无第二个。”

飞萝望着他。

“首先,此人需得圣后的认可。”凌霄士也望着她,“其次,此人须得玄狐信任。”

飞萝静静听着。

“最后,亦为最难得的,此人需得甘愿为玄狐赴汤蹈火生死莫辞。此三个,缺一不可。”凌霄士盯着她道。

飞萝心神浮动,脑海尽是那个令她牵肠挂肚的身影。

“你不必拜师,我只是受人所托,纯粹传你心经。话已至此,你若仍有其它顾虑,不愿接受,那我也省事,只消去向圣后回复一声即可。”凌霄士悠然道。

飞萝再不说话,默然无声。

凌霄士负手而立,耐心地望着她。

终见飞萝凌空跪下,在火光中朝凌霄士深深一拜,道:“求大士传授神技,飞萝终生铭记,日后但有差遣,定当竭力以报。”

********************************************************

小玄睁开眼时,三妃一婢已然不在,亭中仍余丝缕醉人的甜香,但听鸟鸣声声,纱帘外一片清亮,已是早晨。

他定了定神,不由回味起昨夜的欢娱,心畅神怡地又躺了一会,这才起身穿衣出亭上岸,绕过前边的枕水阁,直接就回了太华轩。

在迷楼月余,他一直都住在太华轩,这一夜未归,不知会不会令夭夭担心。

回到太华轩,推开房门,却不见夭夭身影,青瓶上也是空的,遂去隔壁寻找,却仍不见踪影,猛然发现大宝也不知哪里去了,心中一紧,便又奔出屋外到园子里去找。

正在惶然,忽见西面竹林的小道上出现了两条人影,定晴望去,正是夭夭和大宝。

小玄心头一松,快步迎了上去。

夭夭手里提着一篮鲜花,花梢挂着细细的露水。大宝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颈上挂着只美丽的花环,只是脸上那根炸坏的大鼻子尚未修复,显得有些滑稽。

“去哪儿了?”小玄含笑问。

“我带大宝去采花了。”夭夭一看见他就笑靥如花。

“它没跟你捣乱吧?”小玄瞧瞧大宝。

“大宝可乖啦,我们一块儿采了好多好多漂亮的花呢。”夭夭捧起花篮道,忽道:“对啦,我们找到一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小玄问。

“一块好大的空地,长了许多好看的花,以后大宝要炼符,就把它带到那里去,咱们就再也不用担心它会把屋子弄坏啦!”夭夭掩住嘴笑,转头对大宝道:“我可不是嫌弃你哦。”

“那很好啊。”小玄笑应,他喜欢看她开心的样子。

“那个地方可好玩啦,立着几个很高很大的石头,适才我还跟大宝在那里玩捉迷藏呢。”夭夭比手划脚道。

“很高很大的石头?”小玄随口问。

“对啊,每块石头上都刻着字呢,其中有几块上边刻的字跟大宝背后的字一模一样。”夭夭道。

小玄怔了一下。

“怎么了?”夭夭问。

“那个地方在哪?”小玄问,心中隐有一种奇异之感。

“就在竹林里边,顺道这条小路一直走,走到没有路时就钻进竹林里,再往前走一阵子就看见了。”夭夭指着伸入竹林的小道说。

“我瞧瞧去。”小玄迈步就走。

“我同你过去吧?”夭夭在背后叫。

“你先带大宝回家,我过会就回来。”小玄脚步越来越快。

他沿着小道前行,没过多久便到了尽头,遂依夭夭之言,钻入了竹林之中。

竹林并不茂密,遍地绿草如茵,虽然没路,却不难行,朝前又走片刻,地上野花渐密,小玄加快脚步,前方豁然开朗,十几块耸立的巨石出现在眼中。

小玄凝息静气,耳听八方,小心翼翼地走近前去。

只见每块巨石大小高矮相差无几,长满杂草青苔,摆放错落有序,显然是人为。

小玄左右张望,四下一片安静,空无一人。

他走到巨石跟前,仔细寻找,果然在杂草藓苔间看见了字。他慢慢走了一遍,发现每石只刻一字,其中果然有“天、地、玄、黄”四字。巨石共有十六块,组合起来便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莫非这里又是一座阵法或禁制?敢情也是师父布置的?不知又有何功用?”小玄手托下巴,立在石间琢磨。

他待了好一会,并没感受到如太华轩或浣晖湖那样真华充沛的异样,抬头望天,凝视着朵朵白云思忖,眼角瞥见晃动的枝梢,心中一动,遂提气纵起,飞上一棵大竹的最高处,立在枝梢朝下观望。

只见巨石以四横四纵摆放,甚是整齐,除此之外,并无奇处。

“若说是阵法或禁制,这也未免太过简单了……”小玄心忖。

就在这时,空地边缘影子一晃,有个人从竹林中钻了出来。

小玄定睛望去,来人赫是黎姑姑。

“她怎么会来这里?”他愣了一下,见黎姑姑走向石阵,从其中一行空隙走入,过了两块巨石,忽然转身一折,改道走入纵列的空隙。

“黎姑姑在做什么?”小玄心中奇怪,见黎姑姑或横或纵地在石阵中来回穿行,尚未明白,黎姑姑倏地没了踪影。

小玄睁大眼睛,又用力地眨了眨。

石阵依然如故,只是人不见了。

小玄瞠目结舌,忽尔想起了什么,在心中模模糊糊隐隐约约。

好像曾经在哪里,似乎也有个类似的地方,只不过不是石阵,而是块石碑……

“是入口!”小玄心头猛地一跳,他闭起眼睛,极力回想黎姑姑适才在石阵中穿行的路线。

小玄跃出枝梢,飞落到石阵之前,找到黎姑姑最初踏入石阵的地方,迈步走入。

他走得十分缓慢,跟随着脑海里的记忆或直或折地默默前行,直行二石向右,直行一石向右,直行三石向右……

眼前倏地一暗,肤上骤然阴寒。

小玄定神一望,石阵竹林已然不见,自己已站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甬道的起点。

他心中通通直跳,望望四周,依然不见黎姑姑的踪影。

“既来之,则安之!”小玄心道,抬步前行,走了几步,便发现甬道左右及上方皆绘满了壁画,而且每隔丈许就嵌着只发光的圆形宝璧,照得甬道甚是明亮。

他边走边瞧那些壁画,见所绘多是农耕狩猎的情景,有人扶犁,有人张弓,有人打禾谷,有人剥兽皮,又有许多人围着火堆在一起唱歌跳舞,一派欢乐祥和景象,只是这些人衣饰甚简,不似今人服装。

再走一段,壁画骤起变化,开始出现战争场景。

画面初还疏疏朗朗,交战双方多是拈弓走马,于坡地城池间激战;但随着画面渐渐杂乱,战斗双方皆持奇兵怪刃,或骑怪兽或跨异禽,交战也开始从地面移到了云端;再过一段,画面越来越繁密,交战双方出现了奇形怪状的人或兽,当中甚至混夹着明显是神仙或魔鬼的存在,面目或美或丑,或威武或狰狞,许多法宝状的物事抛在空中,五彩缤纷令人目不暇接。

小玄瞧得津津有味,倏地立定不动,目瞪口呆地盯着一段画面。

一只镜子似的宝物高悬空中,从中射出一道粗巨的、用七种颜色绘制的光芒,在光芒的路径上,许多面目丑恶的,不知是人是魔还是神的将领东倒西歪惊恐万状,但令小玄震惊的并非这些,而是在画面的另一端,那个高举手臂把镜子抛到空中的一个女将。

女将一身明艳宝甲,面容绘得极其端庄秀丽,虽然线条简朴,但笔墨勾勒出来的眉目鼻口,活脱脱就是自己的师父——迷妃。

(本集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