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四集 少国师
第七回 截教遗脉

小玄抬头望去,只见前方一围雪白粉墙,里边绿树参差红英绚烂,花木间游廊染翠飞檐如翼,数座楼阁隐约显现。

渐至近处,又见正中大门顶上悬着一块金丝楠木匾额,上书三个秀逸大字“枕水阁”。

阎卓忠与小玄一行迳往前去,门前已有数名宫人在迎候,进到里面,更有许多男女仆役在两边磕头叩拜,迎接新主,身上俱穿宫里服饰。

一名大太监迳直迎上前来,口中道:“奴婢马长安,叩见少国师。”

小玄赶忙还礼。

阎卓忠道:“这是咱从内侍省挑出来的人,颇能办事,分派来这边,给你做个管家,往后有甚事情尽可吩咐他。”

小玄谢了。

“时辰尚早,我们四处走走。”阎卓忠道,便叫马长安带路,引着小玄一行参观新府,但见庭院如画,布局雅致,亭台楼阁俱全,大多傍水而筑,最令人惊叹的是一座临湖的双层楼阁,几乎有过半伸出湖面,悬空水上,极是奇巧秀丽。

马公公边走边介绍,一一报上名字来,什么观烟楼、海棠轩、帐星台、缤纷圃、藏雪洞、花月渠、翡翠嶂、蔷薇架、荷香榭……小玄一时也记不住太多。

阎卓忠边走边道:“皇上下谕,少国师按从三品享受俸禄,只比国师低半品。此外特意吩咐,既是与天子为邻,府中车马仆役及各项支用,俱由司监内库调配供给。小玄兄弟日后还缺什么,尽管同老哥咱说。”

小玄听其意思,知晓赏赐极是丰厚,他也不在意这些,只是喏喏谢过。

阎卓忠笑咪咪道:“少国师对这里可还满意?”

小玄点点头,道:“这些楼阁好多都挨着水,着实令人喜欢,难怪以‘枕水’二字为名。”

阎卓忠道:“建造之初,皇上就对龚大人说,这里是要给仙人住的,一砖一瓦、一梁一栋皆要精心选制,切切不可有丝毫糙俗之处。”

小玄哂道:“不料,如今却给我这个俗人住进来了。”

阎卓忠哈哈大笑:“神仙入世,偶尔当当俗人也好,享一回这人间富贵,也是一番修行历练嘛!”忽凑近小玄耳边,压低声道:“不知小玄兄弟是否同国师一样,也修那黄芽白雪立鼎安炉之道?这里边的宫婢小娥,咱都是尽捡那些颜色鲜妍、声音娇滑的来,半点不逊国师府那边。”

小玄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只听红叶在后边轻啐了一声。

小玄这才有所省悟,不觉面上烧烫。

阎桌忠又是哈哈一笑,道:“时辰不早嘞,想必有客人到了,咱们开宴去!”

这时日已西沉,映得湖上金浆荡漾,府中各处点起许多灯火,照耀得四下雪亮辉煌。

一行人来到那座悬湖楼阁的大厅之中,见已排好筵席,开始有宾客陆续登门,携礼相贺,阎卓忠陪着小玄,在旁边招呼介绍。

国师、少国师都只是称号,既非实职亦无实爵,但因当今天子好方术崇鬼神,是以朝中文武也跟着敬奉。一时宾客络绎不绝,虽然大多官员自己不来,却会遣人送来贺礼。

小玄正不自在,忽听有人大声笑道:“洒家肚里的酒虫又在闹了,过来讨御酒吃,不知少国师可愿布施一盅?”

小玄抬头看去,却是大耳和尚梦癫,昨夜两人已在宴上干过许多杯酒,甚是亲近,忙迎上前,笑道:“一盅太少,大师尽管喝个够。”

这时又听有人大声道:“昨晚喝不过瘾,贫道又来找酒吃啦!”却是“云岭独秀”陆安清到了。

小玄笑着招呼:“今晚有的是好酒,包管喝个痛快!”

过不一会,嬉云叟、琅邪双璧等几个也到了,此后仙灵大会上众“仙”又来了许多,热闹之极。

小玄素喜与这些人交结,十分高兴。府中酒肴,早已伺候停当,听得一声开宴,珍品佳味顷刻而集,二十坛御酒递相启封,席间壶斟美酿盘列珍羞,小玄举杯与众人开怀畅饮。

酒至酣处,陆安清与小玄干了一杯,忽道:“此处真华极盛,比迎圣台那边还好,少国师在这里修炼个三五个月,便要胜过咱们在别处苦修十年八载啦!”

大耳和尚也道:“的确如此,洒家适才在湖边站了一会,便觉神清气爽,身上的毛孔一个个都自个开了,全在争食那周围的空气哩!”

众人听他言语粗鄙,都笑了起来。

小玄见众人满面羡慕之色,想了一想,忽道:“大家若不嫌弃,敝府随时恭候,要是无甚要紧之事,想留下来住这里也行。”

众人一听,心中皆有些不信,一时没人开口。

大耳和尚猛地重重拍了下小玄肩膀,道:“既然老弟如此盛情,咱也不矫情客套,姑且就在你这里住上两月吧!”

小玄捂肩笑道:“欢迎之至。”

陆安清也靠近前,搭住小玄另一边肩膀道:“贫道近日无处可去,那就暂且住你这里,一年半载怕是不走了!”

小玄道:“尽随道长意思,想住多久就多久。”

嬉云叟乜着眼道:“这么多人不走么……姑且问一句,若是老朽也要留下,可还住得下么?”

小玄含笑道:“这么大的地方,岂有住不下之理,前辈不必客气。”

接下琅邪双璧等好些人亦表示要留下来,小玄皆一口答应,只急得一旁的马公公暗暗皱眉。

阎卓忠瞧见,低声道:“皇上本就好神仙僧道,往时也常邀他们小住,便是留这在里也无妨。”

马公公仍是忧心忡忡,发愁道:“之前这些人只限留在迎圣台上,如今散到这边来,万莫出什么乱子才好。”

阎卓忠笑道:“皇上既将此府赐与少国师了,一切自有他担着,你又焦灼个啥!”

马公公唯唯应是。

众人皆慕此处真华,几可用“馋”字形容,此时分得一杯羹,心中极欢,纷纷举起大觥小爵,又来与小玄碰杯痛饮。

喝至兴浓,忽有个内侍从门外进来,朝马公公低声禀报了几句。

马公公面色一凝,快步来到小玄身边,悄声道:“邓公公来了,正在偏厅等候,请少国师过去相见。”

小玄见他神情颇为凝重,问道:“不知是哪位邓公公?”

“当是雍怡宫的邓公公,只管过去便是。”阎卓忠接言道,又低声补了一句:“是皇后娘娘的人。”

“皇后的人怎么来了?”小玄心中奇怪,便暂辞了众人,随马公公走出大厅,来到旁侧小厅。

小厅中已有三名内相在等候,为首一个见了小玄,便即上前叩首,道:“奴婢邓斐,拜见少国师。皇后娘娘吩咐奴婢送酒过来,以庆贺少国师昨日夺魁。”

小玄忙还礼道:“区区小事,怎敢惊动娘娘。”

邓公公比了个手势,身后一名内相怀抱一只白玉瓶,封着黄缎丝带,走上前来。

“此酒名唤‘翡翠春’,乃是皇后娘娘从家里带出来的佳酿,已珍藏多年,平日里都舍不得开一瓶的,请少国师收下。”邓公公道。

“如此珍稀之物,在下怎好……”小玄还要推却,却听邓公公道:“娘娘都叫奴婢送上门来了,少国师就收下吧,再客气娘娘倒要恼了!”

小玄只好接过酒,交与马公公吩咐收好,转回对邓公公道:“邓公公辛苦了,烦劳邓公公代在下拜谢娘娘。”

邓公公想了想,道:“这个咱可代替不了,少国师还是改日亲自过去面谢吧……对了,娘娘还说,昨日在仙灵大会上大开眼界,心里边甚是想学点机关之术,到时还请少国师不吝赐教。”

小玄微微一怔,只得应是。

邓公公这才告辞离去。

小玄回到大厅,忽听有人高声叫道:“少国师在哪里去了,小爷也来祝贺祝贺!”抬眼望去,见阎卓忠与马公公正在招呼一个锦衣公子,皆是满面笑容。

“我在这里。”小玄道。

那人转过身来,原来正是昨夜大会上对阵过的扈星飞,小玄一见到他,便立即想起他那碧雕紫剑来。

“恭喜少国师乔迁新府。”扈星飞道,也不行礼,一手扶在腰畔宝剑的剑柄上。

“多谢扈公子,快入席一起喝几杯。”小玄笑着招呼。

扈星飞却站着不动,忽道:“昨日比试,姑且不说使不使诈,算你赢了。但既为国师,想必除了机关,别的亦定当有些能耐,小爷今夜既是来贺喜,也是来向少国师讨教武技。”

小玄微微一怔,厅中安静下来,众人方察此人是来寻衅的。

原来扈星飞与皇后为一母所出,在众多国舅中最为显赫,鲜有人敢招惹得罪,又拜异人为师,习得一身仙家本领,亦养成一副跋扈脾性。昨日一败,总觉输得甚冤,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得知小玄在新府设宴,便上门挑衅。

小玄呵呵一笑,道:“今日宾朋满座,着实不宜比试,扈兄既来,不如一起喝酒快活。”

阎卓忠与马公公见状不对,也都在旁笑言相劝。

扈星飞扬哪里肯听,冷冷道:“少国师用什么兵器?”

小玄眉心微蹙,不禁有些着恼:“这家伙怎么如此烦人……”

马公公生怕两人一言不合,当真动起手来,急忙走到小玄身,低声道:“万万不可动手,此人是国舅爷,皇后娘娘的同胞亲弟。”

小玄吃了一惊,心下纳闷:“这可怎么回事?姐姐方才送酒相贺,弟弟却跑来捣乱……”

“少国师小心了。”扈星飞话音未落,“铮”的一声剑已出鞘,闪电般朝斜下刺出。

小玄没想他说动手就动手,急忙躲闪,袖子已给穿了个洞。还好扈星飞心气极傲,这一剑只是警示之意,刺他袖口。

此时他身上穿的是兜元锦,刀枪难入,竟被一剑刺穿,可见锋锐之极。

“快亮兵器!”扈星飞喝道,第二剑又至,这一次刺的却是咽喉。

小玄已有防备,北溟玄数随念即生,看得分明,一步避开。

“竟在宴上动刀动剑,这厮哪来的,好生无礼!”

“今天什么日子,竟敢登门挑事!”

众“仙”纷纷怒喝,在场官员,却大多认得扈星飞,一个个默不作声。

小玄见他手中宝剑剑刃呈紫色,挥动起来,直如电芒闪掠,心中生凛,提步避开,小心闪避。

两人一攻一避剑随身走,时而上桌,时而绕柱,满厅游走追逐。

小玄左闪右避,每次堪堪避过,人剑之间几不容发,他自个笃定之极,但在旁人看来,却是险象环生,只道是吃了没兵器的亏。

扈星飞的剑忽快忽慢,一招一式极是大气,纵横开阖间还处处暗藏机锋。

众人瞧得暗暗心惊,皆没料到此子剑技这等高强。

大耳和尚道:“这小子练的是啥剑法?”

旁边的琅邪双璧也练剑技,却皆摇了摇头,由吾璟道:“甚是精奥大气,当是名门大派的剑法。”

只听一个清柔声音道:“是截教的碧游剑法,只是此人学没几招,而且火候远远未到。”

众人听见,转头望去,见此老气横秋之语竟是出自一个桃腮杏目的小姑娘,不禁愕然。

小姑娘便是红叶,正与苗小见混在人群里大吃大喝。

由吾珏摇头道:“截教自通天教主随鸿钧去后,已日渐式微,门人散落各处,多隐世而居,碧游剑法更是截教从不外传的神技,此人又是从何学得?”

红叶微笑道:“信不信由你。”

众人皆尽不信,见她年纪轻轻,只道是哪个的门下弟子,所言不过是信口开河。

扈星飞见小玄始终不肯亮兵器,心中恼怒,攻势愈狠愈急,猛地将真气提至顶层,剑上竟然隐生风雷之声,一剑刷地刺出,直掠小玄胸口。

小玄侧身一让,宝剑又是贴衣而过,剑锋气劲吞吐,直奔数尺之外,只听“呯”的一声,桌上酒瓶炸成碎片,酒浆四溅。

那席上坐的是陆安清,正有心帮小玄,突叫道:“尔敢刺我!”突从袖中刷出一柄风火拂尘,跃身飞起,疾朝扈星挥去。

扈星飞头也不回,提剑一格,拂尘即时断做两截,身子凌空一转反手又加数剑,飞电般刺向陆安清。

陆安清这风火拂尘乃是用山中万年老梅精的枝做成,又加持了灵宝宫的秘术,不想一触即断,大惊之下向后急避,连退十余步方才脱身,闹了个面红耳赤异样狼狈。

“臭道士,再敢多事,一剑杀了你!”扈星飞冷声道,抛下他又去追击小玄。

陆安清心胆俱寒,岂敢再上。

嬉云叟瞧得窝火,忽从随身法囊中取出一物,却是把短槌,抛向小玄,叫道:“此槌名叫‘破山’,乃昆吾石髓与海底玄铁打造,坚不可摧,少国师且拿去教训这狂徒!”

小玄接住短槌,恰逢扈星飞一剑又到,举槌砸去,只听“嗤”的轻响,短槌竟然从中而破,一分两半,小玄急忙撒手,险被波及。

众人无不骇然。

“在下本领微末,累前辈坏了兵器!”小玄边躲闪边叫道,心中大是歉仄。

“一把槌子而已,不值什么,少国师留心那厮的剑!”嬉云叟道。

“臭小子,仗着宝剑锋利,算啥本事!”

“有种别用剑,少国师三招就废了你!”

众人纷纷嘲骂。

扈星飞充耳不闻,依旧猛攻小玄。

小玄却是越斗心中却定,他已悄将北溟玄数提至升第二境,扈星飞的一招一式在他眼中尽若蜗行,无不瞧得清清楚楚,腾挪走避轻松自如,只感异样奇妙,不觉心迷神醉沉浸于中。

“真见鬼了,那小子手里的剑究竟是啥东西?”嬉云叟道。

众人皆没吭声。

红叶道:“是照天紫电。”

众人一阵骚动。

照天紫电乃截教诸多神兵之一,在天道阁所撰的《周天诸灵榜》中剑器榜排第一百四十九名,据传乃多宝道人亲手铸造,剑一出鞘,紫电映空,照天千里。于三教签神之劫后遗失,早已多年不知其踪。

红叶道:“我就说着玩的,你们别信。”

由吾璟迟疑道:“我曾听师尊说过照天紫电的模样,倒也与此剑有几分相似,只是这等神兵怎么可能落在他手里……”

众人正惊疑不定,却听扈星飞哈哈一笑,道:“你们不用猜了,小爷手中宝剑,正是照天紫电,乃我师尊所赐的出山之宝!”

大耳和尚叫道:“你师父是何人?”

扈星飞道:“杳杳真人。”

众人你瞧我,我瞧你,似乎没谁知晓是何人。

扈星飞又道:“我师父素来低调,你们自然不知是谁,但我若把师公名字说出来,定然吓死你们!”

陆安清冷笑道:“只管报来,好教我们领教下那吓死的滋味!”

扈星飞傲色道:“我师公,便是截教圣人空空老仙!”

众人大惊。

空空老仙乃通天教主的故友,好参玄悟道,好神兵异宝,为窥鸿钧道术方入截教,有传闻于混沌前便已臻大罗之境,修为之深无人能测。

截教于三教签神后几乎名存实亡,如果说还有所存遗的话,那便是空空老仙一脉了。

嬉云叟吸了口凉气,凛然道:“如此说来,那剑当真是照天紫电,难怪破山槌一触即破。”

众人再不作声,心中皆想这场比斗只怕少国师凶多吉少,唯红叶神色自若,毫无担忧之色。

小玄四下游走闪避,心中暗愁:“这家伙是皇后胞弟,得罪不得,这可如何是好?”眼角睨见扈星飞腰间甩晃的剑鞘,心中一动,倏地猱身而上。

“来得好!”扈星飞轻喝,手腕一抡,紫电吞吐剑气弥漫,身前现出一面由剑光凝成的光盾,欲将进犯之敌绞做肉泥。

小玄丝毫未滞,仍然直撞过去,有如送死一般,众人齐声惊呼,尚未瞧清,已见他毫发未损地穿过了水泼不入的剑盾,出现在扈星飞跟前。

扈星飞大吃一惊,只觉腰畔一轻,忙朝后跃退,反手飞刺数剑,阻截对方的追击。

小玄微微立定,手里已多了把剑鞘,正是从扈星飞腰上摘下的。

众人齐声喝彩。

扈星飞心头一寒,暗忖适才对方若不是摘他剑鞘,而是在要害处给上一拳一指,只怕自己此时已身上受伤,惊怒交集道:“又耍什么奸计!”踏步向前,飞身又刺。

小玄略微侧身,避过来剑,反手将剑鞘刺出,直奔扈星飞肋下,扈星飞回剑格挡,谁知小玄又刺他腹部,接下你来我往,攻守互换斗了数招。

众人发现,小玄手中剑鞘完全不与扈星飞的宝剑碰触,指东打西,所攻尽是对方身上的必救之处,又过几招,扈星飞已是招法渐乱。

原来小玄已施展出诛天剑诀,看似简洁无华,实则精妙极绝,旁人还瞧不明白,扈星飞却感压力如山,极盼能仗宝剑锋锐削断对方的剑鞘,只惜始终未能触及分毫。

扈星飞越斗越惊,剑招愈乱,眼见几次剑鞘快要刺到自己身上,却又莫明其妙地游退开去,不觉冷汗浃背。

众人瞧见,连呼可惜,纷纷叫喝助威,只盼小玄能一举击败对方。

殊不知到了此时,对小玄而言,激斗已成享受,与平日里同红叶的练习不同,眼前的实战更加过瘾,他下意识地拉长战斗,一招一式去细细品味诛天剑诀中的奥妙。

扈星飞几欲崩溃,觑见小玄又是一击后撤,猛地大喝,瞬见手中宝剑化做千百道紫电飞袭过去,却是使出了碧游剑法中的精绝一招“紫电穿霄”。

然而战斗戛然而止,只听“铮”的一声,千百道紫电刹那无踪,众人定睛看去,见小玄双手倒握剑鞘,已将对方的剑刃毫厘不差地套入鞘中。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