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四集 少国师
第四回 太古神通

“国师请了。”逍遥郎君抱揖一礼。

卜轩司心中已有成见,话不多说便从法囊中放出一只长方状物事,通体黑亮,其上饰以独异的符文与图案,八角盘踞着各不相同虫兽雕像,看上去犹如一樽巨大的棺椁,令人甚不舒服。

“这便是天机岛最卓绝的三大杰作之一‘天机九变’?”逍遥郎君微微一笑。

“机关既非大道,又何来的卓绝杰作!”卜轩司冷冷一笑,手中奇形宝杖轻轻一挥,瞬见棺椁变了形状,在不绝于耳的咔嗒声中迅速收缩,拉长,蠕动,最后竟然蜿蜒而行,大蟒般爬向蟹霸王。

蟹霸王举螯就砸,机关大蟒上首一昂,灵巧无比地缠住巨螯顺势攀上。蟹霸王猛挥巨螯欲要甩脱,大蟒却纠缠愈牢,先是游走上肩,接着下绕及腰,再又从胯下穿过卷住大腿,眨眼间五花大绑般将蟹霸王紧紧捆住。

大蟒通体嶙峋,背上的棘状物锋锐似刃,游走间与蟹霸王的金刚之躯不断刮擦,除了迸出无数细小的电火,还发出阵阵令人牙酸的声音。

三面台上人人皱眉,许多嫔妃宫女捂住了耳。

这时大蟒已全部攀绕到蟹霸王身上,裹成臃肿无比的一大团,而蟹霸王竟然屹立不倒,立在那里与缠绕身上的机关大蟒继续搏斗,两者体重皆极惊人,地砖承受不住片片破碎,蟹霸王两腿下沉,一分一寸地陷入地面。

逍遥郎君五指抡动,在袖内变了个印法,猛见蟹霸王朝前扑去,纠抱着机关大蟒砸向地面,机关大蟒朝上疾窜,突地生出双翅,扑拍着飞上了半空,身躯伸缩变化,瞬由蟒形化做雕态,张开两只巨爪凌空掠下。

蟹霸王在地上一滚,闪避开去。机关大雕一扑落空,即时朝上飞升,空中一个旋翔,再度掠下。蟹霸王已然爬起,立在地面仰空迎击。机关大雕在空倏地收翅埋首卷成一团,赫又变做一只带刃的巨轮向下疾冲,重重地撞在蟹霸王身上,接下两者时分时合,斗得难分难解。

随着卜轩司的宝杖指点挥击,场上的天机怪物变换了一个又一个形态,时若飞禽,时如走兽,更有形形色色的奇形怪状,攻击与防御千姿百态,令人眼花缭乱。

小玄心中震撼,只瞧得如痴如醉,思绪沉浸在奥妙无边的机关世界中,迷迷朦朦恍恍惚惚间,仿佛触摸着了什么从未碰触过的物事。

相对于天机九变令人惊艳的繁复变化,以不变应万变的蟹霸王显得单调无比,速度与灵巧更是远远不及,根本无从阻拒水银泄地般的攻击,接连遭受痛创,然而它依然倔强地捱着抗着,就如大海中的礁岩,任凭惊浪骇涛冲刷吞噬,始终屹立不倒。

卜轩司心中却是愈来愈惊,天机九变的躯体乃由昆吾石髓炼化的金精打造,配上天机岛精妙绝伦的机关装置与符文之力,可谓无坚不摧,然而对方怪物有如金刚不坏万劫无缺,抗击力强横得匪夷所思。

“这东西究竟是何物所造?”他乃绝顶的机关大家,心念电转间,很快就注意到了蟹霸王胸腹间那只散泛着莫明气息的奇物,灵光一闪,当即驭控天机九变集中火力攻击其处。

逍遥郎君微微一笑,袖内的五指又换了个印诀,蟹霸王周遭一阵波动,数个巨大的夹带着符文的漩涡骤然出现,刹那间陷住了正化做虎豹状攻击的天机九变,重逾万钧的机关顿时失去平衡,随着漩涡的急旋之势东倒西歪。

卜轩司面色一变,掣起宝杖点去,虎豹状的天机九变急剧膨胀起来,重量竟跟着匪夷所思地翻了数倍,庞大身躯挣脱漩涡朝下坠落,形体在空中迅速变化,落地时已成犀象之态,四足牢牢地钉入地面近尺。

漩涡很快就追了上来,一个又一个地叠加到机关犀象的身躯上,发出阵阵慑人心魄的厉啸之声,倏闻啪的大响,机关犀象身上的一角突棘赫然断裂,瞬给扯入疾旋的漩涡之中。

卜轩司紧绷着脸,驭控机关犀象重心下沉,全力抵御那移山倒海之力。

“的确不错,无怪天机岛能傲立一方,只可惜当世的机关之术又如何能与太古神通相抗衡呢……”逍遥郎君轻声笑道,完美无瑕的手自袖中探出,捏了个看上去无比悦目的古怪印法,又是隐隐一声钟鸣,似从古远处传来,整座殿中人人胸口一震,近处的卜轩司更是魂魄俱动,气息一颤险些走岔。

几于同时,蟹霸王胸腹间的奇物忽尔蓝芒大盛,映亮了周遭疾旋的漩涡,亦暴露了隐匿其中的一个个符文。

这些符文无人识得,一眼望去,只觉得妖异无比古老之至。

钟鸣响过,呼啸声突地消逝,整个天武殿中完全没了声音,空气仿佛被抽空,所有人皆觉呼吸一窒,然后就看见机关犀象的脑袋离开了身躯,飞入了疾旋的漩涡之中,紧接着机关犀象腰际乍然收窄,似乎也有给扯断之象。

卜轩司反应极迅,急聚灵力挥杖一指,失去脑袋的机关犀象已拔地而起,在空中收缩成团,化做飞轮状逃出了漩涡的范围。

几于同时,一股墨色水流自蟹霸王胸腹处生出,蜿蜒朝飞轮追去,当中泛耀着深浅不一的银色符文,犹如一条瑰丽的玄色飞龙,看似徐缓,却在瞬息间赶上了飞轮,将之吞入水流之中。

众人看见巨大的机关飞轮在透明的墨色水流中缓缓漂移,然后仿佛遭受了看不见的巨力的碾压,开始缓缓爆裂,接着缓缓解体,最后四下散开,一切清晰无比。

玄色飞龙缓缓收回,连同散碎成千百块的机关残躯全部收入胸腹的奇物之中,了无踪迹。

殿中寂静无声,众人如同看见了一场噩梦。

“你是谁?”卜轩司面色惨然。

“难道国师还不知晓在下是谁么。”逍遥郎君微笑道。

“好歹毒的法宝。”卜轩司咬牙道,他那天机九变打造极其不易,用料珍罕之至,不想今日惨遭吞噬。

天地之中,直接以别的法宝或神兵为“食物”的法宝极是罕见,往往会被视为邪端异类天地忌弃。

“十分抱歉,国师机关神异,逼得龙魄现身,便由不得在下了。”逍遥郎君一直保存着笑容。

“龙魄……是什么样的龙魄才能如此强大?”卜轩司惊疑不定,心念迅转。

“待此间事毕,本君再向国师好好赔罪。”逍遥郎君道。

“仙君法宝犀利,老朽日后再行讨教。”卜轩司淡淡道,他虽吃了大亏,但毕竟是一派宗师,几句话之间,已将恼怒强行压下。

“国师承让了。”逍遥郎君抱揖一礼。

殿头官又高声宣道:“本场比试,东海名士逍遥郎君胜!”

卜轩司哼了一声,拂袖离场。

三面台上或赞或叹,众人交头接耳,对夺魁者花落谁家已了然于胸。

西台众嫔妃早就为逍遥郎君倾倒,此时皆俱欢颜于表,皇后更是满面春风。

卜轩司返回北台之上,朝皇帝稽首叩拜,沉声道:“臣技艺未精,有负圣命,垦请陛下赐罪!”

“国师请起。”皇帝温言道,“那机关究竟是何来历,国师可瞧出来了?”

“那机关只是躯壳,无甚殊奇,了得的是藏匿其内的法宝,威力绝大,恕臣眼拙,一时未能瞧出是何来历,怕是极其久远之物。”卜轩司沉吟道,回想那一声隐隐的钟鸣,不觉魂魄犹悸。

“这东海仙君的能耐,还真叫人捉摸不透,倘若甘愿为朕效力,实为吾朝之幸。”皇帝微笑道。

卜轩司听皇帝言中大有赞赏之意,心底抑愤愈积。

这时殿头官又高声宣喝:“接下为今次仙灵大会最后一场比试,有请皇朝少匠卿崔大人出场。”

小玄硬着头皮再次下场,心中直打退堂鼓:“连国师的绝顶机关都败得那样惨,大宝又如何是那怪物的对手?一会稍见不对,咱就立即认输,以免惨遭毒手……”

逍遥郎君微笑地望着他来到场边,一脸和气道:“少匠卿机关玄妙,终于得幸一遇,还望不吝赐教。”

“哪里哪里,我只是来凑个热闹,阁下的机关才最神奇!”小玄应道,不觉朝演武场上望去,此时的蟹霸王余威犹驻,虽然形廓简洁得有些粗拙,望去却令人心中生畏。

“我们开始?”逍遥郎君笑问。

“等等。”小玄打了个手势,“不如我们来个约定。”

“少匠卿请说。”逍遥郎君道。

“今次大会,不过是为了交流技艺,我们点到为止如何?”小玄道。

逍遥郎君身边蒙面丽姬闻言,“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小玄转首望去。

那蒙面丽姬道:“瞧你也一表人才,怎么如此婆婆妈妈。点到为止,又岂能见着真本事?敢情是怕你的机关给蟹霸王拆了么!”

小玄脸上一热,道:“大家的机关都费了心血,打造殊为不易,毁坏了岂非可惜?”

蒙面丽姬道:“这种蠢物要多少有多少,奴家早就想换个新的了,你若心疼,那便趁早认输,带你的宝贝回家去罢!”

“灵儿又顽皮了。”逍遥郎君莞尔,朝小玄道:“少匠卿莫要怪见,我们点到为止就是。”

小玄性子随和,骨子里心气却高,道:“不必了,之前提议就当未说,开始吧!”遂将大宝从如意囊中召出,放入演武场中。

双方催动机关向前,蟹霸王挥螯就砸,大宝一蹦而起,照例开溜。

蟹霸王不紧不慢地围追,奔逃间大宝连发数符,皆是为自己加持速度与灵敏的辅助类符,溜得飞快。

看到大宝如此“聪明”,小玄不觉越来越放心:“那蟹霸王虽然凶猛无比,身子却略为笨重,一时未必追得上大宝!”

两者一前一后,你追我赶,渐渐奔到逍遥郎君这边,大宝又发一符,只见一道光芒直冲上空中,“砰”的一声炸出方圆数丈的大蓬焰火,徐徐铺洒次第散开,烟花般五彩缤纷异样绚丽。

众人纷纷抬头,西台上的嫔妃们更是拍手欢叫,连呼好看。

“怎么这时候放起烟花来了?”小玄呆了一呆,心忖莫不是大宝又有哪根筋出了差错。

“这家伙做什么?想要令蟹霸王分心么?”蒙面丽姬亦在抬头观望,笑道:“真真蠢不可及,蟹霸王乃是机关,又岂会受到半点干扰……”

“留神。”忽听逍遥郎君轻喝,蒙面丽姬猛见前方炸起一团小小光亮,劲风袭至,面纱瞬给揭去,刹那间现出一张明艳绝伦的娇靥来,翠羽为眉,剪水成瞳,瑶鼻丹唇下生了张直锥人心的尖尖俏颔。

此姝正是那传说中的龙九公主,乃西海龙王敖钦之女,单名灵,因排行第九,是以外界之人多以龙九公主相称。龙族男女本就个个绝色,她更是当中之翘楚,被冠为水族海界四大美人之一,乃西海龙王的掌上明珠心头至宝。

“没伤着吧?”逍遥郎君望着她问。

龙九公主摸摸脸蛋,好一会方才回过神来,怒叱道:“那怪物竟敢偷袭我!”

此变可谓兔起鹘落,有谁能想到一个没有心智的机关,竟然会在比赛中偷袭场外的操控者。

“好像是四象系的雷电符,威力不大,发的却甚是巧妙。”逍遥郎君笑道,“这可奇了,难道那怪物听得懂适才的说话,在为它主子撒气么?”

这时众人皆望见了龙女的倾城容颜,不觉为之神夺,西台上更是百花生妒,殿中一时鸦雀无声。

小玄怔了怔,虽亦惊讶龙九公主的丽色,但注意力很快就转到了大宝身上,好笑之余,心中忽生出一种奇异之感:“难道真如那把牙骨团扇中所言,这宝贝会自生心智么?”

龙九公主娇靥涨赤,嗔恼道:“我来!”玉指掐了印诀,已从逍遥郎君手中接过蟹霸王的控制,杀气腾腾直扑大宝。

怎奈大宝十分灵活机敏,又为自己施加了诸般辅助法符,蟹霸王屡击不中接连扑空。

龙九公主火冒千丈地盯着场上乱蹦乱跳的大肚怪物,真恨不得可以亲自下场,亲手结果了它。

逍遥郎君微微一笑,捏了个手印悄朝蟹霸王弹出,却是为之加持了逍遥门的独门辅助术“风魂电魄”,原本显得有点笨重的蟹霸王忽然轻捷了起来,速度提升近倍,大步流星追击大宝。

场上情形即刻为之一变,大宝几度差点就被击中,一时险象环生。

小玄手心捏汗,口中连颂禁咒,急催大宝造符抵御。

大宝不负所望,在短短的时间里连发数符,但见场上雷火飞炸,箭矢疾掠,还有朵朵燃着赤焰的火莲悬空漂浮,颇为壮观。

然而蟹霸王半点不惧,几不躲闪照单全收,只一味猛攻。

龙九公主双手齐出袖外,曼妙无比地交叉胸前,雪似的十指有如白莲绽放,不住地变换印诀,蟹霸王步步紧迫,攻势愈猛愈狠。

小玄额头微汗,口中急颂诸般禁咒,忽然发现,自己无须发出声音,只消心念所及,大宝便能感应得到,背上“天、地、玄、黄”诸印依令亮起,炼造出对应符录,比之前的语音咒令更加快速准确,不禁惊喜交集。

逍遥郎君则显得悠闲之至,负手静观,完全将蟹霸王交由龙九公主御驭。

西台上,龚才人忽悄声道:“你们说,场上这两个男儿,到底哪个更好看些?”

罗才人迟疑道:“若是之前,想都不用想必是那个逍遥郎君,可是眼下这两个站在一起比较,还真有些说不清了。”

龚才人道:“就是如此,我也觉得好生奇怪。”

“逍遥郎君好看,少匠卿耐看。”糖妃笑道:“我喜欢少匠卿。”

龚、罗二才人皆点点头,心有同感。

龚才人又道:“两个都是器宇非凡,但逍遥郎君阴柔邪魅些,少匠卿则阳光明媚些,叫人心里边都好生喜欢,着实难与取舍。”

“其实不然。”糖妃盯着演武场边的小玄,轻声道:“你们仔细瞧,少匠卿的眼睛,其实同那逍遥郎君一样,眼底里都有股子说不出的野与邪的。”

龚、罗二才人凝目望去,一时都呆了。

加持了“风魂电魄”的蟹霸王攻势奇猛,已将大宝逼到了场边。

大宝无路可逃,被迫以硬碰硬,一道道法符从它身上的任何部位出现,以各种各样的形态发出,或飘忽、或疾迅、或隐蔽、或耀目,神出鬼没变化万千。

北台上的卜轩司愈瞧愈惊,对小玄刮目相看,暗思道:“一个没手没脚、没有心智的机关,发符却巧妙有如符录大师的手法,这又如何做得到?那小子年纪轻轻,竟然能打造出这等玄妙的机关!”

蟹霸王越逼越紧,一通狠砸猛击,眼见就要将大宝迫出边线,忽有道黑底赤纹的法符不知从何而至,飘到蟹霸王脚底,蟹霸王巨躯骤然下沉,身下一片赤红,却是陷入了个岩浆翻涌的大坑。

岩浆陷阱!小玄又是一阵惊喜,这是比泥沼陷阱、漩涡陷阱更厉害、更高阶也更复杂的法术,这种法术的符需要融合土、火二系的奥秘,但亦叠合了二系的威力。

蟹霸王迅速下陷,炙热的岩浆很快就没至腰胯,但它身型高巨,长长的双臂一张,就搭住了陷阱的边沿,然后用力一撑,便从陷阱里爬了出来,身躯的下半部仍黏附着燃烧的岩浆,一路滴淌,却并无损碍。

但大宝得此一阻,趁隙又逃回到演武场中心了。

龙九公主心中愈嗔,面色一沉,口中低低颂念。

逍遥郎君微蹙了下眉,道:“灵儿,你功力未至,莫要强启宝钟,还是让我来吧……”话音未落,已见龙九公主五指抡动,结了个新的印诀。

只闻隐隐一声钟鸣,众人魂魄俱动,又听到了那个似从古远处传来的声音,蟹霸王胸腹处的奇物蓝芒大放,数道波动荡开,黏附身上岩浆一扫而净,紧接着几个隐隐可见的巨大漩涡出现在演武场上,封堵住了大宝的所有去路。

小玄心中一紧,知晓厉害,心中连颂咒令,去激启大宝背后的“地”字符印,大宝似乎也知凶险,接连放出金罡盾、铜墙铁壁、刀剑井栏三道防御类法符,末了还以符召出了一只个头比蟹霸王还要高出半丈的土精,挡在蟹霸王进击的路线上。

台上众人心中凛讶,皆忖之前小瞧了这个大肚怪物,虽然无牙无爪,却是如此厉害!

土精力大无穷,于五行精怪之中防御力最强,况且眼前这只如此之高巨魁梧,小玄稍松口气,心忖怎么也够那蟹霸王喝上一壶。

然而此际的蟹霸王强得可以用残暴二字形容,直接一拳就轰碎了土精的头,再起一脚便将拦在前方的土精踹得土崩瓦解,大步迫至大宝跟前,甚至不用出手,几个巨大的漩涡就将金罡盾、铜墙铁壁、刀剑井栏三道防御搅得光影四散支离破碎。

倏地白光闪耀,一道椽粗的光柱自天而降,准准地打在蟹霸王身上,蟹霸王身周泛起一阵白雾,众人看定,见其连首至躯已给一块巨大的冰块封冻住。

小玄认不出是什么符,只猜大略是水遁系中冰雪类的法术符,心中呼妙,岂知不过呼吸之间,冰块便起了道道裂缝,旋闻一声大响,蟹霸王身上的冰块完全破碎,四分五裂地摔砸地上。

大宝跃起就逃,身上金光闪耀,却是为自己加持了道金光纵符。

龙九公主冷笑一声,尖尖五指又捏了个印法,瞬见一股泛耀着符文的墨色水流自蟹霸王胸腹处生出,几个蜿蜒便追上了速如飞电的大宝,如龙似蟒般将之吞入水流之中。

大宝似乎知晓大限在即,刹那间连发数符,可惜只在水流当中闪出几朵小小的光亮便消失了。

小玄即时想起先前见到的诸般惨状,大叫道:“手下留情!”

龙九公主手印转动,继续操控玄色飞龙吞噬、碾压捕捉到的猎物。

大宝拚命挣扎,显然消耗极巨,只从墨龙之中钻半个脑袋,便再也动弹不得。

“认输了!我投降!”小玄急喊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