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四集 少国师
第三回 蟹霸王

疯狂挣扎的巨猿忽尔通体僵滞,却是给一股渗入魂魄的杀意慑住了心神,饶有一身神力,竟连指尖也难动。

墨色巨刃徐徐斩落,嬉云叟面色惨然,心中明白,自己的灵兽绝对无法与之相抗。

墨色巨刃开始加速,巨猿毛骨悚然,发出一声低低的悲鸣。

嬉云叟大叫一声,跨过边线,疾朝演武场中驰去。

就在此刻,突见一道黑光电掣掠至,重重地撞在墨色巨刃刃侧,暴出一声金鸣巨响。

阿修罗王之刃一阵剧颤,刃上符文如波散荡,倏尔一闪而逝。黑光现出形来,悬浮空中,却是一支通体如墨形如令牌的物事。

原来是小玄眼见救应不及,急切中掷出了藏放袖中的役妖令,击退了魔刃。

嬉云叟这时方至巨猿身边,讶然立定,已是一身冷汗。

小玄心似有感,将手一召,悬浮空中的墨色令牌竟然调头飞回,稳稳当当地落入他掌内。

“好灵通的宝贝!”小玄心中喜讶,轻抚了下令身,将之收回袖中。

嬉云叟察探巨猿,见其除了惊吓别无大碍,遂将之收入随身法囊,这才转到小玄跟前,作揖道:“少侠修为非凡,更且宅心仁厚,可谓人中龙凤,老朽输得心服口服。”

小玄赶忙回礼,道:“前辈承让了,在下修为浅薄,此胜实属侥幸。”

嬉云叟点点头,连道两声好,哈哈一笑,转身离开飞回台上。

殿头官这时已自阎卓忠处得知了小玄的身份,高声宣道:“本场比试,吾朝少匠卿崔大人胜!下面有请签中第三十二数者出场。”

“强将手下无弱兵,迷妃调教出来的徒儿,果然身手不凡!”北台上的皇帝哈哈大笑。

“此子以符植入机关,着实别出心裁,甚有天分。”卜轩司接道。

“此乃皇上圣明,知人善任,匆匆一面,便破格委任,并命之前来参赛,否则明珠尚在蚌中,无人知晓呐!”侍立一旁的阎卓忠趁时大拍马屁。

“原来是迷妃门下!”逍遥郎君眼睛一亮,转去细瞧,只是小玄一直背对着北台,无法看清其貌。

第二场的对手是个华服公子,腰悬长剑风度翩翩,年纪身材与小玄相若,左臂擎一头雕,通体青碧,唯双瞳耀金,煞是奇异,傲色道:“小爷乃扈星飞,杳杳真人门下。”

小玄听他报得简洁,只道是个寻常修炼之人,却不知此子甫至场上,西台幕帘后便乱了起来,有妃子喊道:“大家快瞧,是国舅爷!是国舅爷!”

又有跟着叫的:“果真是国舅爷,娘娘快瞧!”

皇后早已看见,含笑道:“这小魔星怎也来了!竟然不告诉本宫。”

原来皇后与那扈星飞俱为皇朝四大梁柱之一卫国公扈鉴堂的子女,皇后闺名云倾排行第三,扈星飞排行第七,乃一母所生,姐弟相隔四岁,感情却是极为笃厚。

众人皆知皇后极其宠爱这个弟弟,便有妃子讨好道:“数月不见,国舅爷又俊秀了许多哩!”

皇后笑吟吟道:“有么,我怎不觉得。”

旁侧另一个妃子又道:“你们瞧,场上这两位的风采,真个不输那东海仙君呢!”

皇后往北台上瞟了一眼,笑道:“这个夸的可就过了,人家那是神仙,如何比得!”妙目转回场上,见弟弟与对方分立演武场两边,皆俱玉树临风仪神隽秀,果真十分悦目,心中甚喜。忽指小玄问:“那个少匠卿是何人?怎么从来没听过,倒也一表人才呢。”

众嫔妃皆尽不知,含糊应道:“料是新晋的,因此不晓得。”

不远处的罗才人瞥见皇后神色,小小声咕哝道:“那小霸王怎么来了,瞧那贱人乐的!”

龚才人忽然低声叫道:“哎呀,不好!”

“怎么了?”糖妃问。

“这一场,要是少匠卿输了还好,但若不留心赢了,那小霸王必定羞恼之极,你们说,他那姐姐又岂肯善罢甘休!”龚才人道。

罗才人听了,不觉眉心紧蹙,却听糖妃笑道:“不妨。”

两才人皆望向她。

糖妃道:“你们莫要忘了少匠卿是谁的人。”

罗才人笑起来,道:“是了是了,皇上虽然忌惮那悍妇,但却深宠迷妃,那贱人便是恼恨,也未必敢怎样!”

扈星飞朗声喝道:“对面的小心了!”

小玄抱揖道了声“请”。

扈星飞将臂一振,碧雕即时掠出,直扑已在场中的大宝。

小玄忙启禁咒,大宝一跃而起,蹦蹦跳跳躲闪,岂知碧雕速度快得惊人,如钩巨爪扫过,爪尖划着大宝肚皮,只闻刺耳声响,大宝腹上现出三道浅痕,整个竟给一股巨力击飞出去,险些就滚出演武场边界。

“竟有这等神力!”小玄吃了一惊,

原来那雕叫做金瞳碧羽,乃仙家所饲,又经秘法熬炼,自是异样犀利。

大宝方才平起身子,金瞳碧羽疾掠又至,大宝蹦起急逃,碧雕紧追不舍,速度快得惊人,利爪如影随形仅距猎物背心数寸。

“你的机关只晓得逃跑么!”扈星飞笑语嘲道。

小玄不接他话,口中默颂对应禁咒,去激启大宝背上的“黄”字符印,只盼大宝能再造出张“天罗地网”制敌。谁知大宝背上亮起的却是“玄”字符印,终见一道赤色符录飘出,只听“哧”的一声细响,在空中倏地化做一只活物,张开翅膀疾飞向碧雕。

金瞳碧羽即时知觉,嘎嘎厉叫,反身与那物扑啄。众人这才瞧清,原来是只老鹰大小的蝙蝠,通体火焰裹绕,甚是诡异。

“大宝虽然不太听话,但炼出来的符当真是光怪陆离无奇不有!”小玄暗暗惊喜。

一碧一赤两只飞物在空中纠缠扑斗,时翔时掠你啄我挠,煞是激烈好看。

众人皆仰首观望,北台上的嫔妃们更觉新奇有趣,看得兴高采烈。

皇后旁边一妃趁机亲近,问道:“娘娘学过仙术,快与我们这些凡胎肉眼的说说,这两只飞禽有啥名堂,哪个更厉害些?”

皇后微微一笑,道:“那只火蝠不过是符化之虚物,虽然凶猛,终究不能持久,而我兄弟那只金瞳碧羽却是仙家神禽,两者焉有可比之理,你只管瞧,很快便见胜负了!”

“定是国舅爷的仙禽要胜了。”那妃笑道,“国舅爷今夜若是夺魁,那可又是一段佳话哩!”

“我兄弟也就是来凑个热闹,虽说他近来长了点道行,但怎也及不上人家逍遥仙君的。”皇后道,说着眼珠子不觉悄悄一转,溜到北台上去,见逍遥郎君正凝目某处,遂循其目光望去,便瞧见演武场上那只大肚物怪鬼鬼祟祟地又放出一道符来,那符贴地低飘,忽尔一闪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片虚影,虚影渐渐清晰,赫是把大弓的形状,弓弦正在徐徐拉开,三支箭矢出现在弓与弦间,箭锋直指空中……

皇后心中一凛,就在这时,空中已有分晓,火蝠焰光渐暗,扑势也见滞,接连给金瞳碧羽啄了几下,猛地火光一闪,四下散碎。

西台上即时有人叫了起来,皇后身边几个妃子带头欢呼,倏见三条笔直的黑线掠向碧雕,众人尚未反应过来,碧雕已于电光石火间避开,翅膀似给擦了下,一根碧羽离躯飘落。

“偷袭!”场边的扈星飞怒喝,见碧雕犹在空中乱飞,仔细望去,蓦地胆寒,原来三条黑线竟然打了个转,掉头追击碧雕,疾若流星飞电。

金瞳碧羽忽东忽西突高突低,朝四下疾翔,却始终无法摆脱三支箭矢的追击,在空中倏地一个踉跄,原来适才已经受伤。

“这又是何符?”北台上皇帝问。

“应该是冥界白巫族的三煞追魂矢,稀罕稀罕。”逍遥郎君微笑道。

扈星飞满怀焦灼,他天资聪慧,常有些狡巧主意,遂暗地里动了心思:“我人在场外,只以剑罡破那三支箭矢,便不算犯规!”当即嘬唇轻啸,召驭金瞳碧羽朝自己飞来,手握剑柄,悄蓄真气……

“笨蛋,怎么不听我的!”小玄却依然在连颂禁咒,只盼大宝再造出张天罗地网,只要截住碧雕,便可一举获胜。

扈星飞见金瞳碧羽朝自己飞来,眼盯那三支阴魂不散的箭矢,“铿”地一声拔出剑来,突地金光闪耀,原来在他和碧雕之间突然多了一面巨大的金壁,心道不好,已见碧雕重重地撞在了金壁之上,爆出一声闷响,他大叫一声,再顾不得赛规,飞步掠入演武场中,手中宝剑疾挥,化做一道紫电,千钧一发间将三支紧随而至的夺命箭矢击破。

小玄怔了怔,望向扈星飞脚下。

赛规早已限定,参赛者不得亲自入场。扈星飞此时人在演武场内,自然算是输了。

“臭小子,竟然敢跟小爷使诈,咱们后会有期!”扈星飞恶狠狠道,臂擎摇摇欲坠地金瞳碧羽,走出演武场去。

小玄哭笑不得,望向躲在一边的大宝,心中越发觉得这家伙高深莫测。

“一个机关身上竟然藏了如此之多的符!而且似有心智,使用得极为精准巧妙……”北台上的卜轩司心中震撼,又思:“吾门常于机关之中藏放兵刃雷火,怎么就没有想到藏符呢?”

他乃机关大家,立时想到机关之术或许由此又能衍生出许多变化,骤觉豁然开朗,一时心潮澎湃。

“适才那道金壁,可是金遁系的金罡盾?”皇帝忽道。

“正是。”卜轩司应道。

“那符可是机关所发?”皇帝又道。

“没错,那数道法符,皆是机关所发,臣瞧得甚是清楚。”卜轩司答,猛又想一事,心头一阵烦恶:“虽然将符植入机关不难,然而发符多少都需要花费灵力,机关非血肉之躯,并无经络气脉,又如何能生出灵力来?”

“那便算不得使诈。”皇帝点点头,道:“若说使诈,那也是那只机关使诈,着实巧妙,扈星飞输得不冤。”

殿头官听了皇帝之言,便踏前一步,高声宣告:“少匠卿崔大人连胜两场,入选第二轮比赛。”停顿少顷,又宣:“首轮比赛已全部结束,待晋级者重新抽签,排定出场之序,便即开始下轮比赛!”

直至这时,方闻喝彩声响起。

西台上则是鸦雀无声,人人皆知那扈星飞的身份,自然不敢多吭一声。

糖妃与龚、罗二才人却是满心欢喜,暗地里相视悄笑。

皇后阴沉着脸,忽召过一婢,名唤簪儿,乃贴身心腹,压着声道:“你去寻邓公公,叫他即刻去打探那个少匠卿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轻轻松松便连胜两场,小玄心中甚是惊喜:“原来喂饱了的大宝这等厉害!倒害我之前白担心了……”

正要回到自己席上,忽有内相来请,却是给召到北台之上,皇帝亦赐酒三杯,笑道:“少匠卿今晚表现甚是不俗,未负朕望,倘若再有佳绩,定当嘉奖厚赐。”

直至这时,逍遥郎君方才看清小玄的容貌,眼中掠过一丝疑讶之色。

小玄此时已上迷楼月余,从黎姑姑及苗小见处知晓了许多宫中礼节,当即叩首谢恩。

贺天雕远远望见,心中暗暗不平:“同样是以双胜进入下轮,我怎就无此殊荣?国师与逍遥郎君也就罢了,那小子怎么也能得皇上赐酒……啊,定是因为他那妃子师父深得恩宠,方才沾此荣耀。哎,今夜定须倾力夺魁,叫人知晓我荡魔堡的了得!”

小玄三杯饮罢,却见逍遥郎君擎斝立起,亲自斟酒两杯,将其一递与他,微笑道:“少匠卿之机关精妙非凡,远非寻常可比,着实令人大开眼界,在下亦敬一杯。”

卜轩司心中冷笑,暗道:“这厮又在吹捧别人以压低我天机岛,待会将之一并击败,看你又有何言!”

小玄赶忙接住,与逍遥郎君对饮一杯,忽察对方目不转睛的注视自己,心中甚是不解。

“今日赛罢,再向少匠卿请教机关术之奥妙。”逍遥郎君道。

“不敢。”小玄淡淡应,见眼前人目蕴神韵秀逸出尘,心里甚憾:“此君胜似天人,若非行径不堪,定要亲近深交,可惜了。”

小玄回到东台席上,方才坐定,便听邻席的龚世弘微笑道:“少匠卿内怀真才实学,为人却是如此谦虚低调,实属不易。”

小玄赶紧立起,躬身行礼:“大人过誉。”

龚世弘又道:“迷楼竣工在即,皇陵又要开始修缮,将作监眼下人手甚缺,还望少匠卿早日过来,为吾分忧解急呐。”

小玄连忙应是,他天性最喜新奇热闹,早就想看到迷楼更多的地方,心中甚是期待。

这时又有内相奉签盘过来,叩请选取。他随意取了一签,却是第五之数。

晋级第二轮比赛的只余卜轩司、逍遥郎君、贺天雕、由吾兄弟及崔小玄几个,人数甚少,便以擂台赛制进行,一败即时淘汰,直至决出夺魁者。

逍遥郎君抽到的签颇差,排在头一个上场。遂又携那蒙面丽姬翩然飞下北台,来到演武场边。

而贺天雕则又是第二之数,贺震元低声道:“那蟹霸王乃是机关,依然盯着脖颈关节等处进攻,便有胜机。”

贺天雕应了,自东台飞下,亦来到演武场边。

北台上殿头官高声喝道:“第二轮之首场比赛开始!”

逍遥郎君身边的蒙面丽姬放出蟹霸王,忽道:“这场不难,就让妾身来吧。少门主留着精神,后面或有恶战。”

“甚好。”逍遥郎君微笑道。

贺天雕心中暗怒,嘬唇呼啸,驱驭啖魔神犬猛扑而上。

蒙面丽人乜眼以待,手在袖中轻捏印诀,并无过多操控,蟹霸王只是略略护住面门,其余尽任由巨犬扑噬,只闻刺耳的金属刮擦声频响,巨犬爪击牙啃接连命中对方,然而爪抓不入,牙咬不进,竟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怎么如此强横!难不成我家神犬还不如天相宗那只狴犴铜兽?”贺天雕冷汗悄冒,他之前连胜两场,原本信心满满,目标便奔着夺魁而去,这一瞬间,忽尔意志动摇,猛想起父亲叮嘱之言,忙驭神犬去袭蟹霸王的关节等处。

蒙面丽人袖中玉指转换,掐了个新的印诀,蟹霸王巨螯猛然出击,正中巨犬下颔,巨犬狂吠一声飞跌出去,滚出老远。

贺天雕惊怒交集,口中厉声啸斥,旋见巨犬爬了起来,顶上冒出黑气,肩颈处猛地多出两只脑袋来,却是现出了狞厉无比的三首本相。

蒙面丽人笑道:“好厉害的威煞,只可惜妾身这宝贝并非妖魔,你又能奈我何?”五指在袖中再变印诀,只见蟹霸王胸腹处的奇物荡出一圈泛耀着符印的蓝芒,徐徐覆盖到全身。

“那便试试!三首今已显化,教你知晓冥兽神威!”贺天雕厉喝,口中呼啸,驭犬再度扑上,瞬见地狱三首势若奔雷地扑到了蟹霸王胸上,裂口就噬,终于咬中了其顶上的窄窄面颊。

“这下可要命了!”小玄心道,他已见识过这地狱三首现出本形时的神威,何况此时咬中的还是要害。

然而蟹霸王竟似未觉,一支巨螯稳定无比地捣出,重重地捅在三首巨犬的腹部,巨犬再度飞跌开去,这回摔得更远,滚了十数下不动了。

蟹霸王依然毫发未损,被咬中的地方连道刮痕都没有。

台上有人猛然站起,大声喝彩,正是先前那个给贺天雕击败的陆安清。

蟹霸王一步一步朝地狱三首走去。

贺天鹏连声急啸,可是那地狱三首只是微动了下身躯,便再也没有了反应。

众人目瞪口呆。

蟹霸王走到地狱三首身边,高高地举起了两只巨螯。

逍遥郎君打了个手势,示意暂止,目视贺天雕。

蒙面丽姬笑道:“认不认输?”

贺天鹏面色灰败,所有的雄心壮志轰然倒塌。今趟入京,本期一举夺魅,以得皇朝重用,没想竟然败得如此不堪,并且败给的还不是原以为实力最强的国师,而是区区一个淫贼,仅仅两击,便将荡魔堡引以自豪的秘藏冥兽击溃。

台上的贺震元亦面色难看,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口中喃喃自语:“一个机关,怎么可能有此神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个蟹霸王根本就是无懈可击……”小玄心道,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一下子丢掉了大半。

接下一场,出赛的是号为琅邪双璧的由吾兄弟,两人以笛御驭一对灵鹤,乃经仙术驯饲,喙啄爪击疾捷犀利,只是仍然攻不破蟹霸王的不坏之躯,然而灵鹤身姿异样轻灵,蟹霸王也屡击不中,一时难分高下。

台上的贺天雕看到此时,心中越发颓丧:“原来这对鹤儿如此厉害,只怕还在地狱三首之上……”

琅邪双璧却是暗暗心惊,他们的灵鹤看似轻弱单薄,实则力猛喙锐,曾胜龙象这等巨兽,不想此时在那蟹怪身上啄了千百记,却是如同隔靴搔痒。

逍遥郎君忽对身边丽姬笑道:“这对灵鹤有点来历,寻常手段拿不下来。”

丽姬应道:“那就请少门主出手吧。”

逍遥郎君捏了个印诀,已从蒙面丽姬手中接过机关之掌控,接着五指抡动,藏在袖中又结了个奇异印法,隐隐听得一声钟鸣,似从古远处传来,天武殿中人人心口一震,旋见蟹霸王胸腹上的奇物蓝芒大盛,周遭阵阵波动,赫然现数个巨大的漩涡来,漩涡之中符文翻涌,性相不明的强大威煞怒潮般暴开。

琅邪双璧魂魄皆动,心中大惊,急驭灵鹤闪避,然那几个漩涡出现奇猝范围极大,两只灵鹤已逃之不及,瞬给扯入漩涡之中随波逐流。

兄弟俩面色齐变,强提真气嘬啸,可是两只灵鹤已在力道诡异、转势不一的漩涡中失去了控制。

蟹霸王双螯掣出,一左一右轻轻松松钳住了两只灵鹤的长颈。

也不知漩涡之中蕴藏了什么玄异,顷刻之间,两只灵鹤首垂羽息,已完全丧失了抵抗之力。

逍遥郎君睨眼对面,嘴角含笑,说不出的洒脱秀逸。

琅邪双璧面色苍白,对望一眼,齐做揖道:“阁下机关神异非凡,我们输了。”

逍遥郎君长指松开,在袖内撤去印决,蟹霸王双螯一松,将两只灵鹤抛在地上。

琅邪双璧又揖一礼,收回灵鹤,返回台上。

殿头官高喝:“本场比试,东海逍遥郎君胜!”

西台上许多嫔妃按捺不住,纷纷欢呼喝彩。皇后更是春风满面,雪靥微晕,一双丽目尽粘附那逍遥郎君身上。

这时又听殿头官提声高喝:“第二轮第三场比赛即将开始,有请皇朝国师卜轩司上场!”

小玄心头一跳,甚是兴奋:“一个是当朝国师,一个是东海奇人,所驱机关皆俱诡奇玄异,却不知哪个更加高强?”

只听邻席贺震元叹道:“今次大比,夺魁者当属二人其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