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四集 少国师
第二回 初露峥嵘

众人皆望东台。

只见蒙面丽姬徐徐飞退,飘至演武场上方,方才回身降落,身姿婀娜宛若凌波仙子。

直到此刻,祝仲方才如梦初醒,猛然站起,蓦觉头昏眼花,瞬又跌坐回椅中,鼻口依然血流不止。

蒙面丽姬将腕一扬,缠裹手掌上的帕子忽然片片破碎,化做漫空蝶舞,却是嫌弃沾染了污秽,将之毁去。

整个过程迅如电光石火,殿中人大多没瞧清楚,小玄却是在蒙面丽姬足尖离地的刹那,北溟玄数随念即生,接下蒙面丽姬如何飞空,如何制敌,如何得手皆瞧得明明白白,但觉赏心悦目美不胜收。

“可恶!竟敢偷袭伤人!”钟晋怒喝,念颂真言,催动狴犴铜兽直扑对面两人。

逍遥郎君微点了下头,蒙面丽姬将腰畔法囊轻轻一拍,轻喝了声:“疾”,猛见两人跟前多了只怪物,方才踏入场中,已跟势若奔雷的狴犴铜兽撞做一处,但闻“哐”的一声大响,怪物纹丝不动,狴犴铜兽却滑错开去,两只前足重重地钉入地面,划破数尺石板方才止住冲势。

众人这才瞧清,截住狴犴铜兽的是个上半身为蟹、下半身为人的怪物,举着两只巨钳似的螯,通体青黑身形雄阔,十分之威武。肢节、腰膀处皆有规则的缝隙,显然是机关一类。惹眼的是在它的胸腹处嵌着个凸出的圆形物事,上刻晦涩难明的古拙图文,泛着层淡淡的蓝光。

“敢情这家伙便皇帝所说的那只‘蟹霸王’了!”小玄心忖。

钟晋微一错愕,急驭狴犴铜兽再度猛攻,蟹怪举螯相迎,震耳欲聋的巨响接连炸起,间中还夹杂着极其刺耳的金铁刮擦声,台上许多人捱受不住,纷纷捂住耳朵。

两只怪物体形大小相仿,位处演武场边沿激斗。那蟹霸王背靠边线,只要后退一步便即出局,然而任狴犴铜兽如何疯狂扑击,始终就如怒潮中的礁岩岿然不动。

钟晋心中震诧,他这狴犴铜兽乃是以天相宗绝顶的御甲术炼就的甲兵,用料异样繁复珍罕,能开山裂石摧金碎铁,自炼成以来罕逢对手。今趟赴会,既是要为师弟讨回颜面,亦是冲着夺魁而来,岂料仅于第二场便遇见了强敌,一轮猛攻,竟然占不到丝毫上风。

而逍遥郎君却是面含微笑,一手背负身后,一手袖内掐诀,玉树临风般立在那里,无比的轻松自如。

甫一交手,台上众人便已瞧出孰强孰弱,知晓钟晋来头的人更是暗暗吃惊。

“难不成这厮还未尽全力?区区一个淫贼,怎会有这等厉害的机关?”钟晋愈来愈惊,又思今日若败,报仇不成事小,天相宗叫朝廷看低事大,不禁五内如焚,突尔将心一横,灵力急提,五指捏了个古怪印诀,却是不顾以性命共修的甲兵就此亏损,催尽平日所藏所蓄,将攻击力催升至极限。

陡见狴犴铜兽通体亮芒大放,攻势骤然疾猛逾倍,犀象大小的巨躯赫然拔地而起,泰山压顶般狂拍狠扫,声势无比骇人。

蟹霸王巨螯左格右挡,但已招架不住所有的攻击,肩膀身上接连给击中,足下石板尽数破碎,两腿一寸寸地陷入地面。

“叫你知晓吾天相宗神兵的厉害!”钟晋狞声厉喝。

“果然还是天相宗的甲兵更强!”台上的贺天雕道。

贺震元却没开口,眼睛盯着蟹霸王的下盘,那里也太稳了,与眼前的劣势并不相称。

小玄也觉哪里不对,他瞧的却是逍遥郎君的嘴角,直至此刻,那里似乎仍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天相宗之甲兵,也不过尔尔!”逍遥郎君忽道,笑意一收,手从袖出,掐了个新的印诀。

钟晋正痛快,突见蟹霸王胸腹处的凸物荡出一圈水波似的湛蓝芒彩,芒彩中闪耀着数枚他完全陌生的符印,然后就瞧见两只巨钳似的螯击中了狴犴铜兽的肚子,赫然击破了硬胜金铁的体表,深深地捣入铜兽的身躯内。

他大吃一惊,尚未明白怎么回事,场上形势已经反转,蟹霸王将狴犴铜兽掀翻在地,两只巨螯轮翻出击,接二连三撞入其躯体,捣出一个个可怖的大洞。

场边的钟晋怒喝着变换印诀,竭尽全力扳回局势。

这时蟹霸王两腿已从陷坑里拨出,庞巨的躯体几乎整个骑到了狴犴铜兽上,高擎巨螯毫不留情地朝下砸落。

钟晋心中万般不解,他那坚不可摧的的狴犴铜兽此刻怎么就似纸扎泥糊一般。

狴犴铜兽四肢乱抓乱挠,犹在拚死挣扎,蟹霸王又一螯结结实实地砸落在它的额心,将其整个脑袋轰入地面。

额心处纹刻着一枚符印,连接着内里的关键结构,正是狴犴铜兽的神经中枢。

“完了!”钟晋暗叫,心有不甘地又换了几个印诀,口中接连颂念,但是狴犴铜兽始终纹丝不动,已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

尘埃落地。

“本场比试,东海郎君胜!”北台上殿头官高喝。

场面太过暴力,许多人惊魂未定,直至这时,三面台上方有稀疏的喝彩声响起。

“这蟹霸王比荡魔堡的三首神犬还要可怕!”小玄心中怦怦直跳。

钟晋面色灰败,怔了半晌,返身就走,也不理睬还在台上发呆的师弟,迳直出了天武殿。

北台上的皇帝略微侧首,对立于一旁的卜轩司道:“天机岛机关甲天下,不知这逍遥郎君的机关,可还入得国师之眼?”

卜轩司眉心微蹙,沉吟须臾方道:“依臣之见,这逍遥郎君的机关并不高妙,虽然刚猛,辗转进退却嫌简拙,至于为何这等强横霸道,应该另有所倚,当属机关之左道。”

皇帝哈哈一笑,道:“天地广大无俦,因有无限之变化,方才多姿多彩,岂可事事以正邪左右框之。”

卜轩司心头一跳,顿首道:“陛下所见甚是。”

接下的一场比赛很快结束,逍遥郎君再度取胜,轻松进入第二轮。

他携姬回到北台之上,皇帝即时赐酒三杯,自已亦痛饮一巨觞,甚是开怀。

逍遥郎君躬身拜谢,三杯酒一饮而尽,忽听旁边的卜轩司道:“仙君胜得漂亮。天地之中,机关术流派万千,但无非出自”形、意、械、自然“四大脉系,不知逍遥门之机关术源自哪一个?”

“逍遥门的机关之术不足一提。”逍遥郎君即道。

卜轩司微微一笑,心里甚是得意:“果然斤两有限。不过,于吾天机岛前,又有谁敢多言机关之术。”

岂料逍遥郎君很快便又跟了一句,微笑道:“机关术终非大道,逍遥门只是用做皮表。吾门真正所倚者,其实另有奥妙。”

皇帝嘴角一笑,微点了下头。

卜轩司一怔,天机岛以机关术立世,素来最忌机关术乃旁门左道之类的闲言碎语,不禁心中大怒:“这厮竟借贬低机关术来压低吾天机岛,着实奸诈可恶!”

原来自逍遥郎君登上迷楼,皇帝接连盛宴以待,与之相晤极欢,于宫掖内外赞不绝口。直至上月底,竟有消息传出,皇帝有意要再立一位国师,改目下的单国师为左右国师。

卜轩司将信将疑,待到得知皇帝以逍遥真人之号作为仙灵大会的奖赏,心忖这简直就是为逍遥郎君量身定做,终明传言八九非虚,心里暗暗焦灼,早有寻衅之念。

天机岛机关术甲天下,他本想倚所长在皇帝跟前让对方难堪,孰知却给对方不动声色地反将一军。

“待会场上遇见,定然叫你知晓机关术的无穷奥妙!”卜轩司恼恨不已。

********************************************************

比赛继续进行,于逍遥郎君之后,再无连胜两场之人,直至国师卜轩司登场。

众人终于见识到了绝顶的机关术。

卜轩司御驭的是一个奇诡物事,初如棺椁,转眼就变了形状,时如轮轴,时如刀铡,时如走兽,时如飞禽,上刻独异符文与图案,疾捷刚猛变化莫测,摧枯拉朽的拿下两场胜利,毫无悬念地进入第二轮。

小玄目瞪口呆,心中震憾:“原来机关是可以这样子的……”

“这是什么鬼玩意!”贺天雕声音微颤。

“比三年前,又多了几样变化……天机九变,怕是完成了。”贺震元沉声道。

“这……这就是天机岛三大绝顶机关之一的天机九变么?”贺天雕喃喃道。

卜轩司回到北台之上,皇帝亦赐酒三杯,赞道:“国师神威,无愧为吾朝之护国上人。”

卜轩司口中谦谢,三杯饮落,眼角掠了逍遥郎君一眼。

逍遥郎君却只顾与身边众美饮酒说话,悠然自若一如之前。

“一个比一个可怕,这仙灵大会不好玩啦!”小玄面色难看,屁股已有些坐不住,几乎就想带着大宝开溜。

谁知就在这时,北台上殿头官已高声宣召:“有请签中第三十一数者出场!”

小玄心头一跳,可是事到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飞下高台,来到演武场边上。心里打定主意,见势不妙,便即投降认输,以免伤着大宝。

对面是个持拐老叟,身材瘦小,目露精光,乃华山散人,只报了名号,叫做嬉云叟,拘役的竟是一头不知年月几何的黑毛大猿,赫比之前的蟹霸王与狴犴铜兽都要高巨,两只臂腕上束着条长达数丈的锁链,链上悬着一颗南瓜般大的铁球,在小玄出场前已轻轻松松的胜了一场。

“迷渊宫派门下崔小玄,望前辈赐教!”小玄恭敬道,朝对面作了一揖。

“迷渊宫派……”嬉云叟沉吟了下,似乎不曾听过,道:“小朋友耍甚宝贝?”

“机关。”小玄答。

“又是机关……”嬉云叟眼睛翻了翻,似乎甚是不屑,道:“如今皇朝倚重天机岛,一个个便都炼造起机关来了,殊不知机关虽然刚猛疾捷,但终究是死物,如何能与灵兽相争!”

“前辈所言甚是,在下只是来凑个热闹。”小玄道,瞧着巨猿臂腕锁链上的大铁球,不禁暗暗担心。

“那就开始吧。”嬉云叟道。

小玄场边立定,口中默念禁咒,将大宝从如意囊召出,旋见一个圆滚滚的人形怪物出现在场上,没手没脚大腹便便。

众人微愕,嬉云叟也一怔。

蹲坐在场中央的巨猿发现了大宝,遂悠哉游哉地爬到跟前,俯身打量了片刻,伸出根指头轻轻戳了下,大宝摇晃起来。

台上发出一阵笑声。

两者体形不成比例,况且大宝模样憨拙可笑,跟威风霸气的大猿照面相峙,显得异样滑稽。

西台上,纱幕后。

有个妃子忍俊不禁:“你们瞧,那个没手没脚的怪物可像是不倒翁?”

引得众嫔妃笑声一片。

又有人道:“这小哥是谁呀?模样倒好,怎么上场的宝物却是这等丑怪,这么小的个子,还没手没脚,不怕叫那只大猴子一脚踏扁了去!”

坐在一角的龚才人忽然轻咦了声,悄悄对糖妃道:“我明明瞧见你把那怪物藏在假山旁的,啥时候给他拿回去了?”

糖妃笑而不语。

“啊!”龚才人忽叫了起来:“我知道啦,定是与他偷偷幽会过了!”

“要死呀,这样大声!”糖妃压着声道,在龚才人臂上悄掐一把,有些着慌地朝台廊正中望去。

那里坐着许多大小嫔妃,当中簇拥着个盛装丽人,额束皁罗顶戴凤冠,身着翟衣大绶,腰直背挺十分端庄,一双丹凤妙眼湛然有神,只是从旁望去,便已令人不敢逼视,正是当今皇后。

龚才人悄吐了下舌,见皇后与众嫔妃皆注目演武场,没人留意这边,方才放下心来,口中却道:“怕她做甚,若论荒唐,这宫掖之中又有谁及得上她!”

罗才人即时跟道:“就是,若非那贱人做表率,宫中岂会乱成这样子。”

糖妃打了个眼色,示意她们莫再继续说。

龚才人却俯过身去,贴到她耳边道:“姐姐也知道,那贱人早就与国师有私,昨儿听闻,如今又勾搭上了那逍遥郎君,真个好不要脸!”

“当真?”糖妃吃了一惊,不由朝北台上的逍遥郎君望去,见其正与皇帝谈笑风生。

“笃定不假,这可是邓公公亲口说的,还说雍怡宫里的差不多都知道了,唯独皇上蒙在鼓里。”龚才人道。

“无怪听弄红说,那贱人近日精神得很,天天玩些新名目,原来是暗地里又偷了汉子!”罗才人啐道。

“真不怕死!”糖妃悄声道,“皇上近来天天与那逍遥郎君在一起,也不怕捅出漏子……”

“那贱人的老子手里有先帝爷赐的八宝紫金锏,可劝天子。皇上向来惧她,便是知晓,多半也奈何不得。况且皇上得那逍遥郎君进献许多新药奇具,日夜尝新试鲜,正欢喜得紧呢,哪有工夫理睬!我还听说皇上今趟举办这仙灵大会,为的便是要立那逍遥郎君为新国师,与卜轩司并列左右。”龚才人道。

“罢了,井水不犯河水,她浪她的,我们自在我们的,只要莫来撩惹生事,尽随她去。”糖妃低声道,话虽如此,心却虚了,对旁边两人道:“这会别说了。”

龚才人却扯扯她衣角,小小声道:“快快从实招来,到底啥时候的事?”

罗才人会意,也悄声道:“对呀,居然到现在还藏着掖着!”

她们三个虽然尊卑有别,但素来极为要好,又共兼些说不得的隐密之事,私下里便有些没大没小。

“就遇见那天晚上呗。”糖妃轻声道。

“好呀,姐姐背着我们跑去吃独食。”罗才人低声道,作状不满。

“也不知人家咋想的,我先探个路呗,下回自然带你们一起。”糖妃悄声道,“我们三个哪时不做一处的。”

原来帝有暗疾,宫中早已糜乱,上起皇后,下至婢侍无不觅私偷食。三妃寂寞,亦与禁卫、太医等私通。三姐妹为了壮胆,时常结伴寻欢,感情自是倍加笃密非同寻常。

“那……”龚才人把声音压得极底,“你们那个没有?”

糖妃摇摇头。

“不信。姐姐快与我们说说,仙家弟子究竟是啥滋味。”罗才人咬着水唇道。

“真没有。”糖妃道。

“为啥,你没撩拨人家?”龚才人乜眼道。

“没有才怪!”罗才人笑嘻嘻道。

“那晚出了点状况,这会不方便说,回头再告诉你们。”糖妃迟疑道,想起当夜撞见的异像,心头不禁怦怦直跳。

旁边两人皆感奇怪,但见她神色有些不对,遂都闭上了嘴。

场上的巨猿越来越肆无忌惮,咧着嘴推了几下大宝,又一爪捉扣住它那短短的脖颈,将之整个从地上拎了起来,岂知奇变遽生,一首黄色的符不知从哪飘了出来,倏在巨猿两眼极近处炸开,骤见一道眩目的白光闪耀,整个天武殿都亮了一下,许多人急闭起眼,犹觉目中刺痛。

巨猿怒吼一声,手上一滑,已给大宝争脱开去,众人睁眼望去,见巨猿双目紧闭眼角流泪,照四下猛扑狠抱,大肚怪则在场中蹦嘣跳跳,身子灵巧无比,半点没给粘着触着。

“好狡猾的小子!竟以符录偷袭!”嬉云叟轻喝,口中斥啸指挥巨猿猛追大宝。

小玄有口难辨,谁会相信他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机关,适才那道突然出现的符,他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适才闪光的是何符?”北台上皇帝忽道。

“似是截教金遁系的大金光符。”旁边的卜轩司即答,心中暗凛,以机关发符,可谓闻所未闻,转念一想,多半是将符先行藏于机关之中,不过取巧小技耳。

“这机关竟会以符扰敌,有趣有趣。”逍遥郎君微笑道。

巨猿目不能视,全仗主人驱役,扑纵虽疾捷凶猛,却仍捉不着大宝,不禁暴跳如雷,两臂挥舞,拎起锁链上的大铁球朝四下乱轰乱砸,登将地面击得砖碎石飞一塌糊涂,砰砰之声响不绝耳。

小玄瞧得胆战心惊,所幸大宝躲闪极速,始终毫发未损。

嬉云叟心中焦灼,瞥见小玄站得离场边甚近,而巨猿正在不远的地方,心中一动,突尔啸声骤变,只见巨猿将臂一挥,臂腕所系锁链猛朝旁侧甩出,大铁球直奔场外掠去,正是小玄站立之处。

台上众人俱吃一惊,糖妃等三个更是面无人色。

铁球巨大,加之冲势急剧,怕是有过千斤的力道,挨着擦着必定骨肉俱糜。

小玄猛见巨球袭来,北溟玄数随念即发,登见原本疾轰而至巨球缓了下来,竟然慢若蜗行,那来势方位无不瞧得明明白白,遂朝旁跨一步,轻轻松松就避了过去。

大铁球几乎是与小玄擦肩而过,嬉云叟心叫可惜,迅役巨猿挥链再击,岂知又是落空,当即继役巨猿用大球接连猛轰,欲迫大宝来救。

小玄心畅神怡,又觉有趣,便不逃开,只在场边左右闪避,每次仅与铁球堪堪擦过,间不容发如同儿戏。

直至这时,台上才响起一片叫声,却是有人惊呼,有人喝彩。

“那老头好耍赖!”糖妃嗔道,猛然发觉自己甚是失态,所幸这会大家的注意力都给吸引到场上,没人注意。

大宝一直远远地躲着巨猿,即便小玄受攻依然不肯靠近,嬉云叟却在暗中提防,眼角忽见不知从哪又来了道符,落叶般悠悠晃晃地朝巨猿背后飘去,心知有异,忙以啸声警示灵兽应对。

巨猿即时抛下小玄转身,只听“嗤”的一声细响,身子已撞着了什么物事,黏黏糊糊的极不舒服,惹得它一阵乱扒乱扯。

嬉云叟人在场外,瞧得十分清楚,却是一张巨大的蛛网状物事罩住了自己的灵兽,但见网丝又粗又韧,泛着薄薄的碧色光芒,显然有甚性相不明的法力或毒物加持其上,心中一凛,急声喝斥巨猿挣脱。

“天罗地网!果然凑效哩!”小玄又惊又喜,来此之前,他已给大宝喂下了许多各色各样的“食材”,其中以脂蟾胶份量为冠,盼的就是大宝能产出这种陷敌奇符。

巨猿手脚发沉,就连鼻口也给黏丝捂住了许多,呼吸顿时困窒,蓦地暴怒起来,肢爪四下里狂抓狠撑,岂料身上的蛛丝黏韧至极,反倒给愈缠愈紧,突尔失去平衡重重一跤摔倒在地。

“只守不攻,如何取胜!”小玄见巨猿疯狂挣扎,心忖早晚逃脱,口中连颂早已设定的禁咒,却是去激启大宝背后的“天”字符印。

经过这些日的不断验证,他已知晓大宝背后四字符印各有对应:“地”字对应的是防御类符,“黄”字对应的是辅助类、治愈类符,“玄”字对应的是召唤类符,而“天”字对应的则是他眼下最需要的攻击类符。

“快快给我来道攻击符!”小玄心中急祈,只是时至今日,这炼符玄机产出的符始终无法预知及掌控。

巨猿满地翻滚,两条手臂终从网中挣出,即去撕扯已勒入皮肉的黏丝。

就在此刻,大宝背上的“天”字符徐徐亮了起来,嬉云叟突然看见巨猿上方现出一把模糊不清的墨色巨刃,竟达五、六丈之长巨,刃身布满符文,入眼震憾之极。

阿修罗王之刃!嬉云叟瞳孔收缩,虽知自己的灵兽已修炼至铜皮铁骨,但却毫不怀疑,这把传说能斩蛟枭龙的符刃可以轻易将之兵解。

小玄亦给唬了一跳,他并不知晓空中巨刃的来历,但从其上散发的强大威煞判断,给蛛网困住的巨猿已是命悬一线。

巨刃迅速清晰,隐隐夹杂着风雷声,嬉云叟突地大叫:“住手!认输了!”

巨猿与他相伴了数百年,虽然平日里少不了责罚打骂,但已情同父子。

小玄赶忙颂咒喝止,拘住了四下蹦窜的大宝,然而为时已晚,巨大的阿修罗王之刃完成了由虚至实的跨越,森寒的锋芒在巨猿惊恐的脸上投下一道极细的亮。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