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四集 少国师
第一回 咄咄逼人

圣旨宣罢,便有数名内相捧着签盘行到各席之前,叩请众“仙”选取。

小玄取了一签,拆开锦封,见已是三十一之数,心忖今次要下场比试之人还真不少。

邻席的贺家父子亦选了一签,神色凝重,却是抽中了第二之数。

抽签已毕,安坐北台之上的皇帝略微颔首,即见一名殿头官来到栏杆之前,高声喝道:“仙灵大比开始!有请签中前两数者出场。”

旋见一胖和尚掠下高台,胸腹肥肉抖动,一对惹目的长长大耳几垂至肩,右臂抱着只不知从哪带来的粗瓷大酒瓮,大咧咧道:“洒家乃慧根峰无尘寺大耳和尚梦癫,今趟入京,原本只想讨杯圣酒尝尝,不意今晚签中头数,那就先来丢个丑了!”

贺天雕霍然立起,转到席前,朝父亲躬身叩首,道:“孩儿下去了!”

贺震元点了下头,沉声道:“传闻这大耳僧有具灵偶,乃用龙纹紫杉打造,应属机关一类,脖颈关节或是薄弱之处。”

小玄听得心中一凛:“这贺家父子识得机关术的门道哩,不知会以何物下场比试?”

贺天雕应了,大步从台上走下,来到演武场边,朝四方一揖,高声道:“在下荡魔堡贺天雕,望诸位高人不吝赐教!”

待两人场边站定,北台上殿头官又高声宣读比试规矩:“参赛双方不得亲自入场,只许以灵兽、甲兵与机关等比斗,并以所属灵物失去战力或退出场外者为负!”

贺天雕听之读罢,略整衣衫,朝对面的大耳和尚抬手一扬,比了个“请”的姿势。

“宝贝儿出来,咱们有得耍啦!”大耳和尚叫道,大袖挥甩,忽见一个人形木偶出现在身前,有目无瞳,有鼻无口,秃着顶,摇摇晃晃地步入演武场中。

小玄见那木偶通体隐有紫纹,呈密鳞之状,寻思道:“瞧这木人模样,当真是龙纹紫杉所造。”

贺天雕凝目以对,口中念念有词,一手拍向腰侧法囊,猛闻一声暴吠,身前现出一巨犬,赫有豹子大小,腹背裹着乌甲,甲脊上竖着一排明晃晃利刃,裸处肌块扎结,弓腰怒晴,状极猛恶,登时唬得西面高台上的嫔妃们发出一片惊呼。

小玄也微吃一惊,按不住赞道:“好威猛!”

只听邻席上的贺震元微笑道:“此犬名曰啖魔,又名地狱三首,生于冥界,乃自上古便有的神物,今已所遗无几,生性勇猛无畏,专噬邪秽,便是虎豹蛟龙见了它,亦要调头走呢。”

“虎豹也就罢了,蛟龙也会怕它?”小玄心觉难以置信。

“好狗!宝贝且去跟它耍耍。”大耳和尚笑嘻嘻道,木偶仿佛听懂其语,便朝巨犬懵懵前行。

“竟敢小瞧吾家神犬,今日定要教你秃驴知晓厉害!”贺天雕心中暗怒,抬手一指,巨犬骤然暴起,闪电般窜入场中,直扑木偶。

位于殿正中的演武场极为巨阔,长逾四十几丈,宽也达二十余丈,双方各据一边,相隔甚远,然那巨犬势若奔雷,只几个扑纵便到了木偶近前,两条后腿一蹬,整个巨躯赫然离地飞起,如猛虎怒噬敌人。

场外的大耳和尚忽尔捧起臂上的酒瓮饮了一口,几于同时,场中的木偶亦双臂上抬,双拳正好拱护在头顶,迎着飞扑而来的巨犬腹底一捣,只听啪得大响,巨犬给震得身型空中一凝,木偶也给扫中肩膀,一跤摔坐地上。巨犬落地,丝毫未滞,迅又扑出。场外大耳和尚朝旁踏出,场中木偶便一闪躲开,接下一兽一偶时分时合,相互殴击。

贺天雕立在场边,口中时喝时啸,指挥神犬扑噬敌人。而另一边的大耳和尚则状若醉酒,东倒西歪手舞足蹈,场中的木偶便如影随形般跟着他躲闪进退指东打西,极是灵巧自如。

小玄瞧得目不转睛,心中喝彩:“这胖和尚定是与他的灵偶心意相通,如非比试,真正遇敌,人偶齐上,威力便是翻倍,厉害厉害!有趣有趣!”

思着心意相通四字,神魂深处忽尔一个激灵,似有所感,眼睛不觉闭起,心念竟不知到了何处,只见昏暗中一个人形之物悬空沉浮,轮廓模糊几为透明,面上五官俱无,异样之诡谲神秘,视线落到其腰际,赫见断开近半,心道:“似乎伤得极重哩……”

眼前所见,着实匪夷所思,心底隐隐觉得与自己大有干系,然却百思不得其解。

他苦恼地甩了下头,睁眼时,见场中打斗越发激烈,巨犬似有使不完的气力,不停纵掠扑击,真个胜似大虫,捷猛极绝。然那木偶不但身形步法无比灵活,拳脚招法亦十分精妙,不但令巨犬的扑噬连连落空,反而频频击中巨犬。

小玄听那声音,每下都甚是闷实,知是击得极重,心中估忖:“照此下去,只怕荡魔堡这边要输。”

贺天雕见神犬屡屡受制,怒色渐溢于表,口中呼喝声愈高愈厉。

台上的贺震元微摇了下头,神色却十分镇定,瞧见小玄转望过来,拱手笑道:“犬子修为甚浅,定力未足,让大人见笑了。”

小玄忙回一揖,含糊道:“哪里哪里,胜负尚早吧。”

“胜负便在眼前。”贺震元微笑道:“神犬接连吃亏,怕是要动怒了。”

话音未落,便听咽呜一声怪叫,小玄回首望去,见场中已起变化,木偶不知使了什么精妙招法,竟以手臂将巨犬的脖颈锁住,牢牢地扭压在地上,巨犬四肢乱掀乱挠,只是挣脱不得。

小玄心道:“这下不成了,荡魔堡的神犬果然斗不过大和尚的灵偶。”

巨犬龇牙裂嘴,不知是否因为呼吸困难,双睛怒睁,眼底忽尔赤红起来,如血一般,状甚怖人。

眼见胜负即分,猛闻一声震人心魄的暴嗥,奇变遽生,巨犬倏地一掀一拱,不知从哪生出神力,反将木偶翻压在身下。木偶双臂紧扣,依然死死锁住巨犬脖颈。孰料要害受制的巨犬张口一咬,利齿赫然深深噬入了木偶的胸口,木偶受创,手臂稍松,巨犬甩首一撕,从木偶身上咬下大块木料来。

场边的大耳和尚面色微变,急忙变招,挥拳内勾。木偶即一拳轰在巨犬脑门,岂知巨犬宛如金铁铸就,脑袋只是稍稍一歪,接连几下猛噬,将木偶胸膛咬出个骇人的大洞来。

“输啦输啦!罢手吧!”大耳和尚急呼。

贺天雕心欲立威,只是充耳不闻,依然恣由神犬肆虐,呼吸之间,木偶已给撕咬掏扒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虽非血肉之躯,但已触目惊心,台上有人站起身来,西台上的嫔妃们更是发出一阵惊呼。

小玄已知木偶乃是龙纹紫衫所造,多半还有用其它珍奇材料加固,而且定然加持了防御类法术,坚硬之度,必是远胜金铁,心中震惊:“这狗的牙齿什么做的?竟然这等锋锐!”

隔了数息,贺天雕这才不慌不忙发出一声清啸,巨犬闻令,方肯抛下早已不成样子的木偶,退开数步,犹自低低咆哮。

贺天雕朝对面遥遥一揖,冷冷道:“神犬动怒,收止未及,还望大师见谅!”

大耳和尚面上微现恼色,忽尔哈哈一笑,敛去目中凶光:“没事没事,好厉害的狗儿,小朋友前途无量耶!”踏入场中,拾起破碎的残偶,收入大袖之内,飞回台上去了。

北台上殿头官高声道:“第一场胜负已决,荡魔堡贺天雕胜,有请签中第三数者上场!”

“贺家小友,贫道来与你耍耍!”只见一人自东面台上飘落,头戴三台冠,腰系一气绦,身着青袍脚踏云履,手持一柄风火拂尘,却是个道士,生得贼眉鼠目,身段又甚瘦小,瞧上去颇为猥琐,只朝北台打了稽首:“吾乃阁山灵宝宫抱雪真人门下陆安清,恰巧云游至京都,今亦来凑个热闹!”

贺天雕听他唤自己“贺家小友”,似有轻慢之意,不动声色道:“阁下当真是那号为‘云岭独秀’的陆道长么?”

陆安清听他知晓自己名号,面上微有得色,拂尘一扬架在臂上,朗声道:“正是贫道,小友倒有些见识耶。”

却听贺天雕微笑道:“可在下听闻,云岭独秀因嗜赌成瘾,负债累累,给债主追寻上门,近日已给抱雪真人逐出门墙,道长怎么还自称灵宝门下?嗯……多半是传闻非实。”

台上众人听见,料是所言非虚,便即有些许笑声响起。

陆安清脸上一热,心中大怒,冷冷道:“吾便是给逐出门墙,也永为恩师门下,犬儿接招!”将袖一挥,蓦见一股梁柱粗的暗青之气飞贯而出,直袭场中的啖魔神犬。

贺天雕也甚恼怒,口中厉啸,喝驭神犬纵身迎上。

两相交击,爆出一声闷响,巨犬似乎遇到什么强大阻击,朝旁震开,青气亦受顿挫,赫于半空现出形来,却是一条千足巨虫,长若大蟒,足似弯刀,状极凶毒,惊得西台上嫔妃又是一片低呼。

小玄也吃一惊,心道:“这定是小见前些日溜上迎圣台瞧见的那条大蜈蚣了……一个道士,怎去修炼这等狠厉之物?瞧来不像机关,不知是真兽抑或甲兵?”

一虫一兽稍分又击,转瞬再交错缠斗做一处,直如龙虎相搏惊心动魄。

小玄心忖:“这蜈蚣如此之巨,必定力大无穷,神犬虽勇猛,这回可讨不了好!”

果不其然,激斗中突见蜈蚣数足钩住了巨犬背甲,即若大蟒般急速缠上,巨躯圈圈收紧欲将巨犬绞毙。

小玄轻呀一声,却见贺震元依旧神色自若,心中甚是不解。

贺震元微笑道:“大人莫要担心,那巨虫虽然凶厉,却属邪魔精怪,此犬正是它们的克星!”

巨犬极力挣扎,可惜只余脑袋在外,脖颈以下俱被蜈蚣锁困,空有一口利齿,却咬不着任何物事。

陆安清眼见胜券在握,遥向对面哈哈一笑:“犬儿可服?此时讨饶,或可保尔狗命!”

贺天雕怒目以对,口中连连厉啸,旋见那啖魔神犬目中迅速红赤,转眼又如血染一般,煞为诡异。

贺震元捋须道:“神犬显形,便是邪魔魄散之时矣。”

话音方落,倏闻一声沉闷低吼,竟似从地狱深处迸出,只见蜈蚣通体一震,紧锁巨躯似乎松开了些许,蓦见一股黑气冒起,在绞困的中心赫又多出了一个犬首。

小玄只道眼花,又听一声怒吼,再见一道黑气冲起,蜈蚣巨躯尽松,竟然逃似地游走开去,将之前绞住巨犬扔在原地,只不过,此时的巨犬已变了模样,肩颈之上赫有三个脑袋,皆怒睛竖耳龇牙裂嘴,口中滴淌着腥黏涎沫,状极怖人。

台上众人皆俱骇诧,一时不明发生了什么。

就连北台之上的皇帝也神色阴沉,虽然面具遮掩近半,侍立一旁的国师卜轩司却似有所感,忽尔阴恻恻道:“这贺家凡夫,竟敢喂养恶犬,三年前龙隐渡一役,老朽早已瞧不顺眼,待会若是场上遇着,便将那犬儿宰了。”

右下席上的逍遥郎君则悠哉游哉地掠了一眼皇帝,若有所思。

三首犬一步步朝逃开的蜈蚣逼近,它体形虽巨,但与蜈蚣相比,却还相差极远,然于此际,巨如大蟒的蜈蚣竟而收蜷成一团,通体战抖个不住。

陆安清面色大变,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拂尘连连挥动,却见蜈蚣只在原地哆嗦,竟似乎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

巨犬忽然立定,三首一仰,齐朝蜈蚣怒吠,台上众人心魄剧震,甚有数名宫婢内相软下身去,蓦见蜈蚣浑身剧颤,巨躯竟然左曲右折变了形状,众人尚未瞧清,已见蜈蚣化做了棵丫丫叉叉的老梅树。

小玄恍然大悟:“原来这道士并非修炼恶物,只是拘役梅精幻化蜈蚣,以凶厉之形与人博击!”

陆安清急挥拂尘,梅树如人爬起,欲往场外逃去,贺天雕嘬唇一啸,霎见三首犬暴起,电光石火间已扑在梅树躯上,嘴噬爪掏,登将之撕成一地碎片。

小玄瞧在眼中,心底甚是不忍,忖道:“那梅树需得巧遇机缘且至少修炼数百年,方能成精,今日却毁于一旦,委实可怜可叹。”

却听贺天雕淡淡道:“拘役花木,本是道家清雅妙术,尔却用与炼化恶形,留之不得。”

陆安清面色铁青,立在场边上怔了半晌,口中连道两声“好”,方才一拂大袖,飞回台上去。

旋闻北台上殿头官高声道:“荡魔堡贺天雕连胜两场,已入选第二轮比试,请回席暂歇。下面有请签中第四、第五数者报上姓名,入场比试!”

贺天鹏昂首返回台上,路过龚世弘席前,赶忙收去倨傲之色,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

“便是二郎真君的哮天神犬,只怕也不过如此!”龚世弘微笑道。

“不敢,不敢,大人过誉。”贺天雕慌道,回到席中,心中委实得意。

贺震元不动声色,待儿子在旁边坐下,忽压低声道:“你这孩子,好不懂事,适才在场上可谓欺人太甚。”

贺天雕怔了怔,小声争辩道:“孩儿原本也不想下重手,只是那两个家伙有心轻慢,这才给他们施点教训。”

贺震元也不瞧他,微叹了口气:“也罢,今次赌斗,多少是要得罪人的,只是你日后外间行走,须得仔细提防这些交过手的人。”

邻桌的小玄却是心中惶惶,不觉摸摸腰畔的如意囊:“那三首神犬好生凶狠,看样子蛟龙还真斗不过它哩,接下赌斗,大宝若是与它碰着,只怕凶多吉少……”接又忐忑:“输便输了,可切莫给咬坏才好……”

接下比赛甚为激烈,胜负咬得极紧,赌斗十余场过后,连胜两场者只有一个,却是琅邪由吾世家的一对兄弟,兄名璟,弟名珏,名号琅邪双璧,两人朕手以笛御驭一对灵鹤,轻松优雅地连败两名对手,也进入第二轮。

贺震元赞道:“由吾家终于出了人才,这兄弟俩近日风头颇健,诛伏不少邪秽,乃吾同道中人。”

贺天雕淡淡道:“只祈下轮比赛,他们兄弟莫要与我荡魔堡碰上。”

小玄心道:“原来是成名人物,难怪如此厉害。”

此时留在场上的是一名中年方士,乃御甲术大门派天相宗的成名高人,姓钟名晋,号点金圣手,驭控一头通体符文的狴犴铜兽,已干净利落地击败一名对手。

“金遁系甲兵于五行当中甚强,亦最难驾驭。”贺震元点头道:“天相宗御甲之术果然了得,无怪乎能与天机岛的机关术齐名,此人乃宗主周景元的师弟,修为于门中可稳列前十。”

贺天雕凝目道:“此人铁定能连胜两场,下轮若是遇着,倒是个对手!”

但听北台上殿头官高声道:“请签中第一十七数者登场……”声音稍顿,再又提声高喝:“有请东海名士逍遥郎君!”

旋见逍遥郎君自席上立起,朝天子打了个稽首,携身边一名蒙面丽姬徐徐飞下台来,凌虚御风如若天人。

天武殿中顿起波澜,三面台上一阵骚动。

小玄目光给紧紧抓住,瞧瞧这逍遥郎君,再望望那蒙面丽姬,尽觉赏心悦目。

逍遥郎君朝对面抱拳一揖,微笑道:“大师请了。”

钟晋神色倨傲,忽道:“听闻上月在迎圣台上,阁下以一机关连胜数场,不知可有此事?”

“这个……”逍遥郎君道:“当日宴上,大家为的都是饮酒助兴,胜负不必挂怀。”

钟晋道:“今日之赛,阁下是否仍以当日机关出场?”

“正是。”逍遥郎君应。

“那么……”钟晋停了一道:“今日这场赌斗,你我可否加上个小小彩头?”

“哦,什么彩头?”逍遥郎君含笑问。

“如果在下胜了,便请阁下身边的这位佳人将面纱取下如何?”钟晋道。

台上登又骚动起来,小玄心道:“这彩头有些无礼了!”

逍遥郎君依然微笑:“敢问大师,这是为何?”

钟晋道:“江湖上隐有传闻辟邪宫无瑕仙子当年出走,乃与阁下有些干系,不知此传是真是假?”

“的确如此。”逍遥郎君即应,仿佛在说一件平常不过之事。

台上一片哗然,许多人窃窃私语。

辟邪宫乃地界正派之一,素来嫉恶如仇,同天道阁、蜀山派一道被誉为邪魔的死对头,派中高者如云,当世五位宫主,不但修为极高,且个个风华绝代颜色倾城,令诸界邪魔既痛恨又垂涎。不想就在盛极之时,突生变故,四宫主雪羽仙娘楚静妤出走,五宫主无瑕仙子吕嫣莹失踪,从此元气大伤。

辟邪宫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对外缄口不言,但各界隐传两位宫主已堕魔掌,其中一个似与妖界某个大魔头有干系;另一个更是不堪,疑给东海逍遥门掳去,然而真相却有如云里雾中,至今未明。

钟晋微愕,此事凶险隐秘,而且此时耳目极众,原本以为对方会矢口否认,又或者避而不答,没想却是回答得如此干脆。隔了好一会方道:“吾师弟与辟邪宫有些渊源,当日宴上,曾出言求证,虽说唐突,岂料阁下身边这位佳人借比试为名,竟将吾师弟性命共修的甲兵击毁,这也未免太过了吧。”

小玄恍然:“原来此人是为他师弟出头来的!”

“阁下的师弟是?”逍遥郎君俊目微眯,似乎想不起是哪个。

“少门主忘啦?多半就是那夜跳出来要莹姐姐和妾身摘下面纱的那个矮东瓜呗。”旁边的蒙面丽姬道,声音娇嫩清脆,十分悦耳。

东台上突有一人站起,身形矮胖滚圆,正是钟晋的师第祝仲,指着场中破口大骂:“你这妖女!敢情真是西海那小贱人么,身子被辱,非但不知羞愧苟存于世,竟还与东海淫贼同流合污,当真辱没了水族海界,丢光了你老子的颜面!而今没脸见人,便只好成日藏住捂住么?”

小玄听他骂得极为不堪,眉头微蹙,正不明所以,忽听见邻席的贺天雕小声道:“这女人便是当年给逍遥郎君劫去的西海龙九公主么?看来果真屈从了那淫贼!”

贺震元低声喝道:“莫要多言!”

小玄又瞧了瞧那逍遥郎君,心忖:“此人赠皇帝秽药,而今又有好些人出言斥骂,只怕真是淫邪之类,可惜这副好模样了。”

天相宗为地界之中入世的名门大派,门徒众多影响广远,名头声势原本与天机岛相近相仿。但近年来皇朝重用天机岛门人,皇帝更奉其大长老卜轩司为国师,两派声势方才有所拉开。

天相宗许多门人甚是不甘,祝仲便为其一,他擅御土遁系甲兵,名望甚高素来自负,踏足玉京,原本想同天机岛争些高低,岂知冲撞了逍遥郎君,甲兵尽毁威风尽折,遂急驰回门中求援,将师兄钟晋请来参加仙灵大会,寻机讨回颜面。

正应了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双方在首轮比赛便遇上了。

逍遥郎君面色一沉。

钟晋森然盯视着他,袖里的手虚捏印诀,场上的铜兽蓄势待发。

蒙面丽姬左臂忽抬,一只美得令人心跳的手自滑落的罗袖中露了出来,另一只手捏着条杏底银花帕子凑近,开始将自己的左掌一围围裹住,唯露几根俏若笋尖的玉指。

众人不明所以,却尽给她那纤手与美态吸引住。

“可惜了这条帕子。”逍遥郎君微叹了口气,望向对面:“既然如此,加点彩头也并非不可……倘若这边侥幸赢了呢?”

“阁下只要能赢,随你便是。”钟晋淡淡道。对方虽给天子奉为上宾,但不过是依凭奇淫巧技得宠,无非就是一个偷香窃玉的淫贼,这样的渣秽,他还不放眼里。

逍遥郎君徐徐道:“那就这样,倘若这边胜了,便要你师弟滚下台来,给我女人磕三个响头,否则……即便逃回神兵岭,只怕时日也无多了。”

台上众人心皆一凛,钟晋更是面色丕变,森然道:“尔有这等能耐?”

“到底赌不赌?”逍遥郎君轻声道,他容颜无比俊美,此刻嘴角似挂着丝笑,然却令人莫明生寒。

钟晋尚未回答,蓦见对面影子一闪,对面的蒙面丽姬已消失不见,急喝道:“小心!”

东台上的祝仲倏地眼前一花,耳中炸起啪啪数声脆响,面上剧痛,惊怒欲击,猛然发现两腕被制,却是给一条闪耀着波光的蓝色绫带捆在一起,半点动弹不得。

直至这时,众人这才瞧清蒙面丽姬出现在东台之上,裳飘带舞地凌空悬在祝仲席前,那只缠裹了帕子的手正在缓缓收回。

而祝仲鼻口淌血,那张原本就肥胖的脸高高肿起,转眼已将眉目挤得歪成一线。

“幻影烟波,举步千里!龙族的绝顶身法。”贺震元轻喝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