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三集 迷楼惊变
第十回 仙灵大会

碧色光团芒彩略显浓暗,然却异样之瑰丽,小玄将之拢在手中,清晰地感受到它正在散发出某种灵能,竟是前所未有的强大。

“这东西到底是啥?怎会在我的法囊里?”他诸多疑惑,认了半天也未瞧出是何物,只觉光团极不稳定,在掌心里不知疲倦地东突西窜,心底忽然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这东西想要“逃”走。

“散发出来的灵能如此之强大,把它喂给大宝,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小玄望着跟前的大宝跃跃欲试,心脏怦怦直跳,竟有一丝莫明的不安。

“小玄,那光团是什么?我心口跳得好快。”一旁的夭夭忽道,脸色苍白。

“你也感觉到了?你感觉到什么了?”小玄讶问。

“说不出来,就是心里边跳得好厉害好难受。”夭夭抚着胸口道。

小玄赶忙将光团收回如意囊内。

接下数日,他犹豫难决,最终一种极其强烈的危险直觉,让他放弃了尝试。

********************************************************

日子过得飞快,仙灵大会这一天终于到来,而武翩跹却依然没有回宫。

待到傍晚时分,两名内相奉旨来到太华轩召请崔小玄,将他接往迎圣台,穿过数道禁卫把守的关卡,来到一个叫做天武殿的地方。

进了正殿大门,两名内相告退离去,而殿内的一众内侍内相皆在忙着迎接别的官员与宾客,对他却甚是轻慢,没人理会。

小玄也不在意,游目四望,看那天武殿。见殿内灯火辉煌,正中央有个巨大的露天演武场,四围皆有高台,白石砌就,雕栏泛彩,台上摆设数排筵席,已有许多人入坐,除了身着朝服的文武官员,还有形形色色的人物,或扎九扬巾者,或系一字巾者,或戴鱼尾冠者,或陀头打扮者,或双丫髻者,儒、释、道混杂,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象。

看到此处,心里终于释然:“还道怎有神仙肯赴人间之会,原来大多只是修炼中人。”

这时从内阁出来了个胖大太监,由几个内相拥着,所到之处,众官员纷纷起身招呼,就连那些修炼之人也甚是恭敬,大多笑脸相迎。

小玄仔细一瞧,原来就是那日跟皇帝到太华轩的阎卓忠,心忖:“他是皇帝身边的人,那些人都巴结他。”

阎卓忠边走边指派,命跟随的内相各处应酬布置,对众人虽皆有应答,脸上亦满是笑容,然却没能完全掩去那惯有的倨傲之色。

小玄不大喜欢这人,继续观望四周,见西面高台与其它三面不同,廊下整排都垂着薄薄纱帘,心下不解,直至隐见纱后人影纤俏,个个身段窈窕婀娜,这才恍然:“原来那边台上都是宫中的嫔妃。”

他瞧着瞧着,忽尔想起了糖妃,心忖她是不是也在那里。就在此际,突见台上纱帘掀起一角,有人朝这边指指点点,凝目望去,原来是在红雨苑中见过的龚才人,她一手撩着帘,一手急摆,似朝旁边招唤着谁,旋见她身边又多了两张如花似玉的脸,赫是唐淑妃与罗才人。

三个美人挤做一处,躲在纱帘后朝他这边望着,不知龚才人转头说了句什么,罗才人突掩住嘴笑,糖妃更是笑靥如花,丽眸波光涟涟,满是欢悦。

小玄脸上热了起来,心中却酥酥的如沐春风,不觉想起了那夜在假山洞内的情景,正心旌摇荡,忽闻有人叫道:“那边不是崔大人么!”

他唬了一跳,忙把目光收回,转头瞧去,却是阎卓忠走了过来,笑容可掬道:“崔大人何时到的,怎不入座?”

小玄怔了怔,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只好拱手道:“阎公公好,在下刚到。”

阎卓忠朝旁低喝道:“这里谁在迎送,怎没招呼崔大人?”

旁边几个内相顿时慌了,赶忙上前,皆说正要迎接。

阎卓忠怫然将他们喝退,朝小玄笑道:“这几个皆不长眼的,崔大人莫要见怪。”

“不敢。”小玄道。

“待崔大人正式上任,领了朝服,往后他们便认得你了。”阎卓忠道。

“没事。”小玄道,总觉得“崔大人”这三字甚不习惯,想了想便说:“在下本是山中野人,阎公公还是直呼名字好了。”

阎卓忠哈哈一笑道:“好!既然小玄兄弟不见外,那咱们也就自家人一般。”

说着竟上前一把牵住他手腕,道:“咱们走,今日正好为你引见下龚世弘龚大人。”

小玄见他如此亲热,心下微愕,虽说有点不自在,然却对这胖大太监增加了些许好感。

“龚大人乃当世奇才,筑造之技天下无双,又得迷妃娘娘指点以及国师大人相助,呕心沥血为皇朝建造了迷楼,深得皇上厚爱,将作监不断增添人手,可谓蒸蒸日上呐!”阎卓忠边走边说。

小玄静静听着。

阎卓忠继道:“龚大人最是爱才,小玄兄弟擅机关之术,到了将作监中,当是如鱼得水。”

小玄喏喏应着。

阎卓忠道:“皇上甚是看重今日盛会,设下了丰厚大赏,且朝中文武来了大半,小玄兄弟当好好表现,日后自然前途无量。”

小玄哂道:“阎公公,在下本事微未,今晚不过是来凑个热闹罢了。”

阎卓忠却道:“小玄兄弟谦虚哩,不像某些年轻人好高骛远,只知夸夸其谈,好!好!”忽压低了声音:“娘娘回宫没有?”

小玄答:“还没有。”

阎卓忠点了下头,似自语道:“娘娘为迷楼东奔西走,真是辛苦,这趟出宫,时日可稍长了点。”

小玄听了这口气,心底悄忖:“他今日对我如此客气,十有八九是瞧在师父面上。”

两人沿阶登上东面高台,来到一桌长席跟前,席上人赶忙立起,笑唤道:“阎公公!”

“龚大人,我把迷妃娘娘的徒儿给你带来啦!”阎卓忠笑道。

那人哦了一声,转望向他身边的小玄。

阎卓忠松开手,对小玄道:“小玄兄弟,这位便是你的顶头上司将作监将作大匠龚大人,快来拜见吧。”

小玄见那人留着三绺长须,面色祥和,目光却是炯炯有神,甚有威仪,上前叩首道:“在下拜见龚大人。”

龚世弘仔细瞧了瞧他,点点头,道:“仙家弟子,果然不同凡俗,气宇轩昂呐。”

阎卓忠笑道:“这是当然,就让小玄坐龚大人边上吧,你们同僚两个好先聊聊。”

龚世弘道:“如此甚好。”

阎公公便把小玄引往龚世弘隔壁的一张空席,空席的另一边邻席已坐了一老一少,见状赶忙立起,齐朝阎公公叩首道:“阎公公。”

但见老者颔下一围短密白须,神魄雄健;少者则长身玉立,英气逼人。

阎公公瞥了他们一眼,道:“原来是贺老英雄呀,来来来,咱家为你们引见一下。”转对小玄道:“此乃荡魔堡贺震元贺老堡主,当日助奉天候擒下叛逆蒙白虎的英雄。”又向贺震元介绍道:“这是迷妃娘娘门下,将作监少匠卿崔大人。”

那两人肃然起敬,贺震元作揖道:“幸会幸会,久闻天妃娘娘神通广大,门下自然亦是高人。”手示身边的年轻人,接道:“此乃犬子贺天雕,望两位大人多多关照。”

贺天雕即时抱拳叩首,恭声道:“阎公公,崔大人。”

小玄忙作揖还礼。

阎公公只微点了下头,正眼不瞧那贺天雕,将小玄引入席中,笑道:“崔大人与贺老堡主同是修炼中人,话题定当不少,你们暂且饮酒说话,咱家还得忙则个去。”

贺震元忙道:“公公请便。”躬身候着,直至阎卓忠走远,方与儿子返回席中坐下。

小玄坐定,观望台上,见众官员错落散坐于修炼中人之间,甚为随意,料是为了便于招呼坐陪,特意作此安排。

龚世弘侧过首,微笑道:“听闻崔大人擅长机关之术,不知所学的是诸系法门中的那一个?”

小玄一怔,他虽天生就喜欢机关术,但在逍遥峰上修习的却是如意五行中的火遁系功法及武技,至于机关术,全靠自个瞎摸索乱鼓捣,待到后来,虽然触及了许多高深的机关秘术,甚至在白眉的帮助下造出了天机岛的绝顶机关魅影,可是至今从未系统地学过机关术,一时答不上来。

龚世弘见他迟疑未答,心忖莫非因为涉及师门秘技,不便明说。

小玄终于回应,赧颜道:“龚大人,在下不识机关术诸系法门,一样也未曾学过。”

龚世弘点点头,没再说话,心中大感失望:“迷妃可谓天纵奇才,机关术之造诣登峰造极,而这门下弟子竟连机关术诸系法门都不知晓,可惜了!如此水准,皇上却一下子加封少匠卿,还塞到吾将作监中,敢情是来吃闲饭的!”

忽闻鼓乐声起,有人高呼:“圣上驾到!”

殿中文武官员及那些修炼中人纷纷立起,口呼万岁,躬身迎拜。

但见皇帝头戴通天冠,身着九章衮龙袍,面上依旧覆着那张七角面具,高坐宝辇,在禁卫及近侍的簇拥中从大殿正门进入,浩浩荡荡穿过演武场,直行至北面高台之前,方才下辇,拾级而上,在一张早已备好的龙床上坐下。

小玄远远望去,见皇帝坐姿萎顿懒散,似乎甚是疲惫,心下明白:“多半是因为那夜走火入魔,尚未恢复过来。”

忽听隔壁席的贺天雕低声道:“爹,圣上旁边那执杖老人,是否便是天机岛的大长老卜轩司?”

贺震元点了下头,道:“三年前,于龙隐渡之役曾会过一面。果真是机关术大家,变幻莫测。”

“听闻其正在为皇朝打造一支机关大军,眼下极得皇上宠信,炙手可热。”贺天雕压着声道,眼中有丝难明的热切。

小玄这才注意到皇帝身边有一华袍老者,手柱奇形宝杖,目蕴精光,正与皇帝说着什么。心忖:“此人就是当今国师了……皇帝脸上那张古怪面具,便是他进献的。”

皇帝顾盼左右,似在寻找什么人。

就在此际,一行人自大门而入,为首男子,锦衣华袍,容颜俊美身姿挺拔,举手投足秀逸极绝。在踏入殿中的刹那,西台上许多纱帘悄悄掀起,嫔妃们禁不住发出一片惊叹。

小玄怔了一怔,心中喝彩:“天底下竟有如此好看的男子!”

旋见许多丽裳美人鱼贯而入,手捧怀抱各色乐器,个个黛绿鸦青明眸皓齿,无一不是那笑燕羞莺、欺桃赛杏的容颜,而最夺目的是伴随男子左右的三个丽姬,脸上皆覆轻纱,虽然遮去了鼻口,然那仅露的一双眼睛及半张脸,已美得令人窒息,一路烟视媚行,不知夺去了多少魂魄。

殿中登时有些骚乱起来,小玄亦瞠目结舌,心道:“这些丽人敢情都是天上仙姝,怎么今夜一块下凡来了?”

阎卓忠快步迎上,远远便笑道:“仙君怎么现在才来,万岁已等得急啦!”

那男子正是逍遥郎君,开口笑道:“为给陛下备礼,便来得迟了,望谅。”声音极是柔和悦耳,莫说女子听了心迷神醉,便是男子也觉心头怦跳。

阎卓忠前边一路引着,把这行人直带到了皇帝所在的北面台上。皇帝指了指龙床右下的一张空席,却是让那逍遥郎君入座,竟比台上许多文武大臣都要亲近,殊为荣耀。

众人坐定,台上宫乐奏起,丝竹声中宫婢内侍流水般送上美酿佳肴,修炼中人多为不羁之士,便有的迳自吃喝了起来,一时觥筹交错,煞是热闹。

贺氏父子一起离座,绕过小玄,先向龚世弘敬过酒,又回小玄席前相敬。

小玄赶忙起身,举杯相迎。

正寒暄间,忽有内相高声喊道:“诸位稍静,今日盛会即将开始,有请翰林院大学士虞海宁宣读圣旨!”

殿中立时安静了下来。

只见一大臣在北台上领了圣旨,捧在怀里走到栏前,展开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四海承平,圣德格天。是以百神呵护,万仙来贺,趁此百年盛会,但求一窥仙家妙境,一睹神仙世界……”

小玄听得费劲,但也大致明白箇中意思:前边无非是歌功颂德,说天子厚德,所以四方神仙来朝;中间大捧诸仙诸圣,说各有神通异能,当为盛世出力;接着是定下比赛规矩,说为了避免有伤和气,众仙家只限以仙灵、甲兵及机关上场比试,以抽签为序,败者淘汰,胜者晋级,连胜两场即进下轮,以此递推,直至最后胜出。

最后,则是许下诸般大赏,有明珠玉帛,有名驹香车;至于最终胜出者,则敕封逍遥真人之号,并赐迷楼府第一座,与天子为邻,享人间富贵,受天地精华。

圣旨宣读完毕,殿中再次骚动起来。

其余奖励也就罢了,但能长居迷楼之上,受用盛于别处百十倍的天地精华,对修炼中人而言,可谓诱惑之极。

小玄茫然四顾,见诸“仙”群情激昂,皆跃跃欲试。唯那逍遥郎君面含微笑,稳稳地安座席中。

仿佛那名号府第,已是囊中之物。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