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三集 迷楼惊变
第八回 化麟

“难道之前被人瞧见了,皇帝得讯后追踪过来的?”小玄心念电转,察觉紧挨着自己的女人在微微发抖,心中大怜,便环臂将她围在怀中。

糖妃终于缓过些许,脸埋在男儿胸口,娇躯紧紧地往他怀里挤。

皇帝踏上了小洲,静静的立在采华神木之前,仰首望着圆洞框住的那块夜空。

躲藏树冠中的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只盼能挨多一刻便算一刻。

皇帝许久未动,整个人仿佛已凝固成石像。

“看样子,他并未发现这里躲藏着人,再者若是要来捉拿我们,身为天子又岂会独自前来……难道他来此另有目的?”小玄心忖。

其实极其侥幸。皇帝的修为远在两人之上,只因小玄身上穿着具有绝顶隐藏气息之功的兜元锦,而糖妃则是因为给小玄围在怀中,气息给兜元锦阻去了大半,再加上采华神木在不断地喷吐出浓郁的灵气精华,又遮掩去了许多,这才未被发现。

“他到底在等待什么?”小玄心中惶惶,突然莫明一悸,骤见洞中赤光大盛,鼻间嗅到了一股令人恶心的血腥气味。

糖妃亦有所感,双臂死死地楼抱着他,连眼睛都不敢再睁开。

就于此刻,小玄从枝叶的缝隙间瞧见一抹无比浓稠的血流从上方蜿蜒而下,巨蟒似地在半空扭转了几圈,这才徐徐落地。

眼前的景像诡怖万分,小玄睁大了眼睛,旋见血流于地面堆叠收聚,渐渐凝构成人形,最终幻化成一个身穿朱袍肌肤血赤的虬髯老者。

虬髯老者略打了个稽首,沉声道:“少主召唤本座何事?”

“不敢惊动血尊大人。”皇帝顿了一下,道:“圣皇他老人家近日可有消息?”

“这家伙叫做血尊?果然人如其名,适才所见,好像真是由一大股脓血所化。”小玄一阵反胃,又忖:“圣皇是谁……难不成是皇帝他爹太上皇?”

“没有消息。”血尊答得简单明了。

“没有?”皇帝的语气似乎有些烦躁,“他老人家不是复元甚速,就要出关了么?”

血尊沉吟道:“或许正是到了紧要关头,吾皇须得心无旁鹜,因此这数月来才完全得不到消息。”

皇帝开始走动,来回踱步。

“少主稍安勿躁。”血尊盯着他,缓缓道:“如非有了迷楼,只怕圣皇尚需千余载方能复元,如今不过再候些时日,或许便会有好消息了。”

“迷楼的确是帮了大忙,但亦正因迷楼,各界都盯住了这里,朕怕夜长梦多!”皇帝道。

“这个无需多虑,圣鳌已鸣三载,各处亦有种种险恶之兆,天地或有大劫将至,诸界圣尊皆退隐暗处静待其变,眼下应无人胆敢大动干戈。”血尊道。

“朕已得到消息,妖界、海界、截教、玄教、天道阁及辟邪宫近日皆在调兵遣将,有的甚至已经潜入玉京,天界、昆仑与西方亦虎视眈眈,而云州还有个南宫阳在闹,程兆琦始终拿他不下!”皇帝道。

“吾圣宗于此经营已久,防备周全。”血尊冷冷道:“各界大尊皆不敢亲至,那些虾兵蟹将,来了也只有送死的份,少主何惧之有?”

“千里之堤,亦可溃于蚁穴。南宫阳的地盘越来越大,更屡派刺客谋我,不解决掉他,朕彻夜难眠!”皇帝寒声道,不觉间一手捂住了腹部。

“南宫阳应该是投靠了绛夕那贱人,程兆琦奈何不了他,亦不足为奇。”血尊停了下,道:“这一切,待到吾皇出关,皆可迎刃而解。”

皇帝似仍焦虑,踱步愈急。

血尊想了想,沉声道:“不过,眼下倒有一人,少主须得仔细提防。”

“谁?”皇帝问。

“授意少主筑造这迷楼之人。”血尊道。

小玄心头一跳:“这不是在说师父么?”

“她?”皇帝停住脚步,“提防她做什么?”

“我总觉得这女人另有所图。”血尊森然道。

“适才血尊大人还说,若不是有了这迷楼,圣皇怕是尚需千余年方能复元。”皇帝瞪眼道:“而朕,若非得迷妃指点,建造了这座迷楼,盗来天地一十九灵脉的精华,莫说突破至灭天鉴的第五层,便是旧日的伤只怕也缓不过来。”

“可是这女人来路不明,教人始终勘之不破。”血尊却道。

皇帝微微一笑:“血尊大人无须多虑,朕已得到可靠的消息,她应该就是叛出玄教的武三绝,迷楼暗合的大阵便是她从玄教盗出的先天无极阵,至于什么天妃谪世,朕信才怪!”

“武三绝……玄教……先天无极阵……”小玄只听得疑窦丛生,一个个名字明明甚是熟悉,然却云遮雾绕始终模糊不清。

血尊却摇了摇头,道:“虽然这已令人吃惊,但是恐怕非止如此。”

“至少朕能肯定的是,她已同玄教彻底决裂了。”皇帝沉吟道,“另外,数月前南宫阳请动了冥咒世尊,入宫行刺,破去了天机岛伏于朕影子里的六只魅影,凶险之际,若不是她及时出手相救,只怕朕就非止于受伤了,可谓莫大功劳!”

“正是因为那次,本座才开始怀疑这个女人。”血尊冷冷一笑,“她那次出手虽然犀利,但本座依然瞧出她在极力掩藏实力。”

小玄心道:“这老头不是好人,总是怀疑我师父!”

“掩藏实力?”皇帝诧讶道。

“她的真正实力,应是高得惊人。”血尊道。

“玄教高者如云,迷妃能脱颖而出,冠以三绝之号,自是非凡。”皇帝微笑道。

血尊摇了下头,眯眼道:“那女人的修为,绝非眼前所见,只怕……”

皇帝静静地等着。

血尊依旧沉吟,好一会方道:“只怕已臻大罗之境。”

皇帝身躯一震。

小玄更是大讶,在他的意识里,大罗之境是任何修炼之人皆遥不可及的。

皇帝蓦尔哈哈大笑:“这怎么可能!”

血尊冷冷地望着他。

皇帝道:“如果已登大罗之境,她何须拜入玄教门下?重元老儿又岂敢收她为徒?”

血尊淡淡道:“少主只查出她是武三绝,但那女人最初未必出自玄教。”

皇帝道:“那她这样做,究竟是为了啥?”

“本座怀疑她潜入玄教,只是另有图谋,譬如……”血尊一字一句道:“盗取先天无极阵。”

洞中安静下来,隔了好一会皇帝方才开口:“先天无极阵乃由先天无极诀演化而生,内藏无尽变化无穷奥妙,更能盗取天地精华,虽嫌霸道,却令诸界垂涎已久,的确值得一盗。”

血尊沉思道:“而她在修得先天无极阵之后,之所以又来寻找陛下,依本座推断,要么是因为她无力筑造这么浩大的阵式,要么是想要获得强大的庇护以躲避玄教的诛剿,又或许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总之,最后她如愿以偿,倚仗少主集天下之力,筑成了这座迷楼,并且安安稳稳地躲在此处修炼。”

“即便如此,我们却是获益更大,圣皇因此提前千载出关!”皇帝道,指了下自己脸,继道:“而朕,再无需全靠这张可笑的赝品来压制旧伤,并且一举突破了多年未克的灭天鉴第五重天!”

“少主攻克难关着实可贺。”血尊顿了下道:“可是那女人长居少主之侧,修为又深不可测,在未弄清楚其真实目的之时,便不得不防!”

皇帝倏地挥手:“不可能,迷妃绝不可能修至大罗之境!虽然她于太华轩中修炼,对应的灵脉乃是天界之太华,最能提升真气与灵力,即便如此,朕仍不信她已登大罗之境!”

小玄此时终能确定,他们口中的“那女人”,就是自己的师父武翩跹。

皇帝又摇了摇头:“大罗之境玄奥无极,岂是依靠汲取几道灵脉便能修得的!倘能如此,朕降世之前曾苦守太华千载,早就登得大罗之境了。”

血尊缓缓道:“当日她对冥咒世尊出手之时,尽管极力掩饰,但仍没有逃过本座双眼,本座感应到那一丝泄露出来的气息,强大得令人战栗,只有圣皇曾与吾这种感觉。”

皇帝道:“可是这天地之中,又有几个能臻大罗之境!而那寥寥无几的存在,又岂有昧昧无闻之辈。”

“的确不多。”血尊道:“但只是吾等知道的不多。天地广大无俦,又有谁能穷尽。譬如,焚虚若不是踏足中土,出手诛伏骷髅老怪,谁又知晓聚窟洲还有个以臻大罗之境的散人?”

皇帝没有接口。

血尊继道:“而于天外海之中,又有多少久远的存在。当中与天地同寿者有,混沌之前者亦有,谁敢说,那些存在当中就只有一个焚虚?谁又敢说,焚虚便是当中最高强者?”

皇帝半晌不语。

血尊阴恻恻道:“总之,提防点不会错,但愿那女人对少主别无二心。少主万莫沉迷其色,本座亦会盯紧她的。”

小玄心中突突直跳。

皇帝胸膛起伏,忽道:“朕决定了!”

血尊望着他。

“朕决意彻底驱除体内的陈年恶伤!”皇帝道:“今夜召请血尊大人到此,便是要大人为朕护法!”

“不可!”血尊似乎吃了一惊,道:“少主切莫急于一时,此事还须待圣皇出关,再做定夺。”

“总说圣皇出关在即,但到底要朕等到什么时候?”皇帝凝望着洞顶的那块明净而深邃的夜空,道:“朕得迷楼之助,灭天鉴突破第五重天已有近年,然却苦于这恶伤所困,始终无法再前一步;又因这恶伤作祟,教朕三宫六院尽成摆设,这是何等之可恼可恨!”

小玄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皇帝话中意思,忽见怀里的皇妃涨红了脸,似羞若嗔。

“那道罡气,乃玄狐趁你降世之际所袭,幸得圣皇救应,能保住性命已属不易。玄狐有神魔之外的玄通,此伤潜匿得极深极密,外力难及,本座也无法相助,少主切莫草率行事!”血尊苦劝。

“玄狐!”小玄再次听见这两字,心口又是莫明地重重一跳。

“大人莫再多说,朕已等不及了!若连第六重天都无法突破,又何日才能攀上第七重天,一窥那大罗之境!”皇帝毅然道,“朕苦思冥想多年,渐有心得,而且此处对应着梦巢,最具疗伤之功,朕今夜就冒一次险!有劳大人为朕护法,如生不测,还请大人视情形定夺。”

梦巢两字一入耳中,小玄即觉此名极熟,闭目苦苦思忆。

血尊沉默了半晌,终叹一声,道:“少主心意既定,本座无话可说。驱除之际,倘若稍觉哪里不妥,便须立即撤功,万莫强求。”

皇帝微点了下头,提步行至采华神木旁,盘膝而坐。

血尊随行至十余步之距立定,从旁守护。

皇帝闭目调息,徐徐吐纳,真气于体内运转数个周天,渐至入定之态。

树上两人只觉秒忽如年倍加煎熬,小玄尚能忍耐,怀里的皇妃却因皇帝就在咫尺,身子又开始微微地发起抖来。

小玄生怕树下的皇帝察觉,只好收拢双臂,将女人裹抱得愈紧愈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只见皇帝身躯微微抖动,裸露的下半张脸与脖颈处的肤色竟然缓缓变换,时深时浅,时赤时紫。

一旁护法的血尊注目盯着,面现紧张之色。

皇帝越抖越厉害,遽然间衣袍无风自起,猎猎飞扬。

血尊行近两步,满面疑色。

小玄悄往下望,见皇帝露出的下半张脸上肌肉频频牵动,与上方的七角面具合做一起,愈显狰狞,心中战战地思道:“怎似有点走火入魔的样子?”

果不其然,血尊亦瞧出不对,疾步上前,沉喝道:“快撤功!”

皇帝却仿若未闻,喉底嗬嗬闷哼,牙关紧扣,倏一注鲜血自嘴角溢出,沿下巴滴落。

“散功!”血尊又喝,一掌自袖掠内出,抵在他背心。

只听“嗤啦”数响,皇帝衣袍撕裂,身躯竟然以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血尊面色微变,又一掌覆在皇帝天灵之上。

蓦闻一声皇帝厉吼,躯体赫然暴涨了近倍,身上的玄色衮袍片片破碎,面上的七角面具亦给崩脱,露出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可惜的是这张脸很快就扭曲了起来,开始随同身躯急剧膨胀,转瞬就变了形状。

血尊猛觉掌上传来一股巨力,遽将双掌震离,心知不妙,疾提真气再次掩上。

然而皇帝的身躯犹在继续暴涨,但闻咯嚓暴响,骨骼四突,皇帝的躯体已完全失去了人形,更诡异的是,肌肤之上竟还现出了片片紫红色的艳丽鳞片。

在变形的尽头,一股异样强大的威煞骤然爆出,席卷了洞内的每个角落。

眼前的影像诡怖万分,小玄瞠目结舌,忽闻怀里一声低呼,却是糖妃发出了惊叫,幸好此际场面极其混乱,皇帝吼声四荡,树下两人皆未发觉。

“别看。”小玄把她眼睛捂住。

“那……那是什么?”皇妃浑身发抖。

小玄不知如何回答,见她吓得厉害,将之紧围怀里,再去细瞧皇帝,见其身躯已巨如龙象,须发四扬,头上拱出两根叉叉丫丫的怪角来,一身艳丽无比的紫鳞,四肢踏地,于洞中四下狂奔乱窜,心中突跳,猛地认了出来:“狮首、鹿角、龙鳞还有麋身……是麒麟!”

血尊几个扑纵擒拿,欲要将巨兽制住,却皆给挣脱。

“原来是头紫麒麟!”小玄心中震讶:“都说皇帝乃是真龙降世,而当今的天子却是只麒麟!”

血尊忽尔立定,两只大袍一挥,旋见两条血流凝就的巨蟒凭空生出,飞掠如电地追了上去,左右齐绞,刹那就将狂奔中的紫麒麟绊倒在地,紧紧缠住。

麒麟拚命挣扎,怒号厉吼,声音于山洞中撞击回荡,震耳欲聋。

糖妃惊得几欲晕厥,小玄亦心惊脉跳:“皆言麒麟是吉兽,怎么眼前这个却是如此狰狞凶厉?”

两条血蟒反而愈缠愈紧,捆得极牢,任凭麒麟如何疯狂挣扎,依然未松分毫。

麒麟四足乱掏乱扒,声势无比骇人,脖颈突地伸得笔直,口中呕出大口血来,喷洒出数丈之外,浇着的碧草立时腐烂。

血尊吃了一惊,生怕血蟒拘伤了他,赶忙稍稍收功,孰料剧变陡生,麒麟长嘶一声,赫将两条血蟒震得支离破碎,粗壮的后腿往地面一蹬,竟然纵过了数丈宽的潭面,扑到了洞壁之上,接又几个扑纵,过处石崩屑飞,眨眼就窜到了山洞的最上方,闪身从洞口爬了出去。

血尊张爪虚拿,将掉落在地的七角面具吸到手中,即时飞身升起,也从洞口追了出去。

小玄呆了片刻,忙抱起瘫软如棉的糖妃从进来的洞口掠了出去,方到外边,已闻人声鼎沸,远处有队禁卫呼喊着号令朝一个方向急奔而去。

他朝前掠出十数步,绕开假山的遮挡,转头望去,就瞧见皇帝化成的麒麟爬上了一座阁楼,正踞最高处怒视八方,月光底下,一身紫鳞无比妖异艳丽。

宫中号角四响,一队队禁卫不知从哪冒出,迅朝阁楼合围。

就在此时,空中又飞来一支人马,个个骑乘怪鸟,身披银甲手执机弩,围住了雄踞楼顶的麒麟,正是小玄头天来到迷楼就遇见的凤翎卫。

麒麟口鼻溢血异样狂躁,朝四方低低咆哮,阁楼支撑不住重量,梁柱纷纷现出裂痕,楼顶的琉璃瓦亦皆破碎,一时泥沙俱落尘土弥漫。

凤翎卫中有员将领指指点点,显然在作部署,猛闻一声霹雳怒吼,一道巨大的黑影突然笼罩住了他,那将领心胆俱裂,未及半点反应便给飞扑过来的巨兽叼在口中。

周围将士四下散开,惊叫厉喝,却见麒麟悬浮空中,一爪就把那将领撕去了半边,抛出老远,剩下的半边大噬几下,连盔带甲吞落腹中。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