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三集 迷楼惊变
第六回 符力士

夭夭想要去捂,无奈粉臂给彩虹捆在腿弯里,手去不了腿也放不下。

此番妙景,与先前的泄身又有不同,小玄瞧得百脉偾张,也不松绑,复又一杵挑了妖精挞伐驰骋,越发恣意狂放。

夭夭肩胛拱起,凝躯领受,这姿势视线给自己的腿阻住,再也瞧不见男儿的脸,注意力便尽给花底攫去,快美惊涛骇浪般掩来,几要将她吞没。

“小玄,我看不到你了。”小桃精慌慌娇唤。

“一会再看。”小玄随口应,心里奇怪,明明感觉到女孩花径之内满是浆液,却不见多少走漏。

“你老绑我……”夭夭呢喃娇语,既委屈又无奈。

“我以前也绑你么?”小玄望着花底,终于发现了秘密所在,原来是穴口太小,肉棒太大,一来一去便全都堵死了。

“自从那次在……在大鼎里玩过后,小玄就喜欢绑人了,在大林子里时常把夭夭绑在……”小桃精还未说完,突然就叫了起来。

原来小玄找了新的乐趣,在龟头快要退到洞口的时候,刨过一片微微凸浮的腻脂,猛地朝上挑起,果见花缝一绽,蜜浆跟着脱出的龟头直迸出来,犹比先前猛烈几分,喷洒得他胸前腹上一片淋漓。

夭夭张口结舌,小巧的粉臀高高举起,竟然抬离了床面,阴精险些就要随着花蜜跑将出来。

房中花香愈浓,小玄神魂颠倒,接下频频使坏,每搠数十枪便要挑开玉穴,耍个花溪飞泉。

几回过后,两人身上肤发尽湿,屋里满是浓浓花香。

妖精香魂几化雪躯尽酥,忽感腿弯处一松,手臂终能动弹,却是小玄解开了彩虹,整个人压了上来。

夭夭赶忙张臂抱住,生怕又不见了男儿。

“怕不怕我绑你?”小玄徐徐加速,随手又将缠绕女孩乳下的彩虹勒紧几分,但见雪丘成峰,峰际红梅亦愈加精神娇艳。

妖精点点头,水目迷离,一卷被打湿的发梢贴在嘴角:“可是……只要小玄喜欢,夭夭就喜欢。”

“那下次,我还要绑你。”小玄喘道,抽送越来越快。

“嗯。”夭夭昏昏沉沉地点头,只觉男儿频频深刺,棒头接连捣刺到嫩心,力道极蛮极重,仿似就要突破那最娇弱的一点,两只小脚丫儿难耐地在床单上乱蹂乱蹭。

“要绑成许多许多的样子!”小玄腹肌一凝,腰臀挺摆,猛烈地冲刺起来。

“嗯。”夭夭颤应,花内急剧酥麻,粉臂使劲抱紧男儿的脖子,两腿却张得很开,生怕碍着男儿丁点。

小玄却突地把臂一圈,将妖精两条雪腿贴腰夹住,双手抄入她股下,用力捧起两瓣雪臀紧紧地夹裹住飞速出入的铁杵。

夭夭登时花容失色,吐出舌儿,没了声音。

静了须臾。

两人蓦尔一起叫了起来,却是齐齐出了精,麻做一团。

小玄与夭夭体质殊异皆非凡俗,又彼此喜慕欢悦,这一夜便胜似那小别的夫妻,蜜里调油如胶似漆。

********************************************************

翌晨,小玄醒来,想起昨夜诸事,心中疑惑丛生,再又担心师父,一大早便过去仪真宫探望。

谁知却在仪真宫前给黎姑姑迎住,道:“娘娘有事出宫去了,过几天便会回来,嘱咐你用心修习,切莫荒废近日所学。”见小玄面有忧色,又安慰道:“放心,她没事。”

小玄无奈,只好继续在太华轩中修习北溟玄数与诛天诀,生怕有负师父期望,丝毫不敢懈怠;除此之外,他便去阿痴的工匠房打下手,耳闻目睹眼观心受,不知不觉对机关术又有许多领悟;而回到屋中,有乖巧甜美的小桃精相伴,毫不寂寞。

这日,苗小见忽道:“听说皇上命你造机关参加下月十五的仙灵大会,怎么不见动静?”

小玄这才记起此事,然而心中毫无头绪,便去向阿痴讨教。

孰料阿痴听见是皇帝之命,立马一口回绝,只说了两个字:“没空。”

小玄无法,只好自个琢磨,猛然想起那天看到的团扇,记得当中记载着许多甲兵及机关的炼造制造之法,心中一阵兴奋,当即回屋,把团扇从兜元锦的袖兜内取出,默颂禁咒开启细看。

他躺在床上,枕着夭夭的腿,很快就在扇中找到炼造制造御甲类、机关类怪物的部分,但见什么连环冥灯、开山神弩、狐影、火蜈蚣、轩辕斩、雷牛、梦龙、符力士、百步机丁、霹雳堡垒……一款款光怪陆离匪夷所思,只瞧得眼花缭乱。

小玄天生就爱机关术,不禁越瞧越兴奋,忽叫道:“好夭夭,我造个有趣的东西给你玩玩要不要?”

“好啊。”小桃精笑靥如花,也不问是什么。

“要挑个最最有趣的……”小玄继续寻看,只觉这个不错,那个也很好,正拿不定主意,视线忽给一只圆滚滚的人形怪物吸引住,只见有手无脚,挺着个大肚皮,形若不倒翁,模样十分滑稽可爱,背后有天、地、玄、黄四字符印。

旁注:符力士,又名炼符玄机。以天地万物为食,炼造八荒六合符录,自生自放奥妙无穷,时有神来之笔。只憾顽性太过变幻莫测,隐有魔化之险。乃吾教教祖无上圣母无意之作,亦为失算之作,但因别有机关以外之妙趣,聊以记之。

“自生自放……意思是这怪物能自行炼造符录么,天地间竟有这样的东西?这个吾教,不知指的是何门派?”小玄悄忖,心中将信将疑,再看图旁小字记载的制作方法及材料的说明,只觉无比奇妙,看到后来,竟然如痴如醉,似中邪一般。

夭夭察觉,轻声唤道:“小玄,你怎么了?”

连叫几声,却不见答应,心中吃惊,便去摇男儿肩膀。

小玄猛然坐起,一掌拍在大腿上,叫道:“就是它了!”

********************************************************

三日后,小玄住处隔壁的屋子里已堆满了形形色色的工具及材料,在屋子的正中还摆放着一张功能复杂的巨大工匠台,台上立着个由宝瓶竹为主料打造而成的怪物,圆滚滚胖乎乎的甚是滑稽,脑袋上天灵盖处开着个大口,两条手臂尚未安装,正是初具雏形的符力士。

小玄时而在怪物身上敲敲打打,时而对着云影凝眉苦思,夭夭则一旁端茶递水,偶尔帮他擦擦汗,倒也其乐融融。

“这家伙看上去简单,摆弄起来怎就这么难……不会是我太笨了吧?”小玄暗自苦恼。

他之前在迷林中就已钻研过云影当中的机关术,并且在白眉的指点下成功地打造出了魅影;而在巨竹堡的时日虽短,但耳濡目染亲身体会,对机关术的了解与心得,不觉间又有进境;这些天帮阿痴打下手,接触的却是另一门机关妙术的核心之秘,此时于机关术之造诣,已远非在逍遥峰上胡造无敌大将军时的水准。

但此时依然觉得异样困难。

殊不知,符力士虽貌不惊人,亦非大型机关,却乃机关术中的异数,内藏莫测玄机,他三天之中便有这个进度,已称得上神速,若是无上圣母此时在旁,势必会吃上一惊。

“这手臂和肩膀的接口做得和图形并无二致,怎么就安不上去呢?”小玄托着下巴喃喃自语,再次仔细观察两边接口,见其内细轨道道,长短不一,走向各异,隐感机窍便在其中,只是难明所以,目不转睛地盯着思索,不一会便头晕眼花心烦意躁起来。

“要不先休息一下?我们去园子里走走,兴许回来就找到办法了。”夭夭瞧出他烦恼,软语相慰。

小玄一把将她揽入怀中,道:“好夭夭,这东西是为你而造,你先给它起个名字吧。”

夭夭满面欢喜,歪着脑袋想了会儿,笑咪咪道:“它样子虽然笨笨的,但却让人觉得十分可爱,是个宝贝,我们就唤它大宝如何?”

“好。”小玄即应,道:“等我把它弄好,设定了禁咒,到时你只需叫声……”

话未说完,突听碰的一声大响,有人推门进来,却是苗小见。

小玄怀中骤轻,眼前飘过一股极薄的雾儿,手臂已抱了个空。

苗小见快步奔到他跟前,一阵东张西望。

“做什么?”小玄瞪眼问,心里想:“原来夭夭有这本领,回头倒要问问怎么弄的。”

“适才那妹子呢,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小见叫道。

“什么妹子?”小玄装蒜。

“那个挺好看的姑娘,都瞧见你抱她了!”小见道。

“你眼花了吧?”小玄道。

“有古怪,莫非你用法术把她藏起来了?快唤出来瞧瞧,莫慌,我不害你。”苗小见笑嘻嘻道。

“不知道你说什么。”小玄死撑不认。

“行,就不认是吧,下次给我逮着,可就没这般轻易啦。”小见道,只道是他跟哪个小宫女偷偷好上了,也没太过在意,瞧见立在桌上的怪物,便走了过去,好奇道:“这是什么?”

“明显机关呗。”小玄道。

“你造的?怎么长得这般丑怪……”小见一脸嫌弃之色,把大宝扳斜身子,对着天灵盖处的大口子往里瞧。

小玄无语,不知该作何表情。

“怎么不安上去?”小见拿起一条机关手臂瞧了瞧,又道:“你这怪物是要参加仙灵大会的对吧,跟你说,昨日我随小顺子上迎圣台了,终于看见神仙们的宝贝哩,真真吓死人!”

“瞧见啥了?”小玄问。

“一条老长老长的蜈蚣,好几丈长,长着数百只脚,口中还喷着绿色的烟!”苗小见张开双臂比划着。

小玄微微皱眉。

“还有一只大大大的怪兽,长得像虎,但是比老虎要大上好多,模样恶得要死!”苗小见举着机关手臂继续比划。

“是狴犴吧。”小玄淡淡道,终于按不住道:“你别拿那东西乱挥乱晃!”

“一条破手臂,有甚好宝贝的!”小见道,满不在乎地将机关手臂一扔,抛在大宝头顶的大口子里,猛听咔嚓声大响,机关手臂一节节迅速地短了下去。

旁边两人呆了呆,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不过呼吸之间,机关手臂便全部消失在大口子当中,大宝天灵处刷过一片挡板,自行关闭了开口。

“它……它怎么把自己的手臂吃掉了?”苗小见叫道。

那条机关手臂乃宝瓶竹所制,坚硬之度更胜金铁,可是眼下,竟被大宝啃甘蔗般“吃”了下去。

小玄目瞪口呆。

大宝突然一蹦而起,从工具床上跳了下来。

小玄急掠过去,探臂捉拿,岂知大宝朝旁一蹦,跳出数尺之外。

“哪里跑!”苗小见跟着扑了过去,忽见怪物大肚皮上开出条细长口子,赫是吐出道符来,那符化做一抹青气,眨眼便绕上了他的脚,倏地就变成了根麻绳粗细的藤蔓。

苗小见只觉脚上一紧,平衡顿失,卟通一声摔了个大跟斗。

“木遁系的蟒藤术!”小玄立时认了出来。

大宝一蹦一蹦地往门口跳。

“以天地万物为食,炼造八荒六合符录。”小玄心底蓦尔浮现出这一行字来,不禁又惊又喜,果真如此!

“它想逃!”苗小见大叫。

小玄飞步追去。

苗小见用力撕扯缠绕在脚踝上的藤蔓,好不容易挣脱出来,一咕碌爬起奋力直追。

两人一怪奔出屋外,大宝在前边一蹦一蹦地跳,小玄同小见在后面奔掠急追。

“禁咒!禁咒!快用禁咒拘它!”苗小见上气不接下气地喊。

“还没设定!”小玄没好气地应,心中甚恼,只是无暇怪他。

大宝虽然没腿,但却速度极快,而且异样灵活,忽东忽西地乱蹦乱跳,转眼就逃出了太华轩。

小玄连提真气,紧追不舍。

忽见又有道符自大宝胸口飞出,呼啸一声,身底如生风云,蹦得愈高愈快。

“疾风术!这家伙竟会用符给自个加持辅佐类法术!”小玄心中震撼,眼前的怪物已完全颠覆了他对机关的概念。

两个速度极快,须臾又奔出了仪真宫,苗小见修为甚浅,已给拉开一段距离。

两人一怪高高低低地你追我赶,大宝腹内消耗完了“吃掉”的那条机关手臂,奔速陡然减缓。

小玄的真气却是愈用愈畅,脚下如飞,迅速逼近。

前边忽然出现了道长长围墙,皆由紫脂泥就,大宝一跃而入。

小玄未及多想,也紧随着飞过墙头,骤然满目灿烂,千花万蕊焕彩蒸霞跃入眼中,却是个栽满桃树的大花园。

大宝奔速越来越慢,蹦跳的高度也越来越低。

“没力气了吧,瞧你往哪跑!”小玄笑道,足下加了把劲,已距大宝数步之遥,就在这时,猛然掠见假山前聚着数人,有的在荡秋千,有的斗花草,皆云鬓霓裳,都是女子。

大宝蹦蹦跳跳地逃了过去,小玄眼见就要赶上,只好硬着头皮追过去。

那几个女子吃了一惊,有的还叫了起来,待瞧清是一个圆滚滚大肚皮不倒翁似的怪东西,不觉又诧讶又好笑。

小玄忙中一瞥,原来是几个嫔妃与宫婢,顾不得解释,乃继捉捕大宝。

大宝已近力竭,然却似有心智般东躲西藏,竟然狡猾地绕着几个美人转。

小玄顿时束手缚脚,生怕冲撞到她们。

这时几个美人均瞧见了小玄,目光在他脸上转了几转,相视一眼。

“这是什么怪物?怎么没手没脚的?”

“好像是个不倒翁嘞,可是……怎么会蹦来跳去?”

“好顽皮哩,这坏蛋竟然拿我们当挡箭牌!”

“听闻皇上要在迎圣台举办仙灵大会,有许多神仙在迷楼上忙着炼造宝贝,莫非这怪物也是其中之一?”

几个美人叽叽喳喳地议论。

苗小见终于赶到,瞧见眼前情形,登时慌得立马扑跪地上,磕头叫道:“奴婢该死,惊扰了三位娘娘!”

“苗小见,这是怎么回事?”为首一个紫裳妃子问。

苗小见忙答:“禀奏糖妃娘娘,奴婢等为追赶一走失之物,奔得慌急,不意误闯红雨苑,还望娘娘恕罪。”

旁边一个青裳美人指着小玄道:“这人是谁?”

苗小见道:“回罗才人,他叫崔小玄,乃是迷妃娘娘的门下,近日方才离山入宫,皇上敕封少匠卿,命他打造机关,以备参加下月的仙灵大会。”

另一边的黄裳美人问:“那怪物便是要参加仙灵大会的机关么?”

“回龚才人,正是。”苗小见应道。

“好生丑怪,这样的怪物能比得过人家么?”龚才人嫌弃道,旁边几个小宫女都笑出声来。

“我倒觉得挺可爱的,你们看它没手没脚的,却能跑得这样快,比人都机灵。”罗才人道。

“既是迷妃的徒儿,那便是仙家弟子了。”糖妃却在瞧小玄,道:“难怪瞧上去神清气爽的,果真与俗人有些不同哩。”

几双妙目都聚在小玄身上。

苗小见察言观色,心中暗暗奇怪:“小玄哥这等唐突,几位娘娘竟似乎没怎么生气哩……”

小玄犹在捉拿大宝,几次触着了身子,却给滑开逃脱。

“姐姐,不如我们去帮忙捉拿这个怪物可好?”龚才人忽然提议。

“好啊好啊!一定有趣得紧!”罗才人即时附合。

糖妃沉吟。

罗、龚二才人都望着她。

糖妃蓦尔展颜一笑,卷起袖子:“好,我们上!”

三个美人在宫里早就闲得慌,这会找到新奇乐子,即时围上前去,嘻嘻哈哈地一块捉拿大宝。

“小心!娘娘们看着即可。”小玄叫道,不由冷汗直冒,生怕这些花娇柳弱的美人给大宝撞着一下,便要倒地不起。

但几个美人哪里肯听,这个拦,那个扑,只耍得欢声笑语兴高采烈。

旁边的小宫女们也按捺不住,纷纷跟着上前围堵。

这时几个内侍闻声赶至,见状皆俱愣住,待问明情况,便站在一旁呵呵地笑。

小见跪在地上,目瞪口呆。

“啊哟!”糖妃脚下突地一绊,整个人朝前扑去,小玄恰在旁边,急忙一臂兜住,鼻间香风骤浓,美人已软软地跌入怀中,嫩滑的脸蛋贴上了他的胸口。

“娘娘!”几个小宫女慌忙朝这边跑过来。

一股细腻的甜香自怀中蒸起,小玄神魂蓦荡,耳朵不由自主地热了起来,心跳道:“她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味道?”

“你抱哪里呢?”糖妃悄声娇嗔,瞪了他一眼。

小玄一时没反应过来,蓦地臂上辣痛,却是糖妃在衣袖底下悄悄掐了他一把,猛然惊觉虎口所触绵软,却是扶在美人的乳下,慌要放开,糖妃已推开他起身离去,笑嘻嘻地继续去追逐大宝。

“瞧见了。”一个声音从旁响起,龚才人蝶儿似地从他身边翩跹而过。

小玄冷汗涔涔,立在原地,不敢再动。

众美人玩得高兴,一个个奔得娇喘吁吁,然却连大宝的边都没触着。

“不捉了,你们都瞧我的!”糖妃忽然叫道。

众美人便收住脚步,全都停了下来。

大宝趁机一窜,朝远处蹦去。

只见糖妃口中念念有词,忽自袖口内飞出一条墨色绫带,风驰电掣地追上了大宝,霎时捆了个结结实实。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