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三集 迷楼惊变
第四回 虚与委蛇

武翩甚为欣喜,然却并无太多诧讶,只是看小玄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思索之色。

这夜,武翩跹罕有的独自一人来到轩中,师徒二人于采华神木下盘膝对坐。

武翩跹继为小玄讲解诛天诀中的精要招法:“与敌对决,获取优势极为不易,但一取得,哪怕只有丁点微末,也要牢牢把握,绝不能轻意付之流水。今夜传与你的这个变化,乃诛天诀浩瀚如海之变化中最精妙的一式,叫做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这名字好生缠绵哩……”小玄有点走神,又想,“师父今晚独自过来,原来是要传授我绝招。”

武翩跹继道:“此招除了剑技,还蕴含身法、步法与慎密神妙的预判计算,若能了然于胸,优势之际于敌人便似那附骨之蛀,如影随形紧逐不舍,直至将优势化为胜势,不给敌人丝毫翻盘余地。”

接下便将不离不弃的关键之处细细讲解,果然玄妙极绝。

小玄如痴似醉,听到妙处,几欲一啸方快。

武翩跹从蒲团上起身,取了根竹枝将招式演绎给小玄看。

小玄瞧得心驰神摇,眼中的师父,直如凌波妃子九天飞仙。

“看明了多少?你且试练一回我看。”武翩跹把竹枝抛了过来。

小玄接住,默想一遍师父先前所授,正要起手,忽见红叶飞步入园,急行到武翩跹跟前道:“禀娘娘,阎公公着人来报,皇上正往这边过来!”

武翩跹微微一怔:“皇上不是知道我正在闭关静修么,怎还要来?”

红叶道:“阎公公说,皇上今晚宴请东海异人,兴致极佳,在席上喝高了,突然就非要过来,劝也劝不住。”

武翩跹眉心微蹙,沉吟须臾,道:“你们先把皇上迎往仪真宫,我这便过去。”

红叶应是,转身匆匆离去。

武翩跹对小玄道:“你且好好练习,我明儿再来教你。”说罢即往园外走,小玄陪着相送,岂知还没走到大门,已见有许多人鱼贯进来,手里皆提灯笼,俱是宫人衣饰。

红叶折而复返,低声道:“皇上玉辇已到轩外。”

武翩跹便停下了脚步。小玄不知该不该回避,见师父没说什么,只好跟着立定不动。

只闻有人大笑道:“迷妃喜欢清静,你们都在外边候着!”

旋见黎姑姑同几个大小内相拥着一人进来,高矮肥瘦与小玄相若,身着一袭玄色衮袍,正是日月皇朝当今天子晁紫阁,此时未着冠冕,头顶上只系着方软纱,奇的是脸上竟戴着张诡异面具,覆及鼻梁,双开眼洞,额顶竖着七根形貌大小不一的弯角。

小玄瞧见,心中聚然突跳,似觉那张面具好生眼熟。

武翩跹上前一步,只稍鞠身子,裣衽行礼道:“未想万岁驾临,臣妾有失迎迓,还望陛下恕罪。”

皇帝上前扶住,哈哈笑道:“朕不请自来,扰你清修,还乞爱妃莫要着恼哩!”

言罢,便牵住武翩跹的手往池边的石桌走去,又道:“朕今夜宴请东海异人,相处甚欢,忽然记起爱妃也非凡人,这又好些天不见,便要过来瞧瞧。”

他声音十分奇特,不过短短几句,音调声线竟变了又变,就如同数人在说话,时而沙哑,时而柔和,时而粗糙,时而清澈,时而尖锐,旋而又低沉,并且间中始终夹带着微杂的喘息,似是大病方愈疲累之极。

小玄暗觉奇怪,跟在师父侧后,尚隔数步,便闻到重重酒气,又见其步履微有跄踉,心忖:“果然喝多了……”

他目光一挪,落到皇帝牵师父的那只手上,不觉眉心微拧,心中莫明不爽,就于此刻,猛感颈后一紧,竟然炸起颗颗鸡皮疙瘩,诧讶转首,视线骤然对上了一双眼睛。

一个内相装束的人正不动声色地盯着他,面貌无奇,眼神却无比冰冷、阴鸷,犀利如刃。

“好毒的眼睛!”小玄一阵心悸,然他天性万般不惧,不避反迎倒多瞧了他几眼。

武翩跹微微一笑,道:“陛下说的东海异人,可是那个逍遥郎君么?”

这时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太监抢先赶到前边,作状地用拂尘在石桌石凳上扫了扫,这才躬请两位主子入坐,毕恭毕敬地立于皇帝身侧。

“正是,这逍遥郎君不同往日降临的仙真,来时竟是乘龙而至,又有满空异像,朕这些日与之会晤,大有醍醐灌顶之感呐!”皇帝兴致勃勃道,手仍紧握着武翩跹。

“陛下手心握着何物?怪硌人的。”武翩跹忽道。

“此乃逍遥郎君献与朕的一样奇物,爱妃片刻即知其妙矣!”皇帝大笑。

武翩跹眸底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疑色。

“这逍遥郎君真乃奇士,一登迷楼,便知深浅关键,言朕这楼中步步有玄机,处处皆奇境,不但能引聚天地灵气,且隐有大阵法大禁制,大加赞叹!还巴巴地问朕是如何筑造的。”皇帝道。

“那陛下有没有告诉他?”武翩跹道。

“哈哈,朕告诉他,迷楼非凡人可建,今能筑成,乃降世天妃所授!”皇帝道。

“原来迷楼是得师父之授而造!”小玄心中大讶,不由越发敬羡武翩跹。

“那逍遥郎君便问,天妃今在何处?朕答,正在后宫之中!哈哈哈!”皇帝满面得色。

武翩跹若有所思地望着被握住的手,并未接话。

皇帝又道:“那逍遥郎君闻言甚讶,直夸朕圣德厚积,才有天妃相助,还来求朕,望赐天妃一见。”

武翩跹抬眼,道:“陛下如何回答?”

皇帝眨了下眼,望着武翩跹道:“那逍遥郎君风神秀逸,决非凡间俗士,爱妃可愿会上一面?”

武翩跹略作沉吟,道:“臣妾在山上修行之时,就曾听闻那逍遥郎君的所作所为,想必陛下也有所闻,这种龌龊野人,万岁说臣妾见是不见?”

皇帝哈哈大笑,改口道:“不见不见,朕的神仙妃子,岂是想见就见的!”

武翩跹面上隐有愠色。

皇帝忽然微微一怔,指着武翩跹身后的小玄道:“那是何人?”

武翩跹不慌不忙地侧过脸,道:“小玄,过来拜见皇上。”

小玄只好走到前边,学着师父稍一鞠身,朝皇帝作了一揖。

皇帝身后的胖大太监面色丕变,压着声喝道:“大胆,见了万岁,怎不下跪!”

武翩跹瞥了他一眼,笑道:“阎公公,我这徒儿常在山上,不识宫里的规矩,你急什么呀?”

胖大太监立时噤若寒蝉,讨好一笑,垂下头去。

皇帝笑道:“原来是爱妃的门下,那便是仙家弟子,宫里规矩什么的慢慢来,不妨不妨。”

武翩跹这才对皇帝道:“陛下,他叫崔小玄,乃是臣妾未出山时收的徒儿,此前一直在山中看守洞府,上次回山,便把他带了出来,望陛下允他留在宫中为臣妾烧丹炼药。”

皇帝注目小玄,在采华散发出的柔和光芒下,面具的两只眼洞内漆黑一团,阴森森地看不清他的眼神。

小玄也在望他,煞是疑惑。

园中一片安静。

周围宫人大气不敢出,皆纹丝不动地立着,心里惶惶不安。

武翩跹心念电转,暗自寻思有甚不妥。

隔了好一会,终闻皇帝道:“你这徒儿,可有所长?”

众宫人皆悄松了口气。

武翩跹想了想,道:“我这徒儿的机关术还算过得去。”

皇帝道:“如此甚巧,虽然迷楼即将竣工,但皇陵又要开始修缮,龚世弘老是跟朕讨人。另外,过些时日,天机岛打造的机关大军或要驰援云州,也须得许多人材驾驭。”说到此处,稍侧过头,对身旁的胖大太监道:“阎卓忠,你代朕想想,眼下还有什么相关空缺?”

“相关的空缺……似乎将作监还有……”阎卓忠迟疑道,眼睛望向武翩跹。

武翩跹微合了下眼。

阎卓忠遂道:“回皇上,将作监尚缺少匠卿一职。”

“少匠卿是个几品?”皇帝问。

“从四品。”阎卓忠答。

“虽说快了点,但小玄既为仙家弟子……”皇帝沉吟,瞧了武翩跹一眼。

“万岁不是素来最爱才么,眼下又是用人之际,何拘快慢。”阎卓忠陪笑道。

皇帝即道:“好,那就封崔小玄为少匠卿!”

“小玄,快谢恩。”武翩跹微笑道。

“谢皇上。”小玄草草一揖,算是谢恩,目光不觉又落到了皇帝握着师父柔荑的那只手上,心中益发不痛快。

“崔小玄,朕先要你办件事。”皇帝忽道:“你就暂且留在仪真宫,除了为你师父烧丹炼药,于下月十五之前,为朕打造个厉害的机关出来!”

小玄一怔。

“陛下这是要考考小玄的机关术么?”武翩跹笑问。

“爱妃可还记得程兆琦献与朕的那只飞焰将军么?”皇帝不答反问。

“那只一飞起来就浑身是火的大雕么?记得呀,据说是其三夫人百宝娘娘炼造的甲兵,好生猛恶的东西。”武翩跹道。

“今夜宴上,与逍遥郎君同来的一个仙姬,据说乃是西海龙王的公主,为助酒兴,祭出一怪,却是机关,叫做蟹霸王,三两下就把程兆琦的飞焰将军干翻了。”皇帝道。

“这等凶猛?”武翩跹淡淡道。

“席上尚有别的仙家,俱来了兴致,纷纷祭出自家的宝贝,有甲兵,有机关,有灵兽,去与那蟹霸王赌斗,结果都不是对手,然皆不服,又约来日再比。”皇帝笑道:“朕一想,何不在宫中来个仙灵大比,只限众仙家以甲兵机关灵兽等上场赌斗,既不伤和气,又能见识仙家玄妙,想必有趣得紧!”

“果然有趣。”武翩跹和应道,似乎有点心神不定,眼睛望向被握住的手,眉心微蹙,雪颊不知何时晕出了薄薄嫣红。

“又恰逢汤国璋进言,说南宫阳得邪秽魔力,猖獗已久,奉天候屡荡不灭,何不趁此张榜招贤,广邀能人志士前来相聚,协力诛讨叛贼!”皇帝接道。

“汤相这主意甚好。”武翩跹道。

“于是下月十五,朕要在迎圣台上举办个仙灵大会,广邀八方仙圣参加,到时或可得一、二贤能,助朕平定云州。而且百官之中,不是时有闲言碎语说朕不修德政,只会神仙么,到时就让他们开开眼,知晓什么是神仙世界!哈哈哈!”皇帝大笑,转对小玄道:“你既是天妃的徒弟,又修机关之术,到时便为朕打造个机关上场比试!”

“这个……”小玄望望武翩跹,暗自掂量,却中毫无把握。

“慌什么,你道皇上还真会倚仗你造的东西么,不过是让你凑凑热闹罢了。”武翩跹微笑道。

皇帝哈哈一笑,道:“爱妃真谓朕之知已也,我已命国师为朕出战。”又对小玄道:“你莫害怕,就当做去玩儿,败了便是凑个热闹,胜了重重有赏!”

小玄依然心中没底,只好含糊应了。

“陛下掌心里到底藏了什么东西?”武翩跹忽道:“怎煨得臣妾手都麻热了?”

皇帝笑声骤大,酒气四喷,这才放开武翩跹的手,摊开掌,只见手心里有奇异物事,弯细有如新月,一头缀着颗荔状红珠,一头连着个碧色玉环,皆极小巧,做工无比精致,笑道:“此扣乃逍遥郎君今日献与朕的宝贝,叫做颤声娇,又叫寸寸酥,由异石造就,上铭仙家妙符,暗藏枕衾之妙,最助房中之兴!”

武翩跹面色微变,即时缩回手去,不知怎的,竟感脸上身上阵阵发热。

皇帝却一臂勾揽住其腰,低声道:“听那逍遥郎君说得如何奇妙,朕今特意晚过来,便是要与爱妃试上一试。”

“陛下不知臣妾这数月皆在闭关静修么?”武翩跹薄嗔道。

“正因由着爱妃修行,久未温存,朕才思恋之至!而朕虽有后宫三千,却唯爱妃能解一渴!”皇帝欲焰已炽,当着众人呶起嘴就往玉人脸上亲。

“臣妾不敢,若是贪图这一夕欢娱,只怕数月苦功便要尽弃。”武翩跹别开脸去,只是不肯。

“弃便弃吧,爱妃既然降世,人间富贵已享之不尽,这无味神仙不做也罢!”皇帝半起身子,手捉臂揽,大有用强之意。

“陛下再要如此,臣妾可就恼了!”武翩跹绷着脸冷冷道。

小玄一旁瞧着,不觉又灼又恼,心里向着师父,竟然吃起皇帝的醋来:“师父不肯,这厮还纠缠不清做甚么!”

皇帝嘿嘿一笑,遂罢手坐回,道:“爱妃此时不愿,一会可莫要求朕耶!”

周围宫人面面相觑,个个暗自心惊,只怕龙颜震怒,大家便要倒霉。

武翩跹只觉身上越来越热,听了皇帝之言,心中益发疑惑,蓦感腹下一酥,情欲潮般掩来,方知已着了道儿。

皇帝冷眼斜睨,见美人面上愈来愈红,眼中盈盈起波,心中暗喜,几要笑出声来。

武翩跹咬了咬唇,道:“陛下可是在臣妾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皇帝放声大笑:“那逍遥郎君听朕说爱妃正在清修,怕是不肯相从,便在这销魂扣上喂了点仙家的妙物,叫做七步回心极乐散,意为倾刻间便会回心转意,触着之后,非阴阳合和共登极乐不能解矣!”

武翩跹身子微震,旁边的黎姑姑同红叶对视一眼。

小玄又惊又怒,心道:“身为一国之君,竟以此下作手段欺诈我师父!”

“万岁好坏!竟合着别人来算计臣妾!”武翩跹微喘道。

“若非如此,爱妃焉肯从朕耶!”皇帝嘴角勾起,又再度伸臂,来兜揽美人柳腰。

“陛下欺负人!那……我们回宫里去吧。”武翩跹低声道。

皇帝笑嘻嘻道:“此时月白风清,太华轩中更是净爽宜人,朕今晚要与爱妃做对野鸳鸯,尝尝那天为被地作席之趣!”

“太华轩乃是清修之地,岂可亵渎。”武翩跹惊道,目光扫了下旁人。

“朕已急不可待,便在此处罢了!”皇帝稍侧过头,轻喝道:“还不退下!”

阎公公忙打了个手势,急率众宫人退出轩去,闭上了大门。

武翩跹忽道:“陛下,夜酣香可不在此处。”

皇帝笑道:“今夜不妨,逍遥郎君还献了一样秘丹,说是极具奇效,朕今晚就要试试,即便没有夜酣香,是否也能一展雄风!”

武翩跹又道:“没有夜酣香,臣妾也是睡不好的。”

皇帝灼急道:“夜酣香虽妙,但一夜不用又有何妨?爱妃就莫要再折腾朕啦!”

武翩跹万般无奈,道:“既然陛下不肯回宫,那臣妾便把夜酣香取过来吧。”转头朝愣在旁边的红叶瞪了一眼,道:“还不快去!”

红叶立时省醒,快步去了。

黎姑姑对小玄悄声道:“你也快走,回屋里去。”

小玄无奈,只好朝自己房间走去,磨磨蹭蹭走到轩舍之前,也不进屋,便躲入一根廊柱之后,转朝园心偷望。

遥见皇帝已经动手动脚,武翩跹依然推拒不肯,只是脸上颈间越来越红,有如火炙火燎一般。

过不片刻,瞧见红叶抱着一顶帐子急步赶回,在池边支起,登时华彩四射,也不知何物所制,帐丝瑰丽绚烂,然却几近透明,其上纹络光影皆在缓缓变幻,煞是奇异,显非寻常之物。

“这帐子便是夜酣香么?好生奇异!”小玄心道。

武翩跹这才起身,涩声道:“夜酣香已到,陛下随臣妾来!”

皇帝早已欲火焚身,连道:“快走快走!”即随美人钻入帐中。

小玄面色灰败,心如刀绞,旋而嘲啐自己:“人家本就是帝王妃子,你又急个啥!”

他在柱后怔了好一会,心觉甚没意思,方要转身回屋,忽见帐帘一掀,有人钻了出来,正是武翩跹,衣裳微乱,却未褪解,急急就往东面的阁楼走。

黎姑姑与红叶即迎上前,武翩跹朝宝帐一指,压低声道:“守在此处!”

红叶应了,忙转回帐前立着,黎姑姑则仍紧随武翩跹身后。

小玄不知发生何事,远远看见师父走得甚急,忽然脚下给什么绊着,打了个踉跄,黎姑姑赶忙扶住。

这近月来,武翩跹于他眼中皆雍容自若,从未见过这等惊慌狼狈,心中生疼,没再多想,便冲了出去,急奔近前,从另一边扶住了师父。

奔过宝帐之时,一眼瞥见帐中皇帝的身影,明明独自一个,却做出男女交合之状,口中嗬嗬怒喘,极是诡异古怪。

“你来做什么!”武翩跹怒道,未等小玄回答,便甩开他扶持的手,继续急朝前行。

“你快回屋里去!”黎姑姑也唤。

“师父怎么了?”小玄哪里肯听,依旧紧紧跟随。

前边两人无暇理会,便由他跟着,转眼已到太华轩东面的一座阁楼前,武翩跹低颂了句禁咒,推门而入,只见里面立着数排高大橱柜,收着成千上万格屉子,原来是个极大的药石库房。

“如此多的药石材料!得费多少功夫才收集得来!”小玄心中震撼。

“用什么解?九转碧游丹可以么?”黎姑姑神情紧张道。

武翩跹略微沉吟,微喘道:“如是寻常毒物,又岂能奈何得了我。碧游丹只可解毒,无法去秽……我记得收藏过一样佛门圣药,唤做清风净尘丹,能辟百秽,或许可解。”

“收在何处?”黎姑姑问。

“找!似乎是一个墨色瓶子装着的。”武翩跹话没说完,人已飞身而起,急掠至橱前翻寻起来。

黎姑姑则就近一排药橱开始搜寻,瞥了眼小玄,道:“还不快去找!每格屉子前都有签条,看见标着清风净尘丹的就赶紧取来!”

小玄应了,心知紧急,飞步奔到另一排药橱去寻找。

然而每排药橱又高又大,抽屉数不胜数,急迫间找一样东西,直如大海捞针,三人搜寻了半天,也没能找到。

“实在太多了,我去把红叶唤来一起找!”黎姑姑叫道。

“不可,夜酣香那里定须有人守着!”武翩跹在另一边应,声音微微颤抖。

小玄听声音有点不对,赶忙转过去看,见武翩跹一手撑着药橱,一手捂着胸口,弯俯着身子在那喘息,不禁一惊,急奔过去扶住。

“别过来!”武翩跹厉叱,一把将他推开。

小玄这才瞧清她的样子,但见双颊如火,神情狼狈,越发惊讶。

“快去找药!”武翩跹喘息道,颤晃着支起身,又继续在药橱间翻找,只是手脚忙乱了许多,将屉中的药材药末弄洒了一地。

小玄不敢远离,便在附近搜寻。

过没多久,忽听武翩跹呻吟一声,然后没了动静,忙转头去瞧,见她趴靠在一格拉出的抽屉上,赶紧又奔过去,急问道:“师父你怎样了?”

武翩跹削肩不住轻抖,状极痛苦。

“这到底是怎么了?”小玄心中又急又疼,不知如何是好。

武翩跹只是不语,偶尔自喉底迸出一丝细细哼吟,如难忍似难耐,令人闻之心跳。

小玄手足无措。

“小玄。”武翩跹忽叫,背对着他低唤:“你过来。”

小玄忙走近前去,犹豫了一瞬,方要伸手去扶,却听武翩跹又道:“再近一点。”

他怔了下,便再跨前半步,登感热气袭来,间中夹着缕缕幽香,显然是从师父身上散发的。

“没碰着就这么热,师父身上怕是要着火了!”小玄心中愈惊。

武翩跹猛然转身,此时两人相距极近,鼻口险些触着,一时僵在那里,四目对望,皆俱凝固不动,咫尺之间,彼此眼睫根根可数。

小玄见她神情与往日大不相同,此时丽眸流波,娇媚不可名状,心头突突直跳,却哪里敢动分毫。

武翩跹垂下眼睛,视线缓缓移到了他的唇上,喘息愈来愈急,愈来愈娇。

小玄心惊脉跳,望着玉人迷离的眼神,心中不由迷乱起来,目光也落到了对面的朱唇之上,但见水润脂凝般奇娇异嫩,万分诱人,迷迷糊糊地就亲了上去。

触着刹那,武翩跹娇躯一震,仿从梦中惊醒,蓦地美目睁圆,发狠就咬了下去。

小玄剧痛,闷哼一声急往后退。

武翩跹酥胸急剧起伏,似羞似怒,更似气恼自己。

小玄捂住嘴,只觉唇上撕痛,口内又有腥咸味道,心知给咬出血了,不禁又惊又愧,暗骂自己该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