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三集 迷楼惊变
第二回 大荒魔物

三人穿过大大小小数道门,转过几座阁殿,又顺一条沿湖长廊,来到一个园子前。

“里边就是太华轩了。”小见嘴快。

“公子请进。”黎姑姑回身招呼,领小玄推门而入,立时清气扑来,令人心旷神怡五脏如洗。

小玄讶然,只见园子极大,东面有几座楼阁,形貌迥异,各不挨连;南面临水有排轩舍,简秀精致,华而不奢;西面是片茂密竹林,开了条小道,不知通往何处;北面空着,立着几根石栏,悬着铁链,栏外便是绝壁,对面更远处,隐约可见一座巨大高台,其上满是阁殿亭榭。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在园子的正中有个大池子,池水清碧,池心有一圆台,玉石筑就,中间培土,栽着棵七八人方抱得拢的大树,高达十余丈,顶上枝叶极茂极盛,郁郁葱葱的几乎罩覆了整个园子。

小玄仔细观望,见其枝干莹莹生辉,宛若明玉,心中暗暗称奇,正待发问,苗小见已先说了:“这是娘娘从海外仙山移来的神木,叫做采华,据说能聚天地精华,因得其名。”

“好树好树!这树不但生得奇,且还长得好,精神!”小玄赞道,深深地呼吸了下,但觉清润馥郁,满园的空气似皆美味。

“自从娘娘引来仙气后,迷楼上的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皆滋润处得很,而这神树就长得更好,连皇上都很喜欢呢。”小见道。

“引来仙气……什么叫做引来仙气?”小玄正思,已随黎姑姑走到南面的临水轩舍跟前。

黎姑姑推开最右边的一间房门,领小玄进去,道:“崔公子,这间屋子就给你用吧,平日里都有打扫的,不必另费工夫。”

小玄见屋中干净敞亮应有尽有,床上被褥整洁,心里甚是喜欢。

“只一个,需请公子留意。”黎姑姑道。

“姑姑请说。”小玄道。

“娘娘虽已入宫,但依然修行未怠,时不时会过来轩中静修,公子万不可喧哗惊扰。”黎姑姑道。

“一定仔细。”小玄忙应。

黎姑姑瞧瞧屋中,道:“那我就先过去见娘娘啦。倘若公子还需要些什么,回头叫小见告诉我。”

“姑姑客气。”小玄想了想道,“姑姑以后就叫我小玄好了。”

黎姑姑微微一笑:“路上风尘,你先洗把脸歇会,到了用膳时分,会有丫环婆子过来唤你。”

“就我吧,小玄哥,过会我来叫你。”小见笑咪咪道。

“好!”小玄笑应。

黎姑姑同苗小见走后,小玄看看四下,瞧见南面有扇大窗,便走了过去,推开窗页一眺,原来此处已是迷楼的最外围,窗外便是千丈绝壁,极目望去,恰好正对着都城玉京。

见此处视野广远,小玄愈觉喜欢,走回屋中往床上舒舒服服一倒,四平八仰地大字躺着。

孰料心情一松,烦恼便来,他苦思冥想,记忆却只能回到今天早晨,再往前去,思绪便如撞在一扇紧紧关闭的大门之上,这门既重又厚,任之百般推撬就是纹丝不动。

“但愿师父能早些为我除去魔障……”他悄自默祈祷,手掌无意碰触着腰间的如意囊,心头倏动,急一咕碌身爬起,奇的是启囊禁咒竟然思之即来,当即颂咒开囊,将囊内物事一样样掏出来摆到床上,只盼能从中想起点什么。

最先摸出来的是一条赤色的索状兵器,只觉比缠绕臂上的麟纹鞭子更加熟悉,却没能想起什么。

然后又掏出两般模样更加威猛的武器来:一面铸刻雷纹的牙盾,一条流荡紫光的长链,依然没有头绪。

接下再翻出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物事:数道不知来历的法符,一块南瓜般大的青锳,一堆肢离破碎的竹木凤凰及竹木大虎蛛构件……很快床上就铺满了。

“这些大都是机关的部件,我怎会收集了这么多?”小玄呆了一呆,忽然瞥见当中夹杂着两只金晃晃的轮子,拣起来细看,见其上刻满金色焰状符印,疑似火遁一系,然却半天认不出是什么东西,遂又抛回床上去。

再往下就有些恶心了,竟然搜出了一堆血骷髅、血蛛、火蜘蛛、虎蜘蛛的尸体,甚至还有具干缩成团的人形骸骨,这回把地面也覆去了大半。

小玄甚是纳闷,继续翻寻,颂念禁咒,赫然从囊中搬运出一只巨鼎及一面大药橱来,一下子就把不算小的屋子几乎堆满了。

巨鼎通体镂铸着形形色色的青龙、骊龙与夔龙,繁而不乱姿态万千,巧夺天工精美绝伦。

大药橱则有千百格小抽屉,屉前皆贴签条,标注着名字,竟是极其珍奇罕异的药石材料,小玄随意拉开几屉,果然盛满无虚。

小玄心中诧讶,他虽人事皆忘,但对眼前之物的好差珍廉还是能区分的,愣在屋中苦思半天,却始终想不起来自己的法囊里怎么会装着这些东西。

他继续搜索如意囊,不由越来越惊,感应到囊内还贮藏着极多物事,而且不少十分巨大,隐约有四头灵兽,两辆车子,数张工匠台,十余具成型的机关怪物,甚至成堆的加工好的竹木材料,若是全部搬运出来,只怕立刻会把屋子撑破。

小玄悄吸了口气,想了一想,遂去找寻些较小之物,孰料又翻出来一包女子手饰,一条紫绫束胸和一只插着支独蕾桃枝的青瓷瓶儿,皆不知有甚来历,捧在手上,人就莫名其妙地痴了。

不知恍惚了多久,忽感手里似乎有什么物事悄悄地动了一下,低头看去,目光不觉落在那支插在青瓷瓶中的桃枝之上。

但见茎干剔透,花蕾如粉,然却孤零零的独自一枝,入眼好生寂寞。

小玄瞧着望着,凝视许久,脑海灵光倏闪,一段禁咒脱口而出。

青瓶中的桃枝眨眼不见,在瓶口上方荡起道似有若无的波动,一个袅娜的身影徐徐浮现了出来……

小玄怔住,心脏轻轻柔柔地跳动。

身影由淡转浓,迅速清晰,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儿飘浮在半空,唇红齿白颜若桃花,纤俏的玉体上只飘绕着条凝成实物的彩虹,流光溢彩如梦似幻。

小玄呆呆望着,只觉异样的熟悉与亲切,然却想不起来是谁。

还没回过神,女孩已扑了下来,一双雪臂绕到颈上紧紧地搂抱住他。

“你……你是?”小玄错愕。

“啊?”女孩一愣。

“你是谁?”小玄问,只觉芬芳拂面,是淡而沁人的桃花香。

“小玄,你不认得我啦?”女孩一双美目睁得又大又圆。

“你知道我的名字?”小玄道。

“你……你怎么了?你怎么认不出我了?”女孩有些惊慌起来。

小玄搔了搔头。

“我是夭夭呀。”女孩大急,眼圈竟红了起来。

“别哭别哭!我再想想……”小玄有些着忙。

“你真的不记得我啦?”夭夭唇儿一咬,泪珠已顺粉颊滚落下来。

小玄心头骤疼,慌道:“你别急,师父说我中了妖魔的邪术,心智给蛊惑了,因此有许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好坏的妖魔……”夭夭更是又急又疼:“那该怎么办?”

“师父说,会为我除去魔障的,到时候记忆便能恢复如初。”小玄道。

夭夭泪眼婆娑道:“可是眼下……眼下你都不记得我了……”

“虽然不记得,但我依然还是我呀。”小玄哄慰道,这时才留意到两个人紧贴做一处,只觉女孩的身子又香又软,脸上不由微微烧热起来。

“嗯嗯,小玄还是小玄,只要是小玄就行!”夭夭一连点头,泪珠悬在下巴上悠悠颤晃。

“那个……那个……”小玄支吾着,两手不知该往哪里放。

夭夭却仍紧紧地搂抱着他,仿佛害怕一放开男儿就会消失不见。

小玄终忍不住,用指轻轻帮她将泪颗抹去,心底越来越肯定眼前的女孩与自己非同寻常。

夭夭开心起来,把头直往男儿胸口攒靠。

小玄道:“对啦,不如你把以前的事情说与我听,或许能让我想起些什么来呐。”

“告诉你什么呢……”夭夭歪着头想了好一会,道:“要不你来问我吧。”

小玄沉吟道:“夭夭,我们相识多久了?是怎么相识的?”

“大约有两、三个月了吧……我时常待在瓶子里,然后还给你收在袋子里,因此不太清楚。”夭夭幽幽道。

小玄望望手中的青瓶,道:“你时常待在这瓶子里?”

“是啊。”夭夭道:“是娘娘要你带上我的,要我跟在你身边服侍你,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呀。”

“娘娘要你跟在我身边?是哪位娘娘?”小玄继问。

“就是我娘亲呀,别人都唤做她玉桃娘娘,连她你也记不得了呀……”夭夭难过道。

小玄极力思索。

夭夭瞧瞧周围,微蹙眉道:“这里怎么这样乱?我们之前不是住在这里的……待我来收拾一下吧。”

“这里是皇帝的离宫,师父今日才带我来的。对了,之前我们住在哪里呢?”小玄又问。

夭夭想了想道:“之前我们在一个大林子里住了好久,那里的树木又高又大,对了,好像叫做迷林。”

“迷林……”听见这两字,小玄似觉有点点的印像。

“一起住那里的,还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伯,老伯的眉毛特别长,长得都垂到脸上了,而且整条也都是白的。”夭夭心觉有趣,笑咪咪道。

“白眉毛的老伯……”小玄心底隐隐浮现出一个身影,无奈似给厚厚的纱幕阻隔住,模糊之极。

“在大林子里的时候好快乐呀,小玄天天都忙着摆弄一个奇异的……怪物,然后就跟夭夭玩游戏,每天都在一起。”夭夭开心道。

“每天都一起……玩游戏?玩什么游戏?”小玄努力回忆,随口问。

夭夭望望他,俏丽的嫩颊忽然晕了起来。

“嗯?”小玄察觉女孩不说话。

夭夭眼睛瞟见停放屋中的大鼎,赶忙收了回来,脸上红得越发厉害。

“怎么了?”小玄有点奇怪。

“连这个你都……你都忘记了!”女孩蚊声道,似乎颇为委屈。

小玄大惑不解,忽闻屋外有人叫唤:“小玄哥,歇息得可好?我们过去吃饭啦!”

夭夭脸色微变,似乎有些惊慌,凑唇到小玄耳边小小声道:“有人来了,我先躲一躲。”

小玄还未反应过来,只感怀中陡轻,眼前景物微微一阵波动,女孩已没了踪影。

原来夭夭自从给摘霞惊吓后,心里便十分畏惧生人,她的雾化之能与生俱来,一见有人来,即刻隐藏了起来。

苗小见推门而入,瞧见屋中乱糟糟的情形,不禁吃了一惊。

“我的天,哪来的这么多东西?”小太监东张西望。

小玄嘿嘿一笑,不知怎么说才好。

“这些东西都是你弄来的?”小见有些兴奋道:“我知道了,你定是同黎姑姑一样有个极大的法囊,上次她从宫外回来,明明两手空空,却一下子就把屋子堆满了!”

“黎姑姑也时常出宫么?”小玄找话问。

“只是偶尔。”小见东摸摸,西碰碰,满脸惊奇之色。

他翻来寻去,从众物当中抽扯出一支通体如墨毫不起眼的东西,咕哝声好重,便丢在一旁。

小玄心头莫明一跳,忽中魇般直走过去,将那令牌状的物事捡了起来,果然煞是沉重,却觉无比趁手,凝目一瞧,眼瞳骤亮,原本漆黑如墨的令身竟然起了变化,目光及处,一行行细小的文字、一幅幅精美的图案从令上匪夷所思地浮现出来:

犼……

夔牛……

朱厌……

呲铁……

夫诸……

鸣蛇……

小玄认出,这些大多是洪荒时的妖禽异兽,眼皮不觉微微一沉,脑海里陡然炸现出一幕幕无比慑人的景像:手持长刀的巨人,四翼扑拍的大蛇,周身烈焰的妖将……

“小玄哥,小玄哥?”有人在叫。

小玄睁眼,脑海里中的异像一闪而逝,只见苗小见手里拿着那两只金晃晃的轮子,讶色道:“这是什么?”

小玄微微喘息,极力平复心中的震憾。

“好生精美,这上边刻的似乎是火遁类符纹?”小见啧啧称奇,随手将其中一只朝上抛起,猛见轮子旋转起来,呼的声响,数抹烈焰自轮中喷迸而出,映亮了小太监惊恐的脸。

小玄这才回过神来,不禁吃了一惊。

轮子力尽,往下坠落,苗小见未及多想伸手就接,登给烫得大叫一声,急又朝上抛出。

“小心!”小玄叫道,正欲去探手去收,已见小太监翻掌朝上,这回却是学精了,御气将轮子隔空托住。

“有趣有趣,这东西一转起来,就会自个喷火哩!”苗小见满面惊奇,又大声赞道,“好生威猛,怕是哪吒三太子的风火轮也不过如此!”

小玄微微一怔,心道:“这小太监的身手倒也不错。”

轮子在空中徐徐旋转,烈焰持续喷吐,小见转头又问:“小玄哥,这轮子到底是啥宝贝,有何来历?”

小玄摇摇头,茫然道:“我忘记了。”

低头又瞧手上的墨色令牌,心中竟然恋恋不舍,决意贴身藏放,当即收入袖中内兜,不想袖子半点不觉得沉,暗感奇怪,遂仔细探查感应,赫然发现袖兜之内也别有天地,不知是不是加持过什么高深的收纳法术,空间异样广大,似乎更在如意囊之上。

这时他才注意起身上的月白锦袍,但见云烟般薄软飘逸,显非凡物,似乎是哪个在不久前相赠的,只依旧想不起是谁。

“忘记了?这么好的宝贝你都不放心上!可见小玄哥你的好东西定是太多了……”苗小见叫道,“既然如此,不如送与我可好?”

小玄素来大方,对这小黄门印像亦颇好,即道:“喜欢便拿去。”

小见大喜,耍了好一会,方才御气将轮子停下来,收入衣内,原来在他腰里也藏着只法囊。

“走走,吃饭去。黎姑姑她们此时应该伺候娘娘用完膳了,若是去迟了,红叶那蹄子又要骂人哩。”小见拉住小玄的手往外就走。

小玄回了下头,见青瓶依然空着,只不知适才的小桃精藏哪去了。

********************************************************

两人出了太华轩,转回仪真宫,来到偏殿一间大屋,果见黎姑姑、阿痴和红叶已坐桌旁,两人赶忙入座,黎姑姑遂唤宫人开膳。

红叶白了苗小见一眼,意思嫌他同小玄来晚了。

小玄有点不好意思,又有心亲近那阿痴,在席间颇为殷勤,抢着端汤递菜。

红叶与小见安然领受,倒是黎姑姑微微一笑,道:“小玄你好好吃饭,别跟丫头们抢活儿。”

几个小宫女都在一旁掩嘴笑。

“没事没事,顺手而已。”小玄道。他在逍遥峰时,山上唯有他一个男人,除了时常为师父师姐们端茶倒水,煮饭打柴也是他的活儿,骨子里早已勤快惯了。

“人家喜欢呢,黎姑姑你拦着干嘛?正好让小翠她们也歇会。”红叶笑道。

黎姑姑瞪了她一眼,便由着小玄了。

小玄惊喜的瞧见,阿痴跟前独放着壶酒,自顾自地饮着,显然也是个爱酒之人,心中倍添亲切,当即痴叔长痴叔短的与之找话说。

阿痴乜了乜他,问:“你吃酒么?”

小玄大喜,忙道:“吃的。”

阿痴便把酒壶飞抛过去,小玄接住,满满地倒了一杯,又将壶飞抛回去,接下来你一杯我一盏来来回回好不热闹。

红叶咬着箸,悄声跟黎姑姑道:“可可的又一酒鬼,痴叔这下有伴了。”

“你也好好吃饭,一会给我捶捶背去。”黎姑姑莞尔一笑,轻拍了下她。

饭毕。

红叶随黎姑姑去了,苗小见也转眼没了踪影。

小玄见没人招呼,便跟着阿痴走,原来在仪真宫一角,居然有个极大的工匠房。屋外棚底有大小两座熔炉及一张锻造台,屋内则满是各种工具与材料,间中摆放着几张功用不同的工匠台,屋子边上还贴墙立着十数具古怪的机关兽半成品。

阿痴也不理睬他,迳自忙了起来,却是在摆布一个奇异的机关怪物:椭圆状,隐有鼻口眉眼,似乎是个脑袋,只是十分庞巨,大小如同间小屋子。

小玄在旁边看了半天,搞不清楚是何物事,终于忍不住问:“痴叔,你弄的这个东西是啥?怎么像是个脑袋……”

“没错,就是个脑袋。”阿痴道。

小玄怔了怔,越看越觉得那脑袋上的面目有些狰狞,又道:“可是……如此巨大,什么东西的脑袋才有这样大?”

“相柳。”阿痴道。

“相柳……”小玄凝眉思索,想不起有谁跟他说过,似乎是个很久远的名字。

“大荒时的一个怪物,已经不存在了。”阿痴淡淡道。

“啊!想起来了,是上古时的一个大妖怪大魔物!”小玄拍头道:“传说它食人无数作恶多端,所过之处尽成毒沼秽泽,最后给大禹聚众神诛灭了!”

“就是那东西。”阿痴头也不抬,仍旧忙着。

“痴叔,你要用机关术打造这个魔物?”小玄吸了口气。

阿痴点点头,道:“已经折腾了几十年了,第一个没有成功,这是第二个的第八个脑袋。”

“第八个脑袋……据传相柳有九首,那么等你再做出一个脑袋就要完成了?”小玄不知怎么有点心惊脉跳。

“没那么简单,每一个脑袋皆不相同,耗费的材料、所需的时日都大不一样,单是这第八个脑袋就叫我头痛死了!”阿痴长长地吁了口气,“所以,距完成之日还早着呐……”

“那……已经做好的前七个脑袋和身子在哪里?”小玄问道,心盼能得一见。

“就在这迷楼上的某个地方,我藏起来了。嘿嘿,这东西可是个大家伙,模样又唬人,弄不好会把人吓坏的。”阿痴拎过放在旁边的酒壶,狠狠地灌了一大口。

“这么大的家伙,迷楼有什么地方可以藏得下?”小玄道。

“有的是,迷楼远不止你看见的这样大。”阿痴答得有些含糊,放下酒壶,又再忙了起来,整个人从巨头的大嘴爬了进去。

小玄趴在大嘴边上往里瞧,只见内里除了绳索齿轮轴承等物,还有许多符印异石,无比之繁复奇妙。

“帮我把桌上那只榔头拿来。”阿痴在嘴巴深处唤。

小玄赶忙去取,一下午就在工匠房中给阿痴打下手,兴致勃勃不亦乐乎。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分,小玄随阿痴回到膳房,正碰上苗小见在逗几个小宫女,把金轮子抛起抛落,疾旋着喷出烈焰,惊得几个丫环又叫又笑。

等了好一会,方见黎姑姑与红叶进来,却是之前去伺候娘娘用膳了。

众人入座,席间黎姑姑道:“小玄,娘娘吩咐,你今晚莫要走开,就在太华轩等着。”

小玄应了,心中悄喜,忖道:“莫非师父要传授我剑术或机关术?”

饭毕,小玄不敢再随阿痴去工匠房,匆匆就往太华轩赶,苗小见没什么事,便陪他一起走着。

“急什么,娘娘才用过晚膳,还要沐浴熏香,决计没那么早过去的。”小见道。

小玄这才放慢脚步,问道:“你也炼气是么,可是我师父传授的?”

“哪有你的运气,娘娘怎会教我。我的炼气是黎姑姑教的,红叶姐也偶尔指点下我。”小见答道。

“黎姑姑只怕也是炼气大家……”小玄沉吟道。

“黎姑姑也是神仙,她与痴叔、红叶都是同娘娘一块下凡来的,连皇上都敬她三分呢。”小见道。

“皇上什么样子的,你见过吧?”小玄随口问。

苗小见骤似打了个寒噤,下意识的张望了下四周,小小声道:“不可谈论皇上的。”

“为什么?”小玄好奇起来。

“因为……凡是妄议皇上的,都被砍头了。”苗小见把声音压得极低。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