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三集 迷楼惊变
第一回 迷楼

当两根纤长、精致、莹白如玉的手指离开如酥似雪的腰肢时,一切就结束了。

碧怜怜瘫软桌上,小钩子委顿于地,小玄则两手撑着桌沿喘气,眼中一片惘然,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事情迷惑不解。

武翩跹抬眼望向他,眸中隐有忧色。

餍足了蛊主阴精的阴阳蜱终于不再闹腾,小玄松缓下来,满脸疲惫,非为之前的销魂,而是因为神智被蜮魇引大肆拘夺锁困。

“小玄?”武翩跹试探轻唤。

小玄抬头,非但像是不认得她,且仿佛连她叫的是不是自己都不确定。

“你……叫我?”男儿迟疑着问。

武翩跹眉心微蹙,丽容一寒,转望向碧怜怜,压在她颈侧的剑鞘稍稍发力。

碧怜怜一阵晕眩。

此时的她可谓祸不单行,除给七焰玄虹鉴重伤,体内的巨阙昙之毒也因为真气不足无法压制,开始令她心神躁乱,至于好不容易遇见崔小玄这救命宝贝,然却转眼即失。

最要命的是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竟然杀出来个武三绝。

此乃玄教第三代弟子之中武技第一,阵法第一,机关术第一的传说人物。

“解开阴阳锁,并还复他的心智,否则大司祭苦攒了万千年的修为就要化做云烟了。”武翩跹寒声道。

“看得出来……”碧怜怜却慢悠悠道:“尊驾颇为这小狐狸挂心呀。”

“大司祭伤得不轻,危在旦夕,照我说的去做,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武翩跹轻声道。

“当奴家是那三岁小儿么,久闻武三绝心狠手辣,我若皆照你说的做,哪里还有半点转圜余地。”碧怜怜轻笑道。

小玄双手抱头,似乎在竭力思索什么,状极苦恼。

碧怜怜斜睨着男儿,道:“不如这样,你且送我离开巨竹谷,我即解去他身上的的阴阳蛊与蜮魇引。奴家亦为一界之尊,定当说到做到。”

“劝你莫再试探我的耐心。”武翩跹丽目一眯,杀气陡盛。

“奴家眼下真气灵力皆失,就是出了巨竹谷又能样,难道你还怕我到时毁诺么?”碧怜怜道。

“本来也算有点道理,只是……我素来最讨厌别人与我讨价还价。”武翩跹冷冷道。

碧怜怜闭上眼,冷冷一笑:“那就没啥好说的啦,既已落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才不打算杀你。”武翩跹微微一笑,贴近碧怜怜耳边轻轻道:“知道吗,我有一样宝贝,唤做冰火炼狱。一旦把你丢进去,每隔一时三刻,便会有火鸦出来啄你,冰蛇出来绞你,到时候,你就会后悔为什么今日不照我说的去做了。”

碧怜怜容颜苍白,身子微微颤抖,旋而咯咯娇笑:“人传玄狐当日摸上凤凰崖,偷去了重元子一干女弟子,里边是不是就有一个你呀?”

武翩跹神色陡变,剑鞘气劲一吐,封闭住她身上诸道经络与气脉,再祭道符印镇住泥丸宫。

“玄狐……”小玄听见这两字,心头莫明一跳,然却想不起半点原由。

碧怜怜浑身麻痹,又笑道:“看来奴家还真没猜错呢,重元子呀重元子,可怜你为地仙之祖一教之尊,却亦结结实实的做了回冤大头哩!”

武翩跹不再说话,右臂轻挥,罗袖中突滚出一石,初只鹅卵大小,飞上空中急速变大,眨眼巨如壶鼎,上有五色纹彩,蜿蜒繁复如山川河流,滴溜溜地缓缓旋转,但见云雾流动气象万千,却是一件于上古之时便炼成的宝物,名曰“大荒”,内里别有天地,除了收纳之功远胜袁自在所造的如意囊百倍,更有其它玄奇奥妙。

“大荒!你是……”碧怜怜懔然失声,话音未绝,整个人已给摄入其中。

武翩跹口中念念有词,玉手一招,将纹石收归袖内。

“怎么不见了?”小玄讶然问。

“那贱人是个邪物,我把她收走了。”武翩跹道。

“她是邪物?”小玄怔怔道,先前的销魂犹模模糊糊地驻于脑海,深种体内的阴阳锁亦在暗中作祟,心底竟然大生不舍之意。

“嗯,她施邪术害你,蛊惑你的心智。”武翩跹凝视着他道,“我且问你,你是不是有好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

小玄即时点头,苦恼道:“想不起来了,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我是……是哪个?姐姐又是谁?”

“你叫崔小玄,我是……”武翩跹心念电转,道:“我是你师父。”

“姐姐是我师父?”小玄呆了一呆。

武翩跹泰然自若地点头。

“师父……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小玄懊丧地拍了下额头。

“别急,为师会为你除去魔障的,到时你的记忆自会恢复如初。”武翩跹停了下道,“眼下你且同我回去。”

“回哪儿?”小玄问。

“自然是回师门呀。”武翩跹睨了他眼身上,丽颊微晕道:“还不快把衣服整好。”

小玄慌忙提起裤子,扎好腰带,再将八爪炎龙鞭收回臂上,眼睛瞥见贴身紧系的焰浣罗,心头莫明地重重跳了一下,十分迷惑,忍不住又问:“师父,此是何处,我们为何在这里?”

“此乃妖怪巢穴,我们是来降妖除魔的。”武翩跹道,探手捉握住他右腕,迈步朝阁楼外走去。

小玄回头望望躺在地上的小钩子,心中好生不解。

小钩子也在瞧他,眼中满是焦急之色,无奈半点动弹不得,更不敢开口叫唤。

武翩跹牵着小玄继朝前行,孰知刚踏出门口,迎面便撞见一队怪物,却是先前走过去的巡逻队折返回来。

“什么人!”为首的两名妖将齐声厉喝,提刀指挥几十名机关枪卒围了上来。

武翩跹视若无睹,待众枪卒冲至,方闲庭信步举剑迎击,转眼一一放倒,两名妖将大怒杀上,亦于电光石火间给击瘫。

小玄见她剑未出鞘,速度也没多快,只东一挑西一点,便轻描淡写的将敌人全数击溃,举手投足无不巧到极绝妙入毫颠,不禁目瞪口呆。

“师父……的剑法好厉害!”小玄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想不想学?”武翩跹微笑。

“想!”小玄即应。

“你乖乖随我回去,日后自然教你。”武翩跹道。

“多谢师父!”小玄喜不自胜。

武翩跹忽然发觉眼前情形并不太差,给锁困住记忆的男儿无需让自己太过费心,至少不用担心他会像上次那般拼死逃跑。

“我们走。”她一手持剑,另一手牵紧小玄手腕,口中默颂了几句,旋见腰际的七彩罗带灼灼亮起,映耀得周遭绚丽缤纷。

小玄大是好奇,旋感一道真气自师父姐姐手上传来,与自己身上的气脉融贯为一体,正待发问,整个人已同武翩跹溶入芒彩之中。

“师父,这是……”小玄迷惑不解,极力朝武翩跹望去,只见光芒中的师父肌肤容颜有如霓浣霞蒸,艳丽不可方物,心头一阵怦怦悄跳。

不过呼吸之间,芒彩便已散开,小玄蓦地睁大了眼,满面尽是震撼之色。

此时的他已离开了巨竹堡,与武翩跹立在千丈高空的云雾之上,但令他动容的并非这个,而是前方底下的一座建筑。

这座建筑状若高楼,然却无比之宏巨,巍峨如峰地耸立于大地,极目望去,其上尽是玉阙珠阁琼台瑶榭,又有虹桥秀堤碧湖翠山,教人疑是仙家府苑海市蜃楼。

自打出山,小玄也算是见过几样非凡的景物,譬如在泽阳城住过三世忠靖侯府,在葫芦镇到过的天地无宝,还有刚刚离开的巨竹堡,可是这些与眼前之物一比,全都相形失色。

“这是……哪里?”小玄吸了口气问。

武翩跹却未回答,手仍牵他,玉指搭在腕关,眼底掠过一丝疑诧之色。

“师父?”小玄又唤,脸稍一转,又遥遥掠见在巨楼的南面还有座城池,只是匆匆一瞥便知要比泽阳城大上数倍。

武翩跹这才回过神来,雍容道:“此处便是玉京,日月皇朝的都城。你看到的就是当今皇上的离宫——迷楼。”

“怎么一眨眼就到这里了?”小玄喃喃道。

武翩跹微微一笑,指腰间道:“这条带子叫做过天虹,一纵便有九千里,适才那妖怪巢穴距玉京不过千余里,自然是瞬息即到。”

“好宝贝!好宝贝!”小玄瞧着她腰际的七彩罗带,满眼艳羡,迷惑又问:“可是……我们为何要来这里?”

“因为,师门就在此处。”武翩跹牵着他手腕,按下云头朝迷楼徐徐降落。

“我们师门就在这里?师门在皇宫里?”小玄张大嘴巴。

武翩跹点头:“我们师门乃化外门派,但因入世辅佐皇朝,是以暂居于此。”

“师父……”小玄艾艾问道,“徒儿实在想不起来了,我们师门……是何门派?”

武翩跹略一沉吟,道:“迷渊宫派。”

“迷渊宫派……迷渊宫派……”小玄默念了两声,心觉完全陌生,不禁一阵苦恼,只道是所中魔障极重,以致忘得干干净净。

两人徐降百余丈,迷楼上诸般景观越发清晰,但见亭台楼阁高低相映,画栋飞檐错落勾连,游廊拱桥婉转相通逶迤相接,万折千回绵延无尽,不知还有多少幽奇去处,可谓穷极天下之美、天下之巧。

小玄目不暇接,忽见前方飞来一队人马,却是数十名骑乘着大鸟状怪物的银甲士兵,个个背负箭壶手执机弩,十分之捷锐威武,不由吃了一惊。

武翩跹却神色如常,只是放开了男儿的手,同他迎面而上。

“是天妃娘娘回宫,快快列队迎驾!”为首一将高声呼道,身后人马立时于空中左右飞开,分列做两行,让出一条通道,个个垂目观鼻,静息迎候。

“天妃娘娘?”小玄莫明其妙,望向身边的师父姐姐。

“禁宫中有两种守卫,地面上的叫龙牙卫,这些则是禁宫的空中守卫,也是皇朝八大精锐中的一支——凤翎卫。”武翩跹边说边领着小玄从队列中间通过。

“凤翎卫……”小玄这才注意到那些鸟状怪物果然有几分凤凰的模样,诧道:“这些古怪大鸟可是机关兽么?”

“是天机岛造的机关凤凰,甚是疾捷。”武翩跹淡淡道。

“天机岛?”小玄沉吟,倒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印象。

“这些年天机岛为皇朝打造了许多神兵利器,皇上甚是倚重,除了委任了不少天机岛的人在朝中为官,更敕封其大长老卜轩司为护国真人并拜为国师。”武翩跹道。

“师父,他们为何唤你做天妃娘娘?”小玄奇怪道。

武翩跹没答,携小玄又飞降数十丈,终于落到迷楼之上。

小玄打量周围,见身处一座宫院之内,四下俱是奇花异草稀树珍木,远处高高低低坐落着一群阁殿楼台,皆是青绡作幕,紫脂为壁,极是华美。

“这里是仪真宫,我们住的地方。”武翩跹道,带着小玄朝前走去。

“好美呀。”小玄赞叹,沿着石径前行,忽闻旁侧一阵密集声响,似有许多大鸟扑拍翅膀,转头望去,猛见右边的小杏林上方飞起百逾只白鹤,在空中纷乱一阵,然后竟排列成数行,或南或北忽东忽西地来回翱翔,煞是壮观。

小玄咦了一声,很快就发现这些飞鹤虽有翎羽毛发,然却棱角分明,亦非生灵,问道:“师父,这些鹤也是天机岛制造的机关兽么?”

“不是。这些机关鹤乃本门所造,除了喙锐如刃,叫声还能扰敌慑敌,因此唤做飞鸣仙羽,此处共有一百零八只。”武翩跹答。

“本门所造……本门也擅长机关之术么?”小玄怔道。

武翩跹点了下头。

“太好啦,不知本门的机关术比天机岛如何?”小玄继问。

“天机岛机关狠厉霸道,以疾捷硬实为基,而本门胜在自然随意,变幻万千。两者各有所长,若是定要相较,本门决计不逊。”武翩跹道。

小玄素喜机关术,闻言大乐,忙道:“师父也传我些本门的机关术可好?”

“还是那句,要看你听不听话啦。”武翩跹微笑道。

“一定听话,一定听话!”小玄迭声保证,又抬起头去望那些机关飞鹤,见它们时徐时疾时分时聚,在空中组构成方圆角梯等许多重叠繁复的图案,忽尔脸现诧色,惊省道:“它们为何能飞得这样整齐,而且分合进退皆似颇有章法……看上去像是在排布什么阵式哩?”

“它们就是在演习阵法,走,带你过去瞧瞧吧。”武翩跹道,转身朝小杏林走去。

小玄赶紧跟上,吃惊道:“机关兽也能识得阵法?这……这也太过神奇了吧!”

“本门玄妙无数,机关术与阵法的配合不过是其中之一。两者如能融汇一体,更是相得益彰。”武翩跹淡淡道。

两人进入小杏林,原来林中有片空地,只见一个矮壮汉子正聚精会神地朝天望着,手持一只罗盘样的物事,似乎正在操控那群机关飞鹤。

武翩跹伫足,抬眼望空,看得颇为仔细。

那矮壮汉子十分机警,很快便察觉旁边有人,猛转过身,瞧见这边,便收起罗盘急步行来,朝武翩跹欠身一拜,神情十分恭敬。

小玄这才瞧清楚这人的模样,但见头顶半颓,面容丑恶,鼻口下巴有些灰白短须,原来已有些年岁。

“少主回来啦。”壮汉恭声唤道,嗓门甚粗,声音却放得很轻。

小玄一头雾水,心里嘀咕:“怎么有人唤师父为娘娘,有的却唤做少主?”

“阵法又有些许进展哩。”武翩跹道,眸中微有嘉许之色。

“少主有命,老奴不敢懈怠,这些天时时演练,只盼能早日掌控这新阵法。”壮汉答。

“九皋辟易阵威力殊强,操控之难亦甚于其它诸阵,还须反复演练。”武翩跹道。

壮汉叩首应诺,掠了小玄一眼,目中精芒一闪而敛。

“目光刀子似的,这家伙的修为好高……”小玄心底打了个突。

“阿痴。”武翩跹指着身边的男儿道,“他是小玄,我这次回山带出来的徒儿。”

壮汉面上微有诧色。

小玄心忖:“他叫……阿痴?好歹也是个高人,怎么却叫这样的名字?”

“日后他于机关术上有甚不懂,你便指点下他。”武翩跹继道。

“是。”阿痴即应。

“阿痴的机关术造诣不错,乃为师家里人,你想学机关术,日后就多跟他讨教吧。”武翩跹对小玄道。

“大叔请多指教,小子先行谢过。”小玄赶紧叩首一拜。

“有啥不懂就找我吧。”阿痴瓮声瓮气道,盯着小玄,眼睛微微一眯。

武翩跹带小玄走出小杏林,朝殿阁走去。

“师父,大叔的名字还真古怪呢。”小玄忍不住道。

“此痴非彼痴。”武翩跹边走边道:“而是因为他十分喜爱机关术,几到了痴迷的境地,族里的老辈人遂给了他个名号叫做——驭痴,后来大家图顺口都唤他阿痴,久而久之,便忘了他原本的名字。”

“原来如此。”小玄极喜机关术,爱屋及乌间对那驭痴的印像立时大好。

两人正说话,前面又有数人快步迎至,为首一个褐衣妇人一个黄裳少女,后面几个都是宫婢装束,里边还夹着个眉清目秀的小黄门。

“娘娘可回来了!”褐衣妇人远远便笑唤,但见衣饰极简,容妆也淡,看上去十分顺眼。

“恭迎娘娘圣驾。”那黄裳少女也唤,声音清柔身段窈窕,生得桃腮杏目甚是秀丽。

几人走到跟前,眼睛都悄扫了小玄一眼。

小玄也在瞧她们,心道:“这褐衣妇人同那黄裳姑娘额盈真华目蕴灵光,都是修炼中人。”

黄裳少女齐举双掌,从武翩跹手上接过聚宝剑,抱在怀里。

“黎姑姑,我走这半月,宫里可有什么事情?”武翩跹问,继朝前行。

褐衣妇人道:“工部来报,浣晖湖已引水注满,一百零八座特选湖石亦已从江南运到,在等娘娘赐图安放。还有楼东南的明空台已竣工,只候皇上及娘娘择日游幸。”

她稍稍压低声音,又道:“阎公公有消息来,说奉天侯程兆琦再度飞奏求援,言南宫阳得已堕魔道,势极猖獗,前方难以支撑。皇上欲遣天机岛机关大军驰援,却因卜轩司连番怂恿,似已动了先取巨竹谷之念。”

“巨竹谷……这名字怎会如此熟悉?”小玄怔了下。

武翩跹若有所思,微侧过脸唤:“红叶。”

黄裳少女忙道:“这些日,皇上着人来过三次,皆问娘娘归否。”

“你一会就着人去报与皇上,说我已回宫,明日就去见驾。”武翩跹道。

红叶应了。

两人一左一右边走边禀报,余者后面跟着,不一会就进了阁殿大门。

武翩跹这时方指了下小玄道:“他叫崔小玄,是我这次从山上带出来的徒儿,日后皆会住在宫里,你们多点照应。”

旁边几人微有诧色。

当中的小黄门忍不住道:“以前可从未听娘娘说过有徒弟呀。”

“小见,你话太多了。”黎姑姑轻斥。

“苗小见,这要你管么!”红叶凶巴巴道。

小黄门唬了一跳,赶紧闭嘴。

小玄观其神采,心忖:“这小太监也是个炼气之人,只似乎修为不怎么样。”

“黎姑姑,你先去给小玄安排间屋子歇下,然后回来见我。”武翩跹道。

黎姑姑应了。

武翩跹想了想,又道:“就在太华轩的屋子里找一间好了。”

黎姑姑微微一怔,欲言又止。

武翩跹瞥了她一眼,道:“我自有主意。”

黎姑姑方嗯一声。

武翩跹接道:“这些天,你们几个多告诉他这宫里的规矩,免得惹出什么事儿来。”

旁边几个齐声应了。

武翩跹道:“小见,这几日你都跟着小玄。”

那小黄门赶忙应是。

武翩跹转首对小玄道:“宫里不比别处,你莫乱走乱去,惊扰旁人。”

“是,师父。”小玄也应了。

“去吧。”武翩跹道。

“公子请随我来。”黎姑姑对小玄道,转身朝旁侧走去。

小玄忙随其后。

那叫苗小见的小太监也跟了上来,同他并肩一块走。

小玄游目四望,苗小见便一路指指点点,说这个是什么楼,那个叫什么阁,这里有什么名堂,那边有什么来历,甚是热情。

小玄心存疑惑,这会再忍不住,低声问道:“小见,你们为何都唤我师父为娘娘?”

苗小见张大嘴巴:“因为娘娘便是娘娘啊……娘娘就是当今皇上的妃子呀!你是娘娘的徒弟,却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小玄错愕,好一会方道:“我师父既是妃子,为何能随意离宫外出?”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小见道:“当今天子贤明圣德,得百神持护,宫中有几个妃子皆非凡人,我们娘娘更是天仙降世,助皇上筑造这绝世迷楼,得赐迷妃之号,乃最最得宠的,岂是别个能比,自然可以随意出入禁宫。”

小玄怔住,不知怎么,心底一阵莫明怅然。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